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貝爾天使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亞瑟狄斯:「嗯?」

艾斯堤:「瑪祭火州已經向玄刃殿神州提出要把我嫁到那兒去。」

  佐瀨律站在水池旁,隱約聽的見艾斯堤和亞瑟狄斯的談話,便看了一眼亞瑟狄斯。

亞瑟狄斯:「啊?玄刃殿神州在殿君的統治下就沒有王子和公主了,你要怎麼嫁到玄刃殿神州?陛下。」

  佐瀨律緩緩的走向亞瑟狄斯。

佐瀨律:「暫時許配給你。」

  艾斯堤不敢再說出任何一句話了。

亞瑟狄斯:「許配給我?我不是殿國的王子,公主許配給騎士團的領導者這是禁忌。」

佐瀨律:「殿君已經在我們出任務的時候就決定完成的,殿君決定的事情,你知道的,不容許有第二個想法。」

亞瑟狄斯:「不對!再出任務之前你早就知道了吧?」

佐瀨律:「肯定,只是我不怎麼想說罷了。」

亞瑟狄斯:「怪不得殿君要我們來到瑪祭火州保護公主,可惡。」

佐瀨律:「你就認一認吧,就算只是暫時也有可能真的成為。」

亞瑟狄斯:「我拒絕。」

佐瀨律:「亞瑟狄斯。」

艾斯堤:「公主有這麼糟糕嗎?我不想要嫁到傲泉莆武州阿!」

亞瑟狄斯:「不是這個原因,只是艾斯堤單純是我的妹妹而已。」

佐瀨律:「也對,都是克勞瑞一家的。」

亞瑟狄斯:「沒有更好的辦法嗎?」

佐瀨律:「就暫時維持這樣子吧,任務結束之後再討論。」

亞瑟狄斯:「只能短暫。」

艾斯堤:「哥哥。」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6-8 08: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夢幻點心師  越來越有緊張的氣氛了(期待  發表於 07-6-4 23:29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亞瑟狄斯和佐瀨律將艾斯堤送回到皇宮中公主的休息室去,亞瑟狄斯緩緩的把艾斯堤放到床上,拉上被子,要艾斯堤好好的休息,佐瀨律將門安靜的關上,亞瑟狄斯則不多話的就想走人。

