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海吧老闆

鬼霧

[複製連結] 檢視: 5472|回覆: 29

斜躺在椅子上的徐老仙這時緩緩開口:

『嘿!想不到你這小子倒還有幾分膽識,單槍匹馬的竟敢闖入我老仙的地盤來!你不怕死嗎?』

從徐老仙口中傳出到有幾分像是抓括黑板的聲音,尖銳刺耳,加上些許威脅的口吻,搞得傅新愁渾身有些的不自在。

『怕?──笑話,地府我都敢來了,死,我還會怕嗎?今天我來到這裡主要是想跟你談一樁買賣,

若是你不喜歡我可以馬上就走,絕不跟你囉嗦!怎樣,有沒有興趣研究研究。』傅新愁冷靜的說。

『哈哈…。你這個小子說起話來到還算是有點意思,來吧!說出你今天的目的,若是條件不錯的話,倒還是可以考慮考慮。』

徐老仙話一說完,一張自動在它面前拉開的古董木椅,像是在邀請傅新愁坐下。

當然,傅新愁也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下,用著極平穩的口氣開始述說他此行的目的:

『我想請你幫我找一群人…,或者說是鬼也可以,一群在帝國社區死去的鬼。至於酬庸嗎…,

就看老仙你的意思了,只要是在合理的範圍,大家都可以商量。』

『嗯!』

斜躺的徐老仙驟然坐起,右手平順摸著它的山羊鬚,看上去像是很認真的考慮。

此時,傅新愁旁邊的茶几上出現一杯像是剛泡好的香茗,熱氣騰騰的,怡人的香味撲鼻而來。

傅新愁微微皺眉,心中暗自咒罵:『這隻詭詐死老鬼,還真是老奸巨猾,明明知道陰間的茶水陽人喝不得…

還故意給我搞這一套,簡直就是擺明了想要害我。』傅新愁心念一動,站了起來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哈哈…,我只是稍微的試探你一下,年輕人何必這麼認真。』徐老仙連忙揮手示意傅新愁再次坐下,

同時,茶几上的香茗消失不見,換上一盤新鮮的水果。其實,徐老仙獨居在酆城生活了幾百年,

它的後代子孫早已消失不見,急需被人供養的它,當然不願放棄這次的好機會。

但是生意歸生意,只有堅持才能談得好價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的提議,我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你所謂合理的要求,到底有多大的容許範圍。

如果說…我需要你供奉我,早誦晚香,每日祭拜,你做得到嗎?』徐老仙面容陰森的說。

傅新愁稍一沉吟,接著回答:

『可以。』

一聽到這樣的回答,徐老仙險些從躺椅上跳起來,『真的嗎…?你說的可是真的…,你要不要在考慮看看。』

開價等殺價一向是徐老仙做生意的原則,可是它沒想到對方答應得這麼乾脆,有些驚喜的他,竟然不敢相信它耳中聽到的一切。

傅新愁微微笑道:『這事簡單!如果你只是想要受供養的話,現在台灣有很多地方都有管理完善的靈骨塔

,看你覺得那個地方風景優美,我再幫你安置個神位上去…,包你早晚有人誦經,焚香祭拜。』

人要吃飯,鬼需香火才能活,這樣的提議當然合乎老仙的要求。但是鬼性狡黠,徐老仙的心裡還是有被擺了一道的感覺…。

『唉…許久未投胎轉世,沒想到人間已發展至此,看來是我孤陋寡聞了。』徐老仙竟然顯得有些許的落寞。

靜默了許久,傅新愁忍不住問道:『考慮得怎麼樣?這筆生意你做不做?』

『喔!我做阿,既然你都答應我的條件,這筆生意我那有不做的道理。

而且讓你大老遠得來這一趟,空手而返我就不好意思了。呵呵!』徐老仙用手捻捻嘴上的山羊鬚說。

『好吧,那我們現在就來開始,你說的是帝國社區死去的鬼吧!嗯,我用降靈術幫你找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徐老仙話一說完,雙腳盤膝坐在躺椅上面,口中唸唸有詞,像是在召喚眾鬼。

