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Los Angels

[複製連結] 檢視: 2688|回覆: 5


First:啟航


  「嗚~~~」 

  清晨,高雄港內傳來一聲清脆的汽笛聲。聲音之大連五浬外都聽的見,附近的住家雖頗有微詞,但還是無可奈何。

  「Pilot boarding!」

  隨著三副這響亮的聲音,王領港登上了這艘名為Los Angels的豪華客輪。這已經是他第三次帶這艘船了,船長三百公尺、船寬三十公尺、港內轉速110rpm……等特性他都記得一清二楚。

  「Dead  Slow ahead!」

  「Port five!」

  他大聲的下令,清晨就被叫起來實在讓人不怎麼舒服,於是便把氣出在倒楣的Los Angels上。

  「請問貴輪目的地是?」他趁著空檔小聲的向船長問道。

  「日本」船長回他:「先到東京再轉往阿拉斯加」

  很快的船舶已經抵達防波堤了,領港的職務也完畢了。

  「Starboard Ten!」他大聲的下達最後一次命令後便走出駕駛台,來到船舷邊,走著領港梯回到領港船。

  他在領港船上看著Los Angels緩緩的離去,其實這真是艘不錯的船。船長大概三百出頭,高三十公尺左右,最上層甲板還有一個露天泳池和一個遊艇停放地。船身一共有六個救生艇──左右兩側各四個密閉式救生艇,船艉兩個自由落體式(Free Fall)救生艇──。

  船身一共有十層高,其中五層做為乘客甲板供乘客使用,另外三層則是船員使用的,最上面兩層則是航行甲板與羅經甲板。乘客甲板一率都是頭等艙,意味著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因為每個房間都一樣貴,十萬美金),但搭載人員數就少了點,加上船員才不過三百人。

  光從外表粗估,整艘船才大約十五萬噸左右,因為滿載時吃水也不過才八米多,比起至今尚無任何船能超越的創世紀號客輪還淺。

  她的船身在做船舶烤漆時使用了鏡面效果,之後又以雪白色漆每天粉刷,船艏尖端更掛上了一尊大天使的雕像,使的這艘船看起來像是傳說中的白色天使。

  「為甚麼叫Los Angels呢?」這是他長久以來藏在心裡的問題,當然,是無解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menasi  考據講究  發表於 07-6-1 22:47 聲望 + 2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Second:預感


 2035年十月的一個清晨,M.V. Los Angels離開高雄港,進行第三次的環球之旅。

  「Full speed,Course Zero—Zero--Zero。」船長丟下這句話後,便留下了經驗豐富的大副──李振以及菲律賓籍舵工──Robert.J.Kinston航行,自己則緩緩的走到了休息室。

  此時,船已經開到了台灣海峽中間較深的水域,乘客也大多開始出來閒晃了。今天的天氣還滿不錯的,偶爾還可以看見遠方的海鳥飛翔呢。

  從船尾望去,可以看見四條白色的航跡流,再加上船身也是白色的,故有人開玩笑的叫她白色方舟。儘管這艘Los Angels沒有任何一項能超過她的前輩──瑪莉皇后二號、海洋自由號以及創世紀號,但這艘船還是很神秘的,僅一些少數的人知道而已。

  船長室裡,年過半百的老船長李道天原本預計要休息了,但在隨意的閱讀了一些書籍後卻又不知為何的將正準備要接班的三副找了過來。

  「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吶,」李船長說道:「三副,等等有收到任何消息都叫我。」

  「是的,船長。」三副有點不以為意的答道,僅管他非常的年輕──才三十出頭──,但能到豪華客輪上服務的船副都是具有一定的水準的,當然也就有點自傲了。

  三副有點不屑的看著船長,「大概是人老了,想的有點多。」他心裡這麼想,但不敢說出來。

  「那麼,我去值班了。」三副行了一個禮後,便將帽子戴上,起身走向駕駛台。

  「真的……是我多心了嗎?」李船長一隻手揉著太陽穴,一隻手翻著桌上的書籍。

  自2010年以來,世界各地的氣候每年都異常。特別是環太平洋區,有時候颱風會在三月就出現,也有時候會到九月才有。近幾年來在太平洋上常常能遇到浮冰,雖然面積都不算太大,但他可不想像上個世紀初的豪華郵輪鐵達尼號一樣因為疏忽而陣亡,在科技發達的現在再發生這種事鐵定會成為同行的笑柄。