  走在走廊上,兩人沉沒不語,皇宮顯的更安靜的許多。

佐瀨律:「為什麼瑪祭火州的公主會是你的妹妹?」

亞瑟狄斯:「她是個孤兒。」

佐瀨律:「孤兒?」

  佐瀨律停下腳步。

亞瑟狄斯:「她是被克勞瑞撿到的孩子,從小就被丟棄在街上,身分是『賞金獵人』。」

佐瀨律:「賞金獵人?」

亞瑟狄斯:「為了賞金,可以殘害生命,我最痛恨的就是『賞金獵人』這個工作,她是我的敵人,剛接到她的時候差點就把她給殺了。」

佐瀨律:「賞金獵人…。」

  佐瀨律思考,好像在哪兒聽過這個名子,『賞金獵人』。

亞瑟狄斯:「但是,她卻一夕之間變成我的妹妹,我沒辦法接受,她只是個孤兒,是個囚犯的孩子,『賞金獵人』。」

佐瀨律:「賞金獵人並不是囚犯,他們只是被雇用,為了賞金不斷的進行殺害。」

亞瑟狄斯:「在我的眼中賞金獵人就是囚犯這個工作!」

佐瀨律:「好,那你說,她為什麼會變成瑪祭火的公主?這總該有個原因吧。」

亞瑟狄斯:「800年前,被莫雅汩州追殺的那一天,不,應該說那一晚,我被殿君獲救,而艾斯堤則是被瑪祭火的帶走,是瑪祭火救了艾斯堤。」

佐瀨律:「瑪祭火…800年前時瑪祭火還沒有公主…,所以…。」

亞瑟狄斯:「所以必須把一個囚犯嬌寵為一個國家的公主,我不知道怎麼做到的,但是她始終不會被我列為同個等級的,『賞金獵人』,只是個沒有地位的工作!」

佐瀨律:「亞瑟狄斯!你不能這麼想,一個女孩子不是你想的那樣子的!」

亞瑟狄斯:「難道像貂蟬那樣子也需要放過她嗎!?」

  佐瀨律想起貂蟬的一切種種的過去。

亞瑟狄斯:「認清現實吧你,賞金獵人這個工作永遠不會被高供起來的!」

  亞瑟狄斯憤怒,從皇宮上的走廊跑離佐瀨律的視線。

佐瀨律:「貂蟬…賞金獵人。」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6-8 08: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貂蟬…,是個在800年前相當有聲望的賞金獵人,和亞瑟狄斯以及佐瀨律是個非常要好的好友,從小就經常聯絡,直到長大後各自往不同的方向邁進。貂蟬,是個賞金獵人,專門殺害男性的賞金獵人,只要有個指令,她可以為了賞金去殺害無辜的村人,久了之後和亞瑟狄斯以及佐瀨律就沒有聯絡的消息了。

  直到亞瑟狄斯和佐瀨律接到了個通知,貂蟬被殺害了…,另一個賞金獵人殺害掉她的,沒有道理,生命互相玩弄,漸漸的貂蟬的聲望被另一個叫做禁蟬的賞金獵人蓋過。

  禁蟬,具資料上的顯示,禁蟬是個非常痛恨貂蟬的男孩子,當了賞金獵人之後被雇用殺害掉貂蟬,禁蟬有理由可以害死貂蟬,竟然變成了一場賞金獵人的對決。

  貂蟬,曾經殺害過佐瀨律和亞瑟狄斯的父親,800年前莫雅汩州追殺吸血鬼一族,在亞瑟狄斯被殿救走了之後,亞瑟狄斯的父親則被貂蟬給帶走,之後,下落不明,只接受到了遺體。

  亞瑟狄斯痛恨賞金獵人,不只是賞金獵人殺了他的家人,還有更重要的原因,無可奉告,只知道,佐瀨律原諒了貂蟬,畢竟這是她的工作,而亞瑟狄斯則是憤怒到想殺了貂蟬一命。接到了貂蟬被禁蟬殺害掉,還是無法抹除亞瑟狄斯的悲痛。

  亞瑟狄斯,一個純血液的吸血鬼,有著割心的背景,一個吸血鬼。

  貂蟬,則是尚未嫁給亞瑟狄斯,曾經和亞瑟狄斯相愛過的戀人,賞金獵人。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6-8 08: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瑪祭火州的皇宮中,國王-九炎火.查巴,皇后-夏姬.瑪利亞。

  九炎火坐在那皇宮貴族椅子上,一手策略著如何攻打傲泉莆武州,而夏姬則是調查著瑪祭火州居民的生活起居,以及現正發生的國家狀況,九炎火派三萬大軍攻打傲泉莆武州,但情況正是敗方,傲泉莆武州使用最擅長的魔力,直接派巫師對戰,贏方正是傲泉莆武州。

九炎火:「夏姬,我想再派更多大軍攻打傲泉莆武州,但是目前這個情況要是用了這個方法他們肯定會用最強的法力抵押,局勢沒有辦法近戰,他們以遠距攻擊我們的話,沒有多久我們一定會被傲泉莆武州給佔領的。」

夏姬:「陛下,你千萬別這麼想,我們一定會贏的。」

九炎火:「希望如此,艾斯堤的婚事如何?」

夏姬:「艾斯堤…已經決定許配給玄刃殿神州了。」

九炎火:「玄刃殿神州…?」

夏姬:「陛下,殿君騎士團的主領導者,根據我的調查,艾斯堤公主曾經是殿君騎士團領導者的妹妹。」

九炎火:「夏姬,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的公主不是嫁給一個騎士,而是一位王子!」

