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無垠之夜

[複製連結] 檢視: 1669|回覆: 5

 




戰爭,神的戰爭。

正當地上的人們為歷史上短暫的和平而安息養生,卻渾然不知自己的信仰在另一個世界正如火如荼的展開史無前例的大戰。

超越空間,超越時間,超越一切物理定律的眾神不停的互相大張撻伐,因為稱為神其本身的存在早就已經超越自然法則的限制,也因如此,在無法衡量的巨大力量互相撞擊下,這場戰爭不僅使的時間壞軌,各時代互相交疊出現,空間座標軸連帶扭曲歪斜,星體運行受到影響紛紛碰撞毀滅,許多次元因此受到牽連而永遠消失,各個世界逐漸走向崩潰一途。

災害不停的接踵而來,瘟疫、山崩、地震、海嘯,人們生靈塗炭,屍橫遍野,使得恐懼壟罩著地上的人們,深怕明天響起的,就是末日的號角。

神明的力量來自於信仰,恐懼凝聚了信仰的力量,使得信眾的心更加的堅固、團結。龐大的信眾和堅定的信仰也提供了巨大的力量給眾神戰鬥,於是戰況越來越激烈,一兩個世界遭到戰爭的波及而消失已經是家常便飯。

索性到了大戰後期,眾神們發現自身力量的來源正在急速縮減,進而了解到世界正在逐漸崩壞,於是知道再互相戰爭下去對大家都沒有好處。

在互相的協調下,要將損失降到最低的最好辦法就是由各派神靈在地上挑選出代表自己信仰的兵器,藉由兵器的互相爭鬥來決定勝敗。

於是......。

 
待續   
===========================================

文學留言板

一直改版,還改到跟原來的差很多
對有在看本篇小說的大大們感到不好意思=  =



[ 本文最後由 路邊一棵樹 於 07-10-27 02:41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部
 
二重身之章
 
 

 
 
他穿著筆挺的西裝,踩著皮鞋的腳步聲出現在黑暗中,每一步沉穩有
力,沒有多餘的動作。
 
 
他是來談生意的,而且是跟神談生意,雖然他也名列仙班,但是就跟
公司有階級制度一樣,大家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不過對方是個總經理階級的神,而他不過是個小職員般的神。比力量,他如螞蟻碰到大象,對方吐口水就能淹死他,但是這次需要的是頭腦而不是力量,而他是個聰明的生意人,絕對不會做虧本的生意。
 
 
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的到的寂靜黑暗中,他停下腳步,雙手出了點
汗。
 
 
握緊了手,他在緊張?這次他來見的全是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甚至
彈指間就能叫他灰飛煙滅,但他並不感到緊張,或許還帶點興奮。
 
 
當然該興奮。
 
 
一想到千年前的那場戰爭,因為他誤信那個男人,他的孩子,他的家
人,他所有的族人都埋葬在那場血腥又無情戰爭中。那男人嘲笑的眼神,這幾千年來每一天每一晚無時無刻的映在他眼前。懊悔,痛苦,憎恨,是他所剩下的全部,親手撕裂那男人的喉嚨,看著那男人像隻狗一樣匍匐在地上痛苦的打滾是他唯一的目標,他要讓那男人嘗到他的族人所受到的屈辱,他要那男人為他的背叛付出代價!
 
 
如今復仇的機會就在眼前,與他談生意的代價就是對方必須付出足以
打破時間枷鎖的代價,讓他得以回到過去。以往他嚐試過無數次,卻總是因為力量不足而失敗,但這次來的可是佛祖級的神明,力量之大可想而知,千年來的心願即將實現,這怎麼能叫他不興奮,他的腦中甚至已經想像出用力勒著那男人的脖子,那男人口吐白沫、眼珠凸出痛苦掙扎的景象。
 
 
「哈──呼──。」他深深吸了口氣再慢慢吐出,緩了緩因為興奮而
起伏稍快的胸膛。
 
 
談商法則第一條,永遠不要讓對手知道你在想什麼。他嘴角揚起了令
人舒服的微笑,如沐春風,營業專用笑容。
 
 
『啪』
 
 
黑暗中,他的正前方亮起一道光柱,接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依序亮起的十個光柱包圍住他。
 
