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情戀遺孤

[複製連結] 檢視: 2071|回覆: 1

承哲小說系列討論串 http://www.gamez.com.tw/thread-408245-1-1.html

情戀遺孤

    寂靜的黑夜,掛著幾顆微爍的星,以及一勾被黑雲擋住大半邊的月亮。



    希微的月光,淡淡俯照著台北市重慶北路上某一條住宅區中偏暗的巷子裡,好似正享受著半夜的冷

清。



    在一顆貼滿廣告的電線桿下的幾包垃圾旁,一隻黃褐色的野貓正用自己的舌頭舔著前腳指,瞧牠一臉

滿足的表情,似乎正回味著剛才享受大餐後所殘留在自己前腳上的味道。



    突然聽到一陣鏘啷聲響,打破了正沉浸在冷清氣息的黑夜,只見一瓶被捏的半扁的可口可樂空鋁罐,

刮然的慢慢滾到黃貓的身前,黃貓嚇了一跳,本能反應的豎起了身子與耳朵,一雙貓眼瞪視著前方,緊

緊盯著前方那迎面而來的龐大黑影。



    只見一個男人,緩緩的從巷口走來,這男人身穿黑色方格條紋的短袖襯衫,開著襯衫沒上紐扣,襯衫

裡頭穿著一件短袖黑色T恤,下身穿的頗為殘破的暗藍色牛仔褲,兩隻手插在牛仔褲的兩邊口袋裡,低

著頭,拖著頗為沉重的腳步,一步步緩緩的向灰暗的巷子裡走去。



    這男人是個胖子,身材高且極胖,臉上橫著兩片厚厚的臉肉,嘴裡刁著一根已燃燒過半的萬寶路香

煙,隨著白煙輕飄,這男子微抬著頭,望著那白煙在漆黑的空中淡淡的散滅,嘴裡苦笑一聲,隔著長長

的睫毛,眼中卻透露著落寞與哀傷。



    遠方傳來一陣狗吠聲,雖然聲音極低,但在冷清的街道,顯得格外清晰,也格外的悽涼。



《一》胖子



    也不知過了多久,這男人終於走到一處通往住宅上的樓梯口,也不看那個掛在門邊,塞滿廣告信件宇

傳單的信箱,直接上前走去。



    這樓梯中所通往的四樓,是這胖子的住家,在老式建築的舊公寓中,污穢的白牆與滿地的煙蒂與垃

圾,早已司空見慣,胖子很習慣的打開牆壁旁那樓梯燈的開關,右手拿起刁在嘴邊的香煙丟在地上,踩

了幾下,便上樓去。爬樓梯對這個胖子來說,是每天鍛鍊身體的好地方,只見他氣喘如牛的爬到了四

樓,在自己的褲子的口袋中摸出一串鑰匙,先開了鐵門,再開了裡頭的木門,脫掉自己的鞋子後,一進

門便發覺母親坐在沙發上,抬著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後,又回過頭繼續看著電視。



    「媽,我晚回來是有原因的……」胖子心知母親正不高興,乾笑了幾聲陪笑道。



    「嗯。」那胖子的母親仍是繼續看著電視,嘴裡冷冷的道:「兩點十五分,也不算太晚,比上次好多

了,至少這次沒有爛醉回家。」



    胖子一聽母親的冷言冷語,一股火莫名衝上心頭,漲著臉大聲道:「別老是提那件事好嗎?也不過才

那一次,你就唸了整整三個月了,不嫌煩嗎?」



    母親也拉開嗓子怒聲道:「你嫌我煩?你是我兒子,我不能罵你嗎?你為什麼就不能多學學你弟弟?

