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江魚兒

【長篇小說】 小魚發文-黑冥池[卷一-仙俠島]

[複製連結] 檢視: 5056|回覆: 13

黑冥池-第九章 海底迷宮(中)

一行人邊走邊聊,不知不覺已到了個十字路,韓天一路上不停的注意動靜,這實見路剎,轉過頭來道:「要走….」卻沒見兩人身影,韓天大驚,回馬奔馳,卻沒有看到兩人的足跡,又走了段,見霍芷青和李環羽的馬綁在樹旁。
  
  韓天忙走到那樹旁,看了看,猛然拔出劍,從樹上劈下。
  
  碰!一聲響,那樹慢慢的倒了下來,露出一珠青藤,韓天拔刀割開青藤,露出了一道,又小又矮的小門,那門的左側刻的一個上字,右側則刻著一金字,字雖小又模糊,但以韓天的眼力,三丈外也瞧的見。
  
  韓天慢慢推開小門,卻見裡面一個鬼影都沒有,韓天怕有陷阱,拿了個石頭往裡頭丟去,那石頭一碰地面便消失不見,韓天大奇,又丟了顆,這才發現原是掉落至地下。
  
  突然韓天猛然大悟,原來這是個池水,卻不起水漪,且清澈無比,那石頭地下後慢慢沉到底下,韓天自然瞧不見。
  
  韓天吸了口氣,跳入水中,往裡面遊去,見水底下清澈無比,有個小門,韓天打開門,卻見裡面沒有水,忙將門關起,水卻已經擁進門中,深度到韓天膝蓋,只見裡面有好多到門。
  
  韓天輕輕打開第一道門,見裡面有好多人正坐在地上打坐,窗戶緊閉,但還看的出外面的確注滿湖水,隱約還有一道道細細的日光照入,韓天不敢再打擾,悄悄退出房中。
  
  卻有一人閉著眼睛道:「不准走!」韓天奇道:「什麼!」那人仍是閉著眼睛道:「你是聾子還是瞎子,你打擾我們還不用賠罪嗎?」韓天道:「我不是有意的,只是…..」不等他說完,便岔道:「你不是有意只是故意?好你個臭小子,你給爺爺嗑十個響頭辨饒了你。」
  
  韓天愣住了,那老頭又道:「忘了告訴你,爺爺我是瞧不見你這臭小子,所以給我嗑大聲點啊!」韓天怒心稍起,忍下怒氣,拱手道:「告辭!」
  
  說完大步踏向門口,那人突然揚起身旁的鐵鞭往韓天這捲來,韓天早料到有此一著,踏前一步,那鐵鞭剛好從他腰間削過,卻沒碰著他。
  
  韓天笑道:「老前輩,您是在打蒼蠅還是蚊子啊!我瞧不見哪!」那人怒道:「老夫叫你嗑頭,你聾了嗎?」韓天回過頭來,拍了拍耳朵笑道:「晚輩近期是有些不試。」那人怒道:「要不要老夫替你治一治。」語氣中十分氣忿,韓天拱手笑道:「不敢勞駕前輩,前輩自個休息吧,晚輩先告辭了。」那人十分憤怒,確知技不如人,閉上眼睛不再理會,韓天笑了笑,大步踏出房門。
  
  走進的另一個房間,只見裡面空空的什麼都沒有,卻只有一灰色的布袋,韓天走到布袋前,拔出小刀,從表面刺進一米 ,輕輕劃開。
  
  只見裡面躺著一人,確不是李環羽是誰!韓天心中一驚確不敢驚醒她,輕輕將手搭在她脈勃上,發覺動脈頗慢,心道:「定有人暗中作怪。」想將她抱到外面,卻又害怕。
  
  突然心中響道:「像你這般軟弱,以後….」心道:「對!不能因自己的軟弱,害了姑娘性命。」輕輕將她抱到大廳,看了看四周,卻只剩一個門,韓天大概料的到八分,輕輕打開那道門,倚上躺著一女子,卻不是霍芷青是誰,韓天驚呼一聲,走將過去,輕輕在她鼻頭前晃晃,只見還有呼吸, 鬆了口氣,將抱到大廳,卻已不見李環羽身影。

[ 本文最後由 江魚兒 於 07-7-22 01:3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黑冥池-第九章 水底迷宮(下)

