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名字待產中)

[複製連結] 檢視: 1138|回覆: 5

宵明星的小說討論區

第一章

   「人們需要的,不是快樂,而是痛苦.」
  神話時代.女神伊希法(iceivur)創造了善惡天秤.從此人們明白了是非;她命人們遠離長生的龍族與好戰的鬼族,
往資源豐沛的大陸定居,此時龍族的領袖是剛滿1200歲的八翼龍王-倫˙歐格斯(rune˙august).雖然正值青年,
可是已經擁有象徵全知的稱號-"龍之賢者",即使是長生如龍族,要不斷學習.創造知識到獲得這稱號,
也得花上大半輩子的時光.而鬼族的領袖則是鬼神-釋沙迦天,傳說他是世界樹的創主-荒神梵天(vajurah)之子,
令人無法聯想的是.他唯一的樂趣似乎只有破壞這個世界而已...
  事實上,伊希法並非是人類的領袖.說穿了人類根本沒有領袖,伊希法是諸神中司掌黑暗與休眠之神..
夜神-伊希法.是她的真名,她對人類飽受環境與鬼族的迫害感到同情,然而保持中立一直是諸神間的的默契,
直到一次釋沙迦天在夜裡打算一次清光人類時,伊希法出手使用了永夜的守護-一個物理性的護盾,卻能完全防止一切
外來存在侵入的絕對防壁,其強度甚至在霸邪靈陣之上-從滅絕中保護了人類,此後伊希法從世界樹諸神名單中除名,
並且跟釋沙迦天結下了仇怨.伊希法並不後悔,她決定帶領人類走向未知的未來,而新的夜神是她的雙子妹妹-
月神-瓦丘蕾(valluale),...之後伊希法一邊保護人類,一邊教授人類知識,漸漸地,人類在沒有龍與鬼的環境中,
成了新大陸的支配者,開始向外侵略,女神伊希法覺得這樣下去會使人類走向絕路,她開始思考著解決的方法,
爲了她深愛的人們,直到某一天,女神無聲無息的消失了,這時候距離人類移居新大陸時,過了10個世紀...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章

「我的正義,只爲妳存在.」
  約同一時間,魔族出現了,以魔君露薇(ruvi)為首的大軍開始攻擊人類.在魔族肆虐之下,人類高度發展的文明開始衰退,數年之間,
統一的大陸分裂成了幾個軍事大國.結成了戰時同盟與魔族對抗,宗教是此時人們唯一倖存的文化碩果.
  魔君露薇擅長使用冰系與闇系魔術,跟伊希法同屬性,又會使用強制融合-將被施術者的形體消滅,並將其知識.能力吸收的能力,
-傳說露薇殺了伊希法,並吸收了伊希法的能力.然而露薇的能力凶殘.霸道,完全不像伊希法的風格;眼見人類的覆滅只在旦夕之間,
新亞爾帝國太子-"黑弓"柏修斯(perseus)孤身潛入了魔軍陣營...
  月黑風高,柏修斯站在土丘之上眺望著魔族前鋒營地,這裡是魔族攻擊亞爾地區的前線指揮中心,只要陷落了這裡,
應該會使魔族停滯好一陣子吧?觀察了一下,決定了目標是魔將營帳500尺外的糧倉,將爆炎陣附上箭尖之後,吁了口氣..
「咻-」毫無任何遲疑,火焰之箭脫弓而去,轟然巨響之後,糧倉附近已是一片火海,眼見底下一片譁然,表演者的主秀卻還沒開始.
除了少數的警備兵之外,大部分的魔兵都前去滅火,前鋒營魔將也出來查看是怎麼回事,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柏修斯不由的覺得好笑.
「接下來...用雷好了..還是冰?」電擊術-下級雷系魔法,可以麻痺大型野獸,剛剛好合適.."唰"地一聲,保護魔將的兩名護衛兵應聲倒地,
其中一名是因為距離太近,被鎧甲導電電暈,而魔將也同樣癱軟跪在地上,下一箭,相距5秒,闇屬性的噬血術.
