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寐語者

琴·夢·緣 第一卷 初啼 第十一章 巧救南樓月

琴·夢·緣 第一卷 初啼

第十一章 巧救南樓月



  迅速解決必要的生存需要,思莫語再次戴上思感眼鏡。

  甫一上線,思莫語就回到了通往地下陵墓的墳堆旁邊。好友欄裡只有白相相的頭像是亮著的,只是系統仍提示他處於不能通訊的狀態。

  趁飛若鴻不在線,他得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免得再被那流氓教頭抓回去練級。

  打定主意,思莫語轉身出了墓地,隨便找個方向便往前走去。

  之前是被飛若鴻拖著趕路,思莫語都沒來得及好好觀察四周的景色。直到他一個人了纔發現,練級的墓地建造在半山腰。除去煞風景的墓地不談,整座山上怪樹林立,灌木叢生,倒是很有一番原始森林的韻味。若是側耳細聽,隱約還能聽見水撞擊岩石的隆隆聲,似是在深山中有道不小的瀑布。

  站在山林中深吸一口氣,清涼的空氣沁入心脾,思莫語頓時覺得身心舒暢,有一種說不出的輕松愜意。游山玩水,尋奇探幽,這纔是他想要的游戲生活,自由自在的生活。

  不過這話不能讓飛若鴻等人知道,不然一場批斗大會鐵定跑不掉。

  在隆隆水聲的指引下,思莫語朝著山裡進發。若是飛若鴻或白相相等人在一旁,他們就會發現他正在不知不覺中朝著中高級練功區靠近。

  有大路走大路,沒大路鑽小路。

  俗話說的好:無知者無畏。壓根沒有等級觀念的思莫語靠著蹩腳的輕功堪堪甩開數撥山中30級的熊兵熊將,歷經數十分鍾驚險刺激的生死時速,在凝煙步又昇了一級後,竟然被他歪打正著摸到了地頭——那是一片奇特的灰藍色樹林。

  水聲正是出自此片樹林中。

  深邃的灰藍色與郁郁蔥蔥的綠色在思莫語面前形成一道很明顯的分界線,明眼人都能看出這兩處地方有著很大的不同。思莫語當然也看得出來,他甚至覺得自己能夠感覺到林中潛藏的危險,證據就是——正在背脊上緩緩爬昇的寒意一股。

  可是,來都來了,又豈可空手而回。

  恢復了一下體力和內力,思莫語舉步朝灰藍色樹林走去。

  「我勸你最好別踩上去。」

  正當他的右腳快要踏上那道分界線時,一個略顯無力的聲音突然從思莫語身後冒了出來。

  ……哪來的聲音?

  聽從勸告,思莫語收回腳轉身面向發出聲音的方向。

  在離思莫語十步之遙的大樹背面樹蔭下正倚靠著一名渾身散發著暗紅色光芒的黑衣青年。要不是他叫住了自己,依他所處的位置實在不容易被人發現。

  思莫語走到樹下,對方的相貌頓時收入眼底。

  黑衫黑履,黑巾束發,黑眸大而無神,外表蜡黃乾癟,聲音虛弱無力,神情萎靡不振……黑衣青年在正常狀態下或許還能稱得上英俊瀟灑,可是現在奄奄一息的樣子絕對和難民有的一拼。

  話說這副「難民倚樹圖」思莫語總覺得在哪裡見到過……直到記憶追溯回初遇白相相的那一天,他纔恍然大悟。面前黑衣青年的模樣可不就和當日的白相相一樣嘛……看來「若夢」裡練級練到餓死的人還真不少……白相相是一個,眼前這人是他碰上的第二個。

  想到這裡,思莫語不由莞爾。

  「需要幫忙嗎?」他緩緩蹲下身直視黑衣青年。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如果加上今天,他思莫語也算是造了十四級浮屠。

  「你……」黑衣青年微微一愣,沒想到思莫語不問問他為何要出言阻止,反而先關心起他來。而思莫語接下來的舉動更是令他無言以對。

  但見思莫語已經從儲物手鐲裡拿出糕點和茶壺,像是做好了某種事前准備。幾乎是立刻,黑衣青年便明白了思莫語的意圖。

  「先別忙著救……」

  黑衣青年的聲音沙啞無力,可說話的口氣卻有著不容人拒絕的氣勢。

  「有些話我要說在前頭。」

  連動的力氣都沒有了,還哪來的那麼多廢話。

  思莫語半蹲在青年面前,發現他還有前言,正准備往他嘴裡送的糕點只好懸在半空,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我是南樓月。」

