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上帝的共犯

[複製連結] 檢視: 2328|回覆: 5

上帝的共犯



作者:SIMAN




作者發牢騷~

我希望用東方的修真融合西方的練金術與魔法~創造出一個世界~

當然在解釋的方面會以自然的能量法則與人的念力願力為出發點~

因果報應~用宗教維持世界平衡~神是人所創造 等等的觀念

會和其他玄幻小說的修真與國外小說的魔法有出入~

當然主角自己也會有一股勢力啦~應該說是邪惡的勢力吧

有很多人應該會認為這是一步以壞人為主角的小說~

善與惡~只在人的一念之間~

何為善~何謂惡~這是我希望在裡面可以深入探討的~

我會努力拼到後面的!!


序章的部分在我的無名(點我ID~個人資料的主頁)~有興趣的在來看看吧~不會有太大影響

目前已經有完整的架構~也寫到第五集了~完全不用擔心斷尾問題的發生啦~






1.如果給你一種能力,你想要什麼?


觀音大潭工業區,一群靠勞力賺錢的人,正在這個發電廠的涵洞裡努力的拉著電纜線。

一群努力揮灑汗水的工人。


"趕快做完,趕快休息",絕對是每個聰明的包商們,讓這些工人賣力工作的好方法。

拉電纜線這的工作,是講天份的。


電纜線可不像我們平常在玩的電線阿,一個弄不好甩下來,包准可以打斷你的寶貝手臂,一點都不誇張。

不但要有絕佳的團隊默契,基本的智商跟體力倒是一點也少不得

只要高壓電線稍微有點破洞,釋放出來的電量足以讓整個涵洞裡的生物群全部死光,不死的大概也變成超人了。


總而言之,很危險就是了...



"呼呼~總算把所有的線都放上架了~看來今天可以早點回去休息啦"

說話的人看起來像隻大熊,那顆頭顱上所有的毛,很顯然這幾個月內生長環境被沒有影響過,在這裡,大家都叫它大塊。


"哼~你以為喔,這個線雖然放好了,等等還不是要用拉線機去拉,加上收工具的時間,提早不了多少啦。"

李文郁,看起來瘦瘦乾乾,活像個吸毒犯,沒有什麼特別的綽號,真要取的話,大概不外忽是"木乃伊" "吸毒犯"吧!!基於人權,不要取可能比較人道些。


“哈哈~管它的,反正回去也沒什麼是好做,在這裡納涼不是也很好嗎。”

羅小樂,大家都叫他阿樂,年僅18,在場幾乎所有的工人都可以當他老爸了,自稱是為了體驗人生,來到這個臥虎藏龍的觀音做粗工。


說是臥虎藏龍,可真是一點都不過分,這裡隨便一個工人不是身欠幾十萬幾百萬甚至幾千萬,就是不入流的通緝犯。也有些自稱碩士學歷的人,自以為肚子裡有幾滴墨水。更有些經商失敗,懷抱著東山再起的美夢,喊著大丈夫能屈能伸的口號,依樣在這裡混吃等死。


拉線機(又稱捲揚機)被釘在地上,努力的拉著電纜線…


阿樂和其他工人並肩而做,看著他們抽菸嚼檳榔,李文郁旁邊圍著其他的工人,喝著阿比,吹噓他不為人知的偉大事蹟,

PS 不為人知的事蹟通常很偉大,掰什麼是什麼。


自稱有好幾個老婆,看起來卻向外勞的陳鈞甫正在教導阿樂如何當個稱職的小弟。

當這傢伙的小弟真的一點也不難,”年輕人不懂事”是他的口頭禪,聽他講話的時候可以自己想自己的事情,只要不停得點頭,隨時裝做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偶爾拍他幾句馬屁,反正他從來不會回過頭來問你他剛剛說了啥,大概連他自己也不記的了吧。不時叫他幾聲大哥,晚餐甚至可以換來一頓免錢的薑母鴨。


大家聊的正開心,正在東張西望的阿樂發現拉線機怎麼停了

“阿吉仔~捲揚機停了喔~要不要看看是怎麼回事”。

一個看起憨厚的年輕站起來查看,阿吉仔,是這些工人的工頭,人比外表還憨厚,是霹靂布袋戲的迷,在所有工人中,阿樂最喜歡他,跟那些不知道幹了什麼大事業跑到這來避難的人比起來,跟他混在一起至少不用擔心什麼時候會被賣掉。


