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逆飛

[複製連結] 檢視: 1254|回覆: 6

契子
曾經的少年,他站在那扇門前
回頭
「來追我」
那身影曾經讓我如此的癡情
愛你
兩個字就是無法自少女的口中說出
我輕輕的跑向你
當下你不見了我慢慢的流下幾滴淚
一股溫柔突然流進我的身體
展翅
你開始帶著我飛
真的很愛你
愛你的羽
背叛著天的愛
你真的會懂嗎?你會懂嗎?你懂嗎?懂嗎?懂?
懂又未何要讓我傷心

少女看著池子的水
她曾經遇見的少年
在哪?
在情人的心中嗎?
她轉身勇敢抱住他
「天羽是個笨蛋,讓我等了那麼久」

於是故事開始了


[ 本文最後由 kj820113 於 07-6-11 02:03 PM 編輯 ]
 
創作森林‧永不凋零
http://tw.myblog.yahoo.com/kj820113/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逆飛‧1

回想我第一次遇見你的樣子
那天是高中學測後的下午,我去溫水游泳池游了一下午
游完之後我就去黑膠咖啡廳喝咖啡我還記得那時我們坐的是25號桌
「今天好多人喔!」我走進咖啡聽說
我經過你身邊,我聞到了游泳池水的味道,我轉向你
「可以和你一起坐嗎?今天這有點擠」我指了指你對面的位子說
「當然可以,請坐」你快速的將散放在桌上的照片收起來
「你也游泳嗎?」我看你說
「偶爾啦!」
「小葵,要喝點什麼呀?」菊走過來問
「菊姐姐,妳好啊!一樣給我一杯店長特調──love櫻」
「那個……可以再給一杯嗎?」
「嗯!要等一下喔!店長不知道跑去哪裡了一出門就沒消息,手機也沒接」
「妳也常來這喝店長特調──love櫻嗎?」他指著自己的帳單說,上面也是好幾杯love櫻
「對啊!我遊完泳通常都會來這裡喝,而且love櫻超好喝的」
「嗯,那下次……可以一起去嗎?」你害羞的說,立刻把桌上的咖啡拿起來喝了一口
「你好可愛喔!可是這麼直接可是交不到女朋友的喔!」
「當然我可以和你去游泳啦!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我遞了張小紙條給你
「我叫做林哲羽,大家都叫我天羽」你在紙上寫下你的名字和電話拿給我
「我叫小葵就好了」我拿了另一張紙條寫上自己的名字和電話給了你
「你是日本人嗎?」你指著臉說
「不是啦!只是有點像而已,我的叔父是日本人」
「誰啊!」
「東鄉無向」
「無向大師!他在東南亞的奇幻文壇超有名的耶!」
「是嗎?就是為油膩膩的老雞排而已,對了,你剛剛那些照片能借我看一下嗎?」我指著一旁的相簿
「可以啊」
「哇!都是有關天空的照片耶!」我看著相簿內各式各樣的天空照片
「嗯,我很喜歡天空,很自在、自由、無拘無束」
「的確,那有一天你能帶我去看一看天空嗎?」
「你都可以陪我去游泳了,當然可以啦!」
「鈴!鈴!」門上的鈴鐺輕輕了響了幾聲
這時店長終於出現了
身穿著深黑大衣深藍的牛仔褲的男人,奈爾
「店長來了!」一旁的幾個女高中生一看到奈爾就瘋狂的包圍住他並同時尖叫
「幫我簽名」「下午可以去看電影嗎?」「要不要吃蛋糕」「敎人家泡咖啡啦!」
「等等我現在很忙啦!借過」
「奈爾,你終於回來了!」菊生氣的指著奈爾說
「對不起啦!我本來出去散散步,結果遇到了老朋友啦!」
「真是的,有兩個人都點了店長特調啦!」
「哪一桌點的!」奈爾慢慢的走進廚房裡
「小葵,加那個旁邊的先生共要兩杯」
「嗯,我知道了,幫我準備黑咖啡粉」奈爾用那銳利的雙眼看著25號桌說
「黑?咖啡粉,love櫻不是要用卡布奇諾去調嗎?」菊看著奈爾十分的疑惑
「誰跟妳說我要做love櫻了」奈爾脫下深黑的大衣
「我要泡漆黑宇宙」
「好啦!真是任性的殺手」

幾分鐘後菊就拿著咖啡走過來

「你們的咖啡來囉!」菊在我們面前放下咖啡
「菊姐姐,我們不是點這個吧!這咖啡的顏色好深喔!」我看著深黑的咖啡
「對不起,是店長堅持有給你們這兩杯『漆黑宇宙』,他說不用錢,我也拿他沒辦法」

