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血月》─ ※血之章

[複製連結] 檢視: 7313|回覆: 35

『血月』



據說,在某個遙遠的次元之中,有個國家毀滅了。
那一夜,鮮紅的月色,照亮了每個人心中深處。

他們順著慾望,殺戮。



*******************************



我向來是不理會這種無聊的夢境的。
但是當夢境的輪廓越來越鮮明時。

我開始害怕自己。
害怕自己也會在月光下,伴著滿天的鮮血起舞。

我好怕。













[ 本文最後由 xxiinon 於 07-10-21 08:12 AM 編輯 ]
 
denn endlich fühle...                                      【BLooD mooN.7】yam...




Schließe ich...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6   檢視全部評分
海月修    發表於 07-10-15 08:57 聲望 + 1 枚
佐萊.尤菲    發表於 07-8-18 19:21 聲望 + 3 枚
鬼神關羽  喜歡你的小說   發表於 07-7-19 23:58 聲望 + 2 枚
天下創世  看的雞皮哥搭= =  發表於 07-7-19 00:30 聲望 + 2 枚
kyokorei    發表於 07-7-18 09:19 聲望 + 3 枚
menasi  唔唔、真好看!  發表於 07-7-8 07:58 聲望 + 2 枚
淬煉  好看!期待下篇,精華文章,請再接再厲  發表於 07-7-7 23:40 聲望 + 3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髮之章

1.



少女的雙唇被膠帶緊緊纏繞,無法動彈的身體開始掙扎起來,意識正一點一點慢慢回復的她,發現雙手與雙腳被同一條麻繩從後面捆綁了起來,雙手向後、兩腳向上,以致身體呈現一種近O型的姿勢。

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
才這樣一想,可怕的念頭瞬即閃過她的腦海。



東京,今天月色很美。
男子高興地小聲哼起不知名的旋律。儘管東京又稱作夜都,但在這般陰暗且窄小的巷道內,連流浪漢都懶得進來。站在巷道口的男子,倒不像是在注意四周,說是悠閒地在等少女轉醒比較合理。

「喔,你醒了?」男子聽見少女的悶哼聲,轉身看著她說。

少女眼淚流了下來。她認得那個男子,她認得他。那股熟悉的親切感,還有男子獨特的優雅氣息。甚至還讓少女以為,男子是來救她的,但是…

男子嘴角浮起了微微笑意。

「不用害怕,京子。我是來救你的沒錯。」

這樣說,並且慢慢走近京子的男子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他優雅地用手輕輕放在唇邊,好像不願意讓京子發現他的笑容一樣。在微弱的月光下,京子總算看清楚男子現在身上正穿著合身的燕尾服,那是套非常名貴、卻又讓京子她曾深深入迷的一套衣服。

但是,為什麼他會…?

「這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事,是我們終其一生都沒辦法預料到的,就像現在這樣,京子。但是呢,不要永遠讓自己處於弱勢,對吧?我記得曾跟京子你講過這句話呢。」

西裝男子露出迷人微笑,雙手輕柔地撫摸京子的臉頰。

「我是真的真的很高興京子你願意跟我吐露你心中的無奈跟憤怒喔!…不過很遺憾的是,我一直在教你解決的辦法,但京子你似乎一直沒有把我的話放在心上呢…這點讓我真的感到很無力。我常常說,不喜歡這個社會,就要給它有力的打擊,讓它看見屬於你的自我…」



少女激烈掙扎,不停的悶哼聲讓西裝男子停住嘴邊的話。
此時男子的表情就像是在說『真拿你沒辦法』一樣,然後低頭親吻京子的額頭。

「喔…真對不起,京子。其實我本來是要在一個更優美的環境跟你講這些事情的,但是『那個人』一直在追著我,所以我只好把你帶來這個他一時之間很難找的到的地方。這樣被綁著也很難過吧?不過請你忍耐一下,很快我就可以結束了。」男子苦笑。

不對勁,京子心裡這樣想。這樣怪異的舉動…而且,他說結束!?結束是什麼意思?
眼前微微皺眉的美麗笑容讓京子脊骨發涼。



「我知道你是個處女,對性這種事還處於陌生的階段,所以現在對於這種感覺會覺得很害怕,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做任何事的,因為我覺得要拯救你,就要在你還沒被污染的情況下解救你的靈魂…」



京子的淚水因為極度恐懼而滑落。
她快崩潰了。

…解救?什麼解救?
他是瘋子…原來自己一直很喜歡的他其實是個瘋子!



