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天下創世

【長篇小說】 黑暗騎士風雲 徵求評文

[複製連結] 檢視: 9704|回覆: 45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第四篇  淚夜上

    黑太子坐在小坡上的橡樹下,從隨身攜帶的布包內拿出了煙斗,摻混著菸草,點起火,享受著吞雲吐霧的滋味,獨自從下午,一直坐到晚上為止,欣賞逐漸落下的夕陽,白天炮火的參雜有如過眼雲煙,夜晚,一切都漸漸安靜下來,安棲於幽密寧靜的氣氛,那矇隴的月光到底想跟黑太子訴說些什麼呢?

    黑太子站了起來,比起正陽日中,他還是比較喜愛夜晚的氣氛,比起參雜熱鬧,她反而熱愛獨自一人,黑太子望著羅明托西安的安托克山,這座山曾是戰場,也是他的初陣之地,更是與他心愛的女人初次見面的地方,他這樣想著,他低頭再啜了幾口煙斗,吐出芬芳的香氣,黑太子故意在煙草內摻點搗碎的玫瑰花瓣,這交結起來的滋味真是讓人迷戀阿,黑太子回憶起那女子的髮香,愛用香水的味道,對!她喜愛的是玫瑰精油的香氣......

    安托克山,對黑太子而言是比起故鄉最重要的地方了,他曾經猶豫過,懷疑過,自己是不是應該要這樣做,這樣做真的値得媽?
    毀滅這個國家真的對他有意義嗎?但當今晚,再次見到安托克山之時,黑太子儼然已下定決心,許多事情一旦做了就無法在回頭,一旦下決心就沒有可以挽回的機會,這塊土地帶給他太多傷痕,卻也帶給他一段時間的甜蜜溫暖,尤其是與他曾心愛的女人再一起的那段時光,黑太子發現,自己的心崁底陷入了劇烈且僵持不下的拔河,情感擾亂了他的理智,但是當他離開那女人的床邊之時,黑太子就已經無臉在與之相見,如果人是戰爭機器,那也就算了,但是我們身體裡的血,是溫熱的阿!黑太子這樣想著

    該回去請求與她重新相好嗎?還是繼續這樣子躲避?黑太子發現自己是做過一件蠢事,還好露易絲沒有辦成,不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她了,但是每天夜晚,黑太子寧願這樣一個人,漫步於空地上,也不願意回到床上睡,因為他會懷念著與她一同溫存的時光

    應該要在冷血一點,自己是做大事的人,黑太子時常這樣警惕著,但是最深層的情感卻壓不下來,對漢斯也是一樣,他十分了解哈迪斯的不滿,但是漢斯,是自己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一個人,他是自己恩人的兒子,是立下誓言要永遠守候的人........

    望著茂密的大橡樹,黑太子不知道爲什麼懷念起故鄉來了,自己的家園,旁邊也有一個與這差不多高的大橡樹,他還記得,那年發生的大事,影響他一生非常重要的大事....想著想著,黑太子顯露出憤恨的表情,眼框開始泛著淚水,不自覺涓涓而下...


    那是距離現在差不過15年前,黑太子只有10歲時候發生的事...

    「嗯…。果然是少見的奇才阿!才十歲而已就能閱讀聖路易王屠龍記(第二章珍娜唸給教堂小孩的那一本)阿.....」一名留著烙塞鬍的男子摸著鬍鬚這樣說著


    「是阿....這小孩將來不簡單,我打算送他去羅曼尼安的修道院深造,我一定要好好培養他.....對了,你不是已經準備要參加十字軍了嗎?羅契涅夫,你真的下定決心了嗎?」

    回話的是黑太子的父親,而羅契涅夫(哈亭戰記作者)則是黑太子父親在沙蓮那的好朋友,這一年,教宗克萊門發出了東征文告,幾乎全國都動員起來了,羅契涅夫聽黑太子父親的口氣,似乎不希望他出征,而希望他能夠負責教導他的兒子,便笑著道

    「呵。我雖然也有想要好好培育這英才的心但是學問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我畢竟只是略懂皮毛而已,事實上這次出征對我來說,也算是一種智慧的追求吧,聽說在阿勒坡回教徒收集了許多上古帝國殘存下來的書籍,如果能夠攻下阿勒坡,說不定就能夠解開上古帝國滅亡的確實真相吧...

