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小魚發文-黑冥池[卷一-仙俠島]

[複製連結] 檢視: 5055|回覆: 13

大家好!小魚今天發了篇文,這是我在鮮網的專欄,看完後有興趣,再到我的專欄看看吧!這已經是第七章啦!走!去看第一章我控的人評評文啦!作文去
鮮網專欄─黑暗冥界
注音文啊注音文,你在哪裡啊!小魚找的你好苦啊!

黑冥池-序章

開頭放較簡潔或許或比較整齊!


討論版:http://www.gamez.com.tw/thread-407595-1-1.html




--------------------------------------------------------------------
黑冥山裡那座泉水,因為整個池水都是黑色的,且在白天太陽照射時,都會發出閃閃光芒,使的人們誤以為裡頭住著妖魔鬼怪,去過那的人,沒有一個回來過,因此江湖第一大俠「追風劍」李克展,發布一道江湖金令牌,只要將黑冥池的真面目揭開,將可以獲得武林中最大權勢。
  
  所有渴望此事,和富有冒險精神之人一齊出發!
          
  想知道黑冥池的秘密?想知道誰能平安到達黑鳴山,就仔細閱讀本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韓天,一個唯有薄名的書生,待著把劍,上路去尋找哥哥,陸上的女子未何都對他可親可善,路上的乞丐,眼裡未何發著怒火,酒樓上的有錢人,未何眼裡是放出狡詐的神情,從來沒出過遠門的韓天,正慢慢在挖掘。








[ 本文最後由 江魚兒 於 07-7-24 12:01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xxiinon    發表於 07-7-11 16:00 聲望 + 2 枚
海吧老闆    發表於 07-7-6 02:50 聲望 + 1 枚
menasi    發表於 07-7-6 01:44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黑冥池-第一章 武林金牌

 一堆漢子擠在公告欄上觀望新訊息,只見一個漢子道:「看這懸賞倒還不錯,咱們去碰碰運氣吧!」
            
  另外一個漢子忙道:「別胡說啊!這可是得賠上性命的。」呼聽一粗邁的聲音道:「喂!喂!讓開,大爺要看看甚麼東西賠上性命。」那群人個個臉上都露出厭惡的神情,卻用還怕那漢子動粗,只得讓給,一個漢子道:「諾!這不是看到了,少大呼小叫的。」
            
  那人道:「恩!看是看到了!但…但我不識字。」眾人一愣,隨即哈哈大笑,一漢子道:「這人腦子壞了,咱們別理他。」只見那群人都慢慢散開。那人大聲道:「哼!識字又怎樣,不識字又怎樣,難不成我真瞧不出這是什麼!」
            
  只見一個年約十八.九歲的書生緩緩走來道:「這位大哥這是武林第一大俠「李克展」發布的江湖金令牌,說是能進黑冥山李查出究竟就能成為新任武林盟主。」
            
  那大漢應了聲,道:「原是如此,感謝小兄弟啊!我可要去試試運氣了,不知小兄弟是否要和我一塊去,咱們或許可以結拜成兄弟。」那書生道:「多謝大哥!在下還得考慮考慮..」那人道:「好吧!你若想和我一道同去…」說著從懷中掏出一個火槍道:「只需用這傢伙,朝天空開一槍,我就知道了。」
            
  那書生道:「多謝兄台!還沒請教大哥貴姓。」那人笑道:「唉呀!我真糊塗,竟忘了報姓。俺姓王名七,你就叫我老王吧!」那書生道:「原來如此,以後還請大哥多多指教!」王七拱手道:「不敢當!」王七道:「那我先走了,若有是還請小兄弟務必開槍!在會啦!」
  
  那書生一輯道:「大哥慢走。」望著王七的背影離去才做上馬車,緩緩離去。
            
  那書生一到家,便聽得父親道:「天兒到哪去了!」那書生忙道:「孩兒在這!」原來這書生姓韓名天字子忌,是江湖養馬好手「神寶駒」韓寶駒之子。
            
  只見韓寶駒,手上拿著信,一面遞給韓天一面道:「你瞧瞧這信,唉!你大哥也真是.....」韓天接過信,上面寫道:「爹!二弟!我要去黑冥池尋找其中真相,不再讓百性們疑神疑鬼,請別擔心。」
  
  韓天道:「爹!我今兒才瞧見那公告,也想去試試看,順便和大哥也好個照料。」
            
  韓寶駒道:「但…」韓天見父親臉有難色,猛地裡想起王七跟他說過得話,便道:「爹!你別擔心!何況我今日又遇到一壯漢,他….」說著將王七交給他的火槍從懷裡掏出道:「他說如我也要和他結伴同去,就將這火槍朝天空開一槍,便得了!」
          
  韓寶駒看了看了支槍,道:「倒是把好槍!」突然好似想起事似的,將火槍柄倒過一看,上面有行小字,寫道:「屬王七天」,韓寶駒大喜,道:「天兒!這是江湖第一快刀「天王刀」王七天,你能與他結交算是你運氣不錯,好吧!我準你去就是,不過得小心些!」韓天大喜,跪下道:「謝謝爹爹!」
                
  隔天一早,便告別父親,尋找王七天去了,他到了一草原空地,由於太過興奮,現下才想起,那把火槍,便從懷中掏出火槍,朝著天空射了一發。
  
  碰!得一聲響,聲馳天地,響亮無比,才過了一棧茶的時間,只見一頭白馬,飛馳而來,騎在上面的人,正是王七天,王七天笑道:「我就知道你定會跟我來的,走吧!我都準備好了。上來吧!」韓天對他笑了笑翻身上馬。
            
  王七天一邊走一邊問道:「小兄弟,我上回倒忘了問你大名!」韓天道:「喔!也是,我叫韓天,上回聽王大哥說,你叫王七,卻見這把槍下,有加個天字呢!」王七天笑道:「忘了說啦!韓兄弟你別介意啊!」兩人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已到了一間客棧,兩人並肩走入客棧裡,想休息一會…

[ 本文最後由 江魚兒 於 07-7-7 02:1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黑冥池-第二章 文武雙全

