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寐語者

【長篇小說】 日曜石 (更新07/7/8)

[複製連結] 檢視: 3477|回覆: 32

記憶之卷 ChapterⅡ 幸與不幸—集結

記憶之卷  ChapterⅡ  幸與不幸

                                 ——集結




  窗外的天空昏暗而沉悶。

  仿佛感受到了誰的悲傷一般,好不容易止住哭泣的天空又一次暗淡下來。即使敞開窗戶,也沒有一絲微風願意路過,看來不久又將是個令人煩躁的壞天氣。

  畫面開始的地點是在「獵食者」總部的會議室內。

  乳白色封面的委託書靜靜地躺在茶几上。透著溫暖的色彩在這間以深棕色為基調的房間裏顯得尤為突兀。

  有意無意的,在座幾人的視線始終徘徊在委託書周圍。眼中有著顯而易見的好奇,也有不能明言的猜測。

  主位上,一名有著紅色短髮、冰藍色眼睛的粗獷男子正把玩著手中的圓形飾物。默不出聲的態度令其他人也無法自由開啟話題。

  不能搶在主會者之前提問。這是進行會議時,作為與會者最起碼的禮節。

  不過,完全視禮節於無物的也大有人在。通常這類人的性格不是太過直率就是過於魯莽。在他們眼裏禮儀這種東西還不如一杯美酒來得令人心情愉悅。

  雖然不該以貌取人,不過顯然這位無視禮節的人屬於後者。

  「喂!西蒙,你急著叫我們來,現在又一聲不吭,到底想幹嘛?」

  十分粗魯隨便的語氣。

  大聲說話的是坐在西蒙右手邊的男人。濃密的粗眉、雜亂的淺黃色捲髮、遮掉大半張臉的絡腮胡——遠遠望去就是毛茸茸的一團。讓人看不出年齡的粗獷外表下,唯有那雙即使不用力睜大也顯得圓滾滾的翡翠色眼睛還能勉強稱得上端整。

  絡腮胡穿著方便活動的半身硬皮甲,比普通人壯碩數倍的龐大身軀,把整個沙發塞的不留絲毫空隙。他本人似乎也對這種拘束的感覺很不適應,所以才會從坐下開始,就一刻不停的變換自己的坐姿。

  絡腮胡每扭動一下,仿佛就能聽到沙發發出的無聲悲鳴。

  「在等一會,還有個人沒到。」

  粗獷男子——西蒙·格拉特皺眉停下手中的動作。並非惱怒于絡腮胡的無禮,而是……他轉頭看向坐在一旁的弟弟。


  後者正神情恍惚地望著窗外的天空,在看到空中偶然經過的小鳥時,還會不自覺說上兩句旁人聽不懂的話……這樣奇怪的狀態自傑斯回來後就維持至今。

  格拉特家的作風可從來不是這樣的。

  想起舊友的玩笑之言,西蒙搖頭苦笑。


  他的視線從傑斯身上移開,轉向握在右手掌心的飾品。

  那是一個似圓非圓的白金色徽章。

  在屋內,徽章表面看上去光潔平滑,空無一物。然而,一旦把徽章放到陽光下,就會有七個由金色線條勾勒的精緻圖騰浮現出來——這是冒險者工會獨有的製造工藝,整個芮恩大陸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不過,真正令西蒙在意的,是這枚徽章上的圖騰所代表的含義。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32 AM 編輯 ]
 
某寐的窩→独寐寤言

墜入夢中 沉淪 從此不再 醒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記憶之卷 ChapterⅡ 幸與不幸—集結


  閃爍著魔性光輝的眼瞳。

  探查師職業的專有圖騰。

  ——海瑞斯之眼。

  傳說只要直視海瑞斯能看透世間萬物的魔眼,就能破除一切迷障,得到想要的幸福。雖然傳說不見得全都是真實的,但傳說之所以會流傳千年、經久不衰,其中必然有其值得探究的淵源在內。

  在人類漫長而悠久的歷史長河中,這幅代表幸福的魔眼圖騰曾出現過無數次。

  幾乎每個國家、城市都有與之相關的故事。有時候是失散多年的親人因它而重聚,有時候是一對不幸被拆散的戀人因它而得以結合……儘管都是一些不會被記載入史冊的市井小事,但無一例外都有能讓人心瞬間溫暖起來的美好結局。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當上位者發現這圖騰背後所隱藏的強大力量時,漸漸的,在世俗無盡的誘惑下,它也開始出現在各種權利爭鬥的陰影中。


