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淬煉

第三章 追索(6)



  腳動了起來,心急之下的我用著比平常快上兩倍的速度,奔了下去樓下,而本來問候的斐裘墨跟小野見我跑了起來,也跟上了我,只是在我剛剛從小野旁邊經過時,我看見她的眼中好像出現了什麼?可惜我無心去思考,自然也就忽視過去了。

  狂奔下樓,好不容易我來到了現場,卻見到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景象。身體微微顫抖著,我邊喘著氣,我邊走向被葉子穿透的那人看去,果然……那人果然是陳誠,看到陳誠那充滿驚訝、不甘、害怕、膽怯、死不瞑目的臉,強忍不住地,我簌簌兩行淚下,止不停。

  沾染在碧綠葉子上的血液還未乾涸,因為在被風吹乾前,新的血液就已經填補上來。隨著霍然而來的充滿怨氣的寒風拍打到我的臉上、打飛了我的淚水,我又慢慢的再走近前看。

  而在旁看戲的學生,看到我這樣行走過去,且臉色可能太過於差,因此原本圍觀的學生又再退了一圈,可是還是圍在我的周圍不遠處,應該是說,圍在陳誠屍體的不遠處才對。

  看著陳誠他的肚子被葉子穿破了一個洞,那樣子就好似被太陽給穿透般,他雙手擋住頭部,眼睛算是眯著,可是其中帶著太多太多情緒,我剛剛所說的那五種情緒也只是當中的一點而已。

  如玫瑰般艷麗的色澤泊流在地上閃閃動人,在眾人眼中化身為畫家筆中血腥佳作。疼痛又開始侵占我的神經,現在我的大腦已經沒有再進行運作了,只能任由這一波又一波的打擊把我帶入夢鄉。

  臨昏前,我好像有看到斐裘墨他朝我奔來,泛白的唇微微上揚,我的身體也開始後仰,在瞥看一眼陳誠學弟,我跟我自己說──雖然我跟你認識還不到二十四小時,而當洛非有危機時雖然你也沒有出面,可是你仍然是我的朋友,而我一定會找出害你的兇手,不管他是人是鬼,我都一定會找到的……


(分格線)


  難過地睜開眼瞼來,我感覺到我的身子有些僵硬,眼睛也很酸澀,但是心痛的感覺更是強烈無比,連續兩個人在我眼中發生慘劇,而我卻沒有能力阻止一切,悲痛的心思佔滿我的所有、我的一切,我想我不能再這樣廢弛下去了,我必須得行動,且提起精神來揪出兇手才對!

  我深信這件事情絕對不可能是所謂的意外,我不想等到剩下我一個人的時候才驚覺不對勁,到那個時候,一切就肯定挽回不了哩……動動頸椎,我向左側移,這時的我才發現斐裘墨跟小野還有──琪琪等三人居然待在我身旁,看此我趕緊吐口大氣,幸好剛剛我沒有流出淚來,不然可就在琪琪面前糗囉!

  而琪琪看到我醒來,馬上就變成了一隻無尾熊將我給抱住,害我連忙尷尬的乾笑著。

  間接的,我也想到正事,我問琪琪說她知道現在的情況,她說了聲「懂」後我才點了下頭,然後又轉向斐裘墨道:「斐裘墨……我們現在就去那間廢宿舍好不好?我想要快點揪出那個害死陳誠的兇手,不管他是人或是鬼!」










                                                        未完待續
 
小說---悠夢online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67005

浩瀚邊緣,揮灑刀劍。萬物寂寥,沉默在心。如空如影,皆如幻影。鳳泊鸞飄,淚聲遽落。你我之間,邈若山河。太白酒星,一飲而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三章 追索(7)




  「可是你的身體。」斐裘墨臉色看起來有些猶豫。

  「哪尼?什麼?我的身體怎麼了嗎?我的身體出了什麼事情了嗎?」我狐疑的打量著這個同學兼室友的斐裘墨。

  但斐裘墨還未回答,賴在我身上的琪琪就搶先一步替他回答。「其實也沒什麼啦!小柳哥哥你不必太擔心唷!其實小柳哥哥你就只是因為貧血加驚嚇過度所以才昏了過去而已咩!護士阿姨說好好調養就沒事了囉!」琪琪掛上甜膩的笑容,這也讓我憂鬱的心情好上許多。

  聽到這話,我笑笑搖頭,然後帶著琪琪一同從床上起身,我朝斐裘墨道:「如果是貧血的話就沒關係了,我等等回去拿個葡萄乾邊吃邊走不就沒事了嗎?」笑該笑玩了,接下來我難得正經的道著。「反正我今天一定要去廢宿舍那,不快點找出真相的話,阿虎、阿潘、琪琪我等小野都會有危險的。」

  或許是看到我眼神透露出的堅持,斐裘墨算是答應了!