兩人剛近客棧,想小休一會,再行趕路,卻見一破衣書生,搖著個破扇子站在門口,那書生看來約莫30來歲,身上雖穿著書生長袍卻是鞡褟不堪。
        
  那中年書生道:「瞧小兄弟似乎身負絕藝啊!咱們來比試看看。」韓天向那書生拱手道:「多謝前輩指點,但在下武功低微,實無法和前被過招,不過這位大哥。」說著指了指王七天道:「本是好的很,若前輩願意盡可和這位大哥過招。」
  
  那書生看了看王七天,打了個哈欠道:「哀!材質部不佳,不成!不成!」
        
  王天七氣的臉都漲成了紫色,他這一生可不知被多少人拍了多少馬屁,沒想到竟被也前這鞡塌骯髒的書生指點,說氣惱卻不開口,想先瞧瞧他本事再說。
  
  韓天見王七天氣的臉色發紫,忙道:「不過在下懂得點書法皮毛,到可向前輩指點幾招。」那書生臉露喜色道:「好極!好極,我姓唐單名一個寅字,字伯虎,又字子畏。」
        
  韓天一驚,原來這書生竟是江南名震天下的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六如居士「唐伯虎」(注一),又號稱桃花庵主,忙做揖道:「在下有眼不識泰山,請唐先生部要見怪,在下這點皮毛實在不配和唐先生過招。」
        
  唐伯虎搖了搖扇子冷冷道:「你是瞧不起我是不是!」,韓天又在做一揖忙道:「在下絕無此意,若先生絕意想切戳的話,在下當可捨命陪君子。」
        
  唐伯虎大喜,笑道:「好!咱們來比比詩作吧!」唐伯虎從懷中掏出二對判官筆,一對擲給韓天道:「我先來!」韓天從前學過判官筆這武器,判官筆可當作書法用具,也能當成致命武器,是文武雙全之人所喜好之兵器。
        
  只見唐伯虎刷!刷!刷!,在牆上畫了畫便出現一篇詩詞,寫道:「漁翁舟泊東海邊,樵夫家住西山裏,兩人活計山水中,東西路隔萬千里,忽然一日來相逢,滿頭短髮皆蓬鬆,盤桓坐到日灼午,互相話說情何濃,一云深山有大木,中有猛虎吃人肉,不如平原採短薪,無慮無憂更無辱,一云江水有巨鱗,滔天波浪驚剎人,不如蘆花水清淺,波濤不作無怨心,吾今與汝要知止 ,凡事中間要謹始,生意宜從穩處求,莫入高山與深水。」
        
  唐伯虎道:「你瞧瞧這首漁橋問答歌(注二)寫的可好!」韓天雖讀過這許多詩,卻從不知他們寫作速度境如此迅速,便道:「好詩!在下真是自嘆不如,那麼在下便獻醜了!」
              
  韓天想了想,看見樹上幾隻鳥兒正在哺乳幼鳥,便在牆上寫道:「樑上有雙燕,翩翩雄與雌;銜泥兩椽間,一巢生四兒;四兒日夜長,索食聲孜孜;青蟲不易捕,黃口無飽期;嘴爪雖欲弊,心力不知疲;須臾千來往,猶恐巢中飢;辛勤三十日,母瘦雛漸肥;喃喃教言語,一一刷羽衣;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樹枝;舉翅不回顧,隨風四散飛;雌雄空中鳴,聲盡呼不歸;卻入空巢裡,啁啾整夜悲;燕燕爾勿悲,爾當反自思;思爾為雛日,高飛背母時,當時父母念,今日爾應知。(注三)」
        
  韓天收了筆,對唐伯虎一楫道:「小弟不才,無法與先生媲美,還請幫忙修改。」唐伯虎對著牆上的詩句痴痴而望,探了口氣道:「才這許年沒出來,沒想到已出了這許多人才,我可是不行了。」
        
  韓天道:「不!先生的文筆好的很,在下實在無法與先生相比的。」唐伯虎應了聲又嘆了口氣,轉身對王七天道:「這位兄臺,適才若有得罪,還請見諒!」
        
  王七天見他語氣乎轉,怒氣全消,便道:「好說!好說!」唐伯虎又道:「都還沒請教兩位尊姓大名。」王七天道:「我姓王名七天。」韓天道:「在下姓韓名天字無帝。」唐伯虎應了聲,為王七天道:「適才聽韓兄弟說王先生武藝高強,在下到想指教指教!」王七天道:「雕蟲小技不足掛齒,先生要比試,小弟自然奉陪。」
              
  王七天從懷中掏出一把單刀,道:「小弟又此兵器,和唐先生較量較量。」按江湖規則,過招比試,都是由較年長的一方先出手,小輩需得容讓三招,但唐伯虎卻道:「你先出手吧!」王七天不好意思拒絕,便道:「得罪!」
        
  說著向唐伯虎緩緩砍去,使了招王七天的拿手本事「揮燕落天」,唐伯虎見他有容讓之意便道:「不必讓我,進管出手。」王七天刀招快了些,又使了招「白虹貫日」,這白虹貫日都是使在劍法上,但使在刀上,雖速度稍慢,但攻擊大增,很適合過招比試之用,王七天大喊:「第三招來啦!」說著使出草上飛輕功跳上,隨即頭下腳上,使了招「水雁捕魚」,這招攻擊伶俐輕巧,沒想到唐伯虎腳連動都不動,伸出跟手指,點了他環跳穴(注四)。
        
  王七天腳上一麻,隨即落下,唐伯虎一手點穴功當真天下無雙,這正是他的「精穴術」,只聽他又吟了首致殘一百零三穴歌詩:「人體俞穴三百眼,點中致殘百零三,殘穴亦有殘身意,莫可輕糾胡亂點, 少室祖師有銘訓,點藝不傳敗徒般,賢徒德技貫雙峰,僅為健體守門院,有德無藝非英杰,亦須百倍破武壇,飽咽三旬黃連苦,定闖八方擂臺關。」
        