而密閉的室內無來由的刮起一陣陰風,徘徊打轉的旋風,惹得周圍的暗黃燭火一明一滅,

原本昏暗的空間氣氛更是顯得相當的詭譎。

徐老仙靜坐了半餉,猛然驚駭睜開雙眼,開口微張但是卻說不出任何話,好似他見到不該看的東西一般。

傅新愁嚇到了,徐老仙望著他的眼神像是充滿責怪又帶點警告,毫無血色的臉龐又顯得更加蒼白。

最令人感到吃驚的竟是徐老仙的肚子不斷的漲大,圓滾滾像顆充滿氣的氣球,好像快爆裂開來。

此時,在徐老仙衣服釦子的間隙之間,竟有一隻眼睛向外窺視著,黃澄的眼白,細長的眼瞳,直溜溜的不停打轉。

忽然,一隻長著烏青尖爪的粗毛大手,直接破開徐老仙的肚皮伸展出來。

接著鬼手直接向上一彎,握住徐老仙的頭部,像是孩童在褻玩娃娃一樣,將它揑扁拔扯下來。

傅新愁從把頭帶進徐老仙肚子的鬼手指縫中,依稀還可見徐老仙驚恐莫名的眼神,

口中不停張合的動作,應該是吐喊不出的『救我,救我』的字眼。

傅新愁呆了,料想不及的他不曉得現在應該怎麼辦!此時,在徐老仙失去頭部靈軀得肚子上,黃澄澄的大眼又不斷向外張望。

突然,從空中傳來陳媽的一聲大喊:『危險,快走!』

聽到這聲大喊,傅新愁整個人才驚醒過來,隨著他意識的浮動,他周圍的景象好像是在快轉,電似流星的向前飄送,

頃刻間,他已經穿越了屋頂,逃到了空中來。

同時,黃澄的大眼好像發現他的存在,恐怖的鬼手再次的伸長出來。

雖然傅新愁逃離現場的速度夠快,但是不停變大直撲而來的鬼手卻比他還快,

不及千分一秒的時間,鬼手的手指已籠絡在他的身邊,

只需一個握拳,傅新愁整個人就會被它抓在掌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個危急的時刻,突然整個空間顯得有點微樣震盪,

兩道耀眼的白光,從傅新愁身後的左右兩側急襲而來,轟的一聲巨響,當下熱浪四散,

猛烈撞擊之下,巨大的鬼手卻像是若無其事停留在原地,在如此強大的法力撞擊之下,卻只能讓它愣了一下。

不過這樣也夠了,雖然只能抵擋鬼手一下,傅新愁的陽魄卻有足夠的時間逃離鬼手的掌握,回到他自己的體內。

傅新愁的眼前再度恢復一片黑暗,此時,他發現他的背上黏糊糊的濕了一大片,那是他的汗水。

剛剛,那不到一秒驚心動魄的時間,硬是把他嚇出了一身冷汗。

『呼─呼─嚕─呼嚕。』

傅新愁聽到如此急促且沉重喘息聲,連忙把臉上的紅布條拿下,迅速的張望四周。

附近的景象他是熟悉的,他已經回到神堂中,只是他眼前的陳媽卻癱坐在地上,氣呼呼的胸口劇烈的起浮。

而她原本握在手中的桃木劍斷成了好幾截散落在附近,豆大的汗水順著臉頰猶自流個不停,臉上的神情好似蒼老了好幾年。

傅新愁急忙撲上前去,焦急問道:『陳媽─妳有沒有怎麼樣?』

面對傅新愁關心的眼神,陳媽大感安慰,伸出顫抖的手,細撫傅新愁長滿鬍渣的臉,

見到他毫髮未傷,放下心中的大石,只是淡淡的回答:

『呼─呼,沒事了,你沒事就好,剛剛消耗我太多體力了,先不要扶我,先讓我在這休息一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為人子女心,

