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作者廢話:如果覺得好看想要與腦殘淬交流的話來以下那個網址玩玩喔XD


文學綜合版


淬煉(聊天板)
http://www.gamez.com.tw/thread-389486-1-1.html




洛孟柳詭譎事件




第一集 廢宿舍


估計會有十四集上下。每集一個單元,也可能有上下。
用多種故事來連結一個主軸故事,希望大家會喜歡。
本故事並沒有探討意義,主軸比較不偏向血腥。


整體簡介:

  平凡且自戀,還有著小聰明的洛孟柳,從認識命中註定的朋友之後,開始不平凡的一生,鬼鬼魂魂糾纏難分……



序奏  宿舍之歌




  是血液的滴落,還是淚珠的跌響?

  是尖叫的吶喊,還是啜泣的哀鳴?

  廢宿舍阿廢宿舍

  在此的廢宿舍流傳著這樣的歌曲

  你的言行舉止我在看

  你的一顰一笑我在聽

  不要踰矩不要侵犯、不要靠近我的領地

  因為

  一旦來了就回不去了……




  夜晚是這樣的寧靜,殘月高掛在空,此時的墨空就儼然如隻惡魔在微笑般令人──驚悚!

  在某間學校的宿舍中,尾隨著花草的擺動,宿舍裡頭是有這樣的聲音傳遞而出的那是啜泣聲,是男人的啜泣聲!聲量雖說不大,可是哭聲卻弔詭的傳遍四周……

 「為什麼每個人都喜歡欺負我……為什麼要排擠我……為什麼家人都不喜歡我……我做錯了什麼……我,到底錯做了什麼……?」一聲又一聲疑問伴隨風沙聲而起,陡然紅色的衣影飄過,哭聲隨之停止,最後在這宿舍之中只留下斷斷續續的大笑聲。


  雷蒙高校,這是一所男女混合的優質學園,可是在這所華麗的學園中,卻有個地方令人發毛發寒至少在這所優質學校裡頭它算十分的怪異,那是個已經十分老舊而沒有拆除的廢宿舍,而這間廢宿舍幾乎與高校隔離,就在學校後山的附近中,那兒雜草滿遍,從遠處觀看就會讓人覺得十分的陰森徹骨,甚至在夏日的午後,來到此地時還會感到有股冰涼沁骨的感覺爬滿身軀

  因此這棟廢宿舍在學校裡可說是出名的,然而這間廢宿舍雖說出名可卻十分少人靠近,這大概是因為那來自心理底層恐懼吧……?當然不管再陰森恐怖還是會有人來的,那便是──新生!

  七月份都有新的學生來此報到甚至住宿,而裡頭當然不免去有好奇心旺盛或者是對靈異等事感到特別喜愛的人物,就算學校或者學長姐如何費心勸導,都還是會有人想來這廢宿舍好好的冒個險

  “嗖嗖嗖”

  “嗖嗖嗖”

  這是行走在草地上所發出來的聲響,現在就有一名男新生手持著手電筒,就算冒著違反校規記過也要深夜夜遊來到廢宿舍探險。只是他的膽子也只有到此而已,從一開始的雀躍、躍動已經消失了,當他來到廢宿舍門口時,精神幾乎崩潰了!冷汗順著他的毛細孔暴露於冷空氣之中,牙齒打著顫,心房不由得加快速度。

  男新生並不是害怕這異樣的寒氣,他之所以害怕,是因為早在他踏入這宿舍的範圍同時,他的身體便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就連他想要呼喊,也喊不出來,而怨恨的疑問聲也在耳畔環繞,俗話說好奇心會害死一隻貓果真不假,可就算現在這名男新生是如何後悔都沒有用了!因為“它”是這麼說的

  「一旦來了就回不去了……」

  不久在靜謐的墨夜中,被魔鬼玩弄的獵物發出撕裂般的慘叫,聲,劃破了夜原有的寧靜,而鳥群似乎也感到不對而紛紛眾離,蟬鳴更是響得更響了,可這雜吵也在一瞬間歸回原有。滴答、滴答的,有聽到嗎?血液滴落的聲響就在身邊奏起死亡的樂曲……









                                                        續待未完






[ 本文最後由 淬煉 於 07-7-4 10:41 PM 編輯 ]
 
小說---悠夢online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67005

浩瀚邊緣,揮灑刀劍。萬物寂寥,沉默在心。如空如影,皆如幻影。鳳泊鸞飄,淚聲遽落。你我之間,邈若山河。太白酒星,一飲而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ICE-12  創作的速度還真驚人  發表於 07-6-12 20:23 聲望 + 2 枚
澈影  又有新作品啦 真快!!  發表於 07-6-12 12:21 聲望 + 2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 轉學(1)

澈影 :又有新作品啦 真快!!   淬:鬼版就有貼了,只是搬過來这XD




第一章 轉學(1)



第一人稱詮釋,挑戰難度高的第一人稱,有哪不妥拜託各位看倌提出好修飾,還有感謝囉!