    黑太子父親似乎想到了什麼,但卻欲言又止,羅契涅夫心裡很清楚

    「我的摯友,我不想出征在外還要為你擔心,聽說紅衣主教已經來到這個鎮了,你晚上就好好待在家裡,我要勸你一句,我們人生存在這世間上,最重要的無非是活下去與傳承,你必須顧慮到你的孩子與家人,必要時做出最明智的判斷......好自為之

    話畢,羅契涅夫便轉身離去,黑太子的父親見羅契涅夫身穿白底紅十字軍裝,代表他心意已決,兩人便揮手互道再見,不知道為何,黑太子父親胸口有股悶悶的感覺,他望著在橡樹下專心唸著書的黑太子,不想打擾他,便走近屋內...

    黑太子對於書本非常有興趣,他尤其喜愛聖路易屠龍記,小小的心靈,便對騎士充滿著無限的遐想,聖路易王爲了公理與正義殺害邪惡的惡龍,更是另黑太子傾心

    到傍晚,黑太子才走回家中,只見父親滿臉怒容的站在家門口,他大聲罵道

    「孩子。今天是羅契涅夫在,我才沒有處罰你,你也太過於食隨知味了,年紀那樣小就如此多心眼,下午應該是你要習武的時間,你竟敢偷懶,你在門口對著木人用正砍式兩百次,才能進來吃飯,別想偷懶,我監視著你,你招式一有不正確就必須重做!!

    黑太子忍住淚水,父親是個嚴格的人,還好今天羅契涅夫在,不然他一定招來一頓惡打...

    在窗戶內,父親站著看著窗外黑太子的練習,刁著跟煙斗仍擺著威嚴的神態,隨後,他才走近大廳,見到桌上擺著聖路易屠龍記
    ,竟奮而將之丟進火爐內,黑太子的母親趕緊上前阻止

    「請不要這樣做,這是孩子最喜歡看的書阿...」 黑太子的母親這樣的舉動極為反常,她從來不反抗丈夫的,父親見此舉動,賞了她一個耳光,更用力的將書給撕爛,扔進火爐裡,他大吼著

    「你們女人懂些什麼。我的兒子不需要你來溺愛,我的兒子我自己教!!這本是邪書,我不要我的兒子被洗腦!

    黑太子的母親倒在地上啜泣著,她緩緩說著

    「跟了你那麼多年。你作什麼事我都不管,但是他不只是你的孩子,也是我懷胎十月生出來的阿!!過去真的有那麼重要嗎?你難道就不能放下仇恨?爲我與孩子們想想,我們需要的是,不用心驚膽綻,常常搬家的日子,我們要安定的生活!

    「別說了。我自有打算..」說完,父親便套上披風,氣憤地奪門而出,黑太子隱約可以看到父親十分氣憤的出家門,但又不敢正眼瞧,也不敢停止練習,父親總是讓他懼怕的,這一次也是父親最後一次走出家門,他在也沒回來過...

    父親因為異端罪,被判處死刑,下達此命令的,便是紅衣主教亞歷山大聽說父親被抓到的時候,一付無所畏懼的樣子

    亞歷山大坐在審問廳內,望著黑太子的父親冷冷地說著

    「你....是黑龍教派的信徒是嗎?」

    「是又如何?」黑太子的父親打著赤膊,雙手被綑綁著,但是他連正眼都不願意瞧亞歷山大

    亞歷山大皺著眉頭,而身旁的華勒斯騷著頭說道

    「難道你對上火刑台那樣不在乎嗎?你要知道你死不能解決問題,你會連累你的家人一起受罰的!!我知道你是羅契涅夫隊長的好友,只要你現在宣誓願意改過自新,永遠效忠主,以及絕對支持三位一體聖義,我會讓審判長讓你回家....」

    華勒斯原先是要帶著軍隊前往羅明托西安會合,但是亞歷山大卻傳信要他先幫忙鎮壓宗教騷亂,因此帶兵護衛著亞歷山大來到此地,其實他是萬分不願意幹這種蠢事的,只見黑太子父親低頭不語

    亞歷山大見狀便拍桌道

    「華勒斯將軍替你求情都不領就是了,你們黑龍異端者都是這樣不重視自己生命的嗎?既然如此,你就應該受到最嚴格的處分,願主憐憫你!!帶走...

    黑太子父親便這樣被衛兵給帶出審判室,行刑的日期是後天,在市場,亞歷山大要藉此收殺雞儆猴之效

    「華勒斯,你就叫卡美林諾小隊長負責去這男人的家中,把他的妻小給抓來.....

    華勒斯面有難色的緩緩說著

    「已經夠了吧..主教尊下,饒過他家人吧

    「這你別管,他自己選擇要赴死的,不能怪我.....,我完全照教廷規定行事...