「以女神之名--」魔法射手的詠唱融入風中,劃破大氣,只見魔將胸口被貫穿,血如湧泉噴向天空,宛若祭品一般倒在血泊裡,
暗殺行動(獻祭)結束.瞭望台此時發現了異狀,陣地裡擊金大作,眾人往發箭方向搜索,卻毫無所獲.暗殺者其實仍未離去,-
憑著黑弓的影化能力,柏修斯完全消去了形影.氣息-爲了唸完福音的最後一小節.烏雲散去,月光下出現了一個高挺的身影,
憂鬱的眼神望向高掛的弦月,似乎在期待著什麼的回應...
  早在柏修斯10歲之時,因為伊希法巡迴全國而跟其有過一面之緣,當時柏修斯在神殿裡學習,見到伊希法熱心親切的教導幫助城市居民,
柏修斯便決定將來要成為女神輔佐,只有一次,當伊希法獨自在神殿中庭休息時,見到女神哀傷的神情,不久後女神往大陸北方巡迴,
接著便消失了行蹤,柏修斯爲了那天一直耿耿於懷,
「有朝一日女神一定會回來,那天到來之前我一定要成為幫的上祂的人.」心理如此想著,可是魔族卻出現了,只要有人的地方都被它們
的足跡肆虐過,柏修斯一家是亞爾地方一帶的望族,在當時不斷收留難民與抵禦魔族侵攻,於是在情況緊迫與眾望之下成立了帝國,
並負責看管"黑弓".柏修斯的少年時期便是在戰亂之中成長,而其魔法的老師是龍族的祭司.還有神殿裡女神留下的典籍.
「決不允許魔族繼續破壞女神的大陸,在伊希法歸來前,大陸就由我來守護.」女神的意志,就是少年的正義,
如此無邏輯的想法卻有著強大的正當性,單純的信仰心是少年生存的意義,不論之後手中染了多少鮮血,其心志也沒有絲毫變質的樣子.
說穿了,柏修斯對於親友族人之死的仇怨,不是構成他使魔族如此恐懼的緣故,而是他在戰場殺敵時,不帶任何感情,
宛若聖者般的眼神,等於宣告他的對手:你的生命注定只到今天,還有出征前柏修斯的一句「for goddess」,總使人們忘卻了恐懼,
勇敢沉穩地上場拼殺奮戰,因此不論多惡劣的局勢,最終都轉敗為勝,而一場場的勝仗累積下來更帶給了人們希望.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之後在魔族本陣"懸城"裡...
「稟.稟陛下.除了亞爾地方的先鋒部隊外...,桑陽地方的先鋒部隊也被殲滅了!」傳令兵顫畏的聲音.
看來高育平原的部隊也是時間的問題了.
「一群廢物.算了,下去吧.」
望著窗外陰霾的天空,少女的言詞雖然不悅,口氣與表情卻沒有絲毫微動,彷彿只是念著台詞一般.
「是.」傳令兵頭也不敢抬一下,慶幸自己撿回了一條命,正亟欲退出正殿.
「等等」少女想起了什麼.
「是.是!」完了!傳令兵心想著.
「叫高育平原的部隊退50哩到青鼎谷裡屯兵,孤20日後到陣,沒事了,滾吧.」
「是!」"萬歲~"雜魚在心裡吶喊著.
少女口裡輕輕哼著不知名的曲調,像是兒歌,又像是搖籃曲般輕柔的旋律,一邊專心的把玩手心上的水晶球,
銀絲般的長髮側綁成一條馬尾,雪白的肌膚跟長靴上的金屬貼片給人難以親近之感,深紅的眼眸則仍然盯著遠方的風景,也仍然毫無表情.
  -青鼎谷,由於岩壁裡富含銅礦,長年氧化的結果造成岩壁呈現銅綠色,有2個入口,其中一個因為多年前地殼變動而崩毀,
僅剩一個狹窄的入口,每年夏天因為焚風而異常炎熱,形似沸鼎,名副其實的火爐地形.-  
  魔軍參謀個個都爲露薇此舉感到不安.納悶,然而沒人敢提出疑問或諫言,雖然人類在獲得此情報後也很懷疑其真實性,
可是隨著魔軍的部隊出現調動,也沒有時間再遲疑了,縱然可能是陷阱,可是要等到露薇親自上陣可是千載難逢的,
「20天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準備還來得及.柏修斯顯然已經決定行動了.