  報上大名後名叫南樓月的青年故意停頓了一下,本以為至少會聽到一句「久仰大名」之類的客套話,可是思莫語對上「南樓月」三個字完全沒有他意料中的反應。

  奇怪的看了南樓月一眼,思莫語不明白為什麼救人之前還要自報家門。不過出於禮貌,他也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是思莫語。」

  此話一出,原本還在為思莫語的毫無反應感到詫異的南樓月在靜默片刻後忽然哈哈大笑起來。大眼睛笑瞇成一條縫,樣子很是愉快。

  「哈……哈哈……咳咳……你沒聽說過我?」這年頭在「若夢」混卻不認得「南樓月」的人,少有。

  「你很出名?」思莫語決定先把糕點收回來。半蹲平舉的動作令他的體力蹭蹭蹭往下掉,不比走路輕松多少。

  「馬馬虎虎,還說得過去。」南樓月勉強扯出一個笑容,剛纔的大笑使得他的身體更加虛弱了。然而,即便是在飢餓過度的將死時刻,他也沒有露出半點懮心恐懼的表情。似乎不把該說的話說完,就算真的駕鶴歸西也無關緊要。

  「這和救不救你有什麼關系?」想要探討他的名氣究竟是大是小,非得選在現在這半死不活的時候?

  「我是邪派中人。」

  見思莫語還是沒啥反應,他只好繼續說下去。

  「你應該看到我身上的紅光。」

  思莫語點了點頭。要不是這身紅光,一時半會他還真發現不了躺在樹蔭底下一身黑古隆咚的南樓月。

  「我正處在血煞附體時期,只要見到活物就會控制不住殺意。要不是在入魔狀態下沒法吃東西,你現在已經回重生點了……」

  「請長話短說。」這家伙和流氓有的一拼,改天應該介紹他們倆認識認識。

  「……簡而言之就是我走火入魔了,除非能殺死一名玩家,不然就算重生,入魔狀態也不會解除……」說完,南樓月朝思莫語處瞟了一眼,似乎在告訴他自己所謂的「一名玩家」很可能指的就是他。

  「你是不是想說……如果我要保命就不該救你?」這人真有意思,搞了半天,難不成是在和他陳述救人的利害關系?

  「是……也不是……只是想告訴你,如果你現在救了我,等我能夠自由行動時第一個殺的就是你。你要是不願意救我,最好趁早離開,不然等我原地復活之後你還是免不了一死……」

  語畢,突如其來地沈默充斥在兩人之間。

  喂喂喂,這是什麼眼神?怎麼說他也是好意提醒。看到思莫語用看到了「異星生物」的眼神看著自己,南樓月為之氣結。

  「我只是希望你到時不要後悔救了我。」

  雖然南樓月的嗜血之名早已遠播「若夢」內外,但這並不說明他就喜歡胡亂殺人。尤其像思莫語這類明顯纔玩游戲沒多久的低級玩家,南樓月沒那閑工夫去結交,更不屑於去欺負他們。這次要不是臨死前突發善心,他還真懶得花這份力氣去提醒思莫語藍樹林的危險。

  眼見飢餓值已經到達臨界點,思莫語還是沒有表態,南樓月忍不住開口催促:

  「別想了,要走就快走。」

  「你的眼神告訴我,我應該當作什麼都沒看到,繼續走我的路纔是最正確的選擇。不過……」由衷懷疑,這家伙是不是真的快要餓死了,沒見過一個離重生只差一腳的人還能保持理智勸別人救人之前要三思而行。至少白相相就做不到。

  「不過什麼?」

  「不過……我沒有見死不救的習慣。」

  不等南樓月反應過來,思莫語隨手把糕點塞進了他的嘴裡,再送上茶壺壺嘴以免他餓死不成反到被一塊桂花糕噎死。

  一塊,兩塊……眼看南樓月的臉色漸漸紅潤起來,那一身紅光也從暗紅色進階為絢麗奪目的赤紅。

  知道南樓月已經脫離了危險,思莫語纔站起身望著仍躺在地上的人,一臉悠然自得半點想要逃命的意思都沒有。在他看來,橫豎都是死,逃不逃結果不都一樣。

  說實話他反到有些期待在「若夢」中的第一次死亡。現實中不敢嘗試的事情,在游戲裡過過乾癮也好。

  心裡正模擬著想象中的死亡場景,突然不知從何處閃過一絲紅芒,思莫語仿佛聽到脖子那兒傳來「嘣」的一聲,感覺有什麼被割斷……尚未反應過來,思莫語眼前的畫面便瞬間暗了下來。

  瞬間死亡。疼痛還來不及傳遞大腦,他就已經挺屍當場。

  原來死亡也不是很可怕的事嘛……還是南樓月的殺人技術比較高超?

