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催化劑】「靈魂迷惘的地盤」£

[複製連結] 檢視: 2436|回覆: 8



【催化劑】
「靈魂迷惘的地盤」


  在一棟居屋大樓外,十幾輛的電視台箱型車停在路頭邊,每一位記者拿著麥克風跑在背著一台厚重攝影機的攝影人員前方,馬上抵達到現場的電視台工作人員們都趕緊拿起筆記做好這次的紀錄,在警車的包圍下,每個現場全亂成一通

  記者們不知道該從何開始訪問受害家庭,而交通也因此為了這些事情而亂成一片,每個來到現場的人各個不知所措。

  如此龐大的陣仗讓警方難以處置。

  受害家庭哭紅了雙眼,手裡抓著白色的布條,聲嘶力竭地悲吼著。

  那嘶吼的聲音如此悲痛,受害者的母親痛哭流涕,記者們各個不知如何是好,警方也積極的搜索被害家庭的居住房屋裡頭,居屋大樓的十一樓冒著又黑又大的濃煙,裡頭不曉得發生了如此悲慘的事件。

  受害家庭喊著「還一個公道出來」「我孩子的命交還給我」等等各種憤怒以及悲語都有,受害者被警方抓著手,趕緊拿出手銬銬住受害者的手,好讓受害者家庭冷靜些。

  然後是,從居屋的頂樓上飄下了眾多的冥紙在空中。

  在警車外還圍著一群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盲目路人,每個人都聽著那群人的嘶吼聲。

  悲痛的事件已經發生,事情難以回復,時間過去,每有人能夠找的到那虛無的百寶袋,找出那時光機回到以往那未發生事情前的時候,歷史是已經被上帝創造好的故事,每個人都必須照著故事走。

  在時光機的故事裡頭說到,男主角為了讓死去的女朋友逃離死亡那一刻發生所發生的事情,盡想辦法的製造出時光機,然後回到過去。然而回到過去阻止了女朋友死去,但是沒有想到是以另一種的方式死去,只要男主角使用了九十九次的時光機,他就可以看著自己的女朋友死去的九十九種方式。

  有人說,死去的生命用了多少代價都無法賠起,沒有錢可以購買靈魂,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將那回憶中的靈體找回,也就是已經死去的人,也就在也沒有辦法復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屍體冰入殯葬中,然後,在等著火墳。

  但是,如果某天出現了可以用錢購買靈魂的地方,可以找回生命的地方,找出回憶中的那個人,那麼,有多少人會願意花這些錢找回那記憶中的孩子呢?

  那唯有一個地方,可以介紹你去,那就是可以將在虛中的靈魂再次復活,重新回到這個世界上,那個地方叫做「催化劑」。

  你可以用你的錢,買取你想要的靈魂,也可以用你的面貌,換另外一個靈魂代替,這個地方,什麼人都找的到,就算想把靈魂賣給他們也可以,只要你有錢。

  只要你有錢,有你的思念,你想要什麼靈魂全都可以召喚出來。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8-2-28 08:5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樂曲』-催化劑殺手-J。

【催化劑】
「靈體交替,死者重生」

『第一樂曲』-催化劑殺手-J。

  夏天,天氣炎熱,位於7 : 20左右,走在大馬路上的路人趕著百貨公司大降價的路上,還有的是騎著摩托車趕著到公司去的上班族。

  在台北市中某區的85度C咖啡店裡頭,每位老顧客都有屬於自己的專屬位子,而我也像往常一樣的走到了自己平常習慣坐的位子上,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報紙閱讀了起來。

  一位咖啡店工作的Waitress抱著盤子走到了看著報紙正津津有味的我,而我並未察覺到她的存在,只是專心的看著報紙上寫的資訊。

  這期的報紙讓我感到非常無趣,把報紙打開的大標題不是寫著「女學生走在路上招不明人士強行帶走」,不然就是「百姓錯誤擾亂警方,嫌犯趁機逃逸」,我翻了下一頁,又是一個無趣的大標題「小林煎餅紅全台中縣」。

  我看了右下角的每週一句笑話「有一個綠豆,走在路上,突然下雨了,他會變成什麼?答:黃豆,因為它穿雨衣了。」,笑了,但不是我在笑,而是一直站在我旁邊的Waitress,而我也是這時注意到她一直就在我旁邊。

  我看了她一眼,視線再度轉回到報紙上的笑話,我又重複閱讀了一變,笑?不,我笑不出來,我頭側了一邊,這種冷笑話看來對我來講是沒什麼功力的樣子,還是我自己不了解這種笑話?我又在閱讀了一變,算了,我笑不出來。

  「你覺得有趣嗎?」皺起眉頭,我看著那笑起來迷人的她。
  「我覺得挺有趣的。」她又再一次笑了起來。
  「一樣咖啡一杯,巧克力麵包一份對吧。」
  「嗯。」我緩緩的道,視線回到報紙上。
  「我請客。」

  Waitress離開了我的位子,她回到了她工作的崗位上,幫我用了我愛喝的咖啡,以及我討厭又被她逼著要試著別抗拒的巧克力麵包,忘了介紹,這位Waitress,名子叫做:倉木泰希,是一位日本女孩。

  我又再次翻了一頁報紙,這回可吸引我了「千金財團董事長兒子車禍生亡」,我仔細的看了上面的內容,位於7月15號的早上8點多左右,財團董事長的兒子從美國回到台灣,卻在到達父親公司的路途上,兩輛轎車在轉角處相撞,兩車上的人中度受傷,不幸千金財團董事長的兒子喪命。

