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淬煉

澈影: 阿~~~好恐怖阿? 老人是很膽小的= =+  (乖~上帝會保佑你得)



第二章  廢宿舍(4)



  走上二樓,一間又一間掛著號碼的門在我眼前中呈現,在薄弱的黃光的照耀下更顯得幽森恐怖,加上宿舍長年未清理,門上看起來都灰灰的,讓人深感不舒服,打個哈欠,我捏捏自己的臉,讓精神回籠一下,不然等等就要被睡神給拖走了。

  「剛剛掉落物品的房間是哪間?」我轉身朝學弟妹們問著。

  聽到我的提問,阿虎馬上自告奮勇的去尋找,過了幾分鐘後,他揮著汗,對我們露出了個憨厚的笑容說,「找到了!是一五一號房。」

  「一五一?!」原本最開心的琪琪一聽到這個房號,她頓然跳了起來,一雙美眸瞠得老大,她朝我們說,「一五一號房就是我們一開始提議要去的那間房間耶!據說理由有個學生死在裡面的那間!怎麼會這麼剛好啊?」

  最害怕鬼魂的陳誠一聽到眼淚只差沒飆出來,他雙眼開始濕潤,拉住一旁的阿虎,他可憐兮兮的向我這名暫代隊長道:「我們……我們回去好不好?這邊實在太恐怖了……」

  只是陳誠在說的我根本沒有在聽,因為早在上上句,由阿虎所說出那“一五一”號房的時候,我就跟琪琪一樣馬上知道這是我們一開始的目的地。

  琪琪學妹是原本就知道,而我是因為優秀的記憶力知道,可是在這“一五一”號房這號碼一說,我的眼神便開始潰散,眼前的景物好像在照鏡子般,鏡中鏡,房號後面還有個房號一樣,天旋地轉。在陳誠跟琪琪兩人正要為了要去不去而吵得乎天喊地時,我蹌踉了兩三步,眼前景象一黑,便失去知覺了……

  「學長──」

  呼喊聲拉回我的神智,我掀開眼簾,模糊的人影漸漸在我的視線凝聚出來,看看四周,我才發現我居然是躺在地上。同時琪琪甜美的聲音也在我睜眼時出現。「小柳哥哥你沒事吧?」琪琪攬住我的手臂,清澈的瞳眸中盡是擔憂。

  而我搖搖頭表示沒事,再從地上冉冉起身,我問著學弟妹們,「我剛剛是怎麼了?怎麼會躺在地上?」

  憨厚的阿虎抓抓後頸道:「不知道說,我剛剛看你才走個兩三步就突然昏到了,我還趕緊把你接住,不然你就會多個腫包了。」

  「對呀對呀!小柳哥哥你剛剛到底怎麼了啊?」琪琪跟著阿虎一起朝我問問題。

  阿……其實剛剛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昏倒耶,抓抓頭髮,把髮絲用得凌亂後,我才想起來我有個老毛病,尷尬的笑笑,我的臉上出現淡淡的緋紅,我愧疚的朝學弟妹們說,「其實剛剛那個是老毛病啦……哈哈哈……因為剛認識我沒說,其實我有點貧血,所以……嘿嘿嘿!」

  一聽,本來擔憂我的人都不禁賞一記白眼,而原本緊繃的氣氛也寬鬆了不少,看著大家又有說有笑,我陡然認為我的貧血還發作的真是時候,才正要咧開嘴笑笑表示我的喜悅時,正巧又看到小野學妹那寒氣森森,明明無風衣物卻又異樣翩翩起舞的樣子,我想,我暫時是笑不出來了!










