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討論區網址
http://www.gamez.com.tw/viewthread.php?tid=408389&extra=page%3D1



夢想獵人THE-DREAM-HUNTER(暫)序章~魔界獵物(完)


夢想獵人THE DREAM HUNTER(暫) 作:SAUL AND 煒(暫離)



人界、天界、魔界。在世界上分為這三種,有沒有外太空...誰知道啊!魔界事實上是個災難製造廠,在大祭司解除封印之後,魔界的生物及進入了人界,人為了和祂們對抗,便向天界人買武器,買武器的代價即是『壽命』,就算如此,人還是為了生存而奮鬥下去,為和天界人要這麼做?這其實是個天大的陰謀...天界和魔界的陰謀。




序章~魔界獵物

『哒...』沉重的腳步聲從地底傳出,一位男子正在陸地上延著腳步聲前進。

『呼叫沉默...報告動向。』從男子的對講機中傳出聲音。

『他似乎網地鐵站移動...還有,不要再用代號叫我了,很煩=3=。』男子拿起對講機說到。

『好...那麼亞特,你要我疏散民眾嗎?』

『不...那只會製造機會讓他逃掉。』

『好,聽你的。』

亞特,所羅-亞特。他是夢想公會的獵人,那是個專司對附魔物的組織,他們在入會時都藉由仲介向天界人買武器,在人界,只有特殊的仲介人『阿格利』才能向天界人聯繫。

『該死。』亞特從陸地上的地鐵入口快速跑入,似乎何他預測的一樣。

『小狗狗~出來阿~』亞特四處張望,找尋魔物的影子。『嗶剝~』就在此時,亞特腰間的雷達閃了一下。

『來了!』亞特將頭看向右邊,一團黑霧向它撞了過來,背後重撞牆壁。

『噶~!』

『好難聽的叫聲啊。』亞特甩了甩頭,好讓意識清醒些。

『那是什麼?伯德?』亞特打量著那奇怪的魔物,外表像隻獅子,但全身尖刺,每隻腳都只有一支長爪的腳趾。

『有了...那個叫【艾格納】,吃夢的獅子,在魔經中的...』伯德,他也是夢想公會的獵人,負責情報工作。

『夠了...我會把他趕回去。』亞特是個白髮黑皮膚的20歲青年人,從小的記憶都不記得了,只有偶爾出現的夢是線索。

亞特從綁在腰上的袋子中拿出一個鎗的雕飾品,唸到:『神武,解除!』瞬間一堆氣體從雕飾品中冒出,在煙霧散去後,一把鎗即出現在亞特手中。

『噶~!』艾格納用力吼了一聲,一團黑霧即從祂的口中吐出。

『這就是你吃到的夢嗎?』亞特將鎗舉起,一道道白線從鎗口竄出,包覆在亞特整隻右手上。

『夢想,部是給你這樣踐踏的!』亞特扣下板機,白的發亮的子彈從鎗中射出,打散了黑霧,直接命中了艾格納的頭顱。

『噶~!』在一聲驚叫下,祂...消失了。

現場的民眾都呆呆的看著亞特。

『哀~又不是第一次看到魔物=3=。』亞特慢慢的朝向樓梯走去。

『伯德~結束了。』

『你每次都要那麼快嗎=3=。』

在這個時代,魔界都在侵蝕著人們的夢想,目的是什麼...天界的陰謀又是什麼?沒有人知道,人們只能靠著信念活下去了嗎...
走在大街中,亞特正往著自己的住所前進。

『你不回本部嗎?亞特?』伯德的聲音從耳旁響起。

『啊!忘了關掉對講機了=3=!』亞特驚覺了一下。

『嗯,我沒有回去的意思,伯德。』

『這樣你要我怎麼跟會長說明阿...說你在任務受傷嚴重...所以...這樣?』伯德無奈的說。

『他不會相信拉=3=所以說,你只要照實講就好了。』亞特絲毫不管伯德的想法說到。

『王八....』伯德拔下了麥克風咒罵了一聲。