  王七天一聽,嚇出一身冷汗,適才唐伯虎只需稍一用力,便能使他終身殘廢,忙道:「多謝前輩留情,小弟無法與前輩相較。」
              
  唐伯虎微微一笑道:「走吧!咱們進去吃點東西等會兒還得趕路呢!」王七天和韓天相對而望,全不知唐伯虎說的「趕路」是何用意。
                
                
  注一: 唐寅,初字伯虎,更字子畏,曾經用過「唐白虎」的印章,號六如居士、桃花庵主,江南四大才子之首。中國明代畫家,江蘇蘇州吳縣人。 唐寅出生於世商家庭,有一妹,父親唐廣德,經營一家唐記酒店。唐寅作品以風水畫聞名於世,其創作的多幅春宮圖也為他個人添加了「風流才子」的名聲。
                
  注二: 漁橋問答歌是唐伯虎的作品之一。
                
  注三:這是首白居易的詩,在下把他引用來,詩名是燕詩示劉叟。
                
  注四:環跳穴是致殘103穴部位中第11個穴道,位置在股骨大轉子后上方,當大轉子與胝骨裂孔連線的內三分之二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鐵傲有人說,我的文章太過現代化,但我認為如果完全是古代的那種文辭文章,是不會有多少人看的懂,說不定連我自己也不會懂。所以加點現代劃,會比較吸引人。向黃易的小說,每一個現代感都十足,希望大家在幫忙看看,如果還有不好的地方請到文學粽合板看看。

[ 本文最後由 江魚兒 於 07-7-10 03:22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黑冥池-第三章 義結金蘭

三人剛進客棧,唐柏虎變大聲囔壤著店小二前來,那店小二見這衣衫鞡塌的書生,身後跟著兩個看來衣衫艷麗的有錢人,忙陪笑道:「起問這位客官要點些什麼?」唐伯虎道:「先來盤青蒸蛇肉絲開開胃。」
  
  店小二笑道:「本店並無此物,客官要不要來點別的。」心道:「哪有這什麼蛇肉的,這老頭是誰啊!」唐伯虎道:「連這小菜都沒有,算了!把店裡的上等酒拿出來。」店小二笑道:「好!客官真是好眼力,咱們店裡甚麼都沒有,就只有酒,不過…」
  
  唐伯虎不耐煩道:「不過什麼?」店小二笑道:「不過價格有點兒高…」話還沒說完,唐伯虎便怒道:「哼!你還怕我沒錢。也不問問這兩位大爺!」店小二看了看韓天,只見他毫不思索的微微點了點頭,連忙陪笑道:「是!是!小的不識象。請客官多多包含,小的這便拿去!」
  
  唐伯虎便和韓天兩人座了下來,王七天道:「咦!適才先生說的青蒸蛇肉絲可哪有!我倒可去找來給先生嚐場。」唐伯虎笑道:「其實也不難找,只需找條青蛇將他的皮給撥了,然後加點酒在水裡頭,蒸熟滋味還真不是蓋的!」王七天和韓天點了點頭。
  
  店小二從門口走了進來道:「這是本店最高級的美酒「女兒紅」,各位客官慢用。」店小二剛走,韓天便道:「先生!這女兒紅烈的很,先生別喝多了。」唐伯虎拍拍胸埔道:「诶!我唐伯虎從沒喝醉過。」
  
  說完便自顧自得喝酒,唐伯虎的九量可大的很,一連喝了十幾碗都還沒有醉意,喝到第二十碗時便遙遙晃晃的道:「喝!在喝!在…..」啪!一聲趴在桌上,韓天扶起唐伯虎便往門外走,那店小二忙道:「客官您還沒給前哪,總共是…」韓天不等他說完,從懷中拿出一塊黃金,啪!一聲放在桌上,店小二拿起黃金看了眼都花了,韓天道:「夠了吧!我走了!」店小二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塊手掌大的黃金,道:「夠了夠了!慢走!慢走!.......」
  
  兩人扶著唐伯虎上馬,只見前面有一書生大聲叫道:「師父!師父!」只見一年約二十一二歲的年輕人奔過來,說道:「是這位小爺就了我師父嗎?」韓天道:「原來唐先生是大哥的師父。」那書生道:「是的!在下姓龍名紫雲,唉!師父怎麼又喝醉了。」頓了頓又道:「多謝小爺和這位大哥的幫忙,我先把帶師父走了。」
  
  說著便將唐伯虎扶上自己的馬上,對韓天拱手道:「在下告辭,有緣再見!」說完翻身上馬,飛馳而去。
  
  韓天和王七天也跨上馬背繼續向北方前進,王七天道:「唐先生還真是個奇人!」韓天道:「是啊!王前輩…」王七天道:「別再叫我前輩啦!我可有這般老,不如咱們結拜成兄弟,以後也好有個照料。」韓天大喜,道:「在好不過。」
  
  兩人見路旁有做櫻花樹,便下馬決意在此結拜,兩人面向朝北,跪了下來,王七天道:「我王七天在此和韓天義結金蘭,日後有福同想,有難同當。」韓天道:「不願同年同月同日生,只願同年同月同日死。」說完王七天道:「兄弟你看著,這是咱們南方人的結拜法子。」說著從懷裡掏出一把小刀,往自己手臂上割去,用自己的鮮血在一塊木板上寫著王七天三個大字,對韓天道:「你也試試。」
  
  說著將小刀擲向韓天,韓天伸手接住,往自己手臂上割去,同樣也在木板上寫下韓天兩個大字,王七天拿過木板在往地上用力一插,道:「這樣就成了。」說著笑道:「你要叫我甚麼啊!」韓天大叫道:「大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經過一翻輪迴呢!有個朋友告訴我一件事,在這段裡呢!(觀:少廢話!)

才發現呢!鶴頂紅原來是..是毒酒(被毆)。
好痛!所以已經改成女兒紅,抱歉!