「沒關係啦!」
「一起喝吧!」我向你笑了笑
「這個味道是」「這個味道是」兩人一起說著

「真正的人生加上幸福,既苦澀又令人迷戀,你們可能要花很久的時間才會懂,年輕人」奈爾坐在鋼琴前說,明明才29歲卻這樣老陳
「臭老頭!」我向奈爾比了個鬼臉
「哈哈!」奈爾邊笑邊快樂的彈奏著鋼琴,他應該很慶幸那些高中生走了吧
「總之謝謝你!奈爾」
「不會啦!」
這時我手機突然響了「喂!哥喔,對對……是,你說大大被車撞到,好我馬上去」大大是我非常的好友,他通常都要別人叫他大哥啦!,當下我當然非常的緊張,匆匆忙忙的就離開咖啡廳了
「對不起,羽,我突然有急事」
「不會啦!下次見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逆飛‧2

我急奔出門,一直到回家我才發現我忘了拿天羽寫的紙條,我根本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再去咖啡廳,沒手機也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我衝進病房內,大大躺在床上臉色非常的好,還在那裡搭訕護士
「大哥!你不是出車禍嗎?」
「哈哈哈!都是平時有積陰德啦!被一個人用一隻手把車整台擋下來了,就是這樣你哥在打給妳後就帶奈姐走了,進還偷偷踹我一腳」
「踹的好啦!」
「可可亞還沒來嗎?」
「我打給她了,她還在忙吧!」大大指指時鐘說
「我來了啦!大哥」從門外走進來是一個膚色微黑的少女,穿著紫色襯衫與西裝褲的活力女孩,我那時很不明白像可可亞這麼漂亮的女孩,為什麼會愛上大大這種微胖的死台客
「你有受傷嗎?」
「沒有!就跟妳說有個高人救了我,妳就不信」
「你哪次說過實話了!」
「的確啦!可可亞」大大抱著可可亞就在我面前正大光明的親熱起來
「大哥,那……那我先走了」我尷尬的的看著他們兩人
「好啊!小葵明天學校見」大大也尷尬的推開了可可亞
「小弟先告退了」我裝的很酷的說著
「呵呵!小葵姐再見」
當然我很生氣啦!都是大大害我沒拿天羽的電話號碼
第二天一早後我就立刻騎著腳踏車衝去咖啡廳了
「早知道就先去考駕照了」我將車停在咖啡廳門口
「早啊!小葵」
「菊姐姐早啊!還沒營業吧!」
「嗯,只是奈爾今天很早就把我吵起來磨咖啡,真沒想到妳那麼早就來了」
「那個東西呢?」我比了個手勢
「什麼東西?」
(紙條啦)
「在我這啦!」奈爾從後面的咖啡研磨室走出來
「給妳!」奈爾從口袋拿出遞給了我
「謝謝!」
「那個男的好像說今天下午四點在那個便利商店旁的游泳池門口等妳」
「謝謝奈爾!」

「慢走啊!」
「也真是的,都叫妳菊姐姐,叫我就叫奈爾,我看起來有那麼幼嗎?」
「你比較親切嘛!哈哈!」
「是嗎?我可是很邪惡的,很愛捉弄人的!」奈爾笑了笑
那天下午我就比預定時間提早了二十幾分鐘去等你,本來我還想像你慚愧讓我等了那麼久的樣子
「你已經來了!天羽」我驚訝的看著他那麼早來
「我已經?來了,我和奈爾說是四點集合的」天羽指著們口的時鐘說
「三點?奈爾和我說四點」可惡!的奈爾
「那就趕快進去換衣服囉!」

「討厭!不要這樣看著我」我穿著一件水藍色的泳衣害羞的看著他
天羽則是穿一身黑色套裝的笑著
「哈哈!天羽游的好慢慢唷!」我跳進泳池裡笑著說
「等我啦!」

「哈!小笨蛋,我抓到妳了啦!」
「幹!誰啦!」
「你是誰啊!」天羽手上抓著一隻異常肥的腳
「對不起!」天羽看著他連忙道歉
「那也要放了我的腳啊!」那個胖仔大喊
「呵呵!天羽抓錯人了」
「安靜啦!大叔對不起啦!」
「什麼大叔,我才21歲,好不好」看來那個胖仔越來越不爽了
「對不起啦!你叫什麼名字啊!」
「大家都叫我毛猪哥啦!不介意的話可以叫我無毛雞」天羽看著他的胸毛與腳毛還有像似四五年沒剃的鬍子
「我還是叫你毛豬哥好了」天羽尷尬的說
「你好啊!毛豬哥」我忍著笑向著為毛豬哥問候
「對了!我好像看過你,你是電機系三年級的吧!」
「怎麼了?你不會是……」
「我是二年級的林哲羽」
「淋著雨?那不是會感冒嗎?」毛豬哥笑了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逆飛‧3

在這之後我和你還有不可思議的毛豬哥去了好多次游泳池,每次游完都一定要來咖啡廳喝一杯『漆黑宇宙』,當然毛豬哥沒去喝咖啡
還有好多次一起去看天空
「我來接妳囉!」你打電話給我
「等我一下喔!」我拿著電話從陽台看著巷子口的你騎著摩托車的樣子