陳媽話一說完,傅新愁自是大感焦急,他趕緊站起身來去打了一盆水,幫忙陳媽擦拭臉上的汗水。

他清楚知道,剛剛那兩道救命的白光,是陳媽終生的法力所化,一旦被擊毀,

陳媽會有好長的一段時間無法在施展其他的法術,至少短時間內,幽冥地府他是去不了…。

稍作休息之後,陳媽靠著傅新愁的攙扶,坐在神壇的椅子上,仔細問道:

『愁阿,你今天下去地府到底是為了什麼?怎麼會惹上那麼恐怖的魔鬼,就連我耗盡全身的法力,也只能阻它一阻。』

傅新愁稍稍遲疑了一下,臉色陰沉的說:『它極有可能是萬惡之王─撒旦,而我今天就是為了追查它真正身份而來的。』

『撒旦…。』相信這個名字大家並不陌生。

在舊約聖經裡提到,在這個宇宙裡,世界運行的真理只有一個,那就是─上帝,

上帝以七日的時間創造天地萬物。然而奉行祂的旨意,在凡間幫助世人實行神蹟的不朽存在;

在西方人們統稱它們為”天使”

而東方人卻是依照它們不同的偉大事蹟,尊稱它們為”神”,並幫它們雕塑神像加以供奉…。

在西方,天使與惡魔間發生的大小戰爭,也常為世人所熟悉並書寫詩詞歌賦加以贊誦。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可是幾千年前,它也曾來中國大陸為惡,率領魑魅魍魎,並跟天使們進行一場漫長的爭鬥,

歷經幾場大戰,雙方互有輸贏。最後因為撒旦過於輕敵,結果敗在天使們的手下,阻止了它的野心,並將它逐出中國大陸,

所以在廣大的中國境內它又有另一個稱呼─蚩尤。

而其中最著名的幾場戰役(包括涿鹿之戰),也被後人一一記載在史記,或是山海經等神話故事內…。

『難怪!』

陳媽心想:『這就對了,如果是它的話,單單憑我修行幾十年的功力也抵擋不了它手掌的一擊,能阻擋它一下就算很不錯了。

不過,我這個阿愁的個性很倔,事情不到水落石出,他一定不肯罷手。到時要是真的證實是它的話,

恐怕,連我阿愁的這條小命也會跟著不保。對了,這個世界應該有一個人還能勸得動他,但是…算了,算了,

唉,這對苦命的鴛鴦阿!』

『陳媽!』

傅新愁見陳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想出了神,不由輕輕叫喚。看到陳媽為了自己如此疲累,傅新愁心中也十分覺得心痛,

他何嘗不想叫喚她娘!只是絕後之人不能有子,他一旦呼喊她娘,陳媽必受天罰。

他以前年少時也有如此做過,但是看到陳媽遭受的皮肉之苦,他深感內疚!

雖然陳媽一直安慰他不要緊,但是傅新愁從此不敢再叫她娘了。

『阿愁阿,我看你今晚就留在家裡過夜好了,咱們母子好久都沒見面,今晚我想好好跟你聊一聊。』陳媽輕輕拉著他的手,緩和的說道:

『嗯!今天我就順便放一天假好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當天夜裡,在大台北的一處公園,一名流浪老人萎縮的躺在公園的長椅上。

他老到已失去他的名子,認識他的人只知道他叫老周。

身上舖蓋的舊棉被,跟長椅上掛著的幾個裝滿破爛的垃圾袋,半塊變酸發臭的麵包應該就是他全部的家當。

他當流浪漢已經好多年了,從小苦命的他也不曉得經過多少顛沛流離的日子。

年輕時,他還可以靠著強健的體魄,粗獷的雙手勉持生活,但是前幾年唯一苦命相隨的老伴生了一場大病,

在花光他倆所有積蓄後,撒手,走了。

剩下他獨自一人流浪街頭,他不像打過戰爭的老人,一個月還有個萬把塊可以補助生活,還有一間國宅可擋風遮雨。

他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微薄的老人年金,跟在街頭撿拾破爛過活,就連他身上最值錢的這條棉被,

