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他不笨卻很帥

[複製連結] 檢視: 1400|回覆: 6

【一個標題有語病的故事。】

---------------------------------



嗯,看看月曆...

只剩下一個禮拜就要開學了,我翻出剛放暑假時就堆放在角落的作業。

偌大的陰影在我腦中盤旋。

「到摩斯去趕作業吧。」這樣說也沒有好過一點...唉喲!

背起包包,胸口鬱悶的出門。


到了摩斯,我點了一杯拿鐵,正想找個地方坐下來,嘖...搞什麼啊,都滿位子了。

這是怎樣?難道大家都跟我一樣,前一星期趕作業嗎?!

我看到一個四人的座位,只有三個男生坐在上面。

要過去擠嗎?...唉!這也沒辦法了>口<|||

總不能站著寫作業吧= =(那倒不如回家寫。)

「請問,我可以坐這嗎?」我走過去問。

「隨便。」說話的男生,咳!我真想罵他長那麼漂亮做什麼,他的眼睛很亮,皮膚比我還白皙(最可惡的地方。)頂著一顆可愛的刺蝟頭。

「不要啦!她看起來根本就是女商的。」啥!坐在刺蝟男孩旁邊的一個...欠扁的小子,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算了,沒關係啦!而且現在已經沒位子了。」喔,這位綁著辮子的大哥你真是好人啊!他坐在欠扁小子的正對面。

「好吧。」欠扁的傢伙,你不情願個啥勁啊。

你以為我願意跟你同一桌嗎?哼哼!

「謝謝。」我擠出一絲笑容說,便坐了下來。

「不情願的話倒可以不要說,我不稀罕。」坐在我對面的刺蝟頭先生,你說話倒是很不客氣嘛。

「.........」但重要的是我的作業,我假裝沒聽到他說的話,翻開一疊作業。

「果然是女商的,一副很跩的樣子。」想也知道是欠扁小子說的,我哪裡跩了啊!

「你討打啊!」果然,我還是耐不住脾氣。

「虧妳還是女生...說話這麼粗。」

「冶成,不要鬧了。」綁辮子的大哥,真希望你能幫我扁他。

「無聊嘛。」他還嘻皮笑臉的樣子。

「少浪費時間了你們,不過是個女商的,話還可以說那麼多。」刺蝟頭先生說,他的話比那個欠扁小子還狠= =!!

「幹麻啊!你們瞧不起女商啊!」我真佩服我自己哪來這樣的勇氣。

「沒有啊。」刺蝟頭和欠扁小子不約而同的說。

明明就有!看在綁辮子大哥的份上,我抑制住怒氣,專心寫我的作業。

終於平靜了下來,欠扁小子和綁辮子的大哥聊著天,雖然我很想知道他們聊什麼,但還是關心一下作業吧。

而那個刺蝟頭先生繼續看著他的書。


過了許久,太好了!終於寫完我的數學作業了!(呼)

當我正想順手拿我的拿鐵來喝時,耶?!我的拿鐵勒?

我看到桌上中間有一杯飲料,可是看起來不像是我的拿鐵= =

「............」而好死不死的刺蝟頭先生看著書,無意間拿了我的拿鐵喝了下去。

我看著原本面無表情的他露出一副想要做噁的表情= =

「靠!我怎麼會喝到咖啡?!」他大罵,也打斷了正在閒聊的兩人。

「苑哲,怎麼了?」綁辮子大哥問。

「拿錯飲料了?!」欠扁小子的神情終於比較正經了。

「媽的!我去一下廁所。」他不悅的離開。

「我去看看。」欠扁小子跟了過去。(看不出來他那麼關心朋友。)

是他的體質不適合喝咖啡嗎?不然怎麼會...

說起來這件事我好像也有錯= =|||

「對不起喔。」我抱歉的說。

「這不是妳的錯,是苑哲他自己不注意拿錯的。」綁辮子的大哥,你真是個好人>ˇ<

好想知道你的名字喔。

偏偏在你們的對話裡,只有那欠扁小子跟刺蝟頭先生的名字=3=。

「我可以問你們是哪所學校的嗎?」現在只剩下我跟綁辮子的大哥,跟他多聊一下>ˇ<

「我們是男高的。」

男高,原來如此。

男高在我們這個地區算是男生志願第一的學校。

所以那兩個傢伙才會看不起我是女商的!亨哼!

