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日曜石 (更新07/7/8)

[複製連結] 檢視: 3478|回覆: 32

  作者廢言:初來乍到,請多多關照!偶然發現這個網站,一時驚為天人,於是決定在此留爪印一個。此文曾在數個網站發表過,不過,事先申明——是原創,不是轉載哦!
  純屬興趣之作,更新時間不定^_^

独寐寤言(某寐的窩)

有事沒事都可以來找我聊天哦!





日曜石  開篇前言



  這是一個沒有神的星球,人們空有信仰,卻再也沒有神跡出現。

  眾神的末世之役後,當人們從沉睡中蘇醒,他們驚恐的發現神殿失去了光輝,人們不能使用魔法,祈禱不再被接受,從此再無神跡出現。

  而住在大陸中部的人則發現自己突然來到了大陸邊緣,隨後又發現並非是自己挪動了位置,而是整個大陸被劈成了兩半!

  有人嘗試著出海尋找另一半大陸,卻被一座透明的結界送回了原點,兩個大陸完全斷了聯繫。

  人們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中。

  之後幾年,有人發現雖然無法使用原有的方式(咒語)召喚自然界的元素,卻可以通過一種名為伊爾法的奇特生物,使人類重新掌控世間的一切可用元素。隨著時間的推移,伊爾法成為了人類不可或缺的幫手。

  神的信徒們根據神留下的最後語言找到了通往虛迷之島的傳送陣,並創造了現在流傳極廣的被喻為最接近事實的傳記《神史》。

  神從未離開,他們只是在某處沉睡。

  千年歲月,悄然而逝。



記憶之卷    序章



  想要成為某個人的唯一。

  不是其中之一,也不是和別人處在同等的位置,而是完完全全的,淩駕於所有人之上的。

  每個人都會產生這樣的念頭。成為兄弟姐妹間父母最疼愛的孩子,成為所有朋友間最受信任的一員,成為所愛之人心中最特殊最重要的存在……

  這不能稱之為自私。

  無法加以否定、不能徹底排除的私心,是所有人類心底深處所擁有的最強烈也是最隱晦的欲望。

  **********

  男孩心裏一直有個願望。

  或許用渴望來形容更貼切。

  一個擁抱。

  一個來自他最崇拜最敬愛之人的擁抱。

  一個比給予姐姐的還要溫暖還要寵溺的擁抱。

  可是,之所以會渴望,就是因為想要卻得不到。

  「你要記住,在人前不可以露出微笑以外任何的表情。」

  「絕對不能讓別人看見你的軟弱,絕對不行!」

  「不要……」

  「不准……」

  「不許……」

  男孩的生活裏無時無刻不充塞著父親呵斥訓誡的話語。

  一定要成為父親的驕傲。

  這樣的想法,在一個五歲的孩子心雷根深地固。

  遵從父親的每一句話,以最優異的成績完成父親的要求,男孩天真的以為,這樣父親能把只有在姐姐面前才會展現的溫暖笑容分一些給他。

  男孩的渴望,最終成為了奢望。

  「竟然對待外人比對自己親生兒子還好。」

  「說不定他根本就不是親生的。」

  「我也聽說他是為了大小姐才買來的。」

  旁人的話語像是帶有倒刺的尖刃,深深紮進男孩心裏,然後連皮帶肉撕扯的血肉模糊。

  為什麼對姐姐和對我完全不一樣?

  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為什麼?

  心中的悲鳴,沒有人能聽見。除了他自己。

  不,或許……

  「為什麼一個人呆在這裏?一起玩吧。」

  「男生怎麼可以吵著要男生抱呐?應該是男生抱女生才對吧。」

  「就這麼決定了,以後就由你來抱我啦!」

  頑強纏繞上來的手臂,永遠精神十足的笑容,男孩裝滿心底的敵視竟然奇跡般的消失了。

  或許,或許不是父親也可以。

  她給予的擁抱一樣能夠溫暖他日漸冷漠的心靈。

  就在男孩以為自己可以如願以償的時候,他卻推開了那扇被父親視為禁忌的房門。

  原來,得不到的,終究還是得不到。


  序章  <完>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2 AM 編輯 ]
 
某寐的窩→独寐寤言

墜入夢中 沉淪 從此不再 醒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旅行者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