拉線機通常用釘子釘在地上,用線綁著,停了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八成是線拉不動了,關掉機器就好了。


阿吉仔慢條斯里的走向拉線機準備關掉它。

“卡擦” “卡擦”

“卡擦” “卡擦” “卡擦”

“卡擦” “卡擦” “卡擦” “卡擦” “幹”

“發生蝦米代誌”


“幹你娘咧~好死不死阿~這機器居然關不掉,我去找包商來解決,固吼好啊” 阿吉氣急敗壞地吼道


“關不掉就算了,反正機器故障是他們的問題,線拉斷了,我們又可以多再賺好幾天的工錢啦~哈哈哈” 阿樂懶洋洋的說,旁邊一群工人都放聲大笑起來。


“年輕人不懂事~你知道這幾條線斷掉,包商至少要損失一兩百萬阿” 阿樂的大哥又教訓了起來

“哎呀~大哥~我說生笑的~不要太在意啦~反正阿吉仔已經去找人來處理啦”

“哼”

一干人又開始說說笑笑了起來


嘎嘎嘎嘎嘎…


“么壽喔~這線真的要斷了阿”

“線不會斷,捲揚機會先燒壞,哈哈,我從來沒看過捲揚機爆掉的樣子咧”
阿樂篤定的說,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

“年輕人不懂事…” 陳鈞甫低啐了一聲,沒有再說話,他也很想看…

十幾隻眼睛一起盯著捲揚機瞧,捲揚機也不負眾望的在上演和電纜線之間的決鬥…

約一分鐘後,捲揚機發出了最後一聲吼叫,停止運作了,冒出意料之內的白煙。


“三萬”

“不~這一台至少也要十幾萬”


工人們紛紛熱心的幫包商估算起損失來了,你一言我一語,好像在賣菜依樣。


突然,”叮”的一聲,一個銀白色的光點飛了起來,原來是釘捲揚機的釘子不堪負賀,激射了出來。


“好無聊喔~我們來找釘子在哪裡好了” 阿樂站了起來,興奮的說道

所有人開始熱心的找釘子,大家真的都很無聊…


“哈哈~在這裡” 工人歪頭大叫,好像重了樂透一樣,做粗工真的會讓人智商降低不少。

“喔喔喔~插在電線裡呢,好像暗器一樣”

“哈哈哈,等等,沙小,插在電線裡!!!”

“是阿,還在冒著火花呢”

“什麼東西插在什麼東西裡還在冒火花阿” 阿吉仔帶著包商來,還在喘著氣,向圍觀的工人走來。

“馬的~電纜線被刺傷了,要是通電,你們全部都會死阿” 包商嚴肅的說,一邊拿出防水膠帶,準備把電纜線包的看不出來,畢竟隨便一條電纜線都要幾十萬,要重新在拉一次,少說也要損失個壹百萬


“是媽~現在就一直在通電了阿,我們不是還活的好好的” 李文郁把他自以為是的屌樣,表現的淋漓盡致。

“喔~我聽說今天要高壓電測試,現在應該只是通小電流看通電狀況吧,我趕快回報他們,叫他們停止” 包商拿起對講機


“呼叫酒鬼,你們的通電程序先暫停,這裡的電線出了問題啊”


“阿良啊~測試要準備開始了喔,你要不要過來啊,我把酒裝在阿比里帶進來啦” 後面隱隱約約傳出來人的聲音
五….


“你他媽又在喝酒了…等我,阿幹,你趕快叫他們停止啦”
四….


“放心啦~他們忙的很咧,酒都還沒開呢,你趕快過來啊~”
三….


“幹!!我不是在說喝酒啦,你他媽的趕快叫他們停止通電,這裡電纜有破洞啊” 包商氣急敗壞的大吼
二….


“啥~電線有破洞,幹,你怎麼不早說,喂喂喂,你們趕快停啊!!”
一….

那頭隱隱約傳來 ”喝你的酒吧,大人做事情酒鬼不要插嘴~卡擦!!”


瞬間


插在電纜線上的鐵釘發出萬丈光芒

彷彿是開啟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道路


有一個聲音鑽入阿樂的耳裡,應說是心裡,說不出它是什麼語言,但這聲音確實存在


“你想不想活著,即使生不如死”

“我想活著”

“幫我做一件事,如何?”