亞特閃過了人群,現正處於下班的時間,所以說人潮洶湧,摩肩接踵。他走進了一條小巷子,還滿長的,只夠一人通行。

『咚~!』亞特踢開擋路的垃圾桶,到達了巷子的出口。

在這狹窄迥長的巷子深處,沒想到是一個被人遺忘的街區-黑街【THE  DARK  LOST  PIACES】涵義是-被人遺忘的黑暗地帶,這的人都這麼稱呼這兒。

當亞特有意識以來,他就是住在這個地方,身躺在房間中,沒有任何的線索,真要說有,只有一個打不開的盒子...沒有鎖頭
,卻打不開。每當亞特走入這時,都有種被社會遺忘的感覺...說不出的深沉,只要他一躺下,一睡著,奇怪的夢境即滔滔不絕的湧現。

『我回來了,家。』他看著灰閉的天空,看著坐在角落玩沙的小孩子,笑到。

『亞特叔叔~不~哥哥!』小孩子見到了亞特即擁向前去。

『大家好啊。』亞特摸摸孩子們的頭,試著從中擠出。

『亞特~來玩嘛~』還的拉著他的手,笑著說。

『阿...不了,我很累了,你們去找馬克吧=3=。』亞特指著坐在角落的一個男人。

馬克-錫堤諾,是亞特失去記憶後的第一個朋友,現在是黑街的頭頭,也喜歡小孩子。

『.....』兩人對望了一陣子,似乎在打招呼。

『嘰~@#$%!』老舊的木門發出卡到的怪聲,亞特每次開門時總是特別的小心,深怕門有一天碎了。

他將大衣披在椅背上後,坐到了床的木邊上。

『阿...該死...』他看著左胸被艾格納打傷的地方,輕聲咒罵到。

『我可不希望身上多一道疤=3=。』他自言自語著。想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亞特-!!』人的驚叫聲。

『吼-!!』魔物的吼聲。

還有模糊的景象...不停在亞特眼前浮現。

『這是哪...這是我嗎?』亞特看著前方一個酷似自己的孩子,血從四周慢慢流向他。

『嘿....亞特....喂....老哥....』

『嗚?!』亞特掙開眼,從夢境中拉回。

『亞~特~』原來是他的電話發出柏德的聲音。

『...好險...』

亞特接起電話:『喂?』

『噢!神啊!亞特終於接了。』

『好啦~!有屁快放=3=!』

『大哥,會長有新任務指派了,馬上來本部。』

『有沒有搞錯啊~!.....』

『嘟....嘟....』

『掛了?!』

他無奈的掛上電話:『哀~』

在心中的百般無奈之下,他只好拿起大衣走出門外。



--夢想公會本部--

『怎麼還沒來啊?』一個男性白人站在門邊抽菸,在他的左手臂上有條蛇的刺青,他講話的口氣,正是柏德。

『來了~=3=,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抽菸!!有害健康阿~!!』亞特大力推開門,一見到柏德就馬上吐嘈他。

『好啦...』柏德無奈的將煙熄掉。

『話說回來,亞特,你還佇在那幹麻?走啦!!』柏德拉住亞特的大衣,吼著。

『啊勒...我才剛進來唄~XD!!』於是兩人向裡邊走去。

夢想公會本部,是一棟大樓,共50樓高,從2樓開始即分別各個部門所有。在大樓裡面,設計典雅,擺放著各種藝術品,
有魔物的雕像,也有天界人的肖像畫。來來回回的人們,大多是委託人,要不就是獵人,大理石製的地板,象牙木的支柱,
和銀色的水泥牆,在大廳的中央,有著天神的雕像,人們都認為他是世界的救星,但在亞特眼中,其實只是個黑心的軍火商霸了。在這,只要抬頭往天花板一看,放眼望去即是古文明的壁畫,如果是觀光客的話,可能認為這裡是美術館吧。

