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海吧老闆

鬼霧

[複製連結] 檢視: 5470|回覆: 29

次日清晨,傅新愁坐一張破舊的座椅上,隨著電聯車的前進,他的身體也不停前後左右搖晃。

越是接近山區,車上的旅客也跟著逐漸減少,最後整個車廂只剩下傅新愁獨自一人坐著。

傅新愁拿起前一名旅客所遺留下的報紙不停翻閱,社會板的各種消息不斷映入他的眼眸,

可是上面卻找不到有關胡禎琴離奇死亡的任何消息,似乎昨晚在飯店裡發生的恐怖命案,
也隨著翠綠樹葉上的露滴一樣,消逝了。

『嘰……汽…汽…。』

電聯車斗大的輪胎在鐵軌上冒出陣陣火花,慢慢停了下來。

聽著電聯車上的廣播,傅新愁一個轉身踏上他久未回到的故鄉-月裡村。

早晨的陽光總是顯得特別耀眼,傅新愁輕輕伸了一個懶腰,隨即走向車站外面去。

一如山區裡幾處舊的村落,人口不斷的老化,加上年輕人為了生活全都離開家鄉往都市發展,

月裡村也只剩下不到二十戶的人家,跟村裡的幾隻小黃狗,還有街角的老榕樹守著,彷彿為歲月的變遷凋零作為見證。

傅新愁漫步走向收票亭的前面,眼前的景象令他微微皺起眉頭。在這帶點涼意的山區早晨,一名老者正趴在收票亭的座位上呼呼大睡,

『叩…叩…。』

傅新愁用手指輕輕敲擊桌子,大聲的說道:『喂!該醒醒了。』

被驚醒的老者,抬起頭來,用著他那對充滿血絲的老鼠眼,看著一身西裝筆挺的傅新愁說

『抱歉抱歉!這裡一直都沒有人來,所以一個不小心就睡覺了。嗯!能把你的票給我嗎?』

傅新愁從他的西裝口袋裡,掏出一張證件拿給了這名老者。老者仔細一瞧,『嗯!這是警官的證件,失敬,失敬…

那你可以過去了。──等等,傅新愁……好熟悉的名字喔…。』老者遲疑了一會,跟者跳起來說:

『阿…我想起來了…你是阿愁。』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喂!大家阿…阿愁回來了阿…陳媽妳姪子回來了啦!他回來看妳了啦。』

老者轉身扯開喉嚨就是一陣大喊,害得傅新愁有不好意思的看著老者充滿熱情期待的臉龐。

『別這樣阿,竹本叔,你這樣子我會不好意思的。』傅新愁有點靦腆的說。

『哈哈哈!』

聲如洪鐘的竹本叔大笑的說:『都幾歲的人了還會不好意思呢?以前你偷拿我自家曬的山豬肉香腸,也都沒見你不好意思過?

來來來,我帶你去找陳媽。』話一說完,傅新愁臉上的紅暈更加明顯了,就任憑竹本叔牽著他的手往村子裡面走去。

一路上幾乎全村的居民都走出來,大家熱烈的對他不住的問候,幾隻的小黃狗也都跑來了,不斷圍繞在他身邊轉阿轉。

熱鬧的氣氛,就好比古代的高中狀元的文人回鄉一般。

經過一番折騰,被居民圍繞的傅新愁,終於來到一座充滿古色古香的三合院。

硬是拉著傅新愁的竹本叔,又是一聲中氣十足的響亮大喊。

『陳媽,快出來啦,妳的寶貝兒子阿愁回來了』

『噢!我來了啦。』

隨著這聲答應,大廳裡面緩緩走出一個傅新愁十分熟悉的身影,他的養母─陳惜。

從小無父無母的他,就是靠著眼前這名女人他才能活下來,而膝下無子的陳惜,也是把他視如已出的扶養長大,

彼此之間深厚情感更勝真正的母子之情。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陳媽一見這個她朝思暮想的兒子,當場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哭了,緊緊的摟抱住高她一顆頭的傅新愁,

不顧傅新愁的連聲安慰,硬是把鼻涕跟眼淚擦在傅新愁嶄新的西裝上。

此時,

一路跟隨而來的旁觀群眾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呼……。』

他們滿足了。他們放下手邊的工作急忙跑來,就是為了觀賞這一齣動人的母子相逢,

畢竟,在這個深山的小村落平時沒有所謂的娛樂,像這種感人肺腑的大團圓,通常也是他們愛看的戲劇之一。

當然,激情過後就是一番歡樂,為了迎接傅新愁的回來,大家開始殺雞宰鴨的準備起豐盛的午餐,

雖然不及都市飯店的精緻料理,但十足的山味野菜也別有一番風味。

就在大夥酒酣耳熱之際,席宴間眾人開始詢問起傅新愁的近況。

『對了,你還有沒有跟蘭馨連絡阿,就是七嬸她女兒阿,聽說她也是在台北的電視台工作。說到她阿!

