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背水的一戰(文章轉移)

[複製連結] 檢視: 1085|回覆: 4

首先 本文的作者就是在下...Fxzc墮落鴛鴦
本文原先於巴哈姆特SF板上發文 但是日前帳號期限到了
官方又限制不可重複使用同樣的信箱 只好來此
(朋友說法:鐵之狂傲比遊戲基地好太多了)

文章形式是巴友作文章才會的 所以有點無法和本網風氣嘎上 實在抱歉

--------------------------------------------------------------
就算是新兵,也有他的特長。就算是天皇老子,也有他的弱點。

當老精英團碰上新兵團,那會摩擦出哪樣子的火花?

十字陸軍步兵團VS雅典娜空降兵團


一名空降兵站在數個房屋前方的空地上,他放下腳架,並且放上一個盆子,上面放滿了火種,接著他拿出火柴,將火點燃。沒多久,大量的煙霧飄上數百尺的高空。

「14520,烽火已經點燃了,沒有發現任何敵軍部隊。」
「14520,空降部隊已經出動,準備降落。全體人員請準備,祝好運。」
「這裡是雅典娜指揮部,訊息已經收到。」
「這裡是偵查機組,空降地區附近有很多機砲,敵軍匿藏在房屋中。」
「14520,這裡是護航組,是否先發攻擊?」
「這是雅典娜指揮部,請不要直接發動攻擊,等待空降開始再攻擊。」
「護航組,訊息收到,完畢。」

點燃鋒火的空降兵拿起望遠鏡,朝著天空看去,數十台空降機和數百台護航艦隊出現了。他們像是老鷹般橫跨天空,巨大的身軀比老鷹更加令人膽怯。

接著,空降兵朝天空揮手,那些巨大的老鷹似乎回應著。空降機打開了門,空降兵一個個跳下,在空中打開降落傘。

「這裡是偵察機組,敵方動作了!重複,敵方開始行動了!」

「碰!」不知哪裡來的防空砲彈打傷了前鋒的空降機,那隻老鷹的翅膀燃燒著,老鷹盡全力衝刺著。但是緊接著,老鷹的另一隻翅膀又被打中了。

空降兵緩緩放下望遠鏡,他的手握著步槍在懺抖,那隻老鷹在空中爆裂了。

當空降兵們一個個站上地面時,房屋的窗打開了。

「轟!」空降部隊在空地上展開了一場激烈戰鬥,而戰術訓練派上了用場,所有人衝鋒在槍林彈雨中,後方的部隊則攻擊著敵人,他們的火力主要還是阻止敵人使用架設在窗口的那隻機槍。