  陽光輕撫著我的身軀,並在我每一處肌膚上留下熾熱的烙印。此刻我正眯著眼,望著即將會是我新學校的“雷蒙”高校,嘴角才正要露出迎接新生活之笑的我,忽然瞥見了遙遠山頭下方有棟老舊房子,雖然有點看不清楚,但至少可以看到一半的屋身。

  就在我眼瞳凝視的一瞬間,一陣風鼶鼶掃過我,笑意驀然僵在唇邊,真是好冷啊!明明是大熱天的,居然會有這種鑽骨刺人的寒風出來,望著從上空飄至下來的葉片,抖抖身上的雞皮疙瘩,還是趕緊進去教室好了!真是……哈揪!

  踏入新的班級,一名眼鏡的男老師把我推到講台上,叫我好好的介紹一下,而我戰戰兢兢的走上台,看著底下的新同學,心中油然生起了微微的緊張。噢不!自己絕對不可以在這裡把臉皮給丟盡,我一定得把我一百八十次對鏡子演練的成果給表達出來才可以!

  撓撓頭,我開著嗓道:「嘿嘿嘿!諸位同學好呀!我叫洛孟柳,今年十七歲,由於父親事業的關係因此轉來此校,還有別看我像十四十五歲,我真的已經高二了!這張臉可是遺傳自父母親身上,也就是所謂的基因良好加上天生麗質所以才長出這張娃娃臉的……」

  嘰哩呱啦嘰哩呱啦的,原本沒什麼興趣或者是有在聽的同學,果真在我眼中之下都瞠大了眼,看來我的演講真的很精采啊!正當我歡心至極時,某同學的一句話徹底傷害了我純潔幼小可愛的心靈……強烈聲明,我是個男性!而且是最正常的,只是本人有“點點”的喜歡裝可愛罷了!

  言歸正傳,那同學是對我這樣說的,「自戀狂!」短短三個字,就是這短短三個字在我心中留下了“瞬間”的哀傷,而且後來眼鏡老師還很沒品的把我跟這名男同學分發在隔壁位置上,俗話說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我和他一見即發,然後──

  「嘿嘿嘿!這個英俊的大帥哥啊!請問你叫什麼名子啊?我們可不可以做個朋友啊?」

  這話保證是掏自心底的話,看著這同學的臉蛋,的確他長得不差,深如墨的眸配上了剛眉,鼻樑端兒正不會太挺也不會太扁,唇的厚度恰到好處,身材看起來也大概有個一百八,看起來也不重。只是啊!也只能算不差,因為……因為這邊還有我這個超級宇宙無敵美男子啊!哈哈哈──!

  當我在內心發狂了笑一會兒後,才看到對方挑動一下眉梢,說了聲「斐裘墨」後就又趴在桌上睡起覺來,這讓本人更加認為──這朋友我交定了!至少這裡頭只有此人最特別而已,居然說本天才自戀?我有嗎?我只不過是帥了點、俊了點、好看了點“而已”阿!

  而已之下,我很快的重新建立起自信心,然後背著行李飛奔去傳說中的宿舍了!活了十七年的空虛歲月,我終於可以體驗到傳說中的宿舍生活啦!真是哇哈哈哈哈哈!

  可,當我打開門時,我與我的室友同時傻眼。噢不!這未免太有緣了吧?!露出陽光的笑容,我朝那千年冰塊伸手道:「親愛小墨墨啊!沒想到我跟你居然是室友,嘿嘿嘿!真是孽緣不淺啊!話說還請多多指教囉!」拍拍斐裘墨那死黑的臉,我可愛的小宿舍,來也!








                                                        續待未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轉學(2)





  天色漸漸淡暗,夕陽在黑夜的擁抱之下褪去了最後一件衣裳,大地歸回明月的統治,在天穹灑下燦爛的星墜,尾隨著時間的流逝,人雜聲也逐然靜止。


  經由幾個禮拜在這間學校的相處之下,我這個交友百遍、帥氣又天才的美男子當然是交到一籮框的好友囉!唯獨那冰塊男“斐裘墨”就是死不肯跟我做朋友,真是討厭極了!好歹我們也是室友耶!一起上學、一起睡覺,沒想到他居然不肯理我,還整天擺著張臭臉給我看,真是無奈阿!

