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詛咒遊戲》(已完結)

[複製連結] 檢視: 8376|回覆: 21

《序》

  「呼呼哈哈……怎麼……,再說一遍啊!」

  這房間裡,男人顫抖的喘息聲,搭配著房內唯一亮著微弱淡黃色燈光的燈泡,顯得非常陰森。他的手裡拿著短刀,被微弱的燈光照的閃閃發亮,白色的上衣還沾著大片的血跡,看著倒在腳邊的兩男一女。

  「請不要怪我……,因為這是你們自找的……」


  是仇恨嗎?


  2004516,位於美國華盛頓州的西雅圖市,發生一起慘絕人寰的滅門殺人案,西雅圖市警局立刻出動10名偵查員,聯邦調查局也派出15名探員介入調查此案。

  一週後,於西雅圖市郊區發現正在調查此案的偵查員連同聯邦調查局探員一共25人的屍體,兇手使用幾近變態的殺人手法去殺害這些偵查員與探員,每具屍體的死狀簡直只能用慘不人睹來形容。

  殺人手法與滅門案的手法相同,因此警方認定兇手為同一人。

  此外,兇手還將每具屍體排好,圍成一個圓圈,在中間的泥土上用著潦草的字跡寫下一段話……

  「This case is curses.(這個案件是個詛咒)」。


  兇手究竟是何人?

  行兇動機究竟是什麼?

  為何又要將屍體排成這樣?


  此外,最重要的就是……

  他所謂的『詛咒』,究竟又是怎麼一回事?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9-16 02:4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9   檢視全部評分
darkhellkite    發表於 08-4-12 09:36 聲望 + 2 枚
弒焰者  有興趣~@  發表於 07-10-4 21:18 聲望 + 3 枚
symphonyj  精華文章  發表於 07-9-21 09:08 聲望 + 2 枚
鋼鐵豬豬  說過要來看了XDDD  發表於 07-8-30 06:24 聲望 + 2 枚
rutty0222  一看到就想到BB殺人事件...XP  發表於 07-7-28 18:28 聲望 + 2 枚
ICE-12  總算出現沒有魔法的作品了。  發表於 07-7-4 18:01 聲望 + 2 枚
hoy286175  神秘的詛咒(?  發表於 07-6-30 20:08 聲望 + 2 枚
cheese cake  喔喔! L早! 個人偏好奇幻文學 (倒  發表於 07-6-27 17:15 聲望 + 2 枚
貝爾天使  題目好吸引人 !!  發表於 07-6-16 09:51 聲望 + 2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西雅圖》

  下了飛機,我深深的一吸,這來到西雅圖的第一口空氣,準備在西雅圖留學4年的我,現在只想快點適應這裡的生活、交很多朋友,當然也希望能夠快點發生有趣的事情以及在這裡順利拿到學位,我有著好多好多的想法。

但……,現在最重要的應該就是得快點到學校去報到。

  我拖著裝滿滿的行李箱,走出機場。


  美國,對於一個從來沒出過國的我來說是一個非常遙遠的國家,平常只在電視、報紙、雜誌等等之類報導中的介紹去看到,但我現在卻踩在這個國家的土地上,我現在的心情與其說非常興奮,倒不如說興奮到想不顧旁人眼光在這地上打滾,但由於不能丟台灣人的臉,我想還是算了……。


●●

  2007420日,是學校的報到日,也是我們系上課的第一天,由於我所讀的科系屬於比較特殊的,所以我們得比一般人先開始進入課程。

  報到日與台灣的大學報到日沒什麼差別,只是上課態度比在台灣讀書輕鬆許多,非常的自由,同學還可以自己走到教室後面泡杯咖啡來喝,儘管台上的系主任在台上生動的「演講」加上四處掃射的眼神,但只要你做的事情不要太誇張,他就不會刻意去留意你的行動。

  系主任生動的演講總算是結束了,從現在到中午的這段時間,是為了要讓同學互相認識所空出來的時間,開始有人在找與自己興趣相似的同學聊天,也有56位女生聚在一起聊影劇八卦,有些人則是選擇坐在角落不發一語。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我耳旁突然傳出一個男生的聲音,我往側旁一看,是一位穿著非常休閒的白人同學,他主動的伸出右手示意著要和我握手。

  「我叫做艾迪,你呢?」

  我馬上站了起來,但身高還是矮了他一個頭,我握住他的手。

  「我叫陳緯,很高興認識你。」

  「你來自……?」

  「喔,我來自台灣,今年才剛從大學畢業,但我想繼續攻讀學位,所以我才會來到這裡。」

  艾迪聽了我說的話,對我笑了笑。

  「看來我們兩個人很像呢。」

  「你也來自別的國家?」

  「是,我來自英國。」

  「英國?!」

  我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難怪艾迪說出來的英語,有著一種特別的腔調,看來這就是所謂的純正的英語吧。

  「難怪……。」

  「哈哈哈,我來自英國是這麼令人吃驚的事情嗎?」

  「不……,好吧,我承認我反應過度……。」

  「哈哈哈哈……,你真是個有趣的人呢!」

  艾迪他笑得開懷,而我倒是覺得非常的丟臉,因為大家都在往這邊看,我想我們兩個應該已經被他們定義成奇怪的傢伙了吧……。


  我和艾迪走在校園中,聊了很多有趣的事情,他這個人個性很幽默,沒想到第一天就交到這麼有意思的朋友,我開始期待往後在這裡讀書的日子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死亡》

  在這裡上課已經一週了,開始慢慢習慣這裡的學習環境了,也開始交到一些朋友,但這些朋友之中和我最好的應該就是艾迪了吧。

  艾迪常常和我們開玩笑,說些有趣的事情,他真的很有人緣,口才好之外也極富社交本領,連我都不得不向他學習。

  這一天,我獨自一人在學校中庭閒逛,碰巧遇到艾迪,便和他坐在長椅上開始聊天。

  「艾迪,有時我真的覺得你很厲害呢。」

  「嗯?你怎麼突然說這種話?」

  「沒什麼啦,感覺……你還滿懂得社交技巧的,有點羨慕。」

  艾迪看了我一眼,然後突然大笑了起來。

  「哈哈……,同學,你就因為這樣就羨慕我?」

  「……………」

  「抱歉,這次換成我的反應太大了,哈哈。」

  什麼叫做這次換你反應太大了……,明明每次反應很大的都是你……。我正想這樣說得時候,這時艾迪的笑聲止住了,他的表情突然轉變成落寞。

  「我啊,以前總是沈默寡言,所以沒什麼朋友……。但我發現這麼問題之後,決定要改變自己,我能像今天這樣……也是有經過一番學習的呢。」

  沒想到艾迪以前是個沈默寡言的人啊,真是看不出來……。不過我想我也得像那時的艾迪一樣,開始去學習如何與人相處的好。

  「原來如此……,真是謝謝你了艾迪。」

  「謝什麼?我們是朋友嘛。」

  朋友,說得也是。

  「下一堂的課是一起上吧?」

  「是啊,不過……」

  他搖搖頭,接著說。

  「不過,我下堂課開始得請假,今天恐怕不會上到課。」

  「請假?為什麼?」

  我歪著頭問他,但他只是聳聳肩。

  「抱歉,因為有一些事……。」

  「這樣啊,那麼祝你幸運了。」

  「謝謝。」

  艾迪起身對著我說聲再見之後就離開了,艾迪看起來沒什麼異狀,應該不是生病才對,算了,他或許是有什麼私事吧。

●●

  上了一天的課,我回到租來的房子裡,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想事情。

  「艾迪啊……真是個厲害的傢伙……。」

  想到艾迪,我開始自言自語了起來。

  「朋友啊……,咦?雖然這麼說……但我連他的手機號碼以及MSN都沒要到耶……。算了,明天在學校時再和他要吧。」

  我起身走向電腦,坐在椅子上將電腦打開,開啟音樂的播放程式,聽著中文的流行歌曲,讓我開始有點想家了。

  我用力搖搖頭,要讓自己清醒一點。

  呵呵,才來到這裡一個禮拜就開始想家了,要是沒有畢業就回去的話,一定會被笑死的。

  當時要來美國時,家人也非常反對,但在我極力要求下他們才願意讓我來的,我不能用半途而廢來回報他們。

  我打開電子郵件,在內容裡打了一些我的近況寄給家裡的弟弟,請他轉告給父母知道我最近過的如何。

  話說艾迪他也是來自別的國家,他應該也是會想家吧?