  看著看著,他感到有些累了,便拿起內線電話撥向廚房:「幫我泡杯Latte上來,順便把早餐拿上來。」

  三副走上了駕駛台,時間剛好是七點五十五,再過五分鐘他可就遲到了,雖然在海上只要不出事都就不是甚麼大事。

  「小陳,早阿。」感受到三副的腳步聲,大副轉過頭來跟他打聲招呼。

  「你也早阿,老王。」小陳走過去拍拍大副的肩說道:「一整夜沒睡,累了吧,去休息吧。」

  「現在航向Zero—Zero—Two,船速14節,維持不變就可以了。」大副回道,接著便和舵工一同走下駕駛台。

  小陳點起了一根菸,坐上了在駕駛台前方的椅子,開始操作起圓桌(註)上的各種儀器。而他的助手──台灣籍的AB韓勇也在稍後趕了上來,並馬上就站到舵機前方。

  「老韓,遲到了喔。」小陳有點揶揄的說道,而老韓只是苦笑了一下,畢竟他也老了(40多了),幹起這種AB的工作可苦的很。事實上他已經有點退休的打算了,一個高級海事學校畢業的船員到了四十歲還在幹AB,雖然薪水還可以,不過會被人看不起就是了。

  「嗯……一路不變就好了,先向北到日本,後進入太平洋向阿拉斯加……」小陳呢喃道

  甲板上,許多乘客正聚集著。有些形成了小團體圍在一起聊天,有些人則是孤獨的漫步於甲板上;而有些人則是像情侶般邊聊天邊散步。再上一層的甲板則有個露天泳池,雖然船還在亞熱帶區,但十月的氣溫還是冷的有點讓人不敢下水。

  洋子站在船艏處,任一頭長髮隨風飄逸。今天天氣不錯,右邊望去就是台灣的海岸線,附近則有不少經過的貨輪,看起來是多麼的美。

  「原來妳在這阿!」一位年輕的男子走了過來,他穿的滿休閒的,看起來就像那種有錢的年輕公子哥。

  「好棒的一艘船,」洋子說道:「這真的是你們家的嗎?小董?」

  「不盡然,」小董走到她身邊說道:「我爸出資百分之五十,剩下的百分之五十是公司出的,不過整體設計是他和好友設計的。」他說完後便點起了一根菸,是DunHill46刀裁切的,他喜歡這種細長的菸,雖然看起來有點像是女性抽的菸。只是每當他點起來時,洋子都會笑著說像是在咒人下地獄般(註2)。

  他是這艘船的擁有者──環遠郵輪的小開,也是公司的總經理,洋子能上到這艘船也是她安排的,否則一個中產階級的家庭是不可能有多餘的錢讓她搭上這艘航華郵輪。

  「還有多久到東京?」洋子問道,其實她是故意的。兩人都畢業於高級海事學校,也都擁有船副執照,她只是想試試看小董有沒有忘掉學校所教的。

  「我想……大概還有兩天吧……」小董吸了口菸:「最快也一天半,船長之夜後我們或許可以上駕駛台看看,這船長我認識。」

  「真的?」洋子驚訝道。小董則是對她點了點頭。

  此時時間正好來到十點半,駕駛台裡,小陳正緊盯著氣象傳真,雖然他有些不削船長的話,但大海茫茫,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還是謹慎些好。

  好不容易等到氣象傳真發完了,他看了一下,卻感到有些不對勁。他連忙撥了通內線電話,把船長從熟睡中吵了起來……

  「希望你把我吵起是有緊急要事,」李船長穿著便服,急忙的走上駕駛台。「否則我會考慮向公司稟報開除你。」

  「船長你看這個,」小陳急忙的把氣象傳真拿給船長看「北極有冰山脫落,雖然離阿拉斯加還有些距離,但恐怕會耽誤到我們的航線……」

  「嗯……」李船長緊盯著氣象傳真,一發不語的站著。此刻的他看起來像是個經驗老道的航海者,而在旁邊的小陳則顯得嫩的多了。



  註:自2010年以後,為因應船舶導航機器的增多,故改以圓桌整合代替傳統的駕駛台配置,同時也讓駕駛員能坐著工作而非像以往般連站四小時。

  註2:DunHill,唸快點的話會有點像Dun Hell(Down Hell),當然,只是無稽之談。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Third:船長之夜


  夜色降臨,M.V. Los Angels除了必要的航行燈亮起之外,外部所有的燈光都關掉了。但,內部卻是通火燈明,一場晚宴正要展開。

  這場晚宴被稱為船長之夜,就郵輪來講,有些是開航的第一天舉行,也有返航的最後一天舉行的。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場非常盛大的宴會。