“我想活著”

“如果給你一種能力,你想要什麼”

“我要這個…”

阿樂伸出手,抓這光芒…

[ 本文最後由 oxoxoxoxabc 於 07-7-14 02:2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2.掌握

“你們剛剛有沒有看到一陣白光阿?” 阿樂回過神來,感覺剛剛好像在白光裡過了好幾天,急著質問旁的歪頭。

“我還以為我剛剛眼花勒~你也又看到阿” 歪頭傻傻的問

“黑阿~我也覺得很奇怪耶,那你剛剛有沒有跟我講話啊~我剛剛好像聽到有人問我說要什麼能力的”

“沒有阿~我剛剛被照了一下感覺好像過好久咧~搞不好我們在再是在天堂喔” 歪頭哈哈大笑。這些傢伙能上天堂,真的是該大笑了。

“見鬼了~我們居然還活著喔” 包商阿良手上握著燒焦的對講機,下巴張開開,恨不得自己變成劍齒虎一樣。

“開玩笑,這個高壓電線只破一個小洞,還有一個釘子堵住,電怎麼可能跑出來,你們有沒有讀過書阿” 又是自以為是的李文郁,你以為電線是水管阿,還能堵住喔。

“不可能吧…這真是奇蹟阿~反正人沒事就好~剛剛搞不好沒有通電咧。我他媽剛剛還真的回想起這輩子發生的事情咧,回家要對老婆好一點阿~呵呵呵” 包商阿良鬆了一口氣,不過事實他沒有根本老婆。

這時候,酒鬼帶著一群人急急忙忙的跑過來,大家一看就知道誰是酒鬼了,因為”酒鬼”兩個大字,用立可白狠狠的塗在他的安全帽上面。

“哇哈哈哈~剛剛總公司那邊通電,機器就故障啦,不然連我們都會一起死咧” 媽的,死酒鬼…

“今天真的是太邪門了~收工收工” 包商阿良喊到,下巴都還沒閉起來。

“果然今天提早收工啦~” 大塊開心的說,看一隻熊開心的樣子,還真的有點可愛呢。

於是所有人今天都提早回到了觀音的工寮。回到他們住的地方去了。


阿樂回到租的房子,這以前原本叫做”強哥娃娃房”,但是不知道現在娃娃都到哪裡去了,少了娃娃的”強哥娃娃房”現在看起來就像廢墟,很難想像可以住人,也因為這樣,這裡到是住了不少自稱計程車司機,卻沒有計程車,晚上總是看不到人影的神秘鄰居。

“哇靠,今天怎麼那麼早回來阿” 阿樂的麻吉兼室友+損友,小駒,今天他患了嚴重到病入膏肓的懶病,於是沒有上工在房裡休息著。

“今天提早下班阿,機器都故障了,錢照領耶,真是賺到了。” 阿樂一副輕鬆的樣子,表示他今天真的沒什麼工作到。

“幹~早知道今天就不要休息了,真衰小” 小駒恨恨的說,看來他的懶病已經不藥而癒。

“是喔,沒關西阿,你不是身體不舒服媽,去那邊頭昏腦脹的,對身體不好啊” 阿樂假裝出很關心的樣子,心裡暗爽。

“幹”

簡潔有力的一個字,是小駒心情的最佳寫照。

今天是他們再觀音的最後一天了,他們兩個都是休學生,明天他們就要回到桃園,等到開學,然後復學繼續接受那天殺的高中教育課程。

一切都和平常一樣,一樣吃飯洗澡,一樣看我愛黑澀會,一樣吵洪詩和丫頭誰比較正。準備第二天,啟程回到桃園。

晚上,阿樂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感覺身體很有精神,睡覺好像是多餘的一樣。

“幹~你動來動去是沙小,我累死了,不要害我睡不著啦” 睡了一整天的小駒不耐煩的罵

“媽的~老子真的睡不著啦,我出去走一走好了,回來再繼續吵你黑,不要太期待了阿。” 阿樂一臉賤樣,笑著說

“回來的時候小心不要踩到我阿” 小駒不以為意

“喔好,我會跳著進來的,你就當作我再幫你按摩就好啦”