                                   ——旅行者
 



     灰白色的霧氣籠罩天地。

  即使凝目望去,也看不到對面。

  這是—片富饒的土地,亦是一片危險的、尚未被人類開發的土地。帕拉斯,魔獸平原,熟知它的人們這麼稱呼它。每年的風月芽月帕拉斯平原都會有這麼幾天大霧天氣。隨之而來就是持續一個多月的陰雨季節。

  人們仍在夢中徘徊之際,兩個身高相仿的身影已經緩緩走出濃霧。

  從頭髮到腳裸全都裹進寬大的帶有連體兜帽的灰色外套裏——這是芮恩大陸上旅行者最普遍的打扮。

  兩人在看到那座一半隱沒在霧氣中的青黑色城門後,不禁加快了腳步。

  「要下雨了。」

  其中一位旅行者走到離城門幾步之遙,突然說出了意義不明的話。介於稍顯高亢的男音與略微低沉的女聲之間的嗓音,讓人一時分不清這位旅行者的性別。

  「是、是,我知道。」

  另一位旅行者的聲音很好辨認,是個圓潤清透顯得十分可愛的少女嗓音。

  「你已經說過很多遍了。你看,我們已經到啦。現在能不能請你再用你的咒語把門打開?」少女的聲音有絲賭氣的成分在內。

  從大霧出現到現在,她已經不知道聽了多少遍這句變相責怪的話。

  不停聽到同一句話,就算是老好人也會發脾氣的哦!

  那位性別難辨的旅行者不發一語解下了兜帽,露出一張只有十五、六歲少年的臉龐。

  白皙透明的皮膚,淺金色的瞳仁,挺直而細巧的鼻子,紅潤的雙唇時刻勾勒出一道淺淺的弧度,柔軟的橘色短髮因潮濕的空氣有些貼服在臉上,但這絲毫無損于少年的美貌。總體來說,是個長相十分討人喜歡的秀麗少年。

  橘發少年臉上掛著善意的微笑,淺金色的眼睛裏卻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危險光芒。

  少女沒有發現,還在那裏做著近似永無休止的抱怨。

  「我們已經比預計提早到達啦。」

  「會起霧也不是人力可以預測的嘛!」

  「竟然每次在我想休息的時候就用這麼可惡的方法提醒我。」

  「要下雨,要下雨,我也知道要下雨了,我有在很努力很認真的趕路耶!」

  「呐,現在大門就在你面前,你快開喲!最好能用你的萬能咒語再替我們找一家免費的旅店。」

  「哼哼!怎麼不說話了?」

  「你知不知道,整整一旬耶!你說『要下雨了』說了整整一旬!」

  「除了『要下雨了』,你就不會說點別的嗎?」

  「嗚嗚嗚,我真懷疑,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得『下雨症候群』!」

  「天啊,我怎麼會想到要和你一起旅行,竟然竟然……」

  似乎極力想要向別人證明少女在和少年旅行期間受到了非人折磨,漸漸激動的聲音成功地擴散開。

  「城外是何人?」

  正當橘發少年快要克制不住把少女的脖子扭斷以使自己的耳朵清淨的時候,城牆上突然出現的詢問聲恰巧救了少女的脖子一命。

  即使少年的臉色和城門不分上下,他依舊維持著淡淡的笑容。

  他抬頭向聲音的來源處高聲回答:

  「你好,我們是來自諾爾維亞的探察師,請准許我們進城。」

  「諾爾維亞?」

  「是的。」

  「請稍等。」

  城門旁邊的一扇僅供一人出入的小門開啟了。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2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记忆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旅行者


  從門內陸續走出五六個全副武裝的士兵。

  其中一個比其他士兵的盔甲上多了一條藍色斜紋的士兵是個小隊長,他徑直走到兩人面前,不住上下打量。

  「請把帽子取下。」

  他對仍舊戴著兜帽的少女說。

  少女遵照小隊長的命令,解下了兜帽。

  深紫色的頭髮如瀑布般滑落下來。那是一種讓人屏息的美麗,與夜空不遑多讓的顏色。

  「阿拉魯人?!」

  小隊長驚呼,其他士兵緊張的舉起手中的尖槍對準兩人。

  受到食物、陽光和某些不為人知的因素影響,芮恩大陸上的人類膚色、發色、瞳色、血液的顏色都接近淺色系。而生長在另一大陸阿拉魯的人類則完全相反。

  被污染的顏色。

  芮恩人總是這麼稱呼阿拉魯人。

  芮恩大陸上國家眾多,雖然會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矛盾,但戰爭卻很少發生。阿拉魯則不同,國與國之間常年征戰不斷,人與人之間少殺搶掠、殺人放火時有發生。

