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亂世戰爭

[複製連結] 檢視: 3659|回覆: 12

第一章 - 商城-夢貝斯盛

在位於世界大陸中央,有個名聲橫跨許多世界大陸的城市-「夢貝斯盛城」,只要是商人,絕對不會有人不知道這座城,每天在城裡的市集總是能看見來來往往、服飾裝扮各不相同的人,城裡市集有名的原因除了佔地大、且又位於各世界大陸中央「中央大陸-艾斯帕大陸」地區,就是商人總公會的所在地。

商人榮譽值扣除之理由:

1.強迫、過度、行為惡劣的推銷,經由顧客檢舉以及查證後,罰商人違規條例低級處罰。

2.偷竊商品,違者將必須付出該商品價錢的十次方金錢,以及商人違法條例中及處罰。

3.販賣生物(特定物品不限在此),違者罰商人違規條例高級處罰。

以上為常見的條例,歡迎各位顧客、商人檢舉。

其餘詳細條例請到商人公會查詢。


商人榮譽值增加之方法:

1.所販賣出的商品價錢的10%,價錢之數字則加入榮譽值(小數取兩位)。

2.由顧客自願以一個十塊銅板來增加該商人一點榮譽值。

3.由商人公會所辦的活動獎項增加。

其餘詳細條例請到商人公會查詢。

商人榮譽值功能:

1.依照目前擁有的商人榮譽值來申請攤位的位置等級。

2.在商人排行榜上名次依榮譽值而排列,榮譽值越高,排名越高,攤位人氣會提升。

3.依照目前擁有的商人榮譽值而定,能接的商人任務增加。

其餘詳細條例請到商人公會查詢。

「看這密密麻麻的佈告欄真吃力,不知道那小子好了沒……」我自言自語的說,抬頭看著隔著強化魔法玻璃的商人公會佈告欄,裡面貼著幾張有關商人的事項,上面排列的公告不少,一張一張整整齊齊的排列在佈告欄上,公告的空隙似乎一點都不捨得留,還有幾張公告事項沒看完,眼睛已經很吃力了。

在佈告欄裡面的每張公告末端都有印商人公會徽章的圖樣,代表著每張公告的是由商人公會發出來的,每個不同的公會內,皆有代表的公會勳章的圖樣。

我往後看,眼前盡是許多排列整齊、樣式統一的高樓,陽台上有的還掛著幾件要晾乾的衣飾。

房屋雖多,但道路上很空曠,路上只有幾個閒逛的行人,勉強可以找到幾個稀疏的攤位,我把目光拉回,移了移位置,把擋住我視野的佈告欄移離開我的視線,接著看到的是人山人海,這樣的景色雖然在進城的時候就有看到,但是跟我剛剛看的景象形成極大的反差。

儘管攤位位置已經規劃的很整齊,但光是這個東西就可以塞三分之一的城,其餘的則是被建築物以及行人給佔據,偶爾還可以看到商隊來到此地。

我還是在這裡等幻沁回來好了…我不難想像身無分文加上路痴的我過去那人擠人的地方會是怎樣,正當我轉過身要回佈告欄時,突然我撞到一個東西(?),讓我反射性的後退了幾步。

「喔……!抱歉抱歉……」前者是因為感覺到鼻子的疼痛所發出的聲音,後者則是發現是撞到人所道的歉。

此時在焰太眼前出現一名女子,五官十分清秀,她擁有著金黃色的長直髮,在陽光下顯得特別耀眼,此人身材不矮,比焰太矮了點而已,雖然身上沒有什麼太多的華麗裝飾,有的只有幾個耳環以及戒指,但被她迷人的長髮所掩蓋住一部分,但焰太感覺的到,此人的氣質並非一般人。

「恩……我沒事……你還好吧?」那名女子搓著剛剛被「襲擊」額頭,沒有責怪焰太,反到過來關心他。

這名少年看起來年紀似乎跟我差不多的樣子,有著很特殊的暗火色的髮色,頭上的裝飾品只有綁在額頭的頭布,雖然看起來是個平凡的少年,但總覺得似乎哪邊很……神秘!?