「讓你久等了!」我急急忙忙的走向你
「這樣穿很好看喔!」你向我笑了笑
我看了看自己,青綠色的洋裝和草鞋與一頂草帽
「還好啦!」我紅著臉看著你
「是嗎?」你摸摸頭說
「討厭!不要一直看著我嘛!快走啦!等等被我媽看到」
「……喔!上來吧!」你遞給我一頂安全帽說

「好好玩囉!」那時候你常常載著我去了好多的海與山
「不要站起來啦!」
「感覺好舒服!」乘著風我大聲在一路上唱著歌
「哇!好快喔!」我們倆在河岸邊奔馳著

「就是這了!」你停下來指著大海說
「確定來這裡真的可以看到很像銀河的天空嗎?」
「聽網友說的,應該不會錯」你看著天空到處張望的說

「看那邊,就是那個吧!」我指著那邊的天空
「沒錯!」你拿起相機「卡!」拍下了許多我們的回憶
「拍歪了啦!哈哈」我笑著
「卡!」
「幹麻偷拍我啦!」我拿著草帽遮住臉
「哈哈!來捉我啊!」你拿著相機笑著
那種感覺真的很特殊
「我要去讀成大喔!」我拿著一張推薦徵試的卡給他看
「什麼科系啊?」
「電機系!要去當你的小學妹喔!可不要每天都來找我,你都大二了囉!認真、認真」
「好啦!」你在各張照片上寫下標題
「對了,你參加什麼社團啊!攝影社嗎?」
「不是啦!是一個很小的社團,說出來妳會笑」
「什麼社?」
「文藝社,去那裡寫小說的」
「好像很好玩」
「是嗎?」
「天羽,給我這張!」我指著『銀河』那張說
「好啊!」你拿起一隻紅筆在我的照片上畫上酒窩
「討厭啦!」
「我也要玩」菊突然坐過來,拿起一張天羽和我的合照,畫了一隻箭穿過我倆的心
「菊姐姐討厭啦!」我紅著臉說
「哈哈!」奈爾在鋼琴前笑著說,一邊拿起麥可風
「現在是點店長時間,為您彈奏──出神入化,服務生菊小姐請趕快來前面」
一說完奈爾便開始彈奏出神入化
菊也拿起麥克風輕輕的唱著
什麼是殺 我望著長廊 我這樣對妳說 我我我我
妳是否能懂 我的故事 代表著什麼東西
殺 殺 殺過了多少的生命
殺手 我拿著我的槍向妳發誓
用的我的生命保護妳一輩子
殺 殺 殺到底給了我什麼東西
到了最後我只是失去了妳
無法再抱著妳
這一次 我愛妳 愛著妳 我用這個故事來詮釋
影子是我力量 遇上妳是我失敗的地方
別人都說我這一輩子都沒有輸過
他們都少看了妳的死亡 我輸的全身什麼都沒有了
到底還有什麼讓妳開心
我的節奏我的殺歌彈奏著我的故事
殺 殺 殺 請妳將我殺
殺 殺 殺 出神入化的殺
謝謝妳抱著我一起渡過
殺 殺 殺過了多少的生命
殺手 我拿著我的槍向妳發誓
用的我的生命保護妳一輩子
殺 殺 殺底給了我什麼東西
到了最後我只是失去了妳
無法再抱著妳
陪著妳去看星星
「水啦!」「小姐讚喔!」「店長好帥喔!」
「唱的很好喔!菊姐姐」
「謝謝大家!」菊向台下行了個禮
這時天羽的手機響了
「毛豬哥喔!去放煙火?喔好!帶小葵去,嗯」
「毛豬哥請客喔!去吃完飯接著要去放煙火,要嗎?」你看著我說
「隨時奉陪!」我認真的看著他
於是天羽就這樣用他的野狼載著我花了十幾分鐘去指定的小吃店集合

大大和可可亞也被我順道約出來了,可可亞好像和那些人蠻熟的
「來了!天羽來了」
「這幾個都是電機系的和文藝社的朋友,不要看他們都呆呆的」
「不會啦!」
「天羽那麼快就賣出去了!超級正妹!」
「阿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算了,先和妳介紹,這個看起來就是男性激素太多的男人,叫阿融」
「正妹妳好,我叫阿融,如果有什麼好同學請介紹給我,本人現在是青春的20歲,腳毛就是我的本錢」
「你好,大家好我叫小葵是天羽的好朋友」
「女友吧!」阿融在一旁附和的說
「他技術還太差了!」我笑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葵妳好,我叫做雞排,看我的臉就知道真的有點機車樣,但是內心是青澀的19歲」
「白痴喔!」毛豬哥重擊了雞排的頭
「那邊那個是小綠,至某次聯誼開始因為他穿綠色去,從此就被人指定一定要穿綠色的」毛豬哥指了指坐在一旁的男生
然後可可亞就學著阿融的口氣「小綠,不是要穿綠色的嗎?給我回去換啦!」
一說完小綠便將事先準備好的綠背心穿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還有我啦!」一個看起來比較斯文的人走出來
「我叫宮崎,我和宮崎駿可沒關係喔!目標是成為文字上的宮崎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對了,吃了沒啊!天羽」一旁一個酷酷的人說
「我們有在咖啡廳吃些東西了」
「葵,妳會餓嗎?」
「不會啦!看到大家都那麼熱情歡迎我,我超感動的」
「幫妳介紹一下啦!那個酷酷的傢伙叫做──獅門,其實是孤獨的一匹狼」
「總之既然你們都吃過了,那就出發吧!黃金海岸」大大熱血的說
最強的還是毛豬哥
「毛豬哥你騎小綿羊?」
「我又沒錢,打工還不夠買車,於是我媽就幫我買了這台」
「哈!哈!」你一定想不到一個一百多公斤的人騎綿羊的樣子

