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貝爾天使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亞瑟狄斯:「騎士團代表前來傲泉莆武州!此團為『殿君騎士團』!」

瀧澤傲:「我代表傲泉莆武州迎接殿君騎士團,正是本國王子,瀧澤傲.維也斯。」

亞瑟狄斯:「騎士團領導者,亞瑟狄斯.克勞瑞。」

瀧澤傲:「啊 ( 小聲 ) ( 克勞瑞…?和公主的名子是一樣的,艾斯堤.克勞瑞。 )」

  瀧澤傲緊覺到,緊握著自己的劍。

亞瑟狄斯:「我已綁架皇室貴族罪以及企圖控制皇室罪,加上偽開戰宣言罪,要來逮捕傲泉莆武州的瀧澤傲王子!勸行立刻投降,否則騎士團格殺無論!帶回玄刃殿神州進行審判!」

  瀧澤傲握緊手上的劍,幾秒後才丟出銀劍。

瀧澤傲:「哼 ( 笑 ) 。」

  瀧澤傲馬上拿出在披風後的手槍,瘋狂往騎士團開槍。而騎士團早已經料到會有這種事情發生,所有騎士團都閃過了子彈,拿起劍衝往皇宮內,展開殺戮戰爭,雙方互拿劍攻打,而佐瀨律也馬上拿出兩把槍對瀧澤傲王子開槍。

  瀧澤傲閃了閃,其中手臂被子彈劃過,流出了一點血液,瀧澤傲王子馬上要回到艾斯堤公主的房間。

  佐瀨律意識到,行動比瀧澤傲快,早已經來到了艾斯堤公主的房門前,拿起槍對上頭的鎖鏈扣下板機,瘋狂的開槍,直到把鎖鏈打斷為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在房間內的艾斯堤聽到了許多的開槍聲,不經受到驚嚇,躲在角落,兩手緊緊遮住耳朵,不敢輕取亂動,她被槍聲給嚇到,因為外頭一直狂對鎖鏈開槍。

  「碰!碰!碰!碰!碰!碰!碰!」

艾斯堤:「唔。」

  艾斯堤緊緊遮住耳朵。

  幾秒之後外頭的鎖鏈已被子彈給打斷了,佐瀨律立刻把門上面的鎖鏈給拆了下來,馬上的撞開門,才剛撞開門,就有個黑色的人影從他旁邊經過,速度已0.1秒的時間和佐瀨律擦身而過,佐瀨律反應不對勁,看見裡頭房內是否還有人。

  剛剛的那個人影正是瀧澤傲王子,瀧澤傲把艾斯堤遮住耳朵的手緩緩的給放了下來,摸著艾斯堤的額頭,拿出了放在口袋的金色鈴鐺緞帶,手輕巧的綁在艾斯堤的脖子上,那金色鈴鐺閃閃發光。

  瀧澤傲王子起身,把公主給拉了起來,站在公主的前面,面對著佐瀨律。

佐瀨律:「你!」

  佐瀨律的手緩緩的要扣下板機。

瀧澤傲:「我不准你傷害她!」

佐瀨律:「但是你得死!」

  佐瀨律的左手的手槍在佐瀨律的手上轉了好幾圈,在對著瀧澤傲王子,有紅色的光點在瀧澤傲王子的額頭上,那是瞄準器。

  瀧澤傲王子退後了一步,而艾斯堤只是躲在瀧澤傲王子的背後。

佐瀨律:「我們騎士團是保護公主!不是為了殺人!」

  佐瀨律大怒。

  「鏘!」

艾斯堤:「啊!」

  地上的玻璃破碎一地,一大片的玻璃碎片全變成碎片。

  而站在陽台上,把玻璃和鎖鏈給打破的人,正是亞瑟狄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亞瑟狄斯:「佐瀨律!」