  我看了旁邊小小的字「高雄市報導」,讓我的興趣一下子從高峰突然掉了下來,我還必須要花費時間從台北到高雄去,不只興趣,也讓我一下子變的非常頭痛。

  我拿起自己最喜歡的側背黑色書包,打開,拿出放在裡頭的筆記本,以及放在胸口的原子筆,寫上「高雄市,財團兒子車禍」,在輕輕的寫下上頭的時間。

  然後又是端著盤子的泰希,她走到了我的座位,將那剛泡好的咖啡放到我的桌上,還有那等一下會被我罵的巧克力麵包,我放下報紙,對於今天的早上,我必須好好放鬆一下,我拿起咖啡,輕輕的搖了搖,慢慢的喝下一口。

  「你該不會要去高雄吧?」泰希看了我放在桌上的報紙。
  「恐怕是。」我拿起巧克力麵包,猶豫要不要吃。
  「大概會去幾天?」她坐在我前面的椅子上。
  「不知道,一兩個禮拜有可能。」
  「那這樣你就丟我一個人在台北了。」
  我冷靜了一下,咬下一口麵包。
  「那不然你想要什麼讓我賠償。」
  這樣就引起她的興趣了。
  「那就等你回來,我們一起去逛街。」
  「好。」
  「你付錢。」
  「知道,我付。」
  「嘻,你說的唷。」她起身,開心的跑回櫃檯去。

  終於,可以讓我工作了,我拿起包包裡面的筆記型電腦,插入了一片磁碟片,按下Internet Explorer,然後點了我的最愛,在點進了催化劑殺手的專用網站,我在上頭對公司的人指點了一號人物,那就是千金財團董事長兒子的案件。

  催化劑的殺手,和一般的殺手有天壤不同之別,而我們的公司必然會有一些讓人不想理會的規定,而我也一樣,但是在監督之下不得不遵守這些條約。

一、殺手只要鎖定了自己的目標,就必須在催化劑殺手專用網站上面發布指定的人物,以防有別的殺手搶了目標,以及完成任務也必須回到網站上發布。

二、殺手切記,走低調路線,不作出引人注目的舉動或事情。

三、不准談戀愛,即使是BL或GL。

四、紳士態度,如果有殺手違反規定,並會對殺手的經濟人做處罰動作。

  而我最不滿意的就是第二點,為什麼殺手一定要走低調路線呢,而什麼又是引起注目的舉動,這些規定又是誰先發起的,不知道,對於詳細的資料我不想去調查,不,應該說是想去的話也不敢去調查,我不想節外生枝。

  至於我的經濟人,已經飛到妞約去泡妞了,在台灣一手處理的事情全都是我,所以有這個經濟人等於沒有,而我也不想去催他回國,反正我也不想看到他那張臉。

  一個謊神後我清醒了一下,看了手上的巧克力麵包,我似乎吃不到五口,我把巧克力麵包收了起來,蓋起筆記型電腦連同一起放到包包裡頭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之後,不知道等一下該到哪去,我拿起咖啡,一口氣讓他見底,然後我差把嘴裡的咖啡噴出來,說出來真好笑,因為燙。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8-2-28 11:56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樂曲』-催化劑殺手-J。

  7:59按照時間規定,我看了一下手錶,走到櫃檯,我從包包拿出了一盒小禮物,告訴櫃檯的小姐轉交給泰希的物品,然後在8點整離開這間咖啡店。

  獨自一個人走在街上,讓我覺得非常空虛,我大概剩下兩天的時間就要到高雄去執勤任務,我拿起口袋裡的LG滑蓋手機,按了幾個號碼之後又收回到自己的口袋裡頭,不知不覺,我已經走到了西門町的街上去了,8:10我在猶豫是不是要逛逛看,像我這種老古板似乎買不到什麼東西的。

  我走進了一間賣電系物品的大樓裡,裡頭冷氣放的特別涼,架上的電器特別多,其中特別讓我感興趣的就是MP3,一排架子上的MP3各種款式都有,我隨機看了看,挑了個我覺得外型不錯,感覺又很實用的MP3,左右看,都是讓我滿意的MP3,我看了一下價格,幾千塊的MP3。

  我隨機又挑了個喜愛的款式的耳機,付了帳,走出這間令我好奇的電器物品大樓,我又到處晃了一下,這裡人特別多,非常擁擠,打算找個地方坐下來喘個氣,但是前面卻有個讓我想進去的店,項鍊,就是項鍊,我前去一看,至於我身上的裝備已經夠多了,還甚至讓我不再需要更多了,於是叫小姐挑她喜歡的款式,順便加上包裝,一樣,付了帳,邊走,邊把禮物盒拿在手上玩耍,準備回去自己租的公寓。

  9:10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公寓裡頭,打開房間門,一切就像是個安排好的遊戲,而我們像個人偶被操控著,房間不大,我把包包隨手丟在沙發上,完好的把禮物盒放到桌子上的相片旁邊,順便把相片拿了起來,裡頭,有個非常思念的人。

  我,有二種人格,至於是怎麼演變出來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就是這樣的人。

第一種:沉思、安靜、鍾愛耍酷,不理人…但特別熱血於殺人。
第二種:玩,就盡量給它玩的很瘋,不沾上血跡邊緣。

  然後至於有沒有第三種人格,我想應該有,至於怎麼出現第三種人格的,我想應該是泰希的影響力,讓我有種感覺要浮現出第三種人格,說到這裡,才想到我包包裡頭的巧克力麵包,我把照片放回原位,把包包打開,拿出那個還沒臭掉的巧克力麵包。

