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暗殺師

[複製連結] 檢視: 6597|回覆: 14

本故事為作者原創,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一)豋場

黑夜。

穿著西裝的年輕男子站在大樓頂端的邊緣,低著頭觀望城市。

黑色的長髮用白布綁著,長相清秀的男子,帶給人一種優雅的氣質。

男子的灰色瞳孔注視著目標。

一群男人從暗巷酒店走出,仔細一看,中間的男人正是某黑幫的老大,其餘則是保鑣。

肥胖的中年男人走到大街上隨手摟住一名年輕女子,將她拖到車上。

掙扎,大叫,被賞了一巴掌。

大街上不少路人皆看到這幕,但全都避的遠遠的。

「還是學生吧?」大樓頂端的男子暗想。

停在路邊的車子怪異的震動著,不用想也知道車內發生的事,圍在車旁的保鑣對這種事似若無睹。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那接下來可要盡責點了。」頂端的男子冷笑道。

男子右手舉起,與肩呈水平狀。

一把小刀憑空出現在男子攤開的右手掌心。

小刀刀身反射銀白的月光,帶給人一種冰冷感。

男子握著小刀刀柄,右腳緩緩跨出。

他跳了下去。

這棟大樓至少有十二樓之高,這樣下去是穩死不活。

風聲大作,男子表情依然如常。

「暗殺術,月遁!」他笑道,無視目前的狀況

男子忽然消失在半空之中。

四周沒有任何改變。

同一時間,車內,衣衫不整的女子呆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狀況。

沒有掙扎,小刀插在黑幫老大粗短的脖子上,厲害的是沒有噴出半滴鮮血。

「呼!差一點點呢!」

女子轉頭。

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男子笑盈盈的看著她。

從高樓跳下的男子。

笑著。

[ 本文最後由 練功狂人 於 07-10-27 05:18 PM 編輯 ]
 


二零一零年。

這年周杰倫還是唱著他的周式唱法,光良的MV還是很悲劇,梁靜茹的歌依然很好聽。

這年,腥風血雨。
暗殺師
暗殺師(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3   檢視全部評分
雨鏡化雲    發表於 07-12-1 21:08 聲望 + 3 枚
大雅  幹得好!!  發表於 07-10-25 17:06 聲望 + 3 枚
綱之鴻  Good job 好回答阿!!  發表於 07-9-25 19:55 聲望 + 3 枚
風神  不知是否和殺手一樣?  發表於 07-7-7 09:48 聲望 + 2 枚
menasi    發表於 07-7-5 21:33 聲望 + 2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二)委託人
清晨。

