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貝爾天使

±「殿君騎士團」± -討血戰徒,莫雅汩州的吸血鬼。

─ ─ ─ 「殿君騎士團」

  回到了玄刃殿神州,估算起來,在莫雅汩州死亡的吸血鬼,死了十二隻被實驗的吸血鬼,加上一直純血液的吸血鬼,一共十三隻。

  路途上,亞瑟狄斯抱起純血液的吸血鬼,緩緩的走到了聖水旁,慢慢的將純血液的吸血鬼放在地上,用聖水將純血液的吸血鬼洗淨,他的親人,又死了一個,到底跟他還有血緣的吸血鬼究竟還有多少,心中的悲傷不斷浮現。

  五個月後,莫雅汩州的最高領導者則是由汩的孩子接下了他的位子,莫雅汩州變簽下了一半的聖水屬於玄刃殿神州的契約,以當作代價賠償。

  所有的吸血鬼終於回到了玄刃殿神州了,所有族群歡呼,吸血鬼終於又回到了村子裡來了,開心的話語不斷出現,很高興,圓滿的結束這次的任務。

  夜晚,全族為了報答以及歡迎吸血鬼回來,舉辦了各種的活動,不知道,為了個吸血鬼有什麼好值得高興的。

  「大概是因為回到家人的身邊了吧。」佐瀨律說著。

  騎士團的回到了皇宮中,而佐瀨律坐在醫療的床上,窗簾是拉開的,佐瀨律往下俯瞰,夜晚的燈光特別美麗,而亞瑟狄斯則是站在窗戶邊,看著那些燈光,夜晚最美麗的時刻。

  「嗯。」亞瑟狄斯。

  「任務結束。」

  「嗯。」

  「這些活動,恐怕還有好幾個禮拜才會結束的了,怎麼樣?我們一起去吧?」

  「嗯。」

  「你救了我,欠你一次。」佐瀨律笑了。

  「這是我該盡到的責任。」

  「也是。」

  「早點休息吧。」

  亞瑟狄斯把佐瀨律的被子拉高了點,將佐瀨律緩緩的躺下來,所幸身體沒有什麼大礙,汩也不想讓佐瀨律死了,最後一刻的時候才大量放出空氣。


  「看來你也是有計畫的。」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2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 ─ ─ 「殿君騎士團」

  「小時後,應該是別人殺了我的父母親,但是,是我早他們一部動手的。」
  「我決定,自己行動才是最快又最方便的選擇了,沒有掛念,只有恨意。」

  「動手吧。」


  騎士團一行人,來到了龍光椒主州已經一個月了,至今還是沒有什麼資料有適合的地步,龍光椒主州比較特別一點,但也比較小,他們只有一族-牽絆族,特別的地方在於,中午的時刻他們的天色就已經要漸漸暗下來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也許空中對他們也有些恨意吧,但是這裡的熱鬧性可強了,晚上都不用休息似的。

  飯店乾淨,大家也很熱誠,看起來像是騎士團來這兒玩的樣子,這也是讓他們怎麼也專心不了的原因,太吵鬧了。

  尤其最令人煩惱的就是,在白天的這段期間都是高溫時期,這什麼國家阿。

  佐瀨律戴著騎士團的帽子,戴上墨鏡,裝起手槍,放入背後的披風裡面,而亞瑟狄斯也和佐瀨律一樣,都是戴著墨鏡,好讓他們能夠完成這次的任務。

  一個月以前。

  玄刃殿神州的皇宮中。

  「你們在莫雅汩州的任務做的很完美,你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望。」殿很滿意。

  「是。」

  「騎士團所有全部升職,你們的賞金已經匯給你們了,一個月後新的任務開始。」

  「是。」亞瑟狄斯。

  「這是資料,其他的就在那邊找吧。」

  殿丟了少數幾張的資料給亞瑟狄斯,那不是資料吧,這麼少。

  「是。」

  想想還真的有點想讓殿辜負期望,但是已經出任務了,還有什麼話好說的呢,這裡根本不像是在出任務阿。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2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亞瑟狄斯和佐瀨律來到了卡格拉一家的房屋,打開門,離頭一片零亂,桌上的紙亂飛一地,玻璃破碎在地板上,木板上還留下了好幾攤的鮮血,地板上還有好幾快的碎布,亞瑟狄斯很冷靜的走了進去,走進了客廳,一個小男孩躲在椅子旁的角落,抱著頭蹲在地上,手中還拿著一把刀,全身害怕的顫抖著,身體上留下了爭鬥過後的傷痕,嘴角旁還留下了血,白色的衣服上有一大片都被染成血紅色的亞瑟狄斯蹲了下來看著小男孩,嘴巴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隱隱約約聽的見「動手吧!」都是8年前的時候了,如今現在房子內的擺設整齊乾淨,只留下一人份的東西,一位青少年男子跑了出來,開心的看著亞瑟狄斯和佐瀨律。