  心靈已經被七種罪惡完全腐蝕的阿拉魯人,才會有被污染了的色彩。

  幾千年來,生長在整個大陸只有少數幾個地區能生長農作物的阿拉魯人,處心積慮想要通過鏡之壁障進攻佔領芮恩大陸(每過數百年,兩個大陸的鏡之壁障會發生重疊,此時是最容易打破壁障來往兩個大陸)。雖然數次侵略均以失敗告終,但阿拉魯人從未放棄過奪取芮恩的企圖。

  兩個大陸的關係就像一見面就會拼個你死我活的仇敵一般。

  因此大部分芮恩人對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卻有著阿拉魯血統的人,只會給予無盡的謾駡和侮辱。

  少女的頭髮,便是芮恩大陸所沒有的顏色。

  近似夜幕般深紫色的長髮。

  「如果這位女士是阿拉魯人,那麼抱歉,我們不能讓她進城。」

  「為什麼你們全都要憑外表來判斷一個人呢?」

  少女甩甩被兜帽弄亂的頭髮,猶如最上等血紅寶石的眼中充滿了無奈。

  「難道你的外表還不能說明一切?」

  「當然不能。」

  小隊長揮手讓士兵們放下長槍。

  「哦?那麼請讓我聽聽你的解釋。」

  「我的父母都是土生土長的芮恩人,可我出生的時候卻擁有阿拉魯人才有的發色,為此我受盡嘲諷和排擠。但我是芮恩人啊,有什麼比一個完完全全的芮恩人卻受到自己同胞的侮辱更可悲了?可是我不能自暴自棄,我努力學習,努力成為有用的人,我發誓即使所有芮恩的同胞不信任我,我也要用我全部的真心來報答生我養我的芮恩,不為別的,就因為我是芮恩人!」

  少女一番話說的慷慨激昂,深情並茂。

  小隊長與士兵無不動容。

  「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

  小隊長感動的說著,眼睛裏隱隱迸出了淚光。

  「謝謝,因為有你們這樣理解我的人,我才有更大的動力去完成我的夢想。」

  少女的笑容裏充滿了感激的神色。

  「這是通行證,今後你們就可以自由進出本城。」

  小隊長側身示意士兵們讓出邊門請客人進城。

  「歡迎來到奇塔拉。」


  旅行者  <完>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2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记忆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宿客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

                                   ——宿客




  魔獸都市奇塔拉。

  位於芮恩大陸西北部,北臨帕拉斯平原。是西雅索王國的邊境城市。不論在任何時候,這裏的冒險者工會所發佈的藍色委託,都是吸引冒險者前來的最大因素。

  從街道到房屋完全由黑山岩建造,整體的灰黑色基調,使得奇塔拉比其他幾座魔獸都市多了一個稱呼
——

  「黑色都市」。

  纖細的雨絲滑落在灰黑色的地面上,敲打出低沉悅耳的聲響。

  中心大道上,稀稀落落的行人匆匆忙忙地走著,偶而有認識的人從對面走來,還來不及點頭就已經錯身而過。

  灰黑色的城市,灰黑色的天空,就連人心也變得灰濛濛。

  一片冷清。

  陰雨連綿的天氣將會持續一個多月。

  若在天氣晴好的時候,奇塔拉的大街上雖稱不上人頭攢動,但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人煙稀少。不過托天氣的福,這樣陰沉的天氣,更多的人寧願躲在家裏,就連「無盡的田園」這種只有十幾間客房的小型旅館都住滿了來不及離開奇塔拉的旅人。

