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天下創世

【長篇小說】 黑暗騎士風雲 徵求評文

[複製連結] 檢視: 9703|回覆: 45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第三篇    騎士的衝鋒


    隔天上午九時,聖馬可騎士團連同莎蓮娜支援的雇傭十字弓手到達了賽佛耶平原,統帥克蕾婭便按照老規矩先下令十字弓手進行射擊,這群十字弓手大約有兩千多人,他們也穿戴著皮甲等輕裝,頭頂上戴著圓筒黃色羽毛冒,十字弓隊分作兩列,前排跪姿,後排站姿,他們可以很快速地填裝弓箭射擊,十字弓隊對著前方發射數以千計的弓箭,但是前方似乎一點動靜也沒有,僱傭隊長便望著克蕾婭,克蕾婭便叫他停止射擊,十字弓隊撤出道路,而舉著標槍,穿著著光亮鎖甲與圓形頭盔的騎士一湧而上,填補了十字弓隊的位置,這隊騎士被稱之為前鋒騎隊,他們在裝甲上不比板甲騎士優秀,而且馬匹也只是覆蓋黃布,並無包副戰甲,但是因為移動迅速敏捷,而大都屬於第一擊衝鋒所為運用

    統帥克蕾婭認為有些古怪,剛剛試射的結果發現帝國軍陣地似乎還在更後面,該不該貿然前進呢?正當他在猶豫之時,一群十分年輕的貴族武士駕著馬來到克蕾婭面前,這群年輕貴族是率領著前鋒騎士的將軍,在聖馬可地位不會很高,但是他們皆十分自傲,因為自己擁有優良的貴族血統,假以時日建功力業便可以提供自我的地位,也由於這樣,他們非常地在意立功機會,現在紛紛來找克蕾婭,就是為了爭誰要當前鋒,這令克蕾婭十分苦惱

    原先他是屬意伊力得,所以昨晚珍娜的憤怒令他擔憂伊立得今日的狀況,伊力得是個隨性的人,就克蕾婭所知,他不會流於凡俗,也不會刻意要求自己立功的機會,也是因為這樣令克蕾婭十分煩憂,這群人裡頭沒有見到伊力得的蹤跡,如果伊力得不自我爭取,克蕾婭話也很難說出口,因為這群年輕貴族跟伊力得差不多歲數,卻過於自恃其高而瞧不起伊力得,雖然同樣都有貴族血統,但是伊力得雖有其名,卻遭受同僚排擠,因為在這些人眼裡,伊力得沒有封地,算是次等貴族,也就是落魄貴族後裔

    如果克蕾婭幫伊力得,便難以服眾,克蕾婭便只好看看這群貴族中,有誰適合擔此重任,結果望來望去,便勉强挑中一人,此人是莎蓮娜的貴族後裔,姓作費得里高,雖然思考有欠周詳,而且過於莽撞,酗酒,不過今天他的情況似乎還不錯,沒有宿醉,應可升任此任務,於是費得里高便領著他的部隊,向前出發,其他貴族則尾隨其後,這群貴族騎士跟下屬的配備便差很多,像費德里高穿戴著白亮的板甲,上頭還雕飾著許多跳耀的獅子,用以證明其為莎蓮娜出身,他的馬匹穿戴著鎖甲,另外頭盔也有滑蓋,也鑲滿著花紋,算是十分華麗的造型

    其他貴族雖然沒有多說什麼,但是心中仍很氣費德里高,他們都自認自己的能力比別人都好,不過仍遵守命令,讓費德里高作先鋒,費德里高命令騎士排列成V字型,他抽出十字闊劍,高喊著衝鋒!數不清的馬蹄便踐踏著沙地,黃沙飛揚著,騎士們將手軸貼緊長槍已作固定,槍口對準前方向前衝鋒,其他貴族見到費德里高行動,便也趕緊跟上

    費德里高的部隊跨越過三道壕溝,使速度減輕許多,但是他絲毫不在意,反而咒罵著帝國軍陰險,他十分自信地拉起馬疆繼續前進,事實上這三米高的壕溝確實減輕了騎士的衝鋒力,雖然他們不會跌進去,但是跳過來卻很費時,當費德里高好不容易穿越了壕溝,便重整自己部隊的隊形,他一眼望去,只見到前方只有一小隊一小隊的火槍手,而諾大的紅十字星旗幟飄揚著,費德里高便有些起疑,前方應該會有一萬八千名帝國軍,由於黃沙飄揚看得不是很清楚,數量似乎十分稀少,他一方面擔心有鬼,二方面又有令他更為煩憂的事,現在舉足不前只會讓後面其他部隊趕上,到時候前鋒功勞會被搶走,於是他便高舉著劍,下令出擊,這正中了華勒斯的下懷!!


    當騎士向火槍兵襲來之時,卻沒有考慮到自己的安危,帝國火槍隊在隊長的下令下發射彈丸,命中了不少騎士,這些騎士由於中彈而落馬,但是費德里高已經沒有辦法管了,他繼續向前衝鋒,就在這個時後,趴在沙地中的帝國長槍隊,聽到號角聲,便猛然站起,費德里高一驚,糟糕!中伏了,卻以全然來不及

    長槍隊分作四排,每隻士兵都雙手握緊著8M長槍,宛如劍林一般出現在騎士面前,他們聽著指揮官號角的節奏,一步一步地慢慢向前推進,他們不往騎士的胸甲刺擊,而是往戰馬刺去,馬匹見到充斥著利刃的槍陣,皆畏縮不前,不管怎麼用馬鞭打就是不聽話,騎士的長槍比長槍隊的長槍短,費德里高便下令丟下長槍,拔出劍揮砍,可惜效果不大,只見費德里高不管怎麼吶喊,嘶吼,隊形已經亂成一團,於是長槍隊隊長便穿起了兩聲號角,是要掃敵的意思,那些倒在地上的騎士,全部被用繩子綑綁起來,拖走,試圖反抗的則被長槍猛力地刺近喉嚨內,當場氣絕,事實上騎士們盔甲就算是鎖子甲,也實在太沉重,倒下就要很大的力氣才能戰起,更不用說那些被馬匹壓到脊椎斷裂的,救不活只能等著長槍兵的制裁,而仍騎在馬上的開始向後逃竄,費德里高不願意逃,他仍繼續試圖要多殺幾個長槍兵,只見一個繩索飛過來套住了他的脖子,他連劍都丟了,伸手要掙脫卻無法,終於重心不穩摔了下來,被五名長槍隊拖著走,差點要把他給勒死