  船上所有的乘客都擠到了宴會廳裡。宴會廳的大門是原木打造,兩扇門的上方則各刻有一位天使的畫像。推開大門後可以看到一尊大理石雕像,那是海神──波塞頓的雕像,傳說在船上放放置有波塞頓能讓航行順利。

  宴會廳內部大概有三樓,每樓都是圓形的設計。第一樓,也就是最下面那一樓是人們吃飯交流的地方,再中間還有一個不小的樂隊表演用平台;第二樓則是一個大型的舞池;第三樓是賭場,人們在那裡打打麻將、擲擲骰子、玩玩撲克等……是個讓人一夜翻身的地方,當然,往上或往下翻由自己決定。

  人們大聲的喧嘩著,偶爾也大口的吃著美食或喝著手中的美酒。隨著樂隊的演奏以及酒精的催化,宴會廳裡開始令人覺得吵雜無比。

  李船長穿上了白色的制服,在吵雜聲中走進了宴會廳。其實他是不太想來的,但是身為船長的職責又讓他不得不來,對大多數船長來說這可是項優良的傳統呢。

  身為環遠郵輪的小開,小董自然是宴會中的焦點。此刻他正和洋子站在一樓舷窗邊與一堆可說是沒關係有有點小關係的人交談。

  他穿著白色的襯衫配上黑色的晚禮服,頭髮梳成中分,左手手腕上戴了顆Tiffany的黑白鑽錶,中指上則戴了顆鑽戒,給人一種事業有成的中年男子的感覺。

  洋子則是穿著一身白色素面的連身裙,肩上披著黑色蕾絲的小披肩,脖子上則戴了串珍珠項鍊,與在場的眾人比起來,她的打扮簡直像村姑一般。倒是她的右手的中指戴了藍寶石戒指,深藍色的寶石加上金色的戒身讓人聯想到魔戒的精靈三戒中的第三戒──維雅。

  「各位,抱歉遲到了。」李船長走了過來。

  「哪裡哪裡,」小董笑著說道:「只要您老人家還沒到,宴會就不會開始,也就沒有遲到的說法摟。各位,是吧?」在場的各位貴賓都不知該如何接話,只有洋子對著李船長淺淺一笑。

  「好漂亮的女士,」李船長對著洋子說道:「我有幸得知這位女士的芳名嗎?」

  顯然的,洋子不知該如何應付這種場合,便轉頭以眼神向小董求助。

  「她是我大學時代的同學,」小董說道:「今井洋子小姐。」

  「恩……」李船長說道:「不錯的名子,是個可愛的好女孩呢。廢話不多說了,就讓我們開始吧。」

  李船長走到了中央的舞台上,示意樂隊先將發言權讓給他後,便拿起了麥克風大聲的說道:「各位先生、女士,歡迎來到我的船──Los Angels!」

  「明天是雙十節,來自台灣的朋友們歡呼吧!」人群之中爆出了一陣歡呼聲,但顯然不多。

  「正處在十一長假的朋友們也歡喜吧!」人群之中又爆出了一陣歡呼聲,他接著說道:「總之,讓我們歡喜的渡過這美好的一夜吧!」這次所有在場的人都歡笑了。

  無論是男人或女人、無論他們是大陸人、台灣人、或日本人、韓國人,此刻他們只想好好的放鬆,渡過這美好的一夜。

  李船長走下了舞台,樂隊又恢復了演奏,不過他們改演奏流行樂,而不是那單調刻板的古典樂。

  人們也恢復了一開始的吵雜,在酒精的催化之下,他們說話越來越大聲,像是要向大海宣告他們就在這裡歡笑似的。

  駕駛台裡,王大副正和舵工Robert一起值班。他的臉色不是很好看,不是因為他不能去參加那無聊的宴會的關係,而是因為他收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

  他剛剛收到了臨時發送的航船佈告,上面詳細的記載著從阿拉斯加往北一帶的海域已經封鎖了,為的正是早上三副收到的那份氣象傳真的內容──巨大的冰山漂流。

  他們的航路計畫是走入北冰洋,以最短的時間抵達阿拉斯加,接著再往南抵達布宜諾斯艾利斯,繞過合恩角,再走大西洋進入歐洲。

  可如果阿拉斯加以北的海域被封鎖的話,那他們的航路計畫必須有所改變,但如此一來就會陷入進退兩難的地步了。他們給旅客安排的航程之中,離開東京之後會帶旅客到北冰洋稍微的參觀一下,讓他們感受一下北極的風景。