『叮咚~!』電梯門打開,一股香氣即從中衝出。

『嗚喔~我恨這味道。』亞特裝出不情願進電梯的表情。

『夠了...』柏德從背後用力推了他一下。

『叮咚~!』電梯門一打開,外面的人看到的是-亞特那因香味扭曲的表情。

『嗚嘔~』他一出電梯及到旁邊的垃圾桶嘔吐了起來。

『有那麼誇張嗎~?』柏德嘆道。

『嗚嘔~』亞特在吐時無法回答柏德的問題。

『到了...這就是說的五十樓...』柏德望著天花版的浮雕天堂壁畫,嘆了一聲。

『嘔~都來幾百次了=3=。』

五十樓,是會長辦公室的所在地,有著保存上古歷史資料的圖書櫃,和天界歷史本文,魔經抄本的地方,只有在接受高等級任務時才會有公會的人來到這地方。電梯前方的大廳之後,即是通往會長辦公室的大門,在大門前方有著兩個護衛,據說是天界人?

『快走吧!!』柏德拉著全身無力的亞特向前走去。

『.....=..=....』到了大門前,護衛瞥了兩人一眼後即打開大門,讓他們進去。

『.....』厚重的大門發出沉重的移動聲,白色的強光從微開的門縫射出,使得兩人的眼睛無法正常的張開。

『所羅亞特,塞凡提斯柏德....勞駕了。』一個粗操低沉的聲音刺進兩人的心理。

『唉~每次跟會長講話就是特別的累~=3=。』亞特的語氣既不厭煩也不高興。

在兩人的眼睛適應強光後,會長就站在他的辦公桌後,兩人的眼前。會長看起來是個年約60的男性,但卻還擁有一頭金髮,他的雙眼是藍色的瞳孔,散發出淡淡的殺氣,穿著黑白相間的大衣,腰間的皮帶上繫著許多的雕飾,似乎都是天界的武器。

