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淬煉

【長篇小說】 奇幻╳×悠玥旋藍(完)

[複製連結] 檢視: 2951|回覆: 11

小哆阿 基本上是沒有(炸




第二章(2)



  『嘻嘻嘻嘻嘻!小芬芬人家強烈的第六感告訴我,咱們可愛的小室友們一定都是非常有趣的人物呢!』若琳慵懶的笑道,然後很自然的走去機關旁。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在太好了!因為接下來的日子我就絕對不會無聊了,哇哈哈哈哈哈哈!」優雅敢再度消失,雨芬手叉著腰,頭朝上的狂笑著。如果她父母看到雨芬笑得像一個瘋子的話,不知會如何?可能當場心臟病發吧!

  就在雨芬形象徹底毀滅同時,若琳眨眨杏眸,好心的對雨芬道著。

  『小芬芬,妳還要站在門口罰站呀?現在天氣很冷低說,而且還有風……不過小芬芬妳每次怎麼都這麼喜歡罰站呢?還是趕快進來看看咱們可愛又甜蜜的小宿舍吧!』

  翻翻白眼,雨芬停下狂笑,然後又恢復優雅的型態走進宿舍後,關門。

  而宿舍裡頭除了那位設機關的傢伙曾經來過以外,似乎就只剩下她們有來過,另外還有兩位還沒來。而這兩隻惡魔也很沒良心的再調一次機關,讓等下進來的可愛室友也可以一起娛樂一下,人家常說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

  就在她們整理好行李等等的東西時,驀然門口傳出開門聲,若琳跟雨芬同時跑到門口旁附近,然後睜大雙眼瞧著。反正就是要看看她們的新室友會不會被機關給陷害到,言意之下就是想看看別人出醜來娛樂一下自己。

  馬上的門被打了開來,機關上的弓箭如槍彈般快速射出。新室友看到快箭朝自己射來時,她順口的先罵了聲:「SHIT!」才快速從那波浪般的紅髮中抽出苦無,單手揮動兩下,箭就斷成三節落地。

  看到新室友順利通過阻礙進來的若琳,第一件事情居然是抱住那女生。

  『哈囉!原來是親愛的小夢夢阿!沒想到小夢夢也跟人家讀同一間學校低說,而且還住同一間宿舍,這果然是命運的牽連、上帝賜予的緣分~』

  「聽妳在鬼扯!明明就是因為妳打給我上次我留給妳的手機號碼跟我說妳要讀這,叫我要陪妳,我才被迫讀這的。不然以我的智商我可是要讀哈佛耶!至於宿舍方面還是我靠關係才可以混進來的,什麼命運牽連?上帝的緣分?騙鬼阿!」琉夢琋口氣不滿的指控著展若琳的惡行惡狀。

  若琳則不以為意的拉著一臉便便臉的琉夢琋進來。還順便好心的將機關再重設一次。
 
小說---悠夢online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67005

浩瀚邊緣,揮灑刀劍。萬物寂寥,沉默在心。如空如影,皆如幻影。鳳泊鸞飄,淚聲遽落。你我之間,邈若山河。太白酒星,一飲而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完結







  雨芬見若琳似乎認識那位紅髮女子,她優雅有禮的開口。

  「您好!我叫雪雨芬,雪糕的雪,下雨的雨,芬香的芬,請問您的貴姓?」

  「琉夢琋。」夢琋摘下墨鏡,臉色不好的向雨芬冷嘲熱諷。「妳,別在我面前做樣子,我看妳並非是這種個性吧?還您?笑死人。我看如果妳露出真實個性向我問好,我或許就不會對妳這樣了吧!哼,明明妳內心十分瘋狂卻還要硬擺出優雅的樣子,真令人做噁,如果妳想問我為什麼會知道,那是因為妳剛剛的笑聲可傳千里。還有,機關是誰設的?」

  雨芬眼中閃爍火花,然後從牙縫吐出幾個字。

  「呵呵!反正不是我設的就對了…. !」話完,手中銀針射出。

  夢琋見狀則冷笑幾聲。

  「還不錯嘛!這樣子的本性比剛剛還有趣多了呢!」不知從哪拿出飛鏢的夢琋,用鐵處擋住銀針。

  若琳見兩人吵起來,原本想在旁邊看好戲的她,又再度看到那台眼熟的機器,然後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接著若琳已經自動自發的跑到那台機器旁,然後開始研究那台小機關了!至於她們兩位女生的死活,老話一句,誰理她。