夏姬:「陛下息怒,是這樣子的,盤算估計,現在的狀況只能夠交給玄刃殿神州了,那是唯一直得相信的國家。」

  九炎火感到一陣頭痛。

九炎火:「玄刃殿神州…不,是殿君騎士團,不是已經定下保護公主的職責嗎?」

夏姬:「是的,陛下,公主艾斯堤已經向殿君騎士團的領導者見過面了,艾斯堤現在正在房內休息,而騎士團的還在皇宮中。」

九炎火:「立刻,我要立刻見到騎士團的人,如果他們沒有能力的話,我將會把傲泉莆武州給鏟為平地。」

夏姬:「了解,陛下。」

  夏姬從皇宮中的大廳離開。

  而瑪祭火州的大官們立刻闖進了大廳內,焦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

子爵:「陛下,不好了!傲泉莆武州已經派了三十萬的巫師要來攻打瑪祭火州了。」

九炎火:「三十萬的巫師?那我們就派兵五十萬攻打回去!」

公爵:「不行!陛下!要是派這麼多兵攻打肯定掉入傲泉莆武州設計的陷阱,如果他們把公主當作人質的話…對了,公主。」

九炎火:「艾斯堤!快下去搜索艾斯堤!」

子爵:「是!」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6-8 08: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大官們立刻的衝出皇宮的大廳,積極的要找出艾斯堤公主,所有的城內士兵都在皇宮中跑步搜索,一定要找出艾斯堤公主陛下。

  而在艾斯堤公主的房間內。

  艾斯堤沒有照亞瑟狄斯和佐瀨律的要求休息,艾斯堤看窗外。

艾斯堤:「我才不要嫁到傲泉莆武州…,瀧澤傲王子,我並沒有真的討厭你…。」

  艾斯堤在房內自責,但是又想到了瀧澤傲王子親口說出來的話,又不經握緊拳頭,憤怒不斷浮出,不想被操控的心情,會被利用。

  艾斯堤左想右想,就是想不出個答案,正當自己想要下床去找騎士團的同時。

  艾斯堤被一個紗金包住嘴巴,好幾個刺客現身在艾斯堤的房內,艾斯堤的兩手被大力的抓在背後,用手銬給迅速的扣起。

艾斯堤:「唔,唔!唔。」

  在房外的佐瀨律意識到不對勁,房內的吵鬧,立刻撞開了門,從披風後拿起兩把槍迅速的在房間內扣下板機,佐瀨律看見了好幾個刺客身手良好的直接跳出窗外,影子瞬間消失,此時房內空無一人。

佐瀨律:「糟了!」

  佐瀨律立刻衝出房內,直接奔往亞瑟狄斯離開的方向,馬上尋找亞瑟狄斯的人,要是公主被刺客給抓走,騎士團得要付出很大的代價贏回傲泉莆武州。

佐瀨律:「 ( 是刺客,看裝扮錯不了的,一定是傲泉莆武州派的刺客 ) 。」

  佐瀨律心想,看來不找到騎士團領導者是沒辦法隨意出主義的。

  佐瀨律按下耳朶旁的聽筒耳機。

佐瀨律:「立刻發動騎士團的出動,艾斯堤公主被傲泉莆武州的刺客給帶走了!」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6-8 08: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騎士團的接收到副領導者的訊號,便移動前往搜索。

  而在皇宮中的花園裡,亞瑟狄斯騎上馬背,駕著馬的他,早已經知道艾斯堤公主被刺客給帶走,現在狀況正處於危急,不但瑪祭火州的爭鬥成為敗方,公主也要被帶回到傲泉莆武州當人質,想到著裡就不滿。