『你們都知道來此的目的吧!對吧?』會長只是看著兩人,但聲音卻刺入兩人心中。

『當然...』每一位高傲的獵人只要到了會長前都不敢多語。

『很好。』這次的聲音顯得格外輕快,因為會長用正常的說話方式。

『這是任務的內容,』會長的手才抽動一下,一份文即丟到了亞特手中。

『.....』亞特打開了夾頁的文件夾,在他看到前方的幾行字時愣了一下。

『X(SS之上稱)級高險度任務,小隊型任務,人數限制:3人~10人?!這是搞什麼!』亞特嚇了一下,便對會長大叫。

『是的。煒,進來。』會長對門叫了一聲,兩人轉頭一看,一個小孩子穿著獵人服從電梯走出來。

『抱歉~我來晚了....呃....或著說~遲到了?』那名為煒的孩子冷冷的說到。

『來,讓我來位你們介紹新進隊員,煒。』會長摸摸了煒那頭紅髮。

『聽你的口氣是東方人?』柏德的眼光上下打量著煒那矮小的身子。

『看啥?我15歲,身高154,體重不方便說,從中國來的,天秤座。怎樣,別再看了。』煒怒氣沖沖的說。

『喔~你就是那個23樓的小豆苗嘛~』亞特半嘲笑似的說到,他的手不停在煒的頭上畫圈圈,就快笑了出來。

『笑屁阿!』突然在煒的手上發出白光,一個槍孔即出現在亞特的臉前。

『鎗?』亞特的臉黯淡了下來,在白髮之下出現了殺氣騰騰的眼神。

『這就是你的武器嗎?』亞特抓起了神武的雕飾,按住了槍孔。

『我的武器不只這個....這只是我的其中一個。』兩人的殺氣在會長辦公室散了出來。

『亞特!他只是個孩子。』柏德按住了亞特的手。

『我才不是!』煒大叫。

『.....你在吵,我就殺了你。』柏德壓下亞特的手,他的聲音和會長的一樣刺入了煒的心裡。

『嘖.......』

『啪!』亞特用力甩開柏德的手,並將文件丟到地上。

『不用他我們也能完成任務!!』亞特吼了一聲之後,大步離開了會長室。

『唉~真是的....』會長搖了搖頭,將文件撿起遞給煒。

『我還是不放心。』他沉悶的聲音刺入了煒的內心。

『啪!咚!』亞特生氣的大力推開大門。

『他媽的死豆苗~!!』亞特用力捶了一下電線桿,在桿子的表面上凹了些進去。

『....好啦冷靜點,話說回來,你還記得任務地點嗎?』柏德點了根菸,放置口中。

『恩....在東比山丘上的那棟鬼屋。有個強大魔物從蟲洞出現在裡面。』亞特從桿子的另一邊打了一下,凹陷處回覆了原狀。

『東比山?麻煩的地方。』柏德呼了口菸,不巧被亞特望見。

『走啦,不管豆苗了!』亞特彈掉柏德嘴中的香煙,才剛抽不久的菸就這樣被浪費掉了。

在彈掉菸之後,柏德也只能認命出發。


--東比山山丘--

兩人在越過了一片陰森的森林之後,找到了任務中的鬼屋。在屋子四周散發出令人屏息的噁心氣味,幽冥的涼風從四周的森林吹來,週遭的草幾近全枯,破舊的大門,沾滿蜘蛛網的窗戶,以及那乾裂的磚牆,在這種氣氛下,一隻貓頭鷹的叫聲都可以嚇死人。

『哇....真的不愧是出了名的陰森。』柏德的口氣顫抖著。

『好啦,別話多了,進去吧。』亞特絲毫沒表現出點恐懼感。

『那麼...你先走。』柏德拍了亞特的左臉一下。

『嘖....』

亞特踢開了木門,整個門板塌到了地板上,發出了響亮的破碎聲。

『你找死啊?!』柏德叫到。

『這樣才好玩麻~=3=。』亞特轉頭望向柏德,但柏德的表情似乎告訴了他,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在他身後。

『亞特.....後面......』柏德手指著屋內。

亞特回頭一看,房子的隔間似乎都被破壞掉了,一個巨大的蟲洞開到一半,一個有著巨大翅膀的魔物,被夾在中間,四周發出強烈的雷電。

『看來他已經發洩一陣子了.....』亞特吞了口口水。

『那是什麼?』他指著那被夾住的魔物向柏德問到。

『我看過....那是【魔經序章~泰坦之門】中記載的雷電魔物-【雷伊斯】,半龍半鳥的外表,全身都具有超強的電力,不過祂應該被鎖在魔界的泰坦門裡,出不來的阿....?那道門只有天界王才打的開....』柏德感到了些許不正常因素。

