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乂伊安乂

【長篇小說】 亂世戰爭

[複製連結] 檢視: 3625|回覆: 12

第十節 身分

「等等上去找亞櫻在一起問吧,要一起上去嗎?跟其他船員混熟點,總不能這兩天都在房間裡面吧。」我提議,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搭海盜船,我想海盜的個性應該都滿隨和且大方的。

「好啊,少領主,一起上去吧?」鐵山笑著問狄雷,但是他發現狄雷的臉色是鐵青的。

「怎麼了?狄雷,暈船嗎?」我問狄雷,他的臉色的確不太好。

「我說焰太啊……你耳朵什麼做的?你沒聽到剛剛鐵山叫狄雷什麼嗎?」幻沁一副受不了的樣子,我想了想,嗯?少領主?狄雷是少領主!?

「糟糕!不小心說太快了,對不起……少……不不,狄雷。」鐵山尷尬的對著狄雷鞠躬,而狄雷則是揮揮手。

「沒關係,既然在一起了就是夥伴,既然是夥伴就不該隱瞞太多事情,我們上去吧,一起跟亞櫻說明白。」狄雷笑了笑,好像早就想這麼做。

我們將行李放下後就離開船艙,狄雷走在前面,鐵山還是一如往常的跟在狄雷後方,我們到了甲板後,發現亞櫻跟牛克坐在船頭附近聊著,我們走過去,亞櫻笑著朝她們附近的位置比了比,叫我們坐下來,我們正好圍成一個圓圈。

「那個,其實我有一件事想對你們大家說。」狄雷說著,他看著牛克,但是他還是決定說下去。

「嗯?剛剛我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了嗎?」亞櫻問,她將金黃色的長髮順著海風往後撥順,露出她白皙的肌膚。

「都怪我說溜嘴……。」鐵山自責著,因為他不小心脫口說出了狄雷的身分。

「其實呢,我是霖明城的少領主,也就是霖明城領主的長子。」眾人驚訝的看著狄雷,不過我很疑惑為什麼大家的反應這麼誇張,不過就是個少領主,頂多就是比平常人多一份責任和多好幾份的錢,以及少好幾份的自由,為什麼大家那麼驚訝呢?

「哦喔!少領主啊,不過……霖明城是在哪裡呢?」我問,我發現幻沁突然倒在我身旁,牛克的嘴角則是開始抽動,至於亞櫻和狄雷則是尷尬的笑了笑,反應最小的則是鐵山……不對!他已經整個石化了。

「我靠,你是誰啊?快點把我的焰太還我,你這個白痴笨蛋傻瓜呆子……啊!」幻沁復活之後就是如滔滔江水般的濫罵,給他一個久違的拳頭,這次我不打算讓他昏過去,所以下手還算輕了,狄雷可是有事情要跟我們說。

「嗯……我來解釋好了,霖明城位於中央大陸,從商城走到那邊約需要十五天左右,那邊也是弓箭手公會的所在地,那邊的歷史已經有上百年了,是一個繁榮的城鎮,只不過沒有人口沒有商城那麼多就是了。」鐵山解釋著,而我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但是幻沁給我一個大白眼,就像是在說『不懂裝懂』的樣子,雖然我的確是似懂非懂。

「嗯,所以我的父親正是霖明城的城主,同時也是弓箭手公會的公會會長。」狄雷補充著。

「那你是精靈族的?」牛克說慢慢的說著,狄雷的臉上沒有太多的變化。

「對了,我以前好像就有聽說過霖明城的城主歷屆下來都是精靈。」

「那是因為霖明城的城主都是同一個家族的,而我們家族的種族就是精靈,所以歷代的城主都是我的親戚。」狄雷繼續解釋。

!?