「請求轟炸支援!座標點描述–空降點前方房屋群!」通訊兵嗚著一邊的耳朵,另一邊緊貼話筒說道。

「收到,任務執行。」轟炸機組說道。

接著,陸地戰鬥演變成陸空戰鬥,數台轟炸機飛來,他們在劃過天空的同時,轟炸著房屋。

「目標已經解決,轟炸機A組返航。」
「指揮部收到。」

「很榮幸能與您一起戰鬥,月影中尉。」1412團的空降師說著。他握著剛剛點燃鋒火的空降兵的手。

「榮幸。」月影回答。

「軍師,房屋有後門可以通,只是有埋伏。」斥侯說道。

「很好,你在這裡等待下個空降部隊到達。」空降師說道。

「是的,長官。」斥侯回答。

「各位!跟我走吧!」軍師喊叫道。他們衝入已經被炸的灰頭土臉的房屋中,這個房屋已經開天窗了,石磚被炸的粉碎,家具也亂飛,阻擋了一些通道。

「快!」空降兵喊道。幾名空降兵衝入房屋中,結果卻聽到槍聲和他們的慘叫聲。

此時,二樓窗口開了,一個MG32機槍擺在上頭,以優越的射速攻擊著。

「埋伏!」已經到達半路的空降兵喊道,他們已經躲近牆角。

「阿--!」來不及停下腳步的空降兵們慘叫著,他們身上被數發子彈穿過。

「手榴彈-!」一名空降兵冒險對窗口丟入一顆手榴彈,機槍兵來不及停下,在射擊中被炸死了。

「快!前進!」空降師喊道。空降部隊衝刺著,他們邊跑步,邊對一旁衝出的敵人射擊。


「將軍,空降部隊已經突破前線了,防空炮的彈藥已經不足夠對付那麼多的飛機,請求補給和補充兵力!」一名十字軍步兵倉皇的說道。

「知道了,再多添三噸的食物、水和武器彈藥,多派四百名兵力去支援!」將軍回答。


「快!快!穿越地雷陣地!」空降師喊道。地面中有許多的地雷插在裡面,空降兵們以最快又最安全的速度穿越著,有時他們必須跳躍,甚至在地雷陣中射擊。

「中尉,過來。」空降師說道,他們已經到達陣中。

「有何指教?」月影問。

「我希望你能帶一批人去破壞防空機炮,否則支援無法進來。」

「知道了。」月影回答。


月影帶著小隊穿越墓地,來到城鎮入口。兩把機槍架在眼前,他們趕緊躲起來。

「你們想辦法掩護我到側翼攻擊他們,等我解決機槍陣,你們就行動!」月影說道。

接著,他們開始對著機槍陣射擊,沙包擋下了子彈。此時,月影已經到達側翼了。

「碰!碰!」槍聲傳出,原本射擊中的機槍倏然停止,兩名機槍兵頭部流著血倒在沙包上。

「快!行動!」空降兵喊道。

他們衝入,防空兵們驚恐的跳下,拿出手槍。可惜原先已經持著槍的空降兵們比較快速,解決了想要反咬的防空兵。

「快,裝置炸彈!」月影說道。一名空降兵持著炸藥,跑到機炮旁裝置。

「快!回來!」月影說道。空降兵趕緊往回跑。

當空降兵將要回到部隊中,炸彈也隨之爆炸。

「轟隆!」炸彈爆炸了,防空機炮的碎片飛躍在火焰中,彈跳在空中,扭曲的防空機炮的裝甲爆了,零件飛了出來。

「嗚!」空降兵飛躍的跳來,大家都因為爆裂的風而轉過身去,用手擋下飛起的塵埃。

「很好,搶下據點了。通訊兵,你告訴指揮部,我們已經拿下城鎮了。」月影說道。

接著,月影看著滿是飛機的空中,拿起無線電說道。

「已經解決防空炮了,空降師。」可是,並沒有回應。

月影等了幾秒,心中擔心起來,趕忙問道「空降師!你在嗎?聽到請回應!」

「轟隆!」無線電對面傳出坄射炮彈爆炸的聲音,隨之而來的是一連串雜訊。

「中尉,空降師…?」裝炸彈的空降兵問。

「他…帶著榮耀走了。」月影低下頭來回答。

「…」空降兵愣了愣。

「好了,去休息吧!明天還要應付下一場戰鬥。」月影拍拍空降兵的肩膀說道。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背水一戰 第二戰-嗜血的早晨

第二場戰役–嗜血的早晨(城鎮戰)