也是他趁一戶人家不注意的時候偷收過來的。

好死不如賴活!是他老伴在臨死前跟他說,他不懂,他好想陪她走,只是他從來就沒有拂違過她,他總是聽著她的話。

好死不如賴活!就這麼一句話,伴著他挨著日子過生活…好死不如賴活。

今晚的溫度又開始降低了,冉冉上升的霧氣遮去月亮的大半,皎潔的月色變得模糊起來,四周的空氣顯得寧靜,

夜晚公園裡的蟲鳴聲消失了。原本被微風吹拂而搖擺的樹枝『嘎吱聲』也跟著消失了,

彷彿大地的運行都回到靜止的狀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冷冽的溫度使得老周又摟緊棉被幾分,此刻,他正作著好夢,雖然現實中他什麼都沒有,但是至少他夢裡他什麼都有。

突然,小腿肚上一陣緊,劇烈撕咬的疼痛,使得老周從夢中清醒過來。

睜大滿佈皺紋的眼睛,他看到駭人的景象!原本他還以為不知道是那一隻瞎眼的流浪狗,把他的小腿當作食物咬了下去。

但是出現在他眼前的卻是他從沒見過的生物,一顆飄浮的鬼人頭,嘴裡咀嚼老周的血肉,緩緩吞嚥著。

正當老周正想爬起來大聲呼喊,又一顆的鬼人頭朝著他喉嚨迅速的咬了下去,

咬斷氣管噴漿而出的血液在霧氣中添染幾許暗紅,老周口裡只能嘗到自己血的鐵銹腥味,卻叫喊不出任何聲音。

接著一顆又一顆數以百計的鬼人頭全都蜂擁而來,

『喀喀』、『吱吱』、『滋滋』,

骨頭斷裂聲、血肉撕咬聲、還有肚子裡腸子被拖拉出來,爭相吸吮腸液的聲音,全都伴隨劇烈的疼痛不斷侵蝕襲擊老周尚未死去的腦神經。

『給我個痛快、給我個痛快。』

老周不停在腦海裡哭喊著,『為什麼連死亡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奢求,為什麼我還得忍受這死前酷刑的折磨。』

但是這樣的哭喊,並不能阻止鬼人頭繼續給他的折磨,更多的鬼人頭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

老周血肉模糊的身軀顯得更加的殘破,宛如一群窮兇餓極的野狼爭食獵物的景象,

就連被擠飛的五藏六腑,還來不及落地,在空中就被盤旋四周的鬼人頭啄食而分,更不用說其他手腳肉多的地方,

就連貼黏的森白骨縫裡的肉末殘屑,也被啃食得乾乾淨淨。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老周的手腳終於不再顫抖,出現在他眼前的盡是灰濛濛模糊不清的景象。

而剛剛他所受的死前折磨,此刻正像電視裡上演的懷舊老片,一回又一回,一遍又一遍在他腦海裡重襏播著,

他痛苦的想要呻吟,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來。

忽然,他聞到一股極濃的血腥味,正從他底下長椅上屍體所散發出來,

他茫然了!

他感覺到彷彿他只要啃咬上一口肉沫,他剛剛所承受的痛苦折磨就會減少一分,

彷彿他只要吸吮上一口鮮血,他這一生所受苦難悲哀就會消失一點。

他瘋狂了,

他開始急速的飛瀑而下,跟著其他的鬼人頭一起啃咬起原本屬於他自已身上的血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三天後,
傅新愁氣呼呼的從會議室裡走了出來,他才不管背後那一群咆哮的高階長官在說些什麼,反正禍是他們自己捅出來的!
不知道那個白癡用的爛藉口,微波人體!

現在可好了,連續十幾起的『人體自爆』案件,搞得台北市民個個人心惶惶,深怕走在路上一個不小心就來個自爆死掉。

坊間裡許多號稱具有神奇功效的產品紛紛出籠了,什麼抗電磁波外套啦、可偵測電波強度的測驗機,還有類似手機來電告知的危險感應器,全部賣到缺貨!最扯的是,連太空人在使用的全罩式防護衣,網路竟然都有人在賣!