「看到海岸了!」
「帥呆了!是海!」
「衝啊!!!」
全部就只有一開始很想就帶隊的毛豬哥
「等等小綿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放囉!」阿融拿起一隻沖天炮,點燃,手一放就飛向天了
「會不會啊?我敎妳」
「好啊!」你貼著我,慢慢的點燃引線

「就是現在!放」一聲長嘯便飛向海的另一端了
「好好玩喔!」阿融也連續用手放了好幾支
「GO!GO!GO!GO!」小綠夾起四五支同時點燃,一丟四處飛去
「來這個啦!」大大抓起蝴蝶炮,點燃,抓開雞排的褲子一丟
「你幹嘛!」接著就看到火光從雞排的褲子力大量噴出
「靠!機車!」雞排當下毫不考慮脫下褲子衝進大海中
在被這樣一整之後當然雞排選擇了反擊一路

「我要戰鬥了!」雞排默默的和宮崎點了一個蛇炮
趁它還沒開始跑時變長時,丟在大大的胸前
「好臭喔!拿開啦!」蛇炮就一直用那很噁心的方式延長,繞在大大身上
「黏在我衣服上了!可可亞!幫我啦!」
「不要啦!」

「真是幼稚」毛豬哥終於說話了,其實他才剛到
「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啊!」他學著賭神裡的經典對白說
「豬哥要露一手了!」阿融開始瘋狂的尖叫
毛豬哥先是一聲大吼,接著脫掉上衣
「都是毛啦!毛豬哥果真名不虛傳」小綠笑著說
「噓!安靜」他慎重的甩了甩他的胸部,拿起線香和沖天炮
「他不會要吧?」我指著他的胸口說
毛豬哥慢慢的用他的巨乳夾住沖天炮,點燃

垂直飛上天

「好噁喔!」「太屌了」
在這有兩件事讓毛豬哥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第一,在射出之後毛豬哥的胸毛竟然燒起來了
「救我啊!毛捲起來了」大家就瘋狂的將海水潑向毛豬哥
「夠了啦!等等啦!」
「那個是……」
第二,毛豬哥指著他的小棉羊說,沖天炮先是衝上天接著又垂直降落在毛豬哥車旁的煙火袋,一隻蝴蝶炮竟然燒起來了 ,最主要的其實是毛豬哥花了一千塊去和煙火社的定了一隻巨型的煙火,就這樣隨隨便便的飛向天了
「不要啊!我的巨大煙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聽說在那之後賭神裡的「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啊!」
就不再是毛豬哥的座右銘了
「沒煙火了啦!都是毛豬哥的驚鴻一射啦!」
「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啊!哈哈哈!」阿融學著毛豬哥當時的口氣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氣死我了,後來就只好叫小綠在去買幾支沖天炮讓我們玩玩
「喂!官崎其實我還買了營火棒喔!」
「營火棒?拿來用啊!」
大家就收集了一些木材疊一疊,隨意作了一個小型營火
然後我們也開始為著營火跳舞

