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只是個回憶》

[複製連結] 檢視: 986|回覆: 2

========

那年夏天,蟬鳴唧唧、微風徐徐。細雨不斷,使這個夏顯得特別清涼。
同樣的地點、同樣的時間、同樣的感覺,只是…你已不再。

週日,一切顯得凌亂不堪,失去了本應該有的規律。
夜裡的燈火從落地窗灑進了床鋪旁,徹夜不眠。
望著天空逐漸轉成魚肚白,想著,你的笑容、你的關心還有,我們的回憶…

========

 壹 * 5/21

那年涼夏,校園裡處處都是蟬鳴鳥叫,搭配上一片翠綠的足球場,孩子們的嘻笑不停的從身邊奔過…
新的學期,「新生報到」、「迎新會」…所有的名詞都令人感到陌生又熟悉。
想當年,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

陪著萌走上階梯,往那兩個月沒見的教室走去。
看著一個個的告示及一張張陌生的臉孔,才想起原來時間過得那麼快,原來已經升上了最高的年級。
看著看著,轉過頭正要和萌講話時,

  「欸!貓…妳知道這學期會重新編班嗎?」

  「唔…嗯…知道啊…啊?什麼?會編班?」睜大了雙眼,愣。

  「呵呵…妳的反應好好笑哦!」她笑了,我卻默了。「不過話說回來,貓…我覺得我們不會在同一班耶。」

  「唔…怎麼說啊?」

萌看著我,笑了,

  「直覺。」



看到了年級學習區前的告示,果真要分班,而且也真的跟萌不同班。
心中有種說不上來的落寞,在新的班級裡認識的人少之又少…而且認識又不是很熟。

  「嗯,貓,加油!」萌說著,跑跑跳跳的奔向屬於她的班級。

她到哪都會找到一群好夥伴,個性外向的她人緣總是很好,而她卻常常跑來陪我。
總說,

  「貓!妳只是比較害羞罷了!熟了之後其實妳是很放得開的。」



走進班級,見到每個人生澀的一面,緊挨著認識的朋友坐下。
每一張臉孔都好陌生、帥哥稀少。滿滿的失望。
有的面目猙獰、臉色凝重,有的對著身旁的朋友嘻笑打鬧,有的則是安靜的坐在位子上(睡覺?)。
見到班導師時頗為欣喜,因為班導師是從我入學的第二年就已認識。心想著,以後可以跟導師開很多玩笑了!



一向乏味沉重的開場白,我實在沒辦法專心聆聽。
左顧右盼著…
對上了,你的雙眼。

----

需要多久的時間與心血,才能徹底的忘掉一個人?
以及,他給的痛?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壹之貳

怎麼忘得了,你的燦爛微笑?怎麼忘得了,你的悄悄關心?
都怪,愛來的太安靜,也悄悄的走…自己發現時,都已經好晚好遲。
是不是過去了,就沒有重新的機會?依然想你。

一切都是個錯誤,美麗的錯誤。
如果有第二次的機會,我也願意再錯一次…

========

 壹之貳 * 5/23

愣著。
你笑了。

你的臉上始終掛著燦爛的微笑,總讓人接近你、認識你。
那一天起,你早就是班上的風雲人物,你的一舉一動總讓人對著你行注目禮,炒熱了班上的氣氛、打破了尷尬的僵局,很厲害。
雖然上課常常心不在焉,但功課卻保持在一定的程度,看起來雖然壞壞的,不過實際上其實還滿乖的。


在班上沒有人能夠依靠,只能靠自己開啟屬於自己的交友圈。
因為功課還算不錯,所以很自然的會有人會來找我。

  「哈囉!我是姍,妳是貓嘛…我聽萌說過你哦!」一個綁著馬尾的清秀女孩對我說。

我笑了笑,沒多做回應。
只是有些許的防備心理,害怕會受傷害、害怕會被利用;只是有些許的不信任感,害怕是個笑裡藏刀的傢伙。
進入新的領域、新的班級,我怕。



每一次開學,老師總是會調換位子。
採抽籤的方式,通常運氣總是很背的我都會淪落到那種男孩子環繞的座位。
拿著手上的紙條,無神的走到位子上坐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不是被聒噪男吵死、就是被無聊滅頂。

  「早…」他對著我走來,說著。

  「不要一副臭臉啊,笑一下!」

雖然長得不怎麼樣,不過很有禮貌,給人的第一印象還不錯。
後來才知道,他平時沉默無語卻很活潑、看似陰鬱其實人很好…是我在新班級裡,認識的第二個男孩。

----

陰錯陽差的分離,該說什麼好?
怪不得人…只得暗自拭淚。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壹之參、肆、伍

那年的我們,懵懂無知,都曾一起笑過、都曾一起瘋過…熬夜,是當年留下的習慣。
夜裡,你那一句句的叮嚀…又回盪耳際。
夢裡,你輕摟著我的關心…又紅了雙頰。

回憶猶存、鮮明,你從面前走過的感覺,卻是如此陌生…怕了。

========

 壹之參 * 5/26

逐漸步入了班上的軌道,班上也逐漸凝聚起一股向心力…中心,是你。
全身上下都擁有著領導者的風範,雖然有時候行為幼稚得可愛,但卻不傷大雅。
那大大的嗓門,是我們班上的活招牌!