傅新愁想想還真是好笑!買那些東西有用嗎?還不如去媽祖廟裡求一些護身符、香灰什麼的來掛掛還比較實在。

可是現在換政府著急了!害怕的民眾,將他們的忿怒情緒轉嫁在政府身上,輿論的壓力蜂擁而至,立法院吵得沸沸驣驣的,
不斷要求政府改善電力輸送結構,或是重新更換地下管線。

幾乎暴動的民眾情緒,不斷的蘊釀發酵,不時遞交的民間團體抗議書信,更是讓許多政府機關運作陷入停擺狀態。

但是問題的重點並不在這阿!受到責罵的政府高階人士,關切的電話三天內就打了上百通,搞得傅新愁頭昏腦脹的。
剛剛還一大堆人跑來找他開會,要求他給一個”交代”,不然就得扛起這個責任。他才不管這些勒!

什麼微波人體又不是他想出來的,幹麼他得要幫他們背黑鍋?況且他又不是沒有在做事。

傅新愁回到他的辦公室內,拿起搖控器按下電源開關。

『嗶……。』

電視上浮現的是最新的新聞特別節目,『人體自爆的追蹤報導』,主持人當然是現在很紅的美麗女主播-胡禎琴!
照理講,這只是一般性新聞製播節目,沒什麼好奇怪。

但是自從他們喊出『新聞在那裡,我們就在那裡』的口號後,果然,就如同他們所講的,他們總是能掌握第一手的獨家報導,
而且幾乎命案發生沒多久,他們就已經在現場拍攝了。好幾次還是經由他們報案,警方才趕到現場處理…。

讓人不禁懷疑,他們是不是早已接獲秘密情報,埋伏在現場,等待慘案的發生。傅新愁左思右想,既然這些罪案是有預謀的,那麼處理起來就好辦多了…。

透過好幾層的關係,傅新愁終於和負責拍攝這些慘案的攝影師搭了上線,花上了一大筆錢。
的確,每一次『人體自爆』案件產生前,負責製播節目的人員,他們事先都有接獲秘密人士的消息提供,
所以他們才能如此準確的趕到現場。

而且就在今晚大安公園裡將會發生另一起的命案…。

晚上十點,
一名身穿僂苟大衣流浪漢,焦慮不安的坐在大安森林公園的一張石椅上,神色緊張的他,還不時向遠方的草叢張望。

其實他並不是真正的流浪漢,他是傅新愁率隊前來埋伏的探員之一,只是今晚他的運氣比較倒楣,抽中了擔任誘餌的角色。

原本熱鬧的都會公園今晚也顯得有些冷清,可能是民眾被人體自爆的事件嚇怕了吧,幾乎都盡量減少夜晚出外,可是還是會有幾個不怕死一樣出外嘻戲的年輕人,但也都被特殊罪案調查科的探員們一一趕出大安公園外。

此刻,草叢裡傅新愁正用夜視望遠鏡向外窺視著,他小心翼翼的觀查監視在外擔任誘餌的探員,他深怕一個閃失出了意外就不好了。
而他身後十幾名的組員們,也俯低身子,跟隨傅新愁等待著。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石椅上假扮流浪漢的探員開始不安份的站了起來,活動活動起自己的筋骨。連續幾個柔軟身子的體操,類似當下流行的最新舞步,滑稽的服飾、滑稽動作搞得埋伏的一行人差點大笑起來!

難得臉上出現笑意的傅新愁,也不由輕笑自問一聲:『呵!他在幹什麼阿。』

傅新愁話一說完,隨即拿起手上的望遠鏡凝望了一下。

臉上驚愕的表情,身上傷口微微噴灑出由血構成的殷紅,揮舞的雙手像是在抵擋某種物體的襲擊,這根本不是在跳舞!!