韓天放下霍芷青奔了出去,叫道:「李姑娘!李姑娘!」叫了好一會,才想起霍芷青,忙將霍芷青抱到椅子上,心道:「糟了!李姑娘怎又被抓走,到底是誰!」越想越氣,啪的一聲,打在桌上,那桌子列出一條縫隙,刷!整個桌子裂成兩半。
  
  霍芷青聽到響聲,驚醒過來,見韓天便在身旁,拉著他衣襟顫聲道:「是
  …是上官金…他..他殺了好多人。」韓天見她全身發顫,摟住她柔聲道:「你先好好休息,等會在說。」霍芷青在韓天懷裡,很快便進入夢鄉。
  
  韓天待她已睡,思索道:「難道那惡賊是回來找我報酬。」看了看霍芷青,又想到李環羽,搖了搖頭,又想:「不過這淫賊到有可能是因為芷青她兩。」又想了會決定親自去找上官金。
  
  韓天輕輕放下霍芷青,準備在到下一個房間,但又想:「如那惡賊趁我離開,對芷青不利該怎麼辦!」
  
  猛然想起父親交給他的包袱。那時韓寶駒道:「天兒,你除非在緊急,否則千萬別打開包袱。」
  
  心中一喜,忙打開父親交給他的包袱,只見裡面放著面黑色玻璃片,還有一稛線,和一瓶不知名液體,心中又道:「這難道是爹的…」
  
  打開一看,果然是韓家家傳的密藥「融毒液」這藥劑止需塗在地上,十丈外的地方都會產生毒氣,想起父親話中涵義,原是害怕歹人盜走。
  
  韓天在霍芷青嘴裡放了解藥,自己又吃了顆,然後在霍芷青坐倚四周灑下少許融毒液,看了看四周,轉身才進小房間。
  
  一打開房門,李環羽裹在裡頭。
  
  只見她趴在地上,身上似有幾條疤痕,韓天又探了探他氣息,幸好還有點氣息,忙將她抱到外面。
  
  見霍芷青還在倚上,鬆了口氣,想等兩人醒了在離開,卻見霍芷青以前趴著一人,韓天大疑,走近將他身體翻過來,卻是上官金。
  
  韓天心中冒出一陣怒意,提掌打了他幾個巴掌,才住手,提起他身體,丟在牆角邊。
  
  把李環羽抱到倚上,自己拖了張椅子,放在上官金面前,坐在他面前,氣呼呼的瞧著。
  
  過了一會,韓天見上官金仍不起來,探了探氣息,只見他已沒了氣息。
  
  韓天懗的跳了起來摸了摸他屍體,才知上官金早就已經死去了,韓天心中感到一陣慚愧,他原想將上官金帶到官府,接受制裁,沒想到竟被自己弄死了。
  
  這時兩個姑娘已經醒來。
  
  見一人屍體躺在面前,嚇的不敢出聲。
  
  韓天和他們說了說經過,三人才決定將上官金帶出湖裡。
  
  離開湖後,便將上官金埋在湖旁,墓碑上寫道:「上官家大少爺上官金之墓。」韓天嘆了口氣道:「人命怎如此脆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黑冥池-第十章 神秘白犬

 三人回到客棧,小休一會,霍芷青見韓天悶悶不語,問道:「你怎麼啦!」
  
  韓天吞吞吐吐的說:「我在想或許我們能先暫時分開,速度會快些,不過…」霍芷青道:「主意是不錯,不過什麼?」
  
  韓天道:「不過我怕妳們兩姑娘家會有危險的。」霍芷青已為韓天看不起她們便道:「你不用怕,倒是我們怕你。」頓了頓又道:「不如咱們定個約定,看誰先到黑冥山,輸方便要答應嬴方三件事!」
  