    長槍隊打出漂亮的第一勝,費德里高的騎士們愧不成軍,尤其是費德里高被捕抓後便向後逃竄,而其他貴族不但沒有想要替戰友復仇,反而幸災樂禍,他們根本不管規定的戰鬥序列,因為前鋒身亡,每個貴族都想做新前鋒,每隻部隊都爭先恐後的向前衝鋒,一團混亂,結果也可想而知,這是聖馬可的挫敗,缺乏強而有力的指揮,軍力大卻十分鬆散,導致前鋒軍全面潰敗,帝國軍只有稍微損傷而已,8M長槍陣的威力雖然成功推展,但是這只是第一波而已,他們有沒有辦法挺住第二波攻擊呢?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7-7-16 08:4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第四篇      赤裸羞辱


    應該不能說是貪婪,而應說這一直是戰場規矩,貴族們在戰鬥時不太會至對方於死地,戰爭事實上便是一場金錢遊戲,只要能俘虜到敵方貴族,就可以獲得一筆可觀的贖金,不無小補,對於擁有古老歷史的騎士團,由貴族為主體的武力,這場戰役正是許多騎士發一筆橫財的好地點,但是他們想都沒有想到,帝國軍全是由毫無價值的農民所組成....

    當前鋒軍力潰散後,在後方的大本營仍不知情,而克蕾婭眼見前鋒軍遲遲未歸,也沒有想到可能已經潰敗,因為就算有損傷,騎士也不可能全部被消滅,這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因此克蕾婭決定出動第二波的攻勢,他便把卡雅.黑狄爾召來,要他趕緊準備他的部隊出發


    以貴族的資歷與輩分,卡雅統軍不會有什麼問題,況且自己的騎士們跟前鋒軍有很大的不同,卡雅的騎士都是正統騎士世家出身,裝備優良,一個真正的正統騎士,他們都穿著著精良的鎧甲,不旦內部有鍊甲保護,外部都是間硬無比的板甲,每一名騎士都會將大盾扛在左手,而右手則是持著馬刺,更重要的是,這些騎士們盔甲樣式花樣繁多,頗為雜亂,因為騎士全部的裝備,都是由自己所帶來的,騎士團從不提供盔甲,大部分子女都會繼承父親的盾牌,盾牌上雕著各氏各樣的圖騰,有代表著家徽傳承的意涵

    馬刺是正統騎士的主要武器,這厚實沉重的東西不適合難來揮砍,穿刺是唯一目的,由於過重,因此騎士胳膊會壓注馬刺已作固定,還沒有聽過能夠拿長劍把馬刺砍斷的例子,可見這武器的堅韌,這支貴族大軍,擁有高貴的騎士潔操與當仁不讓的勇氣,他們對於信仰有無限的堅持,雖然是如此,但是他們普遍都幻想著希望能多帶一些俘虜,這樣可以賺一筆豐厚的贖金

    當卡雅下令出擊,騎士們便一擁而上,往帝國軍勢進發,她將大軍分作五隊,要其他四隊先衝破帝國軍的四個陣地,在清理亂了陣腳的殘兵,打著這種如意算盤,越過三道壕溝信心滿滿的騎士們,卻被眼前的景象的嚇到了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群群步兵,高舉著長槍,這些在他們眼裡低等的長槍兵,穿著低劣的鏈甲,簡直不堪一擊,但是奇怪的是,在他們面前充斥著前鋒軍遍地的屍體,以及許多倒在地上哀嚎的馬匹,前鋒軍竟然被打敗,這真是想都想不到阿,卡雅也見到這種情形,便叫喊著大家不要驚慌,列隊準備衝鋒,只見長槍兵第一列蹲了下來,他們將長槍的插在土裡,第二列則半蹲著,呈現一個類似弧形的槍陣,卡雅認為戰馬都有穿戴鏈甲,不怕他們出什麼怪招,便拔出配件下令四支分隊向前衝鋒

    帝國軍長槍兵雖然擺好著槍陣等待,但內心仍不時驚恐,惡狠狠的騎士們往他們這裡襲來這樣的景象很讓人畏懼,而華勒斯就是要士兵們充滿這樣的畏懼感,因為只有這樣,他們便不敢亂動,拼死都要守住陣線,這都是靠之前的訓練有成,也就是團結的重要性,一隻長槍兵就算拿著8.0m的長槍對騎士來說根本不足為據,但是集結多數軍力組成像刺猬一般的防禦槍陣,就給這些向惡狼一般襲來的騎士一點顏色歷害吧

    騎士們持著馬刺衝過來,果真失敗,他們都被成排的長槍給穿了過去,如果是一般長槍兵奮力穿刺根本無法穿透板甲,完全是因為騎士們高速的衝鋒力道造成,只見每個想要穿越槍陣的騎士都失敗,不然就是跌下馬,在兇猛的馬匹也不願意去做這種自殺的行為,而就在此時從槍陣後方一群揮舞著流星捶的散兵,奔向騎士的側翼,將帶刺的捶子在空中揮舞好幾圈,往騎士胸膛擊去,騎士便瞬間倒下馬來,也有一些散兵舉著手槍往騎士的喉嚨射擊,只不過效果不是很大,這些都是由罪犯所組成,號稱敢死隊,用於擾亂騎士陣列,似乎有一些功效,卡雅見戰況不力,眼前的騎士們太過於勇敢,一一成為被宰割的羔羊,自覺這樣下去一定會崩潰,不知該如何是好,這時,她發現最右方的陣地有很大的空隙,假如能從這條空隙突入,從敵後突襲,可以使陣列崩潰,於是他下定決心,她命令停止衝鋒,集結剩餘的騎士往這條空隙衝過去,騎士們一窩蜂地進入了這條狹小的空隙,但疑惑的是,長槍隊沒有打算追擊的意思,不過她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騎士們往山崖邊衝去卻有名騎士滑倒仔細一看才發現,地上充斥著燃油,卡雅大驚道


    「全軍快後退!!」煞娜之間,天際出現漫天火箭,騎士們轉眼間就陷身於火海之中,奈奈香的弓箭隊在懸崖上射擊,四面八方都有彈丸射來,卡雅黑狄爾奮勇衝出火海,卻發現後頭只剩下三名騎士,其他人還受困之中,正準備要進去救援的時候,只見長槍隊往他這邊襲來,帶頭的,便是威斯康提


    「真是一場人間煉獄阿!!身為指揮官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軍士被烈焰吞噬,是不是很無奈呢?哇哈哈哈哈」威斯康提仰天狂笑

    卡雅看不到,火勢越來越兇猛,但他能聽見漫天的呻吟,吶喊聲!,想到這裡,既懊悔又惱怒,她丟棄了她的馬刺與盾,揮舞著長劍,往威斯康提的方向襲來,只見威斯康提比了個手勢,成千上萬個繩索從天而降,卡雅雖然揮劍砍斷,但仍砍不勝砍,隨後稍不注意,一條繩索套住她的脖子,將她從馬上拉下來,長槍兵便一湧而上,架住了她的脖子


    威斯康提搖擺著自己那醜陋的身軀,展現出海怪般恐怖的笑容,他躍下馬,在卡雅面前繞來繞去,蹲下來望著卡雅說著
    「卡雅黑狄爾......賤貨中的賤貨,就算被捕獲而一附毫不在乎的樣子,真的是太凜然了..