「SHAKE SHAKE寶貝!」「SHAKE SHAKE寶貝!」大大和雞排瘋狂的大笑著

「來烤毛豬哥啦!」
「好啊!」
「不要啦!心情不爽啦!你爸不削給你烤啦!」毛豬哥在一旁拿著手帕擦著被煙火欺凌的小綿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跳累之後阿融就遞給我們一人一隻線香
「現在請大家說說自己未來的願望吧!一定要講喔!瞎掰也行」然後我們便一個個圍在營火旁
「我先講啦!」小綠勇敢的站起來說,反正第一個一定是他不然就是雞排
「我未來想要去走演藝圈喔!」
「去搞笑喔!和雞排一起去喔?雞排綠二人組」宮崎看著他亂說了一大堆有沒有的
「屁啦!我要一個人成為古今中外最強的實力歌手」當然看小綠的臉他也只能成為實力派歌手啦!
「換我啦!」雞排也很識相的站起來了
「我要成為工程式喔!去建房子,我不要求建多高,我只要夠屌又能住人就好了」
「住誰啊!世界鬼怪公寓喔!你要去當鬼王,生死判筆──雞排」
「算了,不想辯解,換下一個」宮崎站了起來
「動漫畫之王,首推宮崎駿先生,文字之王,史蒂芬金先生,江縱橫於兩人之間,向上爬,我希望在將來,我可以留給是上一篇小說,它可以翻成電玩、漫畫、電影、甚至是歌仔戲,各整表演等,我都希望能讓這各是流傳千古,所以我還會繼續努力的」
「帥呆了啦!宮崎」
「很棒喔!竟然工期都說的那麼感人,我也要來一個再讚一點的」阿融緊接著站起來說
「在未來,其實這個問題在我拿線香給各位之前我也還沒想過,但是從剛才我就開始想了,人家說興趣最重要,但我只是看到別人得到了幸福我就很開心了,所以我希望在將來可以開一間徵婚社,祝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謝謝」
「太屌啦!」雞排激動的抱住阿融說
這時獅門竟然站起來了
「大大看著他,你要先講嗎?」
「恩,我未來的夢想是希望能成為拳擊手,當然在台灣根本沒有拳擊手這種的專門比賽,或在電視上撥放,我想要去日本,從羽量級開始,打敗所有敵人,超越亞量級、重量級、超重量級,告訴大家,有實力的人就可以活下來,因為這是信念,戰鬥」
「你好帥喔!獅門」可可亞激動的說
「接下來換我啦!」可可亞興奮的站起來說
「我希望可以和大哥在一起,永遠、永遠」
「喔!太屌啦!大哥要獻吻」毛豬哥用既忌妒又高興的心情站起來說
「獻吻」「獻吻」「獻吻」「獻吻」「獻吻」
「好啦!等等啦!先讓我講一個故事」可可亞慢慢的說
「大概是一年前吧!我第一次遇上大哥,那一次是我被幾個怪怪的高中生騷擾,大哥那時就和小葵還有其他幾個人在一起,大哥那時就不顧一切的和那群不良份子槓上了,但後來聽說害大哥被記了兩支大過,一支是打架,另一支是他說他是為了救一個別笑的女生才打的,於是談戀愛又被記一支大過了」
「然後那時我就說,既然你說我談戀愛,我就真的給你談戀愛,我要把到她!」大大在一旁補充的說
「沒錯!」可可亞就走過去輕輕的親了大大一下
「一、二、三」
「好幸福喔!」「好幸福喔!」「好幸福喔!」「好幸福喔!」
「哈哈!不會啦!」大大也站起來了
「我希望可以再體貼一點、更穩重,這樣我才能保護我所愛的人」大大緊緊牽著可可亞的手說
那時我才懂,原來世上有一種東西是無法被定義的,那就是愛,所有的愛都不同,為什麼愛她,沒有理由,就是這樣的愛
「接著,請到了毛豬哥來說一說吧!」
「好的,首先我希望我可以不要在說『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因為我不知道還有哪裡的毛要被燒的,第二我想過了一件事,大家都叫我毛豬哥,我就不好意思給你剃毛、給你減肥,叫小綠的他也不敢給你穿紅色,小黑就是那麼黑」
「那沒關係吧?」大大疑惑的說
「總之在今晚過後,希望大家叫我無毛雞啦!」
「白爛!下台啦!換天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逆飛‧4

天羽慢慢的走上台「我希望能找到永恆的天空,它的定義是給人自在、自由、無拘無束與幸福,將所有的甜蜜封在裡面,那將是給人感動的,因為那張照片是累積了許多故事而的,當你看到那張照片,將想起過去所有的故事,大大小小的事化成感動,這就是網友口耳相傳的永恆天空」
「好棒喔!」雞排癡癡的看著天羽說不出話來
「換我了嗎?」我笑了笑站起來
「想不到今天竟然是我壓軸,如果說得不好也請見諒」
「我希望這輩子我能對愛去堅持,勇敢去追,不後退,我也希望能有個人可以來愛我,決不放手,即使放手了,我也要違背命運,追回他,過去他從被背後抱住我,我也要再次從後面抱住他,這就是我要的堅持」在我一說完大家就把線香丟進營火內
「祝心想事成!」「祝心想事成!」「祝心想事成!」「祝心想事成!」「祝心想事成!」
「祝心想事成!」「祝心想事成!」「祝心想事成!」「祝心想事成!」「祝心想事成!」