亞瑟狄斯:「瀧澤傲,你等著。」

  亞瑟狄斯騎著馬前往傲泉莆武州的方向,千個不滿全壓制在心中,這時候的佐瀨律不在亞瑟狄斯身邊多不方便,要是能夠帶著騎士團一定很快就可以進攻傲泉莆武州了。

  亞瑟狄斯手握拳,緊緊不放開,因為沒有騎士團在。

  畫面正拍攝著亞瑟狄斯騎著馬的腳,快速的奔跑著,而途中突然出現了另一批馬,隨後在亞瑟狄斯身邊的馬越來越多,在馬上的人手臂都有著同樣的符號。

  那是,玄刃殿神州騎士團的標誌。

亞瑟狄斯:「啊,騎士團。」

  佐瀨律騎著馬到亞瑟狄斯的旁邊,佐瀨律微笑的看著亞瑟狄斯。

佐瀨律:「下次你可是不行自己行動的。」

亞瑟狄斯:「我何時准許你出動騎士團的。」

佐瀨律:「心靈上。」

亞瑟狄斯:「哼,你還真行 ( 笑 )。」

  騎士團的一行人騎著馬,從瑪祭火州出發到傲泉莆武州的距離有一段時間,夜晚,騎士團的不肯放棄的繼續衝往傲泉莆武州,只要一放棄就會追不上傲泉莆武州的刺客們。

  而在傲泉莆武州的刺客們回程的路上,其中一個帶團的刺客胸前躺著艾斯堤公主,用魔法將艾斯堤給用昏睡,好讓她安靜下來,艾斯堤做著惡夢的前往傲泉莆武州,準備向那未婚夫-瀧澤傲.維也斯見面。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6-8 08:5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夢幻點心師  怎麼...有一點詭侷的陰謀跑出來了  發表於 07-6-6 23:52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幾個時辰後,傲泉莆武州的三十萬巫師和殿君騎士團相會面的距離已經不那麼遙遠了,這短暫的時間真是令人悚然了一下,傲泉莆武州的巫師各各都帶著自己擅長慣用的法仗,以及許多的巫師手中都拿著一本魔書。

  騎士團的將背後的大刀揮出,而佐瀨律則是習慣的從自己的披風後拿出他那擅長的手槍,拿起子彈裝在槍支裡面,手槍在手上轉了好幾圈之後停了下來被佐瀨律換了另一個手槍,佐瀨律不斷的更換著自己的武器,還要故目前的局勢狀況。

  亞瑟狄斯從背後拿起長劍,那把光華銳利的長劍在亞瑟狄斯的眼前閃閃發光,亞瑟狄斯將自己的長劍移為垂直角度,幾秒後,亞瑟狄斯快速的將自己的長劍往右邊大力的揮了幾下,好像要把劍上面的仇恨給揮掉。

  亞瑟狄斯專注在眼前的戰鬥,而佐瀨律則是不那麼擔心的態度。

亞瑟狄斯:「傲泉莆武州的巫師離我們不遠了。」

  佐瀨律看著亞瑟狄斯微笑。

佐瀨律:「好像可以不用那麼的辛苦了呢。」

亞瑟狄斯:「你這是什麼意思?」

  佐瀨律拿起手上的槍,在臉龐揮了揮。

佐瀨律:「如果說,有10萬員的騎士團,再加上50萬的玄刃殿神州大將如何?」

亞瑟狄斯:「50萬的玄刃殿神州大將…。」

  亞瑟狄斯想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亞瑟狄斯:「這麼說!」

  亞瑟狄斯這時才警覺到,身邊不只有騎士團,還有殿君派來的50萬大將前來,不知道何時就在騎士團的身邊了,而且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趕上騎士團的腳步,殿君果然盤算一切。

亞瑟狄斯:「什麼時候…?」

佐瀨律:「就在你揮著你那把長劍的時候。」

  佐瀨律微笑。

亞瑟狄斯:「哼 ( 笑 ),算你利害。」

  佐瀨律滿足,因為他喜歡被亞瑟狄斯誇獎,像亞瑟狄斯這種人實在很少會稱讚別人的,如果不訓練訓練佐瀨律可能要花上很大的功夫才會拿到亞瑟狄斯的一句好話。

  局勢已經改變了,10萬員的殿君騎士團以及玄刃殿神州的50萬大將,再加上瑪祭火州派來的30萬大軍,一共要對付30萬的傲泉莆武州的巫師,加起來總共是巫師的三倍,想想好像也不需要出兵到這麼多萬,不過所有勝負全都在玄刃殿神州身上,瑪祭火州出的兵只是輔助,最重要的是騎士團的任務。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6-8 08:5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亞瑟狄斯:「那我們得快一點脫離這些巫師,剩下的就交給那些大軍。」