「喔。」

唉...我還以為念男高的都是一些帶著厚重眼鏡書呆子,想不到有這麼帥氣的0.0

那兩個傢伙回來了,表情並不是很好看。

「..........」不過那個刺蝟頭先生狼狽的樣子,我倒是很想笑=ˇ=。

「我剛剛是喝了...她的飲料?」刺蝟頭先生盯著我看。

「嗯,你真倒楣,竟然跟她間接接吻了。」欠扁小子你真會說啊!

「...........」他沉默著慢慢離開。

「要走啦...?」欠扁小子跟了過去,他真像個小跟班= =

「先走啦,再見。」綁辮子的大哥像我招了手,也離開了。


我呆然了許久後,繼續寫我的作業。

(待續)
[/table]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經過一個禮拜在摩斯拼作業的折騰,終於趕在開學前做完了~(內心歡呼)

不過自從那次之後,我再也沒在摩斯遇到他們三人了。

不過新的學期也要就此展開了。

我,椎心亭,目前正要升上高二的青春年華16歲。



「椎心亭!妳今天不是也開學嗎?」一陣怒吼,卻不足以趕走我的瞌睡蟲。

「椎心亭!妳就繼續睡啊,反正女商不嚴嘛。」這句雖然不是很大聲,但被挑臖的我的全身的毛細孔都站了起來大聲罵XX的。

「女商最好不嚴啦!」起床氣瞬間爆發=^=

「嚴的話妳就不會睡到現在。」嘴毒的姐姐,還繼續鄙視我= =^^^

「吵死了,現在才6點05分耶!」我眇了鬧鐘一眼。

「對後,你們學校一向比較晚,7點40分才到校,抱歉了。」姐姐根本就是故意氣我的吧,道歉也一點誠意都沒有= =^^^

真是討厭死了,害我已經沒辦法睡了= =^^^

算了,還是提前準備去學校吧。


「椎心亭妳幹麻起床?妳瘋了嗎?現在才幾點啊。」走進客廳,看到她一邊吃早餐一邊說唸。

還不想一想是誰吵醒我的= =^^^

「對啦!正常人才去讀女高啦,其他學校的都是瘋子。」我毫不客氣的回答,誰叫她已經諷刺我一年了= =^^^

「我又沒那個意思,妳說這是什麼話啊!」

「瘋子說的話!」


「椎心蓮,妳不是7點要到校嗎?還在那邊拖啥小?」喔耶,意想不到的老哥起床了,大概我們吵的太兇了。

大姐沉默著放下報紙,整理一下東西後便出門了。

這個家有我、姐姐和老哥,其中老哥排行最大。

別看我老哥平常常一副睡死的樣子,他唸的是全國第一的大學,我想是因為這樣,姐姐才對他十分尊敬吧。

「老哥,我可不可以搬出去住啊?」有這種姐姐,我還能撐多久?

「別跟妳姐賭氣,她倒是很想把妳趕出去,妳不會想順她的意吧。」老哥打了個哈欠。

「什麼?她真的想把我趕出去?」想不到她這麼討厭我= =

「妳說勒,反正她就是視成績為人格的人,妳還能怎樣?想得到安寧的話,可以轉學考啊。」哼,老哥你說的可真輕鬆。

「如果我進去了女高就可以改變一切嗎?」

「機率挺大的...」

「那我就不能跟雪琪同班了。」(註:雪琪是我的超級死黨,同時也是老哥極力追求的對象= =+)

「我說老妹,其實我覺得妳選女商是選對了學校喔!妳姐說啥就別理她了!」你那什麼爽朗的笑容啊!真可惡!

竟然有這種為了女人不管自己妹妹死活的哥哥= =^

「嗯。」

「我要繼續睡了,幫我問候一下雪琪喔。」說完,老哥又回房間去睡了。

問候一下,哼哼=.=

老哥也真是的,算了,差不多該去學校了。

我梳理過後,帶著期待新學期的心出門。


不知道大家過的怎麼樣了,希望雪琪沒偷交男朋友,不然老哥一定會崩潰= =|||

然後就會開始罵我為什麼沒看好他的女人= =

雪琪之前來過我們家,我倒是看不出她對老哥有意思=ˇ=

邊走邊想事情是不太好的事情,至少現在這種情況是這樣。

「椎心亭,妳是椎心亭吧。」回過神,才發現有一個很帥的男生在叫我。

耶?!那不是上次在摩斯綁辮子的大哥嗎^.^

「嗯,是啊!你怎知道我的名字?」^口^

「查看看就知道了嘛。」

「嗯,有什麼事嗎?」我問。

「我朋友想請妳喝杯咖啡,因為他上次喝到妳的。」

喲?!那個刺蝟頭先生...想不到他會在意這種事。

「不用了啦,而且害到的是他。」說來還有點愧疚的說=.=

「請不要拒絕,放學後到上次那家摩斯。」

不要拒絕啊...那,好吧。

當我正想回話時,綁辮子大哥已經不見蹤影了= =|||

沒關係,放學去摩斯應該還能看到他^.^

太好了!新學期一下子碰到好事情!


