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開頭序>

名字,昭君。
雖然很像女生的名字......不,應該說這根本就是女生的名字,但我還是個不折不扣的男生。
還好我不姓王,但從小到大這個理由沒讓我就此改變對我名字的看法。
關於我的名字......本篇故事開始後會提到更多,在這篇<序>裡為了不浪費版面我就不再多說了。

有一句話是應該在開頭就跟各位說明白的。
「本篇故事含有部份色情ˋ不合理ˋ悲慘等劇情出現。」
在排序上故事開頭第一句話就會有色情的東西出現,我們的作者也很努力讓這種情況少發生一點,因為這篇由我當主角的小說是普遍級的,看不懂沒關係,這代表你(妳)是極其稀有的生物。

阿,還有一點。

「此篇非愛情故事,較偏向奇幻故事。」

因為牽扯到"本不該存在的東西"。
不過有眼力的人應該在看到標題時就看出來了。
這部作品叫做「從你見到我之後.......」
如果是愛情小說應該要改成「從我見到你之後......」
那刪節號的部份是什麼答案自然就呼之欲出了。

再強調一下。

「此篇非愛情故事ˋ非愛情故事ˋ非愛情故事.......」

OK!
礙於版面的問題,就讓本篇故事開始吧。
記住。

「雖然我很想要有愛情,但這真的不是愛情故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1>

「從你看的見我之後,你就確定是個性無能的傢伙了。」

如同<序>所預言的,第一句話就有了情色成分。
地點在一家咖非廳。
主角是我。
說這句話的人若無其事地坐在桌上。
不過這倒是無所謂,因為只有我才看的到"牠"。

江昭君。
我很討厭這個名字,但它偏偏就是得繡在我的制服上。
某公立高中二年級。
功課是「尚可中的遜腳」。
不過一塊錢也是錢。
所以就算我是尚可中的遜腳也可以自稱尚可。

人緣算不錯,可惜老是被友人說人太好。
如果把高一的故事寫出來的話這篇小說的名字會馬上改成「從我見到你之後.......」。
但我現在沒有女朋友,這代表我家有一卡車的好人卡。
原因似乎是出在我的長相。
不,絕對不是因為我醜。
而是因為我太普通了。
普通到什麼地步?
普通到有人對我說「嘿,我幫你倒一杯水。」
幾分鐘後就看到一個人站在講台上四處搜尋我的身影,在上課鐘響時才注意到我的存在,然後抓了抓頭說「抱歉,我剛才找不到你。」
新奇的事物碰到我會逃跑,特別的事是N極而我恰好也是N極。
約十七年我都是這樣平淡的過的。

當然,今天在聽到那句帶有色情的話以前也一切正常。

起床ˋ刷牙ˋ洗臉ˋ換衣服ˋ出門ˋ路過早餐店時買早餐ˋ到校沒遟到ˋ早修沒班導ˋ體育課跌倒.......。
簡直就是正常到極點的生活。
別問我為什麼體育課跌倒也算正常,如果你身高一八一ˋ會上藍和拉竿等高級技巧的話。

唯一不同的事件發生在我朋友邀我放學後去打球而被我婉拒之後。
走出校門口直走,彎過一條十字路口後有一家咖啡店。
我不是很喜歡咖啡。
因為很苦,所以比較常喝罐裝的。
會在今天去那家咖啡店純粹是偶然。
凡事都有第一次的。
那第一次的理由是什麼根本就無所謂。
反正大多都是「阿,好閒喔,去做一下沒做過的事應該無所謂吧?」之類的理由。
我也一樣。
雖然喝咖啡不是第一次但一個人進咖啡店倒真的是第一次。
在我搬出來前都會跟父母一起。
現在會去咖啡店除非我頭殼壞掉。
偏偏我那天頭殼就真的剛好壞掉了。

鈴-

「歡迎光臨。」
繼鈴鐺聲後是帶著商業氣息的招呼聲。
「有幾位呢?」
「兩位。」
我簡短地撒了個謊。
這樣才比較能要到窗邊的位子。
這是某位朋友教的。

「兩位是嗎?這邊請。」
跟著服務生背後走,他果然帶我到一個靠窗的位子旁。
「請稍待一會,馬上會來為您點餐。」
接著便帶著商業市的笑容走了。
我坐了下來,將書包隨手扔到地板上。
看著眼前剛被到滿水的玻璃杯,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
這樣過下去好嗎?
很平淡很平淡的生活。
不討厭。
但也不可能喜歡到哪裡去。
得力圖改變。
但要從何改變起也不知道......。

喀!

