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史奪Cypher

[複製連結] 檢視: 885|回覆: 2

沒有心理準備的人按上一頁吧

別往下瞄了

算了

現在跟你說那麼多也是白說

總之你要看的話,把它當笑話看看就好了,因為我是把它當笑話在寫

對了,看完要留言罵我的,心靈深深被點觸到的,在這留言吧

懶的在文學綜合版開了,反正我也沒有什麼認識的人,總之就這樣了

啊,還有,要建議我看心理醫生的別留言了,想對我說什麼可憐或加油的話的人也別留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頁    廢柴


2010年1月26日,紀錄者,103531429,被紀錄者,斐人。

叮叮叮叮叮(鬧鐘聲)

「什麼…已經8點25分了」斐人緩緩的坐起身來。

「這麼說也就是,我遲到了!」奮力跳進一堆髒衣服中努力的翻出制服。

「啊!找到了」斐人看著手中握著的CD,「這就是我找了很久的A片,沒想到還能破鏡重圓」。

「………不對啊…」斐人一手抓起衛生紙盒丟出窗外,「這樣一來,我的人生除了衛生紙和A片還剩下些什麼啊!」。

「刀子!只要往手腕切下去就行了,不用憂慮自己的將來,也不用面對那屎面的訓導主任」刀子瞬間劃過乾燥毫無血氣的肌膚,鮮血濺滿了整間屋子。

房子啊!雖然只相處了這短短的幾個月,但真的受了你很多的照顧,對了,牆上的蘿莉海報,也謝謝你陪我度過這些寂寞的夜晚,謝謝了…

記者去訪問學校時,同學和訓導主任也會慚愧悲傷的說,要是我再多注意一下斐人就好了,都是我的錯。

不,這不是你們的錯,也不是父母的錯,是這個殘酷世界的錯…

「人生,是靠自己去爭取的,可以當作享受,也可以當作折磨,主任我,可是把它當作享受唷,斐人,你要好好加油啊」

對啊,這就是訓導主任說過的話,還沒有盡全力努力過,就這麼死了的話太可惜了!不要死啊!

啊…看著手上握著的A片,「嗯,還好…還好這只是我的幻想,活著真是太幸福了!」

只要把衣服洗一洗,然後把累積了幾個月的垃圾拿去丟掉,把課本拿起來讀一讀,鬧鐘放的離床頭遠一點,每天準時去上學,考一所普普通通的大學,找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作,娶一個普普通通的蘿莉(都蘿莉了怎麼可能普通),人生充滿了希望啊!

感覺睡了好久,但此刻已經醒了,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麼清醒過!

斐人一躍而起收拾著書包,「奇怪?書桌的燈怎麼打不開,對了…上個月的生活費全花在蘿莉人型玩偶上了,所以現在斷電斷水,啊!今天晚上要做XXX卡通動畫!今天才16日,還要15天才到會錢的日子,我要怎麼活啊!這個世界太殘酷了」

現在想一想那個訓導主任,只是一個有著中年人鮪魚肚的禿頭大叔罷了,為什麼我要為了他那不負責任的一句話這麼努力,他又懂什麼了!

爭取自己的人生?因為取了一個凶惡的黃臉婆,所以得不到心靈與身體的滿足,每天檢查女生服裝儀容時都偷摸偷看一下,來滿足他那空虛可憐靈魂的廢大叔,工作也只是有一天沒一天的混日子。

說什麼偉大的教育理想,別白痴了!教育出這種人生只剩下衛生紙和A片的學生,教育能有多成功啊!說什麼享受努力,就好好享受那黃臉婆的蹂躪,和努力去用那噁心的方式安慰自己吧!

死吧!死吧!全部去死吧!哈哈哈哈!對一個只剩下衛生紙和A片的人來說這一切都不算什麼了!

刀子瞬間劃過乾燥毫無血氣的肌膚,鮮血濺滿了整間屋子。

記者去訪問學校時,同學們的反應。

「嗯?斐人?有這個人嗎?」

「他說的應該是『廢人』吧?能以這樣白癡理由自殺的人也只有他了」

「啊,對對對,他平常就是一臉廢物向,就算長大了也只會變成廢柴大叔,死了也沒差」攝影機被一堆搶著對鏡頭比V的同學圍繞著。

訪問父母時。

「別難過了老婆,我們還有阿萊陪著我們,斐人就讓他安心去吧」

「老公,你總是這麼堅強,太偉大了」

「我們有空再生一個吧」

「老公」

「老婆」攝影機被一堆搶著對鏡頭比V的路人圍繞著。

補充一下,阿萊是一隻狗,死後還能有牠能代替斐人陪伴父母,在黃泉之下也該高興吧…

啊…手上還是握著A片,看了看牆上的蘿莉海報,衛生紙剛剛丟出去了,有一點後悔…

在這悲慘的房間裡,什麼都沒改變,只有時鐘上的時間變為,11點49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午餐跟晚餐都得靠學校啊!家裡的杯麵在這15天裡已經成了奢侈品,只能在維持生命時才能吃它」