“幹~死胖子,被你壓到我不死也殘廢吧,我開小燈,你小心一點阿” 小駒故意裝做很害怕的樣子,把小燈打開。

”不要浪費電!!” 阿樂走出去,不忘記隨手關燈。講出了不屬於他字典裡的話。

“不要啊~” 小駒慘叫,不過倒是懶的再爬起來開燈了,真是不趁職的演員啊。


觀音的夜晚,沒有路燈,給人一種很詭異的感覺,阿樂漫步走在路上,卻沒有任何一絲害怕。反而有一種天下盡在我手中的感覺。




觀音的夜晚,沒有路燈的街道,空氣如此的清新。

阿樂看看自己的雙手,覺得自己跟以前不一樣了,從前的他,雖然什麼事情都無所謂,但也不至於嚴重到唯我獨尊的地步,第一次有這樣的想法,覺得這些人類,看了就討厭,不如全部清除掉算了。

漫步在黑曜石般的柏油路上,緩步行走,在身體裡的那股翻騰的能量是怎麼回事?轉頭看路邊擺攤的小販…為自己的生活努力掙扎著,幾十歲的年紀還在賣雞排,真可笑阿,自己從前也是這樣,從前?什麼是從前?難道我現在有什麼不同嗎?

走著走著,走到了觀音廢棄已久的海水浴場,看著海浪發呆,突然一股強大的能量從頭頂壓下來,阿樂很清楚的感覺到這股力量是衝著他來的,頭頂上的烏雲開始旋轉,中間有一道白色的強光,跟今天在拉電纜時的感覺很像,不一樣的是這次的白光一點都不親切,一副張牙舞爪的樣子,非把自己劈成菸灰不可。

“媽阿~這是殺小鬼東西阿~好像阿罵說的天打雷劈勒,我做了什麼事情?非要老天爺把我天打雷劈不可?” 阿樂緊張的字眼自語了起來,兩腳本能的往市區跑,不過他身體裡的能量似乎比他更害怕這股雷電,像被吸扁的鋁箔包一樣,不停的往內縮,連他的皮膚都要吸進去了一樣。

一陣白光衝天而下,劈在剛才他站的沙灘上,阿樂看的尿都快流出來了,只是沒命的往前跑。


”殺人喔~救命呀!!” “救命啊~我不想死啊!!” 阿樂拼命的叫,被天打雷劈,我看在勇敢的人都會嚇的半死吧。

一點多,夜還未深,住在附近的居民紛紛跑出來一看究竟。

“笑連A,發生蝦米代誌,你沒事吧”

“夭壽喔~叫成這樣子~是誰人要殺你阿~”

“小小年紀~驚鬼喔~會怕當初就不要做歹事” 居然有人把他當成了為非作歹的殺人犯了~天啊。

阿樂站在路中間,感受眾人關心 不削 懷疑的目光。心想:”這麼多的人質,耶穌應該不敢劈過來了吧!!”


轟 轟 轟 轟 轟…

遠遠看到海水浴場那哩,好幾道白雷劈在剛才的沙灘上,一道比一道猛,好像找不到東西一樣的瘋狂亂劈。


阿樂邊想邊往宿舍跑,現在他全身上下,只有累的感覺,他只需要好好的睡一覺,身體裡的力量也像消失了一樣。於是他走回了宿舍,倒頭就睡。


第二天,他和小駒兩人,做上了回桃園的公車,離開觀音這個地方…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桃園市中路派出所,所有警察都忙的不可開交,今天台灣北部出現了第二起殘忍殺人事件

社會知名的宗教大師,真言法師,在一座大籃球場的中間,被活生生拔掉舌頭,而上一起的法量禪師,死在一座插滿水果刀的土丘上

警方在第一起殺人案發生時就高度關切,這樣的手法很有可能是有人想模仿佛家地獄中的"上刀山" 斷定兇手一定會再度犯案,甚至還暗中通知許多知名宗教人士,叫他們提高警覺,無奈還是發生的這樣的慘事..