  從宿舍之中拿我心愛的保命葡萄乾出來,現在我正邊吃走邊吃著,走在路途間,我們路過了一個學校的停車場,看著其中一門車窗,裡頭顯露出蒼白而毫無血色的我。綠蔭之下我們四人前走去那間老舊的廢宿舍。

  三層樓高的老舊房屋在我瞳終照印出,這裡跟昨晚一樣是青苔旺盛的地方,只是因為現在是早上,所以感覺這裡比昨夜所看到的好很多,至少沒有那麼陰森,雖然那寒冷的氣息依舊冰冷,但晚上來跟早上來果真是有差別的。

  還有,在不知不覺之中,昨日那種敏銳感又恢復了……感覺我好像又能感受到那股不懷好意的味兒,應該就是剛剛葉子出問題時就回來的吧?至於現在不知何的一股窒息感受侵像我,我四隻酸疼,不好的感覺瀰漫的更嚴重了。

  忍不住地我問斐裘墨,「斐裘墨,你有感覺到什麼嗎?」我一問,他的雙眼就在我的觀看中變成全黑色,然後又瞬間變回原樣,在旁的琪琪跟小野根本無從發現吧?

  「沒有。」

  斐裘墨用著兩個字打發我後,接下來卻又用著異樣的眼神看著我,看得我全身又更冷了!害得我連忙奔去琪琪旁邊,分享那小小的溫暖,不過現在一邊是小野一邊是斐裘墨,只能跟兩名都屬於恐怖級別的大冰塊相處真是難過啊!

  捏捏有點酸疼的後頸,這次改由斐裘墨帶頭,他開啟門把,而我再度走進了這棟廢宿舍……

  跟昨晚一樣的物品、一樣的裝飾,走路此地,恍然間我好像被一股引力給拉了過去般,在沒有人發覺的情況下,我愣愣的踩著散發出木頭腐味的地板,走去那看起來有些灰濛濛的窗戶去,我對著那窗戶看著,隱約中一張臉出現在窗戶上,我也立即被這臉嚇到回神,回神的我再看一次那窗戶,只可惜那張臉已經不見了。

  雖然不見了,可是那張臉我卻還記得十分清楚,心臟又撲通起來,剛剛是錯覺吧?因為剛剛那張浮出的那張臉居然是──阿潘,那四眼田雞的臉──該不會阿潘在我昏迷的時段內慘遭意外吧?慘白爬上臉蛋,我抿著唇深吸口氣,先不管了!現在我該要做的事情,就是能夠在短時間之內早到線索……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給蒼藍:沒辦法!一大堆事沒做,不能先睡……四點才去躺的……十一點半就醒來繼續忙哩……>口<



第三章 追索(8)





  當我正要回頭過去找斐裘墨他們時,小野又以我察覺不到的腳步聲出現在我身旁,她隨我望向那窗口,平板的聲音也隨之洋溢出,「他們的死並不是你能夠預料出來的,所以你不需自責。」話終她便又離開,只是奇怪的是……為何只要跟她站在一起,身邊就會揚起很不自然的風呢?

  回歸隊伍後,我們才開始準備上到二樓去,就再走上樓梯口時,我與琪琪發出驚叫出來,而且說的內容還是同一句話。

  「那東西怎麼不見了──?」

  「什麼東西?」斐裘墨轉過來看著我們。

  我站在琪琪,旁邊迎視那犀利的眼光,而琪琪則因為眼前所看到的東西,因此現在她的腳正在努力發抖中,恍然間我還真有點懷疑她會不會腿軟。

  盯個一下,我才趕緊說,「就是昨天,我記得昨天有重物從這天花板掉下來,可是今天那重物卻不見了,而且連天花板都還好好的,絲毫沒有損壞過的痕跡,我很清楚記得當天有發生這件事。」而且樓上那重物甚至還差點害死阿潘。

  聽到我這樣一說,斐裘墨也愣了一下,他看了看周圍,然後走近我,靠著我的耳畔道著。「在這邊我沒有感受到任何的波動,而且東西居然在當天就馬上恢復實在不合常理,或許你們昨天所看到的,只是這棟宿舍的殘影,影與殘;殘與影,事物將皆成空,所以我想這可能是集體幻覺。」