  為了以防我忘了它的存在,打開垃圾桶,隨手將那吃不到五口的巧克力麵包丟了進去,什麼都不想,倒頭就躺在床上,但又不是很想睡,我的視線轉移到已經拉開窗簾的戶外,隱約可以聽的見隔壁女孩彈的鋼琴,我閉上眼睛,享受著兩天後做不到的事情,邊休息,邊想著到了高雄之後要怎麼完成我的任務。

  以這種人物來看,千金財團董事長的任務,我大概可以拿到好幾位阿拉伯數字的金錢,至少可以稱幾個月,想到這,我從口袋裡拿出剛買的MP3,然後又從包包裡頭拿出筆記型電腦,將自己喜愛的歌放到MP3裡頭,隨後按下了PLAY,躺在床上,聽著我最喜愛的歌曲-Yesterday。

  又意外的想起,最近的電視廣告,LG的手機廣告,是用了這首Yesterday,又覺得挺巧的,我的嘴微微上揚,我真是利害不過了,我心裡自誇著。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8-2-28 09:23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樂曲』-催化劑殺手-J。

  五年前,位於台北三重市的中正北路附近,曾經發生了一啟案件,一棟高樓公寓十一樓的地方遭到殺人魔X的殺害。

  在台北成都路的某棟住宅區,一間不到三樓的矮房子內。

  我拍拍身上的灰塵,將以昏迷的高齡老年人推到了一面大鏡子前,試著讓老年人的背靠著鏡子,在將另外一位外表還保持完美的女屍推到了另一面大鏡子,兩面鏡子互相對應著,在把兩位的頭仰上,必須還要讓月亮的美光透入窗戶內。

  7:29我看著手錶開始倒數時間,五、四、三、二、一。

  「老婦,你最期望的這一刻終於可以實現了。」我邊說邊拍拍老婦的肩膀。

  兩秒後,昏迷的藥效失去,老婦人緩緩試著睜開眼睛,從視線模糊到慢慢清楚,一直到看見我為止。

  我緊握住鐵棒球棍,用力的往老婦人的頭殼上敲了下去,瞬間頭殼爆了開來,腦漿衝出,甚至還看的見還在蹦跳的頭腦。我打破了在老婦人背後的鏡子,在快速的將女屍後的鏡子往下蓋,解決了一個任務。

  幾個月前老婦人收到了催化劑的名片,她認為自己還有必要活下去,但是她需要完美的外表,於是利用了自己過世的女兒,這就是為何要將屍體冰入殯儀館中這麼久的理由,只為了要女兒的身軀。

  老婦人用自己的丈夫的靈魂交換了這次的交易,我點點頭,只要有貴重的東西來交換,我們都願意執勤任務。

  離開了這間矮房子後,我將手上的白手套拿掉,走了好幾條街之後才看見了自己的休旅車還停在路邊,我發動了車子,快速的將車子開往經過中興大橋的路,甚至在幾個禮拜以前我還找了在三重市附近的公寓住了下來。我關上車門,正打算走進公寓……

  「J。」一個聲音冒了出來。
  我左右上下看了看,就是看不見人影。
  「J,在你後上方。」
  我順著他的指示轉身往上看。
  發現X躲在一台垃圾車的上面。
  「是你阿X,以後出場的時候可以讓我比較方便一點嗎?」我有些不耐煩。
  「我有件事情需要你的幫忙。」X邊說邊吃著棒棒糖。
  「什麼事情?很急嗎?」
  「非常急,我需要你的車子,可以的話麻煩跟我一起行動。」X從垃圾車上跳了下來。


  於是我開著車子帶著X行動,我照著他說的路線前往,來到了一家專門賣鞭炮的店家,我待在車子上,看他快速的走進店家。打從剛剛他要我幫他的時候,就已經警覺到了,他在任務中。

  當初遇到X的時候,是在命案現場中意外認識的,委託人一次託了兩位殺手,J和X,之後發現原來委託人是同一個人的時候,才知道原來我和X是同一時間在殺手網站同時發布指點的人物,在命案現場中,我們兩互相微笑,然後裝著沒有事情的一樣離開。

  X回到車上,買了一大袋子的鞭炮,還叫我開回去三重市的中正北路那間公寓,順便還叫我留在車上,最好離公寓有幾公尺遠,然後等他完成了之後他會馬上趕回來。我花了點力氣爬上了休旅車的上面,坐著看著遠處的他走上公寓內。



  一個小時後,在十一樓的地方,冒出了一陣濃煙。

  三分鐘後,發現他已經坐在我旁邊看著那棟公寓了。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6 10:5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樂曲』-催化劑殺手-J。

  花了三到四個小時,我來到了高雄,第一件必做的事情就是找間租屋。我在高雄市區逛了逛,熟悉了一下地形,終於,被我找到了間看起來不錯的租屋,還特地和櫃檯小姐要了間幸運數字的空房間。

