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怪物(內容血腥 )

[複製連結] 檢視: 3054|回覆: 10

http://www.gamez.com.tw/thread-409860-1-1.html

怪物討論區       請求各位看過的大大們,看過能不能給一點評論?雖然可能爛到根本不想評論ORZ= =我只想知道我需要改進的地方。我目前知道的,就是我的語病跟錯字問題,對內容有問題也可以去我的討論版討論喔




每個人身體裏


都蘊藏了不為人知的怪物

這怪物

是人淺意識裡

最兇殘的犯罪念頭










整篇可能會有很多語病(請各位大大幫我抓,我會馬上更改,剛打完自己就發現很多了@@orz)












[ 本文最後由 鬼神關羽 於 07-7-18 04:02 PM 編輯 ]
 
愛你愛到海枯石爛

可是海水不會枯  石頭不會爛  所以我不愛你
GGC and 美西ID:steven911
GO ROCK ! 無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人體藍圖

1


或許我很不正常...............




我從小就很喜歡看血腥的東西,而且是喜愛到一個瘋狂的程度,記的小時候很喜歡獰虐一些小動物,喜歡看他們痛苦的樣子,並欣賞

著那由鮮血和殘破不堪的軀體組成的美麗的死亡,通常人看到這些東西都會作嘔想吐,但我很喜歡,我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喜歡。

當我了解 “  人體”這種東西的時候,小動物以不能滿足我的嗜血慾望,   我很想親自找個人來好好欣賞人體被肢解開的那種美

感,但是我的理智告訴我,這種事情不能做,這種壓抑,讓我覺得很不舒服,於是養成了我一個紓解這種壓抑的壞慣..........我看到

人我會開始想像,他的內臟,他死後的表情,她血流全身的樣子,並開始想著我該怎們殺他,怎樣獰虐她的身體,越想,我就越來越覺

得這個人很美,沒錯,我喜歡殘破不堪的美,別搞錯了,這可不是因為我長相有殘缺才有的心理因素,我遺傳到了我爸我媽的好的

基因,長相都還不差,而且應該還滿俊的,我爸是過時的明星,現在算是退出演藝圈了,我爸有種很令人討厭的專制,希望家人都順

著他的想法走到某種病態的陳度,偏偏我又是很讀來獨往的人,我常常會反駁我爸,動不動就跟他大吵一架,我爸頭 頭腦很

直,次跟我對罵都會辭窮,而且詞窮的時候就會賞我巴掌,雖然痛,但我想到爸因為惱怒而說不出話的表情,我會笑!父親常常會被

我這個舉動惱的更火,便加重力道的打我,我母親看到這種情形都會在旁默默不語,我母親是個聰明人,有一點我很討厭我母親,明

明就是母親比較具有掌控一個家的能力,但他卻甘願的讓父親掌控整個家,母親的軟弱度讓我不齒,而我爸的想法也令我感到厭

惡,忘了提到,我還有個姊姐,姐姐的長相極為漂亮,聽說他出生那克父親十分驕傲,說生出一個很像他的孩子,老姐跟我一樣分別

遺傳到了爸媽的優良基因。



我姐最近被殺掉了,屍體被拋棄在暗巷裏,,當我看到我姐死掉的照片的時候,我很興份,屍體殘破不堪,雙腳被粗暴的砍下,

整張臉皮都被取走,內臟全部被挖出來丟的一地都是,陰道被取走,從身體上的刀傷看的出來對方完全不懂解剖,讓我想到

了開膛手傑克,這個人事我最喜歡的殺手之一  ───為什麼我可以看見這些照片呢?喝喝,因為我現在從事的是檢察官的工作(這於未啥我會從事檢察官的工作,弟一個原因當然是可以檢定屍體,至於我怎們當上的以後再談)

我姐的命案就是我正在處理的,當我看到死亡報告的時候,發現我姐是在賣春的時候被客人殺死,我姊雖然從是高薪的工作,但他會

去賣春我卻一點都不意外................



我不意外的原因,一切都要從幼時的那年說起...............................

[ 本文最後由 鬼神關羽 於 07-7-29 02:0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

因為爸爸的工作關西,小時候我們家每年都會去香港參加一個明星俱樂部,小時候還滿喜歡跟過去的,因為可以看到很多電視上的明星,大了就不喜歡去了,我最後一次去,是在15歲的那年‧‧‧‧‧‧

那年我記的很清楚,那年是聖誕節.............