  「啊啊啊!!!討厭討厭!!!」

  一陣洩憤似的叫嚷聲傳來,極具穿透力的聲音瞬間貫穿「無盡的田園」內外。

  又來了。

  忙著製作早餐的羅蓮娜聽到從雜物間傳來的驚天動地的聲響後只是微微搖搖頭,又接著準備食物去了。

  八天前,當兩名身無分文的旅行者踏進這家名叫「無盡的田園」的旅館時,奉行商人的唯一準則應該立刻把他們趕走的旅店老闆羅蓮娜,卻在聽了其中一人的委婉敍述後,一時心軟把雜物間清理出來租借給他們住。

  只要他們每天幫忙打掃所有的房間,就提供住宿和三餐。

  如此低廉的房價,放眼整個奇塔拉都找不到第二家。

  接下來,除了第一天以外,對天氣、對同伴不滿的抱怨聲,在往後幾天時有發生。

  一時好心,是不是給自己找了個大麻煩?

  幸好,客人們對這個每天都會發生的小插曲都抱著有趣的態度,畢竟在如此陰沉乏味的天氣裏能聽到如此充滿活力的聲音,也是件令人心情愉快的事。

  雖然小卻被整理的相當乾淨整潔的雜物間。

  「人家想睡床!人家想吃巴拿!人家想去逛街!人家想……!」在臨時鋪設的塌塌米上滾來滾去,嘴裏不時發出奇怪聲響的物體,是個約莫十七、八歲年紀,有著端麗細緻五官的少女。當她閉口不言的時候渾身上下隱隱流露出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高貴氣質。不過,只要她一開口這種氣質便立即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連陽光都黯然失色的鮮明活力。一頭在芮恩大陸上十分罕見的近似夜幕般深紫色的長髮,隨著來回翻滾的動作傾泄在身上、塌塌米上乃至地上。

  少女的一舉一動都有著異乎尋常的美麗,唯一看見的人卻沒有心情欣賞。

  「我們到底是因為什麼才落魄到這個地步的?!」

  站在門口微笑的橘發少年用的不是詢問的語氣,而是一種咬牙切齒的反問。

  「……」

  翻滾的身影停了下來,紅寶石色的眼睛透過指縫悄悄看向面帶笑容心情卻顯然不是很好的少年。

  「是誰說想要去刺激一點的地方,然後不管三七二十看到路就走?!」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3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记忆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宿客


  來到奇塔拉是個錯誤,完完全全的錯誤。

  普通人在大霧中迷失方向是人之常情,可少年還是有自信能夠憑藉自己超乎常人的方向感到達正確的目的地。不過這樣的自信,是建立在一切行動都由他支配的正常情況下。然而少女的存在,成了旅途中最大最不可預測的變數。

  像是不小心被少年周身看不見的怒火燙到,少女不禁縮了縮頭。然後以一種「我是無辜的」語氣,用談論天氣一樣隨意的表情說道:「咦?是誰呢?我怎麼找不到關於這方面的記憶?似乎徹底丟失了呢!」

  「那真是太遺憾了。」

  橘發少年著看少女,臉上的笑意逐漸擴大。

  兩面派。

  明明心裏氣的要死,還笑得那麼開心。

  少女在心裏腹誹不已。

  「呃……可是我也有幫忙啊!如果不是我,我們連雜物間也住不了耶!」

  最後的掙扎。

  少女的故事感動過很多人,這些人或多或少都會給予他們一些幫助以鼓勵擁有遠大志向的少女。雖然經過數次改良,越來越趨於完美,但故事終究是故事。擁有受芮恩人敵視的這種「被污染」發色的真正原因,除了兩人以外,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為了感謝你的幫助,我已經把你打掃房間和尋找委託的時間定為九比一。」

  言意之下,就是未來的十天裏少女只有一天能出門,其他時間必須乖乖呆在旅館裏。

  「可是人家比較想改成一比九……」

  少女用少年能夠聽到的聲音嘟囔著。

  少年完全不理會少女內心的願望。他好整以暇的斜靠在雜物間的門框上,以十分輕鬆的語氣吐露出少女最後期限。

  「你有十分鐘時間,打掃完整個旅店後就可以去吃早餐。記住,只有十分鐘。」

  「可是,要工作,也要先填飽肚子啊!人家餓了啦!」

  少女從起床開始……如果在榻榻米上翻滾也叫起床的話,那麼她一個早上都還沒有吃過早餐。因為一直處於激烈的運動狀態中,反倒不覺得餓。現在停下來了,肚子的空虛感就一陣陣湧了上來。