  當裡頭的夢琋和雨芬打的正激烈時,猝然鑰匙插入的聲音響起。一聽到這聲音,兩位美女居然超有默契的停下發射的武器,然後專注的注視著要被打開的門。看來她們倆個骨子裡也留有惡魔的血液。

  門被打了開來,進來的是位東方女子,黑髮黑眼,在陽光的照耀下,髮色有些帶有著微微的黯藍。

  而原本預期中的箭沒有如期射出,反倒那機器那發出陣陣「吱吱吱」的聲音。

  因為箭沒射出,又因為聽到那怪聲音,大夥家兒才把注意力轉移到機關那去。結果發現機器正冒著黑色煙霧,上頭纏繞的電流。

  站在門口那名東方女子原本面無表情,臉上幾乎可以說是結冰了!但一看到那少見的銀白色髮絲的若琳,東方女子臉馬上一黑,走向正在繼續努力搞壞機關的若琳,東方女子開了口。

  「妳這個超級機器大白痴,妳居然又把我的機關給搞壞。」冷冷的言語中,沒有太多起伏,只知道中方女子現在似乎十分生氣。

  『嘻嘻!果然是小藍藍,難怪人家覺得這機關好眼熟。幾把個月不見,進來可好?』自動忽略問題、眼神、口氣,都是若琳的專長之一。

  機關?又搞壞?眼熟?果然?小藍藍?就在疑問一個一個浮上,雨芬跟夢琋不等兩人再交口,便搶著合奏。

  「若琳,妳跟她認識?還有機關是她設的嗎?」兩名美女手指同時指向冷冷淡淡的東方女子。

  若琳看向夢琋跟雨芬,然後用著無辜的眼神道著。

  「對押~機關是人穎心藍設的,穎心藍也就是小藍藍,是人家的高中同學咩!難怪人家剛剛這機關就覺得好熟悉,害人家都手癢起來了!所以一不小心就搞壞了。」手養就是只就是想弄壞的感覺。

  「……」接著所有人陷入沉默,然後妳看我,我看妳的。而然就在這階段,很不巧的另一個室友出現了!

  新室友一看到若琳便高興的大聲打招呼。「Hello!琳,好久不見。」

  那名新室友約一百七十五公分的身高,配上一頭削薄家打層次的黯金短髮(過肩,肩下的有削薄,上打層次),且從下至上挑染三轉顏色,分別是下紅中橘上黃,右耳上掛帶著銀銅色夾耳的耳環,上面還有銀墜線。算算一個耳朵上共有三個耳洞。

  這樣看起來不但看起來有一股迷人的氣質,會讓女生心動的類型,雖說她是女的……

  看到這身裝扮的若琳,第一次在眾人的眼中顯露出那微微的震驚,但卻也消逝的很快。若琳走進帥氣的金髮女子。

  「哇!真是太太太太巧囉!帥氣的君玥芳,迷人的小芳芳妳也讀這呀?這根本是上帝賜予的獎賞,眾神所安排的相遇。」若琳她誇張道著,且雙手合十,一臉好神聖。雖然內心跟外表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若琳啊!妳說錯了吧?遇到妳才是我的不信。想當年我為妳賣命的時候我就心酸。』君玥方帥氣的撥撥挑染的金髮,雖然她是這樣說,但言行舉止卻沒有這種感覺。

  聽到兩人的對話,其她人同時轉頭向那位叫君玥芳的帥氣女生。

  看到那名女生,裡頭除了若琳以外,其他三人對於這室友的印象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奸詐。至於若琳卻是邪惡,反正結論便是只要她們兩個在一起絕對會天下大亂。一奸一邪,狼狽為奸。

  不過這三位美女似乎沒有想過她們也是一種禍害喔!

  宿舍內,雪雨芬先開口了,她優雅的找了個位置坐下,然後向著若琳問道。

  「若琳呀!妳怎麼誰都認識啊?妳讓我覺得情況越來越混亂了!噢,我的頭開始痛了……妳快想想方法解釋一便好嗎?讓我們可以互相認識一下對方。或許我們會成為意想不到的好友喔!」

  雨芬將肩貼伏椅背,配上一張不凡的臉孔,如果是男人看到可能已經先撲上去了吧!只可惜這邊是女人窩,每位都是長相超眾的奇女子。

  「我也有同感,現在場面簡直是一團遭,一個接一個冒出來。」夢琋也跟著雨芬坐下,只是原本生人勿近的特質變成了一種“很好整”的味道出來。

  但這件事沒有人發覺,也沒人發現,就連夢琋自己也沒發現。而這味道將會讓她日後的日子只有慘字可言。但這是後面的事了!