  佐瀨律一聽到亞瑟狄斯馬上對瀧澤傲開槍。

  亞瑟狄斯身手輕巧的跳了下來,拿起劍對瀧澤傲揮劍,瀧澤傲拿起另一把劍抵住了亞瑟狄斯的長劍。

瀧澤傲:「你們…!真是卑鄙的工作!」

亞瑟狄斯:「綁架皇室你還有人性嗎?」

瀧澤傲:「我不是綁架她!我是把她帶回傲泉莆武州!」

亞瑟狄斯:「那帶回傲泉莆武州之後你又要做什麼!」

瀧澤傲:「舉行結婚典禮。」

亞瑟狄斯:「你!」

艾斯堤:「結婚典禮?」

  艾斯堤緊緊握住自己胸口前的衣服。

佐瀨律:「你知不知道現在的狀況!」

瀧澤傲:「艾斯堤公主是我最愛的女孩子阿!」

艾斯堤:「瀧澤傲…。」

  艾斯堤的手緩緩的摸到金色鈴鐺。

亞瑟狄斯:「你!」

  亞瑟狄斯握緊長劍,還是放下了恐懼,拿起劍直接往瀧澤傲的心臟刺入。

瀧澤傲:「唔。」

  瀧澤傲吐血,地上出現了一攤攤的鮮血,在瀧澤傲的衣服上,紅色的液體慢慢的在衣服上暈開來。

亞瑟狄斯:「我不想為了這種事情出任務!」

  亞瑟狄斯憤怒,手握著劍發抖。

  艾斯堤馬上衝到瀧澤傲王子的身邊。

  瀧澤傲倒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艾斯堤:「嗚,瀧澤傲王子!瀧澤傲王子!嗚。」

  艾斯堤大哭一場,在瀧澤傲王子的身邊。

瀧澤傲:「艾…斯堤…,為什麼…?你不嫁給我…?」

艾斯堤:「我喜歡你啊!瀧澤傲王子!嗚,我不想被控制而已!我不想被控制!」

瀧澤傲:「雅鐺技術研究的很成功,這是為了你才研究的…。」

艾斯堤:「我…。」

瀧澤傲:「可是為什麼呢…為什麼…?我只想…看到你高興的樣子阿…。」

  瀧澤傲王子有氣無力的對著艾斯堤,緩緩的用手摸住艾斯堤的臉。

  艾斯堤握住了瀧澤傲王子的手。

艾斯堤:「嗚…嗚…。」

瀧澤傲:「…這個鈴鐺是為了你設計的…請你好好…保管它…唔。」

  瀧澤傲又吐出了一片的鮮血。

  在艾斯堤的衣服上也噴上了瀧澤傲王子的血。

  不知道何時,艾斯堤早就被傲泉莆武州的護衛給襲擊了,艾斯堤的胸口慢慢流出了紅色的液體。

佐瀨律:「為什麼會這樣!」

艾斯堤:「是我要求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瀧澤傲:「艾斯…艾斯堤?」

亞瑟狄斯:「夠了!演夠了吧!」

  亞瑟狄斯大力的把劍甩在地上,轉身馬上從窗戶迅速的跳出去。

佐瀨律:「艾斯堤公主。」

艾斯堤:「嗚,我不要一個人!我不要在一個人了!嗚。」

  艾斯堤緊緊抱住瀧澤傲王子。

瀧澤傲:「艾斯堤。」

  瀧澤傲王子微笑,眼角旁流出了眼淚。

  艾斯堤也流下了眼淚。

  瀧澤傲王子的手則從艾斯堤的手上脫離,手緩緩的放到地上,他死了。

艾斯堤:「嗚,瀧澤傲。」

  沒多久,艾斯堤倒在瀧澤傲王子的胸口前,緊抱著瀧澤傲。

  佐瀨律沒則,看著兩個人緊緊相戀在一起,卻又逼不得已分開。

佐瀨律:「任務結束。」

  佐瀨律緩緩到了一句。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而在戰場上的勝負,早已歸玄刃殿神州莫屬了,瑪祭火州極力感謝玄刃殿神州,傲泉莆武州無條件敗在玄刃殿神州的手上,玄刃殿神州並沒有要佔領掉傲泉莆武州,則讓下一任的孩子繼續擔任上傲泉莆武州的王位,一個有能力的傲泉莆武州騎士團領導者擔任。

  兩個禮拜後,艾斯堤公主和瀧澤傲王子的祈福儀式完成,皇教庭的神父以及修女們都唱著祈禱的歌曲,要兩人一路好走,在教堂中的聲音是那麼的美妙,祝福他們能夠在另一個世界過的更美好。

  亞瑟狄斯和佐瀨律來到了艾斯堤公主和瀧澤傲王子的墳墓前。

  每個人都拿著一朵花放在墳墓上,一個人一個人丟花下去。

  而亞瑟狄斯和佐瀨律也丟了一朵花在墳墓上,一朵一朵的花慢慢掉落,其中那個金色鈴鐺緞帶也跟著丟在墳墓上。

  事件爆發,所有州都跟著來到傲泉莆武州祈禱,瑪祭火州的公主少了一位,傲泉莆武州的王位也解決了,騎士團和各個州都來祈禱兩位皇室貴族,而兩人的墳墓就放在一起,用豪華的設計將兩人的墳墓放置在一起,那美麗的花也一樣,這裡是桃源仙境,很美麗的地點,還有許多的鈴鐺緞帶,就掛在兩人的墳墓上。