接著天羽就載我回去家裡
「謝謝你,今天玩的很開心喔!」
「不會啦!那個明天八點我接妳去牽腳踏車吧!妳的車不是還在那裡」
「恩,不要遲到喔!羽」
「不會啦!再見,小葵」
「再見」我就站在巷口看著他消失在街腳的那一端
再見!再見!
「還不進來啊!」老哥拿著一件外套走過來
「哥!什麼是戀愛」
「這就是啊!」他指著我的心說
我慢慢的閉上眼睛,想著天羽,心慢慢的振動著,這就是戀愛嗎?
「好了,快進去,這裡很冷喔!」
「恩,馬上啦!」我跑過哥哥身邊
(謝謝你啦!哥)
「不會」
「你說來越帥囉!哥,我會幫你去和奈奈姐說好話的喔!」
「不用啦!妳這個小傻蛋」
奈奈姐是哥的女朋友,當然他一定是看中了我哥那麼貼心
我只有看過一次奈奈姐哭,那是在哥向奈奈姐告白的那晚
我坐在陽台上假裝聽音樂一邊偷瞄正站在巷子口的兩人
「進,我不知道為什麼哭」奈奈姐將那可愛小臉放在哥哥的懷裡哭著
「或許是愛吧」
「嗯!可是為何而愛呢?」
「愛一個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還記得有一次我家淹水,你就抱著我走進去,你褲子都濕透了,我覺得你好體貼,進」
「是嗎?我妹都罵我很懶惰,奈奈」哥看著她的臉
親下去
「明天學校見喔!奈奈」
「恩!」我那時真以為全天下的愛真的都不許要語言,連這種看似普遍的對話,也有愛
回想起哥哥認識奈奈姐已經有兩年了吧!從我哥很興奮的和我說開始
「我終於追到她了」哥很興奮的拿著奈奈姐的照片給我看
「好漂亮喔!真有眼光,不愧是我哥」
「還好啦!奈奈她人很體貼、很可愛」
就在他和我說過沒幾天後他竟然就趁爸媽不在時帶奈奈姐回來
「妳好啊!進都有和我提起妳的事喔!小葵」
「妳好啊!奈……奈姐姐」
「不用那麼客氣啦!我又沒大妳幾歲」主要我覺得是奈奈姐真的太可愛了,哥說什麼他很重視人品的,那為什麼他不追小圓啊!她可是從小和哥一起看我長大的人,人超好的
「奈奈姐,還是習慣這樣叫」
「那就這樣叫吧!小葵」我還記得有一次我介紹奈奈姐去黑膠咖啡廳的情形
「幹麻沒事來這種怪怪的咖啡廳啊!」哥看著招牌不耐煩的說著
「你快點啦!太慢的話我就叫奈奈姐丟下你喔!」
「歡迎光臨,小葵啊!」
「可以叫店長幫他們泡咖啡嗎?那位是我哥」
「喔!好,等一下喔!就讓他們做那個位子吧!」菊指著腳落一個靠窗戶的位子
「恩,快來啦!」
「這間咖啡廳好像還不錯喔!進」
「是嗎?」哥無奈的看著窗外
「奈奈姐我就先走囉!」
「再見!」
「可惡,陷害我」
「我才不會留下來當電燈泡哩!」我轉身就走出咖啡廳,接著從後門在走進來
「小葵,妳怎麼從這裡……」奈爾驚訝的說
「噓!泡好你的咖啡啦!」我走到一台電腦前面,打開螢幕
「果然,菊姐姐選給我的位子可以同時被四個監視器照到」

「咖啡來囉!」菊拿著兩杯接近黃色的東西給他們
「這是什麼咖啡啊!」
「店長特調──滿月」
「雖然顏色怪怪的但喝起來的確就是咖啡,進喝幾口吧!」奈奈姐向哥笑了笑
「恩,這是……」
「輪到我登場了」奈爾從櫃檯慢慢走出來
「滿滿的愛情,黃色代表著辛酸的過去」
「好咖啡,世上每個人各各對咖啡的要求都不同,所以沒有所謂最好的咖啡,因此能特別為每個人設計的咖啡,就是最好的」哥這樣慢慢的說著
「這真的不錯」奈奈姐紅著臉看著進
奈爾則是向菊使了眼色回到櫃檯去
「愛果真無所不在啊!」天羽突然出現在我身後按下攝影機的攝取畫面
「好了!這樣就有照片了」
「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剛剛奈爾拿咖啡過去,我想上廁所,於是我就問菊廁所在哪,於是我就走進來了」
「討厭哩!」
再游了幾乎半年的時光終於開學成為了電機新鮮人了
當然我也去參加了文藝社
「毛豬哥不是大三的學生嗎?還來社團」
「不會啦!」
「麥克風測試!測試」天羽站在台前拍著麥克風說
「現在開始成大文藝社,團聚兼新書發表,第一位讓我們歡迎抽空而來的毛豬哥」