[ 本文最後由 乂伊安乂 於 07-12-12 05:4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節 - 幻沁登場

「我沒事,真對不起,剛剛太冒失了,回頭的時候沒注意到後面有人。」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不,是我的錯,看完公佈欄之後回頭時也沒注意到後面有人。」那名金髮女子有點慌張的說。

「嗯?公佈欄後面也有公告嗎?」我疑惑的問她,因為我剛剛看著另一面的佈告欄,並藉機打斷剛剛兩
人頻頻道歉的場面。

「有,佈告欄是兩面的」她比了比佈告欄。

「恩,我只是在打發時間,你呢?」我觀察另一面的佈告欄,上面有夢貝斯盛城的地圖,城裡一共有三個門,西門、南門、東門,而上方位置則是屬於城堡,而我所在的位置正式位於西、南、東門的交接處的中央地帶,南門比其他門都來的長,因為南門算是主門,整條道路充滿著攤位,而旁邊是一些較著名的旅館、餐館,在地圖上都有標示出來。

「恩,你第一次來這裡嗎?」她問著對這面佈告欄充滿好奇心的我,此時我的神情就像在看藏寶圖一般。

「對阿,我是從東方大陸來的,對這城市還很陌生,對了,我能問妳的名字嗎?」問了這問題,我停止了在佈告欄上的探險,看著她的表情,此時她遲疑了點,正當我想跟他解釋時,她慢慢的說出了她的名字。

「……亞櫻,依莉絲.亞櫻,你呢?」依莉絲.亞櫻,她的名字我在心裡默讀了一遍。

「焰太,澤村.焰太。」就在當我說完我的名字時,突然有個男孩在旁邊衝過來。

「焰太,我……我回來了。」我看見一名藍色頭髮的男孩又喘又累的向我跑來。

那名男孩有著一頭特殊的藍色頭髮,和一臉可愛的稚氣的臉龐,穿著一件長到快到腳踝的純白的披風上有金黃色些許的符號裝飾著,在他奔跑時,披風飛起的高度並沒有超過他的腰,看起來似乎很厚重,但那名少年移動時卻很輕便。

「你跑去哪裡?害我等那麼久,死幻沁。」他就是害我一直苦等的幻沁,我對他手上那一包東西很有興趣,不知道他是去做什麼,只丟下一句「在公佈欄等我。」就衝出去的傢伙。

「喂……別這樣看我,我去買這個。」簡短的兩個字,他把手中那包包袱打開,兩面放著兩套套裝。

這啥?」我把裡面的東西拿起來,一件一件快速的看過去,有頭巾、衣服、褲子、鞋子……等一些服飾。

我沉默了一陣子,我眼睛咪著,慢慢的把『不友善』的目光丟到幻沁那一臉無知的臉上,此時我感覺我
後面出現了條惡魔的尾巴。

「多少錢?」簡短的話,我希望聽到的答案讓我不至於會「動腿」。

「一套兩千元,兩套才四千元喔!」哦喔,原來兩套才四千元……才四………

幻沁依然笑著看著我,彷彿是希望我對他有任何讚賞,此時我舉起那沉重的腿,正當我把腿高過於幻沁的頭時,我發現我旁邊還有亞櫻,她的目光讓我的腿放下的速度降低了許多。

「喔!痛耶!死焰太你幹麻踢我?」幻沁摸著頭,似乎有很大的不解。

「不痛踢你幹麻?你忘記師父要我們出來幹麻的嗎?」我慢慢收起腳,並向他解釋他該踢的原因。

「咦?姊姊,你好漂亮喔,你認識焰太阿?」幻沁笑著看著亞櫻,似乎沒理會焰太。

「應該……算吧。」亞櫻看著幻沁,笑著回答,無論什麼女生,受到天真的孩子稱讚都會很開心吧。

「要去南方大陸找他的朋友拿很重要的東西,物品很寶貴,並且也是訓練我們,重點是他只拿六千塊給我們到南方大陸來回,而你一天就花了四千塊,來回南方大陸的船票少說也要兩千。」我自問自答,希望他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妳叫什麼名字呢?我叫幻沁喔!」幻沁不等亞櫻先回答,自己搶著說出自己的名字。