「謝謝你,我的妻子。」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異世國度,精靈與孩子們的花。

─ ─ ─ 「殿君騎士團」

  在傲泉莆武州中,一個叫做薩爾維亞的城市。

  炎炎下熱,天氣晴朗,鳥兒站在屋頂上輕唱著歌,微風徐徐,今天是個在好不過的好天氣了。站在教堂外,可以聽的見鋼琴彈奏的美妙音樂,在教堂旁有種許多的鬱金香以及薰以草、百合花、玫瑰花、波斯菊還有那稀有的幸福草,專門種在皇教庭的草,草地上還可以看見幾多黃色和紅色的小花朵。

  一位修女,兩手握著行李,站在教堂外,聆聽著教堂內彈奏的鋼琴,修女閉上眼睛,頭仰往天空,聞著那清芳的花香味。修女走進了教堂,看見了一位男子坐在椅子上,彈奏著鋼琴,神情和姿態真是無法形容,整個人就是陶醉在裡頭。

  修女坐在長椅上,等待著男子彈奏完鋼琴,耐心的等候著他,安靜的聽著鋼琴的聲音。

  男子彈玩了音樂,兩手停止,頭轉向坐在長椅上閉著眼的修女。

原徹楓 ( 原徹楓.亞利阿爾斯 ):「你就是莎蘭爾.克潘戴修女吧。」

  修女睜開眼睛,起身,看著坐在椅子上的男子,緩緩的敬個禮。

莎蘭爾:「是的,請問您是?」

原徹楓:「我是在這裡執勤的神父,你的房間已經幫你準備好了。」

莎蘭爾:「謝謝,那個…。」

原徹楓:「怎麼了嗎?」

莎蘭爾:「那些花…是神父大人種的嗎?」

原徹楓:「啊,你說那些花阿,很漂亮吧,都是給孩子們的呢。」

莎蘭爾:「給孩子們的…。」

  原徹楓看這那些花微笑,從眼睛看來就是想到了一些的事情。

原徹楓:「嗯,是阿,是給那些已經死去的孩子們的掛念。」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6-11 08:5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異世國度,精靈與孩子們的花。

莎蘭爾:「神父大人…。」

  神父起身,帶著修女到莎蘭爾的房間去,打開房門,裡頭的床鋪乾淨整齊,窗簾正好是拉開的,陽光透視近來,房間顯的更明亮許多,在牆壁上可以看見大型的十字架,而旁邊就掛著五個大州的標誌圍繞著十字架,象徵平等以及和平。

莎蘭爾:「哇,好漂亮的房間,謝謝你神父大人。」

  莎蘭爾衝進房間,放下行李,跑來跑去的,看著裡面的擺設,房間裡的空間非常大,莎蘭爾很高興,她跑到窗戶邊把窗戶打開,涼風立刻吹了進來。

  神父看著莎蘭爾微笑。

原徹楓:「真高興你喜歡這間房間。」

莎蘭爾:「神父大人,風很涼巴。」

原徹楓:「嗯。」

  風把莎蘭爾的頭髮給吹阿吹,莎蘭爾有個咖啡色的長頭髮,橘色的眼瞳。

  修女轉身又繼續要看房間內的東西,轉身就發現了一個桌子,上頭擺著許多的照片,修女緩緩的走了過去。

莎蘭爾:「神父大人,這是…。」

原徹楓:「阿,那個是之前待在這裡的孩子們以及修女呢。」

  莎蘭爾看著照片裡面的孩子和神父以及修女,照片中有五個孩子,裡頭還有一位紅色捲髮的修女加上原徹楓神父的合照,裡頭的每個人都是開心的笑著,其中紅色捲髮的修女最為顯眼,從照片上看起來修女特別的像仙女,後方的背景有教堂還有許多的花。

莎蘭爾:「請問…他們去哪兒了?」

  神父勉強微笑。

原徹楓:「不在了…已經不在這美麗的世上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異世國度,精靈與孩子們的花。