    此時小黑太子正在睡夢中,仍不知道已經有二十名騎兵團團包圍了這裡-他曾經溫暖的家...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7-7-30 12: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淚夜中

    「有必要這樣嗎?華勒斯將軍?他們只是婦孺........」卡美林諾這樣說著,華勒斯只是閉目無奈地說道

    「沒辦法,這是樞機主教亞歷山大下的命令,掃除異端本是我等的任務之一...叫你的人進去..

    卡美林諾便拔出劍吼道

    「你們,撞開門,把婦孺綑綁好在裡面等.......

    騎士們跳下馬,用木樁撞開了門,衝了進去.....

    小黑太子正在二樓臥室躺著,聽到了樓下的吵鬧聲,機警地叫喚著在隔壁床呼呼大睡的哈迪斯,但是怎樣都叫不起來,這時,門打開了,一個滿臉污垢的男人用極為凶惡的眼神看著他倆,小黑太子感覺真是十分不舒服,這男士兵的面容他永遠記在腦海裡,鷹勾鼻,丹鳳眼,也就是現在的威斯康提大公,當時,他只是一個小兵而已

    「你們兩個小鬼,識相點跟我下去吧.....

    威斯康提見哈迪斯仍在熟睡,便奮力用腳喘醒他,便把小黑太子與剛醒搞不清楚狀況的哈迪斯給脫下樓,只見母親已經被綑綁跪在地上,兩名長槍兵駕著她的脖子,隨後,小黑太子與小哈迪斯也被推倒在地,尖銳的槍頭對準他的脖子,令他難以燥動,此時,從門外,走進了一名穿著紅袍,挺著大肚子的男子,那便是紅衣主教亞歷山大,後面跟著一名小女孩,長得十分標誌可愛,她天真地跟著亞歷山大走,亞歷山大回頭便瞪著這女孩吼道

    「妳!滾出去外面等」

    小女孩笑著跳著走出大門,不知不覺與跪在地上的小黑太子對到了一眼,小黑太子趕緊又低下頭,現在的情況不是她倆這樣的年齡可以了解的,他倆無能為力只能乖乖受到宰制...

    亞歷山大打量著跪在地上的三人,便抬起他肥厚的雙頰笑著說


    「幫這名婦人鬆綁....」

    士兵行了禮,便將繩索給鬆開,只見兩名小孩的母親仍跪在地上,她眼框泛紅,快要哭出來了

    「女士,只要你供出你先生還有哪些同黨,他們這些異端夜晚都在哪邊活動,我會留你家三口自新的機會...

    母親只是搖搖頭道:

    「先生作什麼事,我都不曾過問,主教大人,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那沒辦法了.....願主憐憫你...把他們綑綁帶走....」

    就再這個時候,黑太子的母親突然站了起來,抽出腰際藏好的小刀,架住了亞歷山大的脖子,華勒斯與卡美林諾見狀便急忙勸道

    「快..放下刀,女士!!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7-7-29 06:2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淚夜下

    小黑太子的母親為了讓兩名幼子得已逃出,下了最痛苦的決定,他決定犧牲自我之生命,一個弱女子敢作出這樣忤逆的動作,令在場所有軍士皆十分驚訝,母親將小刀架在亞歷山大肥厚的脖子上,不斷地叫喚著

    「快帶你弟弟逃!走越遠越好!!」小黑太子本來不斷的猶豫,他實在不了解這些人為何要這樣汙辱母親,也不了解現在到底是何種情況,但是當母親,不斷地催促叫喊,黑太子只好忍著淚,抓住哈迪斯的手奮力弟向外跑,他拼命地跑,也不敢回頭看是不是有人追來

    黑太子的母親一向不了解丈夫在外的活動,但是當紅衣主教親自過來,她便了解了丈夫犯下大罪,異端罪,這罪是多麼的嚴重,禍是要全家一起扛的

    「我是一個正統的教會信徒對於丈夫的叛逆我無話可說但是為了我兩名幼子的性命我必須這樣做!你們是騎士吧...如果你們還有一丁點的騎士精神就不要威脅我倆小孩的命不然....我死也不會放過你們!!」

    此時,這偉大的女性終於感受到自己那卑微的生命已經結束,她低頭望著自己的胸口在滲血,越來越多,一瞬間,便撲通一聲倒落在地,她的眼睛仍沒有闔上,似乎仍注目著門外

    刺死她的是一名長槍兵,他叫威斯康提,此時仍是默默無名的小角色而已

    亞歷山大甩甩脖子,踹了黑太子母親屍體一下,便步出了小黑太子的家

    這個女人從年輕時就跟著黑太子的父親,極為傳統保守,不常出門,以盡相夫教子為其人生目標,走到生命的盡頭,卻吐露出無限的悲悽與無奈,因丈夫與孩子而作的犧牲,最後的籌碼竟是自我之生命.............