「快找掩蔽!是投射砲!」一名士兵喊道。月影在昏沉之中醒來,他揉著眼,視線中有一發距離他大約700尺遠的投射砲,月影趕緊逃出停駛的汽車,衝入房屋中。

當月影一轉身,投射砲已經打上了汽車的車頂,瞬間大爆炸把車炸個粉碎。

「好顯…」月影大力喘氣著。而且用力的拿著手中的MP5。

「中尉,我真的被你給嚇到了。」一名士兵說道。那名士兵的階級只有中士,而且是個生面孔。

「還可以,還真是驚險。」月影回答。

「敵軍入侵了!他們似乎還駕駛著豹式坦克!」斥侯說道。

「果然還是來了。所有人,跟我去教堂!」月影說道。接著,月影對對面的人比了一些手勢。

「衝!」月影喊道,他領著部隊衝出去,而在另一邊的部隊則開始對想要爬牆入侵的敵人開火。


「快!再跑快一點!」月影喊道,教堂就近在眼前了,可是後面的人跟他差了一大截。

「咻-!」遠方傳出聲音,同時也代表著那令人恐懼的砲彈來襲。

「快--!」月影站在教堂門口喊道,投射砲的砲彈已經投來,正好打在敵軍和自軍中間,不少人被炸傷,而敵方當然也是損失慘重。

第一波敵人已經滅絕,月影隨即跑去,將受傷到已經不能走動的士兵檯離這個遭受砲火集中的道路。

「你們還好嗎?再撐一下子援軍就會到達了,到時候會有醫護兵來幫忙的。」月影說道。

「還可以,不是很嚴重的傷。」士兵們說道。

「我很想讓你們休息,但是第二波已經要來了。」月影說道「JD、ME,你們控制機槍。MI,你是受傷最輕的重裝步兵,所以我需要你拿著鐵拳對付豹式坦克。」

「好的。」MI回答,月影拍拍MI的肩說道「能做到多少就多少吧。一切都托付給你了。」

「好了!沒有受傷的班兵們跟我去防禦城鎮的南方入口!」月影說道。


「蹲下!」月影喊道。月影凝視了入口處一段時間,不出他所料…大批的班兵和步兵迎面而來,可惜再好的裝備也無法擋下超強大的火力,一個個敵兵倒下,一個個彈夾拔下,他們所帶的彈夾就快用完了。

「讓我來吧!」MI說道。他手上拿著MG32輕型機槍,對著敵方人群狂掃。

「MI,快回去!我們還需要你拿鐵拳把坦克解決掉阿!」月影說道。

「我要盡一份力!中尉!」MI邊掃射邊回答著。

「快回去!」月影吼道,但是MI沒有別的動作,仍然射擊著。

此時月影大聲喊道「快回去!這是命令!」月影吼道。


「可是…」MI停下,遲疑的說道。

「快!」月影命令。

「好…好的」MI放下機槍,往回準備離去。此時一名敵方士兵瞄準MI開火,先天就有優良眼力的月影發覺了,立刻衝上前擋下那發子彈。

「阿--!」MI耳邊傳來一陣嘶吼,轉頭望去,月影的血液飛濺在空中,而且往一旁倒下。

「中尉-!」MI立刻衝上前,紅色的血液滲透衣服,告訴了MI那子彈穿透的位置–心臟。

「你一定要執行我給你的命令…M…I…」月影嘴角流出血,說完便昏去。

「中尉!」MI吼道,可惜月影沒有回應。


「援軍到來了!」此時一名士兵喊道。

MI檯起頭,望著數台F18坦克行駛而來,心中然起一絲希望。豹式坦克似乎已經被解決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背水的一戰 第三場–神槍手的代言人

第三場–神槍手的代言人(新角入場篇)