相較之下,整個愁雲慘霧的派出所裡,最溫馨的地方大概就是門口的會客區吧


"太感謝你了,我好著急啊,我剛剛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一位年輕的媽媽對著一個年輕人感動的說道,手上抱著她失而復得的心盰


"哈哈,你太客氣啦,世界上誰在公園發現嬰兒,都會把她送到警察局的啦" 年輕人笑臉迎人,戴著無框的眼鏡,看起來很開心


"真的很謝謝你,你怎麼稱呼啊,要不要到我家吃個晚餐"


"哈哈,我的名子不重要啦,大家都叫我阿樂,我等下還有事情要做,不用麻煩你了" 自稱阿樂的男人,笑的很開心,讓人實在無法想像他生氣的樣子


"真的嗎?我一定要好好感謝你啦,拜託啦"


"不好意思啦,那我改天再去妳家吧"


"好阿,那就這樣說定了,願主保佑你,嘻嘻" 少婦邊講邊搶走阿樂手上的手機,輸入自己的手機號碼,然後按撥出


"願主保佑我嗎?...哈哈,這麼想感謝我啊,妳是基督教的啊?" 阿樂笑著說道,但似乎有別的表情一閃而過


"對啊!我是啊?而且我爸爸就是那個很有名的周華弟兄喔,你呢,你也是嗎?"


"哈哈,我嗎?我都當自己是神啦,那我明天一定去你家找你老爸,喔不!找妳們,呵~遇到我算妳倒楣囉,我要先去忙了,哈哈哈" 阿樂邊開玩笑邊拿回他的手機,開心的走出警察局




當然他還是在笑







































"哈哈,你好啊,周華弟兄,你有看過你們的神嗎?"









































"告訴你個好消息,下次你醒來的時候你就可以看到他了"








































桃園,一群人坐在籃球框下聊天,聊的當然不是陳幸X罵他公公,也不是吳X九被槍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5.神?魔?

"阿樂 我跟你講..我聽說旁邊那個球場死過人耶"  


"真的假的"


"我騙你做什麼,上次你說你車子壞了不能來,我跟阿賓去那邊的時候,那邊全部都圍黃布帶,就是電視裡命案現場圍的那種"


"搞不好只是有人在施工"


"你說勒?一堆警察走來走去還有救護車"


一個叫阿志的年輕人,輕鬆的坐在地板上,嘴裡敘述著這陣子發生的怪事,這陣子附近常常有地方莫名其妙的被圍的像命案現場一樣,可是新聞也沒報出來,警察每天晚上都在外面巡邏,睡覺的時候還會看到窗戶外面一紅一藍的光在閃動,想也知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大部分的人都是採取 "最近很危險,晚上最好不要出去" 的策略,可便宜了這一帶上大夜班的朋友,每天晚上都閒的跟什麼一樣


"對押~我媽最近晚上都不讓我出來了"  阿樂一臉遺憾的說到


"嘿嘿~那晚上要不要去夜跑?"  阿志眉毛不停抖動


"你說勒"  阿樂白了他一眼


"那如果我們要去竹圍勒,會經過..喔"  阿志一臉邪惡,一副要誘人犯罪的樣子


"很抱歉喲,今天真的沒辦法"


"你最近怎麼搞的,你最好是會聽你媽的話啦,最近找你都不出來,耍自閉喔"


"算命的說我最好晚上少出去"


"屁!你明明就是基督教"


"晚上出去會遇到不良少年,很危險"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車廂都放什麼東西,誰比較危險"


"我車子輪胎磨平了,現在跑容易打滑"


"不想去就不想去,說這麼多"


最近朋友都覺得阿樂越來越奇怪了,晚上有時候不是聯絡不到人,就是突然大發慈悲的乖乖呆在家,跟平常判若兩人




"台灣史上最變態的連續殺人魔" 佔據了所有報紙的頭條,記者給他起名為 "地獄使者" 因為他總是效法各種宗教所說的地獄情節,比如上刀山下油鍋拔舌火湖等等,模擬殺人,而且似乎是看心情而定,並不在意有沒有重複使用同一種方法,唯一相同的就是被害人皆是各種宗教的公眾人物


警方已經有很多錄影帶拍到他的畫面,但是臉的部分都很模糊,即使用特殊機器處理,也無法辨識清楚,現在最有希望是唯一一名生還者的然若法師,用手機錄的一段音


"施主..我與你素不相識,請問你為什麼要殺這麼多無辜的人呢?"


"你說勒?"


"只要你現在知過悔改,我相信社會大眾會原諒你的"


"你傻了喔,我要是想悔改我還會來找你喔?"