[ 本文最後由 江魚兒 於 07-7-7 02:26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黑冥池-第四章 萬標之王

韓天突對王七天道:「大哥!我想咱們就此別過。」王七天愣了愣,道:「甚麼?」韓天道:「我想咱們若各走各的,速度或許會快些。」
        
  王七天看了看天空,道:「嗯!是會快些!好吧!就照你的意思。」韓天道:「大哥不必擔心,小弟會照料好自己,咱們在黑冥山碰面。」王七天應了聲,從懷裡拿出一件金盒,對韓天道:「這東西你收著,等大哥走後你在行打開。」
        
  韓天看了看那金盒,道:「這是甚麼啊!看起來不稀奇嘛!」王七天笑道:「不稀奇!等你打開,高興都來不及,好啦!我先到山上等你啦!」韓天帶要告別,王七天以跨上黑馬飛馳而去。
          
  韓天望著王七天的背影,直到在也消失無蹤,才嘆了口氣,低聲道:「大哥應該很難過吧!」說著打開手上的金盒,見裡頭夾層甚多,又開了一層,上面是張紙片,寫著判官筆的練武發方法,韓天臉露喜色,大概可以猜出裡面是甚麼,又打開一層。
        
  不錯!過真是對判官筆,拿起筆來道:「大哥定是盼我將這判官筆練的熟了才不致沒有藝能。」心裡頭自個下定決心絕對要成為一名書法家,跨上那頭黑馬飛馳而去。
          
  奔不到半個時辰,便見一女孩站在前面,年約十五六,比韓天要小了幾歲,長的如花似玉,皮膚雪白,卻見她兩眼發火,直鄧著韓天。韓天下馬道:「請姑娘讓讓路。」那女孩怒道:「你是不是竹草幫的。」
        
  韓天見他說話無理,有些惱怒,道:「請姑娘讓讓路。」話中以帶著點不耐煩,那女孩怒道:「你不答就認了你是竹草幫的,看劍。」說著不管青紅兆白,一個勁的提起長劍變向韓天砍了過來。
        
  韓寶駒從前曾教過韓天幾招拳法,連忙使了招「餓虎撲羊」朝那女孩打去,他並無意要傷那女孩,指使了五成力道,沒想到那女孩武功不弱,韓天忙大喊:「姑娘別打啦!我不是那甚麼竹筍幫的。」
        
  那女孩停下來道:「不是竹筍幫是竹草幫,你當真不是。」韓天喘吁吁的道:「自然不是。」頓了頓又道:「請姑娘行行好,讓讓路在下還在趕路啊!」那女孩道:「原來如此,是才適我失禮了….」突然腳下一軟,倒了下去,韓天大驚,忙扶助她道:「你怎樣了!」那女孩道:「適才我被竹草幫的人追趕,腳踝扭傷…」
        
  韓天奇道:「他們為何要追趕姑娘?」那女孩俏臉一紅低聲道:「他們…….」韓天見他臉有難色,忙道:「我送姑娘到客棧吧!」不等她回答便將他抱到自己馬上,韓天卻走在前面,牽著疆繩走,那女孩道:「你怎不上來。」韓天道:「這…這樣不好。」那女孩臉上微微發熱,卻感覺有點失望。
          
  韓天扶著那女孩下馬,走進客棧道:「我要兩間住屋。」店小二道:「客官,我們這只剩一間普通房,一間高級房。」韓天毫不思索的道:「兩間都定了。」說完扶著那女孩坐在椅上。
        
  對那女孩道:「還沒請教姑娘尊姓大名。」那女孩道:「我姓霍名芷青。」韓天道:「恩!姑娘可是西域人。」霍芷青奇道:「你怎知道?」韓天道:「喔!我是瞧姑娘膚色和口音認出來的。」霍芷青道:「恩!閣下尊姓。」韓天道:「在下姓韓單名天。」
        
  霍芷青道:「喔!韓公子怎會到此地。」韓天道:「我是去尋我哥哥。」霍芷青道:「恩!請問令兄方在何處?」韓天道:「黑冥山。」霍芷青道:「我也正要去黑冥山。」韓天道:「喔!失陪一會,我去看看房間。」
  
  霍芷青應了聲,韓天走到令一個轉角打開金盒,才發現還有一層夾層,猜了開來,見裡面竟是數萬隻金色金標,韓天大喜,他從前在家鄉最擅長的便是暗器,在江湖上也闖的一點名號,外號「暗標俠」。
        
  呼聽霍芷青的叫聲忙奔到前面去查看,見一名壯漢抓著霍芷青手臂扯拉,韓天大怒,心道:「有暗器在,我甚麼都不怕。」那大漢扯著霍芷青手臂,乎見一金光從自己眼前飛過,往後一看見韓天滿臉怒容,喝道:「你幹神麼!敢動到暗標俠頭上。」
        
  那大漢一聽,竟是江湖赫赫有名的「暗標俠」,嚇的爬離客棧,韓天原不想動用「暗標俠」這名號,嘆了口氣,扶起霍芷青道:「霍姑娘沒事吧!」霍芷青道:「你.你是暗標俠。」韓天輕輕的點了點頭,將她扶起。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黑冥池-第五章 日久生情

隔天一早,兩人剛要離開客棧,卻見幾個大漢在門口拳打腳踢的,大囔著找甚麼霍氏狗人,韓天看了看霍芷青,只見她氣的臉色發白,心道:「這些人就是竹草幫的吧!看這樣子,非得好好教訓不可。」
  
  突然抽出判官筆,喝道:「大膽狂賊,還不住口。」說著使了招「白蛇出居」一瞬間,韓天手揮了揮,那些大漢準備往韓天身上打落,卻發現身體竟動彈不得,原來韓天適才看了看秘笈冊,便翻到了這招,加上韓天才智過人,才一會兒,便將這高手級的武功給學會。那大漢掙扎了一會,便有個人低聲下氣道:「小爺饒名,求您放了咱們吧!」韓天見他可憐,探手便要解穴,卻見劍光一閃,那大漢頭頸中劍,立刻氣絕身亡,韓天怒氣一昇往後一看,竟是霍芷青,怒氣頓消,驚道:「霍姑娘何必如此。」
  
  霍芷青怒道:「多謝公子,但這些人個個說話如同放……放..」雖說惱怒之極,仍說不出這等粗話,頓了頓又道:「實在無信用可言。」韓天想了想,道:「不如送他們到官府…」話還沒說完,霍芷青大喜,道:「那在好不過。」
        
  兩人請店小二將這些山賊送至官府,買了兩匹馬,繼續趕路,韓天道:「姑娘是否也要到黑冥山。」霍芷青,道:「是的!不過我並不知何處,如公子能帶路,在下感激不盡。」韓天,道:「姑娘有需,韓某必當盡力相助。」
        