我們全家參加俱樂部在有名的Q飯店舉辦的PARTY,Q飯店是當時全香港最明貴的飯店,去的大部分的都是政商名流。

[快點,我們要遲到了,都是你們兩個在給我托拉,快快快]
父親大吼著
父親很不講理,明明就是他自己在僑髮型浪費了很多時間,但他還是把遲到的錯都怪在我跟老媽還有姊身上。
我有點不服氣,準備要回嘴的時候,在旁的老媽做個手勢叫我別說話.............
老媽還是一樣很聰明,知道我下一步要幹麻,我還是很搞不懂,老媽為什麼肯這樣依附著老爸..............

其實就只是老媽很懦弱,我當時想不通這個原因,就是因為我覺得老媽很聰明,照常理來說不應該表現的那們懦弱的......但我長大後明白,個性跟頭腦的聰明與否,根本就是兩碼子是。

姐姐安靜的跟在老爸旁,姐姐比我大三雖歲,以年紀來說他現在應該要好好準備考大學了,但他還是跟來了,因為他在X中表現太優異,早就保送T大,他根本不用跟一堆人去競爭。

爸爸種是說:[簡韻心是我們簡家的驕傲]

爸爸很寵我老姐,因為我爸覺得我姐完全遺傳到他自己的優良血統,老爸很自負,種覺得自己零缺點,我相信我姐也知道,我爸除了那點長相稍微能看以外,他真的可以說是笨的要死,脾氣也很暴躁,但我姊清楚的知道,我們家的主控著,是我老爸。

我也很清楚的知道,家中主控權在老爸身上,只是我跟我姐不一樣,我姐會去拍我爸馬屁以獲取利益,而我則是擺明的跟我爸作對,我討厭我老爸

我們到了Q飯店的樓下

老爸拿出了邀請函給服物生看

[簡銘祥先生嗎?歡迎]

老爸臉很臭,因為服務生看到他時竟然不認的他,在他拿出邀請函之前

那時候我老爸已經是個快過時的明星了,但他還是以為自己很有名氣,當時我在想為什麼明星俱樂部還會邀請我爸,我以直到最後一天去這個俱樂部後才發現,一切都是因為我老姊的關西.........

到了會場,全部的人都在狂歡了,香港應未被英國統治過,他們在聖誕節也會狂歡。

[簡前輩,你來啦!!阿呀  妳女兒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呢!]

說話的人是這個俱樂部的會長,也是現在全亞洲最紅的明星,陳德

他的眼睛直直的盯著我老姊看,我姊眼神好像也在跟他交換了些什麼,在一旁的笨老爸根本沒察覺,聽到有人稱讚自己最寵的女兒,早就樂的在一旁自爽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3

看到我姐的人,一定會對她那怪物般的容貌感到驚訝,男人看見她會很想得到她,但是想得到的只是我姐的肉體,而不是我姊那個人的心,或許是容貌太過於美麗,讓人有種不安全感,至少我是這樣感覺的。

「爸,我去陳叔那邊嚕。」

「恩,不要給人家添麻煩。」

「你女兒很乖,不會給我添麻煩的啦!」

老姐跟陳德對話完後,我們家的這個角落馬上變成很安靜,可以說是死寂,老爸一個人在旁邊喝悶酒,他擺著一張臭臉,看他的表情好像以為會有人過來跟他套交情一樣,他總是自己為現在還很有名氣,老爸就是這種人,不懂得面對現實。

老媽默默的坐在老爸身旁幫老爸到酒,看到我媽這樣我有種莫名的憤怒,那時候我還不知道為什麼我要生氣,現在回想,就是因為老媽的懦弱讓我生氣,我討厭老媽這樣子。

過於安靜,使我有點無聊到發慌,每年來這邊我姐都會跟陳德在一起,我也都不知道他們是在幹麻,但今年有點反常,以前我姐都是跟陳德去她朋友那桌聊天打屁,但今年我姐卻跟陳得單獨的往樓下走,可能是我過於無聊,我開始有了跟蹤的念頭,我並不是對我姐跟陳德要幹麻感到有興趣,當時存脆是太無聊想找事情來做,卻讓我發現了一個驚人的內幕,也讓我心裡的“嗜血”怪物更加茁壯..................