你們以前還是……。哎唷…娥姨!妳幹嗎捏我阿?』

竹本叔痛得大跳起來,口無遮攔的他,硬是說出一段打斷宴會氣氛的話。

一旁的眾人看到傅新愁臉上浮現的失落眼神,紛紛開始自討沒趣的告辭回家去,整個熱鬧的場面也落得草草結束。

陳媽一看眾人都走光了,連忙拉起傅新愁的手趕緊走到內堂去,到了內堂傅新愁的眼前為之一亮。

呈現在他眼前的又是一大片的廣場,和一條左右延伸細細的長廊,長廊的兩側盡是一間又一間的房屋。

這裡就是傅新愁自小生長的地方、陳家大宅,佔地近甲的陳家大宅是月裡村最神秘的所在,

同時也是他們這一派的道家總壇。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傅新愁跟隨著陳媽一路走到長廊的最盡頭的房屋,

『喀…吱。』

沉重的大門緩緩被推開,百坪的空間裡面透露一種令人恬靜的氣息,溫和泛黃的燈光,莊嚴神聖的殿堂。

在一張寬闊的長方形檀木桌上,更是擺放了各路神明,古色的香爐裊裊上升的淡雅清香。

唯一有別於它處不同的,就是神檀的正中央擺放了一個石磨,在石磨的上方各寫了貧、孤、絕三個大字。

修道者為求能役神使鬼的境界,通常必先立下誓約,昭告四方鬼神,才能收取大小周天之效。

而所立下之誓約就是終生須守貧、孤、絕三戒其中之一。

貧者戒貪,一生須乞十方食,破衣破褲,散盡萬貫家財。

孤者戒情,今世須離歡喜樂,無恨無嗔,斷六親絕情愛。

絕者戒後,上天必先斷血脈,滅子絕孫,無人送其終老。

道法為天授!一旦立下三誓,在睡夢中必有神人授其大法,依照資質不同,個人所學也會跟著不同。

站在神堂的傅新愁深吸了一口氣,嗯!這他久逢的故鄉味。

回家的遊子的首要之事當然必先拜祭先靈,傅新愁依照古禮焚香上願,述說自己遊子之情。

在一切儀禮完成後,此時,陳媽手裡捧著一套舒適的新衣服,要求傅新愁換上。

傅新愁一看雙眉深鎖,依照他們這一派的規矩,立下貧誓的他是不可以穿新衣服的,

且晝無卯糧,在他身上所有的金錢必須當天花完,就算在他名下也不能擁有任何財產,就連一個子也不行!

傅新愁記得有一次跟同事去喝春酒,一個不小心喝醉了,好心的同事見他吐到滿身都是,連忙幫他買套新衣服幫他換上。

結果隔天他清醒了,背上居然多了數十道鞭痕,全身筋骨散裂,足足三天下不了床。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他看見陳媽拿出的新衣服當然有些猶豫不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陳媽看見傅新愁面有難色,連忙微笑說道:『放心啦,我都幫你處理好了,這點小事我還會不懂嗎?

來!乖,趕快去換上,還有,這套衣服就當是我施捨給你的好了。』

傅新愁一聽,急忙接過衣服一看,果然在上衣的衣領,跟褲子的內襯各有被剪破再縫補起來的痕跡。

他走到隔壁房間將身上這套拘謹的制服換了下來,輕鬆舒適的感覺再次襲上他的心頭,他已經好些年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了。

須乞食十方的他,為政府辦事無非是他最好的選擇,但是政府分發下來的衣服,換來換去也只有那兩套。

害得他也只好每天穿著一套大黑西裝,到處跑來跑去,沉重的無形壓力幾乎讓他都快喘不過氣來。

換好衣服的他迅速回到神堂內,開始跟陳媽講起他此行的目的。

『你是說你要到地府一趟,問一問那些死去的人,當天所發生的事?』陳媽臉色凝重的說。

傅新愁用力的點點頭。

『嗯!好吧,這樣也無非是一個最快的方法。你喔!果然沒什麼事就不會回來看看陳媽,一來就給我找件苦差事做,
真是的,虧我養你這麼多年。』

陳媽像是對待小孩子一樣,用手捏住傅新愁的鼻子,左右不停搖晃,搞得傅新愁哇哇的鬼吼鬼叫。

畢竟在母親的眼中,子女就像永遠長不大的孩子,不管幾歲都是母親疼惜的心肝寶貝。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過了一會,

