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寐語者

【長篇小說】 日曜石 (更新07/7/8)

[複製連結] 檢視: 3479|回覆: 32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采購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

                                   ——采購 




  十分鐘。

  可以做很多事。

  喝一杯水、唱一首歌、做一個菜……但打掃一間有著十六間客房的小型旅館,卻是遠遠不夠的。

  這是個奇跡。

  就在今天,確切的說是在今天早晨,羅蓮娜見證了一個奇跡的誕生。

  那名叫埃塞爾的少年僅僅用了十分鐘,就把「無盡的田園」上下前後左右裏外打掃的纖塵不染,窗戶潔淨明亮、地板光可鑒人。雖然羅蓮娜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改變主意,替正在賴床的同伴做了本該由她來做的事……


  不過,這樣的效率,這樣的結果,從頭到尾目睹一切的羅蓮娜只能用奇跡來形容。

  崇拜之餘,疑問也隨之而來。

  少年絕對不是沒有能力的人,為什麼他們會落魄到現在這個樣子?

  為什麼?

  羅蓮娜看向臨走前被怒氣衝衝的少年硬拽起床,現在正站在旅館大門前不住打呵欠,一點也不顧及自身形象的紫發少女。

  唔。答案,也許比她想像中簡單。

  「芙洛雅。」

  「恩?」

  止住下一個呵欠,紫發少女——芙洛雅一邊伸手甩掉一滴從眼角滑落的眼淚,一邊用懶洋洋地語氣回應道。

  「待會去買東西吧。」

  「……好的!!!」

  聽到羅蓮娜這麼說,芙洛雅一改隨時要昏睡過去的無力狀態,顯得精神十足,紅寶石般的眼睛裏綻放出異常明亮的光芒。埃塞爾臨走前曾鄭重警告她不准主動惹事,否則連帶今天早晨的事,他會加起來一同和她算帳。


  不過……現在是人家請她幫忙哦,應該不算是她「主動」找事吧!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6 AM 編輯 ]
 
某寐的窩→独寐寤言

墜入夢中 沉淪 從此不再 醒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采購


  奇塔拉雖說靠近危險地帶,但仍有許多商販看中了其中的潛在商機。奇塔拉城有一條寬敞的商業街。商販們從其他城市遠道而來,他們租用街上預設的店鋪、攤位販賣各種生活必須用品、治療師製作的藥品、經過精煉師改造的武器等。大型貨運馬車造型的媒介維護中心的移動帳篷也駐紮在這條街上。

  「唔……我想想還要買些什麼……」

  羅蓮娜雙手環抱裝有蔬菜的袋子,祖母綠色眼睛凝視被傘阻隔在外的纖細雨絲,尋思還有沒有漏網之魚。

  「那個……」

  負責撐傘的芙洛雅看向羅蓮娜,帶著提供意見的口吻,若是仔細分辨,似乎還能聽出一些小小的祈求在內。

  「要不要買些水果呢?」

  「什麼水果?」

  「有種水果很好吃、真的很好吃哦!」

  「……巴拿?」

  「恩恩恩!!!」

  芙洛雅連連點頭,如夜幕般深沉的紫色長髮披散在身後,隨著她的動作泛起陣陣波紋。

  「真的有你說的這麼……這麼好吃嗎?」

  「當然當然!是會讓你幸福的想要飛起來的神奇水果喲!」

  「……是、是嗎?」

  羅蓮娜突然發現自己無法確定芙洛雅說的這種神奇水果究竟是不是她所知道的那種。

  巴拿是春夏令水果,現在剛好是上架時間。據農學家研究,巴拿的果肉確實帶有一種能使人心情愉快的物質成分,但絕對沒有到紫發少女說的「幸福的想要飛起來」的地步……或許是因為某人的大腦構造異于常人?

  終於,羅蓮娜還是被紫發少女充那雙滿希冀光芒的眼神打動。

  「那就買一點吧。」

  打定主意,兩人便向水果店走去。

  就在這時……腳底傳來一陣輕微的震動。

  芙洛雅停下了前進的腳步。

  「怎麼了?」

  「冒險者工會在哪?」

  「在這條街的另一邊。」

  「看來今天是沒機會了……抱歉啊!我可能要離開一下,羅蓮娜能自己回去嗎?」

  「啊?可、可以……」

  不明白紫發少女想幹什麼,羅蓮娜還是拿起了她塞過來的傘。

  少女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雨幕中……



  采購  <完>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少女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