「京子,今天的月色好美。」
西裝男子深吸口氣,然後綻放出妖異的笑。



黑暗深處,銀白色開始吃食少女的靈魂。
雖然大聲地在自己嘴裡吼著西裝男子的名字,但是不會有任何人聽到。接下來的任何絕望和痛楚,也只有自己能夠悽喊,自己能夠品嘗。

然後,就結束了。
那一晚,京子,以某種形式得到了西裝男子的解救。





[ 本文最後由 xxiinon 於 07-8-4 08:5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5   檢視全部評分
海吧老闆  謎....期待中  發表於 07-7-8 16:37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menasi    發表於 07-7-8 07:5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路邊一棵樹  期待下回~  發表於 07-7-8 00:1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2.



一走出現場,總是穿著萬年不洗灰大衣的小池警部,一個人站在他的VIOS 1.5旁邊點了根bevel,看起來活脫像是個房貸還沒繳清的中年上班族,事實上,他確實也是。小池深深嘆了口氣,平常滿臉鬱悶樣的他現在看起來更憂鬱了,不過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好嘆氣的。
扣掉我不算,有看見的同事光吐都來不及了,他卻顧著嘆氣。



澤近京子,一所知名女校的學生。紀錄上寫說她生前身高177公分,體重約才五十到五十五公斤左右,是個標準的模特兒身材。吸著煙,我很順手地拿走由佳里帶來的紀錄資料,反正只顧著吐的她,應該也沒辦法好好看完這份紀錄。

「真是紅顏薄命啊…」小池又在嘆氣,嘴裡吐出的煙緩緩上飄。

說實話,從照片看起來澤近京子真的是個美人,讓我有點羨慕。
不過我羨慕她的美貌,卻不羨慕她的遭遇。



頭皮,消失了,依判斷應該是被兇手帶走。
現場留下的幾乎已經不能稱作屍體,因為只有部分的京子還留下。

雖然大部分的肌肉都完好,但身上的所有皮膚被完完整整地割掉了,而且都以同樣的大小切好疊在一旁,上面沒有血水殘留,可見是被兇手清洗處理過。京子的內臟全部消失,唯一剩下的內臟則是被擺在屍體旁邊,裝在一個精美的水藍色玻璃瓶內:滿滿的福馬林內漂著京子的腦髓。真是夠詭異。照這樣子的處理方式來看,應該是兇手預計要帶走卻忘記了。

「真是個粗心的兇手。」我說,大概是想起剛剛那個畫面,由佳里又吐了。

她連話都說不出來,只是淚眼汪汪地瞪著我,彷彿在怪我不陪她一起吐就算了,還一直提起那慘不忍睹的畫面。真是的,當警察卻禁不起這種畫面,晚上回家要好好吐槽她。



「你有什麼看法,愛?」唯一能跟我正常說話的小池警部用很頹廢的眼神看著我。

「沒什麼看法。」我現在很想睡覺,因為才早上六點多「叫鑑定組把東西收一收就回去吧。」

「喔,但是警視長會罵吧?畢竟是澤近家的千金啊。」

「雖然這樣講,但你也一樣不在乎吧?」

「我沒差啊,反正你也看的出來這件案子不尋常,如果是以前一定又會找特刑組來辦吧?現在會找誰,我就不知道了。」

渾蛋,你明明知道會找誰。別邊吸著已經燒到煙屁股的煙還講這種不負責任的風涼話。

「先丟給藤原老狗吧,要不要一起去吃個早餐?」他踏熄煙蒂。

我看著天空,東京的天色陰暗,我這時候才發現月亮竟然還在頭上不遠處掛著。然後我對著小池點點頭,把由佳里抓上車之後,就離開了這個血腥的案發現場。





[ 本文最後由 xxiinon 於 07-7-8 11:4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menasi    發表於 07-7-8 08:00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3.