                                                        未完待續
 
小說---悠夢online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67005

浩瀚邊緣,揮灑刀劍。萬物寂寥,沉默在心。如空如影,皆如幻影。鳳泊鸞飄,淚聲遽落。你我之間,邈若山河。太白酒星,一飲而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章  廢宿舍(5)



  這段小風波過完後,我們才走進去“一五一”號房,前往的同時,我猛然間好像感覺到有一隻冰冰涼涼的掌心觸即我的肩頭上,瞥頭看去,也只有看到那群學弟妹正在開心聊天而已。是錯覺吧?應該是吧!今天怪事特別多,不缺這一個。

  握住那早已經有著厚厚灰塵的把手,我輕輕一轉,生鏽的門鎖發出令人刺耳且猛起雞皮疙瘩的尖銳聲音,就好比用指甲刷黑板的聲音一樣,不知該如何形容。推開了門,許久不曾流動的空氣讓我嗆咳幾聲,我趕緊又退出門外。

  「咳咳咳……空氣真差……」掩著眼,我避開撲鼻而來的髒空氣,然後很不客氣的在大家面前用力咳嗽,咳完後我才跟學弟妹們說要等空氣流通後再進去,畢竟一個室內的空氣直直沒有流動的話,對人體是有害的。

  等個十幾分鐘過去,我才大略覺得可以。雖然進去後空氣還是很糟,可是比剛剛是好上許多了!同時我也不禁怨恨起來,早知道就帶個口罩不就好了!不過說真的,參觀廢棄的宿舍如果還帶一大堆工具的話,也是挺奇怪的。

  把腦中亂又開始偏題的想法踢出,我把注意力放回在“一五一”號房裡面。

  紛亂的玻璃碎片灑至桌緣邊,屋內沒有太多東西,只有簡單的幾樣必備用品,比較特別的地方是窗戶,他不是一般可以直接敞開的窗戶,而是只能拉上拉下的古老窗,而剛剛重物掉落的地方就在房間的左側旁,也就是床的邊邊,可是……有誰會把那種大型東西放在床旁啊?或許是因為要班出來所以才這樣吧!

托住下巴,我突然想要知道當初那新生的死法,我去問問阿虎好了!不過話說回來,陳誠幹麻老喜歡待在阿虎身邊啊?等等順便問問好了!嘿嘿!由於陳誠不敢進入“一五一”號房,所以我還得出門過去,而他們正在離房間不遠之處,也不是說太近也不會說太遠。

  「阿虎學弟。」我笑盈盈的接近阿虎,阿虎則不解的看著我,看他沒接我的話,我也只好繼續講出我未說完的話,「學弟啊!我是想問你當初那個新生是死在哪邊的,你可以說一下他的地點還有……死法嗎?」當我問到這問題同時,陳誠還很害怕的縮在一旁,好似我是什麼牛頭馬面一樣。

  阿虎先是安撫般的拍拍陳誠的背,然後才摳摳頭髮,貌似在尋找腦中的資料庫般並沒有立即告訴我,在我等得有點想去改問別人時,阿虎才「阿」了聲,道著。

  「我想起來了!學長他死亡的地方那間房間的窗戶那。記得琪琪她跟我說過,說那新生當初是因為打開窗戶觀看,可是窗戶不知是年代還是如何,忽然失了靈,往下卡住了那新生的脖子。當初法醫好像說是說窒息死亡,猜測應該是因為窗戶生了鏽,因上推不開所以窒息死了!」

  這一聽我點頭,真是離奇的死法,那新生好死不死就遇上,真是倒楣阿!再轉頭看向陳誠,我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道:「嘿嘿嘿!陳誠學弟啊……」我搓著手,奸詐無恥幾字應該沒有寫在臉上才對吧……?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廢宿舍(6)





  陳誠學弟聽到我在叫他,他便從阿虎的巨臂之中露出半顆腦袋瓜出來。他著無辜的眼神望著我,膽怯道:「找我……有事嗎……學長?」

  「有阿有阿當然有啊!」在我狂點頭一番後,我才揶揄的問道:「話說回來陳學弟阿,我一直想要問你一件事情,那就是阿!你幹麻老是待在阿虎身邊呢?難道阿虎身上有什麼吸引你的東西嗎?」

  我這話一開口,琪琪跟其他人剛好也走了出來,聽到我問這話他們都好奇的走過來,臉色也十分興奮,尤其是琪琪最為嚴重,她看阿虎跟陳誠時眼中還流露出一種曖昧的光波。而被琪琪這樣一看的阿虎跟陳誠,臉色還真的有點變了一下,至於我?我已經在心中笑到快得內傷了!

