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大家好~   小的初處來貴寶地~   想將自己創作的作品與大家分享~

此作品為長篇故事,分做許多的章節,今天先將一部份貼出來。

還望各位能不吝賜教~ m(_ _)m



-----------------------------------------
時間與命運的迴廊(Time and Fate of the Cloister)



神族十二神徒篇



序章 「永不止盡的血輪迴」
   



天空,不知為何染上血腥的紅色,不再蔚藍。
地上,慘絕人寰的叫聲不絕於耳,毫不停歇。

黑夜裏,一個座落於山下的城鎮陷入了一片火海,空氣彌漫著妖異的氣息,妖怪在城鎮中肆無忌憚地吞噬著人類,看來,這個世界並不和平。

「這世界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一位婦人抱著自己已沒有頭的兒子在窄巷中無助地狂奔。

「啪剝、啪剝、啪剝……」
婦人的身後,傳出無數的腳步聲。

而那發出腳步聲的主人,是臉上有著四隻眼睛似狼非狼的三頭巨獸,很明顯地,牠們就是造成這名婦人會發瘋似地狂奔的始作俑者。

「吁、吁、吁」
猛獸們吐出牠那貪婪的舌頭,不時地發出喘息聲。

婦人在城鎮裡的窄巷亂竄,試圖找出生路。

「什…什麼!」
婦人止住了她的腳步,然後發出絕望的叫聲,在她眼前有一頭巨獸張著血紅色的大嘴正等著她。

這名婦人抱著她的孩子頹然的坐在地上,喃喃自語,抱怨老天沒有眷顧她。

巨獸們無情的魔爪伸向婦人,將她分裂後,一同分食著牠們獵來的戰利品。




這一幕幕慘不忍睹的畫面在世界各各地方不斷的上演著,不唯獨這個城鎮例外,這窘況,正宣告著世界末日的到來。

但人類並不會任由妖怪們的蹂躪,人們打算反擊,所以,派了數百萬的戰士搭著數千艘的飛戰船伊梨爾趕赴決戰之地──艾爾帕高原與破壞神撒米爾一決生死。

    黃昏,一名體格魁武的男子持著跟著他多年四處征戰的槍坐在飛戰船伊梨爾的甲板上,望著那像是被血染成紅色的天空。
   
此時,有許多不解的事情令他感到煩躁,而使他不停的跺腳。
   
像這種不安的情緒,並不只有他一人在表現而已,周遭同樣的有許多人,用不同的反應,來表示他內心的不安定;像是有人不停的來回踱步啦、用手指急歊著桅桿啦…等。
   
那名持槍的男子,手按住臉頰,思考著近一年來連連發生的事情。
   
「唔…」
他像是想到令他痛苦的回憶,而使得他眉頭更加的深鎖。

他低頭沉思:
「世界,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妖怪四處橫行、瘴氣溢滿整個大陸、世界樹枯萎、四大元素失衝、人倫道德淪喪……是什麼原因…讓世界在短短的一年變成這樣?」
   
「還能再看到人們歡笑的樣子嗎?還能再看到小孩三五成群地在庭院裡嘻戲的樣子嗎?」
他搖搖頭,苦笑,他心裡很明白,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目前種種的異象,正應驗宮廷祭司所說的——世界將要歸於渾沌的預言。
   
「嘖……」
他發出悶哼聲向天空抱怨,因為空氣中濃濃的血腥味令他感到噁心。
   
「喂,你認為這世界還有救嗎?」
坐在一旁手持巨斧的戰士向持槍的男子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持槍的男子反問。
   
「沒什麼意思,只是……迴廊失守、“四劫”的甦醒、萬物消亡殆盡的現在,已讓我認為這世界已經沒有任何的希望了。」

「呿!多愁善感的傢伙!」
持槍的男子怒斥。

「唔!你說什麼!」
持巨斧的戰士大吼,舉拳向持槍男子揮了過去。
但拳勢又止,持巨斧的戰士取消這衝動的念頭,於是放下拳頭說:
「算了!懶的跟你吵!反都快死了……」

一名坐在持槍男子的對面,手持寬刃且嘴裡啣著牙籤的男子向他道:
「你就別這麼說他嘛~~他說的不是嗎?中央以發動聖戰的名義,嘴巴說的好聽,說什麼理應為我們聖宗殉教啦、拯救人民福祉啦、邪不勝正啦~~等說了一大堆啦嘰啦喳的廢話,事實上,他們也是拿“墓園”一點辦法也沒有,你難道不知道嗎?上層的打算前往“永恆之門”逃到另外一個世界去,這點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話說回來,到最後,他們還不是要我們白白的去送死,好為他們爭取多一點的時間去求生~~」

手持寬刃的男子繼續說:
「呼~~~~上層的盡是些自私傢伙~~」
說完,他嘴裡的牙籤一下子擺直的、一下子擺橫的,像是在表演特技一樣,一付吊兒郎當的樣子,像是已置身生死於度外了。

持槍的男子並沒有反駁他的話,因為他說的是事實。

飛戰船上,有另一名男子瑟縮在角落,低聲呢喃:
「我…我不想死…我還想抱抱小孩…家裡…還有家人在等著我…」
這人雖是一名驍勇善戰的戰士,但將要面臨死亡的他,他的勇氣被恐懼給吞噬了。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他聲淚俱下,不斷地道。
   