  莎蘭爾把摸著照片的手伸回去。

莎蘭爾:「抱歉,神父大人,我不該這麼問的。」

原徹楓:「沒有關西,這不是該怪你的。」

莎蘭爾:「神父大人!我…。」

原徹楓:「你先好好休息吧,一路上從羅馬教堂趕到這間薩龐地亞教堂應該也累了吧,我這就去準備個東西。」

莎蘭爾:「嗯,神父大人。」

  莎蘭爾皺著眉頭,懊悔自己這麼問神父。

  原徹楓神父走了出去把門關上,站在門口,神父嘆了口氣,又再度深呼吸,走回了禮堂。

  而在房間內的莎蘭爾修女,又再度拿起了合照的那張照片,看著照片中紅色捲髮的修女的微笑,就算知道了修女已不再世上了,但心裡一點也不恐懼,看見了修女的微笑,反而更覺得溫馨,在照片中的孩子們各個都開朗的笑著,那五個孩子都是那麼的天真可愛。

莎蘭爾:「令人溫馨的笑容…?」

  莎蘭爾修女一直不知道這位美麗的紅色捲髮修女到底是誰,叫什麼名子,都不清楚,莎蘭爾放下照片,拿起其他另外的幾張照片。

  而在教堂中的禮堂,原徹楓神父拿著十字架項鍊,眼睛閉著,面對著掛在牆上的耶穌祈禱,神父的眼角旁隱約看的見眼淚流了下來,神父意識到自己忍不住滴下眼淚的自己,趕緊拿了神職人員專用的紗布擦拭掉自己的眼淚,神父看了外頭的花朵,在過幾個禮拜含包的花就會開花了。

  神父把項鍊掛回了原位,打算到外頭去澆點水給花兒。

  而在教堂中的門就突然打開了,一位女子衝了近來。

黑姬 ( 黑姬.攸君 ):「哈,神父大人!神父大人!哈。」

  黑姬喘著氣的看著神父。

  原徹楓神父趕緊轉身,皺著眉頭的看著黑姬。

原徹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好好的說。」

黑姬:「不好了,神父大人!又有一位相同病症的孩子出現了,哈哈,就在學奇梵醫院,哈,哈。」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6-11 08:2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異世國度,精靈與孩子們的花。

原徹楓:「相同病例的孩子?為什麼?怎麼會有這一會事?」

黑姬:「原因資料尚未收齊,但是確定那孩子是從龍光椒主州過來的孩子,哈。」

原徹楓:「帶我去看那孩子!現在帶我去看!」

黑姬:「好的。」

  黑姬和原徹楓神父趕緊跑往學奇梵醫院的路上,原徹楓神父很注重這些孩子的病,每個來到教堂的孩子都有著各種不同的病,其中一種病例最為特別,要是同樣的病例在發生一次,那麼相同的悲劇一定又會出現,那種奇怪的病,叫做-希爾維亞症候群。

  這種症候群,並非普通的病例,一個孩子身上若出現了這種病,那麼就會出現發燒、頭痛、嘔吐、抓狂、全身發黑、不斷顫抖、受控制等病狀出現,在薩龐地亞的世界當中,希爾維亞是個領導這個世界的女神,帶領的大家走向和平的女神。

  而在薩龐地亞教堂的莎蘭爾修女走到了禮堂,看見裡頭空無一人,但是在中央的紅色地毯上卻看見了一條十字架項鍊掉到了地上,大概是原徹楓神父沒有放好。

莎蘭爾:「神父大人?神父大人…?好像不在阿。」

  莎蘭爾撿起了掉在地上的十字架項鍊,好好的放回原位,便走到了神父愛彈奏的風琴,莎蘭爾修女打開了鋼琴的蓋子,輕輕的彈了幾個鍵,便看見了窗外的那些美麗的花朵兒,便好奇的想要近距離觀賞,便把鋼琴給蓋了起來,開心的往花園的方向跑去。

  莎蘭爾跑到了教堂的後面去,看見了一整片的花,莎蘭爾驚訝的站在那兒看著那些美麗的花朵。

莎蘭爾:「哇,神父大人?你在這邊嗎?」

  莎蘭爾邊走邊期待著神父就在這個地方,但繞一繞並沒有發現神父的蹤影,於是便放棄的蹲了下來,一手便輕輕的玩弄著薰衣草,莎蘭爾將手在薰衣草的旁邊揮了揮,讓自己的手碰到薰衣草,便將手輕輕的靠在鼻子上聞。

莎蘭爾:「好香。」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08:08 , Processed in 2.976438 second(s), 21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