  在這個陰氣沉沉的地方,還是放輕鬆比較自在點……

  陳誠生性非常害羞,被我們這麼多人圍著看,他靦腆的又把頭縮到阿虎背後去,而阿虎便好心的替我們回答問題。「其實我跟小誠是從小到大就認識的朋友啦!所以我們感情特別好而已,還有陳誠常說我的八字比較重,可以幫他擋鬼,所以才常賴在我身邊。」

  「擋鬼?」四眼田雞,也就是剛剛差點送命的阿潘問。

  「這個阿……」阿虎轉身看了下陳誠,才又向這群學弟妹還有我解釋,「聽小誠自己說,因為他八字較輕,容易被鬼附身,所以才要跟靠近八字重的人在一起,這樣子才不會被鬼給當代替品。」

  這話一完,小野順了順遮眼的青絲,她慢慢的走近阿虎跟陳誠。

  而我也不打算把目光放在小野身上,轉頭從遠處看向“一五一”號房的天花板上,那已經沒有不會發光的燈台忽然在我眼前晃了幾下,不敢確定的再一看,卻發現燈台根本沒有移動,摸了摸胸,這可能是看錯吧?每次只要這小野學妹一出場肯定沒好事,重新把注意力放到她移動的身影上,突然之間我還是真有點好奇她要朝阿虎還有陳誠說什麼?

  小野走到他們兩的面前,毫無波瀾的臉色出現難得一見的慎重,她道:「八字再重的人,也擋不住厲鬼的索命。奉勸你倆一句“莫信直中直,須防人不仁”別問我何意,這其中之意也只能靠你們理解。」

  阿虎這壯漢對於小野的話看起來沒有感覺,反而是陳誠,他原本就夠慘白的臉,又“刷”一聲幾乎快轉成青綠色了。

  可是接下的事情讓眾人無法再把主題繞在陳誠身上了,因為當我邊諦聽著小野的話時,心中又揚起在樓梯時那不好的預感,可是這次沒有發生什麼徵兆,還是我露看了呢?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的眼神隨著心律的跳動而轉,身體好似站在個圓珠內部,一切的一切都變得扭曲。撲咚……撲咚……撲咚、撲咚、撲咚……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聲可以很清楚的傳入耳朵,不安也更是加深。到底是哪裡不對呢?我謹慎的預覽一下圍繞在這邊的人,當我轉個兩三圈後,我馬上發覺了不對勁。

  奇怪!洛非呢?怎麼會找不到洛非呢!他是跑去哪邊了?難道他剛剛沒有一起來聽嗎?撓撓頭,我反身走回“一五一”號房,結果才一進去就看到洛非打開著那死過人的窗戶,不知在做什麼。

  這時我心生懊悔,剛剛的我明明瞥頭再看一次“一五一”號房的阿!怎麼會沒有看到洛非呢?隨著他拉開窗戶,我心中的跳躍更是激烈,雙腳也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因為我感覺到這次有可能發生意外的人就是……

  「洛非──」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廢宿舍(7)




  我著急的衝了過去,害怕洛非他會得到與那屆新生同樣的下場。看他悠閒的在那邊吹著口哨跟玩弄散發銀光的鐵絲,噢!希望這不會是個悲劇發生,而其他人也聽到我的叫聲好奇看過來,一進來他們就看到我跟洛非好好的站在窗邊,此時的窗戶已經關了起來。

  洛非將鐵絲收起來,然後向我露出個嘲諷的笑,他邊走向琪琪他們邊道:「學長,真不知道你在窮擔心什麼耶,同樣的意外怎麼可能那麼湊巧的發生兩次?你真是想太多了。」

  雖然這學弟的話讓我有點好心被雷劈的感覺,但是看到他還活著,我也就放心不少了。睏倦地揉揉眼,疲倦霸道的侵占我的全身,本來是因為有趣而參加的探險居然會得這麼的累人,看來我以後真的得收斂一下愛玩的個性了!