    卡雅擺出無所畏懼的模樣,她谇了一口口水,威斯康提便露出猙獰的笑容,他對著身旁的副官問道

    「將俘虜全部帶上來!!」 副官行禮過後,便將成排的騎士在軍士的護送下壓到卡雅面前,大約有三十人,都是卡雅底下的分隊長,軍士們粗魯地拿著鐵鎚便往這些騎士的膝蓋用力敲下,力道之大令每個人都跪了下來,這些分隊長連看都不敢看卡雅一眼,他們十分羞愧,但卡雅何嘗不是如此?怎麼會想到自己會淪落到威斯康提手中?

    威斯康提便拿起小刀,他吼道

    「卡雅!!,我要讓你親眼看著你的將官死掉!把他們給我用最殘酷的手段給殺了!!」


    只見軍士們先將一名騎士給拉起來,然後用巨鐵鎚狠狠地往他脊椎敲下,當場身體便成爛泥一般,他的下半身已經癱瘓,口吐白沫地倒在地上,隨後:卡雅對這場經歷皆歷歷在目,就算他猛閉雙眼,威斯康提還是把他眼瞼給強迫睜開,要他看著自己的軍士死

    鐵鎚直接敲碎了騎士的腦袋,白色的腦漿混雜著破碎的頭骨流了出來,臉已扭曲不成人形,也有士兵將一些騎士的陽具給切了,塞在他嘴巴裡,然後將採下的血淋淋睪丸扔向被綑綁跪在地上的卡雅,威斯康提還在旁邊叫好道


    「美女!要不要吃阿...很補的喔!哈哈哈哈!繼續..」

    這場殘酷的行刑表演完全是為了要讓威斯康提開心,士兵們用盡非人的手段,像是斬斷騎士的四肢與陽具,將腸子給勾出來,還拉在卡雅身上繞成一圈,卡雅皆只能忍耐,她心中已是十分懊悔,沒想到威斯康提竟然走向她面前,先是甩她兩片耳光,然後便叫士兵們踢她踹她,此時威斯康提似乎又想到一個新招


    「把她盔甲脫掉,衣服脫掉,我要她當我們帝國軍的盾牌,嘿嘿嘿!!哈哈哈哈哈!!」

    士兵們粗暴著將她的板甲給拔下來,衣服也扯爛,用力地擠揉她的胸部,就只差沒有強姦她而已....

    卡雅便這樣受盡污辱,她裸著身子,後面還有著士兵看著她,她的雙手被戴上手鐐,如果她不前進,士兵就會用鞭子抽她,她便跟著威斯康提的軍隊移防,沿途只見不斷有散兵在刺死地上哀嚎的騎士,不然就是搜括他們身上的鎧甲武器,在殺死,卡雅對這地獄般的景象,實在是不忍再去想,沿途中曾經想過要咬舌自盡,但是威斯康提早就想過這一點,便將她嘴巴塞滿了布巾,現在她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7-7-17 11:12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練功狂人  兒童不宜(苦笑  發表於 07-7-17 18:3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風神  終於~   發表於 07-7-17 14:22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Lorder  果然是空架歷史...總之這篇兒童不宜= ="  發表於 07-7-17 12:55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7-7-17 06:3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第五篇  金馬刺大軍


    兩波騎士的衝鋒皆告失敗,超過半數遭到俘虜,令一半則都死於槍陣之下,騎士的黃昏儼然逐漸成形,觀察這兩波衝鋒的特點就是舊時代保守騎士過於小看新軍事戰術,又被僵化的騎士精神所束縛,真正聰明的指揮官一見到此種情形,便會下令軍隊撤退,結果卻不是這樣,騎士們妄想可以突破陣線,進行一次又一次的衝鋒,最終都在槍陣前倒下

    卡雅試圖繞道逆襲慘遭埋伏,現在她被威斯康提綁在十字架上,威斯康提這樣做就是要看看,克蕾婭會怎樣應對這樣的局面,事實上華勒斯對於威斯康提隨意處決俘虜十分不滿,又對於污辱卡雅的行為感到痛心,但是目前也只能忍氣吞聲
    因為戰爭還沒結束,帝國軍按照之前所設的計畫,離開了陣地,行軍到三道壕溝之前,與騎士團本隊距離十分接近,華勒斯與威斯康提以及卡美林諾等將軍將俘虜像串珠子一樣用繩索相連,讓他們跪在長槍隊之前,充作盾牌...

    騎士團目前士氣十分低落,當聽到前方軍勢潰敗的消息,克蕾婭只是不斷地安撫著軍士們,現在假如再繼續攻擊,只會讓損害更加嚴重,但是裹足不前待在這裡卻也不是辦法

    傑夫對於卡雅被俘虜,軍勢潰敗的消息一開始難以置信,逐漸平復自我的情緒之後,便向克蕾婭建言,認為應當要發動最後一波的攻勢,將卡雅與其他戰俘救出來,克蕾婭認為帝國軍應該不會隨意處決戰俘,而且至今孤兒軍還從未失敗過,戰力也是非常強盛的,於是便決定進行最後的衝刺

    所謂的孤兒軍是由哈亭之役死去的子弟所組成,伊力得也是最近才編入其中,由於沒有家庭的束縛,作戰起來以勇猛出名,他們雖也穿戴著最精良的板甲,但是不同的是這板甲是用最新的冶鐵技術打造,不但十分輕盈,也夠堅固,所以孤兒軍不只善於衝鋒,也善於下馬步行作戰,揮舞長劍攻擊敵人是家常便飯的事,而他們的馬刺,尖端是用純金打造,所以當時人們都稱之為金馬刺騎士