  「在吃與被吃之間你有權利做出選擇。」

  少年柔和無害的笑容在少女眼裏有著比吃人的魔獸還要震懾人心的效果。



  宿客  <完>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3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记忆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少年

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

                                   ——少年
  


  眾人的視線有意無意向某處飄去。

  那是包含了無數複雜情緒的眼神。

  視線的焦點橘法少年——埃塞爾·納雷克斯一語不發站在白色委託欄前。

  橘色頭髮柔順的披散在少年額際,遮住了漂亮的淺金色瞳仁。顯得過於秀麗的臉上時刻掛著使人毫無防備的笑容。有著女性般修長纖細的身材,穿的卻是一套便於近身格鬥的輕便裝束。

  初次走進工會大廳的埃塞爾,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弱不經風。相比冒險者,少年的氣質更適合作為一名拿著豎琴去到處傳唱自編詩歌的吟游詩人。

  即便懷有輕視,少年的出現,仍舊引起了冒險者工會裏許多人的注意。

  冒險者工會。

  隸屬于全職業聯盟,在芮恩和阿拉魯各大中小城市均設有辦事處。依照委託的種類,冒險者可在此就職獵魔師、探察師、守護師或傭兵四個職業。相對其他城市而言,奇塔拉的冒險者工會更傾向於發佈一些與魔獸有關的委託並隨之提供豐厚的獎賞,以此激勵更多的冒險者到城裏生活,而冒險者也以能在這裏的冒險榜上獲得較高排名為榮。

  言歸正傳。

  埃塞爾到來的第一天,工會大廳所有的冒險者都在等,等待即將上演的奇塔拉保留劇目。

  觀眾們並沒有等太久時間,演員們第一天下午就準時開演了。

  「哎喲,這是哪家的小少爺啊,怎麼到這裏來了?迷路了?要不要大哥哥送你回家啊?」

  「小鬼,不好好在家呆著,沒事跑這來湊什麼熱鬧?」

  「這裏不是小孩子該來的地方,趁早回家去,可別到時候一邊哭鼻子一邊跑回家叫媽媽抱。」

  怪聲怪氣的嘲笑聲發自一群胸甲前印刻有獠牙圖案徽章的冒險者們。

  他們簇擁一名劍士裝扮的魁梧男子走到正靠在牆邊休息的埃塞爾面前。男子有著一頭張揚的紅色短髮、冰藍色的瞳仁在發色的印染下隱隱跳動著一抹火焰、寬闊的四方臉、濃眉、挺鼻、厚唇,給人一種粗獷豪爽的印象。一道從貫穿整個右臉頰的疤痕,為他平添上幾分猙獰。比埃塞爾高出兩個頭、寬不止兩倍的身材,僅僅是站在那裏,就有一股異于常人的壓迫感。身著黑色劍士鎧甲,胸前所印有的一個類似於某種大型肉食類魔獸獠牙的暗金色徽章圖案,清楚地表明瞭男子的身份。

  「獵豹」西蒙·格拉特,「獵食者」的第七任團長。

  不論怎麼說,西蒙·格拉特在奇塔拉也算是名人一個。五年前他接手「獵食者」的時候,這個冒險團還只是大陸排名處在末尾的三流小團隊。這五年來,經過西蒙·格拉特的篩選、重組、招募、整頓和大量五星以上委託的完成,現在的「獵食者」早已今非昔比,成了大陸排名中上的中型冒險團。

  性格豪爽,不拘小節的西蒙·格拉特深受「獵食者」全員的喜愛。不過眾所周知,他對一種人從來不會予好臉色,甚至討厭的程度已經到了見一個趕一個,毫無道理可講的地步。傳聞這樣極端的反應與他年輕時發生的一件事有關,以至於現在只要一看到那些年紀輕輕就不顧死活來到奇塔拉希望出人頭地的「小」冒險者們,他就會火冒三丈,連趕帶踹的把人丟出門去。


  為此,奇塔拉近幾年來流傳著這麼一句話——「小孩子要乖乖呆在家裏,不然豹子會把你叼走。」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少年