『說低也是!那人家就來解釋,相信各位經由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後,頭一定很痛吧?所以人家這位帶著光輝的小天使,也就是卡哇依的小琳琳來解釋溜!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就在展若琳要開始演講時,眾女居然超有默契的喊了句,「等等───」第一位衝到若琳身邊的夢琋,先是摀住她的嘴,然後才向著若琳乾笑的說著。

  「小琳琳阿!這檔事由我們自我摸索吧!不必勞動到妳這張嘴,所以妳就安安靜靜的看戲就好。反正妳誰都認識嘛!」

  「對啊對啊!琳我知道妳很善良,但我相信我們可以自我認識的。」君玥芳也一起出面阻止。

  因為她們都知道,如果然若琳來解釋的話大概要說個三天三夜才可能解釋完吧?畢竟這傢伙可是超級聒噪的,因此只要認識她的人都應該會阻止這場悲劇。

  每個人三兩句的哄著這聒噪女,終於等到若琳妥協後大家才開始認識認識各位。

  首先是這樣的,若琳跟玥芳是國中同學,心藍則是高中同學,再來是若琳跟夢琋認識。若琳又再跟雨芬認識。

  終於能理解一切時,雪雨芬只是優雅的喝口水道:「今天真是悠閒的一天阿!」

  而就在這碧鳶館的團體宿舍中,一群都有著一半東方血統的女孩子,又會在這K.C搞出什麼風波呢?看來今年的K.C肯定沒有去膜跪上帝,才讓這五隻小惡魔看上,就讓我來為這間學院默哀0.1秒鐘吧!


★☆    ★☆    ★☆    ★☆    ★☆    ★☆


  當K.C(King.college)正式開學後,就在這平靜的學院,碧鳶館的團體宿舍中,每天都會傳出君玥芳對這間學校嫌東嫌西的抱怨語言。

  而每次要研究藥劑的雨芬,也都被君玥芳的語言精神砲轟到EQ逐漸衰退。

  可憐的雨芬邊帶上耳塞邊按想著:這傢伙果然是若琳的國中同學,居然也這麼多話,而且還為了這種微不足道的宿舍抱怨,而且每次家具方面,或是餐具等等的都超級計較,她再說下去自己的優雅禮儀就要消失了啊!

  在雨芬還沒把EQ降到零時,若琳也已經開始提議接下來的生活了!

  「小芬芬、小芳芳、小夢夢、小藍藍,咱們搬出去住好不好?人家覺得K.C的宿舍名子雖然很好聽,但是外表跟內在實在差很多的喔!隔壁不但十分的吵人,害人家不但睡不著,還有室內空間又小的說。」若琳將身子搭在心藍身上,然後任由心藍拖著她走。

  此言一出,玥芳也跟著附和。「嘿嘿!我贊成琳的提議,這邊的確太小了!」

  「這邊叫小?一樓加二樓整整兩百坪叫小?」原本正在看電視的夢琋一聽到若琳說的話馬上跳起來。

  「對,五個人住當然小囉!唉~人家說小夢夢真是窮過頭了!區區的兩百坪小夢夢就覺得高級,難道人家的眼光真的出了差池?居然遇到像小夢夢這種智能低的腦殘人士?」展若琳眉宇微皺,然後用一種很憐憫的眼神看著夢琋。

  「嘖嘖!誰窮了啊?告訴妳,我不靠我爸媽的家產就有一比可觀的零用錢呢!哼哼哼,換就換,誰怕誰阿?我早就覺得這邊不好,只是懶的說而已。」夢琋像隻小公雞般,將頭抬得高高的,不甘示弱。

  「既然小夢夢都這麼說,那咱們馬上來執行搬家的計畫吧!人家這邊還有口頭計畫呢!那就是……」計畫成功,萬歲!