佐瀨律:「了解。」

  騎士團們的眼前馬上出現了各各的巫師站在高空遠處,立刻發動魔法直接攻擊瑪祭火州的大軍以及玄刃殿神州的大將,其中在瑪祭火州中的大軍拿起弓箭對巫師發箭,不是魔法在空中飛舞,就是弓箭在上空準射,騎士團的對付著近距離的巫師,所有爭鬥大屠殺。佐瀨律對前方的瘋狂開槍,而亞瑟狄斯則是快速的把身邊干擾他的敵人給砍掉。

  在傲泉莆武州的皇宮中,瀧澤傲王子的房間內,一名金色長髮微捲的女子躺在瀧澤傲王子的床上,女子兩手的手銬已被解開,瀧澤傲王子站在大玻璃旁往下看著皇宮中的花園,等待著女子醒過來。

  而躺在床上的女子,身上的衣服早已經被換成傲泉莆武州的紫色晚禮服,女子的金色長髮飄逸,臉上的妝也是剛畫上去的,嘴上的但粉紅色的口紅閃亮,女子的額頭上還被帶著美麗的頭盔,手腕的部分也帶著金色的手鏈,整個人就是穿著很豪華美麗的服裝,在女子的手臂上隱約看的見瑪祭火州的標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子,就是瑪祭火州的公主-艾斯堤.克勞瑞。

  騎士團的團員立刻處理掉傲泉莆武州的巫師,沒有多久傲泉莆武州又派了20萬的巫師來對戰,騎士團的趕緊把前方的巫師給殺掉,好讓騎士團可以馬上的前往傲泉莆武州直接對王子迎戰,佐瀨律拿起了兩把槍,對附近的巫師瘋狂掃射,然後又是換子彈,在扣下板機。

  在傲泉莆武州的王子直直沉沒住,而在王子的身邊的護衛通報王子出動的兵數不足,對方早已經派了好幾萬兵迎戰,巫師的數量快速減滅,如果在不用強大的雅鐺技術抵擋,想必一定這場爭鬥就會如此輸下去。

  傲泉莆武州的王子想了一會兒,他不想動到雅鐺技術,他要等到騎士團的來到傲泉莆武州才出動雅鐺技術,反正時間多的是。

  王子身邊的護衛離開以後,過沒有多久艾斯堤公主便清醒過來,似乎是被王子身邊的護衛給吵醒的。

艾斯堤:「呃…。」

  艾斯堤起身,覺得有點頭疼,一手扶著頭,然後又搖搖頭,好像想讓自己更清醒。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6-8 08:5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瀧澤傲:「你醒啦?」

艾斯堤:「嗯…瀧澤傲?」

  艾斯堤有點昏昏沉沉的。

  瀧澤傲嘆了一下氣。

瀧澤傲:「呵,直接稱呼我的名子,你還需要在休息嗎?」

艾斯堤:「不對,我怎麼會在這裡。」

  艾斯堤摸著自己的額頭,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才剛摸到額頭便發現額頭上的頭盔,在看了一下自己的服裝,發覺自己的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經煥然一新,完全不是瑪祭火州服裝的風格。

瀧澤傲:「在你還沒醒之前已經有一位女裁縫師幫你換過服裝了。」

艾斯堤:「為什麼…我會穿這個樣子?」

瀧澤傲:「你似乎忘了件很重要的事情。」

  瀧澤傲微笑。

艾斯堤:「很重要的事情?」

  艾斯堤完全精神恢復過來。

瀧澤傲:「一個被嫁到傲泉莆武州的公主遽然會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

  艾斯堤緊握拳,不敢說出早已經被許配給騎士團領導者的事情。

瀧澤傲:「怎麼了?」

艾斯堤:「我不要待在這,我不要待在這!」

  艾斯堤從床上下床,穿起紫色的高跟鞋,直接就像往門口衝出去。瀧澤傲意識不對,馬上把艾斯堤抓了回來,緊緊抱住艾斯堤,要好好的控制她。

瀧澤傲:「你要是敢在動一下,手銬就準備扣住你。」

艾斯堤:「為什麼?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瀧澤傲再度把艾斯堤抱回床上,轉身馬上離開房間,用枷鎖把門給鎖了起來,為了以防公主逃了出去,窗戶也加上了鏈子,只丟下了艾斯堤公主在房內哭泣著,瀧澤傲王子完全失去了自己的良心。