  阿~風除除從我身邊經過的感覺還真不賴……啊?風?剛剛窗戶不是已經關了嗎……?只見我再張開眼,頭直覺得朝天花板看去,一看便看到那搖晃的燈台終於受不年代的悠久而靜悄悄地掉落下來。

  “框啷”

  一陣巨響,原本正在說話的矮小男孩洛非,他已經沒辦法再開口了,燈台惡狠狠擊重他的全身,鮮血隨即處綻,將古老的燈台添加一抹腥紅的色彩。當下所有人已經沒有辦法對這情況反應,他們就這樣定格在原地,兩眼瞠的老大,面色個個驚恐。

  原本的我也差點錯愕在這件事的發生中,可是心中還未平息的顫動喚回了我的神志,我把手汗抹在制服上,然後一腳一步踏進了洛非噴流出來的血湖之中。

  顫慄的手,緩緩朝著血流不止的洛非頸邊摸去,微弱地跳動讓我原本死灰的心重新復燃,不故身上意外沾染到的鮮血,我朝著那群被嚇呆的學弟妹大聲道:「誰有帶手機?洛非他還活著,我們趕快去叫救護車──」可是接下來他們的反應讓徹徹底底的失望了……

  四眼田雞阿潘,他推著鏡框,雙腳還正在發著抖,但他還是忍著害怕,道:「可……可是……可是如果我們叫救護車的話學校就會知道……那麼我們有可能會被記過甚至退學……我才剛來到這學校,我不要這樣阿……」說到最後阿潘似乎有點歇斯底里。

  其他五人也沒有動作,但表情好似都同意阿潘的言論一樣,噤若寒蟬。

  看到他們這麼絕情,我的心空了一下,這就是人性嗎?我愣愣的眨了下睫,第一次內心湧出稱之為“憤怒”的情緒,我很少生氣,因為那都還沒有到我的臨界點,可是這種見死不見的態度觸發了我心靈的怒火,就算再好的人也是有脾氣的!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廢宿舍(8)




  遇到這種生死關頭,我真的有點不敢相信這群人居然可以這般絕情絕意,而且他們才僅僅十六歲!真沒想這個社會迂腐成這等模樣,雖然我身上沒有任何傷口,可是我的心……卻好痛,好歹眼前的人也是活生生的人命……紅了眼,我耐不住的我氣憤指著在場的每個人罵著。

  「你們就這樣認為學業比人命重要!眼前這條明明可以救的性命你們居然放手而不顧?就只因有可能被記過、退學?你們這樣的行為跟間接殺人根本沒有什麼兩樣,你們知不知道阿──!」

  這大吼不知是否有喊回了這一群被鬼矇蔽了良知的學弟妹們,可欣慰的是,至少有人聽完我這話後出來幫忙,琪琪她慌亂的從口袋掏出隻手機,然後放在我的手上,放完退回時還加了句,「對不起。」

  只是我沒空回答琪琪的話,只是快速地撥打電話,叫救護車趕過來,可是雖然我沒有說,但在我心中,早在琪琪跳出來的那一刻便原諒她了,畢竟人非聖賢,誰能無過呢?只要知錯能改,就算以前再如何也不要緊。

  不久救護車就過來了!而我們也被請到了校長室去泡茶,我們四男兩女站在校長桌前面,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低著頭,看著他們愧疚及不安的神色,其實我心中也很過不去……其實早在剛剛房門外跟阿虎他們聊天時,我就察覺燈台好似在移動,可是我居然只是認為是眼花,如果我能再謹慎一點的話,洛非就不會有事情了……

  壓力好深、好重,幾乎快讓我喘不過氣來,好累、好想睡……是否一閉上眼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就會成為夢影?當然我也知道這不可能,盯著手上殘留下來的血跡,血腥味佔據了我的全身。頭……頭又開始暈了……可惡!老毛病又來……

  才正想要一昏了事的我,校長室的門就被推了開來,這讓我不由得的得集中精神,看著教官還有主任、校長臉色凝重的走了過來,我心中不禁一跳。裡頭教官把我們的臉給掃過一次後便開始用著嚴厲的口氣和氣勢責罵我們。

  「你們這群小孩子難道都不知道那棟房子有多危險嗎?先去除去非科學的事物,那棟房子說是一棟危樓你們知不知道!你們居然還趕給我去!而且你們也不看看現在已經是幾點了!難道校規沒說超過十一點之後出門就會被記過嗎!」