「最近天候不佳,火攻恐怕行不通喔」說話的是擊退桑陽魔軍的尤里烏斯,善於利用地形.奇策.有如活兵法一般,
「更何況小姑娘她還有"冰魄霜息"」尤里烏斯繼續提醒柏修斯.
「哼,那正好.」此言反而激起了柏修斯的鬥志,因為"冰魄霜息"是伊希法的另一件遺物,本來是伊希法隨身攜帶的,
如今莫名奇妙落入了露薇之手.如此聖物竟然被魔族拿在手中...想到就令人不快!
「我就趁此機會一併奪回,火攻既然行不通,那還有別的辦法嗎?」鬥志昂揚的第一英雄.
「唉呀.有是有啦,只是有點麻煩...需要等亞特拉斯到了才行.」
亞特拉斯(atlas)是火炮製作專家.戰爭開始以來一直負責人類的軍火供應,爲了這次的行動,他準備了新型的魔炮,正在來的途中.
  根據消息的內容,露薇還有3天就到了.
「看來消息是真的呢,小姑娘在"懸城"的鐵衛軍先來了.」興致勃勃的第二英雄站在山上用望遠鏡窺伺著.
露薇鐵衛是魔君露薇的近衛部隊.
「唔.就算她反悔,老子大炮都架好了,至少要轟個她手下稀巴爛我才爽.」第三英雄根本不記得計畫的安排沒這一步.
「呃..亞特拉斯老大,這次的大炮好像是咒術彈喔?而且不是用來打人的..」尤里烏斯擔心的說道.
「哈哈哈.一樣.一樣啦!反正是要轟的他全家死光光嘛!」令人無言的第三英雄.
"不,不一樣."雖然想反駁,可是想到是白費力氣而作罷的尤里烏斯.
一切就等3天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時間是晚上9點,一切準備就緒,厚重的雲層遮蔽了月光,今晚的"黑弓"狀態絕佳,全身被黑霧籠罩的柏修斯藏身於夜色之中.
要開始了.口中念念有辭的柏修斯,閉著雙眼宛若唯美的雕像,當然沒人看的見,數秒的靜默後,射手睜開了眼睛.
「for goddess.」堅毅的語氣.
「咻.咻-.」數聲,幾座營帳同時起火,果不其然,是露薇與鐵衛們的,以及糧倉跟彈藥庫的方位.魔軍急忙的四處滅火,
可是露薇與鐵衛們毫無動靜,突然間,轟然巨響,谷口被火炮炸崩,整個谷開始悶燒,魔軍無路可逃,到處哀鴻遍野,
"黑弓"的真本事正要開始發揮,柏修斯扭轉弓身,變成似槍非槍.似刀非刀的型態,弓身出現了黑色的光氣,以能理解的說法的話,
就是黑色的光束刀(槍),他慢慢的走向了露薇的營帳.最後的暗殺(獻祭)開始.
  突然間從露薇營帳裡泛出了大量水流,柏修斯被沖倒在地,濡溼的衣服使光學迷彩出現異常,依稀可見柏修斯的身影,
此時鐵衛軍從四面八方團團圍住了暗殺者,對手是魔軍12名菁英,這邊是人類第一英雄"黑弓",未免小看了英雄.
然而一陣纏鬥之後,柏修斯全身無一處完好,看來是估計錯誤了.可是對方也全數陣亡,至少有抵銷..不,言之過早,
柏修斯的傷口開始癒合了.雖然全身是傷,可是沒有一處致命傷,最多也只砍進肉裡,沒有傷及筋骨,英雄為了早點結束戰鬥,
除了要害之外完全沒有避開,直接回刺對手一刀,雖然只是一刀,但也足以致命,黑弓的闇屬性會直接從傷口抽走大量血液,
並且無法治療,倒在地上的12名鐵衛,身上最多只有2道傷口,且出血量極少,因為大半的血液都被黑弓吸收,轉化成英雄的體力,
這場戰鬥,英雄損失的只有時間而已吧.
  雖然如此,火攻已經失敗了.露薇也站在眼前..