『呵....那很簡單,就是有人把他放出來了阿!』亞特轉頭瞪著雷伊斯,將鎗之雕飾舉起。

『快~!現在他被卡住正是好時機阿!』亞特對柏德叫道。

『好吧....』接著柏德將脖子上的項鍊拆下。

柏/亞:『神武,解除!!』兩團光從東比山山丘中射向天空。

『來吧!』

柏德的武器是一把長刀,上面刻著一條飛龍的圖案。

從亞特的鎗口中衝出了條條的白光。

『接受審判吧!!』一道道連續的射擊,發著白光的子彈,每個都命中了雷伊斯的胸部,使得他發出難聽的叫聲。

『柏德上吧!』柏德向前躍去,長刀的反光打在四周的牆壁上。

『喝!』他向下揮擊,頓時,他刀面上的飛龍動了一下,還發出叫聲。

『咭~!』當柏德砍下的瞬間,蟲洞突然裂開,雷伊斯就這樣衝了出來,還躲過了斬擊。

『該死的....這下糟了=3=。』柏德抬頭望去,雷伊斯從口中吐出一團強烈雷電,柏德將刀上舉試著擋下,但,畢竟刀是鐵做的,強烈電流被引入柏德的身體中,產生劇痛。

『呃.....』柏德的身體閃著時有時無的電光,不支倒地。

『柏德-!』亞特快速向倒地的柏德跑去,但雷伊斯製造出了雷電牆,擋住了去路。

『真是他媽的....』亞特向後退,不停的向雷伊斯射擊,但似乎沒有作用。

『咭~!!』雷伊斯用緩慢的速度向亞特逼近,慢慢的,祂撞破屋子將亞特逼了出來。

『該死....試試吧...』亞特將鎗柄上的雕飾向後挪在接著轉了一下。

『嘰~』鎗發出了組合的聲音,不久,從鎗枝的四處伸出了許多鐵構成的物質,將鎗包住,變的比先前大兩倍。

『咭~!!』雷伊斯大力揮動著翅膀,雷柱如雨般的打向亞特,絲毫沒有任何的閃躲空間。

『吃硬的是吧~!』亞特將鎗口對著雷伊斯的嘴吧,鎗口中再次發出劇烈的白光。

『喀!』亞特扣下板機,一道光柱即射了出去。

『咭~!!』光柱打中了雷伊斯的下吧,這次的殺傷力大了些。

『咭~!!!』在被亞特的光炮打中後,祂又接著叫了一下,似乎有什麼傷到了他的背。

『柏德?!』柏德抓著長刀用力刺進了雷伊斯的背裡。

『電療讓我煥然一新呢!』他開玩笑似的說。

『咭~!!』這些攻擊還是沒辦法真正的傷到雷伊斯,祂用力甩動身體,柏德在搖晃下不小心摔了下來。

『完了.....』亞特看著雷伊斯滿嘴的雷電,將四周殘餘的電擊都吸收了上去。

『看來他真的火大了......』亞特朝那團大雷電開鎗,但都被吸收了進去。

這時在亞特眼角掃到的遠遠樹上,不知為什麼發出點點的紅光。

『真是廢阿.....』

『咻-!』那紅光瞬間散大,一支箭在不知不覺中射中了雷伊斯的頭部。

『咭~!』因突如其來的攻擊讓他不小心吞下了自己的雷球,因而嗆到。

『=..=~XD』

『咻-!咻-!』從那紅光處又射來了些許弓箭,每一隻都準確的插上了雷伊斯的弱點部位。

『咭~!!』在一陣掙扎下,雷伊斯倒地後化為泥沙。

『.....那是?』亞特向遠方望去,在紅光處的人慢慢接近。

『豆苗?!』煒拿著一把比他大兩倍的弓從樹上跳下。

『嗨~廢人亞特~!』他用著愉快又帶些諷刺的眼神望著亞特。

『我不是說不需要你的幫忙嘛!!』亞特吼道。

『你以為我想來啊!要不是會長.....哀有....呵~瞧瞧你剛那狼狽樣~』煒指著亞特凌亂的瀏海,嘲笑著。

『該死.....那種東西我又不是第一次看見!打倒他只是時間的問題!!』亞特怒到。

『死要面子.....話說回來,那是什麼?』煒的眼光飄向那團沙。

『喔....』柏德早到沙堆上,抽出他的長刀。

『那是關在泰坦之門裡的魔獸,』柏德說。

『泰坦之門?』

『恩,那是道由天界王才能打開的封印之門,裡面關的是在創世時期出現的魔物。』柏德說明著。

『那不是由天界王才能打開...那那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呢?』煒疑惑著。

『這.....』

『是天界王打開的沒錯!不過他為什麼要開呢.....』

『................』

『真要查清楚,或許得找上阿格利了。』

『對吧.....天界王-奧塞羅亞倫.....』

亞特抬頭望著天空,那是一種無止境的蒼穹。





序章~魔界獵物(完)

[ 本文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7-7-10 04:15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12:38 , Processed in 0.75286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