  教官開口著質問,主任和校長則都三緘其口。

  同時我也對此話無法回應,其他人也是吧……

  而見我們都不答,教官就把目標鎖定在年紀最大的我審問起。「不是我們要說你們,這件是真的是太離譜了!還你這個學長居然帶頭起亂!說你們為什麼要觸犯校規?還有為什麼要去那間廢宿舍!」

  「這……」

  在我胡亂的牽扯之下,校長念在於我是轉學生不知情,還有這幾人是新生的關係,通通給我們記一隻大過跟兩隻小過就放我們回去了。當其他人都失神離開後,我臨走前,看著了下死寂的校園,我靜靜的問著校長句話。

  「那個……洛非他……到底如何了?」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蒼藍宿命  !!會怎樣呢??  發表於 07-6-24 13:22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這個樣子的事XD



第三章 追索(1)





  天穹依舊是灰濛濛地,離熾熱的陽光升起,還有好長一段時間,可是我卻已經疲憊的不得了,整個人看來委靡不振、暮氣沉沉地,走在前往屬於自己的宿舍的期間,我看著周邊的一景一物,現在的我,已經沒有像剛剛在廢宿舍的時候,那樣的敏感了……現在一切很平凡,讓人察覺不出有哪裡怪異……

  可是剛剛走在校長室的時候,我依然感覺的到那不好受到不好的氣息啊?那東西怎麼可能說走就走呢?又或者是它又跟上了別人嗎?真是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思緒迷糊間,我又想到了那個小野學妹,她對於這情況似乎知又不知,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人還是鬼?整個人黑沉沉的,讓人看了都會想止步。

  籲了口氣,我用手搥搥背,然後拿出我的鑰匙打開宿舍房門。推開木質色的門口,我今天可沒有清閒跟我的室友,斐裘墨這人打招呼,況且現在都已經一點多了,如果再吵醒人家,恐怕也很不道德吧?感覺上,我臉上常掛的笑容已經因今天發生的事情而瓦解。

  本來,我在班上的笑容就是一種偽裝,畢竟我是個轉學生,如果一開始沒有好好的展現出特點的話,我很容易就會在班上被遺忘,而當初我會想跟斐裘墨作朋友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他到現在還沒有個要好死黨,只是這種人果然難以接近阿……

  苦苦笑了一聲,我放慢腳步聲爬到二樓床鋪上,然後拿起柔軟的棉被,把自己連身帶頭給整個給悶了起來,好煩……真的好煩阿……

  「唔……」我發出微弱地喃聲,心想──這件事就應該就這樣結束了吧?不會再有下個受害者了吧?這一切應該都只是個意外吧?在自問中,我的眼瞼越來越重,宛如灌溉上幾斤重的水泥般難以抗拒,照著身體闔上眼來,我窩在棉被,整個身體捲縮了起來,然後沉沉睡去……

  當我睡去同時,我沒有發覺,在我床軸正前方的窗戶,那水藍絲的窗簾正飄搖起來,晃動成水波紋條,只是在窗簾的背後,窗戶它並沒有打開──

  而原本在樓下靜靜沉睡的斐裘墨,在這怪異的情況發生後,突然睜開了雙眼睛,他原本就已經十分黝黑的眼,更是完全陷入深淵谷底般地全黑,他一個眨眼,原本搖動不安的水色窗簾已經恢復成原狀,甚至就像沒有搖動過般,詭譎。

  只是這些事情,我正待在夢鄉中,所以不知情。只是後來斐裘墨他在跟我回憶著往事的時候,他是這樣跟我提起的。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追索(2)






  西邊的上方緩緩升起第一絲曙光,灰夜則依依不捨地離開領土,等待陽光再次的離別。今日的美穹毫無雲端,朝陽的灑落更加沒有阻擋,一下子,遠方而來的熱度就照耀起,忙碌直滾的水藍星球。