你自己說,你失業多久了,這半年來你有拿過半毛錢回家嗎?整天只會跟一些狐群狗友在一起,不是吵

吵鬧鬧就是喝的大醉,你都幾歲人了,連個穩定的工作都沒有,你到底有沒有臉阿?」



    「你別老是拿弟弟來跟我比行不行?」胖子恨恨的吼道:「他是他,我是我,他對你很好嗎?一結婚

就像嫁出去的一樣,拍拍屁股走人,鳥蛋也見不到一個,怎樣,有錢給你就很了不起了嗎?」



    母親怒道:「誰叫你……」



    「好煩吶!不要再說了!」胖子大聲嘶吼,打斷母親的話,右手打開自己房間的房門,走進去後,聽

得碰的一聲,房門已經關了。



    那母親愣愣的看著已經關上的房門,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心裡只想著:「我為什麼生出這種不長

進的兒子……」



    那胖子一進房間,脫了身上衣褲,隨手往床頭一扔,走到電腦桌前,打開電腦後,便愣愣的坐在桌

前。



    「這下不好辦了,明天一大早還得去客戶那邊接稿,偏偏機車壞在半路……」胖子心中暗恨自己運氣

太差,開始萌生自暴自棄的想法:「算了!管他的,走一步算一步吧。」



    正想到此處,電腦旁的喇叭突然「噹」的一聲,胖子抬頭向螢幕看去,只見螢幕中,電腦桌面下方的

工作列上,有一格工作頁正在閃爍,是有人正在用MSN敲他。



    胖子右手動著滑鼠,點選那個工作頁,那工作頁跳出一個方格,是MSN的對話視窗,敲他的那個人,

是胖子之前很談得來但卻沒見過面的客戶。



    米魯:你剛回到家啊?

    小董:嗯

    米魯:現在很晚了耶,你去哪阿?

    小董:路上有些事情耽誤啦,所以比較晚回家。

    米魯:喔

    小董:現在兩點多了耶,你通常不是都很早睡?怎麼今天這麼晚還沒睡啊?

    米魯:沒辦法,蔡總明天要我把企劃書交到他桌上,只好熬夜趕工了。

    小董:辛苦啦

    米魯:你怎麼了?看起來好像心情不太好?

    小董:沒什麼啦

    小董:你想太多了

    米魯:真的嗎?看起來不太像喔。

    小董:嗯

    米魯:好啦,不吵你了,早點休息吧。

    米魯:我也還要繼續趕工了,不然明天企劃書會交不出來,到時候又要挨罵了,呵呵。

    小董:嗯,你也早點休息。

    米魯:那麼,我先下線了喔,掰掰。

    小董:^^


米魯 顯示為離線。您的訊息將在 .米魯 登入時傳送。改傳電子郵件



    胖子呆呆的望著那個人下線後,口中微微嘆了口氣,從右手邊的背包中,抽出兩根鼓棒,愣愣的看

著,心想:「我玩音樂,到底是對還是錯……」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solonin 於 07-7-13 04:4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二》遭遇


    台北的早晨,依然一樣的令人做噁,在灰白色的天空下,馬路上逐漸擁擠的車潮,各街巷口美而美漢

堡店門口互相拉扯的上班族與學生,為了業績而埋伏在各個十字路口邊的警察們,各個千篇一律的景

象,正告訴著每個台北人,台北的早晨,又已經開始了。



    復興南路上的機車行並不多見,只寥寥幾家,胖子牽著自己的那台已殘破不堪的台鈴銀河125,嘴裡低

聲咒罵,喘呼呼的走在復興南路邊。走了快一個小時,好不容易,終於在復興南路與市民大道交接口,

看到了一家機車行。



    「老闆在嗎?」胖子牽著機車,走進那間只有數坪大的小機車店面,只見店面門口放置了一排各廠牌

的新車,右側擺了一台抽風馬達,店內牆壁上掛滿了輪胎、大牌邊框、煞車把手等各式的機車零件,底

下放了一排的木製工具箱,箱中堆滿了沾滿污髒油漬的工具與零件屍體,地板上有座升降底板,底板上

架著一台正被解體的機車,旁邊隨地擺了了一些板手、螺絲起子等拆裝工具,卻沒見半個人出來招呼。



    胖子略感疑惑,將自己的機車停架在走廊,走了進去,大聲喊道:「有人在嗎?麻煩看一下機車!」

如此連喊了數聲,終於在店裡內部的木板隔間裡,走出一名年輕婦人,那婦人雙手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底

