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鬼霧

[複製連結] 檢視: 5471|回覆: 29

鬼霧

皎潔明月的夜晚

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身穿潔白及膝的浴袍,斜躺在一張極舒適的沙發上,靜靜的看著落地窗外空中庭園的花草,沉思著!

顯然他剛剛洗完一個暢快的熱水澡,現在靠著夜晚窗外自然透入的涼風,散發身體上過多的燥熱。

他?高天任!是這棟座落在繁華大都會市中心裡,新建豪宅的主人。

命運就是這麼不公平!

年紀輕輕的來自南部顯赫政治世家的他,擁有許多人一輩子也花不完的財產,靠著強大勢力的家世背景,
他也算是本屆的新科立法委員。

才一當選,還未及走馬上任,就為了自已任期內到立法院開會方便,不吝花上上億台幣,在台北的市中心購買下這座頂級豪宅。

五層樓高的挑高建築,二樓歐風大廳、名家設計的空中庭園。對他而言,也只不過是他們家財產的九牛一毛。

只要幾筆預算案通過,他們家族的獲利就能再買下好幾間像這樣的房子。

高天任微笑的啜飲一口高腳杯中的金黃液體,碎冰跟酒杯的清脆敲擊聲再度在他的手中響起,他細細凝聽窗外涓涓的流水聲,
如此寫意的都會生活,更能襯托出他黃金單身漢的不凡身價。

[ 本文章最後由 海吧老闆 於 08-11-23 15:3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Heartplace  分段會比較好閱讀......  發表於 07-7-13 01:34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起霧了,』
高天任看著窗外逐漸凝結的水氣,對著自已說。

不過,在這老是擁有過多雨量的台北來說,這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高天任貪婪的吸吮這恣涼的新鮮空氣,驟降的溫度令他混身不禁的直打了一個哆嗦,
白茫茫的霧氣隨著落地窗的縫隙,緩緩滲入大廳裡面來。

『奇怪?怎麼會這樣?』

高天任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景象,逐漸滲入的霧氣並沒有隨著室內過高的溫度而消散,反而是慢慢的凝聚在一起,

一點一滴的融合,漸漸形成一顆西瓜大的人頭,一顆像是用白霧水氣做成的半透明人頭!

灰濛的大眼、清晰可見的人類五官,臉上恐怖的表情像是在呻吟著,卻聽不見任何它所發出的聲音。

在這顆人頭的下方只看見一條細長的霧氣絲線,緩緩的延伸到窗外的迷霧深處。

高天任嚇呆了,他張開大嘴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從小到大他從來都沒遇見過這樣的情況!

這是鬼嗎?還是只是自己平白無故作的白日夢?如果是夢趕快醒來吧!顫抖的雙手,再也把持不住手中的高腳杯。

匡的一聲響,酒杯掉落到地上,破碎了。

金黃色的液體灑落了一地,真是可惜!這杯酒可是出產自維吉尼亞百年以上的好酒,
單單它的價格就比得上一般人一個月的薪水。

但是這聲聲響卻吸引了鬼人頭的注意!它猛然轉頭,灰白的眼眸輝映出高天任的身影,張開的嘴巴露出霧氣形成的森白牙齒。

咻的一聲…。像毒蛇電似飛快襲向躺在沙發上的高天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啊……

一聲慘痛的尖叫發自高天任的口中!

在千鈞一髮之際,幸好,高天任舉起手臂擋住鬼人頭的撕咬,但是手臂上少掉的一塊肉,錐心刺痛的痛楚、

還有上面血淋淋的傷口,令他相信在他眼前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剛剛被他揮開的鬼人頭再次轉身的看著他,口中咀嚼吞嚥的血肉,順著它下方的絲線,緩緩的不知道流向那裡去。

此時,高天任根本顧不得他平日所維持的形象,只是披著一件浴袍,逃命似的衝出一樓的大門到大街上去。

『救命阿…救命阿』用手壓制住傷口的高天任,不斷在大街上急命狂奔,口中還一直大聲呼喊著。

但是這瀰漫白茫霧氣的大街上,卻看不到任何的行人,原本車水馬龍的大都市,一瞬間變得安靜起來。

不知奔跑了多久,高天任疲憊的雙腳也快累得抬不起來,過度嘶叫的喉嚨也變得沙啞。

忽然,地上不知道有什麼絆了他一下,害得他腳步踉蹌的,直接向前撲倒在地!