「心亭,妳心情很好喔?有什麼好事情快說!」到了學校,雪琪問著我。

「秘密。」嘿嘿嘿˙ˇ˙偏偏不告訴妳勒(真是幼稚死了我。)

「快說啦!」

「好吧,但是有交換條件...」

「什麼條件?」

「跟我哥約會。」老哥看我對你多好,還幫你安排=3=

「好啊。」雪琪直率的答應了,太、太直接了吧,一點也沒有害羞的樣子,果然,老哥你沒望了= =

「那我就告訴妳吧,其實是...」

「嗯?」

「我哥要我問候妳。」

「椎心亭!妳敢耍我!」雪琪用要砍人的眼神望著我。

「好吧,其實是今天放學有人要請我喝咖啡。」我回答。

「很特別的人喔?」

特別?妳說刺蝟頭先生嗎?是特別欠扁吧= ="

「可以說是吧。」

「那就好好加油囉。」雪琪妳果然是超級死黨>ˇ<

「那妳什麼時候跟我哥約會?」

「有這回事嗎?」

「妳耍賴!」我們不是超級死黨嗎0口0!!

「嗯阿。」妳嗯的理直氣壯= =

「那就算了,算我哥倒楣。」老哥我已經"盡全力"幫你了。

人家看不上你是你的問題了^_^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放學了!!」某同學大喊,剛好鐘聲響起,班上同學一陣喧鬧,根本不理會還在講台上的班導。

「做完掃地工作才能回去。」班導說的這句話倒是沒半點說服力。

是學生的就會趕快閃人=ˇ=

「竟然妳有約會,我就不打擾妳了,我先走了。」雪琪說著便趕回去了。

真正有約會的不知道是誰=ˇ=

先別想這些了,還是快點去摩斯吧。

「想不到他已經先到了啊。」走進摩斯,我在同樣的位子上看到刺蝟頭先生。

我走到位子旁邊,「請坐。」他今天帶了帽子低著頭說。

「謝謝。」我應該要說什麼呢...

「她來了,幫我點吧。」他拿出手機打給了什麼人。

叫別人點= =幹麻不自己去點,走個幾步路而已=^=

「對了,另外兩個人呢?」我是想見綁辮子的大哥,欠扁小子只是順便的。

「冶成等等就上來,允聖他有事不能來。」他說。

「喔。」記得冶成好像是那個欠扁小子,允聖就是綁辮子大哥囉0.0

終於知道他的名字了>ˇ<

我喔的那一聲不知道刺蝟頭先生有沒有發現我的嘆息。

「飲料來了。」欠扁小子端了飲料過來。

「謝謝。」我好意的微笑,喝了拿鐵咖啡。

「椎心亭,妳最好記住我的名字,何苑哲。」刺蝟頭先生微微的一笑說。

他在說什麼啊?

奇怪了...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這麼睏...不會吧!

那杯咖啡...................

我睡著了。



...怎麼感覺昏昏沉沉的.......發生什麼事了?

微微的張開眼,好暗啊...

蓋在我身上的是什麼...?棉被嗎...?

等、等等!剛剛好像...

「耶?!」我驚呼一聲後,掀開棉被。

眼前一個秀氣的男孩裸著上半身看著我笑......

是那個刺蝟頭先生= =

這裡是哪裡..........看起來好像是某某旅館........

不會吧...看看身上的衣服還好好的...

他應該不會做了什麼吧。

不應該是這樣想!是這傢伙在咖啡裡下藥耶!!!= =^^^

「你幹什麼啊!!!」我想打他一巴掌卻被他抓個正著。

「是妳在幹什麼吧...我帥氣的臉要是被妳打腫了,看妳怎麼賠我。」他竟然還敢笑。

「誰理你啊!幹麻下藥?」我用另一隻手打了他,想不到他完全沒有防備。

啪的一聲響亮,他不再笑了。

他應該不會打我吧= =|||他的眼神有點可怕。

「妳知道我對妳做了什麼嗎?」他說。

「你下了藥。」我回答。

「...真是無聊死了。」說完,他穿上衣服,準備離開。

這到底是怎樣啊= =

他對我下藥又把我帶到旅館,也沒對我做什麼...(有做什麼的話,我自己也會發現的啊。)

還說什麼無聊?!