「大家好,不用我多做介紹,我就是毛豬哥,今天要介紹的書是我寫的,而且也聽說有廠商要和幫我出書了,這本叫做長毛日記,主要是講我在游泳池遇到的一些趣事啦!像突然被人在游泳池裡抓交替啦!偷偷被人拔胸毛啦!還有我的座右銘『年輕人終究是年輕』,最近我又加了上次被沖天炮燒胸毛的事件,總之是以日記的方式書些的故事,手上的這些是初稿,我現在將這些傳下去,謝謝大家聽我的演講」
「給人偷抓腳的人就是你啦!羽」
「哈哈!」
「下一位,小葵」小綠拿起麥克風說,他難得今天沒穿綠色的
「大家好,我寫的是羽毛日記,相信在BBS板上大家都有看過了,當然最近也得到了許多同好的支持,所以應該不用多做介紹吧!主要就是主角小路與一名深愛天空男子的相遇,基本架構已經都架好了,現在是在強化本身的豐富性了,但是到現在我還沒想出結局,現在就把第一章到第三章傳下去」
「下一位,少了駿的宮崎駿上台」
「呵呵!」
「我想大家對我也不陌生了,小綠剛剛也幫我補充過了,還是來看作品比較實際啦!富士山戰記,這篇小說是一次我和我爸去富士山看到一個很強的武士在那練劍,於是我就虛構了這個主角──上泉不用刀,他自現代的富士山回到戰國時代,去尋找新陰流的根源,劍聖上泉信綱的故事,這個真的非常的熱血豪邁,希望大家一定要看,然後著本書也有出版社正在和我洽詢了,可能下學期就會出這本書了,總之真要看結局的人除了和我巴結以外,請等到明年去買來看才知道喔!」
「你不是還沒想出結局嗎?宮崎,你昨天還跑去我的房間借我的修羅之刻來看」小綠在一旁悠閒的說
「你就不會安靜點喔!」
「破功了!換天羽啦!」
「大家好,這本是已經出版的『永恆天空』,在書局筆名查詢,天羽就可找到了,主要是把所有的照片串成一個故事,敘述我找到永恆天空的過程」天羽就把四五本書傳下來,我拿起來翻到最後幾頁
(這張是……)那天我和她在咖啡廳被菊畫弓箭的照片,旁邊寫了幾行字
〝花了好久好久,我發現永恆天空就在我的身邊〞
(每次都這樣……)我眼框開始紅了起來
「接下來就由社長,我,小綠來做個結尾吧!這本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逆飛‧5

接下來我根本不知道小綠在說什麼東西,我就開始讀永恆的天空
就這樣過了兩年吧!這本書我讀了快要一千遍了
我們假日不是去游泳就是去到處照相遊玩,玩累了就去黑膠咖啡廳喝咖啡
現在你畢業了,我躺在你的懷裡靜靜的說
「我們的愛還會繼續嗎?」
「當然會啊!傻孩子」

但現在在我們兩個坐在咖啡廳裡,沉默的看著對方
「葵,昨天我收到了通知,我要去當兵了」你拿著一封信慢慢的說
「小葵,妳能等我嗎?」
「當然,我會等你的,不管多久,但是你也要好好去當兵喔!」我燦爛的笑著
「當然」他遞給我一張照片
「這張是……」我拿起來,看著照片是那張被菊姐姐畫弓箭的那張,一隻箭穿過我和你的心
「永恆天空」
「這裡面沒有天空啊!」
「但符合我對天空的定義了,很自在、自由、無拘無束,這張還加了愛」
「不要每次都害我臉紅啦!」

但是過了兩年了,你不僅沒在兵營打給我任何一通電話
甚至服完兵役後,也一樣

〝我〞

沒有勇氣打給你
因為我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那時我每天都去黑膠咖啡廳等你,但是你呢?在哪?
就在這時我就每天帶著notebook去餐廳,不知為什麼,我開始寫網誌
開始寫下我們的故事,也遇見了許多的網友,像無名路人
無名路人:這個故事很不錯耶!葵
無名路人:是真的嗎?
小葵:對,那是一個曾經的故事
無名路人:曾經?
小葵:對,我和羽的真實故事
無名路人:對不起問到妳的傷心……
小葵:不會
無名路人:那就看在是朋友的份上,送妳幾句啦!
小葵:幹嗎每次都送我一堆話啊?
無名路人:寫小說的人總是知道一堆佳句嘛!
無名路人:並不是失去了,就不再握住了,並不是他不愛妳,妳就放棄和他飛了
小葵:嗯!謝謝你
無名路人:別勉強,但一定要去做喔!
小葵:謝啦!無名,先祝你情人節快樂喔!
無名路人:YOU TOO
小葵:當然啦!
無名路人:對不起
無名路人:我要下了
小葵:恩,掰掰
無名路人:掰
小葵:再見
無名路人:不要每次都說那麼多次啦!
小葵:88喲!
無名路人:無言,我下了
我真的知道嗎?去握住,有結局
什麼結局,我真的快樂嗎?情人節快樂?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逆飛‧6(完)

2007.2.9
「今天咖啡廳沒開呀!」玻璃上貼著一張公告
〝奈爾和菊去韓國囉!幾天後才會回來〞
反正我不能進去打網誌了
這時我突然有股想打電話給你的衝動
於是我做了
「小姐妳好,請問妳要找誰?」電話那頭竟然傳來是個女生的聲音
「那個我要找天羽」我冷靜的說
「請等一下喔!」
〝天羽,有人找你啦!〞
「喂,妳好!」
「天羽!是我,小葵,你怎麼都沒來找我」
「小葵!為什麼妳還要來找我」你淡淡的說
「我還愛你,記得嗎?我曾說過的話」
(我會等你的,不管多久)
「葵,但是已經沒感情了,我找到了新的愛情,你剛剛也聽到了吧!就是那個女孩,小毛,或許我倆的愛已經被時間磨碎了,再也找不回了,小葵」
「羽,你還記得一次去游泳的事嗎?」我哭著說
〝來追我,小葵〞你一說完便游向岸邊,圍起毛巾便立刻走向飲食部