 
他正前方的光柱浮現了一張素白的面具開口說話:「讓您久等了,姜
先生。」雄厚的男人嗓音在空間裡迴盪。
 
 
他朝著前方的面具鞠躬,有禮貌的說:「不,迦旃延大人,您太客氣
,是我來遲了。」
 
 
「這次邀您前來,是想知道日前委託您的工作,目前的狀況是否順利
。」迦旃延說。
 
 
「好的,請過目。」他將手伸進右眼裡摘出眼球,將眼球放在掌心,
用力一握,血漿頓時向四周爆射,卻沒有一滴滴落地上,全部朝空中匯聚成一片薄膜,沒過多久薄膜上出現了影像。
 
 
「這是我選出來的十四個素材,他們每個人都有很好的素質,很適合
拿來提煉兵器。」影像中出現了一個個人物的影象,畫面像是拿著錄影機跟拍的角度,不停交替播放,拍的盡是那些人的生活起居。
 
 
他右邊的光柱中傳出一個女人唉聲歎氣的聲音:「唉......,我還是
不贊成這麼做,身為佛坨座下十大弟子,我們不僅違反誡律,擅自扭曲地上人民的因緣,使的原本不該碰面的兩人碰了面,還操縱他人因果輪迴,改變了那些人的命運,如果被佛陀知道了怎麼辦?」
 
 
「還在後悔?優婆離,當初我們十大弟子為了振興我佛門所討論出的
結論,如今妳卻想反悔嗎?」右邊另一道光柱發出老年人的低沉的沙啞聲音。
 
 
「做都做了,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啦。」他左邊一道光柱發出稚嫩
的童音。
 
 
「我也不贊成!哪需要什麼兵器,當初我就說直接由我上場就好啦!
你們就是不聽!」左邊另一柱光傳出粗獷的嗓音,聲若洪鐘。
 
 
「哪個人來把這白癡拖走,目犍連根本就在狀況外嘛!」稚嫩的童音

說。
 
 
「你說什麼?」目犍連粗獷的聲音生氣的大吼。
 
 
「怎麼?我有說錯嗎?笨、蛋、!」稚嫩的童音不甘示弱吼回去。
 
 
地面開始震動,兩股強大的精神力在空間中撞擊著,空間中很明顯的
看出兩精神力的交接處產生了扭曲變形,甚至撞擊出了次元裂縫。
 
 
「這......,請兩位息怒。」他可不想死在這兩人的鬥嘴下,趕緊站
出來緩和一下一觸即發的氣氛,卻也沒什麼用,空間承受不住兩大力量的扭轉開始龜裂、剝落。
 
 
眼見場面即將失控,後頭一直沉默不語的光柱突然發出了一道鐘響。
 
 
「噹──。」
 
 
聲音之大震耳欲聾,響遍整個空間,接著是有規律的敲著木魚的聲音
以及誦經聲,其餘光柱也在同時跟著發出誦經聲,場面頓時變的嚴肅

 
 
眾光柱同聲齊念:「唵,娑摩囉,娑摩囉,彌摩曩,薩哈囉摩訶,咱
哈囉吽......」
 
 
誦經聲像一絲絲的細線在黑暗中來回逡巡不停的編織著、膨脹著,直
到快衝破黑暗的空間。
 
 
誦經聲及木魚聲皆停了下來,一道聲細如絲的女聲道:「目犍連,羅
雲,冷靜下來了?」
 
 
「是,舍利弗,我們知錯。」稚嫩與粗獷的聲音同時回答。
 
 
「讓您見笑了。姜先生,請您替我們介紹一下這些人選吧。」舍利弗
的聲音飄邈虛無,似遠似近,令人捉摸不透。
 
 
「好的,首先是這名少女,是中國名門咒家的後代,以素質上我最看
好她,接下來這位是戴納‧蓋茲,他是......」
 
 
由血漿形成的螢幕,畫面不停轉換,他一一介紹著由他精心挑選出來
的素材,看著這些無端被捲入眾神鬥爭中的可憐羔羊們,他沒有感到罪惡感,是他決定了這些人的未來,原本這些人之中或許有人有著幸福一生的機會,但是當被他一個一個介紹出來的時候,這些人的因果輪迴都將被導引至最悲慘的結局。
 