    傑夫領軍站在最前頭,他要求軍士們一部分的騎士下馬作戰,緩緩地向帝國軍進發,步行騎士排列緊密隊形,朝長槍兵陣前進,卻看見自己的弟兄跪在長槍隊的面前,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傑夫十分無奈地下令,盡量救出便是,步行
    騎士便一湧而上,拼命地斬斷綑綁戰俘的繩索,讓同胞們可以逃跑,但還是有不少戰俘在亂兵之中被刺死,長槍隊不斷地試圖要往騎士的要害刺去,但是這些身經百戰的騎士動作敏捷,他們揮起長劍將長槍給砍成兩段,然後向發瘋似地見人就砍殺,那批砍的力道將防禦性差的長槍兵給砍成兩半,騎士們熟稔的動作令槍隊難以抵擋,不久防線就逐漸潰散,陷入了短兵相接的白刃戰,重裝步行騎士不怕長槍會刺死他們,他們輕易地一個個了結長槍隊的命,這是因為同樣是步軍對上步軍,相比的就是劍術與防衛,騎士們可以用厚實的盾牌抵擋長槍的刺擊,揮劍砍斷長矛,失去武器的長槍兵就只能任其宰割,傑夫趁勢率領著馬上騎士,往中央槍陣襲去,只見一名騎士大吼道: 讓開讓開,從長槍兵陣前衝了出來

    「我是華勒斯統帥之子佛雷多,我來會會你!!」

    傑夫望著佛雷多,又發現在其身後有著木製十字架,上面綁著的,是已昏去的卡雅,傑夫發出了漫天怒吼,他舉著金馬刺向佛雷多襲來,佛雷多也是一樣,兩具馬刺交會發出鏗一聲,結果佛雷多的馬刺斷成碎片,佛雷多仍不放棄,拔出了長劍,傑夫索性丟下金馬刺,也拔出了闊劍,兩人又駕著馬,衝向彼此,就在一瞬間,傑夫從馬背上跳了起來,高舉著手臂,一劍斬斷了佛雷多的脖子,只見佛雷多的劍掉落在地上,已是身首異處...



    「統帥之子死了!!」長槍兵也看不清楚當時的景象,傑夫的動作過於迅速,就好像一瞬間,佛雷多的頭顱自己掉下來一般,他們嚇的發抖,便拋棄手中的長槍,拼命向後逃,傑夫也不打算追,他躍上了十字架,將綁住卡雅的繩索斬斷,抱起卡雅躍回馬上,便高喊著:

    「把指揮官送回陣地!!」

    一名騎士將自己的披風給脫掉,蓋著裸身沒有意識的卡雅,送他返回本營,傑夫便再度舉起長劍拼命的揮砍,由於這强而有力的攻勢使帝國軍開始向後撤退,聖馬可終於板回了一城!!


    伊力得也在戰場上表現出他的勇猛,雖然作戰下來身上多處刀傷,仍然砍殺了許多敵人,正當他的部隊要繼續進擊之時,卻看見了卡美林諾的身影,他便下令停止進攻,單騎衝向卡美林諾,卡美林諾發現是伊力得,也嚇了一大跳,他也叫自己的軍隊停止攻擊,望著伊力得說著:


    「孩子....好久不見...」伊力得點點頭,便跳下馬,跪了下來

    「男爵,您怎麼會在這裡,我們正打算要去敦霍爾德救您出來..

    卡美林諾聽到這句話便發怒了,這是他第一次對伊力得生氣


    「你怎麼也像傻瓜一樣被騙!!你怎麼能甘願成為教宗的鷹犬!!」

    伊力得這才發現,自己的懷疑是對的,他便慷慨激昂地說道

    「那男爵...我們現在一起回去,我會盡我之力保護您的安全,我相信珍娜會幫您向教宗閣下求情..」

    但是卡美林諾似乎不太領情,他拉起馬疆準備要離開,臨走前說著

    「如果你感念我對你的恩德,就不要讓我以這種方式與你碰面!!」

    話畢,卡美林諾便領著軍隊向後撤退,留下了一臉茫然的伊力得,他現在發覺,自己已無所是從,而正當金馬刺大軍打退進擊的帝國軍之時,卻聽到後方遭襲的傳聞,傑夫也面臨兩難的窘境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7-7-17 06:3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5   檢視全部評分
    索爾  沒想到才一回來,就已經更新這麼多啦!? 繼續加油喔~ ...  發表於 07-7-18 15:27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練功狂人  小伊陷入天人交戰  發表於 07-7-17 18:36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第六篇   崩潰危機

    傑夫聽聞匯報時,只大略得知大本營遭到襲擊,不免令人擔心,因為剩餘的兵力,大都是見習騎士與僕從,不堪一擊,但是帝國軍愧逃,如果不把握這一良好時機追擊,就沒有勝利的希望了,傑夫下了很沉重的決定,他命令停止追擊,全軍折返


    見習騎士是聖馬可的希望,這些年輕人將來都要補充聖馬可的戰力,如果為了一次戰役而犧牲他們,那等於是拔除了聖馬可的根,況且戰事已經到這步田地,聖馬可已經損失慘重,超過四千人戰死,兩千人遭到俘虜,有些甚至已被處決,現在追求勝利
    也無繼於事,必須趕緊挽救現在的頹勢才行

    之所以會那樣注重見習騎士在於,這是騎士體制傳承非常重要的一環,貴族子弟想要成為騎士,必須接受嚴格的訓練與教育,他們通常都是從僕從幹起,幫訓練他的騎士拿盾牌,在戰場上學習戰技,騎士體制也因為不斷地注入新血而川流不息,傑夫身為騎士長,必須為聖馬可的未來作打算

    他命令騎士們騎上馬,將沉重的金馬刺給扔棄,趕緊奔回本陣救援,卻引來許多騎士們的不悅,他們不願意丟棄代表自我榮耀的金馬刺,傑夫怎摩勸也勸不聽,只好由他們的意,解決這件事後騎士才十分迅速地整隊出發,當第一線的騎士能夠望見本陣的情況時,只見本陣已是亂成一團,數量眾多的敵軍騎士揮舞著長劍衝破了防禦陣列,他們絲毫不留情地揮砍著已經嚇的面目蒼白的見習騎士們,天曉得這隊是從哪兒冒出來的,這群騎士只是穿著著輕型胸甲,服飾也五花八門,絲毫沒有統一款式,就馬種來看,是體質瘦弱的北方馬,不過這支雜牌軍對付毫無作戰經驗的見習騎士似乎挫挫有餘

    領頭的是一名年輕人,他的鎧甲雪白炫目,胸前則鑲著代表威斯康提家族雙頭鷹的紋章,此人便是漢斯,揮砍時金色的長髮隨風飄逸,他面露兇光地駕著馬橫行無阻,直往克雷婭的方向襲來,漢斯奮力地往克蕾婭的背部揮砍,卻被敏捷的克蕾婭轉身舉起長盾給抵擋,漢斯的長劍掉落在地,但是他沒有遲疑在抽出繫在腰帶上的另一把長劍,嘶吼著:



    「束手就擒!!」克蕾婭也從長盾中抽出一把闊劍,準備迎擊,漢斯便再度伸手要來個橫劈砍,卻又被長盾給擋下來


    「哼..鋼盾...」漢斯這時才發現,而煞娜間,克蕾婭趁著漢斯的防禦漏洞,往他的胸口要害刺去,漢斯一回身,趕緊將身子往後退,卻不慎落下馬來,他毫不遲疑地站起,再度舉起長劍作出攻擊的態勢,他發現克蕾婭的長盾足以遮掩全身,很難有地方
    下手,就再一眼掃過之時,他發現了足裸似乎有空隙,便先彎曲手臂持著長劍,作出要朝上半身刺擊的姿勢,克雷婭便將長盾舉起,漢斯抓到了這節奏感,突然側身胳臂朝下,準備猛力的往克蕾婭的腳裸刺去,克蕾婭趕緊移開大腿,使漢斯攻擊不成,但也因這舉動使重心不穩,克蕾婭也摔在地上

    兩人將持著一段時間,克雷婭左手舉著盾,右手臂彎曲將闊劍橫擺在鋼盾上,雙方都不知道對方將有何動作,就在此時,一隻鏢槍往漢斯面前襲來,他從容不迫地轉身,只見一名騎士怒馬奔騰般地往漢斯這裡衝過來,高舉著長劍便是一陣猛批砍,漢斯只能舉劍防禦,但是這力道之大,竟然使漢斯的長劍碎裂


    漢斯身旁原本頗具優勢的騎士們開始往後撤,因為聖馬可援軍已來到,漢斯只是哼了一聲說道

    「有幫手啦!克蕾婭....」該名騎士身材壯碩,他便是傑夫,他舉起長劍,怒視著漢斯吼道

    「小鬼!!還不快滾.....」

    就在此時,天空中突然間咻一聲,出現了一道細長的紅色煙霧,漢斯瞪視著兩人笑著


    「該要滾的是你們,帝國軍總攻擊了,趕快狼狽地撤退吧....

    話畢,他便躍上馬,頭也不回地便帶著他的騎兵隊離開了,傑夫在漢斯還沒走遠,便急忙對克蕾婭說道

    「指揮官!快下令撤退吧......」

    克蕾婭便緩緩點點頭,他已經茫然不知該怎麼辦,他的自信完全崩潰,也不知道該如何向珍娜交代了,許多英武騎士的生命,都在這場戰役中..殞落..

    賽佛耶已近傍晚,平原上遍地屍體,死狀悽慘,有頭沒了,也有四肢被砍斷的,他們都沒有闔眼,眼神中訴說著無奈,刺鼻般的濕臭隨著悶熱的天氣散發開來,卡美林諾與威斯康提漫步於戰場上,這種氣味,雖然難聞,但也見怪不怪了,癱瘓的馬匹發出無力地嘶吼,大概在過一段時間就會氣絕,威斯康提望著血紅般即將墜落地平線的殘陽,他突然舉劍高吼道

    「騎士的黃昏!!降臨了!!」威斯康提是用盡全身之力就算喉嚨破掉也無所謂的巨大音量嘶吼,隨後各地都出現歡呼聲,帝國軍士將超過八千把遭丟棄的金馬刺收集起來,要分發給有功的軍士,騎士們丟棄了引以為傲的馬刺,騎士再也不是令人聞風散膽的無敵戰士,步兵已經有能力可以擊敗騎士,這場戰役,還只是開端而已...

    華勒斯沒有出來巡視戰場,卡美林諾說他一直待在敦霍爾德,他打算凱旋式在一起出現,威斯康提心裡知道爲什麼,因為他的獨子戰死,當時華勒斯仍十分冷靜,一滴淚都沒掉出來..

    觀察金馬刺之役,騎士大軍的潰敗,這也標誌著舊時代,舊體制的一譎不振,聖馬可在體制上雖有統馭者之名,卻無統馭者之實
    ,貴族的驕傲保守,不知變通的作戰方式,不受節制與控制一昧的自行其事,不論是費德里高,卡雅,傑夫帶領的騎士,雖然驍勇善戰,只不過是一盤散沙而已,這才是聖馬可真正失敗的原因,而金馬刺之役對於北聯南聯都有極大的影響力,藉由戰爭勝負所造成政治上的衝擊,才正要開始,一切都只是開端而已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7-7-20 06:28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風神    發表於 07-7-18 17:28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第五章  黃禍


    這是沙蓮那近東商旅所傳回來的消息,從東方世界的盡頭一路搶殺擄掠,陷城必屠的甘高大軍,他們的領導人殘暴者跛豪決定要發動一波新的西征行動,數以萬計的鐵騎聽說已經摧毀了哈亭要塞,屠城三日,阿雷波,屠城六日,傑洛尼則是獻城投降,因此
    逃過被屠殺的命運,這一連串的衝擊,對聖多尼西安人應該是無關痛癢的


    但是不知道誰跟那名可汗扯到莎蓮那充滿著黃金,於是跛豪便決定向西繼續進攻,可汗說要給聖多尼西安人帶來一點異國情調,如果他們還有命接受的話....

    甘高大軍聽說已經再度出發,兵勢已經到達了羅明托西安附近.....

    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將毀掉帝國北聯,給聖馬可喘息的空間?抑或是兩方都同樣會被毀滅?而黑暗騎士的計畫會被干擾嗎?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7-7-20 06:2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第一篇  黃禍來臨


    漢斯與奈奈香接受了威斯康提的命令前往羅明托西安充作援軍,事實上華勒斯下這決定是十分無奈的,他在三請皇帝馬克西米連不要燥動,圍住就好,因為他深知羅明托西安港假如不能封鎖莎蓮那的海上補給線,根本不可能攻下,他只希望防堵亞西優頓試圖要急襲聖多尼西安這舉動而已,但是皇帝不聽勸,竟然進行超過十次的攻城,結果讓帝國軍損傷了超過千人,現在又要求增援,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但是君命不能不聽,原本他是希望威斯康提能去,但是威斯康提只是說著要把建功立業的機會交給年輕人,但話裡話都聽的出來威斯康提不想倘這渾水,叫兩個養子去湊湊數便可,真正建功立業的仍是威斯康提,漢斯跟奈奈香祇是他的工具而已