『哎~~唷~~哎~~唷。』高天任哀嚎了兩聲,他忍著身體上擦傷疼痛,氣憤的看了地上尤自滾動的物體一眼。

『啊啊啊啊啊……。』高天任張開大嘴,又是一聲淒厲的慘叫,原來絆倒他的物體竟是一顆人頭,

他勉強從它殘缺的面目辨識出它的身分。這個貴族社區的大門守衛…老王,高天任認識他,

他剛搬來這個社區時就是老王負責帶路的,高天任還給了他不少的小費。

除了這顆還在滾動的人頭外,地上四處散落的殘肢白骨,應該是屬於老王身體的一部份。

看到這樣的情景,驚恐的高天任也顧不得右手上的傷口,手腳並用的急速向後方爬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又是一股劇烈的刺痛!

高天任連忙轉過頭去看著背上疼痛的來源,那是一顆像是女子的鬼人頭,正在不斷啃食他背部上的肉。

『哇~~啊啊』
高天任再次用手拍開,貼黏在他背上的鬼人頭,正用雙手使勁的將自已撐起來!想要趕快的逃離這個恐怖的地方。
但是來不及了,在他頭頂的上空又多了好幾顆霧氣形成的鬼人頭,其中一個還是他熟識的面孔!那就是散佈在他四周的老王。

隔日清晨裡,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年打開自己房間的窗戶,正待享受這清晨的陽光。
猛力向上提升的雙臂,剎時停止下來…他不可置信的看著他眼前的一切。原本朗爽乾淨的街道,在一夕之間全都變了樣。到處充滿斷肢殘骸、血跡斑駁宛如一副地獄的景像。

少年嚇傻了,社區裡上千的居民,在一夜之間全都死光,唯一殘存的倖存者就只有他………。

在接獲路人報案後,幾乎所有台北市的警察都趕到了現場,他們一下車第一個動作就是先開始大力的嘔吐。看得到都是散落在社區各處的屍塊,血腥的鐵鏽氣味充斥在四周的空氣裡面,駭目驚心的恐怖景象,一再憾動眾人的心。迅速來到現場的警政署長,馬上安排組成一隊特搜小組,進行清查尋找是否有任何的生還者,而其他人則是協助稍後到達的儐葬業者,搬運出一具又一具的屍體。

『夭壽喔!這粒頭跟身軀根本就不合,這是要安怎道?擬爸吃嘎傢大漢,擱未邁看過這恐怖偎啦』

『嗯阿!哇邁是呢!』

『哎~唷!拜託威你邁卡細力偎,腸阿腸肚隆喇喇出來阿,這是邁安怎減回去啦。』

業者此起彼落的吆喝聲不斷的充斥在現場,但是有一個人一直站在警察署長的背後,雙手抱著胸根本不為所動。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其實有在看新聞的人都知道,凡是警察署長到達一些重大刑案現場的時候,他的背後一定會出現這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人,

甚至國際間一些重大刑案的鑑識專家來到台灣的時候,都可以看到這個人的身影。每當他們有什麼重要發現,
都一定會跟他細細商量之後才會對外公佈,其重要的身份可想而知。

他就是特殊罪案調查科的科長、傅新愁,國際知名的一級靈異事件處理專家,家學淵博的他從小就具有相當特殊的天賦,

也曾奉派前往梵諦岡、西藏等進行研習,可以說是台灣負責處理靈異事件的第一人!

不過,他對外公佈的身份也只是一般的隨滬而已。

警察署長憂心忡忡的看了看現場的慘狀,回頭望了傅新愁一眼,從他堅決的眼神表示署長明白了這不是一般的殘殺事件,

而是來自另一個空間的罪犯所犯下的事,一個只能仰賴他身後這名科長進行處理的罪案。

『報告署長!我們找到一名生還者。』署長手上的對講機發出了這樣的訊息。

『快快,趕快先把他帶出來』署長熱切的說,他十分渴望從這名生還者的口中獲得更多的訊息。

現場又是一陣騷動,倖存者在眾人緊密的護衛下,被帶到警察署長的面前。

『你能告訴我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警政署長用手輕輕的搖晃少年肩膀,口中強自鎮定溫柔著問著。