  「抱歉,還有……謝謝……」

  耳邊傳來南樓月充滿歉意的謝語。他的嗓音已經不復沙啞,低沈柔和的聲線令思莫語產生了猶如品到醇厚美酒的錯覺。

  「不用客氣,舉手之勞。」一片黑暗中,思莫語對著身前南樓月的名字不甚在意地笑了笑。

  「等等,加好友。」黑暗中,看著「南樓月「三個字靠近身邊,面前跳出「玩家(南樓月)希望與你結交」的對話框。默念同意,互換名帖後南樓月的聲音又飄了過來:

  「現在我欠你三個要求。」

  三個要求?什麼時候的事?他這名義上的債主怎麼一點也不知情?

  南樓月在思莫語屍體旁邊盤腿坐下,好心替他答疑:「我發誓我會替救我的人做三件事。」末了又補上一句:「只要在我能力范圍以內。」

  「要求就不用了,你只要答應我一件事。」

  「請說。」

  「沒什麼困難的……只要記得以後出門多帶點糧食在身上,免得下次餓到臨頭卻找不到過路人來救你。」

  「……就這樣?」

  「就這樣。」

  「沒其他要求?」

  「沒其他要求。」

  「我還以為,至少你會要求讓我帶你練級。」要不是血煞突然發作,南樓月不可能會讓自己平白餓死,所以思莫語唯一的要求基本不能作數。

  乍聞」練級」一詞,思莫語眉心一跳,不自覺想要向後退去,可他忘了自己早已成了屍體,只能直挺挺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話是這麼說,我還是決定帶你練級。」

  「不、不用了……真的不用這麼麻煩!」

  「不麻煩不麻煩,這也是舉手之勞,你總要給機會我報恩吧?」說著,南樓月發來了組隊的請求。

  他似乎從一個火坑跳進了另一個火坑……

  思莫語無奈地選擇了同意。

  「啊,對了,我去不了城鎮的復活點,你出了城M我,我來找你。」

  思莫語聽聞南樓月去不了城鎮,一個念頭忽然泛上心頭:

  他想反悔,行不行?



琴·夢·緣 第一卷 初啼 第十一章 巧救南樓月  <完>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8-2-26 04:34 PM 編輯 ]
 
某寐的窩→独寐寤言

墜入夢中 沉淪 從此不再 醒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琴·夢·緣 第一卷 初啼 第十二章 任務一籮筐

琴·夢·緣 第一卷 初啼

第十二章 任務一籮筐



  山腳下有一小村莊,名曰童家村。

  此村地理位置恰到好處,可免去在山中壯烈成仁的玩家往返復活點與練功點的車馬勞頓之苦,以便盡快返回犧牲地報仇雪恨。可當這點好處落到思莫語頭上時,他卻由衷感嘆自己的運氣之差。他還指望自己能復活到距此地無比遙遠的地方,這樣一來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執行「放飛」計劃——放南樓月鴿子的計劃。

  怎奈何越不想它來的,它就偏偏越要來。

  系統就近復活的規矩改不得,他也沒本事改,於是不得不安慰自己,既來之則安之。

  對於思莫語這名突如其來的陌生訪客,童家村裡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NPC們全都盡了應有的職責。在童家村轉上一圈,思莫語林林總總遇到了不下十個任務。

  在村口遇一童姓小孩,哭喪著臉請他幫忙去山裡找在村口玩耍時不小心踢飛的皮球。望著村口到後山將近五六百米的距離……開玩笑,小孩若真有這本事,大可自己進山裡找,到時候絕對能一腳一個把山裡的怪拿來當球踢。想也不想,思莫語婉言謝絕了小孩的請求。

  到了西面的某處民居外又遇一童姓青年,小伙子臉皮薄,希望他替自己送一封情書到山那頭的李家村給心上人……這個任務思莫語考慮了一下,決定接了。

  北邊有個盲眼的童姓婦人希望能找到一塊完整的虎皮,好給即將出遠門的兒子做件虎皮背心。東邊則是一名摔斷腿的童姓壯漢的伐木任務。甚至有個童姓老人讓他上山找下酒菜「熊掌」的任務……任務各個都離不開村後那座山,涉及到山上野生動物的有近七成,像什麼棕熊啊,老虎啊全被一網打盡……幸好游戲裡沒什麼所謂的「野生動物保護法」,不然玩游戲的人說不得也得坐上個十年八年牢。