    漢斯雖然了解這真正的意義,但是他心中仍是十分雀躍,因為自己總算洗刷恥辱,將克蕾婭擊敗,因此一路上跟奈奈香有說有笑
    ,好不開心,他們聊到了騎士們狼狽的樣子,就覺得很爽,漢斯雖然自認自己也是騎士,但是總是有一種忌妒感,聖馬可騎士看起來比較正統,所以能夠打敗聖馬可,讓漢斯對於自我的價值開始充滿自信,他才是正統騎士,最強的騎士


    「華勒斯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心臟阿!兒子死了連叫都沒叫一聲....真是狠心的人阿..」

    「或許..吧」漢斯隨意敷衍奈奈香,因為他感覺有些疲累,眼神越來越恍惚,視線越來越模糊,眼前明明空無一物,卻在煞挪間,他大吼著

    「你怎麼又出現,黑衣人....」奈香被漢斯這舉動著實嚇了一跳,因為眼前根本半個人影都沒有,他便搖著漢斯,問道

    「你還好吧,是不是太累了...」漢斯奮力甩開奈奈香的手,他拿起布巾擦著額頭上的汗珠,又舉起水壺咕嚕咕嚕灌了好幾口水,他不斷地喘氣,過一段時間才平復下來

    「最近,我常常見到幻象,有一個黑衣人不斷地糾纏我,第一次是在敦霍爾德,又有好幾次..他...

    「你阿,是太累了,威斯康提叫你去挖壕溝,結果你還真的親自下去挖,這種苦勞交給小兵做不就得了

    漢斯只是搖搖頭道

    「帶軍要帶心,我甘之如飴,軍官親自下去動手,士兵會做的更賣力.....

    漢斯窺探著奈香那充滿愛憐的眼神,不知道為什麼趕緊轉頭不想再看,沒錯,她把自己當弟弟一樣照顧,但是他已經不是以前無助的孩子,他現在是一名強大的騎士,所以他越來越不喜歡接受奈香對他的關懷

    但是他卻仍喜歡跟奈奈香在一起,這世界只有奈香與嵐和他最親,而奈奈香更是和他一起受苦受難才有今天,他時常深怕,自己睜來的一切都會在一瞬間消失,因為威斯康提這男的,是一個喜怒無常的人,雖然漢斯對他十分欽佩,願意奉獻自我的生命保護他,但是卻不實會顯露出對威斯康提的恐懼,因為不管自己是做好或是沒做好,威斯康提總會跟他威脅著


    「你今天的一切,都是我給你的,我隨時都可以收回來....

    隨著這些日子下來,漢斯越來越可以體會嵐對威斯康提不滿的感受,但是在怎麼說,自己今天的一切,的確真的都是威斯康提給的,所以有一天他要收回,說實在話,也沒有理由拒絕,的確沒錯,如果沒有威斯康提提拔,就會像威斯康提對他們小時後所說的那句話一樣

    「你們最好看清楚誰是你們的主,就是我威斯康提,你們這些農家子,孤兒,沒有我,你們永遠都只是農家子與孤兒,就是這樣地卑微而已...

    奈奈香十分不解漢斯為何要這樣,他完全是真心誠意地要愛護他,關心他,說起來,自己的命運完全也操在威斯康提手裡,跟漢斯有何不同?而且,他還是個女人,甚至不能算是正常的女人,應該說是玩具才對,這件事埋藏在她心裡很久了,她一直都不想跟漢斯說,每次要說都欲言又止,怎樣都說不出口...

    氣氛變的頗僵,兩人都沒有再講出任何一句話,就在此時,前方出現一團人影,漢斯見狀便拔出配劍,高喊著

    「全軍戒備!」

    越來越接近,漢斯仔細一瞧,才發現了旗幟的樣貌,竟是紅十字星旗,便拉起馬疆,快馬奔前,映入眼簾的,是一群十分落魄的長槍兵,有些腳瘸了,有些手斷了,他們見到漢斯,紛紛跪在地上高聲嘶吼著

    「援軍終於來了!只可惜太晚了.....嗚」不少軍士眼框泛紅,淚水涓然而下

    漢斯心想帝國軍應該還在圍城,怎麼會出現在這,逃兵,想到這裡漢斯就很生氣,他將配劍架在一名士兵的脖子上,惡狠狠地瞪著說道

    「竟敢逃跑,你們全都要受軍律處刑!!

    只見奈奈香衝了過來制止道

    「先聽聽他們的理由...」

    漢斯這才點頭,收起了配劍,說著

    「能帶頭的給我出來」

    只見這群士兵們鴉雀無聲,紛紛伸手指向一輛車輪快脫落的手推車,上面蓋著白布,漢斯便奔過去,奮力拉開了布嫚,只見是
    一名身穿鋼板甲的人,胸甲鑲著紅色十字星紋章,應該是統領五百人的隊長,她躺在車上一動也不動,渾身散發著惡臭,仔細一瞧才發現這人頭不見了,似乎被砍掉,血肉糢糊潰爛的脖子上還爬滿著蛆..

    漢斯不忍再看,便將白布蓋上,低頭行了禮

    「到底怎麼回事!回報戰況!快...」

    面對漢斯的詢問,士兵們有如受到驚嚇般露出惶恐的神情,還有人不斷地尖叫,這時一名右眼包著繃帶還不斷滲血,左腳瘸掉的兵士,舉著長槍一拐一拐走了過來,他說著這段用聽的都能感到震撼的經歷



    「我軍原先負責包圍羅明托西安西牆,一天中午,隊長還跟我們拍胸浦戰事將在今天結束,因為守軍快要支撐不下去,弓矢已經浩盡,突然遠方的高波上出現一小團身影,隨後越來越多,整個地平線都是,只見刺耳的號角聲不斷地吹起,恐怖的嘶吼聲震耳欲聾,隊長便騎上馬正要過去查看,結果一名穿著奇怪麟甲,戴著面具的騎士襲來,他揮舞著馬刀,一瞬間隊長的頭就不見了,我們嚇傻,而突然天空便暗,當我抬頭一望,滿天竟是弓箭,多到遮蔽了烈陽,大家開始向後逃竄,箭雨紛飛,許多弟兄都中箭倒地,突然大地震動,我回頭一望,只見成千上萬的騎士怒馬奔騰,他們多到數不清,充斥整片土地上,他們見人就砍,連中箭的也不放過,我軍便開始潰散,大家紛紛向後逃,他們仍窮追不捨,馬匹踐踏跌倒的弟兄,馬刀不斷地抽出又砍下,剩下的情況我就不清楚了,那場景實在太震撼,我們是唯一逃出來的人,剩下的弟兄大概是往另一邊逃竄...