  讓泛著黃光的路燈照耀住我的身影,此時的我可是滿肚子的委屈阿!猛然間,在這昏暗的校園街道前走出了五六名男女出來,看著他們的影子拉長,我開始回想。記憶在我腦中跑個一趟回來後,我才訝然想起,原來這夥人就是這一屆新生,也就是本天才的學弟學妹囉!

  算算他們也是跟我同一時間來到這學校的,不如就讓我來認識認識他們看看吧!嘿嘿嘿!順便問問他們怎麼這麼晚了,怎麼還一群人偷偷摸摸的四處閒晃,好歹現在已經十點多了!離宿舍門禁的時間只差一個小時而已。

  快步的跟上那群人,我擋住他們的去路,露出個自認最迷人的笑容朝那群學弟妹們笑笑,「列位親愛的學弟學妹們好啊!」看到他們的臉因我的聲音而在黑暗中微微一變,我心中的疑惑加深了!真不知道這些人有何秘密?當作不以為然的我繼續道著。

  「嘿!本天才今日在此遇到你們,不禁好奇你們在這月黑風高的夜晚裡想要做什麼呢?」

  只見,學弟妹們的臉色慢慢呈現出慘白來,其中有一名看起來比較穩定的四眼田雞首先站了出來,他推推鏡框走向我,腳步聲在寧靜的夜幕中喀啦喀啦做響,他先是謹慎地看看四周然後才細聲朝我道:「你不也一般?這樣的你有何資格說我們呢?」

  「嘿!這可不!我是好奇想問問而已,甚至……如果可以話,我還想跟你們一起參與呢!」我聳聳肩,回答這位四眼田雞。

  四眼田雞未回,只見後頭有個小學妹也蹦蹦跳跳地跑到我的面前來,並且朝我露出個大大的甜笑,學妹臉頰兩側還掛著酒窩呢!她拉拉我的衣袖,發出甜滋滋的聲音說。

  「嘻嘻!這位學長,如果你也要參加的話人家絕對歡迎唷!如果要阻止的話我會很生氣地唷!」俏皮眨眨眼,這名學妹的柔苐指向著遠方,而那地方便是我剛入學就已經觀察到的後山下那間廢房子。

  當我還沒想通怎麼回事時,那學妹又開口道:「我跟我的同學們,今天就是要去那邊玩唷!據說那邊可是出了名的鬼宿舍呢!」

  而聽學妹這麼一說,我原本抱持著聽聽就好的心態開始轉變了!興奮的感覺刺激著我的神經,來學校這幾天我一直覺得很無趣,而今天遇到這夥人,對我而言可說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阿!我猜我現在的瞳眸肯定狂閃著貪玩的光芒吧?!賊嘿嘿的笑聲從我牙縫中透露出,就宛如惡魔在高唱般,久之我跟那學妹講。

  「我決定我要加入這有趣的探險!」






                                                        續待未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轉學(4)

第一章 轉學(3)





  這話一說,那看起來天真的學妹馬上高興地攬起我的手臂,然後朝著她的夥伴比了個YA的手勢出來,接著大家才開始自我介紹。

  這群學弟學妹加上我的話總共七人,剛才最先走出來,並戴著眼鏡的四眼田雞哥先生叫阿潘,而現在賴在我旁邊,也就是剛剛那位天真的學妹名喚高琪小名琪琪,剩下的五人分別為單純的巨漢阿虎、矮小的學弟洛非、畏畏縮縮,看起來有點老成的陳誠,還有一位是竹竿型,不喜歡說話的小野學妹。

  就這樣我們七人打算十一點時才要過去廢宿舍那,至於為何選十一點呢?據琪琪所說,是這樣對大家解釋的,她說,「人家的祖母說,鬼通常是在子時開始才出沒的,所以說晚上十一點鐘到一點這個時刻機率比較大囉!至於真實性其實也說不準辣!反正這都是聽來的咩!」

  琪琪話完馬上送所有人一個大大笑容,接著我們便靜靜等待著子時的到來。

  現在時間十點半多,風微微行走在眾人面前,這時沒有人再開口,氣氛十分沉悶,而在椅子下樹上的陰影就好像一隻爪子般,狠狠的想勒住我們,終於耐不住無聊的我先站了起來,揉揉眼,我道:「喂喂!諸位學弟學妹啊!你們不覺得把時間浪費在這發呆很不好嗎?不如我們現在就來培養個氣氛吧!講個鬼故事也好阿!看,這提議怎何?」