口,睡眼惺忪,慢吞吞的走了出來,臉上木然,兩眼凝視著胖子,問道:「要修車?我老公不在,我來

幫你看看吧。」



    那胖子看那婦人的模樣,大概三十多歲,體態微胖,皮膚奇白,兩顆大眼有些無神,睫毛甚長,有些

痴呆模樣,心中一陣滴估,問道:「妳會修車?」



    那婦人笑道:「嫁給老公十幾年啦,多少也學了點基本的功夫,好歹我也是這家機車行的老闆娘。」



    那胖子心中覺得自己以貌取人,有些不好意思,連忙笑道:「那好,就麻煩請你幫我看一下我的車

子。」右手指了指停在走廊上的那台機車,左手拿出鑰匙,交在老闆娘手上。



    只見那老闆娘拿著鑰匙,走去將機車牽近店內,插上鑰匙轉了半圈,按了發動按鈕要發動車子,連發

了幾下,車子皆沒有動靜,老闆娘點了點頭,踩了中柱,將車子架起來,抬頭向胖子道:「昨天晚上雨

下蠻大的,我想你的車子應該火星塞浸水,所以發不動吧。」



    胖子心想,這老闆娘果然有兩把刷子,跟自己心中想的一模一樣,便道:「應該是吧,那麼就請你幫

我換顆火星塞好了。」



    「你等一下。」老闆娘站起身子,小跑步到店內的材料櫃旁,打開櫃子,拿了一盒新的火星塞後,在

走到工具箱旁,歛了幾樣工具,又走回車子旁邊,蹲了下來。



    只見老闆娘手腳俐落,拿起了機車腳踏板上的橡膠墊,拆掉坎在腳踏板上的塑膠上蓋,拔掉電瓶,再

拆掉座椅下方的塑膠前板,露出複雜的內部機械管線與電路,接著左手在地上拿起一個鐵製的六角短管

套,右手伸進那複雜的機械管線中撈了幾下,又伸了出來,接去左手的那個鐵管套,再伸到裡面去,又

一陣攪和,直到他再次將右手縮回來的時候,左手在地上抓起起一把尖嘴鉗,伸進那個鐵管套中,左手

五根手指與手掌用力掐住尖嘴鉗的鉗柄,左腕使勁一拉,登時看到一顆火星塞從那鐵管套中被他夾了出

來。



    老闆娘手了拿了那顆火星塞,看了一看,說道:「你這顆火星塞活碳只是濕掉,其實也還可以用,擦

乾它就可以繼續使用了,但既然都已經拆了,這東西本來就是消耗品,也沒多少錢,乾脆換新的吧。」



    胖子聽著老闆娘講話,眼睛看著她的那雙原本白嫩的肥手,為了幫自己檢查車子,沾滿了機油的髒

污,心中過意不去,便道:「嗯,既然都拆了,那就換吧,那顆舊的火星塞我留著好了。」



    老闆娘點一點頭,拿一塊髒抹布擦了擦那顆舊的火星塞頭,接著蹲在地上拿起新的火星塞,打開盒子

取出後,便把舊的火星塞裝入那盒子裡頭,遞給胖子,胖子伸手接了。隨即拿著那顆新的火星塞,塞進

那個鐵管套後,右手拿著鐵管套又伸入機械管線內攪和,完成後再將一切恢復原狀,手腳極利落,沒一

會兒功夫便完成。



    老闆娘再試著發動車子,果然發動,老闆娘嘴裡一笑,向胖子說:「你等一下,我去看一下價目表,

我對價錢方面還不是很熟,我老公有幫我記下來。」



    胖子點了點頭,心想:「還用看嗎?一般換火星塞行情價大概五十元,遇過最黑的店也才一百元而

已。」



    胖子再店內等了一下,看老闆娘從隔間裡頭走了出來,手裡拿著一張微破的白色便條紙,小跑步到胖

子面前,說道:「先生,一共一百五十元,謝謝。」



    那胖子登時咦的一聲,瞪大著雙眼,問道:「怎麼這麼貴?你有沒有看錯?」那老闆娘再凝神一看,

搖了搖頭,說道:「沒錯,我老公上面是這樣寫的。」



    「換顆火星塞而已,沒這麼貴吧……呃,抱歉!等我一下。」胖子正要跟老闆娘爭論,背包裡的手機

突然響了,胖子慌忙打開背包,拿起手機接聽。



    電話那端:「喂,董先生,你人在哪,怎麼還沒到阿?現在已經九點半了耶!」



    胖子聽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極為熟悉,心知是今早所約的印刷廠老闆,心中微微一凜,暗怪自己太魯