  「這……」發出這聲音並不是我不相信這理論,而是我在猜想,如果這幻影打到人的話,那人是否也會出意外?如果是的話,那便太恐怖了!但是我只把這疑問留在心中,朝害怕的琪琪安慰幾句後,我們才踏上階梯。

  可是就在我們踏上階梯的尾側後,轟隆隆的一聲巨響,如昨日一樣的情景,天花板上掉下來了重物……

  「!」

  這東西一掉下來,就連個性頗為開朗少根筋的琪琪也不禁嚇得直哆嗦。

  「這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我也吃驚,不單單是我甚至連斐裘墨也略微驚訝,雖然這件是直得讓人嚇破膽,但是我有點對自己氣憤,假如我們剛剛在那邊拖延的久一點的話,是否就有人會成為這重物的犧牲者呢?

  但直得慶幸的還是沒有人受傷,等琪琪平靜一點後,斐裘墨才猜測道:「是集體預知,這可能是你們昨天的集體預知將要有的狀況,通常預知必須得靈感能力強的,可能是昨日這的波動與你們產生了一種共鳴,因此才會這樣。」

  我點頭──事情可能就是如此吧?這世界上本來就有這種無法說明的現象,如斐裘墨、小野倆不都是這種嗎?感覺到琪琪下意識加重抓住我手臂的力道,我想這件事對一個女孩子而言,壓力還是太重了。

  掠過這個,我們趕緊前往二樓。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追索(9)






  當我再度行走時,在我的耳旁忽然傳出“嘰哩──嘰哩──”的聲響,我轉頭到處亂看,可卻又沒發現任何異狀,我皺了下眉頭,心中有點緊張,該不會又有人要出事了吧?眨眨眼,如同昨天一樣的冰涼的氣息侵占我的全身,肩頭……又是昨天那個碰我肩頭的──鬼?

  我驚嚇的回頭,卻跟昨天一樣,還是什麼東西都沒有,這也更加持了我心中鬼在我身邊的想法,艱難的吞吞口水,我喚住斐裘墨。「喂……斐裘墨……你真的沒有感覺到什麼嗎……?」

  用力的搓著那還存留在肩上的冰涼,我左右八方不斷的看著,血液也加快了運轉,心臟更是跳得更猛烈了。

  「沒有。」頓一下斐裘墨又道:「實質上我也不確定,我也只能感受到波的魂念,也就是只能感受到心存邪念的鬼魂、不吉祥的地點等等,並不能直接看到所有魂魄。」

  「嗯……我知道了……」我有點魂不守舍的點點,心中開始想像這位觸摸我的鬼,或許這鬼只是想跟著我吧?我的身上有吸引他的東西所以他才會跟在我身旁?

  可,雖然那可能在跟著我的“鬼”無意要傷害我,可是當你知道有人要跟著你,不說他是人或是鬼,感覺都會非常的差,撓撓凌亂的頭,我半害怕的衝到斐裘墨身旁保求安全感,而琪琪也很不客氣的拉住我的手一起走。

  而我們之中,唯有小野獨自一個人走在眾人身後,我傾聽著她的走路步伐聲,卻發現小野的腳步聲極輕,輕到宛如風沙沙經過一樣輕。

  其實在我的感覺中,竹竿學妹小野她,就是陰風的代名詞,待在她的身邊總是會感覺特別的寒冷……孤僻是小野學妹的個性,看著從剛剛經過的一切,感覺在她的身邊,如果不是敏銳的人,是根本感覺不到她存的存在的。可是我卻對這個學妹感到異常的敏感,明明很想忽視她,可是卻又會在偶然之中看到她恐怖、陰寒森森的模樣。

  走過深咖啡色的長廊,我“一五一”號房的門口又在我眼前重現了!

  斐裘墨幫我推開了房門,原本看起來不透光的屧廊瞬間被強烈的光線給照亮了起來,且一點一滴地裝點在我們的身上,好似讓我們的蒙上一層金亮的薄光,且從外頭傳出來的熱度也溫暖了我發寒的軀體。

  而從那窗戶,現在所看到的景象也讓我有些微微的痴呆,最先反應出來的是琪琪,她走過還帶著有點血跡跟玻璃碎片的地板,然後一步一步走向窗去,臉上更是浮出甜甜的微笑,她道:「好、好漂亮呀!」