  我一說,先是回答我是那位畏縮學弟陳誠,他縮肩膀,眼神鑲著恐懼直搖頭,甚至連身體也跟著顫抖起來,然而在旁看似憨厚的阿虎則拍拍陳誠的背朗聲朝我和其他人道著。「這阿誠阿就是有點膽小,你們講好了!由我負責安撫他情緒吧!」

  「嗯!」

  我點了下頭才又繼續方才的提議,而大家也很贊成,原本我這個天才是打算自己掰個故事來講講的,可是意外的,沉默寡言的竹竿學妹居然一掃冷淡,自動要開口講個故事,當然好心的我當然是把發言權禮讓給學妹囉!嘿!難得可以不浪費口水是件好事情。

  七人圍成個小圈圈後,小野學妹才張開那不知是因為體質太差還是如何,可是卻異樣泛白唇道著。「我要講的故事不論真假,只是純粹想要說說而已……不是發生在久遠的年代,只是謠傳而已,至於鬼故事的名稱就暫且稱作為──萬人之墓。」

  當小野說道萬人之墓時,覆蓋在她臉上半邊的黑色髮絲微微飄蕩了起來,露出她整張削瘦的臉龐,只是剛剛風根本就沒有經過我們,發覺怪異的我不禁抖了一下身子,雖然我是不太信邪,可是這位叫“小野”的人確讓我感到了害怕……

  但是我沒有說出異樣,只是繼續讓小野說道而已。

  「……有個叫曉鈴的小女孩,從小就可以看見不乾淨的東西,也就是俗稱的第三隻眼,第三隻眼和陰陽眼不同,一個在於隨時隨地都可  看,另一個必須得魂波的怨念比較重才看到,而故事就是這樣開始的……」淡淡毫無起伏的音嗓加添了恐懼的感覺,不知不覺之下眾人都聚精會神聽了起來,當然除了害怕的陳誠之外。






                                                        未完續待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轉學(4)
 
 
 
 
 
 
  在一間三合屋的房子中,是有這樣的一件事……
 
  墨穹灰濛濛的沒有星月,門外的雨滴聲敲響成一首離別的哀慟樂曲,勁風拍擊著窗門,屋內也彷彿在配合這首交響樂曲一樣,門細縫中傳出了細微、抽泣地哭聲……
 
  「父親……父親……嗚……」
 
  一名中年婦女手上抱著還未滿月的嬰兒,她挽著淚水,心痛的看著躺臥在病床上,那已經是滿頭白髮、枯瘦不已的老年人家。
 
  而在婦女的身後,還有名抱著小熊玩偶,差不多才五歲的小女孩呆愣愣地瞧著一切。此時坐在床鋪旁邊,是婦女丈夫的中年男子也握著老年人家,也就是他父親的手,一臉擔憂,甚至眼框中好似還打滾著淚水,堅持不肯在自己父親面前掉落。
 
  中年男子忍住哽咽之音,加重了握手的力道,似乎想把自己的生命力傳至給父親手上般一樣的,熾熱!許久男子終於將那翻滾不止的情感給壓制了下來,他道:「父親……你還有什麼遺言就說吧……!只要我能辦得到,我一定盡力去完成的。」
 
  臥在床上的老年人家溫和的笑著,完全沒有快死亡的恐懼,他費力的提起一隻手,蓋住兒子的掌背,偶爾還咳個幾聲道著。
 
  「活到這個年紀阿……咳咳……其實活到這年紀已經沒有什麼……好奢求的……俺就只希望死後……咳咳……希望可以不要埋在“神殿”內部,這樣俺就可以毫無遺憾了的……走了……」
 
  「嗯……父親我知道了!我絕對不會把你埋在神殿那的……!」男子強忍住的淚水,終於禁不起情感的考驗而流了下來,滑至了唇角,滲入了味蕾、傳達於神經。平常的淚不都甜甜鹹鹹的嗎?可是……這次的淚水,為何會這麼苦呢?
 
  在老年人家一而在再而三,獲得了媳婦跟兒子的保證之後,終於撒手人寰、瞑目而逝,死前那老者臉上還掛著滿足的微笑……看著那經過風刷雨打的老人斑和皺紋在眸中展現,這對夫妻相擁痛哭。同時也間接地吵醒手中的嬰兒,接著嬰兒地哭聲也交雜在其中──響亮!
 
  可是在這屋子裡頭的人,卻有個人沒有因為親人的去世而痛哭,那人便是抱著娃娃的小女孩,而這女孩便是──曉鈴。她瞠大著渾圓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看著她的媽媽,曉鈴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只能用目光掃射,因為她的媽媽……她的媽媽後面居然──站、了、個、女、人?!
 
