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悠玥旋藍(完)

[複製連結] 檢視: 2952|回覆: 11

作者廢話:如果覺得好看想要與腦殘淬交流的話來以下那個網址玩玩喔XD

文學綜合版


淬煉(聊天板)
http://www.gamez.com.tw/thread-389486-1-1.html


淬煉 part 2(討論板)
http://www.gamez.com.tw/viewthread.php?tid=405747&extra=&page=1



如果喜歡我會繼續貼的!這篇的人物是我小六第一次模擬出來的人物,希望各位能夠支持XD



---


人物介紹



  在美國,有著五位傾國傾城、沉魚落雁的美人兒……(以下請自動省略三萬字)

  她們的美貌讓人無法不懷疑這是否是上帝偏愛所造出來的藝術品?當然,在眾美女之中還是得有人去襯托她們,而那人就是位英俊瀟灑的大“衰”哥。

  而這一群十八歲的少女各各擁有非凡的實力。

  人稱───「五絕」




  雪雨芬:中歐混血,綜髮琥珀眸。一百六十七公分,四十五公斤。

  擁有醫學天份,天底下似乎沒有她治不好的病,有華佗再世之稱。

  喜歡製毒,當沒有人可以讓她試毒藥的時候,會拿動物來當「實驗品」,常會因為這樣跟君玥芳鬧起來……武器為古代銀針,有粗有細。

  燒得一手非常好的菜,也相當會製作點心。脾氣淡寞,通常只會對「五絕」內的人熱情,其他人一律不予理會。

  父親喚雪苛其,是若琳的接生醫生。


  穎心藍:台灣人,黑髮黑眸。一百六十八,公分四十四公斤。

  擁有機械製造、改造天份。

  手中所持的“織.雷鳴弓”便是她的作品之一,平常可以縮為類似護腕的工具,使用時會成弓架。箭則是一種可以維持電力的補充能量,是一把超科技產品。

  個性如同深沉寂靜的大海,情緒有如微風吹過,喜怒哀樂一瞬間,不留痕跡。
閑靜少言,是「五絕」之中最冷靜、最為理智的一個。

  經常變成展若琳的“移動式休息處”。

  起她跟若琳是……(不告訴你~)



  琉夢琋:中美混血,紅髮黑眸。一百六十五公分,四十七公斤。

  是一位忍者,是由“死亡黑尾鳶”這個組織所栽培出來的人,有前二十名強者,組織稱號“艷尾蝶”。

  會忍術、體數、暗器等等。任何事都愛“摻一腳”,更尤其是食物。

  很愛唱歌,也非常會走音。個性頗為火爆。



  君玥芳:中英混血,金髮褐眸。一百七十五公分,五十二公斤。

  非常喜愛動物,據說天生就能跟“蛇”溝通的能力。擅用武器───爆裂彈珠。是位道士,從小居住中國。

  愛聽音樂、唱歌。很認真的唱歌、很認真的快樂、也很認真的難過。



  展若琳:中日混血,銀白髮,黯藍眸。一百六十八公分,四十四公斤。

  為「五絕」之首,主導著「五絕」一切行動。

  是個懶鬼,愛吃卻又吃不胖。喜歡找人麻煩,罵人不帶髒字、損人不著痕跡,五絕其他人都是跟她學的(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是位武術高手,懂得使用“氣”,擅長體術。是「五絕」之中最漂亮的一位,也最有實力。遇到對手時很少主動上場,百毒不侵。

  個性有點難以捉摸。喜歡笑,但笑意從未延伸眼底。據說除了「五絕」之外,她只曾對“三”個人露出真正的微笑。

  身世成謎,據說背後有兩股強大的勢力維持著。父姓為展若琳,母親喚天玥茗,日名:未透露。

  外加一題,她哥哥叫展瑞翔(就是我可愛的翔寶貝!翔~跟我交往吧!)

  (望!樓上的太不要臉了吧……)



  聶堂飛:台灣人。今年二十三歲,一百八十五公分,六十八公斤。

  不為「五絕」中的人,卻跟「五絕」走得很近。大家都叫他聶哥。

  跟君玥芳為舊事。做菜的手藝不會輸給雪雨芬。擅長柔道。

  雖然有時候色色的樣子,不過那是裝出來的,正常時頗有哥哥的感覺。

  而他找上「五絕」是為了……(不告訴你~)

  「五絕」是一群深深信賴隊友的女孩們,從來不會背叛對方,也不會在彼此真的有難時袖手旁觀……

  她們和聶堂飛的住屋是個一塵不染、非常乾淨且有嚴密保護的屋子,一般人是無法自由出入的。而若琳將屋子取名為───天藍館。外人又稱異世界!