  「8年不見了!亞瑟狄斯哥哥!」爾斯羽 ( 爾斯羽.卡格拉 )。

  爾斯羽帶著亞瑟狄斯和佐瀨律來到了客廳,豪華的擺設,以及柔軟的地毯,窗簾拉開,陽光透了近來,玻璃顯的更晶瑩透亮,亞瑟狄斯和佐瀨律坐到了沙發上,而爾斯羽則是坐在前方的沙發上。

  「這幾年過的怎麼樣?」亞瑟狄斯。

  「跟以往一樣,沒有
變動,到是你,亞瑟狄斯哥哥,你變的很多了。」

  「太久沒見到我了吧?」

  「很冒昧突然要你來找我。」爾斯羽

  「嗯。」

  「請問這位是?」

  爾斯羽注意到亞瑟狄斯旁邊的佐瀨律,那是一點也不面熟的臉,只是安安靜靜的聽著亞瑟狄斯和爾斯羽的對話而已。

  「佐瀨律.柯琳。」

  「騎士團副領導者。」

  爾斯羽仔細的打量著佐瀨律,似乎是不怎麼相信佐瀨律的樣子,畢竟這傢伙是連握手都沒握手過的超級陌生人,簡直不可讓人相信的臉龐,嚴肅的表情讓人看了都會不經顫抖一下。

  爾斯羽走到了後方的櫃子,小心翼翼的打開了櫃子的抽屜,緩緩的拿出了用盒子裝起來的不明物體,轉身走向亞瑟狄斯,像是一不小心出錯就會讓那不明物體消失一樣,保護的那麼的完善。

  「亞瑟狄斯哥哥,你還記得這個嗎?」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2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亞瑟狄斯看了爾斯羽手上的東西,一眼就看的出來裡頭是什麼東西,而佐瀨律怎麼看都不清楚裡面到底放了些什麼,為什麼他們不用開口就可以知道對方的語言,佐瀨律不明白,看著那盒子,所有的猜想全都在那盒子上面。

  「爾斯羽,你!」亞瑟狄斯看了眼爾斯羽

  「這裡不好說話。」

  佐瀨律手放在盒子的上面,要他們停止對話,而佐瀨律的眼神一直看著窗外,好像有人想要偷聽到什麼,似乎被監視著一樣,一不小心就會洩漏出秘密似的。

  亞瑟狄斯也注意到了這點,安安靜靜的聽著有沒有任何的動態。

  「天色全暗了以後在東北方的析苦嗄大草原上見。」

  「把盒子收起來!快!」

  亞瑟狄斯從褲子旁拿起槍,拉了一下開關,馬上拿著槍對著窗戶扣下板機。

  「鏘。」

  窗戶上的玻璃破了點痕跡,子彈穿過了玻璃。

  亞瑟狄斯急忙跑到窗戶邊。

  「可惡。」

  「有什麼話晚點在說,時間一到馬上來找我們,再這個時間以內都不準說出任何一句話來,否則……」

  「我們也救不了你。」

  「嗯。」爾斯羽點了個頭

  「亞瑟狄斯,我們先走吧。」

  「自己小心一點,爾斯羽。」亞瑟狄斯回個頭提醒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2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中午整,天色以暗了下來,在析苦嗄的大草地上,微風徐徐,草被吹的互相拍打著,從草地上往下俯視,可以看見夜晚的美景,現在這個時候,應該是玄刃殿神州白天的時刻吧。

  亞瑟狄斯和爾斯羽坐在草地上,兩人單獨對話著,爾斯羽則是一然帶著那死都不肯放開手的盒子,而亞瑟狄斯也只是安靜的聽爾斯羽說話。

  佐瀨律站在離亞瑟狄斯稍遠的草地上,佐瀨律看著那熱鬧的城市,兩手插著放在胸口前,什麼也不說,安靜的等候。

  「8年到了,你總該告訴我原因了。」亞瑟狄斯

  爾斯羽緊握著那寶貝盒子。

  「8年前,要殺了我父母的人…正是現在這個國家的最高領導者。」

  「椒主。」

  「沒有錯,是那個傢伙。」

  「他要殺你父母親做什麼?」

  「我父母背叛了他,更背叛了我。」

  「……」

  「為了拿到賞金的他,可以毫不留情的殺害任何無辜的村人,我父母親為了逃避掉這場殺戮,所以騙了椒主,謊報聖旨,椒主知道以後便發布了殺光我們一家,而我是因為有你才存活下來的。」