依稀記得,那天,身為學藝的我正幫著老師改作業…班上鬧哄哄的,熱烈的討論著有關運動會的相關事宜。
你悄悄的站到我身旁,笑得很燦爛,說道,

  「貓,當我乾妹。」我愣。

  「不說話啊?那就當作是妳答應囉。」

就這樣,霸道的。成為你的俘虜。

  「嗯…妹!打掃完去電梯那裡等我。」

  「啊?為什麼?」無奈的回應著,做著頑強的抵抗…

  「笨啊!一起去吃飯咩…」

頭部又遭到你那大掌的攻擊。
用手指當作五爪梳,邊整理自己的頭髮,低咕著,

  「什麼嘛…吃飯我自己去啊…」

刹那,頭部又遭到一擊,

  「妳是我妹啊!」

我愣著,一步步掉入你設下的陷阱。你的傻憨、你的豪邁…都是可愛的誘因。
心甘情願的,陪著你笑。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拐走了。



後來,我和姍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談話內容從過去到未來、從現實到虛幻…
她是個不甘寂寞的女孩,總是嚷著大家都不要她,總以為朋友是永遠的依靠,可以永遠相偎相依、互相幫助。
喜歡寫作,常常拿著稿子要我看,

  「貓…我又寫了一頁了說。」

  「嗯,我看看。妳為什麼都要用手寫啊?不會很累嗎?」

  「是很累啊!不過這樣比較有成就感!」

總是執著於小細節,天真得無法形容…

  「嗯哈哈哈…」

  「唔…貓,妳在笑什麼?」

  「皮包大特賣啊!哈哈哈哈哈…」「倒過來念。」

她看著我,看了許久。臉上浮現出疑惑的表情,

  「奇怪,賣特大包皮有什麼好笑的?」




而他,總是嘲笑我數學多錯他一題、總是笑我發呆的時候看起來很笨…
總是喜歡捉弄我。
課堂依舊乏味可陳,枯燥得令人坐不住。
他總是在我快要睡著時,偷偷跟我說話、輕輕的打我的頭…
雖然因為如此常常吵起架來,但卻習慣和他一起鬧、一起玩。

  「欸…妳越線了啦!」

  「吼…都幾歲了,還在桌上畫線?!」

他在我面前的爽朗、在別人面前的冷漠,我不是沒有看到…只是不想推究,為什麼。



有一陣子,他老喜歡藏我放在櫃子裡的書。
剛開始總是在一些明顯的地方找得到,但到後來一切都變了調…我受不了。
我拉著你的衣袖,哀怨的,

  「哥…他又拿我的東西了。」

  「喔?!他喜歡妳哦…妹。」

你對著我笑了笑,眼裡稍縱即逝的落寞我沒仔細瞧到…
不一會兒,你拿著我失蹤的書給我,

  「下次他再拿妳東西的時候跟我說啊!我幫妳拿回來。」

不語。

疑惑著,為什麼你要對我那麼好?
你卻只是笑著,「妳是我妹…」
你似乎還有話沒說出口,但我不想逼問…
總覺得,有一天你自己會說。


----

我只想傻傻的玩、單純的笑。

陽光燦爛、笑容依舊…
只是,面對著你的人,已經不是我。看著,很痛。
是我不懂得把握,還是這本來就是你設計好的遊戲?

========








========

雨滴落在窗外的盆栽上,晶亮的,像顆淚水。

我知道你的脾氣,我知道你不會回頭…
只是給自己一個淡忘的機會,藉口是等待。
我不強求,真的。

========

 壹之肆 * 6/09

那節下課,我低頭飆著昨天該寫卻因玩電腦而忘記的功課,抿著嘴、皺著眉。
雖然數學作業簡單,但份量卻很多。

啪!一本作業簿掉到我振筆的桌上,嚇住。

  「白痴啊!再三分鐘就要上課,妳還沒寫完?」

  「唔…對啊。」抬起頭、張大著眼,疑惑的望著。

  他愣了一下,隨即說道,「還對什麼對?快抄啦!」

笑著,總是在最後一刻的時候對我好。
我知道你看我的眼神…明瞭,卻不想做任何改變。只是想維持著一種單純的朋友,嘻笑打鬧。
而同學們卻說,我們是一對。對我,只是喜歡一起遊戲的感覺…為什麼要把這種關係,僵化?
漠然的,聽著同學之間的蜚語流言。