  然而,故事的開端,也是從「天藍館」開始……




  另外介紹,“死亡黑尾鳶”這組織。

  它,眾橫全球各國,世界各地都有他們組織的身影。它,連世界各國的總統都得要敬三分。

  主織首領代號為:藍尾鳶。

  副首領代號為:霍雷恩。

  首領跟副首領為兄妹,目前霍雷恩(兄)的實力比藍尾鳶(妹)還強。


※本故事與實際人名、團體無關,請勿對號入座。


[ 本文最後由 淬煉 於 07-7-22 11:51 PM 編輯 ]
 
小說---悠夢online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67005

浩瀚邊緣,揮灑刀劍。萬物寂寥,沉默在心。如空如影,皆如幻影。鳳泊鸞飄,淚聲遽落。你我之間,邈若山河。太白酒星,一飲而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楔子 轉生

d8105230:真的是到處都有妳喔~~~ (到處有我才好啊!)
☆來福☆: 喲~有新的阿...加油啦^^ 另依不可別忘了更新喲><(會更新的你放心好了!我備稿至少還有好幾萬字)


楔子 轉生
 
 
  「哇──」是夜,嬰兒響亮的哭聲劃破了夜的寧靜。
 
  新生兒的母親是位年約二十八歲的妙齡女子,她盤著一頭的長髮,胸前掛著一條黑色水滴型墜飾,澄澈的藍眸令人深深著迷。
 
  接生的醫生高興的說:「恭喜夫人,是龍鳳胎。」
 
  捧著兩個嬰兒的新手護士臉上露出了喜悅,但在床上的少婦卻沒有當上母親的歡喜,她只是靜靜閉上了眸,不語。
 
  許久,少婦終於開口:『護士小姐,只有一位嬰兒在哭。』
  
  聞言,護士趕緊檢查手上的女嬰──不會吧!
 
  「醫、醫生!女嬰沒有呼吸了,怎麼辦?怎麼辦??」新手護士一出狀況就亂了手腳,沒想到自己居然沉溺於一時的欣喜而沒發覺!
 
  原本鬆了口氣的醫生一聽到護士的話霎時刷白了臉,他匆忙的檢查一下女嬰的氣息──天,真的沒有呼吸了!
 
  「快!女嬰需要急救!」醫生慌忙的喊道,整個病房瞬時兵荒馬亂了起來。
 
  經過一番搶救後,雪醫生失望的道:「抱歉,茗夫人……女嬰沒救了!」急救失敗。
 
  被稱作天玥茗的少婦微微嘆了口氣,她無奈的搖Y,似乎早就預料到這個結果。
 
  『這果真是我的最後一劫。』少婦美麗的臉頰勾出一抹苦笑後自語:『要己在自己與孩子之間的生命做出一個抉擇,而……早在睆漭X這一劫時,我就以想好自己該怎麼做了……』
 
  護士見少婦說出一些奇怪的話,還以為她是因為承受不了女嬰死亡的打擊而精神錯亂!!
 
  少婦沒有在意護士的眼神,她只是擅自拔掉手上的點滴,撐起虛弱的身子起身。
 
  「不要這麼作,很......」護士見狀想阻止,卻被少婦的藍眸一看而當場軟腿。
  
  畢竟那雙眼不是平常人可以直視的,那可是一雙素有冷凜冽殺氣的藍眼。
 
  雪醫生見護士嚇傻了也不太驚訝,只是淡淡的看著少婦,也沒有人阻止所她做出的危險動作。
 
  「妳還是決定要這樣做?」就在她一步一步朝她的孩子走去時,雪醫生忽然開口。
 
  『這是當然的。』少婦堅定的回著雪醫生。
 
  『因為就算我賭上了性命我也會救我的……孩子。』少婦這句話時飄飄忽忽,像是在對雪醫生說,又像是在對自己說。
 
  看著少婦,雪醫師的眼神一瞬間流露出不易察覺的酸楚,像是早就預料到那般,卻又無法釋懷。
 
  接著少婦抱起已無呼吸的女嬰,頌唱起歌來。哼出一首悅耳沒有歌詞的旋律,一時間四周泛起了白光。隨著音弦滑動,白光擴張的範圍也越來越大,直到最後籠罩整個醫院。
 
  且被白光所覆罩的地方,所有生物在剎那間都失了神。
 
  少婦用空閒的一手拿下頸上的項鍊,另一手卻有力的抱住女嬰。
 
  將黑墜帶在已斷息的女嬰脖子上,少婦清澈的雙眼馬上轉變為暗藍色,不知她是有發現還是沒發現?
 
  她又繼續唱下去,只是由原本的旋律哼唱出另一道音符,但這次多一句類似咒語的詞。
 
  「願大地賜予吾等光芒之力,以吾之魂引導成媒介,以治癒之水為副體,以光之力量為軸心,光之術法──轉生術!」
 
  一瞬間,銀白色的光芒迅速集中到女嬰身上。直到所有光芒都消失後,一切才又回復最初始的靜夜。
 
  奇蹟的是女嬰恢復心跳,但孩子的母親卻不見蹤影,她就像蒸發似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忍者(上)

小哆哆要加暴我,某淬會不好意思說-//-只希望小哆哆會對這篇有感覺(曖昧中……歐扁!



第一章 忍者(上)




  機場,有一名少女留著一頭銀白色的怪異髮色,她手提包包,手上還拿著一張通往美國的機票。

  那名少女看似年約十八。她不但有張削瘦的瓜子臉,還有著好看的柳眉.配上濃密的扇婕,以及小巧的菱嘴,可說是位超級大美女阿!

