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血之計時器

[複製連結] 檢視: 1556|回覆: 7

     
  
之計時器』
  
作為底盤
  
磨製指針
  
刻畫數字
  
簽下契約
   
  
         
『血之計時器』討論區


[ 本文最後由 羊怪 於 07-7-29 10:42 PM 編輯 ]
 
<font color="red"><font size="5">殺人的兔子是無罪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5   檢視全部評分
叛國者  孩子加油吧  發表於 07-7-31 23:04 聲望 + 3 枚
xxiinon  有種很獵奇的風格呢~~  發表於 07-7-18 01:51 聲望 + 2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之計時器  』

〝計時開始〞
   
   
詭異的那一夜,下著不明的大雨,吹著不屬於這個季節的風。


一切的開始都發生於此

同一時間不同的七個人


他,輾轉難眠,心中不好的預感正攀爬蔓延著………


她,徹夜禱告,希望眾人犯下的錯誤能得到救贖………


牠,翻過高牆,心中壓抑已久的慾望即將爆發………


他,點起香菸,無聊至極的世界使他失望………


死神,坐在床緣,無聲,靜止的懷表……
     
灰是失落,白是虛無,黑是死亡,紅是鮮



轉動,之時鐘開始轉動


空虛的心靈悲鳴著


倒數,生計時開始倒數


暗處的眼睛窺視著



牧羊人,仰望天空,碎裂的玻璃訴說著無奈………

「午夜雨時……」






他,大口喘氣,從扭曲的惡夢中驚醒,他看見一切………


有人在哭


直覺告訴他,將有人喪


[ 本文最後由 羊怪 於 07-7-16 09:2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血之計時器 第一章 』
   
〝錯選命運〞
   
  1
     
「大叔,我腳好酸。」
   
「閉嘴。」
   
「大叔,你的手好髒。」
   
「閉嘴!」
   
「大叔………」
「死小鬼! 搞清楚! 你現在是人質,給我安靜一點!」
  
『隆奇』皺皺眉頭,都什麼年代了,這位大叔竟然來搶超市……他是白痴嗎?
   
不過自己還真倒楣,難得老媽同意讓他自己出來,沒想到會被抓來當人質
   
以後老媽還會讓他獨自出來嗎? 應該是不會吧……
   
沒辦法,誰叫自己是瘦弱的殘障人士,左腳纏著繃帶,拄著柺杖,又離搶匪最近……
   
     
……警車聲從遠遠的地方傳來……
     
「大叔,警察來了。」隆奇提醒他
「我知道! 你閉嘴!」
   
┼   ┼   ┼
   
超市外…亂成一團………
   
來了不少 〝圍觀民眾 〞,畢竟現在的人都太無聊,太不要命了。
   
「老大,我們已經包圍超市,超市內有一名歹徒,挾持一名人質。」『傑閔』說
「他XX的,都什麼年代了,搶什麼超市。」(不良示範) 『嚴哥』抱怨
   
「嚴警官!」一名警員慌慌張張的跑來「人質走出來了!」
「什麼?!」
   
嚴哥帶人趕到超市正門,一名穿著制服的高中生,右腳殘障,拄著柺杖站在門口
   
     
「不要過來。」高中生冷靜的說
「隆奇?!你怎麼會在這?」嚴哥驚訝的問
「老大,你認識 ? 」傑閔問
   
「搶匪大叔站在裡面,而且拿槍指著我。」隆奇說
「那傢伙,竟然拿人質出來擋警察。 」
「老大,現在怎麼辦?」傑閔看著嚴哥
   
     
突然!!「小心後面!!」隆奇叫道
   
嚴哥轉身一看,一輛小黃朝著自己衝過來,連忙閃避。
   
   
無情的小黃像打保齡球一樣撞飛擋路的可憐警員和無辜的圍觀民眾。( 不要命的都去死吧! )
     
   
小黃在超市門口緊急煞車「快上車!!」小黃的司機大叫
     
搶匪衝了出來,他抓住隆奇,二話不說的把他丟進車裡
     
「大叔,我的柺杖掉了。」
「你閉嘴,大叔、大叔的吵死了!」
   
「快追!!」嚴哥大叫
   
┼   ┼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
   
經過一番橫衝直撞,小黃停在下水道的路口
   
「我會付你錢的。」槍匪對司機說
   
他抓住隆奇,拿著錢,跑進下水道。
     
     
年輕的司機露出不屑的表情「誰要你的錢阿,無聊。」
     
他點起一支煙,看看後照鏡,一輛輛警車追上來。
      
「我只是太無聊,想陪他們玩玩罷了。」他微笑「來追我吧! 嘻嘻………」

┼   ┼   ┼

         
下水道,幽暗的禁地,只有上頭透出一點點的光線,照著邊緣,其餘的皆是一片黑。
     
空氣中夾雜著黑水的腐臭,處處裂縫的牆上,攀爬著無數毒蟲,
     
除了水聲,還有許多析析囌囌的聲音,
那是牠們! 在黑暗中窺視一切的眼睛。

   
     