  我賴在床上,翻滾來又翻滾去,好不容易有個力氣可以強睜起一隻眼,卻又被一股暈眩感給轉回夢神的懷抱之中。因為貧血的關係,因此我每天早上我都會爬不太起來,每次都得在床上轉個好幾圈之後,才有點力氣。我提起軟綿綿雙掌,使力起來拍拍自己的臉頰,意識才開始從半睡半醒間徹底清醒。

  精神不甚太好的我沖把臉,發現我的好室友斐裘墨還在睡,再看看牆壁上的時鐘。嗯……如果我的眼睛沒瞎的話,現在應該已經快遲到了。看著斐裘墨死睡不醒的樣子,我就難得做一次好人來叫醒這隻睡豬,好歹我們同學一場!雖然,實質上我是想借由欺負他來讓我的心情好一點。

  昨天……不!應該說今天所發生的事情還是讓我難以忘懷……

  悄悄地靠近在斐裘墨的床邊,我把手伸了出去,然後……沒品的捏住他的鼻子!可是也不知道斐裘墨是精神敏銳還是早已經醒來,當我的手還沒觸破到他的鼻子之前,他的手已經禁錮住我的手腕,而且力道還拿捏的十分用力。

  痛楚傳入神經,我想我的臉已經皺了起來。

  「喂喂!很痛耶!你放開啦──」我大嚷著許久,他才放開我的手,可憐了我白皙好看的手腕,上面已經留下深深的五指痕跡。原本我是打算臭罵他一頓的,可是他卻說了句話,讓我打消了念頭……

  「你昨天去了哪裡?」斐裘墨起身,他的神情毫無剛睡醒的倦態,反而異常的清爽,陽光一點一滴照亮他的身子,他的眼神透著肅穆之氣。這讓我不自覺得吞了吞口水,並且有點懊惱,為何在學校第一次見面時,沒有察覺到他有這種氣勢呢?

  想起他問的問題,我心中開始走下坡。

  把事情悶在心中真的很不好受,我原本是不打算說的,可是我卻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毫不隱瞞的,將昨天的事情都說給斐裘墨聽。

  尤其是說到洛非學弟,被燈台狠狠地砸重時的情況,我的心中更是不好受了……當時明明我是可以救他的,可是我卻沒有……疚心疾首,現在只要一想到在廢宿舍裡頭的情況,我便好自責阿……我想,就算是男孩子也有哭泣的權利吧?

  哽咽的把所有事情經過講完,這次的斐裘墨沒有像之前都對我冷嘲熱諷,他用他的手拍拍我的背,似安慰又非安慰。

  霧氣也模糊了我的視線,故不得離上課的時間越來越緊迫,我只能無措的哭泣,我只是平凡人,才十七歲的平凡人!我沒有辦法承擔那時候,那妖艷的血花在我的心中駐留,死亡氣息的吸吐。我,沒有辦法接受在廢宿舍裡頭所發生的一切,至少現在還沒有辦法……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淬煉 於 07-6-28 01:0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追索(3)





  哭乾了淚、哭啞了喉,待我心情平靜好一會之後,安慰的我的斐裘墨才又開口,而他的態度,似乎對於我所發生的事情看得十分慎重。他用那低沉的嗓子朝我說,「相信我,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


  這話一說,我抬起頭來困惑的看著在面前的斐裘墨。事情還沒結束?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是我聽錯還是怎樣呢?

  「這話……是什麼意思?」我用著沙啞的音色問道。

  他沒有馬上回答我的問題,反到先抓起床頭的制服,才邊換邊跟我講。

  「我從小就有一股特殊能力。那是一種眼睛,一種稱之──地獄之眼的瞳眸,是可以看到尋常人看不到的事物,當發動時,我的瞳孔跟水晶體會變成全漆黑色,而所看到的事物是厲鬼所殘留的怨念,如果是無怨念的鬼魂還有能量我是看不到得,至於他跟陰陽眼的不同便在於是──」

  口氣有點拉長,這讓我又更聚精會神的聽,同時驚訝也跑滿了全身細胞,斐裘墨這人果真不簡單阿!而,不到三秒斐裘墨又繼續接口,看來他是要給我時間消化吧?沒想到他這人也不錯,表面雖事事關不己,可是真正有危機時就會出面。

  他現在繼續說著方才未接完的話,「一個在於只能看到魂體,並不能感覺到靈波;另一個在於只能看到厲鬼,並不能感覺到非怨靈,如此而已,只是我的眼,還是個可以選擇時發動的──地獄之眼。」

  地獄之眼──!