  最終……它也無可抗拒地成為了上位者手中至關重要的一枚棋子。

  幸福的色彩也終於被不幸與苦難所取代。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海瑞斯之眼徹底迷失了它本來的面目。

  ……言歸正傳。

  成為探查師的條件很苛刻。

  不同于獵魔師和守護師,探查師是個需要考量全面素質的職業。


  不但要求過人的戰鬥力、敏捷的思維、卓越的洞察力,即便是永遠能讓人化險為夷的好運氣,也是成為一名合格的探查師所需要具備的素質之一。整個大陸擁有正式執照的探查師有很多,但達到七星以上的卻少之又少。提升星級需要的積點總有累積到頭的一天,可是一階比一階難上一倍不止的星級考核,卻成了很多探查師終其一生也跨越不了的鴻溝。

  而西蒙手上這枚徽章,就恰好證明了對方是一名七星探查師的身份。


  在任何地方,這樣特殊的身份都會是各大掌權者盡相拉攏的首要對象。不過很顯然,這名七星探查師並不屬於芮恩大陸上任何一方的勢力。

  究竟是什麼人?

  西蒙陷入了沉思。

  像是在回應他內心的疑惑,一個疲軟的嗓音自西蒙左邊傳來。

  「除了我們,還有什麼人?」

  與絡腮胡的粗獷健壯完全相反,坐在西蒙左手邊的男人給人一種很孱弱的感覺。


  他的年紀與紅發團長相近……或許還要大一些。亞麻色短髮蓬鬆而淩亂,臉色呈病態的蒼白,淺黃色瞳仁半隱在耷拉的眼皮下面,在聽到西蒙的回答後,才勉強睜的大了些。瘦小的身軀包裹在黑色冒險服裏,鬆鬆垮垮的像睡衣一樣。讓人不禁懷疑,來赴約之前他是不是剛剛起床。

  「有人上來了。」

  像是聽到了什麼,瘦小男人的耳朵微微一動,張口提醒道。

  連聲音都是剛起床才會有的沙啞無力。

  「應該是最後的……」

  「埃塞爾~~~!」

  帶有可疑顫音的深情呼喚聲憑空出現,打斷了西蒙的回答。

  只見紅發劍士一改之前的恍惚狀態,突然站起身,張開雙手無比激動地向門口狂奔而去——站在那裏的是一名背對眾人正在拉扯著什麼的橘發少年。

  原來是他。

  見到橘法少年,西蒙恍然大悟。

  在冒險者工會的初次見面,他便看出少年並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無論何時都能進行防禦反擊的站立姿勢,雖然小心掩飾,卻仍免不了洩漏出一絲與年紀不相符的謹慎與戒備……一些不易發現的細節足以證明少年的訓練有素。

  「砰……磅……」

  巨大的響聲回蕩在整個房間裏。

  面對如此熱情的迎接,少年沒有任何表示,甚至連身體都沒有轉過來,只是隨意的往紅發劍士撲來的方向反手一拳……一道銀白色的身影瞬間倒飛了出去。

  在經歷了數個橫向自由翻轉後,紅發劍士一頭撞到了牆上。

  (臭小子……)

  看著成大字型緊貼牆壁慢慢下滑到地上的紅發劍士,西蒙一抹臉,神情非常無奈。

  唔……雖然是隨意一擊,卻相當有水準。無論角度還是時間,把握的剛剛好。看來西蒙找了個不錯的隊友。

  瘦小男人在心中評論道。

  不過……


  另一個人是誰?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33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憶之卷 ChapterⅡ 幸與不幸—集結