不習慣坐車的隆奇被小黃弄得頭昏腦脹,也忘了自己是人質,開始問東問西……  
      
「大叔,你為什麼要搶劫呢?」
   
「閉嘴!」
      
「大叔,我是去超市買醬油的。」
      
「我才不管你買什麼。」
         
「大叔,你有個女兒對不對?」
         
搶匪突然剎住,手一鬆,隆奇跌坐在地……
   
「你……你怎麼知道??」
      
「而且你女兒在住院,對吧?」
      
「你到底是……」
         
「大叔你會槍這種不可能成功的搶案,想必是急需用錢。」
        
「你……」  
        
「你女兒要開刀吧,如果沒錢開刀,你女兒就會死?」
        
「……你為什麼會這麼清楚……」搶匪板著臉問
     
「直覺。」隆奇笑笑
   
      
忽然!! 喀咑! 喀咑! 喀咑!………
     
下水道的燈全亮了
   
「不許動!!」
     
   
這突如其來的亮光吃盡了黑暗,蟲子慌張逃跑,暗中的視線也隨之消失………
  
   
槍匪看看前後,被警察夾擊。
      
嚴哥站在後方「『江鴻武』,放下你的武器,你已經被包圍了,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他說
   
( 根本是老舊警匪電影的台詞 )
      