  忍不住偷瞟了一下斐裘墨的眼睛,我心中再度讚嘆著,沒想到我的身邊居然有這種不平凡的人,雖然有點震驚,但自從昨天晚上的事情,已經讓我的接受程度高上許多分了!可是……「可是你的眼睛這件事跟昨晚那件事情有什麼關聯?為何你會說還沒結束呢?」

  換好衣服的斐裘墨翻下床,他從我旁邊越過,拿起放在桌面的鑰匙之後,朝我淡睇了眼道著。「因為昨天我看到“它”來了,它就站在窗戶旁邊直看著你的床位,所以我才認為這件事情跟你有關係,同時事情也還沒結束,可能還會有人出意外。」

  這一說,我的臉色馬上開始退去血色……什麼?它來了?不……不會吧!它居然追到了這裡?只是我為什麼沒有感應到呢?明明昨天他的存在對我而言是這樣得赤裸裸,可是……為什麼會這樣?

  從窗戶穿透而來的陽光雖然很暖和,可是卻無法包覆、溶化住我那顆寒冷的心。上下牙齒打著顫著,我已經不知該作何反應了,迷惑越來越深恐懼也就越來越近,就在恐懼將要佔據我的心頭時,斐裘墨卻拉住了我的手,賜予我一絲暖氣。

  溫暖降臨時,我同時也在將要發狂的境界中恢復,當然我一恢復就是盯著那握牢我手腕的掌心,著急的瞪著斐裘墨,為了避免五條指印再度留在我另一之美美的手上,我邊喊邊甩開了他的手。

  「你、你幹麻呀!」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追索(4)





  手才剛甩開,他卻馬上又拉住,當我想再甩開他一次時,他卻阻止道:「我知道你現在很害怕,這樣有人握著手可以降低人心中一定的恐懼感,所以你別再甩開了。還有我們今天就先翹課一天課回去那廢宿舍去探討真相。對了,順便把那群學弟妹給帶過來好了,我想他們應該都有危險。」


  聽到斐裘墨這樣一說,我才冷靜下來,且乖乖的讓他握著,而一時間感激的心態充斥在我內心。忍不住地,我放下來自深處的緊張害怕,然後露出一抹這天出自內心的微笑朝他道:「謝謝你!肥球小墨墨~」

  當下有人的臉色馬上變成鐵黑,好似巴不得將我拖進臭水溝去淹埋的一樣,而那某人握我手的力道也不意覺得加深,明顯的青筋正浮在額旁上,看此我不由得地又大笑了起來,或許我跟他真的會成好朋友、好死黨吧?

  穿上了鞋子,我跟斐裘墨一起先去找昨天的學弟妹們。

  首先我們倆要找的就是那位陰森的小野學妹,畢竟昨晚就她看起來最懂這擋事情了。由於我們昨天都有簡略介紹一下班級,所以現在我才會知道那群學弟妹是幾班的,途中我們還出校外去買個早餐,然後慢慢的咀嚼,看起來悠閒的不得了。

  至於現在我幹麻不立刻去找學弟妹他們呢?當然是因為現在還在上課囉!在上課時間跟老師要人可不太好阿……好不容易敖到了下課,我改拉著斐裘墨的手衝去了阿野的班級。

  小野,本名言曉野,今年十六歲,父母雙亡,因課業優異被雷蒙招攬。

  以上這幾點就是我對這學妹的認知了!