  「唉……」他重重的嘆了口氣,當初他就極力向公司反對這種路線的。現在出了這種事,特別是公司的小開也在船上,處理不好自己就該提早退休了。

  宴會廳裡,此刻小董和洋子正和船長以及眾多名流共進晚餐。對於一般人來說這可能是無上的光榮,可對洋子來說這簡直是折磨。

  男人聊天的話題始終圍繞著海峽兩岸、要不就是世界政治經濟等之類的……,彷彿他們是這世界的領導人似的。的確,他們也有點類似世界領導人了吧。坐在這桌的人身家加起來都超過上兆台幣了,雖然離世界首富還有很大的差距,不過也算能主導台灣這麼一個小島國了吧。

  那些貴婦的話題更是讓她想走人,她們不斷的追問著她和小董認識的過程,甚至連她的身家也被挖出來問,這讓她感覺非常的沒有隱私。所幸她們並不反對她抽菸,她至少還能一邊大口的抽菸一邊回答這惱人的問題。

  「今井洋子……」李船長不斷的唸道,突然間,他像是想到了甚麼似的對著洋子問道:「恕我冒昧,令尊是不是陳浩威船長呢?」

  洋子不解的點了點頭,她的父親在擔任船長時雖然時常設法幫助那些遇難船隻,但她的父親不喜歡出名,而且他十年前就退休了,應該是沒有人記得他了吧。

  「阿哈」李船長突然笑了起來。「我是李叔叔阿!令尊之前在陽X工作時我跟他同船的阿,你還上來過阿!忘了嗎?」

  「啊……李叔叔!」洋子也笑了起來,雖然那是她九歲的事情了,不過到現在她還記得,那時候全船的人都對她很親切呢。

  兩人開始聊了起來,一旁的人見狀也不好打擾他們,於是在這無聊的晚宴上形成了三種局面──男士之間的國家大事交談、女士之間的無聊小道交談以及洋子和李船長之間親切的互相問候。

  隨著樂隊的演奏,時間已經來到了十點多一些。此刻幾乎所有人都離席了,一些好賭的男士跑去賭博,年輕的單身貴族們則到二樓去跳跳舞、釣釣凱子。

  「我們可以參觀駕駛台嗎?」小董問道,手則指著他和洋子。

  「當然可以,」李船長笑著說道,很顯然的,他有些醉了。「不過希望您到時幫我們跟公司美言幾句阿。」

  「一定、一定。」小董笑著答道,不過他也有點醉了,因此站起來時有點搖搖欲墜的感覺。

  他們三人走出了宴會廳,搭上了電梯便直往第八層樓去,從第八樓開始沒有任何電梯,因為第九、第十樓是航行甲板與羅經甲板,不是船員不能進入,而船員也一率要用走的才能上去。

  他們在通往駕駛台的小門敲了一下,便在李船長的帶領之下進去了。剛好這時候王大副正一邊專注的看著螢幕上的電子海圖(註),一邊喝著咖啡,而舵工也很專注的看著前方,因此沒有人察覺到他們三人的到來。

  「有出任何事嗎?」李船長悄悄的走了過去,輕輕的拍了一下王大副的肩膀,然後在他耳朵邊悄悄的說道。

  「船、船長……」王大副噴了滿桌的咖啡,驚訝的跳起來說道:「這樣會玩死人的。」然後,他的眼神轉移到後方,小董和洋子正滿臉笑意的看著他。

  「總、總經理,這位是?」王大副驚訝的看著兩人,但眼神隨即閃過一絲的不安。

  「我的私人秘書,」小董說道:「你相信嗎?好啦,現在就當我們兩人是Dc(註2)吧,別太拘謹了。」

  「你們就當自己家隨意參觀吧,」李船長說道:「我跟大副還有些事要談。」

  「是的!」兩人齊聲說道,接著,兩人竟真的到處隨意走走。船長則是一臉嚴肅的將大副叫到後方的海圖室,當然,兩人並沒看到這一幕。

  兩人好奇的看著最新式的圓桌系統,他們畢業的時候圓桌系統也才不過出現幾年而已,當時還不是每艘船都能擁有的。

  他們偶爾也向舵工請教一些問題,即使他們已經有正式的三副執照,但沒跑過船一切都只是空談,能趁機得到別人的經驗總是好事。

  「北極海封閉了?」船長嚴肅且小聲的問著大副,他才不過下去主持一下晚宴,變化居然這麼大。

  「是的,」大副說道:「現在只能祈禱我們離開東京時浮冰已經解決了。」

  「你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船長說道:「還是讓我們先想想怎麼應付吧,還有,暫時別讓總經理知道……」