坐在車內,由佳里一副好像剛剛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玩著我早上起床隨手綁好的馬尾。我從後視鏡瞪著她,但她看起來根本不在意。

「喂,小愛,你到底有沒有在用我介紹給你的Tsubaki啊?」她嘟著嘴說「你的髮質好枯燥喔,明明一頭飄逸的長髮卻不好好愛惜,這樣你就不能贏過我,成為東京警視廳的第一美人了呢。」

「謝謝,那個寶座請你繼續佔領著吧,我不喜歡緊追不捨的感覺。」

「嗯…好可惜喔,小愛。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其實我們可以一起並列第一美人啊。」

「不了,謝謝。」不好意思,你的閃亮眼神對我沒用。

「如果讓其他女同事聽到你們兩個在互相推讓東京警視廳的第一美人,她們一定很氣。」叼著煙,小池很快地超過了眼前那一台紅色Toyota。

「小池前輩,不然你覺得我和小愛誰才是第一美人?」

「嗯…各有千秋吧?一個是俏麗短髮的小泉由佳里,專門以青春活潑的氣息來贏得警視廳眾多男同事的心;而另一個則是長髮翩翩的七條愛,冰山美人的姿態讓許多人激起想要溶化她的慾望。但是呢,其實由佳里的天生條件並不甚佳,因為擁有一頭及肩長髮的愛可以有多種造型,馬尾頭、公主頭、捲捲頭、雙馬尾頭,要盤要捲可以依心情好壞決定,這一點跟所謂『萌』這個字可以在很多情況下有著不同的愛好者,所以愛的支持者其實會很多,但是因為是冰山美人,極少出現馬尾以外的髮型,所以可惜的就是這一點。」

聽到這番話的我嚇到了,這個電腦狂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評論?

「…以上資料由我們的好同事島崎提供。」小池隨即補上一句。

我用“原來是島崎啊…”的眼神看著小池,他笑笑。

「哇,島崎先生做的解析超詳細的呢!所以小愛,你也要加油喔!」

「不…不用了…」

「小愛你不要害怕啦,其實有追求者的感覺很好呢…」

「不…我…」我放棄了。

接下來的所有無意義對話我都左耳進右耳出,隨口應付由佳里的嬌聲攻勢。這種情況直到我們眼前出現李老頭的早餐店之後才結束。



*******************************************




4.



「早安,李伯伯!」由佳里大聲問候。

「喔,早安啊,由佳里。你今天還是一樣很有活力呢!」

李老頭滿口黃牙嘻嘻笑著,除了跟一般早餐店一樣了無新意的餐點之外,看起來陰暗又骯髒的店面是他這間早餐店的特色。儘管如此,他這裡卻是有著足以讓我們幾個老友必來的秘密。

「李伯伯,麻煩給我三份由佳里每日必備活力蛋餅!」看不出來,她第一次來的時候還嫌這裡既噁心又窄小,現在則是天天來報到。

「沒問題,那小愛和小池先進去坐吧,你們的份剛做好,現在已經擺在桌上了呢。」
「山崎他已經在裡面先開動了。」

小池看著我,我看著他。四個人突然聚在一起,按常理來說是沒好事發生的。丟下一個人在跟李老頭抗議為什麼沒先做好她的蛋餅的由佳里,我一走進去就看見
山崎右手在幫自己的頭髮抓造型,左手則拿著今天的晨報。

不用說,報紙的內容、最大條的頭版標題絕對會在有關澤近京子慘死的消息打轉著。

比起首相下台,我想全東京的人一定更擔心昨夜發生的這場慘劇。
“有一必有二,無三不成禮”這句話是有它的道理的。

曾讓全東京陷入恐慌的殺人魔。
你,又要覺醒了嗎?






[ 本文最後由 xxiinon 於 07-7-14 11:3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羊怪  請繼續^^  發表於 07-7-8 11:43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5.



「啊,前輩,你們早!」山崎轉過頭,很靦腆地笑著。

標準的微笑男孩,是那種OL特別愛好的公司新進男職員的感覺,文質彬彬再配上山崎鏡夜獨有的美型臉蛋,讓很多人忿忿不平為什麼他被調到我們二課來。話雖如此,這個美少年其實讓各部門又愛又恨,因為一但進行射擊評比,全東京,不,或許全日本都沒人能跟山崎匹敵。

沒有人喜歡被比較,所以山崎在二課。
二課除了他,大家都是射擊白痴。

「嗯,早安。」小池拉開椅子就坐,自顧自地享用美味的蛋餅。

「今天早上去證物室看過了?」我瞥見桌上有份文件,上面蓋有近藤老前輩的章。

「是啊,愛前輩你要過目一下嗎?」

「不了,我不想插手這件案子。」我向由佳里彈了個手指,跟我住了這麼久的她應該不會不知道我要點什麼吧?

