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大逃殺------隔宿露營(內含血腥..搞笑)

[複製連結] 檢視: 2025|回覆: 3

  在一個陰雨綿綿,明明不是個出遊的好日子,卻有一群人出遊了....

「秋月!」依華氣喘吁吁的叫著,「嗯!?」秋月回頭看著依華,「沒什麼事!!只是我想遊

覽車我跟你一起坐如何?」依華拉著秋月的手,用幾分可憐的眼神要求著,「好啊~」

秋月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依華急急忙忙的拉著秋月,正要上遊覽車時,有個老頭,伸出了手擋住了秋月,「嗶!!(吹哨子的聲音)你沒看到老子啊!?」老頭全身穿紅色,嘴裡還含著紅色的口哨,長相極度變態的生教!!「對不起!!對不起!!」秋月趕忙道歉,「知道就好了!!老子一定要先上車啦~~!!」生教吐了一口痰後,上了遊覽車,「太...太...太可惡了!!」依華生氣的說到。
「唉.......真是好死不死,我們居然跟生教同一部車_____簡直是欺人太甚!!」秋月抱怨的揮手說。果真沒錯,秋月的話印證了事實。

凡是我們越想做的事情,生教就越是跟我們作對下去,到大家只好採取發呆想事情的方案,來耗費掉冗長的時間。

經過了幾小時後....我們終於抵達了休息站...

「嗚.....終於......終於.....重見光明了!」依華如釋重負般的說。

「喂!!秋月、依華!!」迎面走來的正是呆呆和阿薇,他倆面帶微笑的走過來。

此時廣播響起.....

「各位同學,現在我要報的是分組名單。請各位同學聽清楚!!」那聲音快樂的說。

「分組!?」我們同時異口同聲的說。

「第一組------903  2  11  913  12  18......」

「等等!!這是要幹麻!?」依華看著秋月問。

「應該是用來玩大逃殺的。」我(秋月)淡淡的說。

「不可能!!」依華 呆呆 阿薇 同時否認。

「哈!你們還真有默契呀~~!!」我笑道。

「喂!!還聊天啊?」生教又走了過來。

「..................」依華狠很的瞪著他。

「你這什麼眼神!!」生教打了依華一巴掌!!

「........XXX%5(以下靜音)....」依華回罵了一句。

「你!!你敢罵我!!」生教出拳要打依華。

只見依華身體一蹲,『過肩摔』生教整個臉貼向地板...還流出鼻血來。

「你惹老子就是這樣!!」依華指著生教威脅著。

「好.......好.....」生教頓時啞口無言。

「幹的好啊!依華!!」我抱住依華開心的說著。

「哼!我就看你們在這個遊戲能活多久!」生教斜眼瞪了依華後說了這句話。

「呸!!遊戲!?把你幹掉的遊戲啦!」依華又說,然後把中指插進生教的眼睛裡。

「痾... ...」三人頓時無言。


此時,廣播又響起,又是校長的聲音。


〝請各位同學到停車區東方的廣場集合〞    (生教閃了)

「什麼鬼啊?我連廁所都還沒去上呀!!」旁邊的王功聖吼到。


這時,一輛大卡車出現,上面載滿了一具一具的屍體....

「好噁....」薇看到了說,臉上還帶著幾分想作噁的表情。

「.....沒人了....」呆呆說「我們去集合吧.....有種不妙的感覺....」


〝那些○※的建胚快到東方廣場集合!〞


「OX!!叫屁啊!!」依華大吼。

「誰是件胚?說話客氣一點!!」也有人跟著回應。


但卻在下一秒,除了幾瓶礦泉水掉落的聲音,頓時只剩尖叫和一片寂靜,成了強烈對比。



                                                                                                     

                                                                                                          (殘存人數79人)




[ 本文最後由 黑暗的主宰 於 07-11-18 01:03 AM 編輯 ]
 
有時候心是死的,
更省得將來是個絕望。
催眠自己是木偶,
省得到頭來是一場空。
你們想怎樣?
我就配合你們。
沒關係,我不會有怨言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待續)

大家都一驚:什麼呢!?學校居然把學生給斃了!!

              更何況「槍」?!  學校怎麼會有配槍?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是要去隔宿露營瘋瘋癲癲的玩嗎?


「秋月、呆呆......我們現在呢?總不能依直呆站在這吧?!」薇隨即聳聳肩。

「走吧。」華只說了兩個字,就領著三人到東廣場集合。

「依華,我有不好的預感....」我抬起頭,嘴唇微微的顫著抖。

呆呆則是皺緊了眉頭,汗水從雙頰滑落。她凝視了一下三人,便拉住薇不發一語的在後排蹲了下來.....依華和秋月只是互鄉抓緊了對方的手。


在最前面,兩班的導師和校長正在商量著什麼.....