  思莫語如往常一樣無視了送信以外的任務。就在東挑西揀的當口,南樓月發來了消息。

  「把能接的任務接了,可以順道做掉。」

  他不是說他不能進城鎮,怎麼突然出現了?思莫語帶著疑惑轉頭向四周掃了一眼,卻沒有發現眼熟的黑衣人。別說眼熟了,就連黑衣人都沒有一個。

  滴滴,又是南樓月的消息。

  「別東張西望,接完任務就出來。我在村口那棵杉樹下等你。」

  抬頭向村口方向眺望,果然在房屋後見到一棵參天大樹,高度剛好可以俯覽整個村子。

  思莫語打消了放南樓月鴿子的念頭,返身往村口走去。一路上把沒接的任務全都接了個遍,走到村口便看到立在不遠處那一團醒目的黑色。

  南樓月斜靠在杉樹上,通體紅色已經消失無蹤,臉色也恢復了紅潤。見思莫語向自己走來,南樓月沖他微微點頭,神情淡然自若,一派莫測高深的高手模樣。

  「上面視野很開闊啊。」不被他的表象所迷惑,斜睨了眼尤掛在他身上流連忘返的杉樹葉,思莫語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順著他的視線看到了「偷窺罪證」,南樓月也跟著笑了開來。一雙大眼睛笑得亮晶晶地滿是愉悅的神情。

  「是啊,樹上的風景不錯。」

  恢復本來面目的南樓月有著一張很精致的臉龐。或許用精致不太恰當,可思莫語從沒見過五官如此細致的男人。雖說長的很女性化,但南樓月周身散發的氣質卻又不會讓別人認錯性別。

  只可惜南樓月這一笑,之前營造出來的高手氣質全都蕩然無存。

  果然,這家伙剛纔躲在樹上偷窺。就以他被揭穿後尚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從容應對這點來看,估計還是個慣犯。

  「拜托,這叫遠距離觀察,要不是我進不了村,用得著站這麼高找你嗎?」仿佛看懂了思莫語眼神裡暗藏的指控,南樓月在一旁為自己辯解,言語間頗有幾分無奈和怨氣。

  「對了,你為什麼一直說你進不了城鎮?」

  「此事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

  「可是不說詳細了我怕你不明白。」

  「……你認不認識流……飛若鴻?」兩人說起話來怎麼一個調調。

  「如果你說的是唐門首徒,以三人之力殺得群雄丟盔棄甲,有『翩若驚鴻』之稱的飛若鴻……」

  翩若驚鴻……這名頭實在有夠惡。

  在得到思莫語肯定的回復後,南樓月聳了聳肩:「抱歉,我還沒來得及認識。」

  我……靠!說了半天全是廢話。張了張口,思莫語的理智戰勝了沖動,即將沖出口的粗話最終被打回肚子裡重新回爐改造。「當我沒問……」

  「走走走,別杵在這裡,先上山再說。」南樓月一把拽住思莫語飛身朝後山掠去。

  見識過飛若鴻心隨意動、意由心發的絕世輕功,思莫語對輕功自然而然有了些許自己的見地。擁有比飛若鴻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輕功,想這世上又有幾許人也?——此乃自詡輕功冠絕天下的飛若鴻飛大蝦自我滿足時的感慨之言。

  飛若鴻的輕功是不是真的天下無雙,思莫語不知道。不過,當呼呼冷風毫無阻礙的灌進他的耳朵,當他被吹的七葷八素的時候,心裡只有一個想法:

  某流氓口中所謂「冠絕天下」的水分實在太大!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邊哼著兒歌,邊給沖著思莫語而來的棕熊來了個五馬分屍。紅芒在手中連閃,一只比人還高的棕熊便被分成了數塊。

  「你怎麼知道我有獵虎任務?」虎皮、虎骨、虎肉、虎牙,就連虎鞭也被釀酒的童姓少女定去了。思莫語跑到熊屍邊上,翻了半天纔找到被切的工工整整的熊掌四塊……對半開的熊掌還算不算熊掌……