  天空烏雲密布,雷聲轟隆轟隆的作響,一抹紫色雷電劃過了蒼穹,在天際留下短暫的光絲。
 
  站在中年婦女身後的女人,看到老年人死後開始大咧咧地笑了起來,並且她的腳在曉鈴眼中──沒有觸地!不知名的畏懼衝擊著曉鈴全身,摟緊小熊娃娃,曉鈴連續打了好幾個哆嗦。驀然,女人快速地轉頭看了一眼曉鈴,慘碧色的光芒將整間屋子給籠罩了起來,可是裡頭除了曉鈴之外,沒有人察覺有異狀,可是……真的只有曉鈴看到的嗎?
 
  三天之後,老年人的骨灰罈詭譎地消失於弔奠堂,這件事讓這個小村子整個恐慌了起來,畢竟這種事在那個時代中,骨灰的消失代表著不吉祥,而兇手到底是誰呢?真相又有誰知曉?是的!還是會有人知曉得,那人便是曉鈴,可是……得知真相的後果卻讓曉鈴病了!伴隨著嬰兒的嚎啕大哭,這一病,曉鈴整整病了四年。
 
  腦海中有很多事,都在發高燒的期間中遺忘,連帶的也燒走了曉鈴的第三隻眼,等待曉鈴病好時,她也已經九歲了……可是事情還沒結束,究竟三天後,老年人的骨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原本在時間的沖刷下,淡卻的拼圖,卻又在曉鈴十五歲時,重返真相……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轉學(5)




  正當我聽得津津有味,想要繼續期待下文時,小野卻打斷了自己所講的故事,低下婕來,話停的她又恢復原本灰沉的模樣。我疑惑的看著她為何不語,而她卻伸出右手來,朝我們解釋停下故事的原因。

  「子時已到……」聽到小野的涼森森口氣,我還差點以為是鬼討命,真是小生怕怕啊!

  看著小野右手上的手錶時間,我才放棄討求續集的想法。接著我們整理好一些物品後,就打算要潛進傳說中的廢宿舍。由於已經十一點,此時如果在校園出沒的話,就算是觸犯校規了!因此我們這群人小心翼翼的,還有人出外查探有沒有警衛,不過這樣子行走過去還挺好玩的。

  快要接近廢宿舍時,我巧巧靠近小野,在那群學弟妹都沒發現的情況下,我撓撓頭,小聲問她,「那個小野啊!我有件事想要問妳……」

  小野話不多,所以回答起來簡單俐落毫不拖泥帶水,「你說。」

  見她同意我趕緊開口詢問。

  「就是阿我想問妳那個……“萬人之墓”的結局到底是如何啊?」我這一說,小野馬上用著有點訝異的眼神看著我,只是眼神變化隨即消逝。她停下腳步,青絲被突如而來的一股氣流撩起,她捲長的扇婕放低,唇也動了一下,可卻言而囁嚅,彷彿經歷了千年之久後,小野她才開口。

  「沒有結局……只知曉鈴她……死了……」

  「死、了?」

  我呆呆的重複小野最後兩個字,心中有些震驚,沒想到還沒知道其中的劇情曉鈴就死了?阿啊!早知道就不問了!不過剛剛的小野學妹還真可怕呢!她看我的那一瞬間,我還差點以為我遇鬼了呢!看不透的思緒眼前中好似有許多種雲霧疊積,令人墮落其中而無法自拔。

  在我失神時,活力十足的女音喚醒了我。

  「小柳哥哥你怎麼還不過來啊?再不過來我們就不理你囉!」琪琪朝我扮了鬼臉,且像隻野猴子般安分不下來,看此笑意刻鏤在我臉上,幸好在這陰沉的小野學妹中還有個活潑可愛的琪琪學妹,不然等等我回去宿舍中豈不就變成根冰塊了嗎?看來我還是少靠近這小野學妹為妙吧!這學妹可比鬼還恐怖啊!

  再次為小野這個女孩抖了下身子,我才趕緊跟上去小隊。

  今日夏日的夜晚天氣並不炎熱,因為午後才剛下了場大雨,直至黃昏前才止。土地濕潤潤的,鞋子走在泥地上,還會留下淡淡的足跡。枯萎的褐葉片與大地交纏,形成一幅又一幅的死亡之畫,一抬頭老舊的房屋便在我的眼前中放大了出來,而那便是廢宿舍,它的外觀現在正被青苔緊緊貼伏住,牆上發出的異樣味兒直刺激著我嗅覺。

  驟然,黑暗中閃過一絲刺眼的光線,風馳雷掣地奔過我眼,我在琥珀色的眸上耀出曇花一現的白點來。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淬煉 於 07-6-15 08:4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澈影  上計概跑來偷偷看小說 = 3=  發表於 07-6-14 11:38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澈影:上計概跑來偷偷看小說 = 3=  (淬:辛苦你勒 )



第一章 轉學(6)
 
 
 
 
 
  那是……?
 
