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笑泯恩仇

[複製連結] 檢視: 1957|回覆: 1

第一章仇志在心心不捨,笑泯虛緲富貴同
     薰風依柳,桃李爭豔,正是南國春光漫爛的時節。
     汴京的某個角落,一座屹立了三百餘年的少林古剎,春風徐徐的吹過。古剎沒有春天的溫柔,反而有些清涼的意味。古剎旁的四合院,東門的青石板沿著路一直伸展到另一端,宅第門前的匾額斑駁不堪,上面的字卻依然可見,鐵劃銀鉤般的,只見「黃家劍莊」三個字彷彿是給人用極純勁的內力刻上去一般,在風中屹立不搖。
     一老一少在莊裡的庭園中坐著,少年說:「爹爹,就是今天了?」,原來這白髮蒼蒼卻臉色紅潤的老者是他父親。老者不作聲,輕輕的端起一個用綠竹葉做成的小酒杯,把杯子舉起來準備一飲而盡,但杯子中卻沒有酒,早沒了。老者眼睛空洞的看著酒杯,嘴裡默默的說了什麼。
突然間,後院馬蹄聲響,只見三匹馬朝庭院奔馳而來,當先的一匹馬全身火紅似血,馬腳馬蹄都是純銀打做的,鞍上坐了一個著青袍的漢子,看上去約莫四十幾歲,腰上懸著一個看起來平淡無奇的劍,後面跟著兩名看起來是他弟子的人。少年首先站了起來,問道:「來者何人?」,只見那漢子一翻身像一道虹似的,往前越了五六丈便到了少年前兩三尺處,笑著說到:「少俠說的不錯,我楚何人便是。」轉頭對老者也是一笑。這時老者道:「十年不見,你居然練成了『白虹穿日』這等輕功。」楚何人道:「黃前輩過獎了,想當年『黃逸』這兩個響噹噹的名號在江湖上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尤其是『五陰重陽劍』更是天下獨步。」黃逸乾乾的咳笑了幾聲道:「往年的事不用多說了,不如我們現在就開始?」楚何人說:「也好…」說著便抽出了繫在腰上的劍。老者沒拔劍,默默的唸著一段詩:「一月飄花幾分愁,笑泯虛緲富貴同,無憶明月瀟湘在,垠涯落水似千舟。」說著說著擺起了出劍的手勢,楚何人奇道:「黃前輩,您這是…?」聲音中居然帶著些許的惶恐,黃逸一邊說: 「手中無劍,心中有劍,方是最高境界。」一邊朝楚何人的大椎穴刺了過去。楚何人只覺一陣排山倒海之力直撲胸口而來,情急之下「無我劍法」便使了出來,只見楚何人一轉身順勢帶走了勁力,反手一招「星雲流淌」使了出來。黃逸看他這一劍來勢飄忽,果真是「無我劍法」的上乘招術,心知今日遇到了強敵,只要一給對方有施展手腳的餘暇,自己立時性命不保,當下立即「白駒過隙」想從旁閃過反手一劍,沒想到楚何人一劍「心有旁鶩」自下而上提撥而來,黃逸來不及收手,只好硬生生的一個「白雲回望」從旁閃過,哪想道楚何人早已深得「無我劍法」之精隨,一劍既出,二劍隨至,長劍一挺,嗤的一聲,又是一招「瀑水縱山」氣勢奔騰的朝黃逸而去,黃逸見他這招來勢甚猛,也不怠慢,立即以「五火滅行」一招以劍氣擋住,哪知楚何人劍勢突然一轉朝黃逸的羶中穴一刺而去,黃逸心中暗叫:「我命休矣」惶恐之間胡劈乱砍,全然不成章法,将所学的五陰重陽劍,尽数抛到了腦後,只見楚何人的的劍氣如排山倒海而來,只見黃逸生死就在須臾之間,只見一道劍芒突然閃出。

[ 本文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7-7-13 12:58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章 冤冤相報何時了,不如此刻我醉倒
     只見剛才在旁莫不作聲的少年手中的劍已與楚何人的劍搭上了,少年只覺手臂一酸、虎口一震、劍也是一震、突覺身體充斥寒氣、不住的打顫。但是楚何人的劍,卻沒有掉,也不會掉了,從人體穿過的劍不會掉,尤其是由像黃逸這種武學大師,少年見父親還是沒能來得及避開這劍,驚道:「爹…爹,您…」,只見黃逸已含笑而終…。這時,楚何人道:「少俠…」,話還沒說完,只見那少年轉頭一吼:「我黃清霄生不改名,死不改姓,你要殺便是了,哪來這許多廢話? 」楚何人冷笑不語,轉身便一劍步跨上汗血寶馬奔馳而去,弟子們一見師傅走了也急忙跨馬而奔,片時,只見三個黑點伴隨著夕陽的映輝銷落在盡頭,只留下黃清霄獨自一人悵然若失的坐在地上,不一會兒,竟逕自睡著了。
     過了三個時辰,黃清霄這才悠悠醒轉,發現自己居然躺在城中的市場,黃清霄微感詫異心道:「我怎地跑的這裡來了?是了,當時我多半昏迷不醒,糊糊塗塗的走到這了。」他一面這樣想一面為父親的死而感到難過,不禁悲從中來、潸然欲淚。這時,突然有一老者出現蹲在他身旁,老人道:「少俠,怎地坐在這裡?,貧道看你氣色不太對,試著按一按小腹右三寸的神關穴看是否有異樣。」說著用手指了一指,黃清霄照著他指的地方按去,只覺四形五亥奇冷不已、痛苦難當,不覺:「唉唷」的一聲叫了出來。老者低頭似乎在思索著什麼,不久,說:「少俠,你近日可曾碰過『七劍門』的掌門,楚何人? 」黃清霄一聽到「楚何人」三個字只是不語,但右手的指節卻嘎嘎作響。老者見他不語也不甚催迫道:「年輕人,我你不彷先到我家來療傷,已後的事以後再說…」如今,黃清霄在世上已無一個親人,居然有有人對他如此客氣、如此的和藹親切,直使他心裡暖烘烘的,不知道怎麼感謝,道:「前輩,您…這是,我黃清霄何德何能竟能…竟能…」說著說著居然落淚了,淚是暖的、溫柔的…老者只是微笑便領著他到了自家。
     到了老者的家,只見那山莊非常的氣派,門口,兩頭石獅子各鎮左右好不威風,門口的一塊匾額,刻著「風神劍莊」四個大字,看上去像是由凌厲的劍氣劈上去的。黃清霄見這莊叫「風神劍莊」,只覺心中彷彿有個印象,但又不十分清晰當下也不就想了。進了門,只見許多人正在練劍,黃清霄劍法不甚好,瞧了一下覺得索然無味也就不瞧了。老者邊走邊嘆息,似有著很沉重的心事一般。
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到了一處幽僻的小房子,房子沒有人喧的吵雜,卻有著獨立芬芳的環境,黃清霄心想:「如在此處療養可真不錯…」,果然老人佇腳對他說:「你先在此處歇著,晚些我再替你療傷」,黃清霄走進房間,只見擺設如同小女孩家的擺設一般,房間裡充滿了黃清霄也不知是什麼的香氣,一面古色古香的小鏡子就在一旁的小茶几上,茶几上還有一些小織品,不經莞爾一笑心想:「老先生如何將我安於此處,多半是腦子糊塗了。」說著說走躺上了床連鞋也不脫的,聞到了床上的清香很快的進了夢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6:55 , Processed in 3.086045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