  不管了,收起來再說。

  「什麼?真要打老虎?」南樓月愕然。

  覺得南樓月神情有異,細問之下纔知道,南樓月之所以會驚訝是因為就他所知在這座山裡只有一處刷新猛虎,而該怪的級別最少也有50級,照理來說憑思莫語區區25級……哦,錯了,剛被某人掛了1級,現在只有24級……不論24級還是25級,通常是不可能接到要求殺比自身高10級以上怪任務的,尤其思莫語手上有的任務一高還高出了至少25級。

  「真不知道你這算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差……」南樓月小聲嘟噥著。不過至少比他好,他是半個普通任務都接不到,門派任務還一個比一個變態。

  誰知道呢……思莫語默然。

  接著又遇數撥棕熊,又撿到半邊熊掌無數。

  「你那紅通通一閃一閃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思莫語好奇地問著。他雙手各拎著一半原本應該長在一塊兒現在卻各分東西的熊掌,,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正正好好,邊緣整整齊齊猶如被利器丈量著削斷一樣。

  「你說這個?」南樓月舉起右手,露出被衣袖遮掩的手腕湊到思莫語眼前。只見一股略顯透明的紅色絲線緊貼著皮膚纏繞在手腕上,卻又不見絲毫勒痕。

  應該是這個沒錯。思莫語點頭。

  「冰蠶絲,只不過是喂了我的血並經過七七四十九日天精地氣淬煉而成的冰蠶絲。」滿心以為思莫語會問個究竟,南樓月眼睛裡寫滿了「問我吧問我吧」毫無遮掩的渴望。

  沒想到思莫語只是象征性的說了聲「哦」,便立刻轉移了話題。

  「能不能麻煩你留兩只完整的熊掌給我,不多,就兩只。記住,是完整的。」

  南樓月的眼神實在太熟悉了。熟悉到思莫語一見這眼神就下意識岔開話題。如果繼續問下去,思莫語幾乎可以預見一波猶如滔滔江水般連綿不絕的口水接踵而來。習慣了某人長篇大論即將開始的前奏,思莫語又豈會笨到自投羅網。

  失望。見思莫語不上當,南樓月臉上赤裸裸地寫著「失望」二字。索性他也是個能自得其樂的人。郁悶了一會後,他就自顧自說開了。

  「『彼岸』……算得上是我的畢業設計。在我師門有個規矩,只要制不成自己的專用兵器就不能出師。」南樓月輕撫手上的紅色絲線,眼神迷離,似乎在回憶著什麼。「為了尋找天精地氣,我掉了整整二十級。不過當『彼岸』出現在我眼前的時候,我就知道之前付出的代價都有了回報。」

  「別看『彼岸』是根絲線,那些個凡兵俗器可沒法和它比。」

  確實,切骨頭像切豆腐。這點思莫語兜裡成堆的熊肉熊掌可以證明。

  下意識朝被南樓月故意卷起袖子的右手多看了兩眼,他竟覺得纏繞在南樓月腕間的絲線在主人的撫摸下似乎有種紅光越來越甚的錯覺。

  「不玩了,走,帶你去個好地方。」南樓月撿起地上掉落的垃圾看也不看直接丟給了思莫語,然後帶著思莫語沿山坡往上清出一條安全通道。

  南樓月丟來的東西不挑不揀照單全收,其中不乏幾件屬性頗為不錯的裝備。幾輪你丟我撿下來就見思莫語猶如老牛拖車一般慢吞吞的拖在後面。

  不出十分鍾,南樓月已經把方圓百米內的怪全部消滅乾淨,在前方左等右等不見思莫語人影,於是又按原路折了回來。

  思莫語還在後頭慢慢悠悠地采集著任務需要的物品。經過他的提醒,南樓月總算留了幾具「全屍」給他。

  撿東西也要撿的有效率一點,再這樣子磨磨蹭蹭下去天都快黑了。

  「你這樣走,一天也到不了山頂。」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越走越慢……」

  南樓月只瞧了他一眼便發現癥結所在。低頭在儲物腰帶裡搗騰了半天,終於挖出一個非金非玉烏黑發亮的手鐲,順手丟給他。

  「找到了!喏,戴上。」

  系統提示得到玄空鐲。

  不明就裡,思莫語依言戴上了玄空鐲。就好比吃了特效靈藥,思莫語立時覺得身形一輕,好似失去的力氣又通通找了回來。

  真是神奇的鐲子。

  只是他又不是女孩子,兩只手都戴了手鐲,怎麼看怎麼別扭。

  「系統附送的手鐲可以選擇隱藏。」南樓月見他不停來回打量著手上的鐲子,就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原來還可以隱藏啊……」