  第五天早上,韓天獨自看著天空發呆,霍芷青疑道:「怎麼啦!」韓天仍是望著天空,臉色凝重道:「不久可能會有十分嚴重的天災。」果不出韓天所料了下午,便下起一陣陣大雨,兩人只得躲在路旁的山洞,過了幾十個時辰,天色漸漸轉陰,一塊塊水晶物體,不停的從天空落下,韓天檢起一塊道:「是冰塊!看來下起冰刨了。」霍芷青道:「這會期續多久。」韓天道:「外頭朦朧一片,很難判斷。」隔天一早,天色較明,韓天驚道:「不好!似有大批蝗蟲來襲。」霍芷青睡著他的目光望去,天上有著一團團黑烏烏的物體正在快速移動。
  
  不久!一團團黑團分別落在每一個小鎮上,韓天見霍芷青臉露懼色,便道:「它們暫時還不會到這,你不用怕。」
        
  隔天一早,霍芷青剛起,便見韓天正用樹枝在地上不斷繪畫,韓天見她剛起,便道:「這似不像天然造成,是因為金牌令。」霍芷青道:「和金牌令有何關係。」
  
  韓天道:「看來!全武林中人都為金牌令所影響,互相殘殺,生怕別人比自己早上一步。」頓了頓又道:「看這放蟲人應是林中隱士「歐陽葬」,聽說此人武功之高,身藏不露,沒想到竟也會為這事眼紅!唉!人心難測。」
        
  兩人一連在洞中住了好幾個月,兩人漸生情愫,卻不敢互道,隔天一早,韓天道:「天色以較好,咱們可以走了。」兩人跨上馬背,往北方驅去。不到半隔時辰,卻見前方有一老和尚擋住道:「你們是要去黑冥山吧!」霍芷青剛要脫口承認,韓天忙差道:「扼..老前輩,在下和至為姑娘是要到遠方求學,望能一鳴驚人。」那老人點頭,道:「原來如此,那老衲便不打擾兩位,在下告…」
  
  剛要辭別,卻見韓天腰上繫著張紙條,走上前來道:「少俠腰上那紙條是否能讓老衲瞧瞧。」韓天笑道:「可能不太方便。」或為說完,那和尚飛奔上前,伸手要拿那紙條,韓天經過這幾個月判官筆和暗器功夫,武林中已經沒有多少人能勝他,見那和尚前來,順手一推,那和尚竟往後飛了半尺,韓天自己也嚇了跳,那和尚一爬起,變怒道:「好大膽的娃娃,竟敢和老衲過招。」
  
  韓天心道:「明是你自己先動手怎能怪我。」那和尚一怒,又一個勁往他撲來,韓天大驚,心道:「怎有和尚如此蠻橫,出手全無次序,可見並無武功。」
  
  不願和他計較,轉身便要上馬,沒想到那和尚竟撲向霍芷青,霍芷青大驚,雖武功不弱,卻全沒防備,沒想到瞬間霍芷青竟消失無蹤,那和尚頭往上一看,原來是韓天將霍芷青抱起,那和尚大驚,這少年輕功怎如此高強。
  
  原來判官筆講究的是速度,所以那秘笈裡自然也有不少輕功,韓天抱著霍芷青飛身上馬,往前飛馳,對霍芷青道:「姑娘沒事吧!」
  
  卻見霍芷青俏臉通紅,忙放下霍芷青,匆忙之下,竟整個人掉入路旁的小湖裡,霍芷青忍不住笑,哈哈一聲笑了出來,韓天全身溼透,卻也禁不住笑意,撲吃一聲,哈哈大笑,登時化解了這種尷尬的場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淬煉  給糖糖!請繼續貼吧!XD  發表於 07-7-6 02:59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黑冥池-第六章 山盟海誓

路旁青山綠水,鳥語花香,韓天卻不隨風水起舞,輕輕嘆了口氣,霍芷青測頭看著他,問道:「你怎麼啦!」韓天苦笑道:「你瞧前面,唉!今天還真倒楣。」霍芷青往前瞧瞧,卻沒看見,怒道:「你耍我是不是。」韓天道:「你眼睛也真….,你瞧瞧地上。」
  
  霍芷青又看了看地上,只見地上除了兩人的影子,又多了個矮小的影子,霍芷青驚道:「這是甚麼!」韓天道:「八成又是為那地圖。」霍芷青鬆了口氣,笑道:「那還有兩成呢!」韓天愣了愣,笑道:「你想的為何都和常人不同。」兩人此時已不在當對方主客之分,都當對方是朋友在說笑談天。
            
  兩人邊走邊聊,全忘了那「多餘」的影子,韓天突然抽出小刀,往馬肚上一砍,霍芷青大驚,道:「你做甚麼!」但那馬卻絲毫無痛苦之情仍是往前走著,反倒是不時傳來細細的呻吟聲。
            
  霍芷青大奇,測頭克看了看韓天,只見他臉上似笑非笑的神情,低聲道:「你幹甚麼!」韓天比了個手勢,勢意要她安靜,霍芷青雖心急如焚仍是乖乖避上嘴巴,過了好些,韓天大喝一聲,馬下的人顫了會兒,霍芷青大奇,不過仍沒出聲,韓天笑著對霍芷青道:「咱們來賽馬,你怕不怕?」
            
  霍芷青傲心乎起,道:「誰怕你了!好啊!」韓天笑了笑勒起馬繩,喝道:「去!」往前飛去,霍芷青不甘示弱,快馬飛馳,這樣下來,可苦了馬下那矮子,韓天笑著霍芷青道:「你瞧!前面那池塘。」
            
  說著指著前面的小湖,又道:「在水裡阻力雖較大,但也可比試勝負!」霍芷青不等他說完,請先往那水裡馳去,那水深恰好,到馬肚,韓天笑道:「姑娘請先行。」說著把馬停在水池中央,那馬下之人,在忍不住,飛身而起,韓天拍手笑道:「仁兄好一招「淹死狗」,真是賞心悅目。」霍芷青見一人從水中躍起。
            
  霍芷青大吃一驚只見那人身高矮小,只到韓天的大腿,臉上崎嶇不平,活托像個活死人,看起來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只見他臉全無表情,也不知是怒是喜,有這種臉孔,連是男是女都分不清。
            