感到無言的才是我吧= =無緣無故的耶。

「等一下啦。」我跟了過去。

走出旅館,他突然停了下來,害我差點撞到他。

「苑哲,你為什麼從裡面走出來?」在我們面前的,是幾個穿著女高制服的女生,其中一個長的最可愛的女生慌恐的說道。

「辦事。」刺蝟頭先生,痾不!何苑哲冷冷的說。

「什麼事...?」女生的聲音顫抖著。

「上床。」何苑哲沒好氣的說。

上床?!你亂說什麼啊!根本什麼都沒做好不好!!

不妙了,那個女生已赫止不了淚水了...開始哭了起來......

「何苑哲!你是在開玩笑嗎!穎語是妳的女朋友耶!」那個女生的朋友站出來說。

「喔,對了,我要跟妳分手,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何苑哲像突然想到似了,對著叫穎語的女孩說。

話一說,穎語哭的更難過了。

此時,我深刻的體會到...他的血是冰冷的。

他一點也不為那個叫做穎語的女孩感到一點難過、心痛,況且她是他之前的女友耶。

要分手也不要在這種場面分吧= =而且上床的事是誤會!

可是這時我能夠說話嗎...?

「何苑哲!你...這麼殘忍做什麼!」穎語的朋友,兇狠的怒道。

「都上了,妳要我不負責嗎?」說完,他抓住我的手拉著我走。

喂、喂!你就不能不要亂說話嗎= =

而且還真敢說,你不怕等等被女生打嗎= =

這是什麼情況= =我又在幹些什麼呢?

為何就呆然的任由他拉著我...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不敢往後看,我想那些女生一定正狠狠的瞪著我。

嘿,我是無辜的啊= =

「你到底要做什麼啊?!」走了有一段時間,我問他。

「跟妳沒關係。」他冷淡的回答。

「我們根本沒怎麼樣,你為什麼要傷害那個女生?」要分手也不需要這麼狠吧= =

「妳為什麼能肯定我沒對妳怎樣?!」幹麻突然發火啊= =

「因為你不是笨蛋。」我冷靜的說。

一個男高的學生要把自己毀在一個女商的人身上,想也知道不可能的事情。

「我要走了,不準再跟著我問我問題。」他沒有任何的表情,離開。

我也不想跟著你啊,只是我很想知道你到底要做什麼...

不懂你的邏輯= =男高的都這樣嗎...?

如果再追問的話,他會不會打人啊=.=還是回家好了。


啪噠一聲打開家門,「椎心亭,妳也有點分寸!妳不是4點就放學了嗎?!現在都已經7點半了耶!」能這麼怒吼也只有姐姐= =

真是煩死人了,妳妹妹被一個怪男生帶去旅館,哼!要是跟妳說,妳大概希望我被XX吧。

這樣就可以把我強嫁出去= =

「我還真搞不懂,她都唸女商了,妳管那麼多幹麻?她也不會因這樣就轉去女高。」老哥多謝你幫我說話,不過很可惜,雪琪的事我幫不了忙了=^=

「不管是女商或女高,都不能這麼晚回來吧。」這樣說也對呢= =姐姐簡直像個代理母親。

不過也真是不公平,老哥有時都三更半夜出去,天亮才回來耶= =

「是、是,妳說的都對;我要出門了。」蝦米!老哥你要丟下我一個人,任姐姐處置嗎= =

「喔,椎心亭,快來吃飯啦。」姐姐走進客廳吃飯。

「我不想吃。」我才不想跟妳待在同一個空間,只有被妳砲轟的份,才不要勒>口<

回到臥房,躺下床。

啊~真舒服>ˇ<

今天快要累死人的說...

嘟嚕嚕...嘟嚕嚕...我的手機響起,會是誰啊?在我最想休息的時候打來...

「喂?」我有氣無力的說。

「心亭,是我!雪琪,要不要一起吃個飯啊。」雪琪心情到是挺好的。

吃飯喔...當然想啊,我快餓扁了0.0+

「好啊,要去哪吃?」

「在My best餐廳,那先這樣囉,我還有約朋友,會在那裡等妳,掰。」

My best餐廳,那間不是很貴嗎= =

雪琪還有約朋友...是掉了個凱子喔= =|||

老哥你還是早點放棄吧0.0

我換上新買的黑白樣式的雙層衣服,和一件短裙,梳理一下後便用飛快的速度,衝出去。

衝出家門後,隱約聽到姐姐的斥罵...