"施主你慈眉善目,我相信你一定有什麼苦衷"


"先生你看起來面目可憎,我的苦衷就是要殺死你,我要把你的爛舌頭拔掉,再把你的腸子拉出來塞再你那沒有舌頭的嘴巴裡"


"我的生命微不足道,我只希望你可以及時放下屠刀,佛祖會保佑你的"  然若法師身體微微懺抖


"微不為倒是吧,那你們多死一點累積起來搞不好就可以感化我了,佛祖保佑勒,你直接跟我說我這樣以後會下十八層地獄,很痛苦很痛苦,"


"........"


"這樣好了,我今天出血大放送,我讓你選擇 一.現在就經歷地獄裡所有的痛苦 二.吃我的肉,別忘了這是破戒,然後把這間廟的佛像全部砸了,我讓你活著 "


"我選擇一"


"是嗎?你確定?那我現在表演一個東西給你看"


神秘男子拿起隨身攜帶的開山刀.....用力往自己的左手砍下去!


血噴的然若法師整個臉都是,神秘男子把鮮血淋漓的 "左手" 拿給然若法師,神奇的是,它的左手似乎已經開始止血..


"很神奇吧,我告訴你,我就是神,更屌的是,以你們你說法我是屬於救世主,我的能力就是讓人復活,治癒百病,我可以把你炸三天三夜不死,把你皮扒了,你想昏倒都不行,你們說的神不就是像我這樣嗎?"


"........"然若法師徹底的呆掉


"傻啦,看我還可以讓你頭腦清醒,恢復冷靜,比大還丹還有用呢,你說!我是不是一個天使阿?" 神秘男子手一揮,然若無神的雙眼又恢復了光彩


"你是惡魔" 然若冷靜的說


"哈哈哈,我是惡魔,可是你們的書都說我是神耶,我又不會讓你有想殺人想犯罪的衝動,我是救人!救人啊!"  神秘男子大笑說到,拿著自己的左手敲擊著然若的腦袋


"我還是選擇一"


"很好,你是個偉大的法師,我敬佩你,我佩服你,我就讓你到油鍋裡炸個一千年,讓你比下地獄還痛苦,我給你十秒,我的手,吃不吃隨便你"   神秘男子把左手丟到然若的面前


"十"


"九"


"三"


"等等,不是十秒嗎?"


"你不吃給你多久都一樣啦,二!"


然若法師急忙把手拿起來,一口就咬!


"幹的好阿,趁熱快吃喔"


然若表情痛苦,一口一口的咬著...他自小灌輸的佛法信仰,慢慢的脆弱..


"快吃阿,要不要幫你拿沙西米,你還要把這些假人都拆掉耶"






深夜,寺廟裡,沒有任何一尊佛像,只有一位精神崩潰的和尚坐在原本應該是如來佛祖的毯子上...


<待續>
文章分類: 上帝的共犯
此分類上一篇: 上帝的共犯(從這一集開始看也可以喔~)   oxoxoxoxabc at 無名小站 於 03:51 PM 發表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神?魔?

今天阿樂一早起來,最近精神狀況真的很不穩定,以前常常可以半夜不睡覺的,可是最近似乎一到12點身體就不聽話的疲累,又不好意思跟朋友說..




"算了,大概是最近貧血吧"




不以為然,繼續開始一天的生活,看個電視開始準備去上工,從觀音回來到桃園已經一年了,這一年內他考了一所大學,現在正值暑假期間,於是他重操舊業跑去找了附近的一家人力公司上班




"嘟...嘟..." 阿樂打電話去公司,問今天有沒有工作


"......" 電話那頭有人接起來


"請問一下今天有沒有工作?"


"沒有喔,大概要下禮拜才會有"


"嗯.."


喀!




又是無所事事的一天,算了,先打開及時通上網看看文章吧,下午再找朋友出去




"丁東" 有一個從來沒看過的帳號突然敲他


"你是.."


"你好,我叫作夢蝶"


"不好意思,我不認識你耶 @@"


"你當然不認識我,可是我認識你一年多啦"


"你認識我?你住哪裡啊" 阿樂越來越疑惑,它可沒有認識什麼莊公夢蝶的


"我住在監獄裡啊"


"監獄?你是說你家嗎?" 常有人把家當成監獄..


"哈哈~你好有趣喔,我認識你那麼久,都沒有發現耶"




兩人聊了一段時間,阿樂發現這女的一直胡言亂語,老說自己在監獄裡的事情,監獄最好還能上網,還總是說自己會跑到他的夢裡,但是阿樂已經很少作夢了,雖然覺得她神經神經,但也不像是壞人,頂多小心一下,不要掉入桃色陷阱裡就好




"那我可以去找你嗎?"