「初次見面,晚安.」男性先開口是基本禮儀.
「來吧.」淡然直接的語氣,對方似乎不是淑女.  
狀況是淹水半尺深的封閉地形,離天亮還久,空氣裡的溼氣很重,火攻『如預期』的失敗了,柏修斯的工作也只到這裡-引出露薇.
確定露薇出現之後,柏修斯盯著她手上的水晶球.
「我是很想繼續,可是就先到這裡吧.」
「?」疑惑的蘿莉魔王「想逃嗎?」故意似的.露薇開始把玩水晶球.
「不,只是等等再來.」眉頭一皺,柏修斯急欲離去,怕自己忍不住會壞了計畫,於是再度化入黑暗之中.
「孤不准.」"冰魄霜息"發動,週遭的水瞬時凝結.
柏修斯靈敏地向上一躍,黑影輕巧地落在冰磚上,包括露薇,所有魔軍半身都關在冰牢之中.
  此時計畫第2步驟開始,
亞特拉斯對準天空發射了數發雷系咒彈,飽和的水氣與地面瞬間變化的溫度,加上雷電作媒介,下起了滂沱大雨,一發不可收拾.
魔兵又被關在冰牢之中,無法逃離,個個成了水中亡魂,雖然露薇發動"冰魄霜息"不在尤里烏斯計畫之內,
可是這樣的意外卻是令人高興的,數小時後,整個青鼎谷淹了滿滿的水,雨勢也開始變小.於是亞特拉斯開始對湖面邊緣發射冰系咒彈,
逐漸縮小水體範圍,水面出現一具具的浮屍,沒有露薇,還有些魔兵掙扎的游著,放生也不要緊了,只是露薇的屍體還沒出現,
亞特拉斯又對水中發射剩下的雷彈跟冰彈,整個水體如同煉獄,連哀號聲也傳不出來.水面上出現各式各樣死法的屍體,
連形容都叫人不忍心,也沒有生還者了,雖然是敵人,可是這樣的正義實在無法令人認同.
  最後的步驟.
依然不見露薇的屍體出現,谷上的由里烏斯只好照計劃將水面灑滿汽油,燒光水面的氧氣,一方面防止露薇用匿蹤術浮上,一方面燒了屍體,
免得該地發生瘟疫,也可以防止露薇突然逃跑.柏修斯也一直盯著水面的情況.眼見天就要亮了.柏修斯於是隻身跳入水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吼喔喔喔喔--」
  青鼎谷之役後11年間,由於魔軍死傷過大,魔君露薇也因此受了傷,這段時間魔族的侵略趨於和緩,人類得以休養生息,
只是三英雄沒有歸來,一直是件憾事,人類為了自保,開始頻繁的對外交流,不但對鬼族示好,還跟龍族交換留學,希望能跟鬼族結盟,
也能利用龍族智慧強化國力.就憑人類想跟外族友善交流而言,伊希法如果知情,也會很高興吧.而鬼族也沒在此時落井下石,
反而跟北洛森聯邦締結了聯盟,釋沙迦天的想法是,人類雖然不堪一擊,可是魔族底細不明,一但解決人類後就得直接對上魔族,
時間點上毫無緩頰餘地,不如一面削弱魔族勢力,一面了解魔族,與人類的結盟也有為數可觀的年貢收入,即使突然間出現變故,
人類也絕非鬼族對手,魔族想對付鬼族還得先越過桑陽一帶,才到的了鬼國.有了鬼族的威猛火力,北洛森聯邦總算找到了
鋼絲上的平衡點.
-北洛森聯邦:人類所居大陸"洛森大陸"中間有條母河"桑河",桑河以北是桑陽地方,而桑陽地方有7個小國,組成了北洛森聯邦.
隔著海洋與鬼族相望,其下面是新亞爾帝國.-
  北洛森連邦西部邊鎮棘葉鎮(tinger-leaf town)裡...
-棘葉鎮:隔著雙冠海峽與鬼國對望,是兩片大陸相距最近的城鎮,一直以來是軍略要地,現在是人鬼之間的貿易出入口,
也是當初伊希法消失的地方.-
...黑煙瀰漫,頹圮的房舍,四處是斷垣殘壁,明明是在鬼族保護之下,雖然只是小鄉村,棘葉鎮這個軍事要地竟然一夜之內就化為廢墟..