可是,這名少年卻依然不發一語,別過頭去沉默著,只是兩眼呆滯望著傅新愁。

『唉…』警政署長眼見問不出任何東西深深嘆了一口氣,隨即揮揮手,命令眾人把他帶下去。『可憐的少年,面對這樣的慘劇他可能是被嚇傻了吧!』警政署長喃喃自語的說。

就在此時,傅新愁卻驚訝的在少年眼中看到一種異樣光芒,『這不是人類的眼睛阿!』傅新愁心中暗想。

不過,這種感覺稍縱即逝,傅新愁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微型偵測儀,『並沒有出現任何異常阿!可能是我自己多心了吧。』傅新愁暗暗告訴自己說。

可是就在少年轉身離開的時候,從他的口中傳出一種奇特的曲調…唱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天蒼蒼 血荒荒
紅紅月光照大堂
路旁小孩哭泣喊爹娘
堂內大姊輕輕推開窗
小孩娃莫悲傷
何事哭泣喊爹娘
我腸穿肚爛掉了腸
不敢回家見閻王
小孩娃莫悲傷
隔壁大娘掉了心肝臟
也不見她似你這般慌張
小孩娃莫悲傷
待我找到自己人頭裝上
                                                 帶你一起回家見閻王

警政署長一聽全身汗毛豎立,轉頭回去看著傅新愁,只見他輕輕的說『沒事的,他可能只是有點精神失常。』

就在少年搭上救護車離開後不久,所有的傳播媒體像狗一樣蜂擁而至,許多的記者還企圖衝過防護線,到現場一探究竟,但是全被認真的警員阻擋下來了。

當然發生這樣的事情,媒體開始大肆報導這件事情,各種揣測紛紛出籠了。
有人說這外星人入侵地球的事件,有人說是這是實驗中的微生物外洩所引起的,也有人說那其實是奈米機器人……。
但是其中最為匪夷所思、也最為廣泛民眾所相信的,就屬於官方的正式報告!
根據它們對外界公佈的答案,是因為這個社區地下架設了太多的高壓電的管線,
而當天夜晚由於籠罩的霧氣使得電磁波外洩密佈在空氣中,產生一種微波效應,
使得這個地區的居民發生了一種人體的自爆,才會發生如此死亡上千人的慘劇。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但是真正的真相,詳實的陳列在傅新愁桌上一本黃皮書裡頭,

原來這一片社區原本是一大塊的丘陵地,然而開發這塊土地的建築商卻赫然發現其中一塊的小山丘,竟然是一座萬人塚。

可是,黑心的商人為了節省營造成本,並沒有辦場法會好好的將它們移開,直接就開台堆土機將它們移平散佈在這塊土地上!

而這些不斷飽受活人踐踏的亡魂們,終於按捺不住累積的怨氣,當晚隨著絲絲升起的霧氣,開始攻擊起在它們上面的居民,

造成社區裡的居民全部死亡。建設公司的老闆也在得知這件事情的隔天夜裡,受不了良心的譴責上吊自殺。

而這名少年呢?

說來也真是好笑,他只是一般所謂的慘綠少年,只因為生活周遭遇上些許的不如意事,加上剛跟他交往三個月的女朋友分手了!

當天夜裡,他竟然萌生自殺的念頭!所以他仿照電視上的方式,用些衣服將房間的門縫跟窗戶的縫隙塞好,打算來個燒炭自殺。

可是,最後膽小的他實在是提不起勇氣,在一陣懊悔之後沉沉睡去。不料,這樣的舉動卻救了他一條命!

『但是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嗎…?』

傅新愁好奇的看了一下電視裡,到底是誰說了這句話。

那是這陣子當紅的新聞評論節目,今天專訪的題目就是針對這一樁社區慘案,

而受訪者也是這陣子吵的沸沸騰騰新科立法委員、『高天任』。

由於他在這座社區也擁有一棟房子,現在赫然成為當地受難家屬的代表,同時,他也是少數事發當晚不在現場的幸運兒之一。

在電視上高天任高談闊論的發表他對此事的看法,還義憤填膺不斷宣稱要為所有受難者討回公道,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

而一旁美麗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主持人,卻是頻頻目送秋波的想要岔開話題,談論高天任的個人私事。

有時,還會語帶雙關的調侃一下這位目前人氣直線上升的政治明星。

『哼!』

傅新愁不屑的吐了一口氣,很明顯的表示他對高天任所說的話並不認同。

他認為在這樁慘劇中,要說是誰有得到任何的利益,應該就屬電視上的這個傢伙!