「依莉絲.亞櫻……」亞櫻偷偷看了焰太一眼。

「妳怎麼一個人嗎?」幻沁望了望亞櫻身後,似乎在尋找什麼。

「不…恩……應該算吧。」亞櫻的回答似乎連自己都不敢肯定的樣子。

「現在剩下的錢連能不能來回南方大陸都不知道了,你還這麼悠閒……」我對他的行為感到不滿,但除了花錢,還有一件事情。

「很好聽的名字耶!妳幾歲呀?焰太十六歲,我十二歲喔。」幻沁依然笑咪咪的向亞櫻問東問西。

「……我也十六歲。」亞櫻整顆頭都轉向焰太了,頭上似乎還有不小的藍色汗滴?

「就算真的需要沙漠套裝,你也考慮一下價錢,不然用我們原來裝備去也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我心中默默的說。

「哇!好巧喔…妳跟焰太一樣大耶!」幻沁愈笑愈甜了。

「恩,你確定不回焰太的話……?」亞櫻卻是愈來愈擔心幻沁……。

「……」我沉默,但我發覺我的拳頭越來越熱。

「你對這裡很熟嗎?我們對這裡都很陌生耶。」幻沁似乎無視亞櫻的話,但好像是更無視焰太。

「恩,很熟,焰太他……」亞櫻看到焰太站在幻沁的背後,那雙眼睛似乎已經被已經氣到都變血紅色
了,加上不知何時冒出的惡魔尾巴,整個人看過去就像魔鬼一般。

「聽我說話!!」我把拳頭高高的舉起,然後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幻沁的頭上給垂了下去,之後似乎還聽到幻沁的哀嚎聲(?)要不是附近吵雜聲不小,我想連南門的守衛的聽到吧。



[ 本文最後由 乂伊安乂 於 08-1-6 08:0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節 - 任務決定!

在一間寬廣的房間內,照亮四周的光線閃爍著,房間內有兩人圍著桌子正在談論,而在床上則有另一人昏睡(?)著。

「條件就是這樣,希望你們可以接受。」亞櫻誠懇的看著我。

「可以,我答應了!」既然都是對我們雙方都有益的事,我沒理由不答應,而且這樣都互不相欠。

「嗯!接下來就看幻沁的意思了。」亞櫻笑著說。

「不用,那個傢伙不管說什麼都得讓他去,況且那個傢伙那麼愛玩,一定會答應的。」我肯定的回答,並看著床上的那個傢伙。

幻沁在床上的翻滾了幾下,然後慢慢的爬起,然後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氣才盡力把眼睛開一個小縫細出來,之後看一下四周的環境,有點慌張的樣子,之後目光掃到焰太以及亞櫻才比較放心。

「喔…頭好痛,我沒記得我有喝酒耶。」幻沁摸著自己的頭,摸到硬物,才發現原來是之前焰太打下去的大包。

「終於醒了阿?」我無奈的笑。

「這裡是…豪華的旅館!?你們沒對我怎樣吧!?喔…痛耶!」幻沁看看四周,抬頭望著精緻的水晶吊燈,牆壁上的顏色像雪一般的潔白無暇,上頭還掛著幾幅風景畫,之後在以誇張的語調說著話,之後在用門牙咬著下嘴唇看著焰太與亞櫻,結果換來焰太丟過去的無情茶杯。

「白痴…欠揍的傢伙。」我無奈的說。

「呵呵。」亞櫻遮著嘴笑著。


我和幻沁以及亞櫻站在一個約有我兩倍高的門旁,旁邊的男侍者笑著幫我們推開了門,外面的陽光稱不上刺眼,但還是足以讓我們的眼睛感到暫時的刺痛感,我們正位於西門道路那個方向,亞櫻叫我們在西門等著她,接著她就慢慢的走向城堡那個方位。

「對了,幻沁,其實亞櫻的身分是商人,而職業是個魔法師。」我搖了一下幻沁,好讓他停止對著天空的神遊,並用這些話來暗示等等要做的事。

「…那我們等等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護亞櫻以及貨物的安全直到沙城-特斯奇囉?」幻沁思索了一下回答,出乎我意料,這些事情我都還沒說他就明白了,雖然這種驚奇對我來說是見怪不怪。