"OK啊,等你有空來桃園再來找我吧"


"嘻嘻,那年輕人我們夢中相見囉" 還模仿蘇乞兒咧


"哈哈,要記得交我睡夢羅漢拳喔,改天在聊,掰掰"




夢蝶,已經離線




"真是來如風去如風"




阿樂穿好衣服,今天小駒又邀請他去他家白吃白喝,每次去小駒家都可以不用錢吃到飽,這是他每次出門前幾乎都要去的第一站,晚上在一起去球場打球




小駒家門口...嘟(按門鈴)


"嗨,兄弟"


"死混蛋,快點開門!"


"嘿嘿,你他爹得我陰你,我氣死你" 小駒樂不可支


"緊緊相依的心如何say goodby...你比..." 阿樂使出必殺計,引吭高歌第九重-魔音灌耳


"救命啊,我馬上開門!"




吃了小駒很講究煮法的水餃,阿樂終於忍不住把最近自己很容易疲勞的毛病說了出來..




"跟你說,我這陣子都不出去,其實是有原因的" 阿樂嚴肅的說,電視又在報導最近的連續殺人事件


"我知道啊,你在家看十二點的深夜節目嘛" 小駒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興致高昂


"最好是,我最近一到十二點就會超想睡,當然要硬撐也是可以啦,只是很難"


"大概是你晚上夢遊起來殺人吧"


"你說勒" 阿樂點起一跟煙 "其實,我有這樣想過"


"然後呢"


"我做過一個實驗,我把我所有可以出去的窗戶,門,都用膠帶黏起來,早上起來再看有沒有被動過"


"結果怎麼樣" 小駒馬上坐起來,阿樂很少會那麼重視一件事情


"當然是沒有.."


"靠,我還以為真的是你勒,我跟阿志討論過,我們之前還想說晚上去夜襲你家"


"你們是腦袋被孔起來了嗎?我要是真的殺人,我一定會興高采烈的告訴你們,哈哈"


"看你一天到晚碎碎念一些狠難懂的東西,我們真的以為你會夢遊殺人"


"我那有那麼厲害,你們真的太看起我了,可以那麼久都沒被抓,哈哈"


"沒辦法,你那扭曲的邏輯觀念,實在讓我們心理發毛" 小駒裝出一副害怕的模樣


"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辦,要不要去看醫生啊"


"廢話,搞不好你得了愛滋病"




聖保祿醫院裡,內科




"醫生,我最近身體很容易疲倦耶" 阿樂苦惱的跟醫生說出自己的症狀,這個醫生怪怪的,看起來像中了樂透一樣的開心


"哈哈,你好,我叫做Angel,也可以叫我阿佐" 醫生開心的說,居然自我介紹了起來


"我是說我最近身體很容易疲倦,我來醫院是看病的" 阿樂無奈的說,今天老是遇到怪人,先是一個叫夢蝶的怪人,現在又是一個把Angel當成阿佐來自稱的怪醫生


"喔對,看病對吧,醫生就是要看病嘛,來,你這種病是心病,剛好我的主科是精神科,你現在全身放鬆,我幫你治療" 精神科的醫生,自己像個神經病


"不用檢查我的肝阿,肺阿,腎臟等等的媽 = = "


"放心啦,相信我的專業吧,孩子"


"希望真的有效,我今天晚上想去夜跑說" 阿樂自言自語




算了,就先聽他的吧,可是精神科醫師可以來內科兼差嗎?




"看好.." 醫生手一揮,阿樂突然全身恢復像喀藥一樣的有精神,跟之前在觀音,那種全身充滿力量的感覺很像


"挖幹,真的假的"


"厲害吧,這是上帝的招式喔,我可是神呢" 打死我都不相信,它是神經病


"大概又是哪個精神科的天才發明的治療方式吧,精神有比較好一點" 阿樂嘴硬,其實現在他全身充滿活力


"哈哈,夠你三天三夜不用休息啦"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莫名的任務

"挖靠,阿樂啊,你最近變的像超人一樣咧,居然跟我們出去玩完早上還能去工作啊"

朋友紛紛覺得很奇怪,阿樂前一陣子明明就是一到晚上就精神不濟



"有空去聖保祿看看內科啦,有一個醫生超神的,簡直就是神醫再世,他用一個nasa最新發明的擬外星人精神治療法,不用十秒鐘就搞定了"

阿樂從手中丟出一張大老二說,順便在加油添醋一番,nasa哪會發明什麼精神治療法



"是你上次去看病那裡嗎?要很多錢嗎?哪個醫生阿?"