莽,接電話前不先看清楚手機的來電顯示,慌忙答道:「李小姐,實在抱歉,請再稍等我一下,我的機

車壞在半路上,現在已經在處理當中,我會盡快趕去,大約過半小時就會到,哈哈……」



    電話那端:「那你好歹也先來個電話嘛,我們公司的小姐很忙,你知道她為了等著要把稿子發給你,

一直到現在都不敢出門,自己該做的事情都耽擱住了,你到底想不想做阿?」



    「哼!幫你設計那八頁的廣告頁面,價格卻被你壓得連市價的一半都沒有,你當真以為我想做阿?」

胖子心中只是咒罵,卻也不敢當真說了出來,當下只是陪笑道:「您別生氣,等我事情一處理完馬上趕

過去,抱歉……」



    「你最好快一點!」電話那端打斷了胖子的話,隨即斷線。


「操!掛我電話!你等著被放鴿子吧!」那胖子被客戶掛電話,心中大怒,口裡不斷大聲謾罵。



    胖子再講電話時,老闆娘離的稍遠,並沒有聽到他電話中的內容,見胖子講完電話便站在店口大罵,

笑嘻嘻的走過去,說道:「怎麼了,跟女朋友吵架啦?」



    胖子一聽老闆娘的話,愣了一下,隨即苦笑道:「老闆娘別挖苦我啦,我長的這麼胖,哪來什麼女朋

友?是客戶啦。」



    老闆娘笑道:「別害羞啦,對女朋友要體貼,別常吵架啦。」



    那胖子每當心情不好,出手反而豪爽,當下也懶的跟老闆娘爭辯,只苦笑了幾聲,拿出自己的皮包,

抽出一張百元鈔票跟五十元銅板,遞給老闆娘。



    老闆娘伸手接過,笑道:「以後車子再有問題,可常來我這裡,我會算你便宜一點。」



    胖子隨意答允了幾句,走道機車旁,打開椅墊,在置物相中取出安全帽,把手裡那顆舊的火星塞丟在

裡面後,闔上椅墊,發動車子,便坐著機車離開機車行。



    他原先與板橋的一家印刷廠約早上九點,現下篤定要放他鴿子,反而沒地方可去, 當下只是騎著機車

在台北市區亂晃一陣,此時他騎著機車,心中細想著老闆娘的話,突然腦中想起了一個人,這人便是昨

天半夜在線上敲他的那個客戶。



    「不曉得她此時在作什麼?」胖子回想起與他認識的經過:「去年年底,我還在廖先生的公司上班,

那時是旺季,公司的業務量多,每個美工都很忙,有一天,就在我忙的焦頭爛耳的時候,突然接到一通

電話,劈頭就是一陣亂罵,是女孩子的聲音,當時真的莫名其妙,我根本不認識她,她應該是其他美工

所負責的客戶,但只因為她是客戶,只得靜靜的聽她無厘頭的將話罵完,後來隔了幾天,又接到她的電

話,這次卻是跟我道歉,原來他後來知道那天她罵錯人了。其實也沒差,雖然他們公司不是我負責的,

但畢竟也是公司的客戶,我倒是沒有放在心……」



    想到此處,胖子臉上不禁一笑,回憶起當時電話筒那端,前後聽她的謾罵與後來拼了命向自己道歉的

語氣,還真是傻大姐一個。



    「哈哈……」胖子忍不住笑出了聲音,那時他正好停在路口的斑馬線後,等待著紅綠燈,停在他兩邊

的其他機車騎士一聽到他突來的笑聲,都轉頭看著他,均感奇怪。



    胖子沒做理會,繼續回想:「後來,隔了約一個月,原先負責那家客戶的美工,由於手頭上案子太

多,一時忙不過來,廖先生要我支援他,我理了幾件案子後,幫那個同事打電話通知客戶,卻是那個女

孩子接的電話,就這樣,由於方便公事上的便利,我們互相留了彼此的MSN。有時工作比較閒,爾偶也

跟他哈拉幾句,越聊越開,一直到現在,也半年多啦。」