  就在若琳要開始講一堆廢言長論時,雨芬不知從哪拿出一盤餅乾,然後二話不說的就將一片一片的餅乾往若琳嘴巴塞,避免她繼續聒噪下去。

  「來!若琳先吃餅乾,要說話等等再說。」

  由於四位都曾受過若琳聒噪話語對待過的人,看到雨芬這舉動,馬上有三道目光頭向雨芬,而那到目光還可以清楚得感受到“做得好"三字在。

  在若琳吃餅乾時,玥芳從包包拿出一份準備以久的資料出來。

 「如果要搬出去住的話,這些是離學校比較近的地方的屋子,而且都是一些好房子,室內設計也都不錯,而且路程都不到一小時。」君玥芳用著專業的口氣道著,看起來就像十分厲害的推銷員,只是她是讀會計科……

  看到那份詳細的房屋資料,夢琋驚道:「姓君的,妳是天才阿?我們還沒說妳就先準備好了!看來妳真的很怨恨這間宿舍吼?」

  「廢話!這間屋子要品味沒品味,要什麼沒什麼!真是爛到一種地步。」說到這間宿舍君玥芳就有氣。

  「嗯……那要選哪間?每間都不錯呢!心藍妳選好了。」再餵一塊餅乾給若琳,雨芬開口。

  心藍則是冰冷派的,她只是默默的指了一間房子。大夥兒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看來心藍可能是覺得這間不錯吧!

  看到這屋子後,玥芳馬上誇獎的心藍。「藍,沒想到妳冷歸冷,品味倒還不錯,跟我要選的房子是一樣的。」

  「……這是我亂指的。」,當然這句話心藍沒有說出口來,她只是暗自在心中想著,臉上也沒有漏出任何情緒。

  沒人注意到,因此屬於現想現行的夢琋提議,「不如我們今天蹺掉所有的課,直接去看房子如何?」

  「呵呵呵!這樣不錯,反正我最討厭這學校的老師,每個人都擺著一個臭臉在。那心藍妳呢?」完全遺忘若琳的發言權的雨芬問向臉帶冰霜的穎心藍。

  「隨。」簡單明瞭,臉上依然毫無情緒。

  而接下來動作也十分的理所當然,四人全一起拖著嘴巴滿口餅的若琳外出去看房子。到可能要購買的房屋地點,一位高大的男生身影先是吸引住玥芳的目光。

  看著熟悉的長相,君玥芳先是一愣才衝向那男人,甚至把其她人給拋道腦後去了!

  「聶哥───」君玥芳邊喊邊跑向那位稱做聶哥的人。那人看到玥方也是跟著呆滯一下,然後馬上回神過來給她一個美國式的見面禮。

  雨芬她們也跟著玥芳走過去,夢琋則拿下墨鏡,然後劈哩啪拉的問著滿腹疑問。

  「芳!他又是誰阿?該不會又是認識的人吧?那世界未免也太小一點吧?還是他是妳哥啊?不過他是黑髮耶!該不會是同父異母的哥哥吧?」

  玥芳則踹了夢琋一腳後道:「少亂猜,他是我從小就認識的朋友,高中時後還是他特地替我找房子的喔!我跟他妹還有聶哥當年就住在同一間房子裡。」

  「哦~關係還真特別,打算幾個月結婚?」雨芬優雅的撥撥頭髮,一臉揶揄。

  「雪雨芬,有種妳在說啊!」玥芳的臉驀然露出一種恐怖的柔笑。

  就在兩人的口水戰正要開打時,那位聶哥終於開口了。

  「芳,還有芳的朋友,我猜妳們來這邊該不會也是要來買這間房子?」

  「不然來這邊要幹嗎?逛街不成?你該不會也是同目的!」五人各自停下口角的爭執然後一起合奏。

  「同上,不然來這邊要幹嗎?逛街不成?。」聶哥口上功夫也不差,臉色自然的回話。

  若琳慵懶笑著道:「哦~那親愛的聶哥,不如這樣好了!既然你都跟小芳芳“同居”過了,咱們又懶得跟你這位的朋友搶房子,不如這樣好了!我們就一起住算了!反正多個人手也沒差。」還可以負責打掃等等的事項呢!

  「我不要!」除了玥芳,其她人有些不滿意這個決定。

  「唉呀押!不要?妳們幾個該不會是害羞吧?不就只是多了個室友又沒差,況且聶哥又不是什麼兇神惡煞的人物,人家可是長得一表人才、英“菌”又瀟灑,有如潘安再世的大“衰”哥呢!」若琳笑得好邪惡,貓眼轉呀又轉,壞主義全都寫在臉上。

  而被若琳誇獎得一愣一愣的聶哥,也跟在一旁邊傻笑一邊回應,「對對對!」但他似乎沒注意到若琳其實是在損他。

  其她幾人看到這聶哥這麼的蠢,若琳又笑得這麼奸,也就只好勉為其難的答應讓他一起住囉!