  「嗯。」

  「我計畫……殺了個人。」

  「嗯。」

  「殺了椒主。」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2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你知道你動他的下場如何巴。」亞瑟狄斯說道

  「我知道,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要殺了他。」爾斯羽緊握著手

  「那我了解了。」亞瑟狄斯起身。

  「一個禮拜的今天。」

  「嗯。」

  亞瑟狄斯拿起了放在草地上的披風。

  「的夜晚。」

  亞瑟狄斯走向了前方的佐瀨律,沒有對爾斯羽回頭,手並舉了起來揮了揮,表示「一個禮拜後見」,佐瀨律看了亞瑟狄斯,亞瑟狄斯並沒有說什麼,沒多久佐瀨律和亞瑟狄斯就離開了這片大草原上。

  爾斯羽鬆了一口氣,大力的躺在草地上,看著天空,完全放鬆下來。

  「嗯,一定可以的。」


  「一個禮拜後,椒主準備看吧。」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3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 ─ ─ 「殿君騎士團」

  在旅館中,亞瑟狄斯和佐瀨律都各自坐在自己的床上,亞瑟狄斯看著殿給的資料,佐瀨律則是更換手槍的子彈,拿著布擦拭著手槍,其實一直打量著亞瑟狄斯和爾斯羽到底說了些什麼,不過他已經八成猜的到了,他搞不懂,為什麼亞瑟狄斯像是被別人雇用一樣。

  「他想殺了個人。」亞瑟狄斯

  「這個國家的最高領導者,御嵐椒主.安提嵐潔恩。」佐瀨律簡潔說道

  「嗯。」

  「殿君已經說過了,而且他計畫的挺多的,我們皇室的貴族有一部份都是被御嵐椒主給暗殺的,他就像是有人去雇用他,他可以輕易的去殺害那些人,殿君早就已經知道那個叫爾斯羽的男孩會去殺椒主,所以才又派騎士團來到這裡,並且殿君的內心早就已經計算過這場勝負歸誰了,騎士團的只不過是來讓椒主明白殿也會出動罷了,以上是結論。」

  「嗯,你果然在我和爾斯羽在談話當中就已經盤算過了。」

  「嗯。」

  「一個禮拜後的今天,夜晚。」

  「你打算怎麼做?」

  「我想知道他會如何殺了椒主,那個獵人。」

  「等著看吧。」

  「將我們損失過的東西,一個禮拜後的今晚賠罪回來。」

  「……」

  佐瀨律看著窗外,停止了手邊的工作,要對付椒主這個強手,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亞瑟狄斯和爾斯羽談話的當中,就已經在度被監視了,想必亞瑟狄斯一定知道,還有那個叫爾斯羽.卡格拉的傢伙,他是故意讓那監視的人知道的,讓椒主早點知道有人要暗殺他,更讓他有準備的好好殺戮一場。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3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在龍光椒主州的皇宮中,椒主坐在那有國王之稱的皇宮豪華椅子上,一臉不在乎的樣子聽著陛下們報告。

  「你說有人要暗殺我?」御嵐椒主

  「是的,陛下,小的親耳聽見的,就在一個禮拜後的今晚,非常危險的時間,據小的計算過,那天的運是非常的凶,一位叫做爾斯羽.卡格拉的男孩子親口說出要暗殺掉陛下,這是小的今天聽到的。」公爵說道

  「卡格拉?8年前那卑賤的一家,卡格拉。」

  「小的計畫在一個禮拜後的前一天就先把爾斯羽給抓起來,直接給他致命,這樣子比較快,事件也不會鬧的太大,椒主大人如何?」

  「不,不可以這樣子,沒關西,就等到那天到來。」

  「椒主大人!」

  「不會有問題的,你們放心吧。」

  「是,小的會盡所能的幫助陛下。」

  「8年後準備跟我作對是吧,卡格拉。」椒主小聲的說

  御嵐椒主的心中似乎有什麼打算,好像早就料到當天會發生的狀況如何了,便很有自信的放心度過一個禮拜,皇宮中的公爵們都在等待那天的到來,因為沒有任何的皇室貴族想讓椒主活了下來,但是也因為這樣子,他們更不知道椒主背後的故事,他的心酸。