事後不斷召開的記者會,不停指責政府掩蓋了『真相』、企圖圖利他人。

似乎他就是公理正義的代表,高度政治手腕的運用,使他成為所有媒體的寵兒。

當然也為傅新愁帶不少的麻煩,上頭三不五時的關切電話,令他頭昏腦脹了好幾天,他又有什麼辦法呢?人死了又不能復生。

誰叫上頭的人硬是想出一個微波人體的爛藉口。

就好比上次所發生的總統槍擊事件,明明就屬一隻徘徊在當地,死不瞑目的惡鬼所為。

結果他鬼也抓到了,也如實的呈報上去了,卻惹來一頓痛罵。

說是不能對社會大眾交代啦!還有沒有人類的同夥等等之類的。反正人民只是想要一個合乎常理的解釋,其他什麼事都可以不用管,管它真不真相只要合乎政治利益的就可以!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傅新愁嘀咕了一會,終於拿起桌上的報告開始翻閱起來,上面詳細用文字敘述社區中近百支攝影機所拍攝到的景象!

幸好,身為科長的他不用一一去觀看這些血腥的鏡頭,不然他肯定三天吃不下飯,畢竟見證上千人的死亡可不是一件好受的事,

況且還是這種被殘忍虐殺的畫面!不過,他也是看到好幾幕他的下屬從放映室衝出噁心嘔吐的景象。

傅新愁把他的雙腳放在桌上安靜的看著報告,突然一行的字眼映入他的眼簾,害得他差點從椅子上跌了下來。

上面寫著鬼霧的發生時間為零時六分六十六秒。

『這是不可能阿!』

傅新愁心想,依照正常的時間計算方式,絕不可能會出現六十六秒這個數字。

『會不會是打錯了,可能是打字的時候一個不小心按錯的吧!還是……不…不可能阿,要是真的是牠的標記的話,牠幹麼要來到台灣這個小地方呢?身為地獄之主、罪惡深淵的黑翼大魔王,怎麼可能于尊降貴來玩弄台灣這個只擁有兩三千萬人口的小島?不行,這件事一定要弄清楚。』

想到這,傅新愁連忙衝到放映室,調出當日所有的攝影機畫面。

快轉到地面升起第一陣白霧的時候,果然,密密麻麻的電視牆上面所標示時間為『零時六分六十六秒!』

傅新愁仔細一看,他渾身起了一個雞皮疙瘩,豆大的汗水順著他的臉龐滴滑下來。

這可是野獸的印記阿!也是撒旦降臨這個世上才會出現的標誌。

臉色蒼白的傅新愁用著他微微顫抖的手,拿起身上的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但是下一秒鐘他又迅速的把它掛斷!

『不行,我不能這樣做。』

傅新愁喃喃自語的說。根據國際上靈界法規規定,一旦出現一級以上的惡魔,必須立即通報國際靈偵組織,
由他們派遣秘密探員共同協助處理。

不過,現在出現台灣的可是世界上頭號的特級大惡魔-撒旦。

而且,他深知目前台灣外交上的窘境,處處受對岸在國際上不斷打壓的結果!

台灣目前的邦交國所剩無幾了,願意對台灣伸出援手的國家也屈指可數。

接獲通報的國際靈偵組織極有可能馬上將台灣列為一級禁區,所有島上的人民都不允許進出,

包括台灣賴以為生的進出口貿易都得停擺。一旦遭受如此嚴苛的對待,那麼台灣這塊寶島很快的就只能任人宰割,
淪為對岸的囊中之物。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況且,事情也不是這麼的絕對!

因為這次的死亡人數太少了。傅新愁記得在課堂上有聽老師講過,在二次大戰期間,牠的出現至少造成好幾十萬人的死亡。

甚至,二次大戰的發生主因也是因為牠!