我姊跟陳德去樓下後,我也搭另一班電梯跟者下去,下去後,陳德跟我姐就消失了,樓下只有一個櫃檯服務生

「櫃檯小姐,不好意思,請問你有沒有看到陳德跟一個女孩?」

「恩,你是說陳德跟他女朋友阿,艾優,我可是第一個看到這個大誹聞的人欸,哈哈」

陳德跟他女友?也太扯了吧,我姐在也不過像是陳德的妹妹吧!

難道是說他們兩個私底下有太多的親密動作?

他們到底是什麼關西?
只不過是服務小姐的一句話,就可以讓我想很多,這跟我的聯想力多少有點關西吧!

「不好意思,那個女孩是我老姐,我找我老姊有點事情,能不能請你告訴我他們去哪?」其實在我腦海裡有個模糊的影像浮現,我很想去確認,我想的是不是真的,所以我進一步的問了這句話。

「喝喝,原來你是陳德女朋友的弟弟, 恩,他們兩個去209房,需要我幫你先通知他們嗎?」

「恩!不用了,我想他們應該也才剛進去不久吧!應該沒差。」

「小弟,你可不可已把你姐的照片給我?這個大誹聞說不定很值錢欸!」

又是錢,我姊不過是跟陳德在一起,照片就變的那麼值錢,那陳德會部會太有影響力了。

「恩,我姊同意就行,謝謝你,小姐。」

「不要叫我小姐,很老氣欸!你可以叫我心怡姐!」

「恩,謝謝你啦!美麗的心怡姐姐。」

我偷學我老姊的拍馬屁大絕招,真的還滿好用的,我看她的表情可樂的呢!

其實心怡長的很普通,但我還是覺得她還滿漂亮的,可能是因為我看太多年我姐,我姐就是太完美無缺,打從我小時候,我就不喜歡太完美的東西,我覺得,有點缺陷,甚至殘缺才是美,這種想法,隨著我長大漸漸茁壯,我一開始就說過      或許我很不正常......

談話一完,我動身網209號房的方向走......

[ 本文最後由 鬼神關羽 於 07-7-16 03:5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4

有些事情或許是不知道比知道好吧!因為我當時無聊的好奇心,看到一個我非常不想知道的事實......

「198 199 200..................」

我看著房號,找尋陳德跟我姐的房間,心理有種莫名的期待感,至於期待什麼,應該就是期待著接下來可以足以滿足我當時的好奇心的『事實』吧。

「206  207 208........,209」

找到了!

我走了上前,我發現,房門竟然沒有關好......

當我從細縫看的時候,我呆掉了。

姐赤裸裸的,在陳德的面前。

在性交嗎?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老姊的身體.......

我眼神離不開我老姐  完美,全身上下,完全沒有一點缺陷,唯有那天,覺得我老姊完美的脫俗,我第一次覺得老姐是個只應天上有的仙子。

平常的姊姐,雖然很漂亮,但是她的眼眸裏種是黯淡無光,讓我覺得她很可怕,因為就連沒有生命的洋娃娃,黑眼珠上的會加
上白點當做光芒,洋娃娃才會顯的特別可愛,那天的姊姐,眼神裡盡然有了他平常沒有的光芒,這時候的姊姐,真的很美。

老姊為什麼在要跟陳德做那種事情,在我當時的觀念裏,那種事情是骯髒的。

我忍不住發出聲音來,我自己的親人在我面前做那種事,這種事情我不能接受。

這陣聲音,引來了我姐跟陳德的注意。

當我姐看到我的時候,眼神恢復了平常的無光的幽暗,而陳德的表情則是很慌張

「X的,我門竟然沒戴上,還有你,這個兔崽子,你跟我來幹麻?」

我說不出話來,我腦筋被當時的景象弄得一片空白。

陳得很著急,他隨手拿起了台登向我這走過來,我還來不及逃,他就用力的從我頭部砸下。

接著,我眼前一片黑暗......