  韓天沉吟道:「任何事嗎?」霍芷青道:「怎麼?不敢比嗎?那就罷了!」說著站起身來朝門外走去。
  
  韓天忙站起身來,抓住霍芷青肩頭笑道:「男子漢大丈夫豈能如此軟弱!」霍芷青笑了笑,牽著李環羽之手,奔出門口。
  
  韓天待要跟去,卻聽霍芷青叫道:「三年之後,黑冥之約,守信之人,不可失約!」
  
  韓天心道:「我得快點趕路,否則讓這兩個姑娘先到達,不知要做什麼事?」忙喝住店小二,付了錢,買了批馬,離開小店。
  
  韓天騎馬怎過市街,卻見一個賣藥的郎中,握著一隻白色的明杖,走入一條安靜的小巷,然後拿起身後的銅鑼,慢慢敲打。
  
  但那小巷裡,一個人影都沒有,韓天心想:「難道他是個聾子。」
  
  銅鑼的聲音在小巷裡不斷的響著,回音加上響聲,讓人不知不覺的感覺睏意。韓天大驚,從懷中掏出一條絲巾,掩住耳朵,那是霍芷青給他的。
  
  轟!轟!轟!那郎中仍是不斷敲打,儘管旁邊只有韓天一人,儘管小巷裡一片死寂,他仍是不斷的敲打。
  
  忽然!郎中停止了敲打,韓天感到一陣寒意,忽然聽見一個輕微的腳步身,忙輕輕施展輕功,跳到屋頂,偷偷往下瞧去!
  
  只見一隻白犬拖著長長的尾巴,慢慢的走向郎中,那白犬砍起來只是依之普通的狗,但卻讓人感覺的到郎中和白犬之間,一股說不出的默契。
  
  等那白犬在郎中面前五步,郎中放下手中的銅鑼,停止了敲打。四周變的一片死寂,沒有任何的聲響,韓天又聽見那狗的腳步聲,那白犬又慢慢的走向郎中。
  
  忽然那白犬仰天嘯了一聲,四周颳起一陣寒風!搜!搜!搜!落葉在天空不停的起舞,好像一個人在控制那陣風,那些樹葉,還有那隻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三章 生死一博

腳踏柔軟草皮,眼望遼闊大地,可說為人最大的享受,韓天邊走邊帶著韓白,往眼前那小湖走去。

「客棺!可要搭船嗎?」

韓天瞧了瞧河面,並無風浪波起之現象,點了點頭,從懷中掏了幾把銀子出來,擲在桌上,道:「到對岸去。」

那漁夫看銀子看的眼都花了,茫然的點了點頭,迅速的收起銀子,往船舵艙走去。

韓天喝了杯茶,輕摸韓白細毛道:「再來的旅程,或許會有些危險….」

這時船開了,船開過的痕跡,就像仙子的腳一般,輕輕的滑過水面,出現的輪廓,更顯的完美,韓天看了看遠方的高山,一隻鷹在山頂不停的盤旋,似乎十分不安,這種氣氛也帶給了韓天。

船伕的眼神目不轉睛的看著韓天的包袱,韓天厲目一閃,把手放到刀柄上。

那船夫正好抬起頭來看像韓天,韓天嚴肅的目光,逼的船夫無路可走,有在轉頭繼續搖船。

人心難測,貪,是人性之一,那船夫也是人,也會有貪之心。

坐著船艙的韓天右手仍握著劍炳,左手伸到囊中,抓了幾隻銀標。椪!船撞上了一物體,韓天知道這絕不是不小心,而在於那船夫。

銀光一閃,一隻銀標插在船伕左邊木上,船夫下的手腳發軟,但卻一把將韓天包袱提起,並要跳入水中,韓天迅速的從腰間抓起那利勾,往船夫腰間勾去。

圓滑的曲線,勾著船夫笨重的身體,重重的摔在地板上,韓天搶上一步,抓起船夫領子,厲聲道:「你做什麼。」

那船夫整個人攤在地上,但韓天明眼確見他,從懷中掏出一物體,塞入嘴中。

忽然之間,一聲長嘯,劃過天際,聲音是從船夫嘴中傳出,但湖四周的草叢中,發出了西西蒐蒐的聲音。

「殺!」聽的出來,這是許多人喊出的,韓天手上銀標一揚,銀標分別射向不同方向。「啊!」聲音連綿起伏,但韓天知道,人數仍是非常龐大。

從懷中掏出事先在客棧中買到的擴散毒藥,戴上黑布,灑向各地。

過了幾分鐘後,湖面一點聲響都沒有,但忽然飄起了一大片濃霧,籠罩著整個湖面。

韓天刀光一閃,那船夫四枝均斷,哀號著躺在地上。

韓天一個箭步,往舵船艙走去,拉起舵橄,往對岸滑去,霧好濃,完全都瞧不見前頭,韓天只能靠感覺來判斷方向。

碰!船撞上了石礁,韓天拉起韓白,往岸上走去。

風呼嘯穿吹過,好寒冷的風卻帶著一點溫暖,難道…..這就是…..仙俠島!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19 , Processed in 0.486878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