●●

  隔天我到了學校,一走進班上發現大家都乖乖的坐在座位上,就連班導也是,這種情況顯得非常的異常。

  「怎麼了嗎……?」

  我開口問了老師,老師並沒有回答,這時有位男子朝著我走了過來。

  「你好,我是警察。」

  那位警察隨即出示了證件。

  「警察?怎麼……?」

  「這說來話長,所以先請你到座位上安靜的坐好。」

  「喔……好吧。」

  雖然還是搞不清處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但我還是乖乖照做的好。坐在座位上的我,心中充滿疑惑。

  此時我望向艾迪經常坐的座位……發現他沒有來。他怎麼了嗎?

  「各位同學,由於這案件疑點重重,我們警方需要對你們進行簡單詢問。所以想請你們到西雅圖市警局一趟。」

  案件……?

  「關於……艾迪.史恩先生被謀殺一案進行詢問。」

  聽到警察先生這麼說,我驚訝的站了起來。

  「艾迪被殺害了?!」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6-16 07:2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訊息》

  「艾迪被殺害了?!」

  我衝到警察先生的面前,拉著他的衣領追問著。

  「這是怎麼回事?快說啊!」

  艾迪被殺害,為什麼?

  究竟是誰做的?

  為什麼要這麼做?


  難以置信……這一切都太難以置信了!


  「先生,請你冷靜點。」

  警察先生將我的手拍開,整理了一下領子。

  「我們也因為不知道他究竟為什麼會被殺害,所以才需要詢問你們,看看能不能得到什麼蛛絲馬跡。」

  「對……對不起,我太衝動了。」

  我難過的低下頭,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難以接受了,人緣這麼好的艾迪竟然會被殺害……。

  「沒關係的。好了各位,該出發到警局了!」

  警察先生對著大家喝道。

●●

  警局裡,大家紛紛的被叫進偵訊室裡詢問。一下子來了我們這39個人,警局裡的三、四間偵訊室根本不夠,所以我們必須排隊進入偵訊室接受詢問。


  一次以單人為單位的方式進行詢問,等了很久終於輪到我了。

  進了偵訊室,我坐在椅子上,有一位警官坐在我們面前,我們之間僅隔著一張桌子。

  「請告訴我你和艾迪先生的關係如何。」

  「我和他是朋友,感情還滿不錯的。」

  我不假思索的直說了。

  「那麼警官先生,艾迪究竟是……?」

  「原來如此,是朋友啊。」

  「請你回答我的問題。」

  我將雙手用力放在桌面,雙眼看著這位警官,而他也將視線擺向我。

  「請告訴我艾迪他究竟是怎麼死的。」

  「被燒死的。」

  「被燒死?」

  「對。」

  他將一張照片擺在桌上,照片裡是一個扭曲的人全身都被燒傷,皮膚呈現如肉被烤焦般的顏色。

  「這是法醫相驗屍體時拍下的,除了燒傷的痕跡外,沒有任何被攻擊造成的外傷。由於是被燒死的,當時發現屍體時他的容貌無法辨識,死亡時間也難以確定。最後我們找到他身上唯一一處沒有被嚴重燒傷的地方去做檢驗,才斷定死亡時間是昨天下午5時。」

  「昨天下午是嗎……。」

  雖然照片裡的人面目全非,讓我有種那不是艾迪的屍體的感覺。但屍體上沾黏的衣料確實是艾迪昨天穿的,而且昨天下午艾迪也沒上課……。

  難道真的是艾迪?

  「那你有什麼證據可以去證明他就是艾迪呢?」

  「我們在屍體旁找到他的學生證以及他的私人物品,你們導師也確定那人就是艾迪,我們也通知他的家屬請他們儘快到這裡認屍,以及要做DNA的鑑定。到時就可以知道此人是不是艾迪.史恩本人。」

  「原來如此……。」

  「好了,你問的也夠多了,那麼換我詢問你了。」





  詢問結束後,因為這個案件的因素今天停課,所以我就直接回到家了。

  這時我發現大門下方門縫中被塞了一個牛皮紙袋。

  我將門打開後就將牛皮紙袋帶進屋內,因為艾迪的死,我沒什麼好奇心去期待牛皮紙袋內裝了什麼,我只是順手拿了進來而已。

  我坐在桌子前,將牛皮紙袋打開時卻掉出了……



  「這什麼啊!」



  掉出來的物品是照片,但是這些照片卻讓我非常的驚訝。

  裡面裝的是五張兇殺案的照片,有兩張是男的一張是女的,以及一張是由25人的屍體被排成圓圈狀,而另一張則是近照地面上泥土的潦草字跡。

  「This case is curses……?這案件是詛咒?!」

  照片中的被害者們,幾乎都是慘遭不人道的方式虐殺的,有的缺手有的缺腳,還有人是頭顱破裂,或者身體被打穿一個洞之類的,每具屍體的面貌都呈現痛苦狀,究竟是誰下的毒手?

  但,真正的問題是……,是誰給我這東西的?

  究竟有何居心?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視線的餘光正好瞄到一旁的電腦螢幕,螢幕裡MSN出現了加入好友的訊息。

  我走上前去,站在電腦前我用滑鼠輕輕的在「確定」上點了一下。

  「怪了……,我好像還沒給任何人我這個新的MSN帳號啊……。這會是誰呢?」

  才剛點完確定,就聽見了有人傳來訊息的音效音。

  我赫然發現對方的名稱、帳號完全沒顯示出來,訊息視窗裡有著一段話。



  「東西收到了嗎?」

  東西?!什麼東西?難道是那牛皮紙袋嗎!

  我立刻敲鍵盤打了幾個字。

  「什麼東西?你是誰?」

  「嘿嘿……陳先生,你不可能沒收到的,那東西是我親手放在你家門縫中的喔。」

  是他放的嗎?!為什麼他還知道我的名字?!

  但是他到底是誰?我住這裡,就連朋友都不知道,他是誰?

  「你到底是誰?而且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是誰並不重要喔,重要的是內容物很不賴吧?這可是我最引以為傲的藝術作品呢!」

  「你……最引以為傲的作品?」

  他究竟再說什麼?作品?這些不就是殺人案現場的照片嗎?