  敏銳的我當下察覺了不對勁,雙手揉揉太陽穴,我跟著所有人說著,「諸位,現在廢宿舍的大門是鎖著的,請問我們該如何進去?」以我良好的視力,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廢宿舍的大門上還掛著個新鎖。
 
  聽我這一說,大家也才發現這件事,那名較膽小的男孩──陳誠!他一看到廢宿舍上有掛鎖,他一掃先前驚慌的臉色,反而開心地笑了聲,然後朝我們提議。
 
  「不如我們回去吧……」提議一出馬上慘遭撤回。
 
  「這怎麼可以呢?!我們好不容易才來到這邊耶!這讓大家浪費了多少精力啊?居然一句回去就要我們退縮,人家絕對不要!人家絕不要在這邊打道回府!」陳誠一說回去,琪琪就是第一個跳出來反對的人,杏眸轉阿轉阿的!她叉著小蠻腰,朝著在阿虎旁邊縮著肩膀的陳誠嬌喝著。
 
  「喔……」陳誠小退了一步,幾乎把身子藏在阿虎後面,他看著鐵鎖,又問,「既然不回去,那……我們要怎麼進去……?」
 
  這一說頭疼的問題又回來了!就在我們絞盡心思想也想不出辦法時,矮小的學弟洛非驟然露出個賊笑,他手上拿出一根銀色的鐵絲,由淡光的照耀之下,發出更強烈的光波,洛非壞壞的玩弄手上那根鐵絲說,「抱歉!我從小就是鑰匙兒童,應該說是自己開門的兒童,撬門的經驗從小學到大,技術一流。」
 
  「哇~這樣太好了!那就請小非幫忙開門吧!」琪琪高興地拉住洛非繞個一圈,然後才把他請到門口要他開門,而且這琪琪學妹還從包包中拿出了台數位相機,歡喜得模樣全在臉上表露無疑。
 
  再偷偷瞟了下,容易讓我感到發寒的小野,我意外的發現她正在皺眉,一半的側臉上居然不是平常的面無表情,反而是不安狀。她那黑眸在我剎那間地注視時,竟然由黑轉變成黯藍,揉揉眼我不信地再看一次,看到熟悉的黑色雙瞳,我想……我果然是看錯了!
 
  看來小野同學已經讓我毛到會產生幻覺了……
 
  我為自己的眼瞎感嘆口氣,才又一轉眼間,我才發現洛非已經撬好門了!看來當“鑰匙兒童”還真不錯呢!以後如果遇到緊急的事件,需要開門就可以輕而易舉的解決了!有空我去找找這個學弟學學開鎖的手法好了!看看可不可以學會幾把刷子,不過以我這個天才智商而言,應該可以吧?!
 
  看著略微開啟的門縫,裡頭幽暗的氣息讓我感到了不舒服,不知道其他人是否有察覺到,但至少我感覺到了這股不詳的味兒,看著學弟妹們紛紛走了進去,只希望我的感覺是錯誤的,轉頭看到也與我一樣未踏入房屋的小野,只見她勾起長髮至耳後。
 
  接著小野朝我說了句,不知對我而言是何意的話後,才走進了廢宿舍。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廢宿舍(1)

第二章  廢宿舍(1)
 
 
 
 
  空氣中帶著點木頭類的腐爛臭味,角邊到處結滿了蜘蛛絲,牆壁上的油漆四處剝落,窗戶朦上一層黏灰,一踏進這個地方,看起來就讓我感到格外寒森。而這裡就是廢宿舍了!也是一個已經四五年沒有再使用的地方……
 
  我們七人排成一列,由於我年紀最大因此被列為暫代隊長,拿著學弟妹們先前就已經準備好的手電筒,現在的直列隊伍是這樣的──我、琪琪、小野、洛非、陳誠、阿虎、阿潘等陣型組合。
 
  「首先我們要往哪裡走啊?」我邊走邊問琪琪。
 
  而早已經把我當成油加利樹的無尾熊琪琪,她歪著頭想著,當我再行走兩步時才朝我提議,「聽說前年有個剛入學的學生死在二樓的“一五一”號,不如我們就去二樓看看如何呢?小柳哥哥還有各位~你們的意見是什麼?」
 