  註:電子海圖(ECDIS),原先被認為是不可能實現的東西,後來由於衛星通訊技術的發展,使的電子海圖變成真正可行的技術。電子海圖取代了紙海圖,使得航船更加安全,紙海圖至今仍被視為航船必備資料。

  註2:這裡應該要說Deck Cadet較妥當,不過簡化為Dc其實應該可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Fourth:劫


  這是個沒有月亮的夜晚,本該清晰可見的繁星竟也只剩少許可見,一整片黑漆漆的天空實在令人感到不舒服。

「In the dark …… Angel will fall…… into the hell …… Angel los …… all fall……」舵工小聲的唸著家鄉謠傳的傳說,今天晚上的夜色就跟傳說的一樣── 一望無際的黑 ──黑的讓人感到沉重。

「希望那只是傳說……永遠不會實現的傳說……」他在心裡默默的向上帝祈禱著,希望上帝不要真的遺落這天使。

  小董聽到有點不可置否的搖了搖頭,洋子也只是淺淺的笑了一下。這是艘集所有最新科技於大成的郵輪,還有傳說中的大天使與海神波塞頓和媽祖的庇祐,是一艘真正的天使之船,就是撒旦來也叫他也沉不了。

  很快的,天文鐘上的時間已來到十二點整了。此時船剛過桃園,從窗外看去偶爾還能看到飛機起降的燈光。

  「船速十七節……」小董看著圓桌上的顯示,嘴裡唸道:「離東京大概還有一天多……」

  船在海上航行是很慢的,十七節的船速大概任何一台機車都比她快,只差機車不能在海上騎罷了。

  「小董……」洋子拉著他的衣角輕輕說道:「我有點累了,早點休息好嗎?」

  「嗯。」小董牽起洋子的手,兩人便步出了駕駛台,搭著電梯回到一樓的住艙。

  他們的住房是FP11,是在一樓左舷靠近船艏的地方,窗戶一打開便可直接看到左舷及船艏的風光,是屬於特等房,只有真正的貴賓才可以住的。

  房門也是以上等的原木打造的,房間則大約有五十坪左右,內有一個小盥洗室、休息室以及兩張鋪著上等床墊的原木床,房間內還不時會傳來陣陣的芳香味。

  洋子坐在梳妝台前卸妝,這場晚宴已經讓她累到受不了了,她已經有點想要逃離這個豪華的海上監獄。

  小董倒了兩杯紅酒放在桌上,隨後又拿起了一串項鍊走到洋子的身後想幫她戴上。那是串有著藍色心型墜飾的銀項鍊,在心型綴飾的後面還刻著T&Y,代表著兩人的名子。

  「這是我請人特地打造的……」小董一邊說著一邊幫洋子戴上,「妳知道的,雖然我不能像鐵達尼號裡那有錢的敗家犬一樣給妳海洋之心,但我願意把我的心交給妳。」

  洋子看著戴在胸前的那串項鍊,她知道小董人很好,心地就像這藍色墜飾般的純潔,家境又好,如果答應的話以後一定會是幸福美滿的,但那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幸福嗎?

  「再讓我考慮好嗎?」洋子以近乎道歉的口吻說道,並將桌上的紅酒一飲而盡。隨後便躺到床上,閉起雙眼,緩緩的沉睡而去。

  「我會等妳的……希望不是太久……」小董將另一杯紅酒端起慢慢的品嚐,並獨自一人走出住艙,品嚐這苦悶的北風。

  在這黑暗的夜色掩護之下,船舷外有艘小艇正試圖靠近這天使之船。由於那小艇小到簡直比舢版還小,因此就算是最先進的電子航海儀器也無法發現這艘小艇的靠近;而在這要命的夜色之下,獨自值班的二副也無法發現這小小的入侵者。

  「都準備好了嗎?」一名男子站在艇艏說道。他與他身後的四人都一樣,頭戴著黑色的頭罩,身上穿著身黑色的特種運動服,肩上則各自背著一組無線電以及黑色的提琴盒,衣服的背上則印著TRA(註)的字樣

  「為我們的聖戰……揭開序幕吧。」帶頭的男子說道,接著五人各自從手心拋出帶有鷹爪勾的繩索,在夜色的掩護之下悄悄的爬上Los Angels。

  此時,所有的乘客尚處於熟睡狀態,船員們多半也都睡著了,負責巡邏的船員們大部份也都在打盹,這可是艘受上天眷顧的天使之船,又能有甚麼事發生呢?