  「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可以請你聽我說件事情嗎?說錯了,是請你務必要聽。」

  這傢伙在打什麼主意……,盡是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僅憑這些行為就可以斷定他一定是個心理變態。

  「好,可以。」



  「3年前,就在這西雅圖市發生一起滅門案件。死者是電子企業的高階主管以及他的家人,一共是三個人。當晚,西雅圖市警局收到這消息後就派遣了10名偵查員進行調查,隔日FBI也派出了15名探員介入此案。」

  一共25人……是嗎?真是大陣仗呢……。另外這個案件一定也非常困難吧,連聯邦調查局都出動15名探員。

  「聽到這裡,你還沒有覺得很熟悉嗎?」

  「熟悉……?」

  「後來……這25人全部也遭到殺害,跟之前的3名被害者一樣,是……被虐殺的喔。」

  3名被害者、25人、虐殺?!

  「難、難道說,是牛皮紙帶裡的照片?!」

  「呵呵……,沒錯。」

  「你給我這照片做什麼?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給你那些照片沒什麼用意啦,也沒想怎麼樣。」

  「………………。」

  和他的對話之中,現在我感覺到無比的詭異,比起這個神秘的傢伙的身份……,應該說是這變態,我比較想知道他現在究竟想要做什麼。

  「好了,該是自我介紹的時候了。」

  「什麼?!」

  這傢伙總算是要說出自己的身份了嗎,正當我屏氣凝神等待他說出自己身份……



  「犯下這些殺人案的兇手只有一個人……」

  他停頓了一下,這時詭異的感覺越來越濃了,雙眼盯著螢幕的我臉上開始冒出一些冷汗,我感覺他似乎要說出一件非常讓我驚恐的事情真相。









  「呵呵……你好,我就是犯下這些殺人案的兇手,很高興認識你。」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6-18 12:23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7   檢視全部評分
鋼鐵豬豬    發表於 07-8-30 06:26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星月  開始有點緊張了  發表於 07-8-26 11:5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阪小紅  我要看續集(敲碗  發表於 07-6-18 22:12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幽夢  偵探小說太深奧看不下去  發表於 07-6-18 18:14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四章.遊戲》

  「呵呵……你好,我就是犯下這些殺人案的兇手,很高興認識你。」

  兇手……就這麼直接的表明身份嗎?不可能吧。

  「我知道你一定不會相信的,我可以讓你看看我最新的作品。」

  「什麼?!」

  作品?他所謂的作品不就是那些殺人案的照片嗎?

  「你看了之後一定會相信我的,並且還會大吃一驚喔。」

  他隨即傳了一張照片過來,就當傳送結束之後,我將圖檔打開……,這一瞬間,我感覺我的背脊像是被一股寒風吹了一番,身子打起了寒顫。


  「這、這是……?!」

  「哈哈!怎麼樣,這新作品不錯吧?」



  他傳送過來的圖檔中……,裡面是我另外兩個女同學!

  但這樣看上去,她們並肩靠著……似乎已經斷氣了,眼球上吊翻著白眼、嘴巴被塞了布,無力的坐在地上。左邊那位,右手臂以下完全不見了,從斷處看來,應該是被用刀子深切過之後被扯掉的。

  右邊那位,鼻子被切掉、雙手的手指上的每個指甲縫中被插滿了縫衣針。兩個人身上都有明顯的被毆打痕跡,也有深得見骨的刀傷,滿地的血跡看了真令人怵目驚心……。

  今天見到她們的時候都還好好的……,為什麼,也被殺害了呢?!



  「相信我是兇手了吧?」


  「為什麼你要殺掉她們?她們做了什麼嗎?」

  「為什麼要殺掉?哼哼……,其實也沒什麼。」

  「你說什麼?!」

  「我只是今天在半路攔截了她們,不、不只她們,在我手上至少還有30名以上的人質,而每個都是你的同學。」

  30名?!也就是說他幾乎把我所有的同學都給抓了起來嗎?!

  他為什麼有這種本事……?不對,以他當初有足以殺害25名偵查員以及探員的能力來看……,抓學生對他來說應該是輕而易舉的。


  「如果你不相信,我還可以再殺兩個人。」

  「………………。」

  開什麼玩笑,他把生命當成什麼了……。不能原諒,這種行為絕對不能原諒!


  「好,我相信。」

  「很好,其實你的同學不只有這兩位被殺害……在這之前,昨天早已經有一位被我殺掉了。」

  昨天已經被殺掉了的人……,不、不會吧……難道說……。

  「我想你的心裡應該已經有底了。」

  「是……」

  「是艾迪.史恩。」

  是艾迪,艾迪是被他殺掉的?!

  正在和我用MSN交談的人,坐在另一台電腦前面的人……就是殺害艾迪以及另外兩位同學的兇手,而且他還有可能隨時再殺害我的其他同學。



  我該報警嗎?



  「回來正題。」

  他一語將我從思緒中拉了回來。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主動聯繫你嗎?」

  「不知道。」

  「不知道是正常的,要是你知道的話我就不會聯繫你了。」

  搞什麼……,這完全是沒有意義的問答。還是說這也是他的計謀之一?



  「那麼你到底想要怎樣?難道也想殺了我?」

  「我說過了……,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想對你怎麼樣,只是……」

  他每當要說到重點時就會停頓一下,像是在玩弄我的好奇心一般……。


  「……想和你玩場遊戲而已。」

  遊戲……?


  「什麼遊戲?」

  「嘻嘻……,是偵探遊戲。」

  「偵探遊戲?!」

  「沒錯。」

  簡明的回答後,他接著又說道。

  「遊戲規則很簡單,只要是不透過警方、偵探或是任何人的協助搜查,一切搜查行動只能由你一人進行,然後……在516日前找出我就可以了。」

  規則乍聽之下非常的簡單……,但是一切搜查行動必須由我一人進行,這實在是太刁難人了吧,我又沒學過專業的調查訓練!

  「另外,你休想破壞遊戲規則。」

  他這句話,帶有半恐嚇的態度對我說。

  「不管是你的電腦、電話甚至於你所有行動都會在我的掌控之中,要是被我發現你與警方有所聯繫……我會殺了我這邊所有的人質,也就是你的同學。雖然我說過我不會對你怎麼樣,但這只僅限於你破壞規則前。」

  「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你要是破壞規則,我也會殺掉你的喔,嘿嘿……。」

  果然沒錯……,處於生命危險的人不只是被虜走當作人質的同學們,我也可以算是一個可以自由活動的人質吧,呵呵……。

  「不過你不用擔心要從何著手調查才好,我會給你一些比較有趣的提示,到時請你動動你的頭腦,解出提示中的答案吧。別忘了,同學們和你的性命都掌握在你的手中。請你加油,親愛的福爾摩斯先生。」

  他下線了。

  在他下線的那一刻,所有談話的訊息都被清掉了,只留下一段話。

  「明天請你也務必正常上課,我相信你們那邊一次有那麼多同學失蹤絕對會引起警方的關注的,到時請你必須巧妙的騙過警方。」

  距離期限516,去掉今天的話也只有短短的17天而已。關於兇手所給的任何提示絕對不能花太多的時間,同學以及我的生命都在我的手中……。

  但是又不能求助於任何人……我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我該怎麼辦……,我的腦筋一片空白無法思考啊……,剩下來的只有焦慮、恐慌和無助而已……我該怎麼辦……?




  …………………。


  不行!