「咦?剛剛那句話是誰說的?」我看看大家的臉,沒有一個人的臉上有著肯定的答案,只有牛克的臉色不太好,可是我覺得那個聲音很耳熟,但是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

「葛田,你給我出來!你又在偷聽別人說話了,小心再這樣會惹來殺身之禍。」牛克喊道,他鄧著他眼前的木桶,似乎葛田就藏在那裡一樣,不過聽剛剛的聲音就好像在我們身邊而已。

「我說老大,你又看錯地方了。」我發現我們所圍成的圓圈中間的木板的細縫有水『滲』上來,但是並沒有一直往外擴張,而是漸漸的堆疊上來,先是鞋子、褲子,到最後一個人型的『水』就出現在我們面前,接著顏色開始浮現上來,最後出現的就是剛剛引領我們到房間的船員,一個普通人的樣子,他就在眾目睽睽的行況下出現在我們面前。

「耶?你怎麼變出來的?」我問道,這時我突然發現自從上了這艘海盜船之後,除了亞櫻變活撥外,連我的言行舉止似乎也開始有變呆的趨勢。

「木板細縫上來的,沒看到嗎?」葛田一副理所當然的說。

「那個白痴是說怎麼變,不是說從哪變的。」幻沁幫我糾正他,也趁機罵了我,不過既然他替我省了口水,我就先不出拳吧。

[ 本文最後由 乂伊安乂 於 08-2-23 05:3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十一節  魔力屬性

「要怎麼解釋呢……你們懂魔力屬性是什麼嗎?」葛田好像真的打算講,他坐在牛克旁邊的那個位置,亞櫻往旁邊移了個較大的位置讓他坐下來。

「不懂。」鐵山回過神來說。

除了鐵山以外,其他人都沒多說什麼,看來只有鐵山不明白所謂的魔力屬性,畢竟他只是個戰士。

「讓我來解釋吧,魔力屬性簡單的說就是一個人身上的魔力的屬性,分別有風、火、水、雷、地、光、暗,以及無的八種不同的屬性,不同魔力屬性的人,使用同樣的魔法威力也會有所不同。這樣說好了,姑且不算修練法術的程度,我的魔力屬性是水,而焰太這個白痴是火屬性,」幻沁迅速的舉起手刀的防禦,好像怕我偷襲他似的,也藉機讓大家消化一下他的話。

「如果我們兩個都一樣使用同等級且相同的水系魔法的話,他的威力絕對不如我,因為水系魔法跟我的魔力屬性剛好吻合,而水系魔法又與焰太的魔力屬性相剋,所以他使出來的水系魔法威力會比其他屬性的人還要來的弱。

但是呢,如果我們都使用一樣的同等級風系魔法時,我們之間的威力差距就是靠天份來決定的,所以我的魔法天分比焰太還要來的好,火系例外。」幻沁說最後一句話時把頭別到後面,並且小聲的說,就像不願意告訴他們一樣。

「除此之外,如果焰太被水系魔法攻擊到的話,受到的傷害也會比其他屬性的人還要來的嚴重,反之我則會減輕傷害。每個人身上的魔力屬性是打從出生就已經決定的,而其中又以光、暗這兩種魔力屬性為兩種特別的種族分別擁有的遺傳性魔力屬性。」亞櫻補充著,並搜尋每個人的眼睛,就像是在問『有其他問題嗎?』一樣,但我想會問問題的也只有鐵山吧。

「我有問題!那個『無』屬性,是代表沒有魔力屬性的意思嗎?還有是哪兩個特定的種族分別擁有光、暗這兩種魔力屬性?」鐵山舉手發問。

『不知道有沒有算命師這職業,我越來越堅信我有當算命師的潛能了,哈~』我自言自語小聲的說,並且用手揉了揉因為打哈欠而溼潤的雙眼,牛克的眼睛跟我一樣,只是他如果也用雙手揉眼睛的話是一種自殘的行為。

「首先第一個問題,每個人都有魔力屬性,『無』屬性也是魔力屬性的一種,這不是鑽牛角尖的說法,這種魔力屬性是最普遍的一種,他不被誰剋,也不會剋誰,無論學什麼系的魔法都不會因為自身的魔力而有所差異,當然被攻擊的時候也是。」亞櫻說道。