〝等我啦!羽〞
我也緊接著上岸,但是當我走到飲食部時就是找不到你
〝羽!你在哪?〞那時真的很孤獨,非常孤獨

〝天羽!〞我在人群中努力尋找著你的身影

〝羽!羽!〞我慢慢的在人群裡流下了淚,一種失去安全感的無助

〝別擔心,我在這〞你從背後抱著我
那一秒,好像四周的景物都消失了,只有你和我站在那,看著天空
我倆好像在天空飛翔一般,真的很幸福
「羽,我會在黑膠咖啡廳等你的,不管多久,想起來我們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吧!我們喝咖啡、看天空、我們還和大家一起去放煙火、游泳,大家一起做了好多好多的事,我愛你」
「小葵!小葵!小葵!」你不斷的呼喚著我,但我傷心的掛斷了電話
我開始回想著過去種種,坐在咖啡廳的階梯上無聲的哭泣
彷彿我與那熱鬧的大街完全隔絕了
指指點點一切都不重要了
--------------------------------------------------------------------------------------------------------
2007.2.14.情人節
「今天咖啡廳還是沒開,已經四五天了」我站在咖啡廳玻璃上還是貼著一樣的公告
〝奈爾和菊去韓國囉!幾天後才會回來〞
我坐在咖啡廳前的小階梯上,看著以前的照片
「永恆天空,真的有東西是永恆的嗎?」
我抬起頭,你恰好從我面前走過去
「天羽!」太遲了,你的身影快速的消失在人群之中
我急奔向你,一直走到了咖啡廳旁公園的噴水池前
四下無人我大聲的呼喚著
「你在哪?天羽」我失控了,淚水一直流著

〝你會懂我嗎?你懂我嗎?懂我嗎?懂嗎?懂?羽〞

「會,這次我不會放棄妳了,小葵」又是這樣,你再次從後面抱住我,手輕輕摟著我
「天羽是個笨蛋,讓我等了那麼久」我低著頭眼淚直流

「對不起,我迷惘太久了」羽邊說我又想起了無名你說過的話
〝並不是失去了,就不再握住了〞
我乘著逆風,再次握住羽,在天空翱翔
「羽,小毛怎麼辦」我躺在你的懷裡說
「我和她說了我們的故事,她就跑去找她的前男友了,她發現曾經,只有他是最愛她的」
「只有失去翅膀後我才更懂飛翔的好,這是你的書的結尾的一句話,羽」
「恩」
奈爾這時載著菊騎車經過兩人身邊
「奈爾,其實去韓國還蠻好玩」菊對奈爾說
「那不是小葵嗎?」菊指著公園旁長椅上的兩人
「她又再次找回了羽,是嗎?」
「對,屬於她的羽」
菊開始想起了,比斯
奈爾看著櫻子為他畫在槍上的十字

〝並不是失去了,就不再握住了〞

「再來追我!葵」羽轉身疾奔
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他抓著我的手
去飛,逆飛
誰說失去了,就不能再握住

小葵:無名看了可不能不哭喔!
小葵突然寄給我一封信
小葵:下載
無名路人:恩
無名路人:我很少流淚的,是不是很感動,我看了就知道啦!
小葵:我等你回話喔!
無名路人:遵命!小葵姐姐
小葵:呵呵!
我拿起了桌上notebook跑去小葵和我說的黑膠咖啡廳

走進咖啡廳裡
我選了靠近插座的位子慢慢坐下,菊走過來向我笑了笑
「請問要來點什麼嗎?」
「我要一杯店長特調──漆黑宇宙」我回了一個微笑給她
「好,馬上來」
接著我開始看妳給我的故事
我哭了,一滴淚落在鍵盤上,我回了四個字給她

〝至死不渝〞並畫了一根羽毛

就在這個時候咖啡來了
「先生?」菊拍拍我的肩膀,我趕緊擦乾了淚看著她

「謝謝妳了」我輕輕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這就是……」
「妳說的味道嗎?」我看著螢幕說,真正的幸福
淡淡的苦味,慢慢的轉成甜味
並不強烈,非常柔和,由苦變甜
這就是愛情嗎?
我看著坐在櫃檯的奈爾說
「你在普通的黑咖啡裡加了什麼?」

「十字,愛的十字,一種信念,愛情的信念」

「是嗎?原來這是……一種信念」



我慢慢的走出咖啡廳,走在人群裡

這時手機響了,我看了來電顯示,是妳

「妳在哪?」

「在你背後啊!大色狼」我轉身看著身後的少女

「來追我」妳轉身跑進人群裡

「真是的」我無奈的說著

我也要緊握著我的愛情

「被我抓到囉!」最後畫面停在我握住的她的手

那一秒

「卡!」一位攝影師快速的拍下那一幕

『永恆天空』

-END-


[ 本文最後由 kj820113 於 07-6-10 09:5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8-8 05:50 , Processed in 2.383704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