『哎呀!不得了,他遭受攻擊了,大夥們趕快上阿。』傅新愁著急的說。

話語一落,擔心同事安危的他,迅速翻越草叢,一馬當先的衝向眼前遭受襲擊的探員。可是才跑沒幾步路,他忽然感到不對勁!剛剛受襲的探員瞬間從他眼前消失了。

霧,白茫茫的四周盡是濃濃的霧,靜悄悄,所有公園該有的聲音全都消失了,只剩下自已越來越快的心跳,跟沉重的呼吸聲。
讓人覺得彷彿身處在一個詭異的空間,一個不屬於現實環境中的世界!

當然這不只傅新愁這樣覺得,跟隨在他後面奔跑的探員們也同樣覺得,因為他們感到周圍的伙伴消失了,一個接一個的,大夥全被隔離在不同的空間裡,一個像似被白霧框起來的空間。而在霧中隱約浮現的,竟是一顆顆目光渙散的鬼人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哎呀,不好!這是鬼打牆阿。

傅新愁心念一動,隨即從自己的西裝口袋裡掏出一塊麒麟狀的翠綠古玉,拋擲空中。

奇特的事情發生了,被拋擲在空中的麒麟玉並不落下,只是骨碌碌的繞著傅新愁的身子打轉,越繞速度就越快,被帶動的氣流,也跟著旋轉起來。

四周的濃霧逐漸被這一道新形成的旋風所吸引,急速的向著風的中心移動,強大的風壓帶領一股上升的氣流,
像是隻由地面竄伸破空的巨龍,將所有散播在四周的霧氣全送向天際。

轉眼間,地面上的霧氣都已化作天上的雲,被雲彩掩蓋的月光分外矇矓,大安公園又恢復往日的平靜…。

原本以為都已消失的眾人,現在再度出現在傅新愁的身旁,大家詫異的互望一眼,彼此的關懷的眼神,

表達了剛剛驚懼害怕的心情。

『救命阿!救命阿!』

聽到這幾聲求救聲,眾人望向剛剛等待救援的同伴。只見他獨自一人在草地上奔跑,身後跟了十幾隻面目猙獰的鬼人頭,像黃蜂群一般叮咬著他。身上披掛的大衣都被撕裂了,好幾處外露的肌膚全都沾染上鮮血,因恐懼逃命的表情憾動眾人的心。

『快!快去幫忙救人阿。』不知道是誰喊出的話語,眾人這才清醒過來,連忙趕上前去幫助同伴抵禦鬼人頭。

『碰─碰─碰,』

連開數十槍的探員們全都詫異的吐出舌頭,剛剛發射出的子彈全都穿過由霧氣構成的鬼人頭,絲毫對它沒有產生任何影響,
只是因為風的關係讓它們稍稍的向後飄了一下。

逐漸靠近的鬼人頭慢慢的露出它們滿口平整的牙齒,其實這種人類的牙齒咬人才是痛,滿口尖牙能快速的把肉切割下來並不會有太多的痛苦。

但是平整的牙齒卻只能靠著慢慢磨、慢慢咬、一點一滴的把一塊塊肉撕裂拉拔了下來,這種不斷侵襲神經的痛才是叫人感到難受!

此時,一聲吆喝....

『走開!讓我來。』

傅新愁再次拿出麒麟玉,雙手疾結幾個菩提手印,口中催動法咒…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滅  

頃刻間,麒麟古玉化做數道的綠芒分別擊向迎面而來的鬼人頭。

『波─波─波』

強烈的光球洞穿了鬼人頭,飄浮的鬼人頭就像氣球般碎裂消失,只留下原本繫在人頭下方的絲線,發出嘶嘶的聲音,噴出更多的霧氣。

看到鬼人頭被消滅了,眾人的心情也跟著興奮雀躍起來,連聲的歡呼在大安公園裡響起。

但是,那只是一剎那間,隨即而來的恐怖再次澆息興奮的心情。

剛剛碎裂的鬼人頭迅速拼湊了起來,白茫茫的霧氣再度的籠罩在他們四周,而圍繞在他們身旁的盡是一顆顆的鬼人頭。

眾人大驚!人人面面相覷,心裡感覺到的竟是說不出來的恐怖,因為圍繞在他們身旁的鬼人頭,數量竟然是剛剛的數十倍之多!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11 , Processed in 1.657219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