山崎皺眉:「但是前輩,這個很顯然的又是殺人魔事件呢,這件案子很可能又會落到我們頭上。」

「掉下來再丟給保安三課就好。」

「這樣不行吧?…小池前輩,你難道不會擔心嗎?」

「擔心有什麼用?愛說不接,我也無可奈何。」

「聽起來你似乎很想接下這個case?」我接過由佳里手中的飲料,喝了一口。…該死的奶茶,我要的是可以提振精神的咖啡!

「我沒這樣說。」

「但是你的語氣這樣告訴我。」

「山崎你來的好早喔。」由佳里端著她的三份活力蛋餅坐到我旁邊,小心翼翼地擠著番茄醬,深怕不小心滴到自己特地買的CECIL McBEE的衣服。

「沒有啦,是因為昨天我留在警署練習,然後大概在五點多的時候接到通知,就馬上趕去澤近京子的現場了。愛前輩,你要胡椒嗎?」

「嗯。」我簡單應了一聲。

「那裡好噁心喔,我一看到就吐了呢。」由佳里作出很噁心的表情「吐的天翻地覆,幸好去那裡之前還沒吃早餐。」

我想起那被完好盛裝著的大腦。

「看來兇手是個有著獨特美學的藝術家。」小池這句話一出口,就被由佳里用哀怨的眼光瞪了一眼。

「不只是一個藝術家喔,還是一個了不起的外科醫生。用刀手法一流。」山崎翻開手邊的資料。



……用刀手法一流?



「根據法醫的鑑定,澤近京子的死因是失血過多,但是她身上卻沒有明顯刀傷,嚴格來說應該是連一道有資格構成刀傷的傷口都沒有。」

「怎麼可能?」由佳里驚訝的停下了準備放進嘴巴的蛋餅。

「嗯,唯一還能看出來的就是京子的腹部有一道橫切傷口,但是因為兇手順著肌紋切割,所以並沒有造成肌肉組織的大量破壞,外行人的我根本看不出來有被切開過。而且一開始的屍體幾乎完整,看起來就像是單純被剝皮而已,之後檢查屍體內部才發現內臟都不翼而飛。」

「不要再說了啦!」由佳里很緊張,還沒聽完就摀著耳朵跑掉了。

「嗯嗯,那裝著她大腦的罐子呢?」小池倒像是沒事一樣,繼續吃著盤子裡的蛋餅,還多叫了一盤煎培根。

「說到這個,也蠻難讓人想像的,那個大腦在我們發現的時候,還有微微在跳動跡象…別給我那種不相信的眼神啦,小池前輩,我說的是真的。我親眼看見的。而且是在發現屍體之後,我們才在附近的角落發現大腦罐子和澤近京子所有的皮膚。就像是有人故意放在那裡的一樣。」

「嗯,大腦罐子,你還真會取名字。」小池一副變態樣笑著說,然後山崎居然也笑了,只是笑的很勉強。

我瞪著這兩個互笑的傢伙,起身準備帶由佳里回去。

「愛前輩…還有一件事情。」

「嗯?」

「那些皮膚,不只是長度寬度一模一樣,甚至連厚度都被切的剛剛好,不差分釐
。」



由佳里也轉過頭來,四個人,我們四個人。
神情一樣深沉複雜。

彷彿遇見久未謀面的朋友一樣。
月夜,好久不見。






[ 本文最後由 xxiinon 於 07-7-14 11:3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Rogie  好噁的手法。  發表於 07-8-15 12:44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鬥士豪    發表於 07-7-19 12:48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kyokorei  因為一"但"進行射擊評比->一旦? 其他錯字就不挑了~@@ 覺得你寫 ...  發表於 07-7-18 09:37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鬼神關羽  很棒 好期待後續  發表於 07-7-8 20:35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6.



血色的濃稠從西裝男子手中劃開。
京子兩眼翻白。

刀口,很俐落地劃下一片片肌膚,那種感覺是這麼的自然。
西裝男子吃吃笑著,那聲音讓人聽了很舒服,但是場面卻令人作嘔。

胃袋、子宮、腸子、肝臟、脾臟、心、肺。
像是讓小孩不感興趣的玩具一樣,被丟在京子身旁。然而,此時的京子卻還能神志清楚地看著自己的胸腔被挖空。極度的痛楚究竟會讓人暈死還是反讓人如迴光返照般意志清醒?這時的京子根本沒辦法思考。

西裝男子哼著小調,搖著頭。像個快樂的大孩子。手邊那把精緻的單體刀像在指揮他所唱出的節奏,輕巧地滑動著,每一個動作都很優雅地慢慢切掉京子的生命力。

「……」京子只希望能瞬間斷氣。

「不行不行,京子,我跟你說過人要堅持住自己生命的每一分鐘喔,所以別太早結束這場儀式。」西裝男子拍拍京子的臉。

連淚腺都因恐懼而乾涸,東京的月亮看著地上鮮血暈化成一幅詭異的美。
彷彿在歌頌著夜,西裝男子微笑看著天空,嘴唇細細念著。

然後紅色淋漓,所有的景象都模糊了。



***************************************************



7.