  房間並不大,但日常生活需要的東西卻很充足,我把行李隨便的丟在床上,拿出裡頭的筆記型電腦,放置桌上,並且點了Internet Explorer,進入殺手專用網站。

  不到五秒的瀏覽,感覺螢幕上的字非常沉重。
  滑鼠輕點了一下,螢幕只顯示──「你只剩下168個小時」。
  不到十秒的瀏覽,手機變很隨便的響起。
  「J,這次沒辦法和你一並同行,改天吧。」X在手機上的留言。
  我沉默了幾秒,接著回信。
  「喔,這次加上次的案件一共兩次喔,你可別忘了,記得欠著,還有看到這個留言的時候別回傳,就這樣。」我回信給他,還不忘了要在句尾加(笑)。
  關起手機,連同筆記型電腦一起放入黑色包包內。

  老實說,只要等待今天晚上財團董事長上完東聖台訪問後,在等他回到個人別墅中,簡單的和他談論他兒子的事情,大概就可以解決這案子了,不!最好在帥氣的離開之前說點台詞,而且要帥到一生難忘的台詞……

  記得曾經有一次無聊在電視上看到了一句很特別的台詞,還可以讓我練了一整個晚上的台詞「你就省省吧你!」沒錯!就是這句,很帥對吧,我也覺得很帥。
  可是要在合理的情況下才能說出這句話,我可不想這麼早死。
  「還不懂得感恩?」嗯……很適合在回頭時說的話,但這不是我要的感覺。
  「這就是你的理想?」列入考慮。
  「你的正義感就只有這樣子?」、「逃吧!孩子們!」。
  孩子?什麼跟什麼?我可不是囚犯心中的聖人大哥哥,呸……跪下來求我一輩子我也不要唸。
  「讓我帶你進入殺手的黑暗世界吧。」就是這句,對殺手J很有氣勢的這句,最好還可以搭配黑色的長大衣,要在他的心中留下真正殺手的感覺。

  關起手上的黑色包包後,我拿了件牛仔外套便直接出門。

  在一棟大樓豪宅內,位於二十一樓的地方,財團董事長瞇起眼睛,測量好角度距離位置,他那肥厚又有點焦黃色的手指抖著,然後再一個力量的將撞球打了出去
  ……不夠,他換了個角度,然後又彎下腰,在度測量好角度距離位置,就是這裡了,完美的三角形,喀碰,一顆撞球就這麼的掉了進洞內

  13:58 我裝上了一把高遠距離好發射的狙擊槍,在陽台上……對準焦距以及目標,做好最完善的動作,然後在最好的位子下處理完畢任務,那會是最簡單最幸福的殺手工作。
  但這任務卻只能撐一個月的生活。碰!空中出現一陣詭異的槍響聲回音,目標倒地,在十字路口中很難看的倒地,但我卻可以很放心很美麗的收起狙擊槍。
  我說,我會為了死者獻上一朵紅花,雖然紅花對死者並不美麗,但我可以因此笑著被恨著吧,這就是我,殺手網站中第3號,殺手J。

  「讓我帶你進入殺手的黑暗世界吧。」
  14:00 準時離開大樓上的陽台。

  19:30 是東聖電視台訪問開播時間,我待在租屋內看著電視現場轉播,聽著節目開播時的短音樂,節目中主持人面有難色,勉強微笑,想也知道請來的是誰。
  也許這是史上以來我看過最無趣的訪問台節目吧,主持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後還是舉白旗放棄撐下去。

  「歡迎收看新聞挖大角!這次我們要討論有關於財團王董事長的經營方案及王董事長兒子車禍案件,現在我們就先來說明王董事長如何白手起家、事業為何如此龐大,我們先請泊君發言,泊君。」主持人面帶微笑,照常慣例說著。
  我說,這個節目的名子的很俗,要不是因為他兒子車禍,我還真是他娘的不想看,很俗對吧,我想收視率應該很低。
  「我認為他一定適用了很特別的方針才讓他的事業起飛的,應該是從低利潤商品賣到高利潤商品,尤佳對這方面的研究比較多,尤佳。」泊君緊張的說著,很好,完全用掰的方式拖給別人,明知道自己不了解還硬要上節目。
  現在這種人越來越多,真是不知道工作人員的腦袋再想什麼。
  「呃……這方面我不是研究很多耶,主持人你應該有什麼想法吧?」尤佳。
  「我啊?對於這方面泊君說的的確有可能,不過據說這財團王董事長可是從賣水果開始的,然後才進入房屋業,到現在的事業喔,現在想購買王董事長的房屋的人還是真的很多阿!」主持人。

  聽他在唬扯,不過為什麼節目上只有小貓兩、三隻?不是要邀請到財團董事長的嗎?為什麼現在連頭髮都沒看到?


  租屋外,黑色轎車停在附近,在鐵樓梯上,有個全身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手提公事包走上三樓,接近3號房間,嘆了一口氣。

  租屋內的我,什麼都還不知道,還在狀況外當中。
  「可惡,搞什麼,根本沒上節目!」我非常的氣憤。
  接著拿起牛仔外套,關上電視,直接衝到了玄關門口,急忙要讓鞋子穿上腳上,我直接開門,無俚頭的直接開門。
  抬頭上才發現了一位男子站在門口外,頭髮還稍微地中海。

  「你就是殺手J嗎?」男子道。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8-2-15 09:35 P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8-10-19 17:58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樂曲』-催化劑殺手-J。