  琪琪的聲音雖然爽朗動聽,可是在說這句話時,宿舍外卻傳出乒乒乓乓地音響,這響聲打擊著我的心房,讓我不由得的感到不安,只是在學妹面前豈可表現出膽怯的模樣呢?如果表現出來了,我一世英名不就毀於一旦嗎?所以我只好硬著頭皮點頭,代表贊同這個學妹的提議。
 
  大家都贊成了留去,裡頭只有陳誠發出不滿的咕噥聲,只是聲量過於小,誰也沒有聽清楚。
 
  就這樣我們走向了二樓,踏上木製的階梯,我們幾個人的重量讓腳底下的支撐物發出“嘰咕嘰咕”地搖晃聲,冰涼的氣息也從我們的天靈蓋上直直灑下,只是雖然是從頭底灑下,可卻又是從腳上涼上來,真是奇怪啊!
 
  而這一來又讓我想到了件事。
 
  古人有過這樣的傳言,如果有鬼在身邊靠近,全身會發涼,如果是從頭頂涼至腳底是好鬼;如果從腳底涼至頭頂則是壞鬼,只是這也只是傳言,聽聽就好,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但有時候還是可以拿來胡思亂想的。
 
  我們小心翼翼的向上走,突然隊伍中的洛非忍不住開口。玩玩手上的銀絲,他沒好氣的道:「吼!也不知這間宿舍是幾百年前蓋的,居然老舊成這樣?樓梯爛到是用木頭建蓋而成的,要事等等這階梯承受不了我們幾個人的重量,而因此倒塌不就慘了?!」
 
  聽到他的話我笑著搖頭,這樓梯雖然會發出這種聲音,可是實質上卻是十分堅固的,或許沒有像現代的水泥堅固,可是絕對可以承受我們幾個人的行走,只要不要多人站在同個階梯上的話,就絕對沒問題的。
 
  話說回來,這學弟阿……可真是想太多了……
 
  我正在哧笑洛非可笑的言語時,雙眼猛然瞥見朦朧的窗戶外,樹枝隨風而搖曳,可是這股風地風勁似乎比較強般,樹枝從愜意轉換成狂野,伴隨著蟬鳴聲,那狂野的樹枝在我費力的觀看中消逝了短暫的生命。
 
  轉頭觀看看這些學弟妹們,卻發現洛非把玩在手中的銀絲掉落下來,他彎腰拾撿,而後琪琪捲起的一兩根髮絲不經意扯斷、斷……?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廢宿舍(2)

第二章  廢宿舍(2)




  我將視線移到了四眼田雞──阿潘身上,只見他手持的手電筒忽地熄了光亮,此刻的我,心中好像在盤旋什麼不吉利的預感似的,耐不住心中不寧地聲音,我轉身拔腿跑去,越過了其他人直衝向──阿潘!

  「小柳哥哥你怎麼了?」其中琪琪想拉住我,可卻被我甩掉了。

  小野看到我慌張下跑樓,臉上露出個會意的笑容,並且還幫我擋住要追上來的琪琪……然,時間在我的眼裡似乎過的很慢、很慢……可是在真實中,它卻是轉動得非常快,就在我的手推開,和他一起跌下樓梯去時,天花板“吱”一聲徹底斷裂,而擱置在二樓上的重物也因為沒有支撐,加上地心引力而砸了下來。

  木梯在眾人眼中,撞出了個大洞出來。

  就差幾秒……就差幾秒阿……就差幾秒阿潘就會死在這裡阿……他就會被重物給狠狠砸死。木製階梯雖然可以承受我們幾個人的重量,可是樓上的天花板卻承擔不起多年來壓制的物品,而陷了下來,墮落……

  看到驚險的這一幕,眾人都倒抽了口氣,空氣就此僵住,只留下喘息聲和驚嘆聲,當然裡頭除了小野學妹之外,我和其他人幾乎都瞠目結舌,久久無法反應,而被我撲倒的當事人,更是受損最嚴重,他只能愕然的用空於的手直推鏡框。

  所有人靜如止水,不語。

  這彷彿結冰的氛邪中,剛剛信口糊言的矮小個子的洛非打破了僵局,他甩著鐵絲笑道:「果然,哈哈哈……這真是間廢房子阿,不過阿潘啊!你也真是好運,居然躲過一劫,古人有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所以你接下來,你可好運囉──幸運兒!」