殺人,其實很簡單。

就像是我看過的一套著名漫畫,《怪物》,有講過。
想殺人,只要忘記砂糖的味道就可以了。

而我們,需要忘記什麼?



失眠,張開眼睛。
然後我看見大螢幕還在播著深夜的低能綜藝節目。由佳里躺在我的腳旁邊,熟睡著。累了吧?不過今天確實折騰了一整天了。

拿走由佳里手中的遙控器,我轉到了台灣的新聞頻道,這是我拜託小池幫忙偷接的。並不因為我是個台裔日本人所以愛看台灣節目,而是因為我很無聊。反正台灣的新聞比泡沫劇有看頭。

然而,我心裡卻還在想著澤近京子的事情。
不知道為什麼,在睡一覺之後,某種直覺告訴我,可能不是月夜。雖然這種精密的刀法、詭異的行徑手腕跟月夜大同小異,但是,盡可能的,我希望不是他。

有這個必要,從新的方向尋找。
直接從月夜的方向下手,無論對誰,壓力都太大了。



「嗯…小愛,小聲一點啦。」由佳里睡眼惺忪地看著我。

「不好意思。」我把主播的說話聲按掉,然後切掉單槍電源,收起了大螢幕。

「你要睡了?」

「嗯,我還有點累。下次記得要開定時關機。」

由佳里像做錯事的小孩不好意思的嘻嘻笑著,然後輕輕地在我的右臉親了一下。

「小愛晚安。」

「晚安。」

「……」
「對了,小愛。」

「嗯?」

「你…什麼時候學會抽煙的啊?」

「我不會。」

「騙人,你今天下午明明就在抽。小池前輩還說你抽的牌子他是第一次見過。」

「我在抽煙?」

「對啊…而且第一次去澤近京子的棄屍現場的時候你也在抽煙…」

「是這樣嗎?那我會去改掉。」

「對啊,抽煙對身體不好,小愛你不要再抽了…」

聲音越來越小,應該是睡著了。看著單調色系的天花板,我的意識也開始慢慢模糊。我抽煙?看來最近的怪事是越來越多了…

希望今晚,那些奇怪的夢境能夠少出現幾次。
那些,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夢境。

然後灰色稀疏,所有的景象都模糊了。






[ 本文最後由 xxiinon 於 07-7-14 11:3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路邊一棵樹  Mr. Game...相似感...  發表於 07-7-11 20:3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8.



爬起床,下意識第一件事情就是走進廚房,看著我的那排咖啡豆罐子發愣。
而我也是在這種情況下,才慢慢讓神志清醒。

今天…就Latte吧。
順手抓起一把咖啡豆丟進全套式的咖啡機內,份量剛好,機器開始磨豆。

我走進浴室,看見鏡子被口紅塗抹上很漂亮的字跡。

“小愛,我先出去了,小池前輩說中午李伯伯那裡見。
                                                                               p.s.今天也要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喔!”


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無奈吧?搞不懂,為什麼這麼多人會把我跟由佳里相提並論,其實我自認我一點吸引人的特質都沒有,更遑論是個美人了。

我把鏡子的口紅畫圈抹開,看著一整圈的鮮紅,突然…有點恍惚。
自己並不是一個怕血的人,但是當世界都被鮮血沾滿,我想我絕對會壓抑不住自己的驚狂。那些兇手在用刀子劃開被害人胸膛的時候,想必,他們的世界一定是沾滿鮮血吧?

一股熟悉的味道傳來,看來Latte已經泡好了。簡單盥洗之後,我隨手綁上馬尾,拿了咖啡就馬上出發到李老伯的店。



街道上沒什麼車,看了看時間,才十點多。
今天明明是假日,卻一反東京平常的擁擠景象,新宿三丁目讓我感到怪冷清的。

看來,殺人魔效應開始了。





[ 本文最後由 xxiinon 於 07-7-14 11:3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9.