  白皙的臉上掛著邪邪的笑容,少女走向指定的號門,然後登上了飛機。

  走到她的座位上,少女先是不動聲色的觀察隔壁戴著墨鏡,與她年紀相仿的紅髮女子。

  久之少女再次露出邪笑,然後很努力裝可愛的向隔壁的紅髮女子問好。

  「哈囉,這位美麗的朋友妳好呀!人家叫做展若琳,請多多指較。」自稱作展若琳的美麗少女,燦笑的坐上位置。

  而那位戴著墨鏡的女子,先是轉頭看向若琳,然後一張嘴微微張開又閉回,相似要說什麼般。才剛打定主意要開口,不料卻被若琳早一步搶去發言權。

  「哇哇!朋友,妳的火紅色頭髮好耀眼呀!我猜妳應該是美國人吧?不過感覺上卻又有東方人的味道,妳應該是混血兒吧?嘻嘻,那不就跟人家一樣了嗎?
人家也是混血兒低說。」

  笑笑對了隔壁的女子說了一堆沒有任何意義的話,若琳喝了口開水又道著。

  「人家常說能相遇便是福。而我們今天在飛機上相見肯定是命運的牽連,上帝對我們仁慈,況且我們還被安排在同一個座位呢~所以這位美麗的紅髮朋友,是否可以告訴人家妳的名子?」總而言之,言之總而,前面那段囉哩叭嗦的話全都是“不需要用詞”,只有最後面那十二字才是重點。

  終於有了發言權的紅髮女子錯愕的開口。

  「琉…琉夢琋……」從沒見過那麼大膽的人不禁讓紅髮女子琉夢琋微微嚇著了一下,難不成這聒噪女子沒有發現自己身上所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殺氣嗎?

  但若琳這位少女就是沒有發覺,她依然帶著甜甜的笑開口。

  「琉夢琋呀?真是個不錯的名字,很好聽唷!那人家“以後”都叫妳小夢夢囉。」展若琳臉上寫著“就這麼說定”五字在。

  聽到此,琉夢琋當下臉劃三條線,目前心中正十分後悔方才為什麼要告訴她自己的名子,讓這位女生又有話題繼續發揮口才,再這姓展的怪人說出這一堆話之間,自己忽然揚起把這聒噪的女人給丟下飛機去的衝動。

  琉夢琋暗暗想著:就勸妳別再惹我,妳是沒看到我的臉色極差嗎?

  不過就是有人可以這麼的厚臉皮,硬是“自動忽略”琉夢琋那張已經紅了又變黑的臉,然後自故自的講。

  「小夢夢妳幹麻一直看著人家?啊!人家知道了,妳一定十分好奇為什麼我有這頭超級夢幻的銀白色髮色對不對?哎呀押~人家看小夢夢的表情就知道妳很想很想知道了!不必太崇拜我,不然人家會不好意思的說。」若琳噘起唇,然後無辜的眨眨婕。

  妳會不好意思才有鬼!琉夢琋在心中嘀咕著,不過聽若琳這麼一提她倒是有那麼一點點好奇,不過真的只有哪麼“一摸摸”而已喔。

  最後夢琋還是禁不起誘惑,自動開了口問著若琳。

  「美麗又大方又可愛又卡哇依的、小、琳、琳、告訴我原因好嗎?」話完琉夢琋自嘲著,嘖嘖!沒想到我琉夢琋也會說出這麼噁心的話。

  展若琳看著琉夢琋諂媚的模樣,她挑了挑柳眉,才邪邪的道著。

  「好吧!就看在小夢夢妳這麼諂媚的份上,人家就只好發揮旺盛的良心說一下囉!」若琳的口氣一副很委屈的樣子,但眼睛卻邪氣滿遍。

  嘖嘖!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忍住滿腔怒火,琉夢琋露出抹僵硬到極點的笑說。

  「那就麻煩妳長話短說了!」忍住忍住,別忘了妳可是一名忍者,忍者就是要忍忍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忍者(下)

澈影:那個..小淬淬 我想跟妳說..=///=....有錯字(淬:我也知道ˊˇˋ可是沒辦法,沒有時間改ˊˇˋ)
小哆哆:要有啥感覺(除了喜歡)??這篇GL??不會吧?? 看一開始的介紹應該不(淬:這篇很正常 性向絕對正常!)
☆來福☆: 呵呵~還滿好玩的~衝阿~>w<(淬:感謝感謝支持XD)





第一章 忍者(下)




  「小夢夢請妳放心吧!人家向來都是長話短說的。」見琉夢琋的臉部直直抽搐,若琳笑得好不開心。

  「長話短說?妳騙鬼鬼都不信,妳就不行說重點嗎?廢話一堆!」見到若琳笑的比惡魔還邪惡的笑容,琉夢琋不禁將心裡話吼了出來。

  滿意的欣賞琉夢琋大吼的表情,若琳開始使出她精湛的演技。

  「嗚哇哇哇哇!人家從頭到尾都在講重點阿!是小夢夢耳力不好所以才漏聽低,不然就是理解人力不好啊!嗚嗚……小夢夢誣賴人家。」展若琳啜泣的道著。

  哇勒!變臉速度一流。琉夢琋還沒驚訝完,若琳已經又說下去了。

  「所以這次小夢夢要仔細聽清楚唷!因為人家現在要告訴妳的這件事可是比原子彈炸台、一零一倒塌、雞會說話、外星人來襲、發現地底人、機器人攻佔世界、地球即將毀滅,還要轟轟烈烈,而且押……」刪節號不拿來這樣用可說是可惜。

  終於若琳她絮噪到琉夢琋耳朵都快長霉菌,她才肯大發慈悲的說出重點。

  「想當初,前人是這麼說的,她說人家原本是個死胎,可是後來居然又離奇的復活,但後遺症就是這種超超超超,超夢幻的髮色囉!」

  琉夢琋看眼前笑得如此燦爛的若琳,心中硬生生忍住要吐血的衝動,哇勒!講了那麼多超高級的廢話,結果重點連她都不知道,她是在耍我著我玩嗎?