    漢斯簡直難以置信,他第一個念頭便是想到皇帝的安危,便搖著士兵的肩膀,吼著

    「皇帝呢?安全嗎?」

    只見士兵無奈地搖著頭,漢斯心想皇帝恐怕...凶多吉少了,到底這些人是誰?是莎蓮那的軍隊嗎?不太可能,莎蓮娜不會出現那樣巨量的騎兵,那又難道是法提瑪回教軍隊,雖然頗有可能,但是最近他們在內亂,不可能攻過來,到底是誰?

    與奈奈香商討過後,漢斯決定繼續前進,前去一探究竟,不知道爲什麼,漢斯有股不好的預感....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風神    發表於 07-7-21 15:06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夜星旋風    發表於 07-7-20 09:17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注釋   甘高人


    聖多尼西安的東邊是屬於異教國家的勢力,曾經有個強盛的帝國,不過在十字軍戰爭後,帝國為了各種問題開始內鬥著,結果引來甘高人的入侵,甘高人是一群遊牧民族,他們倚水草為居,但是由於氣候變遷的因素迫使他們向東遷席,結果便接近了異教國家的邊境

    異教國家對這群天生馬背上的戰士嗤之以鼻,結果下場就是不管哪一個國家,哪一座城市都遭受甘高人的毀滅,甘高人天性殘暴嗜血,他們攻近十字軍永遠到不了的原法蒂瑪王朝都城,阿勒坡,屠城六天六夜,甘高人沒有藝術品味,沒有文明,天性好武好鬥,見到東西就砸,看到婦女就姦殺,他們泯滅人性,殘暴無道

    隨著阿勒坡的毀滅,異教國家的蘇丹紛紛投降,但是哈亭堡的頭人卻堅持不肯,甘高人便運用他們最新學會使用的武器,榴彈砲開始進行連番轟炸,逼的頭人帶領軍隊衝出來,結果通通被擊敗,甘高人便決定要將城內所有人都屠殺光,連貓狗禽鳥都不放在內,可汗殘酷者跛豪命令甘高大軍包圍城池,分批派進去清街殺戮,殺了三天仍殺不完,便放火燒城,逃出者皆以弓箭擊斃,連燒了一個月,這曾經是十字軍的重要據點,以及十字軍潰敗的地方,像是從地平線上消失一般,完全化為塵土

    傑洛尼是位於聖多尼西安邊境的一座城鎮,當地頭人向甘高人投降,雖然免於被屠殺的命運,但是跛豪容許軍隊進城劫掠,反抗者便處死,並宣佈傑洛尼的人民全部降為奴隸,頭人則被跛豪當作靶心綁在木架上,給甘高將士練習射箭,甘高人沒有想過要統治哪一塊地區,他們完全不懂什麼叫做政治,這批暴徒完全是為了劫掠而來的

    他們的出現,將爲聖多尼西安帶來無比的浩劫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7-7-21 10:5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第二篇  甘高人特性


    漢斯的部隊通過了隘口,逐漸接近羅明托西安,俯瞰整個羅明托西安一望無際的大平原,果然風雲變色,這群謎一般的軍隊,竟然將帝國軍將士的頭顱皆砍下來,用木樁揷在城牆外,景象好不恐怖,漢斯吞了口口水,現在他在隘口附近的小坡上,隨時都可以衝下去平原來個突擊,但難保這群軍隊不會發現

    事實上,羅明托西安的城牆快要倒塌了,這群人擺設了超過二十座巨型繳砲不斷地疲勞轟炸,但是黃十字旗仍杵立在塔樓上,聖馬可似乎沒有投降的意圖,這繳砲很笨重,是漢斯沒見過的新款式,正當兩人議論紛紛時,只見一名騎士,從山坡下慢慢地跑上來,漢斯見只有單騎突入,便沒有下令軍隊戒備

    這是名男人,他蓄著八字鬍,眼睛很小,應該說是看不到眼珠子才對,他身上穿著的鎧甲不算上等,十分粗糙,大概是用獸皮與鐵片縫製的麟甲而已,更重要的是,應該是聖多尼西安人,他的膚色比較白,仔細一瞧,下方指揮砲兵轟炸的騎士,全都是黃種人,這類黃種人皮膚比近東回教徒還要黃,是漢斯沒見過的新人種


    他甩開身後的黑披風,見到漢斯與奈奈香只是稍微點頭示意,這傢伙似乎沒有要拔劍的意思,難道他想跟漢斯談談?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漢斯裝出十分厚實威嚴的嗓音問著

    「喔...我...是可汗的通事,米諾尚南特,原來你就是哈迪斯一直在講的漢斯阿?長那麼大了...都快認不出來..」

    這男的聲音有些細微,必須張大耳朵才能聽的清楚,他長的奇貌不揚,雖然很高但身材過於瘦弱,但是不論是他的聲音,與他的名字,不知道爲什麼,漢斯有種似曾相識之感!?雖然如此,但是他說得自己一付跟漢斯很熟的樣子,令漢
    斯有些搞不太清楚

    「我不管你是誰,米諾尚南特!我看你是我們聖多尼西安人,竟然替卑劣的色種人當差阿!?」

    漢斯想故意激他,沒想到這傢伙果真生氣了,是一個容易挑唆的人阿,漢斯這樣想著

    「你..再說...」

    漢斯見他似乎有口吃的情況,這樣一個會緊張口吃的人,竟然可以當通事,到底爲什麼呢?通事是十字軍戰爭出現的一種官職,是負責作翻譯的工作,所以這群人,很可能不會說聖多尼西安話,漢斯這樣推測著

    「總之,既然你來了我就問問你,你的,也是我的皇帝尊下現在在哪?」

    只見米諾尚南特似乎想了一下,便說道

    「拋下..他的..士兵跑了....」

    這更讓漢斯有股孤寂感湧上心頭,皇帝俗辣,也不能怪大軍潰敗了...

    米諾尚南特看漢斯的眼神越來越奇怪,似乎是在打量這他,這讓漢斯很不舒服

    「總之,你有何企圖!?你是代表你的主帥前來的嗎?」

    他搖搖頭

    「我是自己來的,當我主子聽說你率兵前來,就傳信給我,叫我命令你離開,小心小命不保,快回去吧..」

    「你主子...誰?」

    米諾尚南特笑著,笑的時候臉縮成一團

    「哈...就黑太子阿....你們早就見過一面不是嗎?」

    漢斯真的越來越搞不清楚狀況

    「啥?我哪有見過這個人,你別胡說,好了,我不管,至少那廢才皇帝是安全了,我問你,米諾尚南特,為什麼你要替色種人作事,他們是回教徒嗎?」

    「應該不是.....又應該是....」

    漢斯想大哥,你到底在說什麼?