只見傅新愁跪坐在神壇的中央,雙眼蒙上一塊紅布,裡面左右各有一道符咒,四周香煙裊裊。

陳媽則是換上一襲紅袍道衣,手持桃木劍,口中唸唸有詞站在他的後方。

『觀落陰』中國自古至今最神秘的法術之一,也是能讓生者見到死者的最好方法,台灣現在有幾處廟宇仍然有在施展。

但陳媽所使的法術又略有不同,她所使的是一種能將陽人的靈魂直接送往地府去,也是鍾馗密法裡俗稱的『破地獄』。
十方如來照光明
萬千眾鬼俱驚魂
我今奉旨破地獄
無間地獄化微塵
陽魄穿梭陰陽路
兇鬼惡魅不得生
十殿閻羅號我令
菩薩推開地藏門
只見陳媽腳踏七星,,跳上縱下,雖是鍾鍾老態竟也能如蝴蝶般飛舞,手裡持劍摧符唸咒。
傅新愁突然覺得天旋地轉,原本眼前該是黑暗的一片,卻有一道不斷擴大的光點向他飛撲而來。等到傅新愁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站在一條寬廣的街道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話說好人上天堂,壞人下地獄,那麼功過能相抵的人呢?

當然是來到這個介於天堂跟地獄之間的鬼都酆城,等待再次輪迴。

傅新愁放眼望去,路上行人的臉色灰白,個個沒精打采的。

還有幾個顯然是剛報到的鬼魂,各自背著陽世親人燒給他的豪宅府第,

身後還跟幾個紙紮的人偶,像是看管罪犯的守著他,不斷尋找可以安放這些東西的地方,

那副辛苦的模樣,直教傅新愁覺得好笑。人死了燒這些東西有用嗎?

最後還不是化做一縷輕煙!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都是身外物,只有在世的功過罪業才是真。

傅新愁搖搖頭,邁開大步沿著大街走下去,不一會,到了!

傅新愁佇立在一座奇怪建築物的前面,整個造型就像是用紙箱堆積成的小山,歪七扭八的似乎看不出任何的美感。

唯一可以讓人確定的是它有一扇敞開的大門,還有門上用灰黑的大字寫著『移民事務管理局』。

傅新愁一個轉身,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

一進門,呈現在傅新愁的眼前卻是完全不一樣的空間,無限寬敞的平面在他的面前展開,

原本該是高聳入雲的建築物,卻是找不到任何向上的樓梯。

傅新愁微微笑了一下,這種完全顛覆人體工學的設計,就是要給初來乍到的靈魂上的第一課!

在這個空間裡所有的經驗法則都不管用,拘泥陽世間的想法只會給自己帶來更多的困擾,

就算原本仇視的兩個人,到了這裡也該把所有的恩怨拋下,因為事情的對與錯並不重要,

只有面對最終真理的審判才是最真實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咦……真是貴客,今天不曉得是什麼風,才能把陽間鼎鼎大名的靈偵探給吹上門來。』

在傅新愁的背後出現一名魁梧高大的鬼差,嘴角帶點笑意的說。

傅新愁沒好氣的瞪了身後鬼差一眼:『怎麼了!洪爺!當我死了來報到不行嗎?一定要這樣消遣我。』

從他們彼此的對話間,顯然這兩位一人一鬼應該是個舊識。

的確,在許多陰陽兩界配合處理的大案件,都是由他們一起統籌指揮,因此彼此之間都有相當程度的認識。

『哈哈哈!行行……行。你怎麼說怎麼行,所謂貴客上門必有貴事,那麼傅兄你到底有什麼要緊的事,還要勞駕你親自下來我們這陰森地府?』不愧是在陰間當了上百年的鬼差,打起官腔來總是相當的圓滑熟練。

可是,傅新愁卻不想跟他玩這種遊戲, 他直接單刀直入的說:

『我想找一群鬼!』

『什麼鬼?』

『在帝國社區死去的上千名的鬼。』

『嗯!這應該算是小事,或許我還幫得了你。』

洪爺話一說完,傅新愁周遭的景象立即改變,變成一間有著舒適沙發座椅的隱敝辦公室。

『來來,先請就坐,我去找找你要的資料。』洪爺先是熱切招呼傅新愁入座,自己隨即回到辦公座位上,

不斷翻找著一些堆疊如山的文件。

『奇怪!應該是會有阿?怎麼我會找不到它們報到的記錄阿?』納悶的洪爺喃喃自語的說,

『嗯!小傅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問看看資料放在那裡。』

洪爺話一說完隨即消失不見,只留下傅新愁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等待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良久,