  正當琉夢琋在為自己的失誤而感到挫敗時,驀地若琳有如天籟的音色又傳出。

  「小夢夢,人家好睏唷!等飛機到美國再叫人家,還有肩膀也順便借人家靠一下吧!記得不要趁人家在睡覺偷襲我喔!我看小夢夢妳乾脆也睡吧,一起去夢鄉玩,不過要比人家先醒,因為小夢夢要叫人家起床。」

  話完,若琳她先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才乖乖的入夢鄉雲遊了!甚至偶爾還會的發出夢語聲呢!

  ……說睡就睡,這傢伙是豬阿?夢琋攅著眉,臉上交錯著複雜的情感。自己不是早該散失與人歡笑溝通的本能了嗎?為什麼今天……會這麼反常?

  掌心輕撫靠在她肩膀的女孩,琉夢琋自語著。『妳,展若琳,我交定妳這朋友了!』

  就在這時,若琳驟然開口。

  「小夢夢……」

  琉夢琋聽到若琳連忙把手移離,然後還傻傻的回:「幹麻?」

  「唔……妳好笨。」

  低頭見若琳還安安穩穩得趴睡著,琉夢琋不心咒罵,「該死!在睡前也不忘聒噪的本能,難道我看起來有這麼笨嗎?好歹我也是位忍者耶。」

  雖說心中有氣,但琉夢琋還是很認份的陪若琳一起睡。

  一覺醒來,美國也差不多到了!原本琉夢琋還想陪這小妮子玩玩,但是一想到她原先有的“任務”就不得放棄這個念頭。

  但是最後夢琋想了又想,她陡然拿起紙跟筆寫了一堆數字後將紙條塞給若琳,至於上面寫啥?你問我我問鬼,嘻。


★☆    ★☆    ★☆    ★☆    ★☆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毒王(1)

ICE-12:多產寫手啊!一日有數千字吧! (淬搔頭道:沒有臘!哪是多產啊!到時候會變難產哈哈哈哈!)
☆來福☆:哇哈哈...看完了~恭喜我終於掌握到劇情了~><""嘿嘿(淬:你掌握到了什麼?)
d8105230:可批美牽殤的三寸不爛之舌了(淬:三寸不爛之舌還比不上若琳,若琳可是始祖,反正看下去便知XD)




---第一章 毒王(1)






  下了機的若琳,提起簡單的小包包,打算去找下位看的順眼的受害者,沒辦法,誰叫她此次出門不能用到信用卡的錢。機票則是事先前就已經買的,所以不算在內。

  不過總不能叫她這位超級宇宙無敵霹靂世界漂亮的大美女路宿街頭吧?所以才得找一個可以供吃、供住、供娛樂的“有趣之人”。

  因此她開始到處閒晃,就是希望可以遇到位可以免費娛樂的倒楣鬼。

  就在一路上趴趴走,原本懶散帶有邪氣的眼光,驟然在一家“高級餐廳”面前停下。

  因為若琳在那發現了一個蹤影,那是一名女孩,大概也與自己同年。而她有著一頭棕色頭髮,琥珀色的眼睛。

  且她用餐的行為舉止實分優雅,只是那位女孩是坐在隨便一個地方,然後吃著買回來的麥當勞。

  但那都不是吸引住若琳目光的重點,重點是她腰上那袋銀針,視線好的她看出裡頭的銀針一根大約有0.3公分粗吧!

  露出邪笑,若琳走向那家“高級餐廳”,也就是路街上的花圃座。

  「哈囉!這位小姐,可以跟妳共桌嗎?」若琳不等那女孩回答便已經自動自發的坐在她的身旁了!

  那女孩優雅的抬頭,停下手中進食的食物,她問:「妳是誰?」

  「人家是卡哇依的展若琳。」若琳戳戳臉頰,看似十分可愛。

  「那妳有什麼事?」視若無睹若琳可樣的模樣,優雅的女子不領情的又問著。

  「當然有事囉!」

  「那是什麼事?」優雅的女孩理性的放下手中的漢堡,口氣十分淡漠的問著。

  「嘻嘻!事情是這樣的,因為人家強烈的第六感告訴可愛的人家說,我們一定會成為要好的好朋友,所以人家才跑過來低。」若琳眨眨眼,笑得天真。

  優雅的女子則暗自在心中冷哼,『好朋友?呵呵呵!想當我的好朋友就得有認命的本事,那就拿妳來試試我新做的藥吧!我可愛的白老鼠。』

  殊不知優雅女子心中邪惡計畫的若琳,現在傻傻的著笑著。至少優雅的女孩是這樣認為得。

  女子在心中賊笑著,然後“表裡不一”的露出高貴人家出生的微笑,然後道著。

  「是嗎?正好我也有這樣的“直覺”呢!」用左手輕碰自己的下額,女子又道:「我叫雪雨芬,請您多多指教。」

  「哦!那也請多多指教。」勾出抹笑,若琳指向她的腰旁的黑色袋子,再道:「對了,親愛又優雅的小芬芬,妳腰上那袋可愛的小銀針可以借人家瞧瞧嗎?」

  「咦!」聽她一說,下子雨芬可真對她有那“一咪咪”的好感了!因為從來沒有人對她的“特殊工具”有興趣過。平常人看到這袋針就退了好幾步,深怕會被扎到一樣,沒種。

  將束在腰上那袋“特殊工具”拿下,雨芬交給若琳看,也不怕她會偷走,反正這東西有誰會想要呢?就算真的拿走,她家裡也還有一堆。

  若琳淺笑的拿起袋子,然後從袋內抽一隻銀針。把玩著手上特粗的銀針,她慵懶的道著。

  「這銀針真是特別的粗呢!被扎到可不是說好玩,嘻嘻!真不知道是否可不可以拿來當飛鏢射呢?」

  「呵呵呵!算妳有眼光,這當然可以的!我都這樣用的,再摻雜點毒,保證被射中的人會爽歪歪。」雨芬好不容易碰到志同道合的友人,連態度也有些激動,優雅的形象有點崩毀,而且原本想試藥的事也被她否決了!