  終於來了。

  這已經是這旬第三次了。

  不知道這次這個能堅持多久。

  圍觀的冒險者議論紛紛,語氣裏或多或少有一些幸災樂禍的成分在內。即不加入也不阻止,純粹抱持看戲的態度。

  希望不會太無聊。

  聽到眾人的對話,埃塞爾把警覺和防備隱藏到更深的地方,然後用一種充滿了年輕人特有的無畏好奇的眼神上下打量西蒙·格拉特。發現對方也在觀察自己後,他迅速斂下眼簾,睫毛覆蓋下的淺金色眼睛裏閃過一絲不以察覺的銳利光芒,隨即被迅速湧上的害羞和靦腆淹沒。他再次抬頭看向西蒙·格拉特一行人,笑容單純而又無辜,就像個涉世不深的孩子,讓人不忍心動手傷害他。

  「父親也說外面危險,囑咐我不要一個人出來。不過我還是覺得世上好人比較多。」少年歪著頭看向幾人,一臉天真的說道:「事實證明我說對了,幾位大叔就是好人啊。」

  「大……大叔……?」

  「開……開什麼玩笑?!」

  說他們是好人?這傢伙是不是眼睛有問題?他們明擺著是來找茬的,竟然說他們是好人?!

  再說,他們有這麼老嗎?叫他們大叔……似乎聽到自信心碎裂的聲音……大受打擊啊!

  這時候還面不改色的說這些話……這名少年是純粹的單純天真還是演技太過精湛?

  西蒙·格拉特沒有制止手下的叫囂,只是不動聲色站在原地觀察少年的反應。忽然,他微微一笑,似乎從少年身上找到了他想要的答案。突如其來的笑容柔和了他鋼硬的臉部線條,使他看上去有了那麼一點和善的感覺。

  「我是很認真的。」

  淺金色眼睛凝視諸人,混合著感激、崇拜的眼神讓西蒙·格拉特的那些手下們恍然間產生自己做了什麼天大好事的錯覺。

  「你們是因為擔心我一個人在外面太危險才好心叫我回家的吧,不是好人是什麼?」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记忆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少年


  「嘎?!」

  是這樣嗎?眾人搔搔頭,露出了迷惑的表情。

  「我決定了!以後我也要做像幾位大叔一樣既強大又充滿正義感的冒險者!」

  「哈哈……好!說的好!」

  聽見少年的話,西蒙·格拉特突然大笑起來,走到埃塞爾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說了一句只有他能聽到的話。

  小傢伙,演技不錯。

  埃塞爾笑容不變,心裏卻暗自驚訝:他怎麼看出來的?

  巨大的手掌數次落在少年瘦弱的肩膀上,拍得少年幾乎要坐到地上,就在眾人以為他想趁機拍死少年的時候,西蒙·格拉特神色一肅慎重說道:「小子,以後有什麼事就報我西蒙·格拉特的大名,在奇塔拉,我的話還是有些分量的。」

  此話一出,眾人譁然。

  太、太反常了!

  西蒙·格拉特竟然允許一個看上去才十五、六歲的少年留在奇塔拉?這和他平時的做法完全不同啊!

  埃塞爾則微微低下頭顯得很不好意思,淺金色的眼睛裏卻帶著幾分玩味。

  西蒙·格拉特……看來是個不簡單的男人呐。

  臨走前,西蒙·格拉特突然回頭問到:「小子,我看上去真的有這麼老嗎?」

  說完摸摸臉頰,語氣有些不確定。旁邊幾人也緊盯埃塞爾,臉上有希冀也有黯然。

  他們希望他怎麼回答?埃塞爾輕輕勾起嘴角,露出一抹頑皮的笑容。

  「還好啦,大叔們看上去都還很年輕。」

  「……是嗎?原來我已經到了被人家叫大叔的年紀了啊……」

  西蒙·格拉特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帶著同樣一臉垂頭喪氣的同伴離開了冒險者工會。

  針對埃塞爾的這出鬧劇,隨著西蒙·格拉特的離去就這樣沒頭沒尾的結束了。如果事情就此了結,眾人自然不會出現如此複雜的眼神。

  然而,在埃塞爾來到奇塔拉的第九天,發生了這麼一件事……



  少年  <完>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沖突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

                                   ——沖突




  這一天,埃塞爾來的比平時晚。

  從踏進冒險者工會大廳後,少年的臉色就一直維持在陰沉的狀態,遇到跟他打招呼的人也只是禮貌性的點點頭,而不像平時那樣會露出讓人忍不住想親近的靦腆笑容。

  心情似乎很糟糕呢。

  眾人暗忖。

  「你站住!」

  突然,一個聲音從少年身後冒出來,響撤整個大廳。略顯尖銳的年輕嗓音,帶著命令式的強硬語氣,聽上去相當的刺耳。

  喲!終於爆發了!

