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貝爾天使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原諒我,母親,我恨你,更恨我自己。」

  「嗚!爾斯羽!」

  爾斯羽冷靜的顫抖著,身體不斷的發抖,手中的刀沾滿了鮮血,爾斯羽的身體受到了玻璃的攻擊,身上也不斷的留下傷痕,還有他的心,也留下了悲痛的傷痕,難以消除。

  十五秒後,倍菈達死了。

  裡頭凌亂不堪,所有的東西狼籍一片,父母親倒地,地上的鮮血一片,爾斯羽躲在角落,身體不斷發抖,他拿著刀,不敢放手,他害怕,那血腥的畫面。

  亞瑟狄斯打開門,離頭一片凌亂,桌上的紙亂飛一地,玻璃破碎在地板上,木板上還留下了好幾攤的鮮血,地板上還有好幾快的碎布,亞瑟狄斯很冷靜的走了進去,走進了客廳,一個小男孩躲在椅子旁的角落,抱著頭蹲在地上,手中還拿著一把刀,全身害怕的顫抖著,身體上留下了爭鬥過後的傷痕,嘴角旁還留下了血,白色的衣服上有一大片都被染成血紅色的。

  亞瑟狄斯蹲了下來看著小男孩。

  「你是囚犯,你殺人了,你知道吧。」

  「我……我,嗚……」

  「有什麼原因讓你這麼做?」

  「嗚…是椒主大人…嗚…應該是別人殺了我的父母親,但是…是我早他們一部動手的…嗚。」

  「你到底有什麼計畫?」

  「我決定…自己行動才是最快又最方便的選擇了…沒有掛念…嗚…只有恨意,我該學著自己堅強起來…嗚。」

  「很好,你的確做到了。」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3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你說什麼?」爾斯羽愣了愣。

  「殺了人,就不該有顫抖,如果要殺人,你何必害怕?」

  「你是誰?」

  亞瑟狄斯看見爾斯羽,聲音不斷抽續著,倍菈達一死,爾斯羽馬上痛哭,亞瑟狄斯急忙趕到裡頭來,但已經來不及了。

  「我叫亞瑟狄斯.克勞瑞,你準備好好迎接你新的生命。」

  「啊?」

  「動手吧,8年後你準備說出一切的事實,好好過著你這8年的日子。」

  亞瑟狄斯拿出褲子旁的手槍,馬上往窗戶的方向開槍。

  「鏘。」

  一位監視著他們的間諜倒地,鮮血流出。

  「爾斯羽.卡格拉,你很行,8年後見吧。」

  亞瑟狄斯轉身,離開了爾斯羽的房子,在爾斯羽對父母親動手的時候,亞瑟狄斯就把在外頭的間諜給殺害光了,而椒主故意不現身,他等待8年後的事件發生。

  8年後了,爾斯羽長大了,一個帥氣的男孩子。

  直到騎士團來到了龍光椒主州一個月又一個禮拜的夜晚,爾斯羽又回到了8年前那時候的夜晚。

  騎士團已趕到皇宮附近了,爾斯羽現身,出現在亞瑟狄斯的面前。

  「我準備,贏了這場決鬥。」

  「這就是你該有的精神。」亞瑟狄斯。

  「殺掉了椒主大人之後,下一個就是你。」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3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那我等待你。」亞瑟狄斯笑了。

  「亞瑟狄斯!」佐瀨律拉住他。

  「走巴,時間不多。」

  「你可別亂來。」

  爾斯羽不見人影,他以前往皇宮準備跟他的椒主殘殺。

  亞瑟狄斯下馬,佐瀨律也跟著跳下了馬背。

  「8年前的爾斯羽,是個完全不受污染的孩子,現在可不一樣。」

  「我叫你別亂來。」

  「你放心,我不會那麼傻的,他沒那個膽殺了我。」

  「那可不一定。」

  亞瑟狄斯和佐瀨律帶著騎士團到皇宮中的附近,計畫是這樣子的,遠距離戰鬥,近距離就交給爾斯羽。

  皇宮中一片安靜,沒有看到任何人的出沒,皇宮中就像是沒有人一樣的存活著,那樣恐怖的安靜,爾斯羽尋找著椒主的蹤影。

  正覺得有地方似乎有人的存在的時候,一秒的分心,椒主到了他的面前,微笑。

  爾斯羽摸著自己的肩膀,看了一下,在抬頭,椒主已經不見了,爾斯羽拔起肩膀上的刀子,另一手拿著自己的刀,一手則扶著自己的手臂。

  在遠處的亞瑟狄斯拿起了槍,對著皇宮中裡面的擺設,亞瑟狄斯左眼咪起,扣下板機。換了個位子,亞瑟狄斯重複一樣的動作,扣下板機。亞瑟狄斯試著將一部份的監視器打壞,好讓騎士團的不必被發現,更幫了爾斯羽一個大忙。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3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椒主!」爾斯羽大叫。