還好我溜的快=3=



到了My best餐廳,要是不能幫我分擔一點錢,我可能就要破產了>口<

走進去,我在靠窗的位子上發現的雪琪...

和她的兩位朋友...

是允聖大哥跟...何苑哲= =

這、這實在是太太太太太意外了吧!!!!!!!!!!

允聖大哥就算了=.=為什麼會有何苑哲啊= =

雪琪妳交友不慎0口0!!

我有點想要逃跑= =但是,允聖大哥在哪裡,雪琪也在= =

「心亭!妳呆在那裡做什麼!快點過來啊。」童雪琪!妳叫那麼大聲做什麼啊>口<

店裡的人都在看我怎麼沒過去= =

想閃也沒輒了,我黯然的走到他們那一桌。

「嗨~」允聖大哥微笑著跟我打招呼。

「你好。」我當然只能微笑以對^ ^

不過說也奇怪,為什麼他們兩人看到我都沒有感到驚訝呢...?

「心亭快坐下吧。」雪琪拉著我坐下來。

好死不死這四人桌,我對面竟然是何苑哲= =

他只是冷冷的望著我。

「我們快點餐吧,心亭我們為了妳,等到妳來才點呢。」雪琪打開菜單。

呵呵,是這樣啊...= =

看到這傢伙,我一點食慾都沒有了。

明明是他做出奇怪的事情,我自己在這邊痛苦什麼勁啊= =

看著允聖大哥跟雪琪開心的點菜,而何苑哲一動也不動,只是擺臭臉盯著我看。

「苑哲,你想吃什麼?」允聖大哥問。

「我看到她就倒胃,你們點吧。」何苑哲你真敢說啊。

我都沒嫌你還嫌我ˋ口ˊ

「我也不想吃。」我將頭別過去,哼哼= =

「你們都不吃啊,那你們就出去吧,不要打擾我和允聖。」童雪琪妳是不是人啊,說這種話= =

我交友也不慎囧

「走啦,識相點。」何苑哲起身瞪著我說。

怎麼會變成這樣啊= =早知道不要來了...

我跟著何苑哲走出了餐廳,雖然因此拯救了我的荷包,可是我肚子好餓= =

就算心情再不好,肚子在叫也不能不管它啊= =

「喂,走吧。」他叫了計程車,那很貴你知道嗎= =

「要去哪?」我問。

「我想去的地方。」他硬拉著我上車。

我又再次的被綁架,而且這次還是光明正大的囧

我會被帶到哪裡去啊!!!!!!!!!!!


( 待 續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計程車開著,我們兩人沒說半句話,直到我們下了車。

「酒店...你想喝酒喔?」在我眼前的是一家普通的酒店。

「不然勒...」你說話一定要這樣嗎= =人家允聖大哥就不會那麼凶= =

我跟著他走進了酒店,我們坐在吧台上,招攬了服務生。

「我要一瓶水果酒。」他說。

水果酒...他...是不是不太會喝啊=3=

很少聽男生說喝水果酒的...

「你不會喝啤酒?」我笑著說。

他瞪著我,我猜中了嗎^.^

「那我要三瓶啤酒。」我對服務生說。

「妳喝這麼多?」他有點吃驚的望著我。

「還好啦。」

「那我不要水果酒了,我要四瓶啤酒!」他說。

啊這是怎樣= =

要比誰會喝嗎?雖然我不是很會喝,但啤酒對我來說是OK的喔^.^

「你真是個奇怪的人。」我笑著說。

「妳才奇怪勒,哪一個女生喝那麼多酒的。」他有點生氣了 = =

女生喝很多酒=奇怪喔= =

你才奇怪吧,對人下藥又綁去旅館!還自己一個人在生氣什麼勁啊= =

「自己不會喝才這麼說吧。」我不甘示弱。

「跟妳說話我智商會降低。」你嘆什麼氣啊= =

存心惹毛我就對了= =^^^

服務生將酒送了過來,我們各自倒了酒,不吃東西單單喝酒感覺怪怪的說= =

我決定我要不固形象的開始灌酒,咕嚕咕嚕一瓶接著一瓶,幾分鐘後,三瓶被我解決了^.^

他呆然的望著我,又回過神,一口氣灌下一瓶酒...

哇塞!他真是厲害= =

正當我想誇他的時候,他瞬間趴了下來...

「我、我不可能對妳沒輒。」他在說什麼啊?