  我扎扎了那從未有過的訝異眼神,一直沒有想過這男人會來找上我……沒錯,他就是眾人皆知的……

  「財團董事長。」男子道。
  那是我正要開口的時候被狠狠打斷的劣質品。
  我默默點頭,無奈的只能說:「請進。」
  他看了看週遭,眼神像是在嫌棄這破舊不堪的租屋,猶豫了一回兒才踏出他的第一步,進到玄關門口。
  我帶著他進到房間內,他隨便的將西裝外套丟在沙發上,用力的往沙發上坐下,隨性的打開我的電視。
  「那可是正在談話你問題的節目喔。」我走進廚房,如果他不會受任何打擊的話我倒是不阻止他看。
  「我知道。」他斜眼看了我一眼,沒幾秒便轉回螢幕上。
  我倒了杯自認為甘醇無比的水給他,放在桌上,嘴角斜笑。
  他拿起杯子,正打算喝下水的那一刻停了下來:「這什麼?」
  「水龍頭的水。」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嚐嚐看。

  他愣了一下,放下手中的杯子,樣子很好笑。
  我將手放在嘴前,忍住笑意。
  「話說……找我有什麼事情?」我緩慢的坐到沙發上。
  他聽了聽,躺靠著沙發。
  「你好像說反了……」他自以為的兩手攤開,很了解似的說道:「其實你很憤怒我沒有上節目對吧。」
  我默認,但我不喜歡別人在我面前猜思我內心的感受。
  「有事快說,我事情忙的很。」我別過頭。
  「那就直接切入話題吧……」
  「快說。」
  「請你殺了我兒子。」他拿出支票放在桌上,支票上還寫了一大串的阿拉伯數字。
  我瞪大眼,懷疑自己有沒有看錯、或聽錯。
  「你……兒子不是喪命在車禍當中嗎?」我冷道,裝做鎮定一點都不吃驚。
  「那一切都只是偽造,殺手、你應該也知道吧?」他冷笑,充滿血淩的眼神非常堅定,痛恨他兒子的神情不斷朝向我這裡來。
  「喔?那麼他怎麼偽造?」我也躺著在沙發上,閉上相似未久休息的雙眼,其實非常不想思考。
  「首先你應該知道他去了美國吧?」
  「嗯。」
  「我告訴你,在那裡、車上,替身他的人就在車上,外表可是我兒子。」他笑了一聲,眼神充滿怒火。
  「我說,這很簡單,靈魂交換的方式我也辦的到。」
  「但是他從我的戶頭裡拿走了92億,相當是我財產的1/3,替身就算了,司機也是偽裝來的,你說過份吧?」他忍住怒氣,繼續道:「從小偷錢偷到大的孩子,連他自己親生的媽也敢殺,跟你說,他不只殺了自己的母親,連自己下面的兩個弟也殺,我不懂什麼理由,老二一絲不掛的裸死在冰冷的河川中,老三更慘忍,心臟、肝臟、頭腦都被挖走,兩眼被吊在樹上,還在肚子上插了兩把刀,你說,合理嗎?」
  他吞了一口水,馬上拿起水杯打算喝入,又想起水龍頭的水,無奈的放下杯子。
  「這還不算慘忍,真正慘忍的不只有這些,你說,你想要他怎麼死?」我張開眼睛,期待這一刻。
  一直一直相信……


  任務來到。

  我站在高樓的頂樓上,用一線無望的眼神看著陸面上的燈光,一閃……一閃。

  「……
  「請你……一定要殺了我兒子,拜託你。他跪下,兩手拉住我的袖口,頭低到磕在地板上,那臉上的皮全皺了像揉紙上似的,但是……手卻拉的很鬆:「拜託你了……拜託你了。」
  然後……我發現……

  他……
  掉下了一滴眼淚。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8-2-28 09:20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樂曲』-催化劑殺手-J。

  我說……這個案子真的很棘手,而且很麻煩,在絢麗的光耀下殺人並不是我的作風,喜歡製造困難給自己……但卻造成一輩子的負擔。
  我躺在休旅車駕駛座上,很想死……
  「殺了我兒子……用盡你最血腥的手法殺了他。」財團董事長的手抖著。
  「代價是……我睜開眼睛,人已經在高樓頂樓上。
  「六千五百萬,外加……他的話停頓了許久。
  「外加什麼?」
  「外加我在日本的私生女兒,倉木泰希。」

  我傻了……完完全全的傻了。
  但是,我們依然沉默許久……真的很久,他的外表表現的很難過,畢竟用自己的金錢加上女兒來換兒子的一條命,真的很傻。
  我說,泰希是個好女孩,不配當殺手的妻子,沒有一個殺手願意為了一個女人而殺人,用無限的代價換取自己想要的事物,沒錯,殺手不是為了殺人而存在,決對不是……
  但是如果想要說出來,卻又無能反抗,只是我的使命,殺人、靈魂交換。
  事情一旦曝光,泰希得知了自己的工作,並且一定也會讓她更痛苦霸了,不是我再說,一切的一切不是外表那麼好看,殺手不是玩著玩的。
  然後……我說……

  「我不要。」我斬釘切鐵的告訴他,另外附送:「只要七千二百萬,其餘的東西我不要。」
  他點點頭,似乎鬆了一口氣,我也鬆了一口氣。

  從那次之後,我就一直認為,殺手……不好混。
  我用力踩下油門,心中85度的憤怒。

  「任務開始。」
  「讓我帶你進入殺手的黑暗世界。」


  催化劑……加速反應速率的物質,催化劑、就像是殺手一樣。
  6 : 30位於台北市信義區的雅厹大樓的20樓,從二十片大面強化玻璃俯瞰出去,不只有在夜晚的台北101可以讓他感到良時美景,還有其他閃爍光亮的高矮建築物,對他來講,就算只是平心靜氣、平淡無奇的看著,也心滿意足了。
  他是……殺手X。