  就在問題解決完畢,心藍倏忽聶哥,她先是冷冷的看他一眼後才道:「穎心藍……」

  「啥?」不太了解這位黑髮女生說的話的聶哥,一臉疑惑的望向其他女生。

  若琳則好心向聶哥解釋。「她是說她叫穎心藍,然後問你的名子。」

  「喔喔!我叫聶堂飛,今年二十三歲。」

  若琳也跟其她人也自我介紹著。

  「我叫雪雨芬,讀醫學系的。」

  「我,琉夢琋,法律學系的。」

  最後站出來的若琳,先是擺了一個可愛的動作才樣起甜笑問著。「人家是最卡哇依的展若琳,政治學系,聶大叔,你是日本人還是中國人啊?」

  大叔?我有這麼老嗎?聶堂飛想著,皺皺鼻,但依然露笑回。

  「我是日本人,所以名子是聶堂,飛。」

  「哦~原來如此啊!」若琳笑得天真無邪的。

  但接下來,若琳壓下聲音,然後對著聶哥小聲的道著。

  「聶堂先生,雖說你外表看似斯文,但是人家總覺得你的內心深處其實是心機深沉,外表跟內心深處根本是判若兩人,雖然人家不知道你曾經發生過什麼事,但是只要你傷害到人家可愛的夥伴們……人家絕對不會輕意饒過你。所以親愛的大叔,勸你不要把你的陰謀放在我們身上.。」

  聽到若琳一說,聶哥臉一沉,斯文的外表中染上一抹凶惡。

  而見若琳跟聶哥竊竊私語後,聶哥臉色似乎變得不太好,好奇心滿的雨芬問著。

  「你們剛剛在說什麼啊?還有聶哥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呢?」

  「嘻嘻嘻嘻嘻,沒有什麼辣!人家剛剛跟聶大叔說房子的錢他出,佈置方面由咱們提供,結果就……妳知道的辣!」若琳笑得一臉奸詐。

  這是聶堂飛才恢復臉色,他著若琳,臉上還寫著「妳坑我錢」四字。

  若琳則不以為意的跟著其她人一起合奏:「感恩啦~」嘿嘿!又省掉一筆。

  而然就在眾人一起討論的情況下,這間房子正式被六人給買下。大約經過一個禮拜後(翹了一個禮拜的課),他們買的那一棟房子終於正式佈置完全。

  客廳在一樓,擺設品都是一些超優質超有的藝術品,廚房還有個小型酒罷。在客廳不但有一個超級大的液晶電視(長五公尺,寬三公尺半),還有體驗室,KTV也在一樓。

  當然這些設計都是由樂愛藝術君玥芳每家店每個地方挑選出來的好作品。雖然若琳說上網挑選比較快,但君玥芳只會說:「反正都挑了!」

  而且如果弄壞這些藝術品可是會慘遭君玥芳追殺的,例如在途中琉夢琋不小心讓一幅名畫多出一個刮痕,結果被君玥芳砲轟,下場慘的不能再慘。(由於畫面太過殘暴,所以不甚講解)

  二樓則是房間,那是五絕五人的房間(一間約有三十坪吧!),外加一個超大沐浴的大浴室(也是三十坪),雖說每人房間已經都有一間浴室……

  三樓則是會議室,當然“會議室"這只是說好聽的而已。三樓會議室這地方只放沙發跟電視,東西極少,因為這是防止“世界第x大戰時”,東西被嚴重破壞而擺設的。書房也在三樓的另一個房間,客房也在這,而在這邊常常會聽到雜吵的聲音。

  頂樓則有一架心藍當初設計的飛行用具,起飛時,屋頂會打開。地下一樓則是雨芬的實驗室,外加監視器,一些高科器儀器,心藍的工作場有在這。

  當然這些佈置費用全靠五個人家庭背後那雄壯的家庭的可憐父母所支出,或許他們父母還不知道這些事吧!應該還不知道……或許是永遠也不知道吧!

  且經由大夥兒一起討論出來,不……!是由聶哥一個人提議,他說她們實在是卑鄙到一種境界,除了朋友,對於其他人一概絕情絕義,乾脆叫“五絕”好了!反正都是沒良心的一群人。雖然說這是聶哥所提議的,但他後來的下慘似乎很悲慘的說……

  所以───“五絕”正式成立。

  這棟房子為悠玥館又稱天藍館,而接下來這一切的奇遇,就由這棟屋子開始。






╳×


是開始也算結局,是一個構思
這是故事的雛型,往後將會以這雛型真正打出來
主角減縮為三人
穎心藍,展若琳,琉夢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19 , Processed in 0.899059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