「啊?」我疑惑,是說喝酒的事嗎?

「神經大條的笨女人,差點被x了卻毫無知覺!」

神經大條?笨女人?喝了酒越說越過分了喔= =

「少囉唆!沒有邏輯的傢伙!對別人下藥又不敢做的人!」糟糕,我怎麼在鼓勵xx

「我只是想嚇妳而已,xx的!竟然反被妳打!」他通紅了臉頰,昏昏沉沉的說。

「幹麻要嚇我啊?」

「還不都是妳的咖啡,害我難過了好幾天。」

咖啡...它不過是杯無辜的咖啡,而且拿的人是你耶= =

怪誰啊!我都沒怪你對我下藥了!(因為我用打的。)

而且就因為這樣就要用那麼恐怖的事嚇人,會不會太幼稚了一點...

「是、是,都是我的錯。」我笑了出來。

好可愛...我第一次這樣感覺到,在看到他甩了那個女生之後,我還以為他純粹只是個冷血動物。

想不到只是個任性的小孩。

「不准笑,笑起來醜死了。」又開始嘴毒了!

哼!真是一點也不可愛!= =^^^

「我要叫點東西來吃,只喝了酒,肚子感覺怪怪的。」說完,我叫了服務生。

「胖死吧妳!」他趴在桌上說道。

「你是真的不知道女人的可怕喔。」我瞪了他一眼。

「妳那麼笨,我才不怕妳。」說的真好聽,你整個人攤在桌上還說的出這種話啊= =

「對啦,我就是女商的笨女人。」我吃著服務生送來的豆乾,不想跟他辯了。

「我也要吃豆乾。」這傢伙竟然爬起來搶我的豆乾!!

「自己點啦!」我將豆乾拿開。

「是妳不要吃的好!會胖死。」想不到他喝了酒竟然還有力氣跟我搶豆乾。

「我寧肯胖死!也不要給你!」我努力保護著豆乾。

豆乾啊豆乾,你為何變得如此偉大=.=

「吝嗇鬼。」他大概是沒力了,又回去趴著桌子。

我對他吐了個舌頭,我怎麼會這麼沒形象啊= =|||

看他一個人趴在那裡,推著桌上原封不動的三瓶啤酒,我...我沒必要去關心他=^=

可是我竟然表裡不一。

「你還好吧,是不是不舒服?」我還是問了。

「嗯...」果然是很不舒服,誰叫你要一口氣喝掉啊!而且還不太會呵!

「我幫你叫計程車回家好了。」真是會給人添麻煩。

「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好。」你的表情看起來不是很好,幹麻還說不用啊。



( 待 續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真搞不懂...幹麻勉強自己啊= =

「喂,如果妳真想幫我的話...」他邊說邊將那三瓶啤酒推到我面前。

你的意圖也太明顯了吧= =

要我幫你喝完喔= =

「不知道能不能喝的完...我還是第一次喝那麼多的說。」嘴上這樣說,手邊卻倒起酒來了。

很久沒有喝這麼多了!就一次給他喝個夠=w=



哇哩勒...糟糕,我好像喝太多了,頭開始暈暈的了...

「喝完啦,那就走吧。」你站了起來,看來你是酒醒了。

可是我卻醉了,我用手撐著不穩的身體,搖搖晃晃的起身。

「沒事吧,我才不想照顧喝醉酒的人。」啥!你就不能多體諒一下我嗎=^=是我幫你喝完酒的、而且我剛都沒嫌你還敢嫌我。

「沒事!我又不是你。」哼哼=.=

付完帳,走出店外,天色很暗,但商家的燈火卻比夜晚要輝煌。

「現在幾點了啊...」我問,連看手機都沒力氣了。

「半夜2點。」你回答。

「這麼晚了喔...」心理不免打了個寒顫,想到姐姐知道我這麼晚回家的話...

日子要更不好過了= =

「嗯。」

「我家離這裡不遠,我自己可以走回家,不用搭計程車,我先走了喔。」其實走上至少也要30分鐘,但我寧肯用走的也不要花計程車錢=^=

「喔,那我送妳吧。」別用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說這句話啦0口0!!

雖然你說要送我我很開心...但是.......

要是我跟你說至少要走30分鐘,你肯定會在那邊囉唆.......