而且是只有不滿百人的集團下的手,可是看不出誰是帶頭者,連哨站也是無聲無息就淪陷..只有鬼魅一般的身影穿梭在鬼族軍隊之中,
鬼軍瞬間就像斷了線的玩偶癱倒在地...現在集團成員正挨家挨戶檢查,看來不打算讓任何人生還,其中一戶民家之中,
躺了一個人類少女跟婦人屍體,下面壓了一個年約十歲的鬼族男童,男童見殺手們離去後爬了出來,不哭不鬧,只是靜靜地抱著兩人屍體,
彷彿2人只是睡去一般,月光灑進窗櫺,時間似乎就要凍結了一般,突然間鬼兒向後一躍,單手抓起了20來公斤重的木杵,
跟眼前突然出現的人影對峙--雖然背著月光,可是可以斷定眼前高佻的身影是人類,想起剛剛的殺手們身上飄著的血腥味,
實在無法認為他們是人類,不,重點是眼前的危機,母親與姐姐捨身藏匿了自己,可是看來還是難逃一死--男童動也不動的盯著眼前對手,
彷彿要將他的身影烙進靈魂中一般,而黑影的眼神意外的平靜,甚至可以說...憐憫?
男童見狀,怒火中燒,親人的屍體還在旁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吼喔喔喔喔--」明明就是你們下的手!明明就是你們!!
爆發的剛力,先制的沉重木杵瞬間如同無物一般,到了黑影眼前--
「唰-」腳步沒半分挪動,黑影手一揮,半截多木杵被無形的利刃削斷,飛出去砸毀了大門.
巨響引起了外面殺手們的注意,原來對手有武器,而自己手上只剩半尺不到的木棍,大勢已去..
"這樣也好."男童轉身背對敵人,緩緩地,在家人身邊跪坐了下來,本來自己除了她們,在這世界上也沒其他容身之地了吧?
一個鬼族的小孩,卻在人類的國度,如此可笑的鬧劇,早就該畫上休止符了吧...
  --鬼兒的名字是"持國天",雖然是孤兒,卻不是被父母遺棄,他的父親"毘沙門天"擁有力鬼一族中希世的怪力,
鬼族由於其父的才能欲推為族長,然而這對正宗的力鬼繼承人來說,是莫大的恥辱,於是兩家展開了一連串鬥爭,旁裔的毘沙門天在鬥爭中
敗下陣來,懷了孕的持國天之母於混亂中渡海來到了人界避難,之後認識了持國天的人類養母-清庭,可是本家的追逐並未停止,
持國天之母爲了保護遺腹子-持國天,於是將其托給了清庭,一個人往南引開了追殺者,後來她被殺的消息傳回了本家,
持國天也終於安全地在人界裡長大...
  想到自己的親人一個個爲了自己而死,持國天不懂自己有什麼是值得她們拼上生命保護的,他只有恨,恨這個世界奪走他的一切,
恨自己沒能力保護心愛的家人,恨他們留下自己先走了,恨自己為什麼會出生在這世界,..
小小的心靈有太多的不明白.太多的怨憤..明明是如此不幸的人生,為什麼,腦海裡不斷浮現的,卻是清庭媽媽在廚房來回穿梭的身影.
還有離兒姐追著自己玩的畫面.甚至是,從來想不起來的母親-茶荼羅的笑容...
真是諷刺啊..「..媽媽..離兒姐姐..」持國天哀傷的笑了.
黑影的表情有了變化,不,似乎沒有.其他殺手們到了,打算破壞半倒的木門,正欲進入屋內..
「不用進來,我已經解決了,請你們先回去稟告陛下.」黑影開了口.
「是.」殺手們異口同聲答道.看來黑影是他們這次行動的指揮.
  殺手們離去之後,黑影也不知何時消失了,留在原地的是,不知自己還得繼續面對這個世界持國天,獨自沉浸在回憶之中--
終於,持國天悲傷過度昏睡了過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50 , Processed in 2.783184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