仲夏逐漸入秋,微涼的風拂過。放學後,我們在遊戲區笑著、聊著,無關緊要的瑣事。
喜歡一種自然單純的感覺…而情愫卻正萌芽。

  「妹,妳喜歡他啊?」

  「啊?沒有啊…」

你看著我的眼神裡有種詭異,當時的我,不懂。氣氛頓時冷了許多…尷尬在蔓延。

後來,你不知從哪拿到我的即時通。
就是那個時候,學會了熬夜、習慣了等待…

  「妹,妳什麼時候會上線?」

  歪著頭、想著回到家的時間,「大概七點吧!」

  「那…今天要上線哦。」我點頭,不知用意。

當晚,我們聊了很久…

我開始在夜裡找到一種安定,源自於你。
你的一言一語,在現在看來,都曾藏著關心。只是不確定,是因為我是妹妹,還是…?
習慣掛在線上等你的ID亮起來、習慣你先噹我,對我說一句「乖妹」、習慣你哄我乖…
有時候,你有事耽擱…我等待。

既不想失去常態…卻又害怕成為你的負擔。我害怕你嫌我煩…而你始終對我很好。

每次聊天,都印象很深刻…
你曾要陪我,因而功課退步,卻又因為我的話語,而承諾要開始認真給我看。
你曾對我說過,你無聊的時候會想到要找我,很想很想陪我聊。
你也曾經常常說你疼我,說我最乖。
曾經常常找我玩遊戲,對我放水最後輸了,還說我厲害。

而如今,真的成了曾經…回不去。



萌說,「他們都喜歡妳。」

你們,都對我很好…
只是,判斷不了,什麼決定是最好?
於是選擇了,不決定。為持現狀,最好。


----

因為優柔寡斷,錯失。
不再重蹈覆轍,我學會隱藏,悲傷。

縱使再怎麼難過,我要懂得堅強。
不哭泣…沒有人會永遠陪著我說,乖。

========  








========

如果,那是一種悸動…那一定是種會痛的悸動。
從心房傳來的抽動、刺癢,都藏著淡淡的疼痛。
你摟著的溫度,與我雙頰發紅的程度,正好成正比。
可我怎麼沒想到,那會是分開的前兆?

都回不來了…

========

 壹之伍 * 6/15

我喜歡看著夕陽,太陽漸漸落下、夜色逐漸攏照的感受。
撼動著,很樂。

那天放學後,你沒在球場上打球,而是在我的朋友們回家後繼續伴著我。
身邊有個高大的身影,突然感到一份安心。

走到了那群低年級學生的天堂-遊戲區。你坐在鞦韆上搖著,因為鐵鍊連接處太久沒上油而發出刺耳的噪音。
我站在一旁、倚著鞦韆的柱子,笑著。

  「哥,你太胖了!」開玩笑的說道。

不過說實在的,你真的不瘦…
你瞪了我一眼後,站了起來,緩緩的走到我面前。憑身高差距低頭對著我說,

  「妳才胖…笨妹。」

  「你明明就比我胖!」不甘心的嚷著。

撇見夕陽照在你的背上,好似你發出淡淡的光芒…
愣。你臉上浮出笑容,而我卻覺得你笑得很憨,憨得很可愛。

大概是你終於體認到「你比我胖」這個不可抹滅的事實,你又走近。雙手輕握著我身後的柱子,同時也環抱著我……我愣。
待我意識到我們兩個現在的動作時,也想起我們還是在學校遊戲區裡,

  「啊啊!大胖子哥哥走開啦!!!」

大叫著,卻因為被拘限在你雙手圍著的範圍,所以只能乾瞪眼…不敢移動。

  「哼哼…」你的臉慢慢拉低,直到我們兩張臉之間的距離讓我紅透了臉,「妳才胖!比我胖!」

剎那,心中是種悸動。
當下,突然感覺到我是豁出去了…是你,不是他。

而你笑著鬆開手,似乎這樣欺負我,很快樂的笑著,一抹燦爛。
我換上憤怒的表情,忍著看到你傻笑而莫名浮現的笑意…

  「唔…不要生氣啦!開個玩笑而已…妳比我瘦啦!」

著急的哄著,我看著你的表情,強忍笑意。
你張開大手搓亂我的頭髮,

  「乖啦~生氣會醜醜的,乖妹不生氣哦!」

我笑了,就是喜歡你說我乖。

我猜,就是這種感覺吧!
彼此之間都樂在這種氣氛下,而如今,都回不來了。



我看見了他的落寞,不知怎麼形容。
很像是一種我曾體會過的感受,被排除在外的感受,真的不好受。
當下,又措手不及…



  「是該做決定了。」萌說,我卻無語。

她又接著,

  「這樣對你們都好,真的。」

緊皺著眉。

心中充滿的是徬徨,

萬一…


----

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愛人與被愛。
誰也不能自私的強求,就算成功,也不會長久…

不能因為想要而想要。

========

[ 本文最後由 夜貓〃 於 07-6-18 12:0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11:56 , Processed in 0.409945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