  我不能畏懼他,我必須冷靜下來,為了同學們、為了艾迪、為了我自己以及有可能成為下一個被害者的人……。

  做吧,逮捕兇手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在他的遊戲中得到勝利後將他逮捕!


  我這樣在心中下定了決心。

  一個不屈服於罪惡的決心。


  好,我決定參與遊戲!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6-25 11:2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2   檢視全部評分
鋼鐵豬豬  好熱血呀呀呀.....(拖走  發表於 07-8-30 06:26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hoy286175  劇情張力夠!!  發表於 07-6-30 20:19 聲望 + 3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綱之鴻  正義必勝?!  發表於 07-6-29 07:20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阪小紅  再度敲碗 (敲碗  發表於 07-6-24 22:57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貝爾天使  =ˇ= 繼續加油~ 很讚~ 上次要看~ 結果沒時間~  發表於 07-6-24 16:55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kirakasim  好小子>"<!我要看續集啊!  發表於 07-6-24 09:54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五章.堅定》

  背著背包的我走入校門,一步一步的朝著教室走去。正當我踏入教室時,一個我最不想見到的景象映在我的眼簾中。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五個人……。

  加上我一共六個人而已。

  我走向前去詢問班上的一位男同學。


  「請問一下,今天的第一堂課不是一起上的嗎?怎麼大家都還沒來呢?」

  「我也不知道。」

  他搖了搖頭,繼續說。

  「都快上課了,他們都還沒來……不曉得在搞什麼。」

  「喔……,原來如此,謝謝你了。」

  「不會。」


  果然……,真的都被綁架了嗎……。

  這時門口傳出了有人進來的腳步聲,我轉頭一看,原來是班導和另一個人走了進來,而那個人就是上次的警官,那位負責處理艾迪命案的警官。

  班導走到講台上,對著我們六位說道。

  「同學們,霍克警官有事情要問你們,請你們集中在講台前坐好。」

  不用問了……,我大概知道他要問的是什麼……。

  我們紛紛往講台走去,坐在椅子上,班導也從講台上走下來,坐在我們身旁。這時換霍克警官走上講台,他先輕咳了一聲,之後用低沉的嗓音說道。


  「各位,我相信你們一早來就感到非常的奇怪對吧?」

  他將雙手撐在講桌上,用一雙犀利的眼神看著我們。

  「對,你們一定感覺很奇怪。就是……同學們呢?」


  我們點了點頭,這時霍克警官瞇起了雙眼給我們一個微笑,但馬上又收起笑容擺出剛剛那犀利的眼神。

  「昨晚開始到今早,你們學校接到了許多來自你們同學的家人所打的電話,都是在問:『我的小孩呢?』,由於貴班日前才發生艾迪.史恩遭到殺害,為了害怕再一次發生這種事情,所以校方立刻通報了我們警方。上層把這次失蹤案件歸類為艾迪.史恩命案的關係案件,所以也是由我來負責。」

  怕發生類似艾迪的命案……嗎?

  很抱歉,已經發生了,只不過他們和我一樣還沒被兇手殺掉而已。

  搞什麼,還是如兇手所說……被警方注意了嗎。


  「我希望你們能夠配合我,好讓我找出個蛛絲馬跡來搜查案件。」

  霍克警官挺起胸膛,將雙手插在腰際。

  「昨天從警局回去後,你們去了哪裡?做了什麼事情?和誰在一起?請從實招來。」



  警方的詢問又再一次的開始了,詢問的過程中我注意到了,我們六位昨天離開警局後的行動都是毫無關聯性的。

  兇手是用何種標準來留下他們、不抓走他們呢?不過仔細想想,兇手能在我回到家的這段時間把我們以外的30位同學全部抓起來……他是怎麼做到的?這個問題非常值得深思……。

  此外,除了我這個被兇手選中的「玩家」外,另外還留了其他5位同學,是刻意要製造出「我們這些沒失蹤的人之間沒有任何關聯」是嗎?

  不、深一點的去思考,留下我們這些在昨天回家後的行動都毫無關聯的我們,是為了要在警方的追查方向丟下煙霧彈,好拖延警方「懷疑我與兇手有所聯繫」到「確定我與兇手有所聯繫」的這段時間。

  這一切都是兇手為了暫時確保我進行遊戲的流暢度才做的嗎……?



  呵呵,怎麼可能嘛……,我想這可能只是兇手為了要讓我變成他的替死鬼,所去鋪設的手段吧……。

  兇手連警方的行動都算進去了,還設下這個手段,難怪他會要我正常上課。


  還是說……,連警方所會做的一切行動早在他預料之中嗎?

  若是如此,我的行動遭到兇手監控、警方行動也在預料之中,這樣的我完完全全處於劣勢呢……。

  真是不甘心。



  「陳同學換你了,請問一下你昨天去了哪裡?和誰在一起?做了什麼事情?」

  霍克警官依然用著他那犀利的眼神看著我,警方就在眼前了,但我卻不能將實情告訴他們,為了能救出被當作人質的同學們……,為了能抓到兇手……,對不起了霍克警官,我必須向您撒謊。

  「我昨天離開警局後,就直接回家了,到家後也沒有再出門了。」

  「有和誰在一起嗎?」

  「並沒有,我是自己一個人。」

  「喔?那麼有誰可以替你作證呢?」

  「您可以去詢問我們樓下的管理員。」

  這裡為止,我所說的話一切屬實,所以就算警方去進行調查,差異性絕對為零。

  「那麼回到家後……,你做了什麼事情嗎?」

  來了……這就是關鍵問題,要是在這邊表露出異狀、言詞出現矛盾的話……馬上就會被懷疑的。

  況且兇手搞不好就在某處觀察著我,甚至於竊聽。這樣可就不妙了,他一定會對同學們不利的……。


  「昨天回家後,洗過澡後直接倒頭就睡了。」

  我用淡淡的語氣回覆了霍克警官的詢問,表面上我看起來雖然很冷靜,但其實心中為了要編織出這句極富關鍵性的謊言而感到焦躁不安,還得忍住說話時的顫抖以及冷汗,第一次感覺到說謊的壓力原來這麼大……。

  「從回到家至睡覺的這段時間裡,電腦、電話之類可以運用的通訊工具你有使用嗎?」

  「電話沒有使用,電腦我昨天倒是有用過,但昨天並沒有與任何人使用MSN進行聯繫。」


  確實昨天我沒使用過電話,至於MSN,兇手已經清除我們的對話紀錄了,關於牛皮紙袋,我也以「除了不仔細尋找,就找不到」的程度去藏匿起來。

  另外……,「回到家後馬上倒頭就睡」這個理由,在霍克警官的想法中應該會解讀為我因為無法接受艾迪的死,才做出來的符合常理的行動吧。

  雖然比起那些國際智慧罪犯所精心策劃出的謊言,我所說得只是簡單的謊話而已,但我認為這種毫無裝飾的謊言是最能將破綻降到最低的說謊方法。

  其實我昨天回到家後,要不是有收到牛皮紙袋、兇手的主動聯繫、以及發生同學們都被虜走的事情……,我真的會倒頭就睡,因為艾迪的死對我來說真的感到非常的震撼。


  「嗯……。」

  霍克警官沉思了一下。

  「好吧,既然是睡覺的話,從這點追查也不會有結果。」

  「呼……」

  我輕輕的吐了一口氣,不、應該是說鬆了一口氣。

  「謝了。」

  「謝了?同學你謝我什麼?」

  「謝……,是謝謝你重視這個案件以及積極的態度啦!」

  啊啊……,一不小心就差點露出了破綻了。

  「喔,這樣啊。這是應該的,畢竟這是我所負責的案件嘛。」

  「對、對、對,說得也是喔。哈哈……。」



  霍克警官先對我的反應似乎感到很無言,但並沒有在意。詢問完,他和班導談了一些話之後,連對我們說句「再見」都沒有就離開了。

  由於昨天下午已經停課過了,所以今天就算只剩下六人,課程還是得進行,說起來還真有點空虛呢……。


  我根本就無心上課,拿著筆在課本上亂畫。

  到現在我還沒接到兇手所給的任何提示,難道他想故意拖延時間?只剩下16天而已……。



  等等……。



  我……參與……遊戲……?