月影在戰場中受了重傷,在火速的抵達國家醫院,急救二十小時後,終於救回了一命。

但由於傷口於心臟附近,還需要加護觀察。


聯合國 國防部總局。

長廊上,許多穿西裝打領帶的男士走著,這裡是戰士們工作的地方,卻見到一個女子。

「準 神手 國籍:中華民國…擅長:狙擊、暗殺 匿署:特別行動軍團第七團。」


「準啊?」國防部長轉身看著眼前的女子問。

「我接到命令來這。」準回答。

「…很好,五分鐘就到了,不愧是特別行動的人。」國防部長看著手錶說道。

「過獎了。」準回答。

「時間緊迫,我們展開話題吧。」國防部長一邊拿起任務表一邊說道「這個,就是你要執行的任務。」


準接過任務表,仔細看著。

「敵人是蘇聯軍?」準問。

「是的。具蘇聯當地的線報,他們總共派出四台無畏級艦隊,上百名士兵駛的登入鑑隊也將要行動了。目標是聖杯像。」部長說道。

「聖杯像?」準問。
註解:聖杯像就是自由女神像。

「我們已經事先在那設置了兩台愛國者飛彈、數名一等大兵。」
註解:美國士兵又被稱美國大兵 一等兵加上美國大兵就是一等大兵。

「時間只剩下一點點了,你最好先上路。」部長望著手錶說道。只是等部長抬起頭來,準早就不見了。

「呵…真是來無影去無蹤阿…」部長說。


美國聖杯像現場。

四台無畏級船艦對著自由女神發射著飛彈,兩台愛國者飛彈防護的很吃力,因為總是趕不上時間擋下全部的飛彈。

「就是那些嗎?看來我還是高估了蘇聯人,帶五個炸彈還會留下一個。」準拿著望遠鏡說道。

「趕快去解決他們吧!」準自言自語。並且快速跳入清澈的海水中,游向船艦。

準憋氣游到船底,並且裝上遙控型C4炸彈。
註解:那是未來的遙控炸彈,威力跟定時炸彈是同級的。

當準將一個個船艦炸光時,蘇聯登入鑑來了。


船艦直衝向準,準趕緊潛到一旁。

大批蘇聯士兵登入在自由女神像旁的登入口。

「這麼多也不夠看。」準抽出兩把手槍,連續射擊著。

蘇聯士兵剛登入就一片混亂,到底該找出水鬼還是先去破壞女神像,他們完全混亂了。

那些沒有受過訓練的蘇聯士兵就只能這樣,任憑著準和美國大兵宰割。


就當蘇聯兵們被解決時,空中飛來數台空降機,數以百萬計的蘇聯士兵降下。

不過,這個強行登入的方案還是不成立。

他們一個個死亡,卻不知敵人在哪。


臥倒在樹叢旁的準,已經拿出了PSU-1狙擊槍。

快速的射擊敵人,槍槍命中心臟和腦部。

「好了!我們去作戰基地那吧。」準說道,數名士兵隨即放下機槍,拿起M16A2跟著準前進。

當他們走上街道,兩名分散的士兵作戰著,準趕緊衝上前。

「準少校!」一名新兵喊道。

「趕快解決完敵人,我們要去支援作戰基地。」準說道。

「是!」兩名士兵齊聲應道。

在準的幫助下,終於殺光了兵分二路封鎖路線的蘇聯士兵。

當他們到達基地後,開始準備進攻了。

「工程師們,快點修復橋墩!」作戰基地的將軍指揮著。

「收到了。」工程師們加緊趕工著。

「哎?你們準備好了嗎?」準問。

「是少校阿?準備的差不多了。」將軍轉身回答。

「我們休息一下就要行動了,必須快一點,不然難保蘇聯不會以空降的方法來對付我們。」

「是阿。」將軍回答。

「加快速度吧!松果。」準拍拍將軍的肩膀說道。

「盡力看看吧。」松果回答。


經過趕工,終於將被炸掉的橋修復完成,準帶著四隻警犬穿越橋端,對虎視眈眈的敵軍攻擊。準刻意繞過哨戒砲,由飛彈車平台開始攻擊。

準將三個爆破彈裝置在上頭,並且再由橋墩回到基地。

「所有人,跟我來!」準喊道。數百名士兵跟在準後頭前進著。


「敵人!發現敵人!」蘇聯的斥侯兵喊道。準本想先解決那人,可惜那人身後是數百名士兵。

「快跟我到載具庫!」準喊道。並且側著身邊攻擊邊跑。

隨著蘇聯軍跟上,準和士兵們躲到了載具庫後方。

「都到齊了嗎?」準問著。

「是」一個士兵說道。

「哎,我不是說你們。」準說道。

「希望這個按下去就沒有阻礙了。」準看著手上的遙控扭說道。

「轟隆-!」爆炸聲隨著準按下手中的遙控鈕發出。

由於飛彈車身上和一旁都是具有大範圍爆破的飛彈,導致整個蘇聯陣營瞬間毀滅般的爆炸了。

載具庫成了瓦礫堆,久久沒有動靜。

「嘶-」聲音從瓦礫堆中發出,一雙手推開石礫,松果心中終於燃起一點希望。

準從瓦礫堆中起來,他一手按住額頭,一邊站起。

隨著準站起,一旁的士兵也跟著掙脫瓦礫。

「好痛…」準緩慢的走著,松果快步的上前。

「做的真棒,少校。」松果說道。

「嗯嗯…還好,不過…先讓我睡一下吧…」準說道,接著便倒下了。

「少校?」松果問。

「…」松果愣了一下說道「好好休息一下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背水的一戰 第四章–韓國的戰神們