鴻武舉起槍指著嚴哥「你……你閉嘴,我需要這筆錢阿!!……我女兒她……」
   
      
正當鴻武要向嚴哥開槍時………「鴻武先生。」隆奇冷不妨的從後方抱住鴻武
      
在場所有的警察都傻眼,從來沒看過那麼大膽的人質。
      
鴻武僵在原地,因為他感覺到一個冰冷細長的東西抵著自己的脖子………
     
「你……你有刀?」鴻武問,冷汗緩緩流下
     
「鴻武先生,放下武器吧,不然我就割斷你的頸子,這樣你就再也見不到『江書涵』了。」隆奇說
     
   
「你……怎麼知道……我女兒的名子? 」
   
「我說過啦,是直覺。」隆奇笑笑「其實……鴻武大叔,如果你沒有搶超市,你就會遇到你的老朋友,他會借你一筆錢,讓書涵開刀,她將會得救。」
     
「什麼?」
     
「可是你卻選擇了搶超市,那你的老朋友應該就不會借你錢了,因為他很重名譽,一定不想承認自己的朋友是搶劫犯。」
      
「……我…我朋友? 不可能……搶劫……天阿,我做了什麼……」鴻武後悔了,但是毫無意義
   
隆奇笑笑「你做了什麼? 你選擇了槍劫,等於是你殺了書涵。」
      
喀噠! 鴻武的槍落在地上
   
┼   ┼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3
   
嚴哥走到隆奇面前「你的柺杖。」他將柺杖交給隆奇
   
「謝謝。」隆奇苦笑,他仍然有點頭暈
   
「你怎麼會知道他女兒的事?」嚴哥望著被警察帶走的鴻武
   
「直覺。」隆奇說
   
「哪有人直覺可以準成這樣的。」嚴哥說
   
     
隆奇撐起身體「就是直覺,鴻武讓我覺得他是書涵的爸爸。
   
江書涵,前幾天我去醫院的時候經過她的病房,她是那種再不開刀就死定的人。
   
那裡還有一個看起來很有錢的大叔,聽護士說他是鴻武的老朋友,我猜他想私下找鴻武談錢的事,可是他找不到,因為鴻武正在計畫他的白痴搶劫不在醫院,就這樣錯過了。」
   
「但你怎麼知道鴻武的朋友重名譽?」嚴哥問
     
「呵呵,直覺。」隆奇說
     
   
「……還有,你怎麼會有刀?」嚴哥又問
「我沒有刀。」隆奇笑著說「我是乖小孩呀,怎麼會隨身攜帶危險物品?」
     
      
他從口袋中拿出一把………鐵尺,在嚴哥眼前晃了晃。
   
嚴哥傻眼……
   
   
「人在緊張的時候,總是無法冷靜思考。」隆奇笑著將鐵尺收回口袋
   
「虧你想得出來。」嚴哥笑笑
   
「老大,外面來了一大群記者,怎麼辦?」傑閔問
   
「又是記者,他們煩不煩阿!」記者是嚴哥討厭的黑名單之一
   
「嘻嘻,那麼我先回去囉。」隆奇說
   
「我叫警員送你回去。」嚴哥說
   
「不用了……」
   
「爸爸。」隆奇微笑著說
   
「你!……算了……趕快回家吧。」嚴哥說
   
      
這死小鬼,幹麻每次都叫我爸爸,害我交不到女朋友。(嚴哥的心聲)
   
「老大,他到底是誰阿?……」傑閔小聲的問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血之計時器 第二章 』
   
〝天使墜落〞

────「 當午夜下雨時,千萬不要出門,因為十個人裡面有九個回不來。 」────
     
牧羊人
  
喀………
     
「是誰??」病床上的女孩坐起身,她打開旁邊的小燈。
     
「是我。」黑衣少年輕輕將門關上
     
「你是……死神?……」女孩冷靜的問
   
「是的。」黑衣少年坐到她身旁

「妳還記得我們說好的?」
「…………」女孩不語
      
「之前我來的時候妳正想要自殺。」少年說「妳記得我跟你說的選擇吧?」他問
「恩……」
     
「妳爸的朋友可能會救妳,就看你爸的選擇,而他選擇了……」
「去搶劫。」女孩說
   
「是的,原來妳已經知道了。」少年說
「我從護士那兒偷聽到的,爸爸讓我失望了,我還一直相信他是老實人。」她說
     
「嘻嘻,人都是會變的。而這就是命運有趣的地方,只有選完才知道選項的結果。」
   
   
少年望著窗外,下著雨的夜空。
      
「妳跟我打賭,若妳爸做了搶劫這種事,妳就要將命交給我。」
「我賭輸了。」女孩說
      
「對,妳輸了,所以妳現在是我的了,妳想要什麼死法呢?」少年笑著問
「死法?! 你不是要直接帶走我的靈魂?」女孩問
   
「…………」
   
突然,黑衣少年大笑「哈哈,取魂,妳相信有這種事? 妳相信世上有死神? 別鬧了,妳電影看太多啦!」
      
「可是你自己說你是死…嗚!!」
少年嗚住女孩的嘴,將她壓到床上。

「江書涵小姐, 〝死神〞只不過是個稱號而已,我只是一個高中生。」
      
是阿,一個兇殘的高中生。

少年拿出膠帶粗魯的貼住她的嘴,貼了好幾圈。
     
「沒想到妳這麼迷信,妳一定很想從疾病中解脫吧!」
      
少年從口袋拿出一把手術刀,燈光之中,手術刀閃爍出致命的危險光芒。

「嗚嗚!………」書涵想掙扎,卻使不上力,無助的她只有掉眼淚的份,任憑少年宰割。
        
「哎呀,其實妳也不用那麼悲傷呀。」少年趴到她面前,舔掉書涵臉上的淚珠
      
「妳一開始就想要自殺的,不是嗎?」
      
「嗚嗚……嗚……」
「嘻嘻,一直嗚嗚叫,下輩子會變成烏鴉喔。」少年開玩笑的說 ( 這是亂講的 )
   
「…………」

「阿! 對了! 我記得妳曾經提過妳的願望,所以我特地帶這個來。」
     
少年拿出一個跡斑斑的7-11塑膠袋,裡頭的生物還活著,可是奄奄一息,正微弱的抽動著。
書涵瞪大了眼睛……
     
「好了,時間不多,開始吧!」少年笑笑
   
手術刀落下,劃開了書涵的衣服。
   
「讓我來,實現妳的願望,嘻嘻。」
   
┼   ┼   ┼
  
這場雨下得很久,一直下、一直下,似乎不曾停過………
  
他伸出舌頭舔舔嘴邊的,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老舊的懷錶,懷表上沾滿了女孩的跡……
      
於是,原本靜止的懷表又開始動了………
     
   
黑衣少年步入雨中。
   
   
「午夜之雨即亡命之時………牧羊人說的真不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芊月  文章感覺滿不錯的 加油!  發表於 07-7-30 19:01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   ┼
   
一大早,醫院便被警察拉起了長長黃帶子,相信各位讀者都知道為什麼吧!
  