公寓內。

一件沾滿血跡的襯衫被丟在沙發上,沾滿血的皮鞋、西裝外套、西裝褲、領帶被隨意丟置在四周。

公寓內的陳設擺設皆以白色系為主,給人明亮的感覺。

被打開的電視機正播放著新聞,浴室裡傳來嘩啦嘩啦的水聲。

電視中,女主播不帶感情的念著與自己無關的消息。

「昨天晚上,高雄地區,黑道大老陳剛吉被人暗殺,死於自己的轎車內,根據目擊者指出,死者陳

剛吉原本正在車內對某女子施暴,但中途車震忽然停止,沒多久便看到一名穿著西裝的年輕男子走

出車內,保鑣見狀立刻圍上卻在瞬間被男子以小刀刀柄擊暈,緊接著(主播微笑),多名目擊者指

出看見男子憑空消失,到底真相如何?員警正在偵辦中。」

新聞的最後是黑道大老陳剛吉沾滿自己鮮血的車。

洗好澡的燁穿著四角褲,用毛巾擦拭著自己的黑色長髮,看著新聞,嘴角浮現微笑,喃喃自語:「流氓

就流氓,好好的台灣地盤不搶,跑去跟銅鑼灣扛把子搶地盤,難怪會被浩南哥指定委託,真是死也活該。」

他放下毛巾,開始綁起頭髮,沒多久就綁好了。

他忽然想起昨夜的事。

夜晚的小巷內

被他帶離的女孩用惶恐的眼神看著他。

燁微笑看著懷中的女子,輕輕將她放下。

女子呆呆的看著她沒有開口。

燁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張名片,將它放入女子手中。

「這張名片收好,有事就到上面寫的地址找我。」燁說,表情溫柔。

女子點點頭。

燁點頭。

他轉身離開,對身後的女孩比了個「YA」

然後,女子才意識到自己安全了。

眼淚流出,感激的淚水,害怕的淚水,不斷滴落。

燁微笑,想起昨夜的事,讓他覺得自己是好人。

已穿好乾淨西裝的燁提起放在門邊的手提箱。

打開大門,跨步離去。

一名穿著凱蒂貓睡衣的女子站在自家的陽台。

想起昨夜,像極了一場夢。

一名穿著西裝提著手提箱的黑髮男子從下方的馬路走過。

女子呆呆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名片,救命恩人的名片。

「暗殺師,梁子燁。」女子輕輕念著

[ 本文最後由 練功狂人 於 07-7-8 01:4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雨鏡化雲    發表於 07-12-1 21:10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驅魔人  幹的好 孩子  發表於 07-7-13 14:14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xxiinon  嗯~好看喔  發表於 07-7-11 18:16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鬼神關羽  浩南哥 哈哈  發表於 07-7-8 20:38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三)病態的世界,脆弱的暗殺師

「這世界,很腐敗,很醜,很令人做嘔。」

穿著西裝的燁走入餐廳內,沒多久,一陣尖叫,燁穿著服務生的制服從後門離開。

「黑道在街上橫行,父親強姦自己女兒,貪官剝削人民。」

某棟豪宅內,某議員的屍首正對著他,死不瞑目,燁面無表情。

「在這世界錢就是一切。」

屋內,偽造血緣詐財的母女,看著眼前的鈔票狂笑,沒多久,在屋外的燁,看著已經爆炸的房子冷笑。

「技術、情報、裝備,這是構成暗殺師的其中條件,但,最重要的是精神,你,能面無表情的殺掉剛出生充滿希望的嬰兒嗎?」

燁看著這年輕的母親,還是學生吧?燁心想,她大哭著,為了死去多時的小生命大哭著,嬰兒的屍身,在娃娃床內,安詳永眠,女子大哭著,燁,面無表情,他無聲的呢喃著,大步離去。

「生命,是很重的。」

法院附近的大樓上,燁看著電腦內及時轉播的現場新聞。

畫面內,某企業家第二代從法院走出,強姦了年輕女子,還將她毆打至流產的他,臉上並沒有做錯事的模樣。

但他沒罪。

記者一窩蜂的圍了上去,男子一臉驕傲的道:「我早說過了,她們鬥不過我的,我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法老王,這群底層的死老百姓拿什麼跟我鬥?去他的!浪費你老子的時間。」

聽說這第二代還是國立大學法律系的學生。

諷刺。

燁看著新聞,女子的家屬在旁怒瞪著被保鑣圍住的男子,被害者在旁無聲的啜泣。

沒有錢,就沒有所謂的正義,台灣真夠腐敗了。

燁站起,走到牆邊,嘴角掛著一抹冷笑。

他架起了公事包內裝著的狙擊槍。

其名為「哀嘆」。

他將十字準星對準自稱法老王的第二代。

「下輩子,你就會知道底層的空氣有多髒了。」燁說。

被擺在一旁的電腦依然播放著最新新聞,企業家第二代遭人暗殺的新聞。

燁抬起頭看著天空,陽光很刺眼

他忽然想起了,他對著被人始亂終棄的年輕媽媽無聲的呢喃到底在說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不斷重複著。

「燁,你遲早會崩潰的。」師父是這麼說的。

「或許吧......」陷入回憶內的燁自言自語著。

天空,一片晴朗。

燁,早已崩潰了。

[ 本文最後由 練功狂人 於 07-7-24 04:3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5   檢視全部評分
雨鏡化雲    發表於 07-12-1 21:11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kyokorei  某棟豪宅內,,某議員的屍首正對著他-->多一個標點符號? ...  發表於 07-7-23 09:2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四)自以為是的正義

燁張開了眼。

四週一片漆黑,但燁卻看的很清楚自己的形體。

「這是哪裡?」燁心道。

忽然,前方出現一個男人和一張嬰兒床。

男人的手緩緩伸進嬰兒床內。

嬰兒床內的嬰孩熟睡著,完全沒有發現。

男人掐住了嬰兒的脖子。

男人的長髮上綁著白布。

燁感到呼吸困難。

那個男人是自己。

那個要奪走嬰兒生命,要毀滅他的未來的男人,是自己。

燁拔腿狂奔。

「可以的!可以的!只要再快一點,一切都可以改變的!」燁在心中吶喊著。

諷刺的是,男人和嬰兒床卻似乎離他越來越遠。

燁的右腳忽然被抱住,他跌倒在地上。

一轉頭,映入眼簾的是一雙眼睛,目光渙散,裡面充滿了絕望,死亡,以及悲傷......