  我這時突然領悟到了,昨天我在心中所說的「我決定參與遊戲。」這句話是多麼的不必要……,因為早在兇手抓走同學們、將牛皮紙袋放在門縫、選擇我為這場殺人遊戲為玩家時……



  這場遊戲早就已經開始了!

  不管我的選擇為「參與遊戲」或者「不參與遊戲」都無所謂……,因為就算我不參與遊戲,他同樣會在516那天,將我認定為「遊戲失敗者」,然後把我們抹滅掉。

  也就是說,我注定是這場遊戲的玩家,而且完全沒有參與遊戲和不參與遊戲的選擇權。

  想到這裡,我握緊拳頭,心中不再和之前一樣只會感到不安。


  而是……。

  更加的堅定只有自己才能抓到兇手、救出同學的想法……。


  不對……,這不只是堅定心中所描繪的想法而已,是堅定了存在我內心之中……那最原本的正義感。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7-1 10: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kirakasim  主角好像有點強調到msn@@?(一樣是期待續集!>"<b) ...  發表於 07-7-1 23:44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阪小紅  續集(敲碗  發表於 07-7-1 23:10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淬煉  很奇怪!他說沒有聯繫MSN這句話基本上就是漏洞 ...  發表於 07-7-1 23:08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六章.條碼》

  黑暗中,有位男子坐在只開了盞檯燈的辦公桌前,凝視著手裡拿的警察證件。

  他長長的一嘆,之後將證件放入抽屜中,鎖上、關上檯燈,他先是呆坐在椅子上,過了許久才緩慢的起身離開房間。


●●


  站在家門口前的我,往門縫一看。

  「……沒有兇手留下的訊息。」

  打開門走入屋內,站在客廳裡我仔細的觀察是否有人進入過,或是有人在屋內的痕跡。

  「嗯……很好,沒有。」

  看來兇手並不會主動來找我呢,畢竟遊戲的玩法是要我去找出他。


  走入房間裡,我將背包往床上一丟,接著跑到放在客廳裡的小冰箱拿了一瓶牛奶,拿著牛奶再走回房裡的電腦前。

  開啟MSN打入帳號密碼,按下Enter。


  才剛登入就傳出了收到訊息的音效音。

  「嗨,福爾摩斯先生,等你很久了。」

  是兇手!對話方格上,一樣沒顯示出帳號與暱稱。

  「今天如何啊?」


  今天如何?他明知道警察今天一定會來詢問的,還問我今天如何……,他根本就是存心諷刺我吧……。

  「和你說的一樣,被警察注意到了。」

  「呵呵,果然沒錯。不、不、不,應該要說是預料之中。」

  在他的預料之中……是嗎?和我所想的一樣呢……。

  「不過啊……」

  「不過什麼?」

  「嘿嘿……,福爾摩斯先生你今天表現的非常好呢……。」

  「什麼?!」

  「就是那句簡單俐落的謊言,以及你冷靜的態度。原本我還為你捏了把冷汗,不過看了你表現之後,讓我感覺我只是在窮緊張而已呢。」


  他說什麼?!


  「那句:『回到家後馬上倒頭就睡』,真是個巧妙的謊言呢,福爾摩斯先生。」

  難道今天我們被霍克警官詢問時,他有看見?!

  不、看見就算了,他還知道我說了什麼話,這代表他當時除了看得見我外,還聽得到我說的話。


  在哪裡?他當時躲在哪裡看著我?


  「你……當時看得見我?」

  「當然。」

  「也聽得見我所說的話?」

  「當然,請不要懷疑我當時說的話,我說過你的一舉一動都會在我的監控之中。」

  「如果是這樣的話,如果我是在家中呢?」

  「在家裡,你有屬於你的個人隱私權,所以我就不監控了。但電腦、電話之類可以和外界聯繫的通訊系統就除外。」

  可以確定的,兇手所給我的自由空間只僅限於家中,又或許他認為要是在家中動手腳,要追查出他的身份就非常的容易。


  「不妨到同學家中拜訪一下吧,嘿嘿……。」

  什麼?趁我在思考他今天就竟在哪裡監視我時,他突然間說出了這句難以理解的話……。

  「拜訪?你說什麼?」


  他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時,就下線了。對話紀錄依然被消除,只留下滿腦子疑惑的我,呆呆的坐在電腦前。

  不妨到同學家中拜訪……?如果我想的沒錯的話……



  這是提示!


  「不過……他說的是誰呢?究竟是要到誰的家裡去?」

  我摸摸下巴,兇手給了我一個完全不知道要從何思考的提示,只是示意著我到同學家中拜訪,他所謂的拜訪……就是要我去進行搜查吧,那麼在那位同學家中一定有著另一個提示……。

  一個提示的答案中有著另一個提示,是個連鎖關係啊……,果然像是在玩遊戲,不過要是輸了這場遊戲可不是鬧著玩的。

  「啊啊……,完全沒有頭緒啊……。」


  越是去思考,喉嚨就會越乾燥……。我拿起放在一旁的牛奶,將蓋子打開後往嘴裡猛灌,喝掉了三分之二後才又把它放回我的右手邊。

  重新開始思考,但依然思考不出個所以然,究竟兇手所指的是哪位同學?還是說不只一位?還是說是全部的同學?

  不……不對,不可能是全部的同學,雖然這樣的話搜查方向會非常簡單,但警方若是在失蹤的同學家中發現兇手所留下的痕跡的話,以及我不可能在短短的16天內把三十幾位同學的家中都搜查的很仔細,這樣一來便無法達到兇手所想要的效果。

  所以說,兇手所指的同學,是在這三十幾位的其中幾位才對,極有可能只有一、兩位而已……。

  看來……我只能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那麼巧的找出兇手所指的同學。



  ………………。


  不行,這樣簡直就是在亂槍打鳥嘛……,完全沒有效率。短短的16天內絕對不能浪費一點時間,兇手一定還有其他提示隱藏在被指定的同學的家中,要是在這提示中迂迴,就算成功破解提示找出答案了,在面對下一個提示時……,16天的時間一定會所剩無幾的。


  被指定的同學……,一定與什麼有關聯性……。

  「唉呀,完全想不出來啊……。」

  我搔搔頭,思考了這麼久還是一樣……。

  我把視線轉向手邊的牛奶瓶,仔細的看著它的瓶身,這只是個沒什麼意義的動作,或許只是它剛好在我旁邊我才去看它吧……。

  這時我注意到了,瓶身上的條碼。條碼,是一個商品的編號,就像是我們的身份證字號一樣,在學校裡……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商品,那麼座號就是我們的條碼囉。呵呵……真是無聊的想法。