  佐瀨律馬上衝進了皇宮,用黑色的紗金蓋住自己的嘴巴,抓住爾斯羽。

  「你在幹什麼!你來不是為了殺掉椒主嗎!」

  「副領導者大人!」

  「笨蛋!愣在這兒做什麼!」

  「這把刀交給你。」

  佐瀨律看見爾斯羽把手中的刀子給了佐瀨律,那好像是他要對椒主動手的刀子。

  「你把這個交給我做什麼!大傻瓜!你就快要死了你知不知道!」

  「幫我拿給亞瑟狄斯,叫他好好保管我這把刀子,這把刀非常有意義。」

  「你!」

  「我這兒還有槍,別擔心。」

  爾斯羽馬上甩開佐瀨律的手,直接奔往皇宮深處。

  「別傻了!」

  佐瀨律拿起槍,把上空的監視器打掉,斜笑。

  而奔往身處的爾斯羽,馬上拿了槍直接往前方開槍。

  「我不想跟你玩躲貓貓,御嵐椒主大人。」

  「那不然你想玩什麼?」

  椒主拿起槍往爾斯羽的心臟扣下板機。

  爾斯羽閃掉了子彈,拿起兩把槍,對著椒主瘋狂掃射。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3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8年前你早就該死在我手下了。」椒主說道。

  「你為何不動手?」

  「對你這種孩子不需要動手呢。」

  「你!椒主!」爾斯羽大叫。

  御嵐椒主按下開關,暗藏在牆壁旁的長劍射出,直接插往爾斯羽的心臟。

  「我等這個角度很久了。」椒主笑了笑。

  「你這個傢伙,卑賤!」

  爾斯羽甩了一把槍,另一把則組裝起來,對御嵐椒主的肝臟扣下板機。

  「同歸於盡吧。」椒主微笑。

  「你到底在想什麼?」

  「死兩個總比死一個好,才不會孤單。」

  在遠處的亞瑟狄斯停手了,他不扣下板機對著監視器,他看見了屋內裡的爾斯羽以及御嵐椒主,傻住了,亞瑟狄斯傻住了,他不敢相信,他眼前所見的事情,是真是假,無法確定,亞瑟狄斯啞口無言,手槍從亞瑟狄斯的手中掉了下來。

  「御嵐椒主?」亞瑟狄斯愣住。

  「小心!」

  佐瀨律馬上趕到亞瑟狄斯這旁,把亞瑟狄斯推倒,好顯子彈差點打中亞瑟狄斯,佐瀨律趕來的真是時候。

  「兩個瘋子,你差點就中彈了你知不知道!亞瑟狄斯!」

  「不!你看那,御嵐椒主。」

  「有什麼好看的,不過只是個……」

  佐瀨律轉頭過去看了亞瑟狄斯指的方向,御嵐椒主,騙人,一場遊戲,搞的你死我活,佐瀨律不敢相信,和亞瑟狄斯當初的反應是相同的。

  「你知道,御嵐椒主的真面目嗎!?」

  「他是……殿君的弟弟。」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4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怎麼……可能。」亞瑟狄斯扎了扎眼。

  「我們被耍了?」佐瀨律看著亞瑟狄斯。

  「不可能,殿不是這種人。」

  「不!椒主的確是殿君的弟弟,你不要太相信殿君!」

  「我不可能大鬧下去的了…。」

  在皇宮走廊上的爾斯羽以及御嵐椒主。

  「哈……哈,你為什麼,可以這麼輕鬆。」

  「什麼輕不輕鬆?」

  「算了,說了也是白說。」

  「喔。」

  「……」

  「怎麼?不找話題嗎?」

  「我已經報了我的仇了,有什麼好說的。」

  「嗯。」

  兩秒後,皇宮上的走廊開始灑水,爾斯羽看著上空,臉頰被清水輕輕的拍打,御嵐椒主坐在爾斯羽的旁邊,輕輕的玩弄著小水滴。

  「我很好奇,我該送你一刀之後,你卻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嗯,死不了的,我只是在等你什麼時候死亡。」