據說在南韓境內的實尾島上,有一批以十個人組成的懲戒兵隊,他們有的是黑道,有的是北韓來被捕的軍人,而他們唯一的存活方法就只有殺光眼前的敵人。

但是,最後這個計畫卻遭到南韓政府撤銷,要求訓練官們殺光那些人,在每一個人眼裡,他們就如同死神一般,只因為人們完全不理解他們的心中所想的。

八郎–實尾島懲戒隊隊長,原為北韓的入侵南韓軍隊,但是在南韓的反制襲擊下,北韓的軍隊大亂,八郎則是北韓軍隊中唯一存活的。

愛希雅–人稱吉祥物,不愛殺戮,算是個無辜的人,被南韓指稱是黑道女子,但是卻並非如此…她是個很文靜、美麗的女孩阿~尤其是手藝之好不在話下。

燃燒的火焰–王房來的老客人,個性很嗆,和八郎原先是死對頭,後來經過某事件而結伴兄弟。

作者:除已上還有七人,都是精英,但是…懶的寫了XD(眾歐)

某日,在實尾上,這支如同死神般的軍隊照往常訓練,那些訓練對他們來說都是小事情,已經毫無挑戰性質,他們現在只想趕快上戰場,因為他們可不想老死在這個『不毛之地』。

實尾島,一個軍事特別訓練用的島,上面除了建在山底盤的那軍營外,都是動、植物,最常見的則是有輕微毒素的蛇類,在那可是最好吃的特產。

一晚,訓練官接到了一個通知…而那通知的內容是「殺光所有在實尾島上的懲戒軍,否則明天一早,政府就會派來大批軍人殺光實尾島上的所有人,包括訓練官們。」

「這怎麼行?當初也是你們把他們帶來這裡的阿!」訓練官遲疑的說道。

「因為他們現在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威脅,不除掉必定會把我們自己害慘!」

「這是什麼道理?」訓練官說道。

「反正!我們給你兩天的時間,不執行就等死好了!」 
(其實,就算懲戒軍殺光,訓練官也會遭殃。)