兩班的班導都拿著改版的AK-47,眼神不時的飄向學生,準備隨時對付想造反的人。

但令大家不解的是,別班的人都已經上出準備出發去玩,幹麻把三、十三班留下來,而且.....?

只是這個問題卻在下一秒迎刃而解.....

就在呂明樟的後面,有一個人筆直的倒了下去────廖德千。

他的額頭正中央力著一支尖銳的手術刀.....

只是手術刀插的太深,以致於鼻樑整個凹陷進去...

這一次,沒有人尖叫了,而是一致同時轉頭看著三班班導。

她還是笑容滿面,細聲細語的說了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話。

「你們要乖乖的唷!不然可能練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語畢,走過去拔出了深深插在廖德千臉上的手術刀,邊拔還邊發出『噗吱』的聲音....

然後呢?頓時血流如柱,噴的附近的人身上的運動服全染著紅色....

她微微的笑了一下,拿出一張衛生紙,細心的拭去刀鋒上的血漬,然後和十三導對看了一眼。

十三導終於開口說話了,口氣是不帶感情而冷淡的:

「各位,我來講解一下你們留下來的目的地。很簡單,『互相殘、殺』!!」

一陣呀然,殘殺!?什麼?!開玩笑吧?

呆呆、阿薇、秋月和依華互瞄了一眼。

他們四個心中已經有數了,在看一下其他人,每個人的眼中似乎都盛滿了恐懼,但華和呆呆卻同時不寒而慄,因為他們看到在十三班哩,有一個男生的嘴邊提起了淺淺的笑意。   他是吳彥旭。

除了他,孫祥浩、沈俊沉、呂明樟也是相當冷靜。

再轉向三班,劉季航和詹耀邦也很鎮定。

十三導掃視了一會,忽然滿意的笑開了嘴,三導似乎也很開心。

「七十九個人嘛...呵呵!  你們聽好!!我要開始說明遊戲規則了唷!我們可是不容許出一點差錯的喔!要是出錯,你可能是第一個死人也說不定。」

他停頓了一下,看見大家愕然的樣子,又淡淡一笑。

「第一!時間不限,一直到兩班各剩一組!第二!可以奪取別人的武器、裝備、道具。第三!可以砍自己班的人,當然也可以砍別班的人。最後,聽清楚啦!! 我們會在特定時段,多縮小一塊,或是變換一些地方,變成『禁區』! 如果誤闖的話,後果嘛....就是炸的你粉身碎骨喔!!」

沒有人回應,大家都正被『等待著死亡的恐懼』給侵蝕、折磨著。

「好了!廢話少說,我現在叫到名字的到前面來,要發放道具!」



一直到發完沒有任何人開口。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一直到發完,沒有任何人開口。

  「所有人把袋子打開!」十三導下令。

  兩個班的人都快速的打開,因為沒人想遭殃,此時生教笑了笑「喝呵!看到了嗎?」氣氛更加凝重,所有人皆倒吸了一口氣。
  「這......這到底.....?」李琳小聲的說,這音量只能讓身旁的幾人聽到「看到了嗎?這就是〝晚餐〞」三導從後拿出一顆頭「這個呢....你們將靠這顆頭度過這座島上的每一餐。」袋子一打開就看見一顆表情猙獰頭,上頭依然冒著熱氣,看來剛死不久......。

  「遊戲!將在營火晚會結束後的30分開始!」十三導說「現在!自由活動!」

  兩班沉靜了三秒,才開始有一個聲音.........

  「這是假的吧?學校不....不可能有.......!誰能告訴我.....這.....這是騙人的.....」那人吼完後,幾乎所有女生開始大哭....

  此時三班的勝和站了起來,拿著自己的武器說:「與其.....留著不知何時被幹掉的恐懼,還不如... ...」話還沒說完,他哭了出來...

  「我....我還不想死....但是...沒辦法了....」他把武器舉高到頭部,之後....自盡...。

  所有人皆瞪大了雙眼,看著還在噴血的屍體。只是這一次沒人敢尖叫、哭鬧了....因為十三導正抓著一個十三班的人拿槍頂著他的太陽穴。而這一次三島和十三導的臉色是異常冷酷。

  「給我閉嘴!否則把你們斃光光!」這是十三導。

  「..............」三導的眼神冷烈,而失去了方才的笑容。

  「現在遊戲要開始了!帶好武器、裝備。不!應該是好好享受最後的時光吧。呵呵。」


                                                                                                              (殘存人數77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待續)

遊戲開始了.......