  只聽那矮子,道:「甚麼淹死鬼,本公子可從沒聽說過。」韓天聽不太懂這矮子在說些什麼,在仔細想了便,才笑道:「是說公子,長的像鬼不像人,真是鬼界中的「美男子」啊!」
            
  那矮子不懂他在說神麼,還道讚他外貌俊美,拱手道:「過獎啦!小夥子長的也不差…」想了想又覺有異,過了好一會,才怒道:「好啊!你這小子竟敢嘲笑本公子,看本公子怎麼修理你。」說著往韓天一拳打來,韓天見他這拳全無紀律,知他不懂武功,測頭一避。
            
            
  那矮子一個勁摔倒在地,爬起來時滿臉怒容,道:「你這小子簡直欺人太…」滿一扭頭,瞧見霍芷青,色心大起,呆看著霍芷青道:「好一個可人兒,到可給本公子做老婆。」說著往霍芷青撲去。
            
  韓天大驚,見霍芷青以嚇的手腳發軟,根本提不起劍炳,忙從腰上抽出那對判官筆,喝道:「你幹什麼!」往那矮子擅中穴點去,突然大驚,擅中穴乃人生死穴,自己會有至他死地知心,忙抽手點他暈穴,那矮子馬上倒地不起。
            
  霍芷青鬆了口氣,轉頭看了看韓天,卻見他樵著自己的手發愣,問道:「你怎麼啦!」韓天顫聲道:「適才..適才我竟..竟要取他..性..命。」霍芷青道:「這種人本該殺的。」韓天道:「不!我是才是真想殺他,但不知為何。」霍芷青道:「神麼為…」
            
  話為說完,突然被人抓住手臂,韓天大驚,忙抽出金標,射向霍芷青身後,那矮子測頭一避,獰笑道:「嘿!你真以為本公子不會武功,給我瞧著!」
            
  說著抽出一單刀,往霍芷青身上砍去,韓天叫道:「趁人之危!也不羞嗎!」那矮子獰笑道:「這小妞是本公子的老婆,本公子愛怎樣便怎樣。」韓天心裡湧起一陣怒火,怒喝道:「你胡說些神麼!」說著往那矮子身上擲去,那矮子想不到這小子飛鏢竟如此伶俐,失心分神,手一滑霍芷青竟被韓天抱去。
            
  韓天柔聲道:「姑娘沒事吧!」霍芷青應了聲全身無力,躺在韓天懷裡,韓天心中一酸,對那矮子道:「請公子高抬貴手,放我兩離開。」
            
  那矮子非但不氣,反笑道:「要我放你們走,當然可以,不過本公子生平最愛看戲,你兩需結下山盟海誓。」
            
  兩人大驚,齊道:「山盟海誓?」那矮子道:「嘿!別裝了!你以為本公子不知道你們….嘿嘿!」飛身齊上韓天之馬道:「本公子先走一步啦!哈哈!」
            
  韓天大叫道:「公子稍等!」卻見懷中霍芷青細細道:「人家願跟著你!」韓天心中一蕩,在他耳邊柔道:「海枯石爛,兩情不渝。」霍芷青握著韓天的手,低聲道:「是啊!咱兩定是如此。」
            
  韓天此時已不在當霍芷青是個心高氣傲的女子,只當她是需要自己要保護的人,摟著他的肩頭又更緊了些。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黑冥池-第七章 千里神馬

 兩人一同併騎在霍芷青的馬上,韓天一面騎一面忿忿不平的道:「這老頭真是,竟把咱們那頭馬給牽走了,他可知…」霍芷青把頭輕輕靠在韓天間頭,低聲道:「這不是挺好的嗎!」韓天知她情竇初開,也就不以為意,輕輕撫摸她頭髮道:「恩!但那馬卻花了咱們所有…」話為說完,便頓住了。
    
  只見霍芷青從懷中,掏出一把銀兩,遞給韓天,韓天接過手向下一沉,喜道:「你從哪拿來的!」霍芷青笑道:「向那老頭借的!」韓天哈哈大笑,道:「這夠咱們用上幾個月啦!」
    
  兩人上客棧小休一會,兩人剛坐下,只聽一旁的旅客道:「大哥!那金牌令該部會是唬人的吧!」韓天聽他們提到金牌令,偷偷側耳傾聽,只聽那”大哥”又道:「應該不會吧!我瞧李大俠,還是個正人君子吧!」一旁的手下道:「大哥!你有所不知,上次咱們看兵官欺侮老百姓,就把那兵官捉起來歐一頓,那李甚麼的,就把咱身上的黃金挖的一絲不剩。」韓天心裡暗暗好笑,卻打從心裡佩服李克展。
    
  只聽那大哥怒道:「這等不要臉之事,你們也敢說!」韓天心道:「這大哥到不是不分是否之人。」
    
  那大哥又道:「滾!不要在這丟人現眼!」說著將一碗熱湯,朝那下人丟去,那下人尖叫一聲,連滾帶爬的逃離客棧。
    
  韓天忍不住拍手叫道:「好!大哥好氣魄!」那大哥轉過頭來,供手道:「好說!敢問小哥尊姓大名!」韓天道:「在下姓韓單名一個天字,大哥貴姓!」那大哥道:「俺姓顏名鵬雨。」
    
  韓天道:「大哥真是正人君子!小弟佩服萬分!」顏鵬雨笑道:「過獎!過獎!韓兄也是要去黑冥山嗎!」韓天道:「是!不過小弟只是要去尋個人。」顏鵬雨道:「原來如此!那俺不倒擾韓兄啦!」韓天道:「哪裡!有緣在相會!」
    
  顏鵬雨乎道:「韓兄稍等。」說著將他拉到門後,從懷中掏出一小刀道:「此刀削鐵如泥!就當咱兩見面禮!」韓天忙推辭道:「這怎好意思!您字個留..」不等韓天雖完轉身離去。
    