艾斯堤:「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瀧澤傲王子!」

  艾斯堤的眼淚不斷掉落,就是像要給自己個自由。

  但有個念頭似乎更加深重。


「不想被嫁到傲泉莆武州。」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6-8 08:5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夢幻點心師  不想嫁阿...真心也很重要呀  發表於 07-6-8 20:15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 ─ ─ 「殿君騎士團」

  騎士團的脫離了一場對決的戰爭,剩下的爭鬥都交給了瑪祭火的大軍和玄刃殿神州的大將們,騎士團的快速的駕著馬,前往傲泉莆武州。

  傲泉莆武州,人們嚮往來到的城市,和平的國家,但卻受污染,原因不明。藍白色的建築物,有著童話故事般的城市,熱鬧且和平的國家。

  在傲泉莆武州的皇宮中,瀧澤傲馬上回到了原本的實驗室裡,好好的觀察著雅鐺技術是否有被破壞,看來是完好無缺,瀧澤傲帶上白色手套,從容器中,用針筒把容器中的液體部分給取出,注射到了手上的金色鈴鐺裡頭,在用華麗的布把鈴鐺完整包好,在走出實驗室。

  瀧澤傲回到了一間秘密房間,在房間門的旁邊按下了幾個未知密碼,房間的門打開,瀧澤傲緩緩的走了進去,在房間內仔細的挑了個緞帶,選了選,最後挑了個紅色的緞帶,把布翻開,將鈴鐺掛在緞帶上面,剪了個長度,一個適合女孩子帶起來的金色鈴鐺緞帶,瀧澤傲在鈴鐺上面擦上了一層的光亮劑,使得鈴鐺更光亮美麗。

  瀧澤傲好好的保管那個金色鈴鐺緞帶,那個鈴鐺是要送給艾斯提公主的。

  另一方趕緊來到傲泉莆武州的騎士團,馬上騎著馬衝往皇宮中,騎士團的停在皇宮中的門口,而亞瑟狄斯從馬背上跳了下來,佐瀨律也跟著從馬上下來,亞瑟狄斯從馬旁邊的一把劍給拉開,那銀色透亮的劍在亞瑟狄斯的手上揮了揮,劍的握把的地方還綁著紅色的玄刃殿神州緞帶,在劍上面的花紋,隱約看的劍玄刃殿神州的標誌,那把劍意義極大,代表著騎士團的象徵,也代表著殿的騎士團主義,這把劍在亞瑟狄斯的手上揮了揮,好像在畫什麼符號一樣,亞瑟狄斯在度把劍放在眼前,再把劍緩緩的指向前方,慢慢的放下來,直到手到腰的地方。而佐瀨律則是等到亞瑟狄斯的動作完成之後,緩緩的鞠了個皇室禮儀的標準躬,佐瀨律的手放在靠近腰部分的位置,整個騎士團就是表明的前來傲泉莆武州。

  而在傲泉莆武州的皇宮中,瀧澤傲王子緩緩的走了出來迎接殿君騎士團,也鞠了個禮儀躬,佐瀨律和王子起身,而亞瑟狄斯則是向來很有禮貌的,依然沒有把劍放下。

  瀧澤傲馬上拔出掛在腰際旁邊的劍揮出,也做了跟亞瑟狄斯一樣的動作,拿著劍揮了揮,畫了個符號,再把劍放到眼前,緩緩的指向前方,慢慢的放下來,直到手到腰部分的位置,這是個兩州互相的禮儀,代表著開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9 06:10 , Processed in 1.742036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