                                   ——少女




  一邊掛著無害的笑容,一邊卻使出連窮兇極惡之徒都會膽戰心驚的狂暴招數。不只與周遭的人事物格格不入,就連自身也存在著相當的矛盾。

  埃塞爾·納雷克斯就在是這麼一個身處在矛盾中心,自己仍毫無所覺的遲鈍傢伙——全大陸最聰明最可愛最善良的美少女(自封)芙洛雅如是說。

  冒險者工會分為東大廳和西大廳,兩個大廳中間由巨大的黑山岩制圓形拱門分隔。

  東大廳主要向大中型冒險團隊提供服務,西大廳的服務則是面向個人或小型冒險團隊。各個城市的冒險者工會除了建築裝潢風格有所不同之外,區域分割大致相同。兩個大廳都建有直接出入的大門,如果不是有意炫耀,一般不會有大型冒險團成群結隊從西大廳擠到東大廳的情況發生。

  反之,也是如此。

  從工藝品之鄉凱利奧普運來的巨型水晶吊燈、出自雕塑大師庫因丁·彭布魯克之手的雕像、特意定做的黑山岩製成的桌椅櫃檯……奇塔拉冒險者工會的裝潢雖稱不上富麗堂皇,但還稱得上是十分有品味的。

  不過……這次的情況有些詭異。

  東大廳擠滿了冒險者,有些地上找不到空間就只能站到桌子、凳子上去,還有些明顯是受了傷的則被堆放在了拱門下麵,形成了一道人型分界線。而西大廳就只有一個人站在一堆……恩,廢墟中間。

  由於冒險者工會的整個建築是黑山岩堆砌而成,質地極其堅硬,所以被破壞的只有西大廳的擺設。

  也許用「只有」這個詞不太確切。

  應該說,西大廳的所有擺設除了砸不壞的,其他能砸的全都砸了,能壞的也全都壞了。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少女


  「還真是壯觀呐!」

  當紫發少女站在西大廳的大門口,見到被少年完全摧毀了的西大廳後,發出了極不負責任的感歎聲。

  是啊是啊。

  其他與少女一樣聽到動靜才趕來的人一致點頭附和——這些比少女更早之前就趕到現場湊熱鬧的人,因為害怕少年會突然發飆,只敢站在離門口數米遠的地方向裏面眺望。

  聽到此話,立刻有上百雙眼睛瞪向在門口大說風涼話的少女,卻在看到那頭經過雨水洗滌泛起水波般光澤的深紫色長髮時呆了一呆。

  或許是因為紫色的頭髮實在是太顯眼了,以至於人們總是會忽略少女那同樣少有的美貌。在這一點上,少女也只能萬分無奈的接受這個殘酷事實。當然,就女性的虛榮心理而言,她更希望別人的呆愕是源自於她的容貌。

  好討厭哦,連一點想像空間都不留給她。

  看到眾人眼中逐漸浮現的猜疑和厭惡,芙洛雅一甩頭髮,輕鬆躍過地上的障礙物,神情自若的走到正站在廢墟中心一動不動猶如雕塑的橘發少年身邊。她雙手背在身後,裝成老學究的樣子,繞著少年轉了一圈又一圈,嘴裏刻意模仿年長者,用低沉死板的語調念念有詞道:「我來猜猜,你為什麼發脾氣……他們在討論你的身高?」

  握拳。

  「還是有人說你……漂亮?」

  青筋暴起。

  「啊啊啊!難道是……有人向你搭訕???」

  怒目瞪視。

  「都不是嗎?那……就只剩下最後一種可能了。」

  說著,芙洛雅的視線越過少年在人群中搜索著什麼,經過數次停頓後,最終定格在了那堆疑似屍體的人堆上。最上邊躺著一個紅頭髮,長得還算英俊的年輕人,而在他不遠處正有一個小小的灰紅色身影飛來飛去。

  「哦哦,還真有呢,看來我猜對了咯!」

  芙洛雅笑容滿面地瞅著一臉木然的埃塞爾,直瞅到少年又開始露出讓人不覺寒毛直立的柔和笑容,才放過他跑到了年輕人身邊。凡事要適可而止,調侃也是一樣。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少女