「小愛早啊。」李老頭笑著。

「老頭你早,麻煩給我一份蛋餅。」我走了進去。

四個人都到齊了,聽見李老頭聲音的山崎他們,都轉頭給我暗示我遟到的笑容。桌上除了一盤盤還沒吃完的蛋餅和飲料,其餘的都是澤近京子相關的資料文件。我坐了下來。

「喔,小愛你都沒有好好聽我的話,連最普通的底妝都沒畫,看起來好糟糕喔!」

「算了啦,愛她比較適合素顏。」

「對啊,而且我也很少看見愛前輩化妝的樣子,這樣的感覺比較適合愛前輩呢。」

「山崎你這樣說是褒還是貶啊?」我有一點點不高興,山崎馬上很尷尬地不知要笑還是不笑,小池則是在一旁揶揄山崎。

「…先談正經事吧,小池前輩。」山崎清清喉嚨,然後翻開了桌上其中一本檔案冊,是鑑識課的文件「在昨天接收所有文件之後,小池前輩和我發現裡面有很多的遺漏處,不只是我們自己人的缺失,而且兇手的手法方面也有很多疑點。」

「嗯,關於這一點,我們先不要把他當作月夜。就當他是初出茅廬的殺人魔吧。」

小池點點頭,看起來他早就知道我會這麼說一樣。但山崎和由佳里的表情很是複雜。

「小愛…。」

「我知道,現在是保安二課,不是特刑組。」由佳里點點頭。

「是嗎,既然愛前輩這麼說,那我就先不跟月夜作比較,但是還是有很多地方必須先跟愛前輩你說明一下。」

嗯,李老伯笑著端給我一盤蛋餅,還有額外一杯咖啡。雖然剛剛喝過一杯Latte,但是李老伯的手藝比咖啡機好多了,沒理由拒絕。

「首先,有關於屍體的擺放處,鑑識課雖然認定那是第一作案現場,但是我和小池前輩認為那裡只是棄屍地點,或者,其實兇手根本就沒打算棄屍,只是在中途遇上某些突發狀況,才不得已丟棄屍體。」

「因為那裡的血液殘量不正常,被全身剝皮的現場怎麼會只有一灘血?」小池指著文件裡面註記的地方,然後還拿出一張照片,是澤近京子被割下的皮膚的物證照片。

「愛,你認為全身上下的皮膚被割下來,照這樣的大小應該會有幾片?」

「你直接說重點吧,我不會無聊到計算這種事情。」

「雖然這只是我個人的無聊舉動啦…但是鑑識課也沒有好好觀察這些皮膚,其實裡面有很重要的證據呢。大約會割成幾張我就不說了,但是很重要的是,手掌、手背、關節、腳背、腳底的皮膚都不在裡面,割下的都是光滑且完整的皮膚,而且兇手從真皮的部位削下,讓它保持一定厚度,這樣子當水分跟體液流失之後也不會產生凹凸,還會縮成很漂亮的比例。」

「裝好的大腦、特地挑選並以完美尺寸割下的皮膚,所以你不會要跟我說其實澤近京子本來是要被擺在客廳的嘍?」

「還不只,在澤近京子的屍體上面只有兩道刀痕,一道頭部、一道腹部。完美無暇,其餘的部位幾乎沒有切割皮膚以外的傷口,整個屍體就像是一具精美的藝術品。」

「所以小池前輩才會研判應該是連屍體都要被帶走才對,但是途中遇到了一些不得不放棄屍體的額外狀況。」

「能推斷出是發生了什麼狀況嗎?」由佳里問道。

「我問過了,哪,這是當天棄屍現場那塊區域的警員巡值表,很巧妙的,那個巷道內剛好是死角,固定巡查路線沒有包括這一段,而自由巡查也不會有人挑這麼難走的小路來做巡查。」山崎指著另一份文件,無奈地說:「因為就算是警察也會怕殺人魔啊!」

「警察狀況排除,一般人見到應該也會來報警,或是被幹掉。」小池補上一句。

「嗯,由佳里,麻煩你調查一下這兩天有沒有失蹤的案件。」

「好的,小愛。」由佳里在自己的手冊裡做下紀錄。

小池看著我說:「其實從拿到這些資料之後,我就認為他不是月夜…或者說,經歷過月夜事件之後,只要憑感覺我就知道是不是他了。」

「或許我們要先從犯人的動機來下手…」山崎的聲音。




……
不是月夜,那會是誰?
這樣的手法不是每個人都模仿的來的,尤其是那可怕的精密刀工…

夢境。
夢境…

彷彿從腦海中慢慢浮起,那天遇見月夜時說的話。
殺人…殺人…需要考慮動機嗎?
值得我們考慮嗎?