抱住他的是嬰兒的母親,年輕的未婚媽媽。

燁試圖掙脫,他往前爬著。

好重,好重,好重,沒辦法前進半步。

他看著男人掐死嬰兒床內的小生命。

燁感到反胃,他抱著腹部乾嘔,右腳一陣冰涼,他回頭。

嬰兒的母親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蛆,數不盡的蛆,爬滿了燁的全身。

燁像具屍體,身上爬滿了蛆,他不斷掙扎著。

絕望、自責、悲傷、無奈,各種負面情緒不斷塞入燁的腦海。

「對不起。」

燁驚醒,發現自己被棉被纏住。

又是那場夢。

不斷重複著的惡夢。

燁下床走入浴室。

他打開水龍頭洗著臉。

自從那件事過後,燁變很多。

他接的任務皆是暗殺人們所謂的敗類、惡人。

「不是贖罪,是捍衛正義。」燁是這樣解釋。

最近,燁已經很少接到任務了。

浴室內,燁正在洗澡,為了洗掉身上像蛆般黏膩的冷汗。

水聲大作。

客廳內,響起一陣腳步聲。

一名穿著水手服的年輕女子站在浴室門前,手上拿著一把機關槍。

她的嘴角微彎

冷笑。

「Say goodbye,梁子燁先生。」

「卡搭。」

[ 本文最後由 練功狂人 於 07-8-19 04:3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5   檢視全部評分
雨鏡化雲    發表於 07-12-1 21:12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Lorder  我遠見不到後續發展...所以GJ= ="  發表於 07-7-21 00:04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暗殺師的特訓班(一)
暗殺術

所謂的暗殺術是暗殺師們的自稱,真名為「空間術」。

空間術是藉由被某位暗殺師發現的「3.5次元空間」進行特殊的移動或動作

當然,空間術並不是人人都會使用,使用空間術前,要先在腦海中編寫出自己要使用的空間方程式,就像是對身體下指令一般,以自身精神力強迫身體轉為3。5空間的物體再執行動作,使用者精神必須夠堅強,否則容易陷入精神崩壞或空間術使用失敗的狀況。

3。5空間內並沒有引力或重力的規則,內部也沒有任何東西,所以又名「末日貌」。

舉例:月遁

「暗殺術,月遁!」他笑道,無視目前的狀況

男子忽然消失在半空之中。

四周沒有任何改變。

燁的絕技之一,由四次元空間進入3。5次元空間,後由3。5次元空間找尋自己所要的降落地點,也因為是3。5空間,所以並沒有地心引力,燁才能安全降落。

空間術應用範圍廣大,包括強化自身與召喚物品等。

召喚物品的方式則是以自身精神力加諸物體,使物體暫化成3。5次元物體的形式,因應需要再轉化四次元空間物體。

由於物體本身沒有思考能力,所以並不會破壞加諸於自身的空間方程式。

每個人編寫方程式的規則並不一樣,所以暗殺術並不能教導。

另外,由於3。5次元空間本身有排他性,所以並沒有發生有人被遺留在3。5空間的狀況。

[ 本文最後由 練功狂人 於 07-8-19 04:3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themoonzero  設定還不錯  發表於 07-10-14 23:13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五)上帝的城<之一>計畫始動