  五人快步的各自向駕駛台狂奔而去,他們的腳步輕盈,使的負責巡邏的船員很難注意到他們;就算被發現了,他們也擅長以高超的技巧在引起注意之前無聲無息的解決掉對方,因為他們是名副其實的恐怖份子。

  很快的,五人已經在通往駕駛台的小樓梯前碰面了,為首的男子比起手勢,倒數三、二、一之後,便迅速的衝上樓梯,一腳將駕駛台的門給踢開。

  誰知二副卻已經拿著一把衝鋒槍(註2)站在後面等著他們了,那為首的男子見狀便停了下來,並打了個手勢讓底下的人暫時不要輕舉妄動。

  「Put your gun down!Right Now!」二副大聲的喊道,男子乖乖的照做了。當他慢慢的蹲下來放槍時,趁著二副一個不注意,便直接一頭衝向他,將他整個人撞向舵機。

  二副似乎也不是省油的燈,在撞擊之後短短的幾秒之內便迅速的站了起來,扣下鈑機便開始瘋狂的掃射。男子身上穿著厚實的防彈衣,但他依然不敢大意的撿起地上的槍迅速向樓梯退去,打算等待時機再重新上來。

  好不容易,當二副恢復理智之後,手中掃射的動作停了下來。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門邊打算察看下面的情況,突然間,一位黑衣人拿著鋒利的匕首迅速的衝向他,就在那一瞬間,他的脖子被劃出了一道紅色的痕跡,在沒有太多痛覺的情況下結束了他短暫的一生。

  「all clear。」黑衣人透過耳機小聲的說道,但依然聽的出來,那是非常悅耳的女聲。


  註:TRA(Taiwan Republican Army),台灣的一個恐怖組織,以武力訴求台灣獨立,據稱與以基地組織為前身的全球解放軍有密切關係。

  註2:根據2024海上人命安全公約,總噸位三千噸以上之國際航線得以配置小型自衛火力,以因應日漸頻繁的恐怖攻擊事件。

5/22死亡之翼修筆,僅發佈於鐵之狂傲遊戲誌&卡提諾王國論壇。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Fifth: Alt to death


  早晨,在太陽的普照之下,Los Angels純白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水平線之上。經過一夜的航行,琉球群島已經在不遠處了,代表著離日本也不遠了。

  洋子起了個大早,只穿著白色睡衣的她坐在床上,一語不發的注視著窗外。她看起來似乎心事重重,偶爾流露出的落寞神情更讓人想將她緊緊抱住好好疼愛一番。

  「船速變慢了……?」她自言自語道。

  「是變慢了……」小董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不過妳再不換衣服的話……會讓我忍不住想吃了妳。」

  「下流!」洋子丟下這句話後便進自走入浴室盥洗,留下不知所措的小董坐在床上乾笑。

  雖然天色尚早,但在些許的陽光帶來的溫暖之下,還是有些人披著保暖衣物來到甲板上,欣賞這美好的晨光。

  就像現在這樣,一位父親拿著照相機帶著女兒跑到上層甲板上。他讓女兒在一旁玩耍,同時用手中的相機將這美好的景象給保留下來。

  「妹妹,不要亂跑喔。」男子囑咐著女兒,手裡的相機還對著遠處的景象猛按著快門。

  「好的。」小女孩用稚嫩的聲音回著,小手緊緊握著父親溫暖的手掌。

  李船長在駕駛台看著這一切,心裡有著無數的感慨。可心一轉,後面五名TRA的成員正用槍抵著他的背部,逼著他將船轉向不該去的地方。

  最先死的是半夜抵抗的美國籍二副,後來大副交班時感到不對勁,也在抵抗時身亡了。自繩下自己跟這個傻小子三副,萬一搞不好的話全船人都完蛋了。

  「轉向太平洋,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吧。」為首的男子用槍稍微抵了抵船長的背部,他的聲音其實聽起來滿年輕的,但卻帶有種強烈的滄桑感。