  韓天喃喃道:「此人豪邁之極,日後必有大器!」乎聽背後霍芷青乎道:「天哥!你在哪!」韓天忙走進坐下道:「沒什麼!」霍芷青道:「適才顏大哥對你說些神麼!」韓天不願相瞞,便道:「顏大高送我一之小刀。」看了看又道:「你瞧!此刀金光閃爍,實是難的一見的兵器。」霍芷青道:「是啊!好刀!」
  
  韓天道:「吃點東西吧!等會還要趕路!」說著將小刀放在桌子上,沒想到才剛放下,那刀竟從桌面「穿桌而過」掉至地板,兩人看的目瞪口呆,霍芷青道:「此刀當真削鐵如泥!」韓天驚道:「我還是頭一次看到如此鋒利的兵刃!」
    
  兩人飯後,正苦於無馬可騎,只得暫用霍芷青之馬,只見韓天扶霍芷青上馬後,在前頭牽著馬繩往前走,霍芷青笑道:「韓公子要轉行做馬夫啦!」韓天苦笑,搖頭不語,霍芷青見他遲不上馬,便道:「上來吧!」韓天笑道:「你瞧你這馬已經氣喘吁吁了,你要叫他倒地不起是吧!」
    
  兩人邊走邊笑,乎聽一鞭打聲,只見一馬夫用馬繩不斷鞭打一黑馬,韓天怒氣上升,喝道:「你幹甚麼!」那馬夫見只是個小孩,便道:「我的馬你這娃娃管的著嗎!」韓天怒道:「你在不住手,我殺了你!」那馬夫冷笑幾聲,不理會他,又打了幾下,忽然手上一痛,原來韓天用金標,將他手上那馬繩打掉,那馬夫嚇的臉色慘白,忙跪地求饒,韓天怒道:「滾!」那馬夫顫聲道:「是!小..小的..這就滾!」
    
  韓天看了看那黑馬,摸摸他鬃毛道:「別怕!」霍芷青在一旁喜道:「咱們又多了個好夥伴啦!」韓天笑著點點頭,摸摸他鬃毛翻身上馬。
    
  韓天對霍芷青道:「咱們在來賽馬,瞧瞧這黑馬快,還是你快。」不等霍芷青開口,往前飛馳。
    
  抖然一驚,那馬跑的甚快,一旁的花草樹木,不斷非像後頭,轉眼間,便瞧不著,霍芷青身影,勒馬往回疾奔,邊摸著黑馬的頭笑道:「馬兄啊馬兄!可被冷落這大半年啦!」



謝謝各位鐵網的網友,我在鮮網的鍵閱數最近大幅提升,希望各位繼續支持,謝謝!


[ 本文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7-7-11 03:2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黑冥池-第八章 來去自如

黑冥池-第八章 來去自如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5Fmartial/100117195/
---------------------------------------------------------------------------------------
倆人奔馳了一會,見前方人潮擁擠,霍芷青好奇拍拍韓天道:「那是什麼啊?」
  韓天皺下眉,道:「看他們的服色應該是某個部落。」
  
  霍芷青撓撓頭,側頭再問:「那他們要做什麼?」
  
  韓天瞧了瞧四周說:「看這部落定是『隨機移動』的。」
  
  「什麼又是隨機移動啊?」
  
  「咱們去瞧瞧!」韓天拍拍霍芷青的肩,隨前走去。
  
    
  撤馬往那走去,走近一看,只見竟是個市集,霍芷青喜道:「真有趣,天哥!咱們去瞧瞧好不好。」
  
  韓天騷騷頭,難為道:「可是…」
  
  霍芷青搶著道:「一下就好了嘛!」不等他開口,拉著他的手一個勁往前走。
    
  兩人走了會,只見前方有個路攤子,人潮特別多,往前一看,竟是個變戲法的,卻見他雙手高舉,示意手裡並無東西,接著雙手一揮,見眼前那攤子堆滿了黃金,眾人大聲驚叫,不斷的扔灑銀子,韓天大奇,看了看四周,卻見一商人,頭冒冷汗,似在找尋什麼。
    
  韓天大怒,掐指一算,果然不錯,那變戲法的是個妖人,韓天心裡暗道:「該給這傢伙一點厲害。」轉頭一看見霍芷青看的正高興,便不去叫他,手中捏了個劍訣,待那妖人的收拾好,走向牆角,韓天輕暍一聲,那妖人身上的包袱飄了起來,那妖人似無發覺,韓天暗暗好笑,踏向前去。
    
  那妖人放下包袱,那包袱卻隨風揚起,那妖人臉色一變,韓天忍住笑,卻見那妖人急急忙忙打開包袱,卻見裡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原來是韓天將那銀子和黃金環給主人。
    
  韓天吸了口氣,提氣道:「你這大膽鬼妖,竟敢騙取良民百姓之錢財,該當何罪。」
  
  那妖人膽小如鼠,跪下求勞道:「大爺饒命,小人不過討口飯吃。」
  
  韓天暍道:「大膽!還敢推託。」
  
  那妖人道:「大爺饒命,小人再也不敢。」
    
  韓天道:「你若真心悔過,我可賜你一線良機。」那妖人點了點頭,韓天續道:「從今日起需得做足一千件好事。」那妖人瞪大眼睛道:「一千件!」韓天沉聲道:「怎麼!」那妖人道:「不怎麼。」
    
  韓天又道:「坐足一千件好事後即可化身為人,待你化生為人,就到黑冥山去幫助一叫韓天之人,懂了嗎?」那妖人不敢再問,低應了聲,化微一堆煙氣,消失無蹤。
    
  韓天回到市集,見霍芷青氣喘吁吁的奔來,道:「前面…前面有人…人再打架。」
  
  韓天道:「快帶我去。」
    
  霍芷青指者前面那兩人道:「你瞧!」韓天看一人趾高氣揚,似是命人對地上那衣衫破爛的漢子拳打腳踢,霍芷青看不過上前去大喝:「你幹麻打人!」那人昂然道:「我要打他你管的著。」隨後低頭瞧了瞧霍芷青道:「嗯!好美的姑娘。」霍芷青大怒,抽出韓天腰上那劍,劈頭便朝那人打了去,那人一驚,撤馬便要往後,顯然不會武功。
    