[ 本文最後由 淬煉 於 07-5-12 06:1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毒王(2)

☆來福☆:好帥的一群人阿 >w< 我喜歡(撲過去)  (淬:你要舖誰啊!拍)
d8105230:只能說~~好可怕(我就是沒種啦啦啦~~咬我阿~~) (淬:我不吃垃圾食物……)





第一章 毒王(2)




  「這麼好玩呀?那改天小芬芬就教教射跟製毒唄!」俏皮的眨眨眼,若琳將銀針歸還給雨芬。

  「這有什麼問題放心,我可是醫學奇才呢!哇哈哈哈哈。」雪雨芬忽然站起來大笑道,頓時優雅感徹底消失殆盡,取代類似瘋婆子的感覺。

  若琳看著雨芬的另一種情緒,她邪邪的笑著,然後在雨芬耳邊小聲道著。

  「哎呀押~小芬芬如果想大笑也不需要在大庭廣眾之下笑吧?更尤其是這種不堪入耳的笑聲。如果平時待在自己房間笑也就罷了!偏偏要在這馬路街旁大笑,讓路人聽了可是會他們倒足了胃口。還有如果小芬芬的列祖列宗知道了這件事,肯定也會羞愧的一輩子不敢投胎轉世,當了神仙也不敢離開房門半步,小芬芬妳的笑聲實真是……人間禍害、人民罪惡、人世瑕疵品一個。」

  「啪喳!」雨芬方才拿在手上的銀針當場斷成兩半,命送黃泉,連原本的特大號笑臉也變成綠的。

  但雨芬沒有當眾發火,她依然死命勾出一優雅笑,只是那笑比鬼還要醜的而已。持著這種表情,雨芬從牙縫硬擠出聲音,「放心,我以後會注意的。」

  「嘻嘻嘻嘻嘻!小芬芬妳聽得進去還算有救,像有些人就是聽不進去人家所說的話,不知悔改,那些人可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污也,沒救了!不過小芬芬絕對“有救”的,妳說是不是壓?小芬芬?」

  若琳自動忽略掉雪雨芬手上那隻被氣到弄斷的銀針,還有一張比“綠蠵龜”還要黑的臉。她不但繼續火上加油著,臉上還露出“真是孺子可教也”的神情在。

  「對……」雨芬臉微微抽搐了好幾下。她想:『哼哼!如果今天我不整死妳的話,我就做妳一輩子的奴隸。』

  最後雨芬然後決定照原計畫來整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傢伙,她漾出一抹甜美到不行的笑容向若琳道著。

  「若琳阿!說了這麼多話妳渴不渴?肚子餓不餓呢?來~對面有家不錯的餐廳,我們去吃好嗎?今天我請客喔!所以妳放心點餐吧!我要妳不會“後悔”認識我。」拉著這天真的女生去餐廳,甚至還將她方才的可樂跟漢堡給丟棄路旁。(小朋友不可以學喔!雨芬姊姊是有練過的。)

  「那人家就先說聲謝謝囉!」任由雨芬拉著走,若琳臉上還掛著傻傻的笑,就是不知她是否有發覺雨芬的詭計。

  到了看似不錯的好餐廳,不知道怎麼是客氣的若琳,隨手一點菜單就是一堆可以讓三個人死命硬塞都吃不到的份量。


   尤其是當雨芬看到菜上桌的時後,表請更為經典。

  「這些都是妳要吃的?」用著不可置信的點神看著眼前這位苗條的女孩,雨芬想:這傢伙是豬嗎?怎麼都吃不胖?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毒王(3)

第一章 毒王(3)




  拿起叉子夾了口麵咀嚼,若琳點點頭。直到將麵吞下腹後她才開口。

  「是押!看小芬芬的臉蛋表情,人家知道小芬芬一定覺得人家太客氣了!居然才點了這麼“少”的食物,嘻嘻!人家可是很知足的呢~」

  妳很知足才有鬼!差點,雨芬差一點把內心話給說出來。嘆了口氣,她又想:不過這傢伙也挺有餐桌禮儀的,居然知道吃東西不能說話,但是這傢伙臉皮怎麼這麼的厚阿?我猜她的臉皮一定連原子彈都穿不透,不過……這也是妳最後一餐了!哇哈哈哈哈───

  雨芬在心中發狂的大笑,然後趁若琳轉頭沒注意時,她神不知鬼不覺得將最新研發出來的“昏睡一二五”給加在飯菜中。

  雖說這藥毒不死人,但是服用者會再服用三十分鐘後開始昏睡,而且保證不會作夢,讓人一睡到天亮,呃……聽起來好像有點像在幫忙失眠的藥,不過“昏睡一二五”的功能當然不只如此。

  她會讓你再次清醒後頭腦清晰,不會頭暈暈,腦昏昏,痾!聽起來越來越像至聖藥品了,但……重頭戲在後面呢!