彈殼散落地上,浴室的門千瘡百孔。

水手服女子左手拿著機關槍走上前,一腳將門踹破。

蓮蓬頭依然是開著的。

排水口處,匯聚的水中,鮮紅的血流動著。

女子四處探望,就是沒看到燁的屍體。

「這可奇了!屍體也會亂跑?」女子歪著頭,表情疑惑。

女子的太陽穴忽然被東西抵住。

燁站在右側看著女子,手上的銀鎗抵著女子的太陽穴,他僅穿著一條四角褲,不,應該是他竟然穿著一條四角褲洗澡。

他問:「想死?還是?」女子苦笑道:「我還想活耶......所以你死吧。」

女子的右手出現了一把與左手同型的機關鎗。

「暗殺術,狂風大作!」

燁往後急退。

女子手上的機關鎗360度旋轉著,子彈掃射著浴室的每一吋。

煙霧瀰漫,機關鎗停下動作。

「嘖!果然殺不死呢!」女子不滿。

煙霧中,燁依然站在原處。

燁的銀色手槍上佈滿裂痕,很顯然是用手鎗擋住子彈。

神乎其技。

「唉!便宜貨買不得阿。」燁苦笑,舉起手槍對著女子。

「開玩笑!這樣也想用阿?」女子笑,往前急衝,手上的機關鎗以雙刀的拿法持著。

燁冷笑,縱身躍起。

女子抬頭看著燁飛過頭頂。

「鎗,也能這樣用!」燁說,接著,

他將手槍以灌籃的方式,直接砸在女子頭上。

女子倒地。

燁揹起女子「真麻煩,等下要好好拷問她了。」他走出浴室。

「阿!剛才跳起來她不知道有沒有看到什麼?......」

[ 本文最後由 練功狂人 於 07-9-8 11:01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menasi    發表於 07-7-24 00:0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kyokorei  一腳將"們"踹破。->門(?) 期待下回(?)  發表於 07-7-23 09:24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五)上帝的城<之二>拷問


燁坐在沙發上,靠著椅背,悠閒的喝著咖啡,身上是很普通的家居服。

陽光灑落在房中,白色為主的佈置使得這裏充滿了氣質感,被丟在地上的兩把機關鎗顯得突兀。

燁臉上掛著淡淡的笑,綁起的長髮在白色的房內顯的突顯,帥氣的臉龐,給人溫柔的感覺。

「你這變態制服控!!你這蘿莉哈哈哈哈哈!!快、快點把我哈哈哈哈哈!!!放下來阿阿阿哈哈哈哈!!!」一陣辱罵,中間卻很神奇的交雜著狂笑。

燁微笑。

「自古以來,人為了摧毀人而想出了各式各樣的手段,各式各樣的拷問方式,挑戰人體的極限,滿清十大酷刑更是其中之最,但,當越複雜的手段越收不到成效時,人們便會回歸原始,那最可怕的拷問,縱使是最堅強的戰士依然敗在其下,那就是,」燁轉頭看著身後的牆壁,上面綁著襲擊她的水手服女孩。

被綁成大字型的女子面泛潮紅,原本可愛的臉龐此時顯得更加撫媚。

蹲在女子前方的燁,手上拿著一根羽毛。

他抬頭看著女子,女子憤怒的回瞪,卻顯淂很可愛。

「搔癢。」

「哈哈哈哈哈!!!你你哈哈哈!!!」

「是誰派你來的?」

「我死也不哈哈哈哈!!!!」

「你目的是什麼?」

「我絕對哈哈哈哈!!!」

「在這樣下作者會被罵拖稿的,拜託妳快說。」

「我哈哈哈哈哈哈!!!!!好好,我哈哈哈哈哈!!!你夠了喔!!!!」燁停手。

「搔的正開心的說......」燁咕噥。

女子終於被放了下來。

[ 本文最後由 練功狂人 於 07-8-19 04:3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kyokorei  你這蘿莉哈哈哈哈哈!-->蘿莉@@?  發表於 07-7-28 21:21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狂神滅天  真的拖搞了...XD  發表於 07-7-28 14:20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五)上帝的城<之三>燁的琉璃