    正想到此處,突然聽到前方口哨聲響,胖子鶩地一驚,只見前方站了兩個交通警察,其中一名大剌剌

的站在馬路上,手裡拿著一支橘紅色的交通閃光棒,橫擋在自己的前方,另一隻手打個手勢,要自己停

車,另一名則站在路旁,背對著自己,旁邊另有一名女機車騎士跟他談話,似乎那女孩子也中招了。



    「糟了,我剛好像闖紅燈了!」胖子猛然回神,回頭一看,發現後方的紅綠燈座上仍閃著紅燈,心中

暗叫奇怪,剛才明明記得自己有停車,直等到換燈才開始走,怎麼還是紅燈。



    那警察用手勢引導著胖子路邊停車,隨即走到胖子的路旁,冷冷的道:「車子熄火,麻煩拿出你的行

照駕照,你知道你剛闖紅燈了嗎?」



    胖子無奈,只得依言將車子熄火,從褲子後方的口袋中取出皮包,從皮包中抽出行照,拿給警察。



    「你的駕照呢?」警察接過胖子的行照,凝視著胖子問道。



    胖子答道:「駕照擺在家裡,今天早上忘了帶出來。」



    「駕照也會忘了帶?」那警察白了胖子一眼,口氣微差,問道:「身分證總有帶了吧。」



    「嗯。」胖子又從皮包中拿出身分證,拿給警察。



    那警察拿著胖子的身分證,看了一看,斜著眼看著胖子問道:「董澤信,是你本人?」



    那胖子點頭,警察問道:「這照片跟你不太像阿?」



    胖子答道:「那張照片是兩年前的,那時留長髮,現在已經減短了。」



    警察不再問話,提起手中的對講機,向對講機的彼端報了胖子的身分證號碼,之後隔沒多久,對講機

唧喳的報了些資料給那個警察。



    那警察微鎖著眉頭,向那胖子問道:「你知道你駕照過期了嗎?」那胖子答道:「我剛從馬來西亞回

來,一直沒空去辦理,昨天有請家人幫我代辦,所以才沒有帶出來。」



    「嗯。」警察不再問話,右手在自己的手提包中拿出一本紅單聯單簿,翻了幾頁,將行照和身分證一

併放在聯單上,開始抄寫了起來。



    胖子只得歎了口氣,在左胸的口袋上拿起香菸,點了一根,靜待著那警察抄寫紅單。



    過大概幾分鐘時間,那警察已將紅單抄寫完畢,翻開頭一張,轉向將紅單簿與筆伸到胖子面前,右手

食指比了比紅單裡的一處,說道:「簽這裡。」



    胖子依言在該處簽了自己的名字,那警察將紅單簿收回來,撕了第二聯,遞給胖子,說道:「以後可

別再闖紅燈了。」



    胖子接過紅單,心裡咒罵:「靠!說的好聽,沒我們這些人,你們哪來的業績?」當下有氣無力的發

了機車,駛離了警察的臨檢處,剛騎不到二十公尺,突然聽到後方有一人連聲大喊:「董澤信!」



    胖子心中一震,雙手鶩然壓死煞車手炳,機車後輪頓時打滑,發出「滋」的一聲,滑了將盡半公尺。



    他脫下安全帽,回頭一看,只見路邊有一個人正在對他招手,赫然是剛才跟他一起被開紅單的那個女

孩子。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solonin 於 07-7-13 08:3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18 , Processed in 1.336496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