傑閔打了個大呵欠,昨天忙著追搶匪,今天又要處理謀殺案,他嘆氣。
  
他走到黃帶子附近,嚴哥迎面走來……
  
「傑閔,你最近都在忙阿?」他問
「嗯。」
「那你今天請假回家補眠吧。」嚴哥隨口說著
「為什麼?」傑閔問
   
嚴哥嘆氣……點起煙……
   
傑閔有不好的預感,嚴哥已經戒煙7年了,是什麼讓他再度點起煙?
   
他走向兇案現場,5F  13號房(513),全院最不祥的病房,怎麼說?
   
不祥之一,5F  13號 (13號星期五)
不祥之二,這裡雖然掛著5F的牌子,其實是4F ( 醫院刻意避開4 )
不祥之三,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今天正是13號星期五。
不祥之………
  
傑閔走到513房外,馬上聞到一股濃濃的味,從病房中流出,地上還飄著不明的白色羽毛,他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氣走進去。
     
但他馬上後悔了,早知道就聽嚴哥的請假回去睡覺。
  
房內可說是……光四射?!
   
四面白牆上,斑斑跡清晰可見,連天花板也慘遭染,地板就不用說了
     
窗戶大開,昨晚的雨水與水和在一起,成了一片海。
   
色病床正上方,全裸的女孩被吊在半空中,眼睛張的死大,絲遍佈,慘白的軀體上有著無數縫補的痕跡………
最詭異的是,她的背部被挖了兩個洞,兩支沾的白色翅膀從洞裡穿出,就像是女孩長了翅膀一樣。

「好變態。」傑敏低語
「是阿……」嚴哥走了進來,吩咐人員將死者放下。
     
「她不就是鴻武的女兒!」傑閔說
「沒錯。」嚴哥說
「鴻武是不是在外面和別人結了仇?」他問
   
「……應該沒那麼單純。」嚴哥說
「怎麼說?」
     
「這個。」嚴哥指著泊中被破壞的手錶
「這有什麼意義嗎?」傑閔不解
     
「還有這個。」嚴哥走在窗戶邊,將窗簾輕輕拉上
     
原來窗簾上寫著,如蚯蚓班扭曲的字………

命之時鐘已開始轉動
   
血之計時,倒數著,你們的生命。
   
『 血牆 』,天使墜落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羊怪 於 07-8-4 11:1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xxx96352  不錯喔,繼續加油  發表於 07-8-5 21:10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蒼藍宿命  感覺不錯~  發表於 07-8-5 17:05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   ┼
  
夜,大概9點左右
  
小巷內躲著一輛計程車,『陸風』抽著煙,翻著報紙,哼著小曲
   
今天的醫院案才佔了報紙的一角「呵! 你上報了。」
   
陸風將報紙丟給後座的黑衣少年。
   
「真難得,你看起來很高興,不,應該說你正在期待著什麼。」黑衣少年說
     
「呵呵呵,我正在期待即將上場的好戲。」陸風說
   
「咦!……這是啥?」陸風拿起座位旁的小紙盒
   
黑衣少年翻起報紙「是天使送的紀念品。」他說
   
陸風好奇的打開紙盒,是個小沙漏,不,裡頭裝的不是沙,是,一個 〝漏〞?!
   
「這是你做的吧,用天使的? 好精緻。」陸風讚嘆
   
「謝謝。」少年冷淡的說
     
「漏完要多久?」陸風看著緩慢滴下的問著
     
「2時17分36秒。」分秒不差
   
少年翻了翻報紙,忽然一張尋人啟示從裡面掉出,他立刻瞧見了一張熟面孔。
     
「是『牠』。」少年驚訝
「嘻嘻,這場戲就由復仇的死神、警部的嚴哥、凶惡的野獸(牠) 主演」陸風笑著說
     
「該不會……是你放『牠』出來的?」少年問
   
「這樣才有趣阿。」陸風笑笑
     
「牧羊人會把你殺了……算了……」少年淡淡的說,不管陸風了,他只要報他的仇就夠了,其餘的事與他無關。
   
陸風將煙熄掉,玩弄著〝漏〞,用奇怪的語調輕輕唱著,輕鬆得詭異………
   
「……牧羊的牧羊人,遺失了……一隻羊………午夜下著雨……拉拉拉…………
   
………

[ 本文最後由 羊怪 於 07-8-13 06:1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19:34 , Processed in 1.992467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