大家都很好奇,連手上的牌都不管了,世界上居然有這種醫生,不親眼去看看真的太可惜



"這種東西很邪門" 正在拆牌的宅神正經說道

"先看阿樂最近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現象吧,搞不好過一陣子他就會全身乾枯而死"




廖志豪,傳說中的宅神,頭腦很好但是老把精神放在psp和網路遊戲上,看小說是他的興趣




"靠~你不要詛咒我死好嗎?"

阿樂很擔心,因為這樣的想法他也有過



"世界上不會有平白無故就可以讓你精神亢奮的方法,你說你沒喀藥,所以最有可能的是你一定消耗了什麼東西,來換取你的精神,這樣才符合能量守橫定律"

宅神整個興奮起來,丟出了鐵枝



"乾脆我們去把那個醫生抓起來,逼問他是用什麼方法"

阿志總是隨口說出沒意義的話,這場他又要洗牌了



"我先去看看,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再出此下策"

小駒認真的說道,這種時候他決定的事情一定會想辦法讓大家都一至通過



"我覺得,可行"

阿樂和電池異口同聲的說,阿樂整個興奮起來,平常看似沉穩的他最喜歡幹一些刺激的事情,讓週遭的人大吃一驚,身上刺一個鬼頭的電池,充滿了電量,準備大幹一場



"不會吧,我開玩笑的,要怎麼抓阿"

阿志每次都因為自己出的餿主意害死自己,他最近已經很小心了,但還是犯下了這個錯誤



"管你去死,是你說的,你也要參加"

小駒充滿魄力直接來了個肯定句,讓阿志不敢拒絕他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 宅神感嘆的說,通常它可以不用參與這種瘋狂的計畫

"我負責情報和連絡的工作吧" 這就是它的工作



"我來負責計畫"

阿樂是這群人裡的軍師,通常負責計畫與實行,雖然有時候實行的方面總是又考慮太多



"就這麼決定了,我跟電池明天就去看看是怎麼回事,你們先搞定你們的工作,阿志,你也要來"

小駒只要確立目標就會往前衝,像隻馬一樣,電池通常會跟他的腳步走,阿志因為人情壓力而不得已不去




第二天




小駒與電池兩人一同前往聖保祿的精神科,聽阿樂說那個自稱阿佐的醫生原本是精神科的,即使找不到,在去內科找也不遲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精神科這裡有沒有一個醫生叫做阿佐"



"阿佐?喔,你們是來找朋友的吧,要找人最好說他的本名喔,我怎麼會知道每個醫生的綽號捏?" 可愛的護士微笑的說道



"嗯...等我一下,我問我朋友..." 小駒不好意思的說,拿起手機就打



"死阿樂,你要找人至少也要告訴我們那個醫生的名子吧" 小駒與電池因為被護士虧,故意很大聲的罵


"名子,我哪知道他的名子 = = " (電話中的阿樂)


"不知道那怎麼找.." (電話中的小駒)


"你們可以問他名牌上有哪個字嗎?搞不好我會想起來喔" 護士聽道他們電話的內容問道


"喔,我記的他的名牌上是Angel" (阿樂)


"喔喔,小護士,是寫Angel" 小駒說..


"哈哈哈哈~" 護士笑到全身抖動


"對阿,叫做Angel啊...靠,台灣哪有哪個醫生叫做這種名子" 小駒以為自己被整,恍然大悟的說


"哈哈哈哈哈~" 護士還在笑


"問他有沒有一個醫生會用一種治療方式,讓人可以三天三夜不用睡覺" (阿樂)


"那請問一下有沒有一個醫生會用一種治療方式,讓人可以三天三夜不用睡覺.." 小駒自己都講到心虛


"哈哈哈哈~世界上哪有這種東西啦,你們被騙啦,他是裡面的患者嗎,還是吃太多藥了,哈哈,你們真的很好片耶,改天把他帶來檢查一下吧~"


"可惡,我們也覺得他喀太多藥了,我下次一定把他帶來給你們解剖!"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7:42 , Processed in 3.066297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