  只聽噹一聲!似是兵器碰撞之聲,霍芷青看了看,卻是韓天,只見韓天道:「這樣不成,咱們到官府去告他,還不怕嗎?」霍芷青放下寶劍點了點頭,顯然十分不情願,韓天轉頭一看,卻見那人滿臉鄙視之情,道:「你告的成我,我服你。」
    
  韓天大奇,路旁的一老人低聲道:「少俠!這人是本地有錢人上官無的兒子叫做上官金。」
  
  斜眼看了看上官金又道:「上官無是縣官爺的朋友,您或許…」韓天聽了,仰頭大笑,響徹雲霄不絕,道:「我韓天說要做的事,就定要做成。」
    
  那老人道:「嗯!那韓少俠自個要小心。」
  
  韓天拱手道:「都謝爺爺告知,韓天感激不盡,不過此事您萬萬不要遷入,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那老人笑道:「我都快死了,幫你一程也是應該的。」韓天待要回應,那老人已消失在人群裡。
    
  晚上,韓天躺在床上暗暗感覺不妙,忽聽門外有人敲門,韓天隨手拿起床頭上的青虹劍,卻聽門外道:「是我!」原來是霍芷青,韓天放下寶劍,道:「進來吧!」
    
  霍芷青進門後道:「你怎麼啦!瞧妳這般魂不守舍的。」
  
  韓天道:「我總覺今日遇到那位爺爺似會有些不測。」
  
  霍芷青道:「你不必多想啦!那爺爺人很好,不會有事的。」
  
  韓天低頭道:「是嗎?」
  
  霍芷青站起身來道:「我先去睡啦!你也快睡吧!」
  
  韓天輕輕一笑,道:「你快去吧!我沒事。」
    
  霍芷青離開後,韓天走道窗前打開窗戶,一線月光從窗戶照了進來,韓天看了看天空,卻見天上微見紅光,韓天心裡砰砰作響,感覺似有何事要發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裡的隨機移動,意思是類似蒙古人,住在蒙古包,並不是固定住再同一個地點,所以想找個有趣一點的詞語,所以用隨機移動來表示。

[ 本文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7-7-11 03:1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黑冥池-第九章 海底迷宮(上)

隔天一早,兩人一起床,梳洗完畢,便想到官府去告訴,沒想到一走到外面,便見牆上貼著上官金的畫像,上官金被通緝了,但韓天卻面色蒼白,上官金的畫像旁還貼著一老人畫像,那老人叫上官無,是上官金的父親,但韓天看到的不是別人,正式昨日那老頭,直到現在才明白昨日那老人未何要低著頭,韓天看了看告示,原來父子倆吵架,上官金傷了人,原要坐牢,但上官無卻憐惜兒子,兩人連夜逃走,還將家裡大大小小的傭人,女僕一古腦兒全殺了。

韓天征征的望著那告示,想不到昨日那老人竟是殺人不眨眼的上官無,把全家都殺光,還盜取平名百姓的錢財,直到現在才明白,為什麼父親一值不願讓他離開家。

世間人心險詐,爾於我詐,牽著霍芷青便要離開,卻見牆角一漢子正要欺負一女孩,韓天已對人間完全失望,卻無法控制俠義之心,對霍芷青:「你先回去收拾,我買點東西。」霍芷青應了聲轉身而去。

韓天待霍芷青離去,轉過頭來,眼裡卻冒著怒火,直瞪著那漢子,那漢子似感到寒意,慢慢轉過頭來。韓天幾欲昏倒,那漢子竟然是上官金,怒火一升,手掌隔空往上官金,韓天做夢也沒想到,心理的怒火,竟讓他練的一身絕世內功,上官金重掌,馬上吐血昏倒,路旁的老百姓見通緝犯在此,忙著拖著上官金離開。

韓天嘆了口氣,走到那女孩身邊將他扶起,道:「你沒事吧!」那女孩美若天仙,但韓天心裡卻絲毫沒有動心。

那女孩低頭應了聲,身子還微微發抖,韓天將他扶上馬,在前面牽著馬,慢慢行走,那女孩抬起頭來征征的看著韓天的背影,心裡浮起一股傾身之意,韓天卻全然不覺,待她找了個大夫,敷傷口,韓天自己身上何止一傷口,卻只站在門口。

待大夫敷完藥,那大夫對韓天道:「少俠你也休息一會兒。」韓天搖了搖頭道:「多少錢?」大夫道:「十兩銀子。」韓天隨手掏出一塊銀子,丟在桌上,牽著女孩之手,便要離開,大夫道:「等會兒!少俠!」韓天道:「怎麼!不夠嗎!」大夫道:「不!我還沒找錢呢!」韓天微微一笑,領著女孩走了。

走了段路,韓天對女孩道:「姑娘!你不會有事的!你先回去吧!」那女孩低聲道:「我…我沒有家。」韓天愣了愣,道:「好吧!你叫什麼名子!」那女孩道:「我叫李環羽。」韓天道:「你就跟我們走吧!我會替你找個好人家的!」李環羽急道:「不!奴家願意跟著公子,當公子的奴婢。」韓天道:「以後再說吧!」說著扶著她上馬,走回客棧。

霍芷青見韓天帶著個女孩回來,腦氣微升,道:「你幹麻啊!」韓天笑道:「這位姑娘被人欺負。」接著在她耳邊道:「怎麼!吃醋啦!」霍芷青放下心來,笑道:「你才吃醋呢!」韓天道:「上路啦!」

一路上,李環羽從不開口,霍芷青卻不斷找她說話,韓天一路記著路型,突聽霍芷青嬌喝道:「你過來!」知她在教自己,側馬走來,笑道:「怎麼!」霍芷青嘟著嘴,輕輕打了他一個耳光,低聲道:「她是誰!」韓天若無其事的看著天空,含糊道:「賤婢。」霍芷青怒道:「什麼!」韓天笑道:「我說你是王妃他就是賤婢啦!」霍芷青道:「什麼!你也太不要臉….」不等霍芷青說完,韓天便撤馬往前飛奔,霍芷青傲心突起,提起劍來,笑道:「別跑。」李環羽見他倆如此,心裡默默忌妒,卻不知在恨些什麼。

[ 本文最後由 江魚兒 於 07-7-22 01:3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28 , Processed in 3.129021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