  「拜托,有點常識好嗎!」南樓月光用腳指甲蓋想就知道他絕對沒有看過游戲幫助。

  「以前沒遇到過這種情況,下次知道了。」思莫語呵呵笑道。一點也不為南樓月的話感到不開心,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說「沒常識」,思莫語已經習慣到能再習慣了。

  「你該不會只有系統發的儲物手鐲……」南樓月上下打量了思莫語一番。看樣子也不像啊,一路上他也撿了不少東西,足夠裝滿3個新手手鐲了,他想再沒常識也不至於只帶個30格系統手鐲就想闖蕩江湖吧。

  「我還有個百寶袋,是學習采集術時泗水村的NPC給的。」不想被南樓月看扁,思莫語忍不住在一旁插嘴。那個任務輕松的很,NPC只要求他到田裡砍了幾捆雜草,就教會了他采集術外加贈送一個100格的儲物袋。

  天理何在!

  南樓月聽到思莫語描述的任務後捶胸頓足直嘆世道不公。

  泗水村獎勵儲物袋的NPC他是知道的。那NPC會隨機指定任務目標,完成後習得采集術並隨機獎勵30-100格的儲物袋。剛出新手村的時候他特地去泗水村做了這個任務,結果兩次都抽中了下下簽。當時他被要求去采五組只有中級地圖纔有的蛇尾草,最後卻只獎勵了一個30格的儲物袋。要知道少了70格,游戲初期他要比別人少撿多少垃圾,少賺多少銀子。

  好在他憑著堅強不屈的意志、自強不息的精神挺過來了……

  跟著的南樓月來到藍樹林外。

  思莫語止步不前。他側頭詢問身邊仍絮絮叨叨說著自己創業辛苦的南樓月,種種跡象表明面前這家伙極有可能會變異成某飛姓流氓,且有青出於藍之勢。

  「你不是說裡面危險?」

  「所以我說你怎麼一點也不……危險什麼……啊!對,那是因為進去的是你。」經思莫語一提醒,南樓月這纔發現他們已經到了目的地。「這裡可不是普通的樹林。」

  很明顯嘛,有哪個正常的地方會長藍色的樹。

  此處名為藍樹林,抽象卻形象的名字。因此處遍地是藍色的樹而得名。可思莫語怎麼看怎麼覺得那是因為游戲設計師偷懶隨便取了個名字,纔有了今天這片長相奇特名字卻普通之極的樹林。

  藍樹林是一個小型副本,可供單人或五人組隊練級刷寶。與其他副本不同的是,進入此副本後只有兩種方式出來,一是找到隨機出現在外圍的傳送陣,二便是死亡後選擇復活。林中的怪多在50-60級,據說還有個高達85級的大BOSS。可是南樓月不願多說,思莫語自然也沒興趣多問。

  似乎已經是藍樹林的常客了,南樓月領著思莫語很快找到了一片刷新「藍樹林猛虎」的空地。空地上已有數頭長相凶猛體積龐大的老虎正懶洋洋地趴在地上打盹。

  還未等思莫語走進,猛虎似已察覺有人靠近,機警的抬起碩大頭顱來回張望,褐金色的銅鈴大眼圓瞪,喉嚨裡時不時還發出沈悶地低吼聲。

  「你在這裡等我。」南樓月一把拉住來不及剎車朝著虎群直沖過去的思莫語,在他耳邊小聲叮囑道。

  「等等。」思莫語拿出之前一直沒機會用到的糕點交易給他。

  「這是你做的?」接過思莫語手中的盤子,南樓月這纔發現他救人用的糕點竟然還有如此功效,看向思莫語的雙眼不禁投射出駭人的光芒。

  「嗯……有什麼問題?」

  「好,很好。」南樓月收起糕點,平復了一下情緒,「現在還用不到,等會在吃。」

  很好什麼?他做的糕點很好,還是他送糕點很好,更或者是其他什麼很好?現在的人怎麼都喜歡把話說一半……

  目送南樓月殺進虎群,思莫語卻只能站在原地頗為郁悶地想著。



琴·夢·緣 第一卷 初啼 第十二章 任務一籮筐  <完>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8-2-26 04:5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okQQ  寫的真好看!XD  發表於 08-3-6 19:5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9 06:32 , Processed in 3.079031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