那時候,因該是昏迷了。

昏迷前,我聽到了最後一句話

「不要殺我弟。」

從這件事情後,我跟我姐 之間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當時我應該是可跑掉的,但我看見姐的眼睛突然有了光芒,又突然恢復成無光,那時候,我真的是被我姐給嚇傻了。

是什麼事情,讓我覺得老姐那時候,感覺好像是從一個死人變成活人的?



「多可望這個世界,就有多痛恨這個世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5

人活著最終目的到底是什麼,很多人會回答:「踏實的過完美一天,完成自己的夢想,不要再人間白走一遭。」

很關腔的的回答。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卻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那是件多可怕的事情,我跟我姐,同屬於這種人,當人明明好端端的活在你面前,但眼神卻沒有一點光芒,就會像個殭屍一樣,行屍走肉。

我姊,在準備跟陳德性交的時候,似乎找的了自己的存在  ─  只有再那一瞬間。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突然感覺的頭部一陣陣痛,我從一片黑暗中爬出,我的雙眼漸漸看的到眼前的東西。我在一部箱型車內。

「她X的,這死小子怎麼會跟來,還好我騙妳老爸說我帶你們兩個去玩,不然她亂說話怎麼辦?」
我在後座,陳德還不知道我已經醒過來了,我這次學乖了,我安靜的仔細聽她們的對話。

「錢!你上過我了,復出當初談好的價錢吧!」
我姊剛剛跟陳德做過了?我有點不相信我的耳朵,我姊竟然用肉體跟陳德交換金錢!

「我會給拉,我陳某又不像你老爸那麼摳,倒是你這個可愛的弟弟怎麼辦?覺得他很靠腰,如果他出去亂說話我在演藝圈救活不下去了。」
我有點生氣,甚麼叫覺得我很靠腰,怕沒頭路就不要跟我姊幹阿,我越聽越氣!

「我會讓他不要說出去的,你放心吧,我也不想讓我老爸知道這件事情。」

「但願如此......」

車子到一間小木屋,停了下來。

說是小木屋,好像有點太瞧不起這間建築了,應該算是個木造的別墅,六層樓的。

「醒來啦,兔崽子,虧你姐幫你講話,不然當時我早就氣的做掉你了!」

「做掉就做掉阿,誰怕誰阿。」當時年少青狂,根本不知道【死】是啥,雖然現在,覺得【死】是種至高的藝術。

「幹......你這小子」
陳德被我腦火了,揮我巴掌。

「幹,看我敢不敢做掉你!」

「停手,你答應過我的,陳德,如果你做掉他,我就把我們的事情說出去,看你損失大還是我損失大。」

陳德收手,哼了一聲,轉了伸往木屋的方向走。

我的記憶,還停留在陳得賞我巴掌的那一克,陳德當時的表情,跟我爸氣急敗壞的表情一模一樣,但陳德的表情卻讓我更想笑,陳德給我的映像一直是斯斯文文的,現在陳德卻表現他最真實的一面給我看。

陳德果然很虛為。

「簡祥凌,快進來」
姐叫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跟各位大大抱歉                      太晚發了                         零時有些事       正在準備高中後志願的事情跟家人討論      SORRY

6

陳德像是個穿著人皮的禽獸,你覺得我這樣說太過分了嗎?但事實就是如此,在電視上,甚至我爸面前,都是一付溫文儒雅,很有氣質的一個人,但事私底下卻完全不是那回事,滿嘴的粗話,跟我姐做性交易,你不覺得他是穿著人皮的琴受嘛嗎?

陳德就是種人,但是這種人通常可以給我帶來莫大的快樂,那種落差感,就像是一個價值連城的寶石便成一文不直的泥土,那時候還不知道原因的喜歡這種感覺,讓我感覺到了存在感,我敢說我那時候的眼睛裡一定也閃爍了光芒......