包括後來牠流竄到了中國大陸,首次出現就引發了南京大屠殺,死亡了十萬人之譜。更不用說牠後來帶來的文化大革命,

子食父母、拂逆綱常人間煉獄的景象。所以這次也極有可能是其他的惡魔故意冒充牠的出現,想為自己帶來更多的娛樂。

傅新愁想了一想,輕聲告訴自己說:『這種事問一問當事人是最清楚的,如果確定是牠到時候再通報也不遲阿!』

打定主意的傅新愁,急忙拿起他的西裝外套,離開了警政總署,往南部的鄉下趕去……。

另一方面

就在傅新愁離開台北的同時,

在一家豪華的五星級的飯店裡,剛剛在電視上出現的美麗女主播-胡禎琴,

嬌喘連連的,輕輕推開趴在她赤裸身軀上的一名男子。

從她臉上出現的歡愉表情得知,顯然她很滿意這名男子剛剛的賣力表現。

不過,這不是她今晚的目的,她所想要的不只是這種單純男女之間的魚水之歡而已。

而是躺在她旁邊的男子,身上所擁有的所擁有的權勢與地位!

就算對方的年紀比眼前這名男子大上許多,體力跟技巧也沒有他那麼在行,她也會很樂意跟他上床。

因為她現在所付出的對她而言只不過是一種手段,一個依靠肉體所建立的一種關係。

以他現今的超高人氣,再加上他原本所擁有的雄厚政治實力背景,只要能攀上關係,

相信對於她目前發展的事業必定會有極大的助益。

同時,她也能確定男子也極需要她,只要她在她手上目前幾個當紅的節目上,再幫助男子吹捧個幾下。

那麼極可能在未來的一、二十年裡男子必定是政治上的領導人物,甚至邁向總統之路也不是個夢想。

況且再加上她裙底下的魅力,只要是個男人都會招架不住,再偉大的人物也會像其他的人一樣,乖乖的伏首稱臣。想到這裡,胡禎琴的嘴角不禁浮出一絲笑意,

不過,她還是有其他的生理需求急需要解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天任、天任…(不知道為什麼,是不是上過床的男女,彼此之間的稱呼就可以變得相當的親密,有誰能告訴我原因嗎?)

人家剛剛晚餐沒吃就一直陪你到現在,好幾個小時了耶!人家的肚子有點餓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叫些東西來填飽肚子後等等再繼續?』胡禎琴用著充滿嬌柔的聲音說。

原本躺在床上的高天任,緩緩的坐直身子,目光空洞的直視前方,摸摸自己的肚子後,深深嘆了一大口氣說

『是阿…是該吃點東西了。唉……。』

胡禎琴起先是用眼角瞪了他一眼,心想『這個男人怎麼那麼小氣阿!只不過是要他叫個房間服務,送一些東西過來,又花不了他幾個錢,好端端的在那裏嘆個什麼氣阿。真是的,小氣,一點都不像個男人。』

正當胡禎琴嘟起小嘴,心裏生著悶氣的時候。她又突然感到事情有不對勁,『奇怪!正常的人怎麼有辦法嘆了這麼一大口氣阿?』

那種由高天任口中發出的呼氣聲一直綿延不斷持續好幾分鐘。

胡禎琴仔細睜大雙眼一瞧,房間瀰漫了一種奇怪的霧氣,白茫茫的一片使得胡禎琴漸漸看不清楚周圍的景象,

毛骨悚然的感覺不由得從胡禎琴腳底傳了上來,直到她的頭皮發漲寒毛直豎起來。

胡禎琴先是拉起被單掩蓋住自己暗自發抖的上半身,接著慢慢轉過頭去,看著坐在他身旁的高天任,

霧氣似乎正是從他的口中傳了出來,

因為此刻在高天任的口中更是佈滿一條條細細的絲線,延伸到房間的天花板上去。

胡禎琴順著絲線的方向看了上去,這一望終於使得她再也忍不住大叫了起來

『阿阿阿阿阿……。』原來,天花板上面密密麻麻的,堆滿一顆又一顆不住飄移的鬼人頭,

此時,正用著失去焦距的灰濛雙眼飢渴的看著她。

刹那像雨點般傾洩而下的鬼人頭,不停啃食撕咬躺在舒適大床上的胡禎琴,原本雪白透紅又帶有彈性的肌膚,

頓時變得血肉模糊,鬼人頭嚼碎吞嚥而下的肉沫也順著絲線流到高天任的胃裡面。

飯店裡面的服務生聽著房間發出的驚竦的連聲尖叫,不由臉紅耳赤的尷尬起來,

從他們長年的服務經驗來推斷,裡面應該是上演了一齣激烈的肉圃團,就算傳出呼喊救命的聲音,

他們也會當作有人又體會了一次人生的至高享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20 , Processed in 2.694210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