「沒關係啦,我可以自己走。」這時候還是拒絕吧。

「囉唆死了,快走啦。」火氣又上來幹麻= =

我是為你好耶!等等你走到受不了,我可幫不了你喔。

「喔。」


而後走了五分鐘。

「妳家是在哪裡?」他終於說話了。

「直走五條街、右轉三條街就差不多了。」心裏竊笑著,他大概受不了吧,我還以為他可以撐10分鐘的說=w=

「這樣啊。」他說著攔了一輛計程車。

搞什麼東西啊ˋ口ˊ

我就是不要坐那個嘛,很貴的勒。

「上來吧。」他對我說。

「何苑哲,不要坐計程車啦!我不想坐。」我在原地不動,企圖阻止他花這種錢。

「妳真的很麻煩耶。」我明顯看到他的怒氣冒生了 ┬︿┬^^^

「剛早跟你說不用送了嘛。」口去、口去=3=

「用走的就走的,是怕妳走不動,要我承受妳的重量,我才不要那樣。」他離了計程車。

「你那什麼意思啊!」

「我講的那麼明了,妳沒笨到那種程度吧。」你又再嘆什麼氣啊!

「好啦,就算我說不過你。」我獨自快步走。

「妳以為我體力會比妳差嗎?」他追上了我說。

「我喝了那麼多酒當然沒你好啊。」嘿嘿┬ˇ┬

「笨女人,妳找死喔。」

又來了,原來笨女人不是喝醉時才罵的阿= =

我想我們兩個人在身旁的路人看來是對奇怪的人吧,邊跑還可以邊鬥嘴。

不過也因為這樣,過不了多久,我家就到了,比原先預計還早了10幾分鐘。

「我家到了。」我停下腳步,嘻嘻的笑著跑過頭的他。

「原來也不遠嘛。」他說,是這樣嗎= =

「那我要進去囉。」正想說再見的時候...

他用雙手將我拉了過去...

我們的距離好近,他的臉慢慢向我靠近,我卻動不了...

難道他想...不會吧.......他喜歡我嗎...?

我為什麼這樣想?

該不會是我喜歡他?

我幹麻要喜歡這種老愛罵我笨女人行為又極其幼稚又總讓人搞不清楚的人啊!

問題盤旋著。

直到。


「啊!!!!!!!!!!」我大叫。

他、他竟然咬我的肩膀!!

「你幹什麼咬我?」我真的生氣了┬_┬^^^

「妳幹什麼不反駁?」不要反問我這種問題,是我先問的耶=^=

這樣想...其實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也不明瞭。

我只是動不了。


兩人沉默了一陣子。

「因為我高興。」他的眼神好深好深,滲透了我的心似的,像是被束縛住了。


他回答我了...我要說什麼啊>口<

難道我要說因為我高興嗎= =不是這樣吧!

椎心亭!冷靜點!說點有建設性了話好了!

「那...我給你我的手機,你到家後記得打給我。」我終於說話了囧

不過轉的好像並不是很好...

那麼快就犧牲了我的手機號碼=^=

「喔,妳還真不是個普通的麻煩耶。」苦笑什麼!是誰讓我無法言語的。

就這樣交換了電話,他叫了計程車回家。


天是不是快亮了啊,還好明天、喔不!是今天是星期六。

我可以睡個痛快吧,希望是能如此啦,要是姐姐沒發飆的話,不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真的是完全不可能了,我連家都回不了了!!!

看到門口貼著一張紙條上說: 
      
     竟然有膽子出去,就有膽子別回來了!

我轉動了門把,想不到是來真的...

姐姐把門內的大鎖鎖住了>口<!!!


我該怎麼辦啊...

嗚嗚...

真是倒楣到了極點,我已經睏死了啦!!


( 待 續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在原地呆然了一下.......

對了,去借住雪琪的家好了!

她一個人住應該是沒什麼問題=w=

「喂,雪琪嗎?」我撥了電話。

「嗯...椎心亭,現在都幾點了,還打來...」看來雪琪已經在睡了。

「我被關在門外了啦!現在睏的要死,我可以去妳家睡嗎?」

「喔...好啦,受不了妳。」她掛斷電話。

童雪琪,等我睡夠以後,我就要妳好看。

在餐廳時竟然這樣對我!妳這個見色忘友的傢伙= =^^^

還好雪其離我家很近,不然我可能就睡倒在路邊了...