  「什麼?鎖定他兒子的行蹤?」X拿著棒棒糖邊吃邊講著手機。
  在休旅車上的我,高速行駛在快速道路上:「你自己也沒辦法趕過來我這,乾脆幫我調查他的行蹤,這樣子比較省我的時間。」
  「可是我很忙。」另一頭無奈的說著,但隱約聽的見拆開糖果包的聲音。
  「你忙個頭,待在原地還有糖可以吃已經便宜你了。」我更用力的踩下油門。
  「別這樣說嘛,我很久沒有休息了,最多就是幫你這次。」X說著說,接著咬下一塊軟糖的聲音:「我可是很想要享受三個月的糖果世界。」
  「你……先幫我調查一下他目前的位置,好讓我知道前往哪個方向。」我換了內線道。

  「是,你等等。」他將棒棒糖咬著,打開桌上的筆記型電腦。
  並且切開殺手專用全球鎖定程式,螢幕上跳出財團董事長兒子的照片及資料,螢幕上英文密密麻麻,數字及語言在綠色視窗上快速移動,接著跳出密碼程式,X快速的輸入。
  螢幕跳出五個視窗,詳細資料全公佈在上面。
  「給我三個小時,我馬上到台北。」說完,我按下藍芽耳機。

  10 : 20 抵達台北市,我將車停在某區 85度C 咖啡店附近,進入了習慣已久的咖啡店,泰希依然在櫃檯上發呆。
  我坐往專屬的位子上,拿出包包裡的筆記型電腦,再將藍芽耳機切下,撥打到X的手機裡頭去。

  「嗨!三天就回台北了?」泰希跳了過來。
  「嗯。」
  「要喝什麼嗎?還是吃什麼?」泰希拿出點單。
  「招牌咖啡就好了。」
  「喔,好。」泰西看了一下,跑回櫃台去。

  緩緩的,看著街道上的車與人,不經開始發呆……

  我在等待……等待財團董事長兒子的出現,但是現在並沒有任何消息,半點蛛絲馬跡都沒有,X也沒有反應的消息,靜靜的等待……否則,就會輸在起跑點。
  想當時五年前X發生的那起大火事件,還害他連續一年沒辦法當殺手,一但失誤就會後悔莫及,所以他,目前只能做靈魂交換的工作而已……
  也許在人們的心中會認為,殺手只是為了殺人而活。

  三小時以前,X這麼說:「找到了一些他過去的事蹟,不只有殺了他的母親及兩位弟弟,還有殺了3名男子及2位高中女學生、1大學生,有連續犯案的可能。」
  「這麼說……他就是殺人犯摟?」我道。
  「沒有錯。」
  「我們可不是警察。」我無奈。

  如果純粹是殺人犯,我無所謂,我確確實實的照著他父親的話做,一定會殺了他兒子,但是如果事件並不單純,而是幕後有人指使,那我只能很抱歉的告訴你……

  他是殺手。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8-2-28 08:5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樂曲』-催化劑殺手-J。


  「咖啡來了!」泰希端著盤子走了過來。
  「嗯。」
  「怎麼啦?工作做的如何?」她坐到了我前方。
  「不怎麼樣。」我喝下一口咖啡。
  她點點頭,離開了我。

  我放下咖啡杯,靠在椅子上,閉上眼睛,做到確實的等待,靜靜的等待……
  兩分鐘後……沒有消息。

  半小時後……沒有消息。


  一小時後……都沒有任何消息。

  我很高興,待在這裡並不無聊,因為泰希特地在店裡頭放我最喜歡的音樂,不只有Yesterday、還放了我一直很喜歡的輕音樂。
  尤其特別偏愛鋼琴音樂,但是我一直很疑惑……她是怎麼知道我喜歡這些的?可能是猜想吧……
  有點累,卻又睡不著。
  想殺人,卻又無法行動。
  有點困惑,但不需要答案。

  兩小時後……藍芽耳機響了一聲。

  我睜開眼睛,快速的打開筆記型電腦,輸入確認密碼。
  「J,因為突然調查出難以置信的消息,所以才會拖延這麼長的時間。」X衝進咖啡店,外套還半穿在身上,全身頹廢的樣子。
  「你太慢了,只剩下89個小時了。」我有點怒。
  他坐到我前方,佔據了泰希的位子。
  「因為連續殺人案件,不排除是同事的可能性……」X喘著氣,突然舉手看往泰希的方向:「小姐,給我一杯水。」
  泰希愣了一下,點點頭。
  「告訴你吧,最好確認的方式就是弄到他的確認碼。」我喝下一口已經涼掉的咖啡:「假如是殺手的話。」
  「我可不想認他當同事,J如果你能殺掉他就盡量殺。」X有點激動。
  「如果他真的是殺手那籌碼太少了。」我道。
  「J!我說,他就在這附近不遠處,動手的時間是時候。」X有點無奈。
  我閉上嘴,看著螢幕上的時間逆流……
  「J!」X。
  我繼續看著螢幕。
  「J?」X。

  然後感覺頭非常的暈眩……非常的暈,眼前的視線便的越來越模糊,X瞬間變成三、四五個他,地板在晃動……桌子跟著晃,視線越來越白、越來越亮。
  也許……也許……也許是……

  沒電了。

  真的沒電了。


  在我的夢裡面,有個很熟悉的身影,來回在我眼前跑跳,那大概是我17歲的記憶吧,那女人對我微笑著,偶爾還會回頭摸著我的頭,很懷念……卻又很恨。

  已經死了的女人,不斷在我腦海中徘徊,是一場邂逅,又是一場夢。
  我很懊惱,腦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不該留的總是留下,該留下的……都會偷偷從我手中流失。
  從17歲開始……一直到21歲,腦袋就再也沒有新增過有關於她的蹤跡。

  ……妳去哪了呢?