  少女伸手檢查年輕人的傷勢。

  斷了五根肋骨、內臟輕微破裂、右肩關節脫臼、腿骨不同程度骨折……看上去有點淒慘,不過暫時還死不了人。

  看來那傢伙應該是手下留情了。芙洛雅快速診斷出年輕人的受傷程度後,便把他丟在一邊不去管他。她轉而看向被行動距離限制夠不到年輕人,在一旁急得團團轉的灰紅色伊爾法。

  只有普通人食指大小的伊爾法,包裹在非紅非黑的光暈中。近似火焰的頭髮、瞳仁,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灰黑色澤。外表與躺在地上的年輕人有幾分相似,但輪廓線條更接近於女性,姑且就稱作「她」吧。

  伊爾法是無性別能量體,區分「他」或「她」也只是某人的無聊愛好而已。

  從整體上看,是個顯火隱暗的雙屬性伊爾法。

  「真少見呢,你叫什麼名字?」

  「……薇拉。」

  「名字很好聽哦。」

  「謝謝……主人他……」

  「不用擔心,你的主人會好起來的。」

  這個人是傷害主人的兇手的朋友,明明不想理她,為什麼會控制不住想和她說話?紫發少女的笑容竟奇跡般地安撫了伊爾法不安的心,顯得散亂的灰紅色光芒漸漸平穩下來。


  「芙洛雅!」

  身後傳來少年獨特的嗓音,語氣柔和,可芙洛雅怎麼聽都覺得帶著一點警告的味道。就像在說「不要管閒事」什麼的。

  紫發少女轉頭沖著少年搖了搖食指。

  「我這可是在幫你善後,所以你沒有權力反對哦。」

  「不需要。」

  「恩哼!要我說,你才是個超級無敵敗家的傢伙。我最多不過是把賺來的錢用光光,而你呐,一發起脾氣來每次就把人家的房子拆掉,要不是我——你現在肯定還在某個債主的家裏賣身還債!……別瞪我啦!你要是不服氣也可以反駁我嘛!」

  「哼!」

  「不說話?不說話就代表你放棄辯解,從頭到尾肯定我說的話咯!」

  整天跟在某個脾氣暴躁、動不動就暴走的傢伙屁股後頭收拾爛攤子——對於一個柔弱的少女來說,那可是一件相當相當吃力不討好的事。不管少年是真的無法辯解還是僅僅懶得和少女爭辯,總之,少年如少女所願不再出聲……芙洛雅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8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少女


  「那麼,開始工作啦……第三封印,解除!」

  話音剛落,一個繁複的圖騰便緩緩浮現在少女的額頭正中。

  整個圖騰是由暗灰色線條勾勒而成,淩亂不規則的排列,卻讓人產生一種「這個圖案本應如此」的錯覺。突然,暗灰色紋路宛如獲得了生命,在少女光潔的額頭上無聲地蠕動、斷裂、接續,然後重新組合成了一個新的圖案。整個過程只有短短幾秒鐘,觀看的人卻像是過了好幾個小時。詭異、噁心的畫面深深印刻在眾人腦海中,或許這輩子都無法遺忘。

  這究竟是什麼?

  瞬間,眾人覺得周圍的空氣有了些不一樣。厚重冷凝地氣氛迅速擴散至整個大廳。

  「痊癒。」

  沒有任何光影效果,悄無聲息的,傑斯身體內的創傷正在肉眼看不見的地方快速地癒合。不只傑斯,就連他身下其他受傷的人也正在進行著無聲的復原。

  難道她是治療師?

  有了這個不確定的認知,空氣中彌漫著的厭惡感正在逐漸消退中。

  兩個大陸有正式執照的治療師只有三千多人,再加上一些游離在外沒有記錄的最多也不過四千五百人——兩億比四千五百,這樣的比例實在不容樂觀。一名合格的治療師,就是一座小型的移動醫院。無論在何時何地都值得所有人的保護和尊敬,這種共識不局限於年齡或性別、地域或種族。

  即使是阿拉魯人也不例外。

  受傷的人大都已經能夠靠自己站立起來。人堆的坍塌,在人群裏引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

  「我已經想好一個既完美又感人的故事,保證轟動全城!」少女說著看似偏離主題的話,但顯然少年知道她指的是什麼。

  「恩……人數比想像中多了點。」

  「隨便你,別磨磨蹭蹭。」

  「這可是你說的,那你千萬要忍住哦!」

  「快點!!!」

  「好啦好啦……第五封印,解除!」

  人們又一次目睹了少女額頭上的變化。暗灰色的紋路漸漸變得清晰可辨,複雜卻遵循某種規律的圖案似乎是某個家族的家徽。當他們想要看清楚圖案究竟是什麼的時候,映入眾人眼中的深紫色發絲竟然緩緩退變成了宛如月光般的白銀色……不,是比陽光柔和、卻比月光更耀眼的白金色!