    「收隊!!」卡美林諾吹響著喇叭,待士兵都離開後,他才躍上馬,其內心中,竟出現了一絲罪惡感,這些人是異端,雖然如此,但是見到柔弱女人的生命,似乎是斷送在自己手中,他感覺他的手沾滿了血腥...........

    小黑太子與哈迪斯躲在家附近的樹叢內,由於黑夜以及兩人的身軀尚為弱小,因此沒有被發現,待士兵們離開後,他倆才躡手躡腳地跑回家,映入眼簾的是,母親冰冷的屍體,哈迪斯頓時倒在地上,不久便哇哇大哭起來,黑太子卻異常冷靜地摀住哈迪斯的嘴,示意要他忍住淚水,他步上樓,到父親房內,翻箱倒櫃,果然發現了一個木盒子

    這是在一個月前,黑太子與父親到城內與眾百姓迎接紅衣主教與十字軍進城時,父親對其說道

    「如果我有超過兩天沒回來或是突生變故帶媽媽與弟弟去投靠漢斯叔叔」

    一開始黑太子以為父親跟他在開玩笑,沒想到現在真的發生了,他顧不了什麼了,漢斯叔叔是父親的摯友,要走兩天才能到另一個村莊,所以現在必須動身!

    黑太子拉著哈迪斯,便開始趕路,他很想把母親給埋了,但這樣做實在太危險,只好棄置不理,他們不休息地跑阿跑,終於在後天的早上來到了漢斯叔叔的家...

    途中黑太子也發現各處都張貼著懸賞文告,只要抓到他們倆,可以得到五百金幣,這讓黑太子開始擔憂,漢斯叔叔會不會出賣他們,但是當漢斯叔叔接待他們展現出的那股真摯的情誼,令黑太子逐漸放鬆戒心,這陣子,他們兄弟倆便在漢斯叔叔家住了下來,黑太子直到一個月後的夜晚,當大夥熟睡時,才打開了隨身攜帶的木盒子,只見裡面有一封信,以及一片紋章,上面鑲著大大的紅十字,周圍則有四朵百合圖案

    黑太子開始讀起信中的內容...

    瀏覽過後,他恍然大悟,原來父親是在作那樣偉大的事,自我的宿命就是要接手父親的事業繼續幹下去,不斷地與教廷以及帝國政府奮戰下去,不到最後一刻絕不罷休,從今天開始,黑太子似乎找到了自我之人生目標........
    -----------------------------------------------------------------------------------------------
    每回想起父母慘死的悲劇,黑太子腦海裡就會不斷地映著亞歷山大,華勒斯,卡美林諾,威斯康提這些人的醜惡面容,他雖然有時會對自我的宿命感到不解,為何自己要為儼然快要滅絕的信仰,與已經消失的帝國奮戰,但是想到母親慘死的面容,他便已下定決心


    在大橡樹下,黑太子拔出了劍,他對著皎潔的明月發誓著

    「不只是家仇,也是國仇,我發誓也毀滅掉這個帝國自傲的一切,如有違背,我將引刀自盡!威斯康提 ,馬克西米連,卡美林諾,亞歷山大,聖馬可,羅倫佐,你們每一個人,都將受到永世的詛咒,每一個人的鮮血都將被此劍所吞噬,從毀滅之中創建
    出新秩序吧,創造出新時代吧!時機已經到了!!」

    黑太子終於決定下定決心,他要創造一個新世界,他要進行天下創世!!從燃燒的灰燼中構築新的秩序與力量!!這,就是黑暗騎士的最終目標!!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8-1-18 03:1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第六章  聖馬可的滅絕 (20篇)

    當黑太子喊起口號,無疑已經架構出了對於未來的規劃,除了原本的仇恨以外,黑太子希望這個世界能重新再生,他的摧毀是要讓這個世界能夠重新建構起新的秩序,他相信唯有使出最壞最惡的手段才能夠讓這世界重生

    帝國人民將永遠記得黑暗騎士與甘高人帶給他們的災難,縱然黑暗騎士看起來,是有其目標與理想,但是甘高人卻非如此,殺戮是他們的興趣,掠奪乃是他們的目的

    黑暗騎士成功之路仍困難重重,反動勢力已經悄悄地準備加以結合一同對抗這股新的衝擊

    帝國軍潰敗後,皇帝馬可西米連狼狽地逃回聖多尼西安,從此他在也不相信華勒斯所說的每一句話,威斯康提動向極為不明確,卡美林諾也開始為自我的利益作打算,珍娜想要與帝國軍重新結盟,對抗如豺狼般的黑暗騎士與甘高大軍,卻與克蕾婭意見相左,騎士團面臨分裂危機