  「死椒主。」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4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亞瑟狄斯接過佐瀨律給的刀子之後,默默的看著那把刀,在盒子裡面的不明物體,就是那把深刻的刀子,非常的銳利,帶了點怨恨,知所以小心翼翼,是因為他不想要讓家人的氣息消散掉,這把刀,就是當時8年前殺了他父母的刀子,殺刻痕翼。

  「我知道了。」

  亞瑟狄斯點頭,表示了解。

  「他要求你好好保管它。」

  「嗯。」

  爾斯羽的報仇完成了,椒主完好無傷的回到了皇宮中,爾斯羽當時開槍的時候流出黑色的液體,都只是假象而已,事上御嵐椒主早就閃過那個子彈了,一個禮拜後,爾斯羽的祈福儀式完成,家中空盪盪的,並經過村裡的人打掃過一番,已經將房屋轉賣給他人了。

  亞瑟狄斯和佐瀨律離開了教堂,亞瑟狄斯走到了爾斯羽的墳墓前,拿著那爾斯羽要亞瑟狄斯好好保管的刀子,亞瑟狄斯把刀子包在一條美麗的布裡頭,佐瀨律一手便拿著一束花,走在亞瑟狄斯的後面。

  亞瑟狄斯把刀子緩緩的放到了爾斯羽的墳墓前,佐瀨律也把手上的一束花放到墳前。

  「這刀子還是歸屬於你吧。」

  「亞瑟……」佐瀨律看了看亞瑟狄斯。

  「8年前我救了他,他還了我一個公道。」

  「嗯。」

  「所以他死了之前我也是不曾想過要救他。」

  「嗯。」

  「回去吧,我們得趕緊回去報備,待在這裡也久了。」

  「椒主的事情怎麼辦?」

  「我不想提這件事情。」

  「那回去吧。」

  亞瑟狄斯點個頭,跳上馬背,帶領的騎士團,準備回到玄刃殿神州,如果椒主真的是殿君的弟弟,那麼騎士團一定會被冠上暗殺皇室的名稱,殿君可以有千百個理由可以殺掉騎士團的所有人,若一切只是假象,從椒主臉上的臉紋發現的,跟殿君一模一樣。

  回到了玄刃殿神州,大家的話開始越來越少,亞瑟狄斯看著8年前爾斯羽給他的項鍊,亞瑟狄斯把項鍊再度放回精美的盒子裡頭去,蓋了起來。


  「當時爾斯羽殺了自己的父母親,有一部份也是亞瑟狄斯的錯。」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4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 ─ ─ 「殿君騎士團」

  玄刃殿神州的皇宮中,亞瑟狄斯和佐瀨律待在騎士團的執行室裡頭,看著窗外的亞瑟狄斯,一手握緊著褲子旁的手槍,似乎在想什麼事情。

  佐瀨律拿著好幾本厚重的書,走到了書櫃前,一本一本的將書放回原位,另一手則拿起一隻筆,在紙上寫了一堆看不懂的符號。

  佐瀨律耳朶旁的聽筒耳機這時發出了訊號,佐瀨律按下開關。

  「有任務。」

  「……」

  「傲泉莆武州的任務,這次派騎士團調查傲泉莆武州以及瑪祭火州起戰爭的原因,內部資料可能有關牽連到玄刃殿神州以及其他國家的嫌疑,並且騎士團的暫時保護瑪祭火州的公主,這是這次任務的大概內容。」佐瀨律詳細的報備。