  “昏睡一二五”會讓妳神志清新的做一些不知羞恥的事等等,例如當街就哭、抱著人叫爸爸媽媽、學小狗在路上叫等等,而且服用者還會很清楚那時所發生的事,保證當藥效解除後,不但服用者本身會羞愧的想個挖洞躲起來,而且當日行徑一定會讓人登上“當日頭條”,成為“家喻戶曉”、“人人皆知”的名人。

  雨芬邪惡的看著若琳用餐,裡頭她不發一言一語,就只是優雅的等那漫長的三十分鐘過去,反正菜這麼多,我就不信她能在三十分鐘內吃完。更何況這位名為若琳的大胃王還害自己的荷包失血,雖然自己不缺那幾兩錢,但一想到是請在別人身上就會覺得心痛阿!

  只可惜雨芬料錯了……因為若琳這個怪胎就是有辦法在三十分鐘內吃完所有阿哩阿扎的食物。將最後一口紅茶喝完,若琳笑道。

  「真是謝謝小芬芬的招待,別怪人家為什麼一滴不剩吃光,因為小芬芬沒有要吃,人家又是位不會浪費食物好寶寶,所以才全部吃完的~」

  看著若琳吃完食物,雨芬詫異的瞪大了眼,現在就只差沒擴張十倍而已。頓了許久,雨芬才開口。「不、不客氣,我不會介意的,真的……」

  雨芬有些口吃的動口說話,雖然表面上依然氣質超眾,但是她心理正在暗想:這小妮子!妳吃完是沒差,畢竟這個不是重點,但…….這麼多的食物妳居然只花了二十分鐘吃完?是要嚇死人阿?唬人也不是這樣的,難不成這傢伙是超級神豬轉世嗎?但是她的身材居然還窈窕的跟什麼似的,真是令人忌妒。

  見實驗品正拍拍身上灰塵,準備吃完就拍拍屁股走人是也,這情況不禁讓雨芬慌了手腳,啊啊!到底該怎麼樣才能留住這實驗品?

  正當雨芬陷入慌亂狀態時,有人已經自動替她解決這檔事了!那就是若琳的聒噪小嘴。原來若琳起身是為了在點一杯飲料,吸著飲料,她開始抱怨著這家餐廳。

  「哎呀押!話說回來小芬芬妳選的這家餐廳還真是沒品味,不是菜太鹹不然就是不入味,像方才那牛排阿!要嫩不嫩的,難吃死囉!還有那紅茶阿……」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毒王(4)

☆來福☆:嘿嘿...請問一下...那些食物...幾公噸阿!?   淬:80 而已 呵呵呵呵
澈影 :昏睡125哪裡有賣= =?    淬:雨芬特產,只有她有賣




---第一章 毒王(4)



  如果這麼難吃幹麻還要吃阿?!而且還全部吃完勒!看著若琳正滔滔不絕得抱怨著,雖然嫌聒噪,但雨芬也是第一次覺得聒噪是好物,因為再過五分鐘就要進入第一藥效了!

  果然五分鐘後若琳開始打哈欠,眯著眼,她向雨芬道著。

  「不知道為什麼人家忽然覺得得好睏唷,小芬芬讓人家先小睡一下,等等記得喚醒人家,不然我就不跟小芬芬好了!」話完,若琳便傻呼呼的趴在桌面睡覺。

  看著實驗品終於如願倒下,雨芬露出奸笑高興的道:「太好了!這下子實驗總算有著落了!」

  沒辦法,她個人偏好人體實驗,非人體的動物雖然也行,但是就感覺少了什麼一樣,還是人體最好。

  雨芬暗暗笑著,不過這樣做還是有個小缺點,就是她得將這隻聒噪的“母豬”給抱回家裡,還好她今天有開車,哇哈哈哈哈。

  就在眾人怪異的眼神之下,雨芬用超級粗魯的動作把若琳給拖到車上,直到把這個“禍害”給拖回家為止才得以鬆口氣。

  「呼呼!真是差點累死我,這傢伙可真是重阿!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抖量,改天來練練臂力,如果我有那個恆心的話……」將若琳給丟在門旁,雨芬開始翻找包包裡頭的鑰匙。

  怪哉!我的鑰匙勒?怎麼找不到,該不會是忘記帶了吧!

  就在雨芬東翻西找,且都急到要把整個包包倒出來找時,驀地一陣悅耳又熟悉的女音傳起。

  「小芬芬,進來吧!妳鑰匙在人家這唷!」

  「妳……」雨芬看著那張淺笑的臉孔,她心驚。那不是她的人體實驗品嗎?她怎麼會醒來呢?“昏睡一二五”的第一階段不是得睡上十二小時才會醒來嗎?那她怎麼會已經醒了?

  瞧著實驗品的笑臉,雨芬已經吃驚到說不出話來了!

  盯著雨芬的表情,若琳眼中閃過抹“惡作劇”成功的光芒。嘴腳上勾出的微笑證明,目前這小妮子因為整人成功而心情大好!

  見雨芬直盯著自己不語,若琳自動自發開口。

  「小芬芬是不是想問人家為什麼會有鑰匙,對不對押?哎呀~小芬芬不用這麼震驚咩!人家會好心的告訴小芬芬來龍去脈的,其實就只不過是小芬芬的鑰匙不小心掉到餐廳中,人家就好心的撿起來,至於妳下藥的事……嘻嘻嘻嘻!」

  「妳果然都知道!」抿唇,雨芬想:她是什麼時候發現的呢?