  ……到底去哪了?
  在我的夢裡,來回尋找,但就是逐漸消失的她,離開我的身邊。

  ……妳去哪了?

  ……沒有你的消息。
  ……沒有你的嘮叨。

  ……好無聊……
  ……真的好無聊。

  但有件事我卻很明白……那女人告訴我的明白。
  一切的事實。
  屬於我自己早該明白的事實。
  「你阿,老是擺著這一張臭臉,只有一種職業最適合你了。」她傻傻的對著我笑,自以為知識深博。
  和她住在一起,壓力就很大,非常的大。
  她真的很煩,真的很煩……老愛管我的事情。
  我別過頭去。
  「訓練自己吧,像你這種這麼懦弱的心,一個打擊,遲早都會瞬間死亡的。」她微笑,摸摸我的頭。
  「妳很煩。」
  「好嘛。」她起身。

  「妳要去哪?」
  「該走啦,這位是將來要一直照顧你的人。」她拿起包包,身邊出現了一位高大的男子。
  「他是……?
  「他叫福山裏,以後你就叫他師父就可以了。」她又在一次露出燦爛的笑容。

  她說,只是外出找工作。
  等了兩天,她並沒有回家。
  過了一個禮拜,沒有她的消息。
  三個月過了……

  從那次之後就再也沒有看過她的身影,漸漸的、似乎也忘了這個人。
  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只有在夢裡面。
  我努力告訴自己,只不過是幻像……一切都是幻像。

  然而夢,總有一天會醒。

  當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個殺手了。




  「J,好多了嗎?」X看著我,眼神中並沒有充滿不安。
  原來我還在85度C咖啡店,泰希依然在櫃檯上,似乎沒有發現到異狀。
  真的是好險……
  「……好多了。」我拍拍頭,還有點暈暈的,接著道:「電池是你幫我裝上去的嗎?」
  「不然呢?你突然在我面前不說話,猜就知道不對勁。」他說著說著順著從口袋拿出電池給我看,道:「因為你應該已經有三天半沒有充電了吧,我剛好在來之前順便去便利商店買的,沒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
  「你怎麼裝的?」我愣,在這麼多人的狀況下裝上電池,一定很奇怪。
  尤其泰希還在……
  「就是阿,那個服務的櫃檯小姐突然問我說你怎麼了,意識到你怪怪的,我就跟他說你突然睡著了……」X回想了一下剛剛的畫面。

  「他怎麼了?」泰希問。
  「喔,喔沒事啦,他只是突然說他要表演最帥的姿勢。」X。
  「很帥的姿勢?」泰希的頭斜了一邊。
  「嗯……對。」X。
  「那……」泰希聳聳肩,看見有客人來到便快速回到櫃檯,嘴裡還小聲的唸著:「真是奇怪的人。」

  「就這樣。」X笑了一下,咬下一塊糖果。


  15 : 30我又再度裝上狙擊槍,只放入一顆子彈的把握,在陽台上用最輕鬆的態度殺人……等待對準時機。

  目標在屈臣氏附近的車站徘徊,左顧右盼,手裡還揹著一個白色的包包,似乎是在等朋友的到來,但很抱歉……
  我將左眼瞇起,看著秒準鏡裡的目標。

  紅花早已躺入在我的口袋當中,迫不及待在度見到今日的陽光。
  倒數計時器已在我旁邊監視著,莫名……手突然抖了一下。
  目標突然轉身看著我的方向,樣子像是注意到我,但是眼神裡卻沒有我。

  我睜開左眼,抬頭看了一下目標。
  目標回頭,已不在牽掛。
  我又再將左眼瞇起,控制秒準鏡,扣下板機的速度逐漸緩慢。


  只是,目標長的很像那女人……

  「讓我帶你進入殺手的黑暗世界。」

  接著……
  扣下板機……


[ 本文章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8-8-1 20:1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樂曲』-催化劑殺手-J。

  15 : 40突然下起一陣龐大的豪雨,濕悶的空氣讓人很不舒服,漸漸的……空氣散漫出一鼓腥血味,我將紅花放在陽台上,默默禱告。
  「你願意祝我一臂之力嗎?」我笑了一下。

  16 : 00 準時離開高樓陽台上。

  異乎尋常的夜晚,空中飄著死亡的氣息,沒有一點徵兆。
  「Catalyst Cabaret」是殺手專屬酒店,沒有看見煙霧及燻臭的味道,是乾淨純喝酒發洩緒憤的專屬部門,唯有殺手進得了這樁店,也只有殺手看的見。
  Catalyst Cabaret 是句說很早以前就存在的酒店。

  是誰的成立?
  沒有答案。

  至於存在的目的?
  沒有理由。

  殺手消失的話,Catalyst Cabaret 也會跟著消失嗎?
  沒人想過。

  酒店內沒有霓虹燈的轉式照燈,沒有情慾的存在,更沒有菸臭味,只有一層未知的迷霧在酒店內,以及血的味道。
  異國風琴的酒店,加上了殺手的風格,是店內最具特色的裝潢。
  沒有一點的高傲、沒有錢、沒有雇主、沒有愛。
  拿著一杯個人專屬的玻璃製的酒杯,搖晃著杯裡的紅酒及冰塊,光線照耀在杯圓邊,載著滿滿的憂慮疑惑。
  男子搖了搖酒杯,突然像機器般失去電力似的停止動作,最後在二秒內一口氣讓杯內只見冰塊。
  他放下酒杯,抬頭起那清秀無比的臉龐,臉色充滿了焦慮,但不需要任何人的解答,也沒有這個必要。