  「知道了,就先轉向One—Two—Zero,通過鹿兒島再往太平洋走,你覺得如何?」船長懺抖著雙手回答道,他這輩子從沒在船上這麼狼狽過。

  「你當我傻了阿!」男子說道,隨即又作勢要開槍。「先往庫頁島,再往阿拉斯加方向進入北極圈!」

  「可是……可是……」船長正要繼續說下去,男子卻突然以槍托將船長敲昏,隨即又是一連串不堪入耳的髒話。

  「操!」男子罵道,隨即又將手中的槍指向無辜的三副。「你接手,知道該怎麼辦吧?還是需要我給你來點震撼?」

  三副慌張的點了點頭,隨即接替了船長原先的位置。他不怕死,但船上有三百多條加起來總資產十兆多新台幣的生命,他可不能把這些無辜的人拖下水。

  「Alt Course Zero—Nine—Zero,Full sea speed to 庫頁 Island。」三副緊張的唸道,隨即便獨自操作舵機至航向090∘。

  時間來到中午,宴會廳裡依然熱鬧非凡,人們依舊歡樂著,與駕駛台上的情景相比,彷彿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小董與洋子站到了船艏最尖處,在旁邊便是兩部錨機,下方則是這艘船的守護像──傳說中的大天使。

  「看過鐵達尼號嗎?」洋子拂了拂隨風飄逸的長髮,轉頭過來問著小董。

  「我可不是那神奇的傑克,」小董哭笑不得的說道:「不過我會給你我的全部世界。」

  「你想得美。」洋子吐出了小巧的舌頭,並對他做了個鬼臉後便轉過去繼續看海。突然間,她像是看到了甚麼似的緊張了起來。

  「那邊是琉球群島吧?!」洋子指著左方問著小董。

  「應該是吧……」小董不以為意的答道,突然間他像是想到了甚麼大喊:「按照航路計畫,應該轉大阪的方向了,怎麼會筆直的向前進?」

  「出問題了!」兩人不約而同的向駕駛台跑了起來,但願沒出甚麼大事才好。

  UTC One—three—five—five,航船佈告再次緊急發佈,前日所發布的冰山目前位置以不尋常的速度進入白令海峽。因此美軍強制封鎖白令海峽,預計UTC—One—Seven—Zero—Zero以戰斧巡弋飛彈擊毀冰山。

  「見鬼了!」三副收到佈告後重重的敲了一下桌面。

  「繼續,直接轉往白令海峽。」男子說道,似乎沒看到這份佈告似的。

  「你瘋了嗎?」三副大吼了起來,「這裡有三百四十幾條人命,連你自己都會Over……」可惜他還來不及說完,男子便對著他連開五槍,槍槍致命。

  突然間,砰的一聲,通往駕駛台的被硬生生的撞了開來。小董與洋子破門而入,TRA的成員全部將槍口對準他們倆個。

  小董看了看他們,再看了一下地上所有航行員的屍體。他以一種異常冷靜的口吻說道:「是老李吧……我想想……北極熊、老鼠人、點心、小豬都到了是吧。」

  五名TRA的成員全部脫下了面罩,洋子驚呼了起來,完全跟小董說的一模一樣。突然間,她想起了畢業時大家所開的玩笑。

  「如果有天我們當上了TRA,我們一定先劫你家的船喔。」那是北極熊對小董所開的玩笑,沒想到,玩笑居然成真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Final: All end—Angel never los


  「老規矩,」小董冷靜的說道:「單挑或車輪,至死方休。」但他猶豫了一下,畢竟他已經快步入中年了,身手已經沒有以前那麼俐落了,何況還有洋子在這,勝算實在不大。

  「別發傻了。」一直沉默的老鼠人開口了,他是五人裡身材最魁武的,也是背負最多武器的。其實他並不是像老鼠一樣膽小逃避,只是他通常選擇沉默回應,才會被戲稱為老鼠人。

  「我給你五個小時考慮,」北極熊說道:「看是要選擇跟我們一起,還是要跟天使一起los。」他說完後便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小董與洋子離開。他說的話一向在這幫朋友中佔有非常大的份量,故他有時也被戲稱為北極熊老大。

  「我希望是好答案呦,」小豬說道,她是五人之中唯一與小董保持緊密關係的女性。當然,似有若無的曖昧態度也時常被拿來消遣。

  小董悻悻然的與洋子默默離開駕駛台,在回到房間的路途上,小董不發一語的走著。洋子雖然不確定是否愛他,但卻依然擔心著他,擔心他會跑去做傻事。

  回到了房間,小董的臉色顯得更凝重了。整個房間壟罩在一種低氣壓之中,但在甲板上那些無知的人群卻依舊歡笑著,他們依然相信這是艘不會沉沒的天使之船。

  沉默了一陣子之後,牆上的掛鐘響起了三聲,代表時間已經來到下午三點了。

  「洋子……」小董小聲的叫著她。

  「嗯?」她隨意的回到,但有點不好的預感。

  「我無法給妳我的全部世界了……」小董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我以環遠郵輪集團亞洲區總經理的身分任命妳為這艘los Angels的三副,由於二副以上高級船員均已陣亡,因此任命妳為這艘船現行最高行政者。」