「他奶奶的…俺看不下去了!」
一名光頭男子聽到這軟弱的男子的話,破口大罵,縱身一躍,騎在軟弱男子的身上後,隨即賞他一拳。
   
「碰!」

拳頭擊向臉頰上的聲音喀喀作響,非常大聲,使得飛戰船上的其他的人為之愕然,但沒有人敢上前阻止,因為光頭男子所散發出的殺氣震懾住船上的每一人。

「嗚哇哇~~~~」
軟弱男子哀號,鼻血噴出,但光頭男子並不打算停手,拳頭像是連珠炮一般,向軟弱力子的臉轟去,頓時軟弱男子臉上的鮮血迸飛四濺。
   
「住手!這樣太難看了!」
在場的有一個人例外,沒有被光頭男子的殺氣給震懾住,那人就是持槍的男子,他大喝一聲後,伸出結實的巨腕,抓住了光頭男子打算轟出致命一擊的拳頭。
   
「此時此刻,對自己人動手實在不是個明智之舉。」
持槍的男子道。

光頭男子眼睛瞪著持槍的男子,並甩開他的手腕後,道:
「汝~~」
光頭男子的怒氣並未因此消減,口氣依然不悅。
   
光頭男子的目光再度撇向躺著地上半死的軟弱男子,罵道:
「乂的!看汝胸前的徽章!汝之前是擔任前線的士兵對不對!他奶奶的!前線的士兵就是因為全都像汝這樣的孬種!格林葛戰役才會輸!世界才會淪落到現在這種慘況!」話一罵完,一個重腳接踵而至,踢在軟弱男子的肚子上,害的軟弱男子又在地上痛的唉唉叫,不停的在甲板上打滾。
   
「越想越火~~~~」
光頭男子不想作罷,欲上前追擊,但卻被持槍的男子檔在前頭。
   
持槍的男子道:
「夠了,他只不過是想念他的家人想念過頭了,並沒有說要放棄戰鬥,且他那樣如此的惦記家人,想必他與家人的感情是非常的濃厚吧?而又因為有這樣的羈絆,才使得他格外的更加珍惜生命罷了,所以,你就停手吧。」
   
光頭男子沒好氣的道:
「哼!甭為這娘娘腔辯解!這種人早點死光光最好!」
   
因持槍的男子三番兩次的阻擾光頭男子的舉動,讓光頭男子自己也不好意思一直鬧下去,因此他悶哼一聲後便走到角落一屁股地坐了下來。

而這時候光頭男子一反剛才的態度,將頭埋在雙手之下,竟流下眼淚來了,道:
「可惡……待會就要死了,想說黃泉路上竟要和這種人作伴,真不甘心……」
   
又提到了“死”字了,當在聖都法祿宣佈發動聖戰後,便命令派遣數百萬的戰士搭乘數千艘的飛戰船前往艾爾帕高原,那時每個士兵都早已篤定這是一去不返的必死戰役,而死這個字就深深地烙印在心坎裡,這種揮之不去的陰影,此時又再度被挑起,頓時讓甲板上的每一個人陷入一片愁雲慘霧之中。

「這話說的還太早。」
持槍男子的話打破有如死寂的現狀。
他現在所說的話,吸引眾人好奇的目光。

持槍男子繼續道:
「雖然近日來,我們的國家、我們的世界連連遭受妖怪的侵犯而陷入窘況,表面上已看似沒有希望了,但我們會不會被現在這既定的事實給蒙蔽呢?難道沒有轉寰的餘地嗎?現在,世界各地方仍舊有許多人高舉著長戈抵禦妖怪,誓死保護自己的信念,相信神終將把勝利的果實褒獎給我們人類,所以,我們就算目前處於如履薄冰的險境,那又如何!我們不早就有屢次深入險地的經驗了嗎?挾在生死細縫中成長的修羅!具有超脫生死界限的能力!一反劣勢創造奇蹟的力量!我們不正是如此嗎?」

此時持槍的男子將銳利的目光投向眾人道:
「既然我們打著法祿聖殿騎士的名號!就該展現我們的骨氣!不要在任由死亡的陰影荼毒我們的團結與武人之魂了!!」
持槍的男子話一說完,一揮手上的長槍,空氣被他劃出響亮的風聲,這舉動,像是要喚起所有人的武人之魂。

眾人聽到持槍男子一番激厲的話後,現場便一陣嘩然。

「沒……沒錯!該是展現我們身為武人的魄力的時候了!」
飛戰船的甲板上,有一名戰士受到持槍男子的激勵後,震奮的大喊。

這種情緒是會感染的,像是骨牌效應一樣,因此在場的眾人興奮的接二連三的大喊。

「對!不要在讓那些噁心八啦的妖怪踩在我們的頭上!」

「我們要把那些畜生踢的遠遠地!叫牠們滾回自己的髒窩!」
   
飛戰船上,現在因持槍男子的一席話,氣氛開始熱絡了起來,討論如何痛宰妖怪及待會將要面對的破壞神。
   
剛才還一臉慘相的光頭男子,此時眼淚已不在流了,眼神也堅定了許多,而他開始對這只有他三分之一年紀的持槍男子有了好感,他目光祟敬地看著被眾人包圍的持槍男子。
   
持槍男子那艘飛戰船鬧哄哄的,引起附近船隻上的戰士好奇。

「怪哉,旁邊那艘船上的人是怎麼了?吃錯藥了嗎?」
一名戰士問。
   
「那知~~」
另一名戰士答。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招才貓 於 07-5-14 06:15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26 , Processed in 1.505021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