  正當雨芬思考時,那礙耳的聲音又揚了起來,「哎呀押!小芬芬別直對著大地拋媚眼咩,大地又不會回應妳,況且也沒有人叫小芬芬待在外頭罰站阿!幹麻待在原地不動呢?進來坐坐吧,嘻嘻!」

  瞧若琳反客為主的模樣,雨芬真想一拳給她扁下去,早知道妳這麼難纏我就不會把妳拖回來了!這根本是眾虎歸山,一失足成千古恨阿~

  雨芬一臉臭的走進門,然後小聲滴咕著:「這家的主人是妳嗎?真是沒見過這種厚臉皮的女人。」

  嘆了口氣,雖說心有不甘之處,但是一想到這傢伙居然對自己的新藥免疫,這可就讓雨芬又對著迷樣的聒噪少女添加了一分好奇。

  想想,雨芬認為以那女生的聒噪個性,她應該會自動自發的跟自己炫燿為什麼自己做的藥會對她無效吧?

  但一進屋,接著意想不到的事就發生了!

  原本想說若琳會死纏著她絮叨的說著自己的豐功偉業,沒想到居然沒有。一進屋內便看到若琳正安安分分的看著電視,室內,顯得奇特的安靜。

  不過如果雨芬的耳朵在利一點的話就可能不會這樣想了!因為若琳現在眸中正閃的邪惡的光芒,嘴巴還小小聲的自語著說句話來。

  『嘻嘻!小芬芬現在肯定很好奇為什麼她的藥對人家沒有用,還會想說人家會自己告訴她,想得沒勒!人家就故意不語等妳來親口下問。』

  就這樣兩方如此的沉默,現在是一種考驗,精神上的考驗,就看誰會先開口,而先開口的那個人便會是輸家。

  就在這膠著狀態,最後是雨芬先低頭了!忍不住心中那一波又一波的好奇寶寶歌唱,她也想跟著歌唱,想問出原因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毒王(5)

第一章 毒王(5




  「呵呵呵呵,這位好友小若琳,在此我想饒問妳一件事。」

  『哦?什麼事勒?』若琳轉身,一臉無辜,雖然她臉上很無恥寫著“妳要問什麼我都知道,快問我吧”,而且那些字還是華康娃娃體的字體。

  「剛剛我很確定有看到妳把我的“昏睡一二五”給吃下去,但為什麼妳會沒事呢?」毫無修飾,沒有婉轉,雨芬直接問話,反正對方都知道了,再掩飾也毫無意義。

  看到雨芬的態度,若琳沒有當場發脾氣,她只是神神秘秘的靠向雨芬後道著。

  『想知道阿?這當然可以,但小芬芬得先答應人家一件事才行。』

  「好,只要妳告訴我原因!不管什麼事我都可以做到。」一時衝動之下,雨芬失了口,而這句話將讓她往後的日子變得更“多采多姿”。

  『好吧!既然小芬芬都這麼說了人家就先勉為其難的借住在這邊囉!』攤攤手,若琳一臉委屈。

  天!這小妮子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忍下怒氣,雨芬心想:反正來日方長,不急的今天報仇,句古人所說,雨芬報仇,在久也不晚。(檸:古人是這樣說的嗎?)

  暗自奸笑幾回,雨芬諂媚的開口。

  「當然可以,歡迎歡迎。」頓會,雨芬臉色倏然有點奇怪,她又問:「不過妳幹麻住在我家阿?看妳的氣質又沒有窮人的味道,妳總不可能是今天才來美國的吧?而且妳也沒帶行李阿?」

  『人家就是今天才來的,行李人家懶得帶,因為好重。還有人加是偷偷跑來美國的,因為人家的“朋友”硬要卡哇依的我讀日本的大學,可是人家不想要咩~』無辜的望了雨芬一眼,若琳又道:『除了機票錢是在日本是先定好,人家如果動用到信用卡裡頭的錢,我那些“朋友”就會知道我在哪兒了!所以人家只好住在小芬芬家囉!』

  若琳表面慵懶一笑,但腦中卻算藏著無數的邪惡點子。

  「所以妳就借此住到我家來?」

  『對押~還有學費順便唷!』俏皮的將食指嘟在臉頰上,若琳一臉要賴到底。

  可惡這傢伙!我我我,忍住忍住!只不過是一點小錢而已,別放在心上,別忘了自己尊貴的身份。

  忍住怒火的雨芬,雖然青筋還掛在額上,但她也快要氣到微血管破裂了!

  「……那可以先告訴我妳對我的藥免疫的事了嗎?」

  『好是好啊!可是小芬芬人家好渴喔~』似乎還嫌玩不夠的若琳繼續幫雨芬添加怒火。

  坎著若琳眸中的邪惡光波,雨芬暗想:好小子,原來妳想要讓我大發雷霆?哼!我就偏偏不對妳生氣,看妳能拿我怎樣。雨芬自以為聰明的統計出這個結論。

  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若琳就是料定雨芬不會生氣才這樣刺激她的……

  「好…我幫妳泡紅茶……」

  當雨芬青著臉要走進廚房時,若琳又說了句話。『小芬芬,人家還要一塊提拉米蘇。』

  「好…我知道……」忍下滿腹怒氣,雨芬握緊拳的再邁前一步。

  『乖~對了小芬芬,小心別跌倒唷!』邪惡的笑聲搖蕩在雨芬家中。(檸檬:恐怖的惡魔,我抖。 )

  $)%@*,真是該死的聒噪女。

  這次終於得以進廚房的雨芬,開始在內頭忙東忙西,幫這小妮子做苦工。

  半晌,雪雨芬拿出香噴噴的紅茶跟不膩嘴的提拉米蘇出來,雖然自己也不清楚她對這傢伙這麼好幹麻?以前的自己應該會再下毒害人對啊?怪,自己的心腸什麼時候變那麼好啊?