  三班的薇婷,一開始便奔向遊覽車停靠的地方,她邊哭邊跑「不會吧!要我們互相殘殺.....這種事....我....我辦不到....」

  薇婷想到以前美好的回憶和快樂的時光,不禁想放聲大哭。可是,又怕被其他人發現....就在他努力想逃出這恐怖的地方...

  「唉唷唷~!小朋友....你想逃出去嗎?」一個甜蜜蜜又尖銳的聲音傳過來。

  「啊?」薇婷看見眼前拿著AK-47的杜老師,震驚的拿出弓箭想當防衛的用具。

  「年紀都那麼大了,還不知道要尊重老師唷?家教沒又管好呀!」

  杜老師用她那甜蜜的魔鬼聲告訴薇婷。

  「不是這樣的!」薇婷急忙辯解。

  「你是希望老師送你去夢想中的太平天堂嗎?」細膩的聲音又再度響起來。

  「不....不要啊!求求你饒了我吧!」薇婷哭著跪倒在地上。

  「哦?要老師饒你嗎?」杜老師眼神發光的看著薇婷。

  「我不要死啊!」薇婷哭著。

  「我饒你。但是,你先閉上雙眼,你很快就會解脫的。」


  好像有某種冰冰的東西靠在我的頭上........

  我只聽到一聲槍聲

  有東西貫穿我的腦袋....但沒有疼痛....

  緊接著是一片黑暗....

  或許我真的是到了.....

  媽媽常說的天堂吧?

  「唉唷唷!我還以為不會那麼無聊的,沒想到一下子就掛了.....」

  「拜託你射她的腦袋耶...」一旁的十三導說道。

  杜老師踩著薇婷腦袋碎片,發出〝噗滋〞的聲音,彷彿在回味腦袋碎片被踩的聲音。杜老師拿出一根細長的棍子,插進方才被

  子弹貫穿腦部的洞裡。開始用棍子來回攪動,接著取出一根滴管,把薇婷的腦漿放置到一個特製的瓶子裡後,便開始支解薇婷

  的四肢。

  杜老師舔了舔薇婷的手指頭,沾滿了血液的手,舔起來特別美味......

  「喂!!我說慧興呀~你喜歡她的手指頭,何不把它砍下來,慢慢欣賞....呵呵呵....」

  十三導提出了這樣怪異的事情...另躲在旁邊樹叢的呆呆、秋月、阿薇、依華很震驚。

  「好主意啊~我好想要它的手指頭呢~」杜老師依然用她噁心,假仙的聲音說話。

  秋月害怕的哭了出來....那種恐懼那種未知的感覺,令秋月非常害怕,看著秋月的哭泣,依華覺得自己的心,

  好像被刀子刺中一樣,心痛萬分,卻不知如何安慰她.....

  四人看著杜老師將薇婷的心臟、肺、肝、腸子全部挖了出來.....

  「噁....」秋月受不了了,吐了出來...不料,被杜老師跟十三導聽見....

  「又是誰躲在那等我去找他呀~」杜老師睜大眼睛,仔細的瞧.....

  「要不要我先設把刀子看看是誰躲在那裡啊!?慧興!」十三導隨即將二十幾把匕首丟向四方....

  依華輕鬆的躲過了....阿薇、呆呆免強閃過,但秋月沒注意到,眼看刀子就要擊中秋月了,依華無法在想什麼

  .....將手伸過去擋住刀子....

  剎那間....依華的血液噴到秋月的衣服、臉上,這才讓秋月回過神....

  「依.....」秋月話還沒說完,便被呆呆捂住了嘴。

  而依華只是趕緊撕裂衣服,包住血流不止的手,上排牙齒緊咬著下排牙齒,嘴唇還些發白....顯出了痛苦的模

  樣。

  秋月輕輕撫摸依華的臉,眼淚又漱漱的落下....

  「慧興!!!看起來沒人,可能你聽錯了....」十三導走向杜老師。

  「好吧....就當我聽錯吧!」杜老師依然繼續分解薇婷的屍體。

  依華因為受傷了,所以帶著三人離開那邊,找了個看似安全且靠近湖邊的地方坐了下來....

  看著自己的手不停的顫抖,無法停止的遊戲,既然開始了,就將它玩完吧....依華握緊拳頭,眼神堅定的望向

  瀑布。

  「依華....我....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秋月站在依華前面,努力的將剛剛要說的話說完,但因為哭泣的

  關西,說話斷斷續續的....




                                                                                                        (殘存人數76人)

[ 本文最後由 黑暗的主宰 於 07-12-27 11:43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4:57 , Processed in 2.421635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