  一個禮拜後,御嵐椒主裝起了身上的一把槍,很輕鬆的即將面臨這天的到來,他被暗殺的時間,地點,位置,秒速。

  亞瑟狄斯和佐瀨律等騎士團的團員,準備著一把一把的槍支,一個月又一個禮拜的任務,夠他們打贏這次的任務的,亞瑟狄斯不敢大意,佐瀨律則是很冷靜的繼續裝起他那寶貝的槍支,亞瑟狄斯帶起墨鏡,今晚的活動一定很精采的。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3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夜晚,空氣不尋常,平常這個時候應該是城市最熱鬧的時刻了,但不知道為何,接上的活動一個也沒有,好像準備讓騎士團的好好爭鬥一番,還是早就洩漏出去了呢,搞不好村子裡的人都知道今晚御嵐椒主準備面臨暗殺的時刻了。

  而在森林裡面的爾斯羽,從盒子裡拿起那光華剔透的刀子,刀子尖端閃閃發光,爾斯羽拿起快布,擦拭著那尖銳的刀子,輕輕的在自己的手上輕劃了一撇,好像很滿意它的銳利度,爾斯羽斜笑,這有可能是他最後一天在世上了,有可能,有可能…。

  「卑賤的人是你吧,御嵐椒主大人。」

  而亞瑟狄斯和佐瀨律等騎士團的馬上前往皇宮中的路上,爾斯羽則是早比亞瑟狄斯早到皇宮中,但他並不是等待御嵐椒主大人,他是等待亞瑟狄斯的到來。

  亞瑟狄斯和佐瀨律騎著馬,快速的前往那邪惡的皇宮中,在過不久準備開戰。

  「亞瑟狄斯…。」

  爾斯羽想起8年前的往事…。

  在卡格拉一家的客廳中,那時候的爾斯羽是個非常可愛的小男孩,爾斯羽開心的和家人們,父母親們聊天,他們一家有說有笑的,就在當天晚上,是椒主準備殺掉他們一家的時間。

  夜晚,一家人都睡著了,爾斯羽則單獨一個人起身,從房間裡往客廳的方向,爾斯羽從櫃子裡小心翼翼的拿起了一把刀子,他細心的摸著那尖銳的刀鋒,爾斯羽的手不斷的顫抖著,他害怕。

  「可惡的椒主大人,我恨你。」

  爾斯羽慢慢的走進了父母親休息的房間裡去,緩緩的打開門。

  「母親。」

  「爾斯羽?」倍菈達 ( 倍菈達.立頓漢米 )。

  「媽媽…。」

  「怎麼啦?爾斯羽,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呢,做惡夢了?」

  爾斯羽馬上抱著倍菈達,他最後一次見面的母親……

  「媽媽!媽媽!嗚……」

  「爾斯羽?」

  「什麼事情這麼吵?」班可姆 ( 班可姆.卡格拉 )。

  「可姆,爾斯羽做惡夢了。」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3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殿君騎士團」± -殺刻痕翼,龍光椒主州的復仇。

  「怎麼?爾斯羽?」

  「父親大人,母親大人……我對不起你們……」

  「爾斯羽?媽媽在這,做惡夢就忘了他吧。」

  「天大的惡夢……嗚。」

  爾斯羽拿起手裡的利刀,直接往母親的肝臟插入,黑色的液體緩緩流出,爾斯羽的父親驚訝,馬上阻止爾斯羽。

  「爾斯羽!停手!她是你的母親你在做什麼!」

  「父親大人!嗚!椒主大人今晚準備殺了你們!在這之前我必須先殺掉父母親!」

  「我叫你停手了!爾斯羽!」

  爾斯羽不聽從班可姆的命令,拿起椅子直接往班可姆的身上摔了過去,班可姆也同樣的翻了桌子,班可姆盡所能的控制爾斯羽的力到,覺對該把他手上的刀子給拿了起來,然後在好好的修理他。

  「爾斯羽,爾斯羽,別打了!別打了!」

  「這孩子瘋了!他要殺掉我們!他要殺掉他的親生父母!這孩子真的瘋了!」

  爾斯羽拿起廚房裡的所有玻璃杯以及玻璃盤子,直接往父親身上丟,班可姆的身體受到了玻璃的傷害,身體不段的流出血液,而爾斯羽就趁這個時候拿起刀子直接往父親的心臟刺入,當場斷氣。

  「嗚!爾斯羽!你在做什麼阿!他是你父親阿!嗚!」

  「椒主大人正準備殺掉了我們,我必須先動手,不然我們一家的死狀是很慘的,不只這樣,你們不只背叛了椒主大人,更背叛了我!」

  「你在說什麼阿!爾斯羽!嗚嗚。」

[ 本文最後由 貝爾天使 於 07-10-25 09:3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9 07:03 , Processed in 2.833266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