  等等。


  「座號……,這麼說的話。」

  我的腦內像是突然通了電一般,思緒又重新的運作了起來。

  「學校中,一個座號代表一個同學,我是6號……」

  6……,班上剩下來的人數就是『六』啊……。而我們剩下來的六個人內的座號就是61218243136

  除了31號以外,其他剩下的人座號都是6的倍數,而原本也是6的倍數的30號同學則是被兇手給抓走了,這樣一來……。

  兇手所指的就是30號同學的家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兇手把他們五位給留下來並不是毫無意義的,這就是一個提示啊!當時是我疏忽了「座號」這個東西,所以才會認為兇手將互相沒有關聯性的同學給留了下來。


  沒想到我竟然是由觀察牛奶的瓶身,這個無意義的舉動發現到「座號」這個關鍵點呢。

  「6的倍數」,這是兇手給警方的煙霧彈,也是給我的提示。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7-4 05:5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8   檢視全部評分
鋼鐵豬豬    發表於 07-8-30 06:2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kirakasim  劇情果然精采阿>"<!  發表於 07-7-15 17:39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cheese cake  兇手不會是班導或同學吧? (笑  發表於 07-7-8 01:02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貝爾天使  好看 =ˇ= ~  發表於 07-7-6 11:02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NEKO & DREA    發表於 07-7-4 20:22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七章.30》

  班上的30號,是一位叫做瑟爾.喬的男同學,或許是因為我們都和艾迪比較熟,所以平日在學校也會有交談,但是我對他並不是非常的瞭解。

  他曾經大致的對我說過他住在哪裡,所以……要找到他家應該不是說很困難才是。


  倒是,我有一點很在意……。


  艾迪,艾迪.史恩……,兇手一連串的行動都是從艾迪死後開始的,兇手坦承三年前的滅門案、殺害偵查員與探員,以及艾迪遭到焚殺、身旁的同學被綁架,另外就是……兇手找我玩「遊戲」……。

  這些行動都是從艾迪死後開始的,艾迪……為什麼會第一個被殺害掉?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若兇手綁架同學們,再找我玩遊戲的這個舉動,是為了要掩飾掉艾迪真正遭到殺害的原因的話,那麼艾迪和兇手、和三年前的案件一定有著什麼關係……才遭到滅口的吧。


  我猛力的搖了搖頭。

  「現在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目前最重要的是去瑟爾的家中找出兇手所給我的訊息,而不是去猜測兇手殺害艾迪的意圖……。」

  的確……,比起去猜測兇手抹殺艾迪的意圖,現在最重要的是去進行遊戲,救出同學和找出兇手並加以逮捕,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明天早上都沒有課,就趁明天早上的時間到瑟爾的家中進行搜查吧。



●●


  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Holmes),柯南.道爾筆下所描繪出的19世紀末名偵探,福爾摩斯的言行舉止、經歷,全由柯南.道爾在小說中將自己化名為華生醫生的角色,將福爾摩斯的一切都如在現實世界一般給生動的描寫了出來,不知道的人還會以為現實中曾經真有福爾摩斯這號名偵探。

  而兇手稱我為福爾摩斯,把我當作一個名偵探……是嗎?或許這只是他對我的戲稱而已,爾且總覺得有他在諷刺我的感覺……。


  趁著今天早上沒有課,我朝電腦瞥了一眼,兇手並沒有再聯繫我以及給我另一個提示。看來……昨天兇手所給的「到同學家中拜訪」,也就是「到瑟爾家中找出線索」這個提示是目前最重要的。




  前往瑟爾家的路上,憑著腦中之前瑟爾告訴我他所租的房子大概位於哪裡,還好他當時說交代得很清楚,一下子就找到了,不然找起來還真是費時又費力呢。

  「就是這裡了吧。」

  是一棟兩層樓的住宅,雖只是普通的民房,但是依美國的房價,要租個套房就得花上不少錢,更不用說是「租一棟房子」了,看來瑟爾的老家或是他個人的經濟能力應該很不錯才對。

  走上前去轉動門把,發現門有上鎖。


  「真是麻煩呢……,門有上鎖呢……。」


  正當我在煩惱無法進入室內時,突然想到了老牌美國影集都會出現的一個橋段,就是……屋主一定會把備份鑰匙藏在門楣上或是門前的踏墊下。

  我踮起腳將手高舉,摸摸門楣上方,沒有鑰匙。接著我彎下腰來,將踏墊翻開……。


  「找到了!」


  鑰匙還真的藏在踏墊下,沒想到影集內藏鑰匙的地方,在現實世界中真的會有人這麼做。我將鑰匙插入鑰匙孔,轉動鑰匙。


  喀嚓。


  「嗯,還真的是這扇門的鑰匙。」

  轉動門把,把門推開。

  我踏入室內後在一樓晃了一下,簡略說明一樓的室內格局,從大門進入屋內後就是客廳,客廳右側是廚房,廚房裡有餐桌。而客廳左側是那種單純的廁所,裡頭並沒有浴缸、蓮蓬頭等衛浴設備,廁所的面積都不大,而客廳後方有一道被幕簾遮住的樓梯,那是這裡唯一能上去二樓的樓梯。

  客廳中央有個小方桌,然後有三個沙發將方桌周圍的四分之三給圍了起來,接著方桌的前方就是一台電視。方桌上放著一個杯子,杯子中裝有一半的水,與其說是裝了一半,倒不如說是被人喝了一半。客廳中我仔細的搜查了一遍,發現客廳中只有方桌、沙發、被喝了一半的水、電視以外並沒有其他的東西存在,更別說是兇手留下的訊息了。

  走進廚房,餐桌的兩端上放有兩杯牛奶……。

  「瑟爾是一個人住……,餐桌怎麼會有兩杯牛奶?而且照這種擺法來看,就像是當時有兩個人各自坐在桌子的兩端喝著牛奶一樣……。」

  一杯的牛奶是裝滿的,另一杯和客廳的方桌上的水一樣,被喝了一半。我上前去查看了一下,發現兩杯牛奶已經發臭了。

  「看來這兩杯牛奶已經放在這裡一段時間了……。」


  「……奇怪。」

  我抬起頭來,看著頭頂上的日光燈。

  「我剛才進入屋內時怎麼都沒發現呢……,這些燈一直都是開著的。」

  是瑟爾或兇手的大意嗎?