而明早,懲戒軍混雜在實尾島的士兵之中照常訓練著。

當訓練到一半,一名訓練官面帶憂愁的往海走去。

「訓練官?」懲戒軍的士兵問。

「訓練官!要去哪啊?」懲戒軍的士兵問。

「沒、沒事,我要去買些食物回來。」訓練官回答。

「訓練官,能否幫我們買些糖果回來呢?」一名士兵問。

「好吧…」訓練官回答。接著坐著遊艇徜徉而去。

懲戒軍的士兵邊走回訓練場邊小聲說道「看來訓練官是不希望我們知道…一天之後我們就會被殺的事了。」

「是阿…」

「你們!就是你們,你們在談什麼?」另一名訓練官問。

「沒事,我們要回訓練場去!」兩人回答。

「那就快!」訓練官命令道。

「是!」兩人回答,立刻快步奔去。

「黃少尉,你別想阻擋我,你也不可能阻擋我的,他們死了我依然會活著的!」訓練官自言自語道。

傍晚,懲戒營的休息房間中,懲戒兵們討論著。

一名懲戒兵看著窗外,燈關了。

「他們休息去了。」懲戒兵轉身說道。

「今天…結束一切吧。」八郎說道。

「我不想殺死他們阿…」愛希雅說道。

「希雅,沒辦法顧慮這麼多了,難道要就這樣被他們殺光嗎?當初可是他們逼我們到這來的。」火焰說道。

「愛希雅,你可以留在這裡等我們…」八郎說。

「不,我不要留在這裡…我也不想就這樣被殺死。」愛希雅回答。

就在這時,門正要被打開。

「管理員要來了。」火焰說道。

此時燈關了起來,門剛好被打開,兩名士兵走了近來,正準備找開燈鈕。

「碰!」兩名管理員只感覺到頭部遭外力傷害,立刻昏死去。

「我們走吧!」八郎撿起槍說道。

「先去武器庫。」火焰邊撿起槍邊說。

「…」愛希雅嘆了口氣,跟了上去。


實尾島彈藥庫前。

幾名警衛在門前來回走動著。

一名警衛似乎感覺到風聲,正準備轉身,立刻遭到刺殺。

「快!拿了就走!」八郎小聲說道。

由上方俯瞰,他們從正門而入,剩餘的警衛卻什麼都不知道。

門被打開,只傳出單發槍聲,兩名警衛都死了。

懲戒營分別由北和東門進入軍營,分散行動著。

廁所前,火焰摸殺了一名上玩廁所的士兵,隨即另一個士兵來道。火焰趕緊躲起來。

士兵進入了廁所,關起那根本無法鎖起的門。

火焰放下死亡的士兵,一手拿著槍打開門,士兵遲疑的抬起頭,火焰快速的射殺。

槍聲傳出,士兵聞聲而來,立刻在軍營前展開激烈槍戰。

在黑暗中只看到火光而看不到人,這似乎是一場與惡魔的抗爭。

沒多久,士兵都被殺了。

指揮室。

「八郎?」最高訓練官問。

「長官,我不想殺你,你快走。」八郎回答。

「…」訓練官低下頭來。

「不管如何,我們不希望被無原無故的殺死,但是我們也不希望殺死你們,因為是你們把我們訓練成為一個軍人的。」八郎說道。

「…」訓練官還是沒說話。

「快逃吧,不要讓別人看到你。」八郎轉身準備離開,但其實那只是掩蓋淚水的方法。

「碰!」槍聲傳來,八郎遲疑的轉身,訓練官的手槍靠在腦旁,子彈帶著血濺在一旁的地上,腦漿不斷流出。

「訓練官!」八郎喊道,可惜人已經死了。

「…」八郎愣住了。


樹林中,剩餘的士兵追擊著誘餌,後面則是懲戒兵們。

誘餌兵到達轉角,上方一名士兵準備偷襲卻馬上被射殺,誘餌兵殺死埋伏後立刻逃跑。

他逃往水池,卻摔了一儌,這一儌使他立刻被射殺,不過士兵射殺他以後,馬上也被殺了。

領隊的,是火焰。

「哼,躲在水池裡的水鬼。」火焰往水池走去,一手深入水中抓起,那是最後的那名訓練官。

「不,不要殺我!」訓練官哀求道。

「怎麼能不殺你?」火焰裝成遲疑的樣子走上前。

「不!別、別靠近我!」訓練官怕的直直往後退。

「你想殺死我們,如今卻像個鼠輩一樣。」八郎站在後方說道。

「放心,我會讓你毫無痛處的死去的…可.惡.的.白.濫.官!」火焰說道,立刻拿起手槍往訓練官的腦門開火,並且連續打了好幾發。

訓練官死後,愛希雅放下槍來,那不是放鬆,而是哭了。

「愛希雅?」八郎問。

「讓她哭吧。」火焰一手阻止一邊說道。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背水的一戰 第五章–大伊拉克帝國的掃蕩(二分之一)

第五篇戰役–大伊拉克帝國的掃蕩

在韓國實尾島的懲戒營逃離的同時。

伊拉克也進行著一個激烈的戰爭。

盟軍的大掃蕩!

神無月–聯合國特殊行動總部高級間諜分部–任務是潛入伊拉克總部中盜取資料,盡可能避開敵人。
資料:曾完成潛入大中國叛軍總部盜取核彈機密文件的任務。
特徵:台下熱情,台上沉默,來無影去無蹤,總是能無聲無息的殺人。

龍貓堂堂主–聯合國行動指揮總部 團長一職–親自領軍掃蕩伊拉克的主要勢力。
資料:台灣籍,於大戰期間對抗過日本,於中台戰期間,指揮台灣軍守衛。
曾獲得十七個榮耀勳章、二十三個最成功指揮狀。
特徵:一向嚴肅,私底下很善良,經常待再指揮部幫助指揮一切任務。

零影之風–聯合國秘密行動總部 高級探員–進入伊拉克境內,爆破一切威脅盟軍的機械武力。
資料:參軍一年便升為上士,服役完後,受上司指令進入秘密行動總部,歷三年二十七次艱難任務都一一完成。
特徵:經驗豐富,什麼事情都以最糟糕的情況來預測,因此幾乎沒有什麼事情是意料外的。