「學長,你真的不能幫忙嗎?」

「抱歉,以我現在的狀況是不可能的。」

「是嗎?......」女子表情落寞。

「但,我能幫你找到肯幫你的人。」

「真的嗎?」

燁看著水手服女子,臉上綻放出溫暖的微笑。

「當然了。」燁說。




這個夏天特別的熱。

坐在跑車的副駕駛座上的古宮梓享受著迎面吹拂的涼風。

開車的是一名女子。

林璃容。

璃,燁是這麼稱呼她的。

「怎麼了嗎?」發現梓一直看著自己,璃轉頭親切的詢問。

「學姊,為什麼妳要當暗殺師?」梓問,以璃的條件,不管是大明星還是豪門的少奶奶都能輕鬆達成。

璃笑了一下,沒有回應。

梓想起燁帶自己去找璃容時的狀況。

「叮咚!」

深夜,燁跟梓卻出現在高雄的一家柔道場前。

按了電鈴的燁看著門,面無表情。

站在旁邊的梓換掉了水手服,穿著寬鬆的T桖與小熱褲。

「梁學長,你幾歲阿?」梓問

「22。」燁面無表情。

「22喔!比我大了5歲呢!那梁學長你有沒有女朋友?」梓又問

「沒有。」燁面無表情。

「喔喔!!那......」原本正要繼續問的梓忽然停住。

眼前是一名穿著睡衣披著外套的女子。

高挺的鼻樑,鵝蛋臉,及腰的黑色長髮,前凸後翹的完美身材,白皙的皮膚,就算是穿著睡衣,美麗的程度依然不減。

重點是眼睛,很漂亮有神的水汪汪大眼,給人一種天真,卻很溫柔的大姐姐感覺。

「好久不見。」燁道,臉上終於出現微笑。

「燁?這是?......」女子看著燁,表情疑惑。

「這是師父最後一名弟子,也是很喜歡叫我學長的日本人古宮梓。」燁介紹,梓呆呆的點點頭。

「這是我,呃.......這麼說好了!我的老搭檔,也是你的學姊的台灣人林璃容。」燁笑道。

「嗨!」璃容很親切的回應,聲音好溫暖、很好聽。

燁拉著成出神狀的梓跟著璃容走入道場。

梓呆坐在道場的會客室裏。

沒多久,燁跟璃容就從璃容的房間內出來了。

「我們一起加油啦!小梓!」璃容很有精神的幫梓打氣,梓終於露出笑容回應她。

而燁,在那天後便沒有在道場再出現了。

回到現實,梓看著前方的路。

「學姊,學長去哪了?」梓問,眼前出現了一棟高聳入天的大樓。

「不知道,其實,梓我很感謝妳,要不是你我有快兩年的時間沒見到燁了。」璃容說,車子向右拐彎。

「為什麼?」梓問

「這件事,等燁自己告訴妳吧!」璃笑道。

她的笑卻很苦澀。

犯下了暗殺師最不該犯的錯。

「我的空間方程式自我毀滅了。」

那是藉口!璃握緊了方向盤,她根本不想知道燁的空間方程式怎麼了,她想知道的是燁這兩年來未何一直躲著她,自己那麼努力的找他,他卻沒有半點回應......

「學姊?妳怎麼了?」梓疑惑的看著她。

「嗯嗯。」璃搖搖頭。

車向著鋼灰色的大樓駛去。

璃的左臉,有著淚珠滾落的痕跡。

[ 本文最後由 練功狂人 於 07-8-9 12:2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ghost75  加油加油=ˇ=期待下文@@  發表於 07-8-4 16:5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五)上帝的城<之四>分開的人