  他說完後,便迅速的從床上爬起,以單手將洋子敲昏,並在她耳邊小聲的說道:「再見了,帶著全船的人走吧……」

  「別……」洋子正想說點甚麼,卻不住的昏倒在地上。

  「對不起了……」他小聲的說道,便快步的跑出了房間。目前是三點,還差兩個小時。雖然不知道北極熊那幫人想做甚麼,但不安的預感卻總是浮現在心頭。

  他快速的跑過住艙來到船艉,在那裡有條路可以通到底下的機艙。「但願他們還不知道那裡……」他如此的想著。

  但事與願違,當他來到機艙時卻發現早已是滿地屍體了。他閉著眼睛快速的踏著這些屍體前進,他知道,這些都是無辜的精英們,他要為他們報仇。

  很快的,他來到了機艙控制室,這裡是全船的心臟之地,只要破壞了這裡,全船的人就能得救。

  「你……終究還是選擇了……」點心拿著舊式的T91步槍抵在機艙控制室的門口,他比小董矮上那麼一個頭,但看起來似乎更為靈敏。

  「讓我過去,Ok?」小董開玩笑的說道,他心裡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Ok阿。」點心比了個請的手勢,小董嚇了一跳。但就在那短短的數秒之間,點心手上的步槍卻已朝著小董瘋狂掃射。

  「你……」小董掩著心臟艱難的說道,但全身上下大量的出血卻讓他無法說出最後幾個字,便死不瞑目的倒了下去。

  「濫好人……」點心踩了幾下他的屍體「廢物一個……」,但他離去之時竟留下了串串珍珠般閃亮的淚水。

  牆上的掛鐘敲響了五下,洋子終於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她看了看四周,小董已經不在她身邊,剎那間,她明白了一些事。

  「總是有人要犧牲的……凡事就是如此嗎?」她自嘲的問著四周,接著,便將牆上的掛鐘拿了下來,轉了幾下轉輪,一道門為她而開啟。

  當初這艘船在設計時,FP11號房正是作為景及操船駕駛室而建的。當船舶遇到緊急狀態時,FP11號房便可作為緊急駕駛室緊急操縱。

  她走進去之後,便拿起了掛在牆上的VHF開始喊道:「Mayday! Mayday! Mayday! This is Los angels! Los angels! Los angels! My position is xxx∘N xxx∘E pirate attack ;Mayday! Mayday! Mayday! This is losangels! losangels! losangels! My position is xxx∘N xxx∘E pirate attack ; Mayday! Mayday! Mayday! This is losangels! losangels! losangels! My position is xxx∘N xxx∘E pirate attack」雖然不是非常正式的求救信文,但她已經在緊急狀態下盡可能的描述的清楚點了。

  接著,她又大力的按下了緊急警報鈴,並拿起船用廣播大聲的說道:「各位旅各注意!本船目前遭受恐怖組織攻擊,請所有旅客儘可能的穿起救生衣,並儘速到船艉救生艇站集合!」她又重複的說了三遍,這才將廣播放下,拿起了一些必要文件以及救生衣,快步的衝向救生艇站。

  「這就是你所想要的嗎?」洋子一邊跑著一邊自問道。

  「Shit!那個死Bitch!」駕駛台裡,老李大聲的罵道。

  「隨她去吧……直接引爆就好,反正目的也達到了。」北極熊說道。

  「Ok。」老鼠人說道,接著便按下手中的遙控按鈕,「Mission over!」

  UTC1830/11/10/2035,東京外海,豪華客輪──Los angels就在燃燒中緩緩的沉入大海。船艉的俯衝式救生艇在沉沒時自動放出,全船共船員七十人罹難,乘客十一人罹難。

  據趕來救援的愛德華王子號客輪以及台塑四十號化學品船表示,在船沉沒後不久,船艏的天使像竟慢慢自動浮起……

  二十年之後,一位身著白色連身裙的女子出現在高雄街頭,她頸上戴著一條有著深藍色心型墜飾的項鍊,開起了一間小型的船舶代理行……
All end……


[ 本文最後由 死亡之翼 於 07-7-3 09:4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12:01 , Processed in 1.198587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