「至於種族的問題,基本上我們這個世界分為五大種族,這裡有誰不知道嗎?」葛田雖然是問大家,但是眼睛卻是一直盯著鐵山,但是眼神中沒有帶半點輕視,反而有中愉快的光芒。

「人族、精靈族、獸族、天使族,以及魔族,這種連三歲小孩都會的問題我怎麼會不知道?」鐵山把眼睛瞇起來看著葛田,逗的我們哈哈大笑。

「如果真的要算的話半族人也要算進去,因為最近半族人的人數越來越多,也開始有部分賢者要將半族人加入五大種族裡面,但是目前還沒有這類的消息,所以目前還只是五大種族,五大種族裡呢,又以天使族和魔族為最稀有的兩個種族,而光魔力屬性就是天使族專屬擁有,暗魔力屬性則以魔族專屬擁有。」幻沁說道,鐵山則是從剛剛就開始邊聽邊點頭。

「說到天使族,我有聽過父親提過幾次天使族的外貌,他說天使族並非是人們想像中穿著白色長袍,頭頂光環,手拿弦樂器,並且有雙白色的大翅膀的樣子。」狄雷歪著頭想著。

「牛克大叔,你待在海上這麼多年,又見過形形色色的人,你有曾經看過天使族或魔族嗎?」亞櫻用手肘輕輕敲著,低聲的問。

「老實說,就算有我也分不出來,就像葛田說的,天使族的人並非是我們所想的那種型態,雖然是曾經有感覺到有幾個跟一般人不一樣的氣息,不過那都是好幾年前的事了,也許是錯覺吧!」牛克笑著揮揮手,好像要讓剛剛說的話當作沒發生什麼一樣。

「那天使族沒有翅膀嗎?」鐵山好像有點失望,一般人對天使的感覺,好像就像剛剛狄雷形容的那樣。

「有,不過他們的翅膀是用魔力讓他實體化的,否則他們的背上也只有兩道細長的疤痕而已。」葛田面對鐵山每個問題都認真的回答著,總覺得他很喜歡跟人說話,難道是人際關係不好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二節  氣

「為什麼有疤痕?」鐵山又問,他好像已經開始習慣不思考就直接發問了。

「好了,先別問了,我們現在的重點應該是葛田是怎麼從一攤水變成人的吧。」我打斷鐵山的問題,因為我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嗯,好吧,簡單的說,就是我身體有一種特質,這種特質就是可以讓我的身體直接變換成我的魔力屬性,也就是水。」我相信葛田已經用最簡單的說法表達出來了,因為鐵山的臉出現了一種『原來如此!』的表情。

「我從來就沒聽過這種事,魔力屬性不是應該是潛藏在人體裡面的一種『氣』嗎?為什麼會實體化?」亞櫻皺起了眉,疑問的問。

「我也不曉得,這是在我十年前,也就是六歲發現的,那個時候因為不小心打翻船上的酒桶,而要被老大打屁股的時候發現的。」葛田將嘴角互相緊壓在一起,露出無奈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說,你現在才十六歲,而且你六歲的時候就已經在海盜船上工作了?」我有點吃驚的說,現在仔細的看他,一頭金色的捲髮,膚色略黑,臉上有著幾道細小的傷疤,身高應該有一百八十公分(可惡,我才一百七十二。)的高個子竟然跟我同年紀。

「嗯,你們也還不是一樣,年紀那麼輕就在跑商,我看那個亞櫻和焰太的也應該跟我差不多年紀吧!」葛田先指著亞櫻後再指著我。

「巧的是,不是差不多,是一模一樣。」我閉上眼搔搔頭,亞櫻則是苦笑著點頭。

「話說回來,當初發現葛田的身體特質還真是場意外,當時要拿棍子打他的時候,把他的褲子脫下來時,發現他的屁股漸漸的變透明,然後就連身體、頭,直到全身都變成水,等他變成原型的時候還哭的一直在船上大鬧呢,哈哈哈哈哈。」牛克大笑著,我們也跟著笑起來。

「混蛋老大,說那麼多要做什麼?」葛田叉起腰,臉上開始紅了起來。

「沒大沒小的臭小子!」牛克往葛田的頭給揍了下去,讓我們笑的更大聲了,讓許多船員也回頭看了看我們這邊。

「對了,要怎麼知道自己的魔力屬性呢?」鐵山笑完後問著。

「就像我剛剛說的,魔力屬性是屬於一種潛藏在身體裡面的一種『氣』,只要會控制這種『氣』,就可以了解自己的魔力屬性,可以把它集在手心,在試著將它釋放,接著就可以在手上的外觀來看是哪種屬性,然而只要熟練點就可以自由的控制它,就像這樣。」