以為是服務生的腳步聲。
我理所當然地看著桌墊下的菜單念道:「一杯卡布奇諾和黑森林蛋糕。」
......好貴。
不過幸好平時有在省午餐費,這點錢還付的出來。
等了很久也沒有商業式的回答。
我疑惑地抬起頭。
面對我的也不是商業式的微笑。
而是一張帶有稚氣的面孔。
這讓我想到某位朋友常跟我灌輸的......
「蘿莉才是王道!」。
但不對,我又不是蘿莉控怎麼會想到這句話?
「抱歉,別坐在我的桌子上。」
倏地,我看到她羷上浮現出驚訝的情緒。
「你看的到我!?」
「廢話!別以為你是小孩就可以亂鬧比你年長的人喔!」
「我不是小孩,正確說年紀也一定比你大。」
「喔,是這樣喔,妳玩完了嗎?我還要等點餐的.......。」
「先生,可以點餐了。」
哇!太好了!商業式的笑容萬歲!
「那個,這裏好像有個遺失的小孩,可以處理一下嗎?」
「小孩?」他皺著眉朝我手指的方向看去,「在哪?」
「什麼在哪?不就在我的桌上嗎?」
他細瞇了一下眼睛,最後「阿」了一聲。
「怎麼了?」那同情的眼光是幹麻阿?
「沒有,您的問題我們會處理的,現在可以點餐嗎?」
「呃.....喔......。」我又把剛才要點的東西說了一次,誰知那服務生聽完後馬上"況似"逃跑一樣離開現場。
「什麼阿!這種服務態度......。」
「他以為你是神經病。」
「啥?」要是不是這種狀況,看到她那柔順的橘色短髮ˋ可愛的外表和聽到帶有小孩獨特稚氣的聲音我想我也會大喊一聲「蘿莉才是王道!」
「因為只有你看的到我阿!」她看起來很高興。
但我高興不起來。
「......這是整人節目嗎?」將希望寄託在這種微乎其微的狀況實在很丟臉,但至少符合現實層面。
「整人節目?當然不是,要不要給你看證據?」她微笑著將手掌朝上,一道紫光閃過,一把有著長柄ˋ狀似鐮刀的物品便出現在她手掌心。
「相信了吧!」
她沾沾自喜的把玩著手上的物......不,武器,微笑著問。
「好好好!我相信了!」一邊不斷晃動身體閃躲她應該是無心的攻擊,我趕忙認同道。「別再甩了啦!」
就這樣。

我和災難精靈-托魯的相遇拉開了一連串要笑笑不出來ˋ要哭卻不知從何哭起的劇情。
而我長達十七年的正常生活。
在此宣告結束。

<1> 完

[ 本文最後由 鬥士豪 於 07-7-5 10:50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2>

災難精靈。
聽起來很有魄力的名詞。
只是我完全沒辦法將這個名詞和眼前以興奮的表情吸乾咖啡的少女聯想在一起。
很無力,因為這不是愛情小說,不然說不定我已經把這年幼無知的小蘿莉抱回家推......咳咳!
「所謂的災難精靈呢-」

(喔,要開始講解了嗎?在那之前要不要考慮用妳神奇的法力幫我付這杯咖啡的錢呢?)

「你在說什麼啊?請淑女喝飲料不是身為男性的榮耀嗎?」

(請不要在這種時候才肯用人類的自稱語,如果都叫"精靈"那自然和淑女沾不上邊了。
而且那種男生我們通稱為凱子,我離那個名詞比西天還遠,去取經說不定還可以早十年回家。)

「真囉唆耶!」喝光別人的飲料還嫌囉唆?「我是精靈沒錯,但製造人間的貨幣是違法的。」

(還違法阿,連精靈也有管理局嗎?)