 
曾經也有過幸福生活的他,在記憶中每次帶領族裡的壯丁出外打獵,
獵捕到獵物時部族的慶祝聲,回到家時桌上妻子所做的熱騰飯菜,孩子的貼心慰問,一切的一切都如昨天才發生的一樣歷歷在目。
 
 
所以他非常清楚當原本幸福的生活受到他人無情和無法抵抗的踐踏,
那股怨恨,那詛咒著世界毀滅的憤怒,他非常了解,但是他已經停不下來,這身被復仇所佔滿的醜陋身軀不停的驅使著他,命令他拋棄了良心,矇蔽雙眼,腦中只剩下了對那男人的仇恨做為他生存的動力。為了達成目的,他將不擇手段,於是他答應了十弟子的委託,替他們鑄造兵器,而作為報酬,他們將使用那至高無上的神力讓他回到他原本的時代,去改變過去,殺了那個男人。
 
 
「......以上就這十四人,完畢。」他說。
 
 
「很好,那我們就期待您能做出最強的兵器,當然報酬是不會少的。
」迦旃延說。
 
 
「好像很有趣,嘻嘻。」羅雲稚嫩的嗓音說。
 
 
「哼,這些人看起來這麼弱,為什麼不讓我去啊?」目犍連粗獷的聲
音說。
 
 
「姜先生,可否容許我問個問題?」前方另一道光柱發出女人的聲音
,聲音如水面般平靜。
 
 
「請。」
 
 
「您的心已經被漆黑所吞噬,您是否對某人充滿了復仇的念頭?」
 
 
「阿尼律陀您使用了天眼......,是吧?既然您都已經看透了那也不
必問我了吧。」
 
 
「即使是天眼也無法看透人的想法,只不過,我還是想勸您一句話,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味的追求復仇只會徒增罪孽,希望您謹記在心。」
 
 
「是,我會牢牢記住阿尼律陀所說的句句箴言。」他話雖這麼說,但
他卻對這話感到好笑,委託他去破壞別人生活的不就是他們自己,現在還在這高談闊論,不就是自己打自己巴掌嗎?
 
 
「您心中的黑暗又更深了一層,無論如何都解不開的結是嗎?但是以
我們的立場來說,我們並不希望您以我們的力量去報仇,放下吧,報仇後剩下的只有空虛了......。」光柱中的聲音漸漸遠去。
 
 
『啪』
 
 
他周圍的十道光柱同時暗下,四周只剩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天眼第一的阿尼律陀,他的心思已經被阿尼律陀所看透。
 
 
仇恨如果能說放就放,那麼他的家人、族人的生命又算什麼呢?難道
他們曾經一起創造出的生活就不足輕重嗎?
 
 
無數的過往片段在他腦海中盤旋。此刻,要他放棄復仇已經是不可能

了。
 
 
血幕開始收縮,凝固,回復成一顆眼珠後停在他掌心上,他將眼珠裝
了回去,轉動眼珠,確定視網膜連結無礙。
 
 
空間中一道門顯現,強光從門底縫射了進來,他打開了門走進去,喧
囂聲如浪濤般捲進他的耳中。車子的喇叭聲,街上的談笑聲,路邊的叫賣聲,把他從回憶中拉回現實。
 
 
他甩了甩頭,是該開始工作了。
 
 
 
==============
 
做了部分修改
 其實是改了一堆地方啦 
 覺得自己在分鏡上沒做好便重新排序了



[ 本文最後由 路邊一棵樹 於 07-10-27 02:3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改版中請見諒 
 
 
 


[ 本文最後由 路邊一棵樹 於 07-10-27 02:42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改版中請見諒 
 
 
 


[ 本文最後由 路邊一棵樹 於 07-10-27 02:43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改版中請見諒 
 
 
 




[ 本文最後由 路邊一棵樹 於 07-10-27 02:4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改版中請見諒 




[ 本文最後由 路邊一棵樹 於 08-4-20 10:1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20:31 , Processed in 3.067893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