    亞西優頓在羅明托西安失守後,在騎士團內地位受到動搖,卡雅想一舉殲滅他的勢力,傑夫卻有不同看法,伊力得也開始思考,自己是否應該要做自己應該做的事,但是這項舉動勢必會牽涉到其與亞提的關係

    教宗堅決反對與帝國軍結盟,但是沙蓮那的羅倫佐則有另外不同的想法,兩方關係日漸緊張,珍娜到底是應該幫助教宗,或是幫助羅倫佐?

    漢斯為了成就威斯康提的霸業,奮而不懈,但是卻有另外一種聲音逐漸出現,他與維珍妮之間的關係被大作文章,是否會影響其
    與威斯康提的關係,奈奈香又該如何自處?

    這是一個毀滅與新制度新體制交結,極為混亂的一個混沌時代,到底最終誰將勝出?

    是帝國北聯 抑或是聖馬可  還是黑暗騎士?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8-1-18 03:5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又準備開始動筆了  先將之前做的表po上

    人物特性列表


    天生美貌   珍娜  克蕾婭  亞提  奈香  維珍妮  露意絲

    雄武剛毅   傑夫  烏列斯  伊力得  贖罪

    陰柔唯美  克勞德  漢斯  亞西優頓 哈迪斯 嵐

    外貌不佳  威斯康提  米諾尚南特  菲尼

    殘暴遺傳  馬克西米連  珍娜  漢斯  克勞德

    弒殺成性  威斯康提   漢斯  克勞德  鳳  露易絲 珍娜

    優柔寡斷  卡美林諾   

    清心寡慾  克蕾婭  亞提  伊力得  卡美林諾

    頗好貪杯  烏列斯  傑夫  亞歷山大

    英明神武  華勒斯  威斯康提  漢斯  珍娜

    貪婪成性  威斯康提  羅倫佐  馬克西米連 亞歷山大  珍娜

    妻子美貌  威斯康提  馬克西米連  贖罪

    變態傾向  威斯康提  克勞德  亞歷山大  漢斯

    短視近利  馬克西米連  亞歷山大  

    眼光獨具  羅倫佐  威斯康提

    聖戰英雄  卡美林諾  傑夫  威斯康提

    秘密情婦  馬克西米連  威斯康提  羅倫佐

    節守貞操  克蕾婭   亞提

    陰狠奸詐  威斯康提  漢斯  克勞德  羅倫佐  奈香  亞歷山大

    床上雄風  傑夫  亞西優頓  威斯康提

    異端信仰  黑暗騎士

    信仰堅定  克蕾婭

    忠誠可議  贖罪  露亦絲  嵐

    追逐名利  卡雅  珍娜  漢斯

    妄自尊大  雅西優頓  漢斯


    待補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第一篇   抉擇





    當甘高人將帝國軍給擊敗的消息傳回了北聯軍總部之後,頗讓華勒斯感到汗顏,現在仍繼續在圍攻波士康西多,
    一旦撤圍北歸,一切都將前功盡棄,但是這只是最粗淺的問題而已,因為他心中十分了解,威斯康堤的心不是肉
    做的,威斯康堤隨時都會見風轉舵...當初他口口聲聲向教宗輸誠,卻加入北聯軍,難保現在他不會反悔,但是事
    情的經過卻讓華勒斯出乎意料,那天,他召集了威斯康堤等將開會的時候,威斯康堤竟然主動提出要帶自己的軍
    隊援助國王


    「現在甘高人在北方勢力尚大,我軍雖然未必能戰勝甘高軍,但至少可以先把被圍困的皇帝給救出來,這是沒有
    問題的!」威斯康堤信誓旦旦的這樣講,華勒斯卻越來越擔心了

    威斯康堤到底想怎麼樣,華勒斯實在想不明白,但是現在的情勢,已經由不得他進行長久的思考了,他便准許威
    斯康堤的離去,其餘軍隊繼續圍城,威斯康提自己的軍隊轉入尚提堡,然後就不在行動了,而且他還扣留了華勒
    斯派遣的監軍,華勒斯只能有一個選擇,一是撤退返回聖多尼西安,順便監看威斯康堤的動向,有必要則要為帝
    國剷除叛亂,二是繼續攻擊,將聖馬可徹底擊退,但是當他接到一個訊息的時候,此時他的思緒已經完全混亂了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8-2-4 06:0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21 , Processed in 2.943661 second(s), 21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