  洛非的話,雖然可能不自發自內心,可是感覺中就上讓我有種討厭的感覺,因此我不想回答,而琪琪也似乎跟我一樣不想回答他的話,她另開話題。

  琪琪問我,「小柳哥哥!你是怎麼知道阿潘有危險的啊?」

  「不知道……我只是心中有不好的預感……也不該這麼說,應該是說我看到了吧?!」我從地上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後,才苦惱的回答琪琪學妹的話,事發突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看到了?」除了小野,其他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一起朝我合奏。

  我點了下頭,然後解釋……

  「其實也不是那種看到,就是當洛非說階梯可能會倒塌時,我忽然間看到窗外的樹枝被風給吹斷掉,然後琪琪學妹妳把玩的小髮絲斷了!洛非手上的銀絲跌落,再看阿潘學弟的手電筒忽然不亮了!當下我就覺得怪怪的,最後我的身體就不由自主的撲向阿潘,沒想到……果真有事情發生了。」

  「這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阿虎大聲訝道後才又覺得奇怪,他說,「不過說也奇怪,為何這東西會選在這時機掉落?這也太碰巧了吧?」憨厚的阿虎根本沒有把事情聯想到靈異去,我抹去臉上可能帶有的污垢,撐起下顎,也不知該從何思考。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廢宿舍(3)



  猛然阿潘抬起慘白的臉朝我們道:「這手電筒又好了……」透過他的眼鏡,我能清楚的感受到阿潘正在害怕,雖然他的口氣有種事不關己的感覺,可是他的神色騙不了人的,名為“恐懼”的病已經在阿潘身上深深駐留……

  「所以,誰可以跟我說,我剛剛所察覺的代表什麼?」我的眼神遊走在每個人的臉上。

  看到眾人都表態出害怕,我命令自己一定得正定下來,畢竟這邊就我最大,生為學長的我,如果在這個時候也慌張起來的話,那麼這些學弟妹豈不就同於失去的浮木難者嗎?吞吞口水,我握緊著手心,不讓別人有機會發覺我的不對,因為現在我的手汗已經流如水柱,止不了。

  重物緊壓著年紀已久遠的階梯,二樓的天花板冉冉地落下塵土,那塵就宛如一雙致命的手般,撫摸著我們身體的每一處,留下骯髒的印記,好似要讓惡魂記住我們的味道,來討命──!

  當然這只是我的感想,在眾人啞口無言的情況下,阿野學妹驀地開了口,她用著那張面無表情的臉蛋跟我們幾個人說。

  「這是徵兆,方才洛學長所看的一切都是徵兆……」見我們投出好奇的眼神,小野繼續說下去,「當,人要發生攸關於死亡等類似的事情時……身旁就有可能出現些徵兆出來……而發生事情的人,可能慘遭人為,也可能非人為,或許也只是碰巧……」

  小野的話對於其人而言都沒什麼感覺,可是對於我卻有種異樣的恐怖,冷汗從我額心竄出,順著我的臉頰,流至下尖,滴落……

  裡頭琪琪一聽可能是碰巧之類事,立即就從心境的沼澤中起身,完全不需要外力來拉個一把,她自己便可以從最底層的黑暗中綻放光芒,只見她露出甜甜的笑靨,活潑的氣息緩和了屬於深夜邪惡的爪掌。

  她是這樣道的,「原來如此啊!那麼剛剛發生的事就是碰巧囉!」大家被琪琪的天真感染,我看所有人都稍稍放鬆了一下心情,沒有剛剛那麼緊繃。

  「希望是……」膽小如鼠的陳誠是這樣說的,看他的樣子巴不得現在就離開,這讓我有點搞不懂,當初他為什麼要加入這個小隊?

  至於被陳誠跟很緊的阿虎對這件事沒有發表論言,他只是看著還穿透在階梯中間的重物,接著他朝我們說,「不如這樣吧!我們去上面看看,看這東西到底為什會掉下來如何?」

  「嗯!」這話深得大家贊同。

  在眾人紛紛的點頭之下,我們就快步走上樓去,就在他們走上去時,哭聲在我們沒聽見的情況下,從一樓傳出。

  此時沁骨寒風充斥在一樓的廢宿舍,可是窗戶還有門卻沒有打開,油漆開始從上空剝落,一名男子蹲在窗戶旁哀怨地看著從天花板掉下來的那重物,他喃喃自語,「真可惜阿!下次可就沒這麼好運了!畢竟……」

  「一旦來了就回不去了。」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澈影  阿~~~好恐怖阿? 老人是很膽小的= =+  發表於 07-6-19 20:11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7:42 , Processed in 0.065122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