「小愛!」

「喔…怎樣?」我被由佳里的聲音嚇到了,身體不禁一震。

「叫了你三聲都不理我!山崎跟小池前輩要先去局裡一趟,他們想再去看看遺體的情形。而我要去調查一下京子的交際情形,還有去拜訪京子的父母親喔。」

「嗯。」我喝完手中的咖啡。

「那先走嘍,小愛。」由佳里帶走山崎,山崎走之前跟我微微點頭致意。



「愛,你呢?」

小池點了根bevel,李老伯朝這裡看了一眼,他不喜歡人家在店裡抽煙。小池向他比個手勢,示意他馬上就會出去。

「我…我想去現場看看。」

「嗯,那我先走了。晚上局裡見。」小池走沒幾步,又停了下來背對著我說:「你知道澤近京子遇害那一天是什麼日子嗎?」

「昨天…的凌晨三點多,所以是十三號?」

「嗯,黒い金曜日。」

小池說完就走了,我沒有回話。
沒有別的意思,他要表達的全東京都知道。



月夜,這個塗滿鮮血的名字。
第一次出現在東京的那天,正是黒い金曜日。






[ 本文最後由 xxiinon 於 07-7-14 11:4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0.



關上車門,棄屍現場附近杳無人煙。我踏熄煙蒂。
車頭前方停著一台淑女車,是高中女生常在騎的那種。

我拉開黃色的警示帶走了進去,陰森的東京天色在這裡更顯灰澀,兩旁約有十樓高的公寓,將已甚微弱的陽光幾近完美地隔擋起來,走在被遮陽蓬影子覆蓋一片一片的小徑上,只有微弱的光線在顫抖著。前方是T字形通道,澤近京子的屍體則是被發現在右手方向的牆邊。在轉角口,我刻意放輕腳步,因為我聽見有人在啜泣。探頭看了看,對方是個女生,身上穿著的制服我一眼就認得,跟澤近京子同校。

褐色短髮的她手中拿著一束白菊,臉頰有道淺淺的淚痕,低著頭,似乎是在為京子哀悼。臉上帶著少許雀斑,原本該是充滿活力的臉頰卻被難以言諭的悲傷籠罩著。

走了進去,發現我的女孩被驚嚇到,猛地轉頭看著我,看著我拿出來的警察證件。

「沒關係,你可以繼續。」我找了個木箱坐著「相信京子也需要一些能讓人哀悼的時間。」

女孩點點頭,兩眼溢滿淚水。
我看著地上的那灘血跡,還有人形的粉筆圖案,鑑識課插在壁邊的香柱早已熄滅。嘆了口氣,什麼時候我居然開始對這些都習以為常了?一個人的死,應該是令人感到悲傷的,但是對於死,我好像麻木了。

跟那些殺人魔一樣,感到麻木了。

女孩將手中的白菊輕輕放在牆邊,走了過來說:「謝謝你。」然後兩行淚水悄悄滑落。
我掏出自己的手帕給她。

「擦一擦吧,眼淚。」
「有時候,對於死者,我們不需要給予太多的悼念,他們走了,唯一留下的都在你腦海裡,要去珍惜,要去把握住不同於他們的那些、你還擁有的明天。不只是為自己,還為了他們。」

女孩點點頭,也用手帕擦過,但眼淚還是不爭氣地掉下來。我摟著她的肩,抱在我的懷裡,女孩終於不讓眼淚僵在自己眼框之中,大聲地哭泣。

「這樣子哭過,相信帶有希望的明天就會來臨。」我緊緊抱著少女。

我說出這句之前別人對我說過的話。
也想起了,特刑組的同事們。



眼框紅了。






[ 本文最後由 xxiinon 於 07-7-14 11:4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kyokorei  眼"眶"紅了;還有這裡我覺得怪怪的..."發現我的女孩被驚嚇到"- ...  發表於 07-7-18 09:56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menasi    發表於 07-7-11 20:56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11.