長大後想想,原因只有一個  ── 因為我 對於不完美的事物,有種特別的喜愛。


聽到老姐的呼喚,我回了神,如果我沒看到陳德的那種落差,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想進去,但是現在,我很想深入了解,陳德這種“生物”。

陳德的木造別墅很氣派,連一樓玄關的地板都鋪著地毯,大廳裡也放著暖氣,現在是香港的冬天,外面很冷,大家都穿的很厚,但是一進去裡面,就馬上想把外套脫掉。

這裡還有幾個佣人,每個都長的很漂亮,但在我姊旁邊,就顯的象是在旁襯托花的美麗的綠葉般。

「你的房間在這」

姐丟了把KEY給我。

「位子不知道就去問傭人吧!我要去做生意了!」

老姊知道我知道了,他現在講的也很白。

我恩了一聲,叫用人帶我去我的房間。

在通往我房間的路上,傭人一句話都沒說,讓我感覺,他像是個沒有生命的機器人,到我近來這間房子後根本沒聽過任何一個傭人講過話呢!

到了房間門口

我一進去房間內,我就躺在大床上回想今天發生的事情,可能我有點累了,過一陣子,我就睡著了。

睡夢中,我聽到了開門聲,我這個人就算睡著後,也會維持著一點意識,可能我的黑眼圈就是這樣造成的吧!

我打開沉重的眼皮,看見的,是我老姐。

老姊笑著,眼睛閃爍著不屬於他應該擁有的光芒。

「親愛的老弟,我來付封口費的,呵呵」

[ 本文最後由 鬼神關羽 於 07-7-28 04:38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7(第一章尾聲)

我當時,可能是睡意濃厚,我竟然猜不到我姐要幹麻

當一個東西完美到頂端後,就會覺得不完美了。

姐的眼睛的光芒,幫助他抵達頂端,也讓他迭下谷底。

姐走向我這,並且坐在我床上。

「我會想辦法讓你別把這件事情說出去。這就是我想到的辦法」

姐在我面前,脫光衣服,我嚇了一跳,但我眼睛確實離不開我姐,因為我當時是個青少年的關西吧,這是我第二次看到老姊的身體了,而且這次,還是在鈔超近的的距離。

「老姊你......要幹麻?」

「你也知道阿,你看還是身體最誠實,哈哈」

沒錯,老姐是真的要跟我做那種事情。

我的身體,的確是起了生理反應,當我看到我姊那個樣子的時候,我當時的確是忍不住了,但只維持在性交前的那克。

「我動就好,我這方面可是學的很好喔。」

姐跨上了我的身體,上下擺動著。

我看著姐的表情,我的性欲全沒了,姐那完美的身體就這樣赤裸裸的在我面前,雖然我身理反應依舊在,但我實在是完全失去做這種事情的想法。

「沒想到你第一次,能持續那麼久,弟,你很厲害欸」

我知道,我根本不是性能力強,而是根本不想做。

我看到了最完美的身體,我開始幻想著,撕裂這具身體的感覺.............

我知道,我不能在跟姐做這種事情下去了,在下去,我只會更想殺掉我姐。

我推開我姐,奮力的跑了出去。







這件事,沒人知道,我也沒講我姐跟陳德的事情。

我也不想講

我看見,我姊活著的目的

而且,在那時我似乎,也找到了我自己,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目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肉食動物
1

她拼命忍住不要叫出聲音來;沒辦法,這是客人的要求。

「千萬不可以叫出聲音喔,不然‧‧‧‧‧‧」

重來沒有一個客人,能把他搞到這樣欲仙欲死的,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怪要求的客人。