  是的!在這間廢宿舍的中午真的非常漂亮……中午跟跟夜晚那幽寒森冷的景色完全不一樣,此時的“一五一”號房宛如被金色的薄紗給戴上衣縷般,纏繞著眼前的一景一物,而有這片算是有點不透光的窗戶,更是在夏日高溫的照射之下,穿透了玻璃,更引來的朦朧又模糊的意外光景。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追索(10)





  看了下斐裘墨,他的眼中似乎也被這美景給攝了魂,唯有小野兩手環胸,倚在門邊,臉上對此景仍然面無表情。在我注視的同時,小野也回眸望我,頓然陣陣冷風吹向了我,而那股風就好像只針對我般,將我幾乎吹得不支倒地。待我回神,我已經跌坐在地上。

  “碰”的跌倒聲響,立即引來斐裘墨跟琪琪的關照,同時他們倆人也在景致當中回神。

  「小柳哥哥你沒事吧?」琪琪將我扶起,她的眉宇之間帶有著濃烈的憂心。

  我搖頭代表說沒事,眼神小心的偷看一下那張冷到不行的臉,也就是大冰塊斐裘墨,沒想到卻發現他的面色凝重,好像有什麼心事般,因此我起身後,跑到他旁邊詢問道:「怎?你發覺什麼了嗎……?」手在他面前晃阿晃的,我等待他的回應。

  「夠了!」斐裘墨在我的手晃了第五次之後,才臉色有點惱怒地拍掉我的手。他雙手在揮開我後,便插入口袋之中,接著他才跟我道:「我感覺到這邊非常奇怪,剛連我都差點被攝魄鉤魂,要不是你碰的一聲吵醒我,不然我可能會做出一些另自己死亡的事情。」

  聽他這樣一說,我才不禁想起,我剛剛會跌倒的原因就是因為注視著小野,然後她的身上就吹起一股風把我撞倒在地,難道她早就看出這房間的異常?所以她才會用我來來傳導他們醒來?不過……

  「那我為何我沒有受影響?」忍不住地,我問了出來。

  斐裘墨摸摸鼻子,他的眉在我眼中斂了起來,他聳著肩表示不知道。而琪琪則根本就聽不懂我們在說哪國語言,從裡到外盡是茫然,所以我就安慰著她說,「等到事情結束後,我會依依告訴妳的。」

  而她俏皮的回我一笑,可是笑意當中居然滲雜著苦澀,她說,「如果我能活到那個時後,我會慢慢的聽你一言一語的講解……」話完她放開摟住我的手,轉頭避了過去。

  當下我也不知道能說些什麼……但是感覺琪琪這話就好似在跟我求救?希望我去救她一樣,言語滄涼且透露著股哀傷,但是現在的她不是還好好的嗎?至少剛剛而言,她還掛著讓人暖心的燦笑啊?雖然我覺得不解,但也沒再多問。

  攝魂風波了事之後,斐裘墨才又開始抓線索……可是尋了許久後仍舊沒有任何跡象。尋了會,他朝我說,「剛從外頭見這屋子時,怨念極深,可一進來卻無任何線索。」

  聽這話我也苦惱,雖然找不到不是要事,可是……「雖然線索是很重要啦!可是我還是想問,如果真的是非人類所做的事情的話,它會不會在我們身上留下什麼記號又或者是什麼來追尋我們的蹤跡嗎?」搔搔後頸,如果“它”真的有留下記號的話……這樣子或許比較好尋吧?

  可是斐裘墨還是搖頭,表示我們身上根本沒有留下什麼。

  見他搖頭我又猜測,「或許“一五一”號房根本沒有東西,只是我們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這邊最有可能,或許那東西所駐留的房間根本不在這裡吧?」此句一說,斐裘墨馬上露出震驚的神色,撓撓頭,沒想到我不禁意的回答居然給他誤導物種了。

  接下來,斐裘墨就帶著我們去別間宿舍看看。發愣不久的琪琪也趕緊跟了上來,再次看到她的笑容,也已經恢復成原本無憂無慮,可以讓人心感到暖烘烘的微笑。

  關上“一五一”號房的門,同時我心中也希望,不要在有人死在這裡了!如果真的有人要死,我寧可就當最後一個……

  就在我心中正在默默祈禱時,一群白影從我眼前飄蕩過去,在我還來不及看清楚到底是什麼回事之前,我便已經狠很摔在地上,地板也因為我這個劇烈的撞擊而微晃了一下,同時原本已經好多的暈眩感又再度回來了!我撫住後腦,陷入黑暗的迴旋處之中。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18 , Processed in 1.168442 second(s), 21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