  她想做什麼?變戲法嗎?

  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少女吸引過去的時候,一道灰白色的光芒從背對著眾人的少年的胸口一閃而逝。

  芙洛雅伸手指向剛剛清醒過來的傑斯·格拉特,紅寶石般的瞳仁中閃爍著奇異的光彩。少女用吟唱般彽緩的口吻說道:

  「每一位親眼見證此事之人,都將在睡夢中記起。

  一切起因源於他,一切結果歸於他。

  吾等只是無辜受害者……」

  「非得這樣說嗎?」

  「你也知道啊,修改後的記憶不能有衝突,否則會失效。再說……這樣才比較好玩嘛!」

  好玩……少年心裏有了不祥的預感。

  「所有矛盾與衝突之事,都會得到合理解答。

  吾心中之影像,將成汝等最真實之記憶……」

  少女輕柔和緩的語調,仿佛變化成了一雙看不見的手,將眾人推入冗沉地睡夢中。真實漸漸被封入心底最深處。記憶快速倒退到紅發年輕人出現的那一刻……當人們從睡夢中醒來時,少年和少女已經離開了。



  少女  <完>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8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之后


  「聽說了嗎?『獵豹』西蒙·格拉特的弟弟竟然為了一名少年摧毀了冒險者工會的西大廳!」

  「也難怪,那名少年確實長得很漂亮,連我都有點心動。」

  「竟然為了一個男人和女人爭風吃醋,真是丟盡了我們男人的臉。」

  「嘿嘿,乾脆幫他一把,然後把那小妞搶過來。」

  「好主意!不過傑斯·格拉特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破壞力?」

  「估計是愛情的魔力,就是代價實在太大了,哈哈!」

  奇塔拉所有的公共場所,到處都是在討論昨天冒險者工會發生的破壞事件的冒險者。或許是常年打打殺殺太過單調,有時候生活裏也需要一些新的娛樂話題調劑調劑。總之,人們對此事的後續都抱以了十二萬分的關注。

  當一早就外出的橘發少年一臉狼狽的逃回「無盡的田園」,雜物間裏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怒吼聲。

  「芙、洛、雅!!!你竟然敢——!!!」

  「噯?難道你不喜歡這個版本的故事嗎?頹廢不求上進的青年為了自己所愛之人突然化身為破壞神,摧毀一切阻擋兩人在一起的障礙,多麼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人家可是想了好久才想到的喲!」

  「你、你!!!我要殺了你!!!」

  「人家也有客串……啊——救命啊——!」

  「不准躲!」

  「笨蛋才不躲,被打到會痛耶!」

  「……」

  他們的感情可真好啊。

  隨著雜物間裏傳來「砰砰磅磅」的聲音,正拿著拖把清理因少年的到來而變得水跡斑斑地板的羅蓮娜有些羡慕地想著。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 <完>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8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憶之卷 ChapterⅡ 幸與不幸—後遺癥

憶之卷  ChapterⅡ  與不幸

                                 ——後遺癥




  愛是平等的。

  所謂的平等並非需要相同的付出或收穫,而是指任何生命都有愛與被愛的權利。這種權利的賦予無關乎種族、性別、國家……任何形式阻止愛產生的規定或理由都不過是最拙劣的藉口。

  愛可以拒絕,但不可以剝奪。愛可以接受,但不可以強加。

  芮恩與阿拉魯大陸上只有少數國家明文規定禁止本國人民與其他種族通婚,其他國家都採取「既不干涉也不支持」的放任政策。奇塔拉所在的國家西雅索便是放任自由的國家之一。不過奇塔拉本身卻有些特殊,從很早之前,早到建城之初,這座城市就流傳下來一條不成文的規定——禁止種族混居。久而久之,當規定經過歲月的積澱變成了傳統,人們卻已找不到此傳統的源頭。

  似乎扯遠了……言歸正傳。

  除了人類倫理禮教上的約束,仍無法掙脫之外,很多形式的愛,都已漸漸被世人所接受。

  同性之間的愛,亦是如此。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憶之卷 ChapterⅡ 幸與不幸—後遺癥


  「埃塞爾·納雷克斯,我……我喜歡你!」

  一踏進冒險者工會東大廳,就迎來這副陣仗,有著柔順橘色短髮的少年,瞪大他那雙淺金色的眼睛,面部表情呈現片刻的呆滯狀——他徹底呆住了。有生以來第一次,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告白,少年卻只能用「……」來表達內心的感受,更甚者,還湧上一股想要暴打對方一頓的衝動。並非是嫌告白的地點不夠浪漫,或者告白的方式不夠新穎,而是因為……這名大膽告白之人竟然是個如假包換的男人!