  看到聲音的主人後,旁人竊竊私語。

  話音未落,一個紅發年輕人大步走到埃塞爾面前。他身穿一件銀白色的劍士鎧甲,蒼白英俊的臉上滿是倨傲的神色,胸前印刻的青銅色獠牙徽章表明他是「獵食者」最低一級的成員。

  不過,與普通的成員相比,這個年輕人又有些與眾不同。身為「獵豹」西蒙?格拉特的親弟弟,更多的繼承了母親容貌的傑斯?格拉特在武力方面毫無建樹,性格衝動急躁,為人蠻不講理,整日遊手好閒。為此,西蒙不得不讓這個不怎麼懂事的弟弟從基層做起,期望他能得到更好的鍛煉。


  可惜,傑斯並不瞭解西蒙的苦心,依舊我行我素,到處惹是生非,就連同一個團隊的成員都對他頗有微辭。

  幾天前,傑斯從別人口中得知冒險者工會有一個少年被西蒙另眼看待,而後又有數種版本的傳言傳入他的耳朵裏。這些傳言裏尤以「少年擁有傑斯·格拉特所有沒有的一切優秀品質」最讓他難以忍受,從未得到過兄長讚揚的傑斯生出了強烈的嫉妒心。

  今天趁著西蒙親自帶隊出城完成委託之際,他自持對方是一個柔弱少年,便單槍匹馬來到了冒險者工會。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5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記憶之卷 ChapterⅠ 少年與少女—沖突


  似乎是身體在遭遇到障礙物時的下意識之舉,埃塞爾腳步不停,一個錯身繞過已經站在他面前的傑斯逕自朝白色委託欄走去。眼睛雖注視著前方,但眼神毫無焦距,少年顯然未把注意力集中在前方。

  那個白癡女人,竟然敢對他使用能力!

  一想到今天早晨,連反抗都做不到就乖乖照著某人的話去做的自己,以及睡清醒後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完全沒有記憶的某人,少年正有一肚子火沒處發。

  「我說你!給我站住!」

  見埃塞爾完全無視自己,傑斯臉色一變,眼裏閃過一絲陰毒,他拔出腰間的長劍一聲不響向少年劈去。

  這一劍毫無技巧可言,單純從力量上來說,也沒有值得誇耀的地方。初見這名長相秀麗的橘發少年,傑斯就把他歸納到了空有一張臉的無能廢物一類。

  「小心!」

  有人出言提醒。

  一劍揮空。

  頭都沒有回,像是預知了劍路一般,背對著傑斯的橘發少年僅僅向右邊側了側頭,劍便貼著頭髮滑過,毫髮無傷。

  是湊巧,還是少年隱藏了實力?

  「可惡!竟敢小看我!」

  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傑斯狠狠盯著埃塞爾的背影大聲叫道:「薇拉——紅蓮之火!」

  「是,主人。」

  「竟然連伊爾法都叫出來了?!」

  注意到傑斯的長劍上突然冒出了深紅色的火焰,火焰上方有一個小小的灰紅色身影臨空懸浮著……周圍的冒險者不禁驚呼出聲。

  已經走到委託欄前的埃塞爾聽到人群裏發出的叫聲,一改先前充耳不聞的樣子。他輕輕地轉身,在看到劍上停駐的灰紅色身影後,臉上突然露出了極其柔和的笑靨。

  空氣在一瞬間凍結了起來。

  「原來是伊爾法啊,難怪一進來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你說什麼?!」

  「我說——這裏空氣不太好,需要清理一下。」

  少年的笑意並沒有到達眼睛裏,隱藏在名為「笑容」面具下的是一股風雨欲來的危險氣息……



  沖突  <完>



[ 本文最後由 寐語者 於 07-7-11 09:25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44 , Processed in 3.000177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