亞櫻說完後將眼睛閉上,接著她伸出它的右手,張開手掌後接著手心上開始有幾條細細長條狀的綠色氣體在亞櫻每根手指上繞來繞去,接著集結在手上,變成一個約一個拳頭般大小的小龍捲風,亞櫻往小龍捲風的地方吹氣,小龍捲風就向四處飛散瓦解掉了。

狄雷微笑著,也跟著亞櫻的動作,他的右手的手指末端開始出現小雷球,接著離開了狄雷的手指往上漂浮,當碰撞在一塊的時候變成一道小落雷,迅速的打在狄雷的手掌後還有幾條小閃電像在他的手上逃竄般的跳動。

我想我也合群一點好了,我閉上眼睛,去尋找那股在身體中沉澱的灼熱的氣,氣好像知道我在呼喚它,覺醒後便在我身上流竄,我慢慢將它們集中在右手掌,右手的感覺就像浸泡在溫泉中的感受,並不會燙,反而有種舒服溫暖的感覺,雖然幻沁上次摸過我這種狀態的右手後就起了水泡。我開始伸出右手,右手手掌浮出一個小火球,接著讓它越變越大,等到大家的臉上都浮上了火光後我才發現已經晚上了,我握拳,讓火焰從我的手指間的隙縫竄出。

「哇!沒想到你們都擁有元素魔力屬性!」葛田吃驚的說,他說了一個新的名詞,我想鐵山又有問題要問了。
「什麼是元素魔力屬性?魔力屬性這種東西很稀有嗎?」鐵山不解的問,我想也許他是一個當賢者的人才,遇到問題就一定想要知曉答案,雖然也許會讓人感到厭煩,但我想這並不算是一個缺點。

「不,我說過了,魔力屬性每跟人都有,但是大部分的人魔力屬性都是無,除非是遺傳性的,否則得到其他魔力屬性的機會非常非常的少,而元素魔力屬性就是除了無以外的魔力屬性,沒想到你們這團每個人都擁有,而且都各不一樣,真是太神奇了!」

「這樣嗎?那我也來試試看!」鐵山閉上眼睛,過了不久後他也伸出了右手,看著他的眉頭越皺越緊,我們看的也滿替他緊張的,過了半分鐘,鐵山的手依然沒有半點變化,鐵山也慢慢睜開眼睛。

「難道……我真的就沒有魔力屬性?」鐵山失望的說道,我們也很替他感覺到可惜,從他剛剛看到我們的眼神看來,他似乎也很期待可以擁有元素魔力屬性。

「你怎麼講不聽呢?就跟你說沒個人都有魔力屬性了麻!」葛田說完,我發現了鐵山的手有了一點變化。

「哼,你們在說什麼?鐵山的魔力屬性不是已經顯現出來了嗎?」我悶笑一聲,並跟狄雷拿取一隻箭,他始終都背著一把弓和一個箭桶,弓箭並非一體成型,而是樹隻般由中心向外擴張而成,枝節的末端特別突出,銀灰色的外觀令人猜不著那把弓的材質,狄雷則是不在意我一直把視線停留在那把弓,而是從背在背後拿出一隻箭,他笑著,我想他也了解了,我伸手接過。

「手保持這個姿勢,把氣控制好,現在的感覺可別忘記,否則後果我們不負責喔。」狄雷笑著說著,我則將弓箭拿起,鐵製的箭頭朝下,垂直的放在鐵山的手掌上,對準角度後我就鬆開手,弓箭迅速的往下掉,鐵山果然很聽狄雷的話,雖然他有點擔心的閉了一下眼,但是手連抖一下都沒有,而弓箭就這樣落在鐵山的手上。

[ 本文最後由 乂伊安乂 於 08-2-27 08:4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26 , Processed in 3.09684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