「妳是幾點到家的呀?」這裡是雪琪的房間,這傢伙在我最想睡的時候,還想跟我聊天。

「2點多左右吧。」我整個人窩在被窩裡...終於可以躺下來休息了。

「妳是到哪裡去啊?這麼晚才回去,不被妳姐趕出家門才怪勒。」童雪琪妳至少有點同情心好不好=^=

「還不是何苑哲他硬拉我去喝酒...」我真的想睡了,不要再問我問題了啦。

「你們這麼熟啊...還去喝酒,不是說看到就反胃嗎?」別以為我的眼睛閉上了,就認為我不知道妳是怎麼看我的。

妳那種曖昧的眼光我可是很敏感的。

「對了!說到這裡,妳跟允聖大哥又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們會認識?」

還不是因為帶了何苑哲來,不然我也不會倒楣到無家可歸。

「路上認識的啊,是允聖問我是不是妳的朋友。」

「喔!」原來是這樣啊......

「然後我們就聊了起來...跟妳說,允聖他真的好溫柔喔。」我看到了,雪琪妳愛情發芽的光芒,老哥絕望的場面= =。

「嗯...」

允聖大哥很溫柔,這是當然的嘛=w=

不用妳說我也了解的=w=

畢竟他是我看到第一眼印象就發揮到極致的人>w<

何苑哲要是有他三分溫柔那就好了。

耶?!根本沒必要提到他...嘴毒的要死...= =|||

等等,我記得我最後好像說要他回家後打電話給我...

「哇啊啊啊!!!!!!!!!!!!!!」我拿出我的手機。

我手機沒電了...

完蛋了...

照這種情形,根本不可能很快回到家充電...

到時又會開始...妳這個笨女人!自己手機沒電!還叫我打什麼電話!

我就真的那麼笨嗎?手機沒電是個意外、是意外啦!

「椎心亭,妳幹麻突然大叫啊?嚇死人喔。」

「對不起嘛,沒事啦,我要先去睡了,晚安。」體力達到極限>口<

至於何苑哲的事情......

只好船到橋頭自然直了...不然還能怎樣呢...

先把精神養足,再去給他罵才不會被他的惡勢力擊垮...(什麼道理= =)



「嗯...睡的真飽。」我伸了個懶腰,看看鬧鐘已經中午12點多了。

哇!好晚了呢0.0

奇怪了,家裡怎麼這麼安靜啊...

打開房門,耶?!都沒人,雪琪是出去了喔...

看到桌上留的字條......

給睡死的亭:
      我有約會,先出門了。妳要回去的話,桌上有鑰匙,記得將門鎖好,星期一到學校的時候在還我。
         

哼...又是約會。

對了,先打電話回家看看好了。

看能不能回去了= =還真是可悲。

「喂?」我用室內電話打著,打出去的同時,我發現這需要很大的勇氣...

因為要是接電話的是姐姐的話.....

雪琪家的電話費可能會貴到爆...

這時我只能祈禱是老哥接的了>口<

「椎心亭喔,妳昨天搞什麼啊?竟然沒有回家,比我還大膽了喔。」呼~好險喔,是老哥接的。

「等等再說...姐姐在家嗎?」

「不在啦!妳現在是在哪裡啊?」

「雪琪家啊,不然勒?」

「是喔,那我騎車過去接妳。」老哥你也未免太現實了吧。

從家裡到雪琪家走路還不到10分鐘耶!

「好啊。」嘿嘿...等等你就會發現雪琪不在家。

哈哈哈...看到你那種失望的表情...想到就想笑XDDD

(我真是太邪惡了=w=)


就這樣過了一個小時了。

奇怪了...老哥怎麼這麼慢啊= =^^^

明明又沒多遠。


叮咚,門鈴聲響起。

終於來了,真的慢的要死,早知道就自己用走的。

「你也未免太、太慢了吧。」眼前的老哥,跟平常在家死睡樣的他,完全盼若兩人= =

身穿著領帶衣、搭配著黑色垮褲,帶著無數的骷顱頭鍊子,頭髮用髮膠用的比何苑哲還要刺。

啊這是怎樣啊XDDDDD

「雪琪呢?」

「因為你太慢了,她有事情先出門了。」哈哈哈=w=騙你的勒,其實她早就出門了,誰叫你害我等那麼久。

「啥?!真是的,算了!反正我也有事要忙。」老哥轉身離去。

「老哥!你不是說要載我回去嗎?」

「那是雪琪在的時候為前提。」說完,就騎著摩托車走了。

太、太過分了吧!!

你們這些沒血沒淚的親人>口<|||||||||||||

算了,我還是自己走回去好了。

我白白浪費了一個小時= =

而且現在已經過了午餐時間了......

肚子好餓0口0

我決定先去找家店吃東西後再回去好了。


( 待 續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夢羽雪戀    發表於 07-5-6 14:26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7:20 , Processed in 0.514240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