傅新愁等得開始有點不耐煩了,心想『怎麼可能?依照地府的辦事效率,怎麼可能讓我等這麼久?』

再過了一會兒,洪爺面帶愁容的終於出現在他面前,他先是不發一語的坐在傅新愁的對面,接著雙手緊抱著頭大力搔抓起來。

壞習慣!這應該是洪爺以前當人遺留下來的壞習慣,如今變成鬼了還是依然改不了。

『到底怎麼了?』傅新愁好奇的問

『沒有記錄!』

洪爺細小聲的說:『完全找不到有任何鬼魂來報到的記錄!上千名剛死去的人耶!居然地府連一個來報到的記錄都沒有。

真奇怪!我當差上百年了,都還沒有遇見過這麼奇特的事,不過我已經請求上面調查,相信很快就會有消息了。』

『大概什麼時候會有消息?』傅新愁問

『三天,三天後我會給你一個答案。』洪爺猛然抬起頭來,接著詭譎的笑道:

『到時我該怎麼連絡你?托夢嗎?』

傅新愁一聽,嚇了一跳連忙搖手說

『不不不!』他還記得好幾次洪爺來托夢的慘痛教訓!就拿上一次來說好了。

傅新愁記得他明明是摟著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一同坐在海邊的碼頭上,看著夕陽落下。

陽光的餘輝伴著飛翔的海鷗,溫和的海風徐徐的吹來,傅新愁正想親吻一下他身旁美麗的女子。

結果轉頭看到的…卻是洪爺的紫醬大臉,突然正經八百的跟他商量起國家大事來。

每一次,傅新愁都差點嚇得驚醒過來!

害得他好一陣子都不斷作起惡夢,夢裡都是洪爺化做醜怪的女子一直不停的追逐著他。

『打電話好了!你不是有我手機號碼嗎?直接打電話給我好了。』

『嗯!』洪爺突然正經的摸摸下巴,略有所思的說:

『好吧!鬼來電也是不錯喔!』

正當一切事情都談論的差不多的時候,傅新愁走到門外,揮別了對他有點依依不捨的洪爺,耳裡還不時傳來洪爺告別的聲音:

『記得喔!要是嫌活得不耐煩,早點自殺下來陪我,這裡我一個人好無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傅新愁走出門外不久後,直接轉身往一條細長的巷子裡面走去…。

其實在陽間要找一個人不一定要透過警察局,這裡也是一樣!

你要找一個鬼不一定要透過陰曹地府,你還有第二個選擇─徐老仙。

經過了幾條巷弄,傅新愁終於來到一條死胡同,這裡什麼都沒有,除了進來的道路外,其它三面盡是明亮光滑的牆壁,

只是在中央的牆壁有一道細縫!細到就像銅板的側面一樣的細。

此時,傅新愁直接大然然的往細縫的方向走去,一步,兩步,三步。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傅新愁越靠近細縫就越寬,等到傅新愁走到細縫前面的時候,整條細縫就變得跟道路一樣的寬!

放眼望去裡面居然是一間飛鳳龍璧的瓊宇高樓,到處雕樑畫棟的,花木扶疏綠意,

且有綴以假山奇石的水塘,雲霧繯繞,簡直就像一座仙人居住的人間仙境!

這裡就是老仙的住所─縫裡居,

傅新愁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邁開大步的就往裡面走去。

忽然,在他的前面出現了一個人,不斷鞠躬哈腰的帶領著他前進。

傅新愁仔細一看在他前面的這個人,舉手投足十分的僵硬,靠著它身上挺直的衣服來分析,它應該是一個紙人偶!

一個只是負責引路的紙人偶。

傅新愁在它的引導之下沿著大路穿過小橋,來到了一間氣派雄偉的大堂面前。

嘎的一聲響,中間的朱色大門自動打開了,紙人偶再次鞠躬,做了一個邀請入內的手勢,徑自的走了。

傅新愁看著紙人離去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右腳揚起踏入大堂裡面,

匡的一聲,身後的大門隨即關上。偌大的空間裡,只點亮幾盞幽暗的燭火,昏昏黃黃的光線透露出絲絲詭異的氣氛。

大堂的深處擺放一套深色朱紅古董傢俱,中間的躺椅上坐著一個人,歪歪扭扭慵懶的斜靠著。

老仙─顧名思義,是跳出生死定律,三界輪迴之靈。

但是對傅新愁而言,那是他的自稱!傅新愁都叫他徐老鬼。

因為它只是一隻在幽冥地界生活了幾百年的靈魂,有人說它是大陸來台灣最早先的移民,

可是它連它自己身為人的記憶也都忘了,只是不斷的拒絕在重新墮入輪迴…。

但是修練幾百年的它,多少擁有一些神通力,尤其是連繫其他鬼魂的能力。

所以一般警局的轄區內,若是有發生分屍慘案,透過它跟其他的鬼魂溝通,常常可以找回當事者的軀體,

只是要付出些許的代價…。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3:56 , Processed in 2.886718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