她知道,她快把持不住了。

「你要叫了嗎?那這樣好了,我把你綁在床頭,你免費幫我做這種服務,我就讓你叫。」

管你怎樣都沒關西,老娘我快受不了了。

「恩........好。」

男人把她綁在床頭,並且更用力的抽動著。

她像是得到解放一樣,他肺裡的空氣不段受到擠壓,他瘋狂的聲吟著。

她知道她快到了,當她身體裡有股熱浪衝過全身,她知道她忍不住了,她像是脫韁的野馬,盡情的奔放,之後筋疲力竭,緊繃的身體都軟了下來。

「你是我遇過,最特別的客人。」

「特別嗎?你知道嗎,我還要再給你一份驚喜呢!」

「我不用什麼驚喜,快把我鬆綁,然後付錢,你把我弄得很舒服,少算你1000好了。」

「不不不,這份驚喜,一定要給你,你很直得拿到這份驚喜呢!」

「對了,你跟簡小姐一樣,一定得拿這份驚喜。」

男人補上了這句話後,男人眼前的女子,眼睛裡開始充滿了恐懼。

「不要,你這個狗雜碎,放開我...............」

男人抽出小刀,仔細的端詳前面的這位女子 ──而且完全無視於那位女孩地亂吼亂叫。

男人拿起小刀,笑了幾聲,從她的肚子切割下去,直到兩胸之間,女孩瘋狂的大叫,聲音聽起來非常的痛苦。

「你知道嗎,我最討厭人家罵我狗雜碎了,我記的簡小姐死前也這樣罵我,我決定讓你死的難看一點。」

她很痛,但卻沒辦法失去意識,也許失去意是她的痛苦會減少一點。

男人把她的乳頭切下來,並強迫著她吃下去。

女孩不停的反抗著,但男人不停的硬塞,終於,女孩把她吃下去了。

女孩感到反胃想吐,但從她陰道發出的陣痛蓋掉她想吐的感覺。

男人拿起小刀,放進她的陰道中,並且不停的轉動著,像是要把女孩的陰道撕裂開來一樣。

女孩痛的大叫,嘴裏殘留的乳頭碎削也噴了出來。

男人拿出在陰道的小刀,繼續剛剛在從肚子化到兩乳之間的傷口繼續割。

女人眼前冒出一堆火花,她終於出去意識了。

男人用帶著白色手套的手直接把她的心臟捏住,直到他完全停止為止。

男人取出他的各個內臟,把玩著,玩完就把她重新塞回去────雖然位子都不太對位。

男人高興的看著他的傑作,他笑了。

最後男人取下她的臉皮,放進了手提包當中。

他不想要那個被他弄的傷痕累累的陰道了。

男人很高興,他現在剛做完運動,他胃口很好。

「我該去吃點早點了。」
男人離開這裡,而女人的血,流的到處都是。

男人很開心,他又做了一個偉大的藝術品,他想著。

[ 本文最後由 鬼神關羽 於 07-7-29 05:42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



接到在台北B區的刑警的密報後,我嘴角又微微的上揚───又有人被殺掉了。

我馬上趕往現場,恨不得馬上看看這位藝術家的偉大藝術品。



※現場※

「真他媽的畜牲,怎麼最近都發生這種鳥事。」

說話的是一位重案組的刑警,通常重案組的都最鐵石心腸的,看到屍體眼睛都不抸一下,或許這個死者死相太過於血腥,喔,

不,對我來說是藝術品,當我看到屍體時,我很興奮,我用手擋住我上揚的嘴───畢竟不能讓人看到我看到這種東西的時候還會笑。

我開始仔細的檢查眼前的屍體,這根本是個藝術品,這個跟我姊的屍體一樣,身上的刀傷非常的粗暴,臉皮一樣被取下,我馬

上檢查她的陰部,這次沒被取走,這次跟臉皮一起消失在屍體上的,是乳房。(而且很明顯的看的出來,這個屍體很明顯的是在做完愛後被殺掉的)

後面觀看的刑警,嘴裏都在罵者,畜牲,狗雜碎這種字眼,但他們說錯了,這傢伙根本不是畜牲,畜牲不會強姦獵物,不會雞

姦獵物,更不會強姦完後又把獵物給殺掉,她殺人的原因跟我的慾望很像,他是個肉食動物,他殺人絕對不是為了錢財,他的

目的只有一個────   就是他喜歡殺人。

我繼續欣賞這個屍體,發現他的內臟明顯的被拿出來過又重新放回去,但是位子都不太對,我又發現他的胃裡好像有東西。

完美。

乳房在胃裡。

當我把乳房拿出來後,後面有幾位刑警已經去吐了。

對他們來說,這個很噁心,加上屍體發出的陣陣臭味。

我手顫抖著,我太開心了,因為有人,幫我做這些我不感親自做的這些事情。

「這具屍體,跟上具屍體的犯案人一樣。」

聲音來自封鎖線後面。

兩具屍體看起來,並沒有明顯的“簽名”(注1) 我很好奇後面的人怎麼敢斷定這是連續殺人犯。

我回頭看,站在封鎖線外面的,是個酷似高中生的男孩。






注1(通常連續殺手都再屍體或現場留下一個很明顯的記號,稱為殺手簽名,連續殺人犯通常都是心裡不正常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8:41 , Processed in 0.801628 second(s), 2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