「你沒趕上升旗,沒趕上課,沒趕上小考,但卻趕上吃午餐啊」在訓導主任的臭罵與午飯後,晴安準時的來到斐人座位前。

「身為同班同學的妳,難道只會來吐我槽嗎?不能發揮一下同學愛嗎?」

「你以為一直吐槽很輕鬆嗎?廢人!」

「要一直做出能讓妳吐槽的事,才累人呢!」

「呵呵,廢人在這方面很有天賦呢」

晴安甜美的笑了,她不是來吐槽的,也不是來陪斐人的,從她的眼神中他可以明白,那是一種悲傷與尋求安慰的眼神。

就好像用衛生紙一樣,明明知道用完後會覺得很噁心,但還是用了,用罵比自己還要廢的人,廢人,來安撫自己的不安與悲傷,她與斐人所聯繫的關係就是這樣建立的。

晴安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生,笑起來時有一點萌的感覺,像這樣正常的她,到底是什麼問題造成她的不安和悲傷呢?

反正這些都無關緊要了,「請妳不要再打擾我了」斐人突然開口,聲音有一點毛燥,或許是因為沒錢了吧。

「又是提前透支嗎?」晴安彎下腰擺著頭看著斐人。

此刻千千萬萬的想法閃過斐人腦中,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每次在面臨餓死關頭時,都是被她救了,不行,再這樣下去會一直被她牽著鼻子走的,變成她養的寵物,一個讓自己能得到安慰的寵物,看著比自己更廢的人,得到救贖。

但是還能怎樣呢…星期六日學校沒有午餐供應,要向住在隔壁的純情女高中學姊求救嗎?她居然說想借錢就跪下來舔我的腳趾吧(看來是個S),儘管是廢柴,但至少這最基本的尊嚴還有。

「明天是星期六,我做好飯送到斐人家吧」晴安微笑著說。

想起第一次她送飯來的情況,牆上的海報與CD的名稱,櫃子上的人型玩偶,現在應該已經習慣了,但還是收一下好了,畢竟對方是女生。

「不用了,我還有泡麵可以吃」斐人的拒絕把晴安推向驚訝,也把自己推向餓死的命運。

「看來這次是因為買人型玩偶把錢花掉了,如果是買正常的東西而透支的話,斐人一定會接受的」晴安嘟起嘴生氣的說。

如果她是因為愛而這麼關心我就好了,這個念頭閃過斐人腦中,不,她不該跟一個家裡蹲蹲不成,宅男又宅不起的全職廢柴在一起。

「我說過不用了!」斐人堅定的說,帶有一點點的怒氣,多半是氣自己的無能,與晴安想在自己脖子上鍊上鐵鍊控管無關,畢竟是寵物與安慰機器,她可不想放開鍊條。

「我會送過去的」晴安只說了這句話掉頭就走,絲毫不故斐人的自尊。

自從被父母趕到外面自己一個人生活以後,就再也沒回過家了,與家人的聯絡只有定期的會錢。

住著會依賴父母,但就算出來自己住了又怎樣呢!還不是活的像廢柴一樣,只是事先體會錢這種東西而已。

「嗯?燈打不開呢,對了,被斷水斷電了,哈…哈哈哈…」在黑暗的角落裡,吃著打包的營養午餐。

到廚房去要時,還遇到了學妹,一個家境貧寒但還是非常努力的女孩,要打工又要讀書,營養午餐真的只有她有資格打包…比起她,我還以學長的身份給她鼓勵,騙她我與她一樣很努力,畢竟每個人都會想要隱藏自己的醜陋吧…

尤其是當自己開始討厭自己時。


紀錄者103531429

該目標已達到非常狀態,會妨礙歷史的紀錄與發展,所以紀錄者將介入其生活,把目標引導至可以正常生活為止。

紀錄者,特別備註,該目標身體精神狀態皆符合現世的生活用語,『廢柴』

2010年1月26日紀錄完畢

未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00 , Processed in 1.239375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