  「我知道你一下子很難接受,我會慢慢讓你瞭解我。」

  「你想死嗎?」

  「如果是死在你的手裏,我死而無憾。」

  「滾開!」

  前幾天還拔劍相向的紅發劍士,此刻正用含情脈脈的眼神、無比深情的口吻,敍述著心中對少年的愛意。面對少年語氣極端惡劣的回答,紅發劍士表現出一種一往無前的英勇氣概。非常成功的,少年隱藏在血液裏的狂暴因數又一次被挑唆地蠢蠢欲動。如果可能,不,應該說是如果繼續下去,少年一定會控制不住重演前幾天的暴力事件,一定會。

  沒有任何懸念,埃塞爾立刻意識到了誰是這出鬧劇的始作俑者。

  那個白癡女人!

  「埃塞爾,我可以叫你埃塞爾嗎?我覺得這樣子叫會比較親近。」

  對方的糾纏不休使得埃塞爾的耐性已經到達臨界點,一腳踹開趁他發呆時想要粘上來的傑斯?格拉特,少年轉身向著來時的方向飛奔而去。不是逃避,而是去找某個女人算帳……好吧,少年不得不承認,或許也有些逃避的成分在內,對付惡徒、兇犯或者比此兇殘十倍百倍的敵人,少年可以連眼睛都不眨一下,但是,從頭到尾都擺出一副「隨你處置」弱者模樣的人,他卻有些無所適從。

  還未踏進大門,少年的怒吼聲已經傳遍了整個旅館。

  「芙洛雅!!!」

  「埃塞爾?今天回來的好早哦~」

  「該死的,你到底把什麼東西放進他們記憶裏?!」

  都是垃圾嗎?放了一堆廢棄物,然後產生了無可預知的毒素,把一切攪的一團亂。

  「噯?你不是已經知道了?」

  面對少年的怒氣,讓展開笑容迎接他回來的少女有些不解。少女身穿印有貓爪的圍裙,長長的深紫色頭髮編成麻花辮,兩手抓著掃帚,顯然在少年回來之前,她正在完成自己的工作。

  「今天竟然有人……」

  「請問埃塞爾·納雷克斯是住在這裏嗎?」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憶之卷 ChapterⅡ 幸與不幸—後遺癥


  埃塞爾的話被打斷了。

  門外傳來一個略顯尖銳的年輕嗓音,出於禮貌稍稍壓低了音量,態度十分謙和有理,聲音給人的第一印象還不錯。不過,這是對別人而言。當少年聽到這個聲音後,臉上的表情只能用「萬分精彩」來形容。就是這個聲音,在他面前喋喋不休,說著噁心肉麻內容的聲音……

  他竟然追過來了!!!

  「是誰找——傑斯·格拉特?!他來……找你的?」

  聽到聲音,少女好奇的向外張望,在見到跨進門來東張西望的紅發劍士後,發出略顯誇張的驚呼聲。雖然少女臉上掛著驚訝的表情,但聲音與其說是由於驚訝才發出的,還不如說是因為覺得好奇和有趣才裝模作樣的叫上一聲,怎麼聽都有做戲的成分在內。

  少女的反應很可疑。

  「該不會是你故意……」

  年輕的紅發劍士同樣看到了紫發少女以及站在少女身旁的少年。他一個箭步沖到少年面前。臉上的表情仍舊是該死的真摯。

  「埃塞爾,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可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證明我的誠意?」

  「滾……」

  「哪怕你已經有了愛人,我、我也可以毫不在意。」

  啊咧?他是在說她嗎?芙洛雅雙手交疊撐在掃帚柄的頂端,小巧的下巴抵著手背,紅寶石般眼睛骨碌碌靈活轉動著,來來回回觀察兩人的表情。

  (這是什麼情況?好像滿好玩的。)

  「你給我滾!」

  「請相信我一次,一次就可以了!」

  「……」

  終於,埃塞爾的耐性宣告破滅。

  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少年瘦弱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仍一味做著深情告白的傑斯?格拉特身後,一掌劈在他的後頸上。原本想著乾脆就這麼直接劈斷他脖子的少年,視線在接觸到一旁的紫發少女時,力道終究還是緩了一緩。

  傑斯·格拉特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失去意識摔倒在地上。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11:52 , Processed in 0.253490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