「有智慧的生物就會有組織,這是基本常識吧。」

(好好,OK。
但我還有一個問題。)

「什麼?」

(為什麼從剛剛到現在我明明沒開口妳還能跟我講話?)

「因為我是精靈阿。」這種語氣就好像我剛剛問的問題是"狗會叫嗎?"一樣。「會就是會嘛,而且這種能力對你來說應該蠻方便的,至少不會被當成神經病阿!」

(就某方面是這樣沒錯,但這不就代表我沒有隱私了嗎?雖然身為男主角心理想的話本來就會打出來,但這根本不合理,讓讀者知道就算了為什麼連故事中的人物都得聽到?)

「阿阿!你這人抱怨怎麼那麼多!」她看起來真的火了,在不收手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我吞了幾口口水,眼光不敢離開她手上那看似鐮刀的武器。

(我閉嘴,請繼續。)

「很好。災難精靈呢,是眾多精靈中的其中一種,負責的自然就是災難,舉凡天災ˋ傳染病ˋ意外事故都是我們的管轄範圍內。每個災難精靈負責的禍害都不一樣,當偵測到有自己所屬的禍害即將發生時必須立即趕到現場確保此意外真的會發生。」

(像監視者一樣?)

「對!不過,災難精靈也不全然是這樣的,像我就是特例,我是負責調整禍害平衡的災難精靈,所以,你看的見我就代表你的禍害還有的救。」

(我?身上有禍害?)

「嗯,從你看的見我之後,你就確定是個性無能的傢伙了。」

(.......)

連想都想不出該想什麼,我只感覺眼前的少女似乎完全不把這件事當做很嚴重的事。

(別開玩笑了好不好?)

「不,是真的喔。」她甜甜地看著我笑。
我感到全身無力,只好將全身的直重量都壓在桌上。
性無能?
這代表某些與右手共度的夜晚,那些成果都是空包彈?
真的?
全是真的?
這我怎麼能接受!
不過,要怎麼證實?
走到街上抓一個正妹然後問她願不願意當我測試自己是不是性無能的對象?
那我明天大概就在警局裡了。
「別那麼沮喪嘛。」她泰若自如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妳懂什麼?妳根本不了解這種事的嚴重性阿!這超嚴重的妳知道嗎?就妳剛剛那句話我的人生就變的比黑白電視的顏色還要單調耶!)

「所以,來幫你就是我的工作阿。」
「......阿?」對吼!
她剛剛說自己是負責調整禍害的精靈,也就是說我還有救?
「放心吧!反正讓你有小孩就好了嘛!我現在就去抓一個女生......」

(嗯嗯,真是可......靠個頭啦!)

「喂喂!妳要做什麼!」我趕忙拉住她的袖子,這聲大喊讓店裡所有的人都轉過頭來看我,但我根本管不暸那麼多了。
「幹麻抓著我阿?我要去幫你耶。」
「不不不!我不知道妳腦中到底是怎麼規劃的,但我很確定和我設想的情況一定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相似!所以!妳給我坐......」這時,感受到店員們的憤怒眼光,「不準坐!馬上和我離開這裡!」
說完後抓著她往店門口拖,路過櫃檯後還不忘笑著遞上五百塊鈔票,「抱歉,不用找了,我也不會再來了,請放心營業。」
接著出了店門。
一些諸如「變態!」ˋ「放手啦!」ˋ「我要把你變成一隻青......不!呃.......蝴......蝴蝶!」等句子從後面傳來。
想了那麼久的威脅語竟然是要把我變成蝴蝶?
那看來她應該會怕蟑螂,我家還蠻多隻的,應該可以鎮住她。

於是,邊往家裡的方向走,我感受到前途的坎坷。
往後......還有的玩了。

<2>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15 , Processed in 1.874611 second(s), 21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