  雨芬苦著臉看著若琳幸福的笑臉,她無語的問著蒼天:為什麼這位跟她認識不到一天的傢伙可以這麼幸福?唉,這傢伙真是剋星,惡魔!

  『小芬芬再想什麼呢?還有真是辛苦妳了。』接手紅茶跟蛋糕,若琳笑咪咪的。

  「沒有沒有!還有那……」才正要問方才的問題時,若琳已經先解答了!

  『人家天生百毒不侵身,入到人家體內的毒通通都會化成蛋白質,甚至藥也一樣,如果小芬芬說生病麼辦,人家只能說,我從沒有去看過醫生呢!不過在餐廳看小芬芬這麼期待的份上,人家只好配合的昏睡過去囉!這就是所謂的將計就計唄!』

  「…….」都還沒問妳就先解答,這樣對起來很怪耶!無言的跟著若琳吃著蛋糕,雨芬只能說,遇到她真是她一生中的不幸。

  不過雨芬這輩子大概也不知道,鑰匙是被若琳摸走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小哆= =  別耍冷門哩((踹飛




第二章 (1)



  經由一個禮拜的相處,雪雨芬發現她跟這個混世小惡魔,也就是展若琳還挺合得來的,因為一樣愛整人,一樣卑鄙……不!是一樣愛玩才對。而且超級不巧的是……她們要讀的大學居然還是同一間。

  K.C(King.college),是美國一間十分特別的學院,不單單是因為他佔地大,更不可能是因為那高額學費的關係,而是這所學院是經由日本人所成立的君主制學院。而且K.C最大權力是“學生會”,“學生會”可說是比校長權限“高”、師生地位“重”、甚至還比董事會勢力還更“大” 。

  嘿嘿,當然除了董事會會長之外囉!

  現任的董事會會長算是一位可以主宰一切的秘密人物,當然這麼神秘的人物可說是沒人見過他。

  有人說他是位高達六十歲以上的老人家,也有人說他是一位不到十歲的天才兒童,更有人說他位缺手缺腳的廢人。但究竟真相如何?我只能告訴你,這跟主題毫無相關性。

  這天的K.C的早晨,空中夾帶著淡淡的薄霧,氣溫有些微低,但也不至於太冷。

  而今天正是新生的入學的日子,這邊的學校不但有供應宿舍,更有許多惹人厭的規定。

  兩女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走到學校後山,甚至連學校規定的師生演講也沒去聽,就這樣大拉拉的走去學校指定的宿舍去。

  若琳提著簡單的行李,對著雨芬笑咯咯的道著。

  『嘻嘻嘻!女生的宿舍叫紅鳶館,男生的宿舍叫黑鳶館,但我們的房間卻是在廣大森林中的森林之源,碧鳶館。而且住在那邊還會多出三位室友的說。』

  聽到若琳的話,雨芬臭著一張臉哼道著。

  「我才不想跟其他人一起住呢!反正一定是一些欠缺常識的傢伙,這間學院的校長也真討厭,幹麻偏偏弄間五人住的房間給我們阿?真是討厭。」

  『這應該是命吧?而且小芬芬也用不著那麼生氣呀!頂多看不順眼就把那些室友當成生活的調味娛樂呀!小芬芬妳說對不對呢?嘻嘻嘻嘻!』若琳笑得一臉燦爛,眼睛中的邪光不斷閃爍。

  看到若琳壞壞笑容和表情的,雨芬一掃方才的不甘心,也跟著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算妳說的有理,這樣子未來可定會更有趣。」雨芬賊賊的幻想著當室友被整時的表情,精神不禁微之一振。

  兩女優哉游哉的閒走走到宿舍面前。看這間宿舍,用眼睛側的話,這一間宿舍平面積大約有一百坪左右,且是棟兩層樓高的木屋。看起來有別墅的感覺。

  但兩人也不太在意這棟屋子有多豪華,也沒有發出驚嘆的聲響,若琳跟雨芬只是想快點會會裡頭的室友而已。打開大門,就在門開啟時倏地一隻箭射了出來。

  「咻咻───」

  就在箭飛出來那剎那,照理來說正常人應該都是躲不過去,只能慘遭被射傷的下場才對,所幸若琳跟雨芬兩位都不是“平凡人"才免於厄災。

  反應快的雨芬原本推若琳一起閃,不料若琳卻邪邪的笑著,她以十分緩慢的速度去接箭。

  雨芬看著若琳以緩慢的手勢還輕而易舉所接中的箭不驚大呼。

  「哇!箭這麼快,妳動作這麼慢,結果還真的接住了耶!」雨芬驚訝的看著若琳手中的箭。

  若琳則不以為意的笑道,『以柔克剛,是人家學武其中一個擅長的招式唷!不過這好像機關有點眼熟呢!』

  「眼熟?妳認錯了吧!」二話不說馬上否決調若琳的疑問的雨芬,原本對室友還些不滿的神色全部消失了。雨芬興奮的道著。「不過看來我們的室友似乎不是沒有常識的人唷!」

  看著這小機關,雨芬興奮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差一點又破壞了她那的優雅的形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20:32 , Processed in 2.587800 second(s), 29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