  不、瑟爾的話還有可能,但兇手不關燈絕對是為了要保持當時來到這裡時的狀況。

  接著進入客廳左側的廁所,也是開著燈,裡面除了馬桶、洗手台外,全都很乾淨……,看來瑟爾很注重衛生呢。



  「好了,一樓搜查結束。」

  我將雙手插入口袋,慢步的從樓梯走上二樓,果然燈也是開著的。


  但,二樓的感覺完全不像一樓一樣,二樓的空氣中帶有點腥味,二樓的格局比較單純,有兩間臥室以及一個顏色與其他兩間房門不同的房間,我想那間應該是廁所,除此之外就沒了。


  兩個房間的房門都是開著的,只有廁所的門是緊緊關上,而且還上鎖。


  「不對勁……這廁所不對勁……。」

  這間廁所之所以讓我感到不對勁,是因為二樓的腥味似乎就是從這間廁所傳出來的,尤其站在門前,這腥味更加濃了。


  打開來看看吧……,裡面到底是有著什麼東西……這腥味……。


  我往後退了幾步,向前一衝、一個猛力的側踢將門給踢開,與其說踢開……倒不如說我把門給踢壞吧。


  「嗚噁……。」

  整扇門被我踹開後,一股濃厚的血腥味馬上直衝我的鼻腔,我趕緊撇過頭去摀住口鼻。

  然後才慢慢將視線移回到這間充滿著血腥味的廁所內,但在我眼前的竟然是……。



  「瑟爾!」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7-10 11:5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kirakasim  瑟爾阿....兇手都挑主角同學下手:'(  發表於 07-7-15 17:39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貝爾天使  他會不會是死了... 期待後續~XD  發表於 07-7-13 19:10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xyz821123  期待續集喔@@  發表於 07-7-10 09:50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八章.澤格》


  「瑟爾!」


  我大喊了他的名字之後,也不管整間廁所的血腥味有多重,直衝到瑟爾面前。


  「死了……,瑟爾也死了……。」


  不用測量脈搏,不用測量呼吸,只要有眼睛的人就可以看得出來瑟爾已經斷氣很久了。

  滿地的血跡已經乾沽了,我的雙腳踩在這些血跡上,血跡還會龜裂。不過這都不是重點,瑟爾的身體同樣有遭到毆打以及有被利刃捅過的傷痕,他身上的傷痕呈蜂窩狀,整具身體變得坑坑洞洞的,雖然這些傷痕很深,但兇手刻意避開要害,要瑟爾痛不欲生但卻又不會馬上死,好如中國古代的凌遲處死般……。

  雖然是凌遲處死,但瑟爾真正的致命原因,是被勒死了。兇手在牆上斜斜的釘了兩根鐵條,把繩子先繞在瑟爾脖子上,再把繩子的兩端綁在鐵條上,只要瑟爾一低頭,繞在脖子上的繩子就會變緊,進而勒死他。

  瑟爾的舌頭整個吐了出來,臉部呈黑紫色,身體也發臭了……,斷氣時間至少有48小時了。


  ………………。


  「等等……,往前推48小時的話……。」

  沒錯,不就是我們被帶到警局詢問的那天嗎?兇手抓走同學們,又殺掉瑟爾及另外兩名女同學……,難道兇手不只一人?

  「不、不可能……,兇手向我坦承一切都是他一個人做的……。」


  不過兇手也有可能撒謊啊……,畢竟他是殺人兇手耶……。



  「我快被搞混亂了啊……。」


  好詭異……一切都好詭異……,兇手的殺人時間和虜走同學的時間互相重疊……,他是怎麼做到的……?

  報警……,不行……,既然兇手曾經來過這裡,在這裡他應該也「看」的見我吧,瑟爾的屍體該怎麼辦……?


  我看著已經斷氣的瑟爾,對他有很深很深的歉意……,因為我不能報警,只要一報警,會害死其他同學的……。

  「對不起……,瑟爾……。」


  咬著牙關上門,我繼續在這間充滿著血腥味的浴廁內搜索,為何我改口叫這間為浴廁呢?因為它和一樓的廁所不同,這間廁所附有沐浴設備,所以我稱它為浴廁。

  進入浴廁裡,門的右方是浴缸,左方為馬桶以及洗手檯,正前方的空間則是瑟爾屍體坐在那裡,所以一進入門內就會看見已經斷氣、呈現恐怖死狀的瑟爾,兇手的用意就是要讓別人在打開門的瞬間,就看見死狀極為恐怖的瑟爾……,或許這是兇手要給我、或是其他發現屍體的人一個驚喜……,兇手這真是個變態般的幽默感。

  浴缸旁的置物架上,放有瑟爾的毛巾以及浴袍,洗手檯上的置物架上放有拋棄式刮鬍刀、牙刷以及牙膏,再來就是滿地的血跡和瑟爾的屍體,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東西存在於這裡。


  到現在我還沒看見任何提示,兇手示意我到30號同學的家中,難道只是因為要告訴我他殺掉了瑟爾?

  不對……。

  這間房子裡一定藏著兇手所要給我的提示……。


  瑟爾的死亡時間大約是前天,加上這裡的燈全部都是開著的,可以確定兇手殺害瑟爾的時候是晚上……。

  大致推理一下兇手犯案時間。

  前天從警局回到家……,兇手抓走30多名同學、在我家放置牛皮紙袋、與我聯繫、殺掉瑟爾……。

  牛皮紙袋隨時都可以放置在我家,所以暫時不列入考量內……。可以大約排定兇手的行動流程……。

  他先是抓走30多名同學,再來殺掉其中兩位女同學,然後再與我聯繫,結束聯繫後他來到瑟爾的家中將瑟爾殺掉、佈置提示。

  這樣一來,照這流程來看的話,只要是人就可以辦到。


  浴廁內刺鼻的血腥味,讓我有些暈眩了,我趕緊開門走出浴廁。站在走廊上,看見兩間房門開著的房間。

  「或許不是在浴廁內,提示也有可能存在於房間吧……。」


  我走入其中一個房間,也就是剛上樓時位於右側的房間,書桌上以及地板上有凌亂的書本,痕跡不像是為了找什麼東西而用亂的,而是故意要將這裡的情況給用的一團亂,這種毫無目的的雜亂畫面,是兇手為了要隱藏什麼東西而做的吧?

  除了學校內的教科書外,還有幾本經典的小說,其中比較引我注目的就是《福爾摩斯探案全集.恐怖谷》這本書,或許只是因為現在的我被兇手給戲稱為「福爾摩斯先生」,讓我現在心中不知不覺也把福爾摩斯給當成了偶像。


  呵呵……。

  福爾摩斯一系列書籍,在我國、高中時代就已經讀完了,關於我現在手中這本《恐怖谷》的劇情,我不用翻開書就知道了,第一部由化名為馬卡邁克的神探潛入位於「恐怖谷」的暗殺集團內,最後一舉將他們擒獲的故事。而第二部則是描寫福爾摩斯調查道格拉斯命案,最後發現死者其實是……。



  「唉呀呀呀,怎麼開始回想起小說的劇情呢……。」

  我中斷了對《恐怖谷》的劇情回憶,專心的在這間房間內進行搜查,而我也在床頭枕頭內找到了一個怪東西……。


  那是個紙團,我將紙團攤開後,空白的紙條上並沒有寫下任何的文字,只是有點髒,我好奇的將它拿高,抬起頭看著紙條。

  紙條在燈光的照映下……。



  「這、這是?!」



  我看見紙條上的浮水印顯現出文字……!上頭寫著:

  『給親愛的福爾摩斯先生:

  很高興你能夠了解我所說的提示而來到這裡,也很高興你能夠發現這封我特地留給你的信,或許你已經見過你的同學了,也許他也已經死了,人本來就會死,更何況是遇到有心殺死自己的人呢,我給了喬同學兩個死法,我不曉得他是選擇哪種死法,但現在的你一定知道吧?

  澤格這地方風景不錯,但對某些人來說或許是個傷心地。

                         期待你能再次發現。』


  兇手讓這間房子保持開著燈的狀態,是為了要讓我發現這封用浮水印的方式來隱藏留下的訊息……。

  第二方面……,兇手在這封信上同樣以「福爾摩斯先生」稱呼我,看來他早就想好要這樣叫我了呢……。


  而兇手所說的「給瑟爾兩個死法」,這大概是指「失血過多」或是「勒死」,依照瑟爾的死狀來看……,呈現臉部發黑的狀態……。


  瑟爾如我一開始的判斷一樣,是被勒死了。


  另外……。


  「澤格這地方的風景真不錯,但對某些人來說或許是個傷心地……?」

  這段要表達的是什麼……只是兇手的感慨嗎?