  「嗯,現在馬上發布騎士團的趕緊出發。」

  「我知道了。」

  「立刻前往傲泉莆武州!」

  騎士團騎著馬,前往這次任務-傲泉莆武州,製造強大法力的巫州。

  傲泉莆武州,人們嚮往來到的城市,和平的國家,但卻受污染,原因不明。藍白色的建築物,有著童話故事般的城市,熱鬧且和平的國家。

  瑪祭火州,操控火支柱力量的聖杯國家,朝著報復這條路走下去的城市,人們可以隨心所欲的運用火力,但卻照成這個原因挫敗下去的人類,殺戮。

  在瑪祭火州上的皇宮教廷上,亞瑟狄斯一腳跪了下來,面對著瑪祭火州的公主。

  「這次玄刃殿神州派遣殿君騎士團的保護公主陛下,藉此原因來到瑪祭火州,請公主陛下過目。」亞瑟狄斯。

  瑪祭火州的公主接下了護衛給的資料,詳細的看過一遍。

  「呃……」艾斯堤 ( 艾斯提.克勞瑞 )。

  艾斯堤從貴族豪華椅子上衝了下來抱住亞瑟狄斯。

  「你是來接我的吧,哥哥!」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4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公主陛下,你這成何體統?請注意自己的行為。」

  亞瑟狄斯將艾斯堤緩緩推開。

  「哥哥?」

  在瑪祭火州的皇宮花園內,有著美麗的噴泉水池,還有許多的花草,再花草的上頭有幾隻的蝴蝶在那拍翅飛舞,其中有個特別在花園裡的建築物,上空的天花板使用玻璃的設計,旁邊則種滿了各種花草,涼亭上也使用了貴族上面的設計,花園裡顯的特別華麗。

  在涼亭裡,亞瑟狄斯和艾斯堤正坐在涼亭中的石椅上,艾斯堤一手緊握,亞瑟狄斯則很冷靜的坐在那,佐瀨律站在涼亭外的水池旁,安靜的等候亞瑟狄斯和艾斯堤。

  「事情是這樣子的,我國和傲泉莆武州的關西非常良好,原本父王打算將我出嫁給傲泉莆武州的王子,因為這件事情,我前去拜訪傲泉莆武州,決定好好盤算這次的婚事……」

  「嗯。」

  艾斯堤想起當時來到傲泉莆武州時,是帶著開心的心情來拜訪此國,因為瑪祭火州以及傲泉莆武州是個交易往來的國家,感情相當良好,所以艾斯堤也沒有多想,只是抱著為了父王而來的心情。

  「那時候,我連見王子一面都沒看過,只是為了父親我必須出嫁到傲泉莆武州,原來和傲泉莆武州的王子談的相當的成功,打算在那待個幾天在回國像父王提出這次的案件,但是就在要回國的前兩天晚上……」

  艾斯提在傲泉莆武州的時間已經兩個禮拜了,在兩天後就可以回國報備,艾斯堤開心的要跟傲泉莆武州的王子交代,艾斯堤來到了傲泉莆武州的王子執行室,正心情好的時候打開門,便看見了王子在裡頭處理事情。

  艾斯堤正想要開口的時候……

  「就快要成功了吧?」瀧澤傲 ( 瀧澤傲.維也斯 )。

  艾斯堤偷偷的躲在門後。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4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悲傷之夜,王子與公主的鈴鐺。

  「是的,陛下,只要把雅鐺技術成功的放入實驗出來的魔力,使用妥當,就可以完整的控制艾斯堤公主陛下,到時候就可以把公主當作人質攻打瑪祭火州,成功的佔領瑪祭火州。」公爵。

  「謝謝你了,多虧了你,我們沒有白費以前的努力。」

  「陛下的指使小的一定做到,但有件事情小的一直想不通。」

  「什麼事?」

  「艾斯堤公主陛下控制過後王子要怎麼處理公主?」

  「不知道,我沒有想這麼多,大概還是恢復原來的身分吧,畢竟我又不能殺了她。」

  「呃……」艾斯堤的手握的更緊,身體慢慢的顫抖,她會被利用。


  「那時候我非常覺悟,瑪祭火州被利用了,我們根本沒有想到會這樣子!之後我藉由理由偷偷跑回了瑪祭火州,這件事情我已經秉告父王了,就因為這樣子父王才下令攻打傲泉莆武州。」

  「嗯,原來這是開戰的原因。」

  「我已經沒有辦法嫁給瀧澤傲王子了,我害怕,我告訴母后,若我又回到了傲泉莆武州,下場會不會被控制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要被控制,我不要嫁到傲泉莆武州!」

  「婚事不是談成了嗎?」

  「並沒有。」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4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09:17 , Processed in 2.306928 second(s), 21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