在沙漠中,四百公尺以上的高空中,直昇機群平穩的飛行著,他們的目的地是穿越隔絕美洲和歐洲的海,經過廣大的沙漠,由中國轉達那天天發生戰爭的伊拉克。

這已經是第五天了,伊拉克零落的戰爭卻已經經歷二十幾場,盟軍的兵力由於沒有補給資源,也被迫撤出伊拉克。

「想不到我們的團長這麼帥。」一名士兵對著眼前,戴著帽子的男子說道。

「別拍馬屁了。」男子回答。

「團長先生居然也上戰場,想必這場仗難敖了!」另一名士兵說道。

「那我可是來錯了。」團長回答。

「距離降落距離剩下一百公尺,可以開始準備了。」控機員說道。

「Oh-----ya----!」士兵們喊道,團長似乎在想什麼。

「安全降落,可以下機了!」控機員說道。

「掰了。」士兵們說道。

「好了。現在,趕快開始堆沙包,我們要在這裡駐守,叛軍的路線剛好會經過這裡。」團長指揮道。


一名叛軍駐守在大堂門前來回走動,嘴上叼著一隻煙,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

「喀喳。」門突然被打開來,叛軍馬上轉身看著,但是卻沒有人。

此時,一個黑影從上方到達地面,叛軍根本沒有發現到。

就在這零點五秒都不到的時間中,叛軍的血液飛濺,一名身穿黑緊身衣,頭頂戴著夜視鏡的人,他是神無月。

「穿著這樣也不好在白天行動,看來還是得穿上這個破衣服。」神無月自言自語的拉走屍體,脫下緊身衣,快速換上叛軍的衣服,消失在烈焰下。

神無月穿著叛軍的衣裝,裝成新兵的樣子,逆行在叛軍之中。

「看來叛軍已經準備出擊了。」神無月在心中想道。

神無月順手拉住一個看起來挺順眼的叛軍問道「抱歉,我是新來的士兵,請問總部要往哪走呢?」

叛軍瞪了神無月一眼說道「往後走到底,市鎮中心就是了。」

「阿…謝謝。」神無月回答。

「哼。要不是官方給的資料根本不充足,我才懶的問你呢!」神無月心想道。

神無月經叛軍指示,到達市鎮中心,那是一個華麗的房子。

「叛軍的房子也這麼氣派阿?」神無月自言自語道,接著他毫不遲疑的走進去。

神無月憑著直覺左彎右拐,到了一個往地下走的階梯。

「難道就是因為地下密室的緣故嗎?」神無月心想。

隨著腳步走入,神無月進入地下密室之中。

「請示出軍證!」一名叛軍擋住了神無月的路。

神無月拿出軍證來。

「抱歉,你的軍證不合格,請離開。」叛軍說道。

神無月聽了叛軍的話離開,只是他並沒有真的離開。

神無月就等叛軍沒回過神來,時機剛剛好就在眼前。

「殺了他,可是就怕會敲道旁邊的警鈴。」神無月心想道。

「那就…飛刀吧。雖然我不是什麼小李。」神無月心想。

神無月拿出軍刀來,躲在牆後,往叛軍投了過去。

「賓果!」神無月小聲說道,軍刀不偏不倚的刺入叛軍的腦袋。

神無月用力拔出刀來,血水隨著刀抽出而溢出。

接著,神無月將叛軍拖開,用叛軍的外套蓋住血,走入暗室中。


「終於…到了。」零影躲在牆後說道,哨台上放置著照明燈,緩慢的照著。

零影等照明燈移動開來,就衝上前,躲在岩石下,光又走了。

零影喝了口水,直衝側邊,那裡有一個逃生口,零影帶的工具中有能夠打開門的東西。

「好了,幫幫我吧!小傢伙。」零影仔細的將萬能鑰鉂深入鑰鉂孔中轉來轉去。

沒多久,零影就打開了門,進入逃生道。


還有第二篇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01 , Processed in 0.675859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