  「你給我進來!」

  少年隱含怒氣的吼叫聲傳入其餘三人的耳中,緊隨其後的是一個清脆圓潤卻充滿強烈拒絕感的少女嗓音,中間還夾雜著幾聲斷斷續續地淒慘哀嚎。

  「嗚——嗚……嗷嗚——」

  「放手、放手啦!人家就是要和小埃玩!」

  「我警告你!不要給一隻狗取奇怪的名字!!!」

  「嗚——嗚——」

  宛如哭泣般的哀鳴聲,讓人不由一陣心酸。

  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

  絡腮胡皺眉尋思。

  拉鋸戰顯然是少年占了上風,一頭比夜色更深沉的深紫色長髮正以極緩慢的步調逐步進入眾人的視線。

  「阿拉魯人?!」

  西蒙臉上閃過一絲激動,他猛的站起身,卻立刻被人按住了左手。

  「不,不是。我調查過,她的出身沒有問題。」

  瘦小男子出言安撫。十幾年的朋友,他又怎麼會不知道西蒙心裏在想什麼。

  「是多蘭!」

  絡腮胡震耳欲聾的驚吼聲也加入了進來。

  絡腮胡花費了不少時間才辨認出,哀嚎聲來自自己帶來的獵犬獸多蘭——獵犬獸一向是獵人搭檔的不二獸選。

  身為獵人又是「獵食者」戰鬥分隊的隊長之一,落腮胡剛帶隊回城,還沒來得及把獵犬獸放回飼養欄裏,就被團長大人十萬火急的召了回來。他只能把帶來的獵犬獸順手拴在了一樓樓梯的扶杆上。


  雖然多蘭性格溫順,但鑒於它比獵豹小不了多少的龐大體形,很少有人敢去惹它。況且,絡腮胡這麼做(順手栓獸)也不是一次兩次,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狀況。

  「嗷——嗚——嗚嗚——」

  獵犬獸越來越微弱的哀鳴聲仿佛在時刻提醒著主人——現在狀況不是來了嗎?

  「小埃!小埃——都怪你!小埃跑掉了啦!」

  「我再說一遍!不、准、叫、它、小、埃!!!」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少女的言行刺激到了痛楚,橘法少年毫無預警加大了拖曳的力度——紫發少女被整個拽進了會客室。由於雙手被少年緊抓住不放,少女只能用充滿眷戀的表情目送遠去的「小埃」,直到不見獵犬獸的蹤影,才依依不捨的收回了追逐的目光。

  「我出去看看。」

  擔心獵犬獸的安危,絡腮胡撂下一句話,就急匆匆跑下樓去。


  龐大的體型加上劇烈的動作,立刻化作一陣狂風席捲了他經過的每一個地方。

  委託書被吹到了地上。

  「噯?傑斯怎麼在地上睡覺?」

  順著委託書掉下的方向,少女發現了趴伏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紅發劍士。

  少年聳聳肩,對少女的疑問沒有作出任何回答。
全然意外的表情卻讓親眼目睹整個反擊過程的西蒙和瘦小男人的腦門上掛上了數條黑線。

  他竟然……不記得了?!

  持續了十數秒鐘的冷場,西蒙才回過神努力換上一副爽朗的笑容。


  他上前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啊……哈哈……小傢伙,我們又見面了。」

  「原來是大叔啊!」

  見到面熟的魁梧男子,埃塞爾露出了熟悉的靦腆笑容。

  相當刺眼的笑容,相當刺耳的聲呼。


  西蒙的臉瞬間垮了下來。

  他的內心和少年的笑容比起來,真是灰暗的可以。

  「……我只有二十七歲,『大叔』這個偉大稱呼我看過幾年再給我比較合適……」不,最好是永遠也不要給他。

  「可是叫大叔比較親切啊!」

  純真的笑容、純真的眼神、純真的話語……年輕就是好啊!在少年無敵的純真中敗下陣來的西蒙,兩手一攤自暴自棄地說:「算了算了……大叔就大叔吧,反正我長得本來就比別人老……」

  聽上去不是一般的哀怨。

  「沒關係、沒關係,你遲早也會到被人家叫大叔的年紀,現在先習慣起來嘛~」

  瘦小男人眯眼笑著說道。

  這算是安慰嗎?可西蒙半點誠意也感覺不到。

  「咳……既然同意你加入,你就必須盡力而為,我們可不會因為你年紀小就照顧多一點。」

  話雖這麼說,但一名七星探察師會需要他們照顧嗎?西蒙自己也有點懷疑。

  「不需要。」

  果然。


  斬釘截鐵的口氣,看得出少年對自己也有著相當的自信。

  西蒙點點頭,正要說到正題上……

  「那個……」

  突然插進來的是紫發少女的聲音。


  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蹲在紅發劍士身邊的少女還把右手舉的高高的,並用力來回晃動了幾下。

  見三人看向自己,少女才放下手指指自己,笑眯眯的說道:

  「是我們……要加入的除了他,還有我哦。」




  記憶之卷 ChapterⅡ 幸與不幸  <完>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3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26 , Processed in 2.159996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