    「速赤台,薛乞信仰回教,哈里不花,博帖兒,也爾赤,信仰基督,另外五個信仰...忘了,很雜,很雜」

    「所以說沒有規定的信仰囉?」

    米諾尚南特點點頭,繼緒結結巴巴地說道

    「我們可汗的目標是莎蓮那,不過因為帝國軍擋在那邊不讓我們過去,所以可汗滅了他們,可汗說他們要圍城就讓他們的頭顱慢慢圍,也就是你現在看到的光景」

    漢斯也覺得遠方的景象很可怕,數不清的木樁,有些頭顱還在滴血,每個人的臨死的表情都極為驚恐,這群人到底是誰?

    「我目前效忠的這隻軍隊,他們是甘高人,可汗並不是最大條的,他是偉大的黑玄王的庶弟,本來黑玄王要親自來
    ,不過因年老色衰,不行遠征,所以由跛豪帶領劫掠莎蓮那,漢斯,你叫你的人趕快回去,我們攻下羅明托西安後,就要搭船出發了...」

    甘高人,到底是誰?從來沒有聽說過,但既然他們目標是莎蓮那,何樂而不為?應該勸說威斯康提跟這支強大的軍團結盟
    才是,漢斯決定這計畫後,便拱手說道

    「既然你們要殲滅莎蓮那,那你們打跑皇帝這筆仗我先代我的主君威斯康提一筆鉤銷了,必要時,或許我們會給你幫助!先這樣了,再會.....」

    話畢,漢斯便領兵折返,米諾尚南特也勒馬遁去........

    米諾尚南特為何會知道漢斯要過來,那是因為黑太子命令他的,至於黑太子,則在羅明托西安城外的金帳,在與跛豪策劃著下一場陰謀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7-7-23 06:1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夜星旋風  米諾尚南特 好有趣的人 XDD  發表於 07-7-24 22:07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淬煉  話說老大你是用什么的字體啊?  發表於 07-7-24 03:54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風神  黑騎士果然也擅長政治手段!  發表於 07-7-23 15:2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名望的英雄

    天佑吾網

    第三篇  理想不等於現實


    黑太子,從金帳走出來,只見露意絲,哈迪斯,贖罪與米諾尚南特跪在地上等待,黑太子滿意地一一將他們扶起,五人便漫步走出甘高軍營,黑太子杵立在最前端,觀查著遠方甘高軍重砲對城牆射擊的景況


    黑太子撇過頭問著米諾尚南特

    「漢斯離開了?」米諾尚南特點點頭,黑太子也沒有多說什麼,望著前方,大砲發出轟隆巨響,煙霧瀰漫,只能聽到瓦礫破裂的聲音,看來羅明托西安的城牆撐不久了...

    黑太子想必具有最崇高的地位,他站著時,其他人都必須跪姿,頭也不能望著黑太子,必須低下來,不過耐不住性子的哈迪斯卻猛然站起,質問著黑太子,可汗到底跟他談些什麼,黑太子瞪了哈迪斯一眼,哈迪斯才悻然地跪下,等待黑太子的講話

    「可汗願意與我方結盟,不過我們必須提早起義,與他們夾攻莎蓮娜,你們都站起來吧!」黑太子為了豎立自己的權威,才會這樣子做,就算是自己的弟弟也不能如此放肆,枉顧君臣之禮,哈迪斯站起後,不等其他人便首先開砲,他認為黑太子根本在
    耍他們,哈迪斯暴躁地吼著

    「我等五人,還加上一個正在莎蓮那臥底的,共六人,是精英中的精英,你用政治的陰謀詭計讓帝國與聖馬可開打,消耗他們的戰力這是對的,我承認,我沒有你懂,我只是個武夫,我只知道我怎麼剷除眼前的敵人,如果你要罵我目光短淺就請便吧,但是跟甘高人結盟我看不出一點好處,這群野蠻人會毀掉莎蓮那的,完全不符合我們的利益,哥,你到底在想什麼?」

    黑太子只是抱著哈迪斯的頭,輕聲咬耳朵要他閉嘴,不要給他難堪,哈迪斯卻似乎不領情,氣憤地撇開黑太子的手,踱步離開,黑太子也沒有多作理會,便對著贖罪冷冷地說道

    「你同意舍弟的看法嗎?」

    贖罪搖著頭,便說著

    「你是我們之中最聰明的,你的戰略我無話可說,總之,我只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諾與約定,其他的事我是不會太在意的...」

    「恩,我是重然諾之人,這當然,事實上,我的總體計畫佈局非常深遠,目的都是為了我等共同的理想,再理想實現以前,必要的犧牲是在所不昔的,就拿米諾尚南特來說吧!為了佈局與甘高同盟一事,他跟這群野蠻人生活了兩年,才說動跛豪出兵...」

    黑太子看了露意絲一眼,眼神又飄向了米諾尚南特...

    露易絲望著黑太子,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只希望黑太子多看她幾眼,這樣就好了,但是黑太子從不太在意她,因為路易絲要求黑太子給他的,是一件很簡單很容易達成的事情,但是露意絲真正心中所想的,卻不敢對黑太子講,因為他的心崁擺著的,是另一個女子.....

    「黑太子.....莎蓮那...爲什麼一定要先被毀滅....威斯康提比較重要..吧..」

    米諾尚南特緩慢結巴地說著,黑太子很有耐心地聽他講完,便回道

    「但是漢斯還在他那,我暫時不能動他,各位在給我一些時間,總之,該受到報應的,遲早都要來....」

    米諾尚南特對這回答很滿意,事實上,他應該屬組織內最聽話,最好使喚的角色了

    「考量到組織目前的力量,不得已借重甘高人之手,不過我向你們保證,我一定會讓你們手刃教宗與皇帝,放心吧,相信我的領導....」

    「所以接下來呢?」贖罪要求黑太子給他指示

    「你繼續待在沙蓮那,跟今天沒到的一起行動,路意絲則繼續負責連絡的工作,米諾尚南特待在金帳監督甘高人的動作,我要去聖多尼西安..就這樣,下一個月初,我們在到廢墟集合....

    眾人皆點頭,便紛紛離開....


    黑太子獨自一人站在小坡上,望著城牆將要碎裂的羅明托西安,呢喃著

    「毀滅之日,快到了吧............


    [ 本文最後由 天下創世 於 07-7-24 09:0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29 , Processed in 0.629667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