「小姐,這是你們的餐點。」服務生微笑走了過來。

我們的對話,因此停暫了幾秒鐘。
眼前這位女孩叫做秋澤茜,是二年級生,她喝了一口手邊的甜菊葉Stevia,而我還是一樣,改不了的咖啡嗜好。一等服務生離開,我看著她問:「你知道嗎?」

「啊?」茜很訝異地看著我。

「京子遇到的狀況,你知道嗎?」我看著她。

「不清楚…我只知道京子她…很痛苦。」

「只用痛苦來形容可能還不夠。」我想起那些慘狀「說實話,我也不知道該用什麼字眼才能描述,那樣的狀況。」

「京子…」茜抹去眼角的淚。

「……」
「你想知道嗎?」

「知道…什麼?」茜拿著杯子的手,微微顫抖。

「知道所有的一切,京子所遇到的一切。」

茜流下眼淚,輕輕搖頭。

「我不想…而且…」

「京子也不會想讓你知道?」我喝完杯子裡的咖啡,只剩些許奶精殘餘在杯口邊緣。

茜沒說話,只是沉默地看著花果茶內所映射出來的街景。

「那回歸正題。」我拿出記事用的手冊「說說你所認識的京子吧。」

「…京子她人很好,平常的時候總是很外向,一點都不會怕生,剛進校之後很快就跟我們打成一片,完全沒有大小姐的樣子…但是…」茜將雙手四指交疊在一起,然後兩邊的拇指開始互相磨蹭,我看著她這種舉動,感到不是很舒服「我知道她一直都很寂寞,她不敢把心裡面的事跟別人講,她不敢對人敞開心胸,除了我。」

「寂寞啊…」我點點頭,這是很常見的說法。

「…因為京子從小就生長在名家世族,一懂事就是讓私人家庭教師來負責教學,根本就沒有上過小學和初中,對她而言,她的童年永遠只有沉重的菁英壓力和寂寞而已。後來,到了高中,她才開始認識我們這些普通人家的孩子,也只有那時候開始,她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是怎樣的風景。」

「嗯。」如果沒有看見這外面的世界,或許今天就不會如此了,我心想。

「還要再來一杯嗎?」我指指剛被茜喝空的杯子。

「不用麻煩了,謝謝。」她的拇指還在不停磨蹭著。

「還有嗎?例如京子最近有沒有什麼怪異的行為之類的?」

「…沒有。」茜低著頭,看來她應該還是很難過。

打住話題,我看著逐漸昏黃的街道,路燈閃爍。入夜了,總是會感覺到,每個暗處似乎都有著殺人魔的蹤影,在舞動著、竊笑著,與黑暗一同分食受害者的靈魂。或許,明天又會出現一個澤近京子。

我招呼服務生過來結帳。

我站起來說:「那今天就這樣了,謝謝你的配合,茜。」

「那個…愛小姐你只需要問這些就好了嗎?」

「其他的由我的同事負責,其實我不過是想聽聽你對澤近京子的看法而已。」

茜沒有起身,只是繼續磨蹭著自己的兩支拇指。
然後抬頭看我。

「愛小姐,你的瞳孔果然很漂亮。」茜笑的很開心。

茜的眼神滿是羨慕,這讓我感到很不習慣。

「謝謝。」我準備轉身。

「…灰色在愛小姐眼裡閃耀著,那些晶狀的條紋讓人看的入迷…好漂亮的瞳孔,感覺上就不像是這個世界的美麗,彷彿在夢境裡才會出現。看久了,連靈魂都會被這雙瞳孔所囚禁…」

茜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臉上的笑容讓我感到一絲寒意。我看著她,而且臉色一定很難看,所以茜才會停止說下去。她笑了笑,拿起缝著迷你黑色領結的書包,向我點頭說過再見之後,就跑去牽她的腳踏車。

我往Quest的方向走去,在打開車門前,我聽見了一股很哀傷的旋律。

很哀傷,卻如此地熟悉。
甚至有一種,想要跟著唱的感覺。



...Trauriger Sonntag, dein Abend ist nicht mehr weit
Mit schwarzen Schatten teile ich meine Einsamkeit
Schließe ich die Augen, dann sehe ich sie hundertfach...



聽起來像是茜的聲音,我往茜離開的方向看去,但是那裡早已什麼都沒有。
只剩下逐漸被黑夜吞食的殘餘昏黃。






[ 本文最後由 xxiinon 於 07-7-14 11:4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海月修  哇~德文呢  發表於 07-10-15 09:00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13 20:00 , Processed in 1.154234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