  在小野的班級外徘徊,其實在昨天的那群學弟妹當中,裡頭只有小野跟其他人不同班級,也不知道當初她為什麼會跟他們合夥來廢宿舍的?不過這也不是重點,重點只要找到人就好了!仔細地看著在這班級中的每一個人,而在一個幽暗的角落座位中,我看到了小野,此時的她正全神貫注地讀著課外書。

  可當我注視到她兩三秒時,怪異的事情又發生了,悶熱的烈日之下寒風似乎又朝我這裡吹揚,再看看一直跟在我身邊的斐裘墨,他似乎沒有感覺到這陣風的來臨,當我失神幾刻,黑影朝我襲來,散發著詭異氣息的小野,不知在何時何刻已經站在我的面前了……

  「……」被她的突然冒出,我嚇到無法發言,而斐裘墨現在也不知道她是小野,所以對一切不以為然,好不容易喉嚨有辦法繼續開口,小野她難得的搶先開口,而今天手中拿著厚書的小野,細長的黑髮在日光的點綴之下居然有點人氣味在了。

  因為如此才讓我發毛的心給放下不少,接著小野她朝我說道,雖然她依舊面無表情。

  「你找我?」她的眼不單看我,而且還掃過了斐裘墨一眼,當下我似乎看到他們倆人眼中閃過絲怪異的光芒,難不成他們誤打誤撞的啪出火花嗎?再檢查一次,我還是覺得可能性太低了。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追索(5)





  沒有再多想,我趕緊回答,「對呀!我是來找妳的。」頓一下,我順便把斐裘墨介紹給小野。「還有這位是斐裘墨,我的同學加室友。」


  「你來這幹嗎?」小野對我的同學──斐裘墨這人沒有做任何的回應,反而直截了當的問我來這邊的重點,害我在一旁險些咬著舌頭。

  看著小野,我也不拐彎抹角的直道:「嘿嘿,其實阿小野學妹,我今天來找妳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說的……」

  小野在我說的同時,她才跟斐裘墨打招呼,反應真是慢半拍阿!等他們點頭完,小野才又繼續和我對話,「什麼事?」她話末,可是口氣有點飄蕩,讓我不自覺的注視著她的那雙眼睛,意外發現她居然沒有在看我,反而是在看我身旁後的那顆亞歷山大椰子樹。(亞歷山大椰子樹:酷似檳榔樹,一般學校常見)

  扯去這被人忽視的感覺,撓撓頭,我道:「就是那個廢宿舍的事情,其實那件事情還沒有結束。」

  小野臉色依然平淡的神色,看來她對這件事並不太訝異,同時我繼續把未說完的話給道了出來,「所以那個……我希望在事情真正結束前,我們暫且待在一起比較安全,不然很有可能會有人再死……」將對著她的眼移開,其實在我的心中,我一直不認為這個竹竿形的小野是個人類,每次接近她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因此我非常非常的懼怕她。

  然而,在我這話一完後,頭腦又忽地的開始發暈起來,所有事物在我眼前又顯得的模糊萬分,我一手撐著太陽穴,一手搭上斐裘墨的肩,就怕此跌倒。難道又是貧血引發的頭暈嗎?我難過眯著眼,隱隱約約中,我聽到小野那較於陰柔的聲音是這樣回答我的。

  「或許現在就有人會死……」

  剎那間,我的腦中“啪”一聲斷了弦線,虹膜也逐漸放大,我再度順著小野的目光,然後衝向那顆亞歷山大椰子樹,只是在我衝到欄牆時,一切已經來不急阻止了,只知在眾目睽睽之下,那顆亞歷山大椰子樹的葉片居然就此斷裂了下來──墜地。

  「不──」

  我先吼了聲,接著直覺性地,我把視線鎖定在往下掉的那片葉子上。就在樓下,有名少年當場被這葉子給狠砸了下去,不巧這葉子不是平面摔落,而是成直柱形狀態,把那熟悉身影的少年,在他肚子穿破了個大洞。

  「怎麼會這樣?那人怎麼會是……怎會是他……?」我喃喃自語的,精神方面還有點不能接受一個人又活生生的在我面前發生這種事,而那個身影、那個身影,我不會記錯的,那個身影正是昨日那畏畏縮縮,膽子十分怯小的學弟──陳誠。

  我俯瞰著這場景三秒後,不顧另兩個人的問候,我毛髮整個豎立起來,握緊手中的拳,手指一點一滴的泛白,接著我又鬆了開指頭,動了兩下後,我知道我想要下去,下去看看那個人是否真的是那學弟。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57 , Processed in 2.198685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