  不、絕對不是這麼簡單,因為在最後一段還寫著:「期待你能再次發現。」這段話。


  如果我猜的沒錯,「澤格(Zeger)」這地方也有著兇手的提示。



  但話說回來……。


  「怪了……,西雅圖內有個叫做『澤格』的地名嗎……?」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8-19 01: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cheese cake  我要應徵當賣便當的 生意應該不錯 (?  發表於 07-7-17 00:49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NEKO & DREA    發表於 07-7-16 03:55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貝爾天使  好棒 > 0 < ~ 快點出來吧~~  發表於 07-7-15 17:43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kirakasim  向從未說過話的瑟爾致意(踹  發表於 07-7-15 17:40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九章.牽制》



  澤格。

  兇手給了我這個叫做澤格的地名,但西雅圖境內並沒有澤格這個地名。


  「還是說……,澤格其實是個名詞?」


  我稍微的思考了一下。

  「Z、e、g、e、r,澤格,似乎沒有這個名詞……。加上兇手所說的:『澤格這地方的風景真不錯。』,或許澤格真的是個地名。」


  這時我瞄到掛在牆上的時鐘,11點40分了,下午還得上課……,看來今天的搜查得先結束了。

  不過瑟爾被殺掉這件事,我一直很在意著,雖然很憎恨兇手的作為,但我必須考慮以大局為重,也就是進行遊戲,盡量不做出會讓兇手懷疑的舉動才行,所以上課也是必要的。

  現在到學校上課也已經不是為了課業了,而是要故意出現在兇手的「視線」內,讓他不對我起疑……,另外也是要確保剩下的同學是否也慘遭殺害……。


  我將紙條塞進褲子的口袋裡,到浴廁內看了一下目前無法安息的瑟爾,再將整個房子我所留下的痕跡全部都仔細的清除。


  「呼……,總算好了……。」


  全部都處理好了之後,打開大門準備離開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個人正從對街經過。

  我趕緊將門關上,再稍微打開一點足夠看到外面情況的縫隙。



  「那個人是……?」


  由於我近視,再加上只用小小門縫來看對街完全是一片模糊,但那人的身形、走路方式我卻覺得很熟悉,我將眼睛微微瞇起來,集中焦距看著那正從對街經過的那人。


  「他是……,霍……霍克警官。」


  沒錯,正從對街經過的人就是霍克警官。


  「他要去哪裡……?」



  我慢慢的將門給打開,悄悄地跟在他背後,看著霍克警官走過一街又一街、一巷又一巷,之後停在一個三層樓的房子前,拿出鑰匙打開大門然後進去房子內。


  房子前的我躲在轉角處,偷偷地上前查看門牌。


  「維斯爾路53號……。」


  霍克警官既然能從口袋中拿出鑰匙輕易的進入這裡,看來這裡應該就是他的家了。但他幹嘛在上班時間回家?


  難道……。


  「難道霍克警官也會在上班時間摸魚……?」

  真是的,身為警官竟然在上班時間摸魚,這樣下屬還會乖乖聽話嗎……。

  「呵呵……。」

  我苦笑了一下。


  咦?!


  不對啊……,我還得去上課,而且這種跟蹤別人的行為要是被兇手看到了可不得了啊!


  將門牌記住後,趕緊跑回自己的家裡。


  看了一下電腦。

  兇手依然還是沒有給我訊息。

  看了一眼時鐘,1點整。


  「算了……,還是先到學校去吧。」

  我聳聳肩,拿起放在床邊的背包就離開了。

●●


  拉上窗簾,男人依然在這一片黑暗的房間內,坐在只開著一盞檯燈的辦公桌上,輕撫著手中的警察證件,嘆了一聲。

  「羅德……。」

  這時突然有鈴聲從掛在一旁椅子上的外套響起,他走上前去,從外套口袋中拿出一支手機。

  按了通話鍵。

  「喂?」

  「警官,我是法醫,我用另一種方式再次驗屍,有個重大發現。」

  「辛苦了,我馬上回去。」

  結束通話,他將原本拿在手中的警察證件放回抽屜,穿起西裝外套,接著離開房間。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我不耐煩的拿著筆在桌子上敲著,看著牆上的時鐘,總覺得在學校時間過得特別慢,又看了一眼在台上講課的老師,班上一次少了這麼多人,難道他們一點都不在意嗎?


  另外,到底澤格是指什麼地方。


  久違的下課鐘總算是響起了,美國的老師也都怪準時的,上課準時、下課也準時,我起身伸伸懶腰。


  回去後還得繼續解決呢……。



  「陳,待會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



  喚著我名字的是那五位被兇手所留下來的同學,看著他們臉上還擺有笑容,我不明白……。我低下頭繼續收拾東西,口中輕輕的回道。

  「對不起,我沒辦法去,我還有點事情。」

  「是嗎……,那麼再見囉。」

  他們有說有笑的走出教室,我再抬頭看著他們。


  為什麼……,班上的人都消失了,而你們竟然一點都不在意……。



 「唉……。」


  我輕輕的嘆了一聲,背起背包正準備離開教室,我看見了貼在教室後方的西雅圖地圖。


  我走上前去,站在這張大地圖前。


  「還是找找看到底有沒有『澤格』這個地方吧……。」

  我仔細的看著地圖,尋找著澤格這個地名。


  果然不出我所料,不管我怎麼仔細的找,就是沒有澤格這個地方。

  「難道真的沒有澤格這個地名嗎……?」


  實在是有點沮喪,因為不管怎麼找就是找不到澤格這個地名。




  ………………。


  奇怪……,自從兇手給了我「澤格」這提示之後,思考就莫名其妙的被拘限在尋找澤格的存在,完全沒有個正確的思考方向……。


  而這些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出在「怎麼找就是找不到」。


  所以說……。


  「這是個牽制!」


  我的思考打從「澤格」這個提示出現後,就一直被兇手給牽制住了!


  難道說從一開始地圖中就沒有澤格這地方嗎?

  「不對……,換個方式想,假如澤格原本是存在的話……。」


  朝著這個方向想,似乎開始有點頭緒了……。

  假如澤格這地名原本是存在的,而現在不存在了,不管我現在怎麼找一定就是找不到。



  「也就是說,只要在舊西雅圖地圖中找得到的地名,而新的西雅圖地圖中找不到的地名。以及新西雅圖地圖中找得到的地名,而舊西雅圖中找不到的地名……,而那些地名中一定有澤格……是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


  不、不是如果,而是只要是稍微有可能性,就有求證的必要……。




[ 本文最後由 BECKMING 於 07-7-20 11:0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9   檢視全部評分
星月  那五名同學最後的結果是...? (謎:你扯遠了 (踹) ...  發表於 07-8-28 18:17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xyz821123  我覺得那群同學比較可疑@@  發表於 07-7-27 15:16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kirakasim  警官偷懶阿...警官是兇手!  發表於 07-7-22 21:53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芊月    發表於 07-7-22 15:00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cheese cake  澤格與霍克警官似乎有些關聯?  發表於 07-7-21 14:52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阪小紅    發表於 07-7-20 23:48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2-18 17:37 , Processed in 3.081290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