  「喂!豺哥。」男子冷言。
  「怎麼了?」酒吧檯內的豺哥整理著桌面問著。
  「你知不知道要用什麼方法可以取得殺手的確認密碼?」

  男子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一時想要叫豺哥這兩個字,然後隨口說了沒有經過大腦的問題。

  「你這麼大聲小心被其他小殺聽見喔。」豺哥頭也不看的,拿起了一條抹布。

  男子低下頭,繼續看著手持的酒杯中的冰塊
  豺哥轉了個身將抹布放置洗手台內用力了搓揉了幾下,冷眼看了一下男子。

  「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吧。」豺哥無奈著。
  「沒有,只是有人在調查我的確認密碼。」男子道,眼神沒有看豺哥。
  「知道了又如何?」豺哥清洗完抹布之後拿起櫃上的酒瓶擦拭。
  「對方是同事。」男子斜眼看了別的地方。
  「小殺知道你是殺手了嗎?」豺哥放下酒瓶,拿起第二個酒瓶。
  「還不知道。」

  豺哥擦了擦,於是放下了第二個酒瓶,接而轉身到男子面前,雙手打開放在酒吧檯上,威風凜凜的模樣。

  「然後呢?」豺哥逼問,話不中斷:「只要有雇主有契約,小殺不管對方是不是同事都會照辦。」
  「
……
  「收了錢之後不執行契約不是小殺會出現的舉動,殺手中的規定本來就很明白,早已做好心理準備是應該的,同行同業都必須抱有的覺悟。」
  「殺手殺殺手哪來的道理?」男子反駁。
  「那就不要問我這種問題,某號小殺。」豺哥繼續拿起第三瓶酒瓶。
  「
……

  男子沒有接話,沒有反駁,因為這只是事實。
  傻傻的、隨口的問了一些沒營養的問題,難怪會被擺了一道。
  豺哥是待在殺手界中唯一年紀大到不肯退休的男子,是赫赫有名的殺手,在殺手界之中別有一席之地,特別講重義氣,對現實感到非常殘酷。
  手下有15位的徒弟,但在豺哥的第67歲那年便停止接單殺人,也沒有看過第16號徒弟,豺哥沒有多說,只是覺得很麻煩,不想動。
  豺哥喜歡喝酒,是本性。停止接單殺人的那天就決定待在Catalyst Cabaret 一直到自己撐不下去的那天,他說過,希望自己死掉的時候,至少一定要喝到一口神秘中殺手獨特調製的Catalyst Killer美酒。

  正常的殺手只是拿了錢,拿了照片就工作,即使不清楚雇主是誰,也沒有那個必要,因為殺手的工作本來就是殺人。
  殺手網站上的殺手確認碼只是一道防護的小鐵塊,但這小鐵塊卻是怎麼摸都摸不著頭緒的鐵塊,沒有方向。
  每個殺手有專屬的確認碼,靠著確認碼登入殺手網站以及最詳細的殺人情報,最重要的還是內部的殺手資料,一向來都像是國家機密似的。
  即使是同事,也不會任意報出有關於確認碼的總總相關,只需要拿了錢殺個人,或者比較窮一點的,靈魂交換。
  搞到殺手的確認碼後,就可以很輕易的知道對方的動象,甚至殺了殺手不成問題。

  他不斷的沉思,不斷的推理,還是沒有真正要的答案。

  「最近工作接的還順利嗎?炎。」突然某個聲音出現。

  炎抬起頭,往了打斷了他的思考的聲音的方向看去,好累贅。

  「還可以,倒是擔心你,很久沒看見摟,J。」炎笑了一下。
  「也還好,只不過接了很複雜的單。」我找了個位子坐在炎的旁邊。
  「怎麼?有需要幫忙嗎?」炎看著J。
  「需要的事情太麻煩、太危險,所以我還是自己來吧。」對著豺哥舉了一下手,表示來一杯紅酒。
  「也對,最近好像很少碰到你。」
  「對了,你知道財團董事長兒子車禍身亡的事件嗎?」我看著眼前的紅酒。
  「!」
  「不過我後來得到的情報是他兒子根本沒死。」我沒有等炎回應繼續說著。
  「死了吧
……」炎默默的說。

  J看了炎一眼。

  「目前沒有任何證據,所以還沒辦法正確判斷生死。」回到視線。
  「嗯。」炎點了個頭,接著道:「你打算怎麼辦?」
  「找到他兒子最先,但是有機率他可能是去靈魂交換了。」我喝下了一口紅酒。

  「怎麼說?」炎看著我。
  「我懷疑他還會繼續殺人,然後再繼續靈魂交換。」我一口氣讓酒杯見底:「得通知其他殺手別繼續接單靈魂交換。」

  我拿起外套準備走人。

  「
……
  「等一下。」炎拉住了我的衣服的一角。
  我轉過頭疑惑的看著炎。


  「讓我跟你一起行動吧。」炎。


[ 本文章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8-10-19 18:1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8:15 , Processed in 3.092124 second(s), 25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