凌晨的中央山脈深處,傳出不尋常的爆炸聲。

燁倒在地上,鮮血沾污了臉孔,灰色的雙眼死氣沉沉,原本乾淨的西裝變的殘破不堪。

他的嘴角不斷流出鮮血。

一個老者站在他的前方。

老者有著一頭宛如獅子鬃毛般狂亂的白髮,身穿著古時日本的浪人服。

老者臉上戴著天狗的面具,右手持著一把武士刀。

武士刀的刀刃仔細一看上面似乎有火焰在燃燒。

白色的火燄,熊熊燃燒著,那是一種,會讓人感到絕望的霸氣的燃燒。

「起來。」老者聲音蒼老,卻不失威嚴。

燁慢慢的站了起來,身體微微搖晃著。

忽然,老者舉起了武士刀,輕輕一揮。

一道強烈的白火襲向燁,燁往左微移。

火焰正中燁背後的大樹,大樹在數秒內燃燒至盡。

強風吹拂著燁被劃傷的臉頰。

面具底下的老者嘴角微揚。

他從燁死氣沉沉的雙眼內看到了希望。

名為固執的希望,名為贖罪的希望。

那是一種不顧一切也要活下去的希望。

即使看起來宛如死人,卻倔強的活著。

「很好!這就是我要求的,死人臨死前的渴望活下去的希望,唯有這種態度,你才能超越群雄!」
老者笑道,語帶激賞。

「廢話少說,老頭,放馬過來!」燁的長髮隨風飄揚

「嗯!還記得遊戲規則吧?」老者問道,武士刀平舉至胸前。

「不想死,就殺了你。」燁輕描淡寫的說道。

老者微笑,武士刀揮出。

太陽緩緩升起,照亮了中央山脈。

燁與最強兵器「熾鬼」的第二天修練正式開始。

[ 本文最後由 練功狂人 於 07-8-17 07: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黑暗的主宰  精華文章  發表於 07-8-16 21:3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五)上帝的城<之五>攻入
什麼樣的人能自稱上帝?
掌控他人命運之人?無所不能之人?慈悲為懷之人?
或是,創造生命之人?



漆黑的室內,唯有一角有著微弱的白光不斷閃動著。

「哼哼......來了阿?」坐在沙發的男子看著眼前視角為由上往下俯瞰的螢幕。

螢幕上,林璃容和古宮梓搭乘的銀色跑車抵達鐵灰色大樓的大門前。

一位保全從大樓內走出,他似乎說了什麼,但螢幕顯然沒有音響效果。

林璃容往保全走了過去,臉上掛著笑容。

幾秒內,保全便躺在地上。

穿著緊身戰鬥服的璃與身穿水手服的梓走入大樓內。

「呼--!」男人吐了口氣,微笑的看著以切換至室內的螢幕。

「遊戲,開始了。」

空曠的大廳內,璃歪著頭看著前方。

一群身穿厚重的防護裝備的警衛擋在璃跟梓的面前。

「看來不好闖喔~~」璃笑道,無視眼前的狀況。

「學姐,我來吧!」梓走到璃身前,璃好奇的看著她。

梓憑空便出兩支機關鎗,臉上浮現要惡作劇似的可愛笑容。

「暗殺術,虛破!」機關鎗的鎗頭冒出火花,梓不斷的扣著板機。

一陣陣慘叫,子彈穿過了防彈背心,前方的手持警棍的警衛一一倒下。

後方的人馬慌亂的開始掃射。

璃故作驚訝的表情,梓微笑。

梓的子彈不斷擋下迎面射來的子彈,且一一貫穿敵人。

鮮血四濺。

「喔喔!跟燁有得比呢!」璃笑。

沒多久,梓停下動作。

空氣中充滿硝煙的味道。

「好了,走吧。」梓聳聳肩往前走去,彷彿剛才只是做了點運動,璃蹦蹦跳跳的走在後面。

一樓大廳就這樣很簡單被突破了。

頂樓,男子微笑的看著搭上電梯的兩人。

「如此光明正大的闖進來,真不像暗殺師啊...呵呵呵......」

電梯在二樓停住了。

璃打開電梯走了出去。

跟在後面的梓打量著四周。

這是一間手術室,超大型的手術室。

這裡排列著數十張手術檯。

冰冷、肅殺、令人快要窒息的恐怖感瀰漫在這樓層。

「看來敵人早知道我們要來了。」璃拿起放在手術檯的工具,對著燈光研究著。

「話說回來他們要那麼多動手術的地方是要做什麼阿?」璃轉頭詢問梓。

梓看著天花板,喃喃自語著:「人體實驗、人體移植、基因改造,挑戰造物主......」

她低下頭看著璃,璃回視。

「這就是自稱上帝的那男人所幹的好事......」梓低聲道。

璃很認真的看著梓。

她的嘴角浮現了淺淺的微笑,不是嘲諷的笑容,是很溫暖的笑容。

梓愣愣的看著璃。

「燁說過,被奪走的東西,如果放不下,那就搶回來就好了。」

梓忍不住微笑。

是阿!天塌下來也還有燁學長擋著呢!

[ 本文最後由 練功狂人 於 07-9-30 12:28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銀月狼牙  好棒喔 ^^  發表於 07-12-10 16:23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ghost75  好看好看~~~~  發表於 07-8-23 12:46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23 , Processed in 3.069273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