「商人基本上得到獲利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最常見的擺攤,另一種是屬於運送貨物的方式,又俗稱為跑商,貨物種類可以像商人公會購買來到別的城市交易,目的地愈遠獲利愈大,甚至跨越世界大陸運送貨物都可以,相當於擺攤,跑商顯的更能自給自足,但是相對的也有其他無法掌握的因素。」幻沁解釋著,彷彿自己就像商人公會的解說員一般。

「無法掌握的因素,你所知道的有哪些呢?」我想了解幻沁到底了解多少。

「一些凶暴的怪物,會主動攻擊人類,但其中最危險的莫過於怪物,而是盜賊,專門搶奪商人的貨物,並以特殊管道在變賣出去,現在地下組織都出現地下盜賊公會了,而因為這種消息傳出,劍士公會也打算與商人公會合作,以劍士來保護商人運送貨物,並且在商人的運貨獲利中抽出一些金錢來與劍士達成互利關係,也避免劍士因邪念而加入盜賊。」幻沁的智慧足以讓他舉一反三,我靜靜的聽他的解釋,此時亞櫻也已經來了。

此時看見亞櫻牽著一隻把他高一點點,背上有個載具的駱駝,上面裝滿了箱子,載具旁邊整齊的掛著幾排黑色盒子,盒子上有些金黃色的雕刻物,走近才發現,在亞櫻牽著的駱駝後,還跟著兩隻載更多東西的駱駝,而那些駱駝上也有一些裝飾品,以銀色為主色,上面鑲著幾顆寶石。

「你們要從東門還是西門?東門離港口比西門遠一點,但是西門那條路的怪物比較凶暴哦。」亞櫻看著我和幻沁。

「西門,而且逗留在城裡的時間愈短愈好,從西門到東門的路雖然不短,但是途中會被很多人發現,現在直接到港口,可以躲過許多目光。」幻沁解釋完,亞櫻似乎嘴角上揚了一下。

「果然剛剛我沒聽錯,幻沁真聰明!」亞櫻稱讚道。

「也還好啦,這些都只是在書上看到的,我什麼書都看。」幻沁害羞的搔搔頭。

「嗯?妳剛剛聽到我們的對話嗎?」剛剛我跟幻沁在說話時,亞櫻還沒出現在我的視線內,而且那時廣場雖然沒有太多吵雜聲傳來,但一般人在那距離來說,我們對話的聲音,一般人應該是聽不到的。

「嗯…不知道為什麼,我聽力比一般人都還要好。」亞櫻微笑著。

「好啦,總之,我們先上路吧!」收起剛剛有點嚴肅的模樣,幻沁回起昨天可愛的興奮模樣,真是捉摸不定的傢伙。

[ 本文最後由 乂伊安乂 於 07-12-12 06:2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看起來好像會很精采~而且幻沁真的好可愛!O///O
希望出文的速度能快點(?)
對了!我是今天才加入的會員,請多指教囉ˇ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節 熊

離開了南門,我這才更仔細的觀察城牆上的裝飾,每隔一定的距離就鑲著增強城牆防禦的紅寶石,強化硬度的綠寶石,每顆寶石看起來閃亮的就像太陽,但又沒有那樣的刺眼,除了寶石,城牆上雕刻著咒語以及一些看起來很柔和的符號,看著似乎沒有盡頭的城牆,我們離夢貝斯盛城愈來愈遠,一片望去,生氣盎然,走了一段路後,原本亞櫻還是堅持跟焰太他們用走的,但是幻沁極力推阻,亞櫻只好坐在身上滿是載具的駱駝,而跟在後面的兩隻駱駝依舊還是跟的很緊,漫長的路程,焰太一行人靠著聊天來打發時間。

「原來你們是來自東方大陸,我有聽到你們說是你們師父叫你們到南方大陸找人拿東西?那你們怎麼到
中央大陸呢?」亞櫻問道。

「因為師父他也要到西方大陸拿東西,然後帶我們到中央大陸之後他就出發了,他也沒跟我們說要拿什麼,就連我們要拿的物品也不知道是什麼。」我解釋道,之後幻沁接下去說。

「他只給我們張地圖,找那個人的所在地,聽說好像從年輕時候就跟師父是很好的朋友了。」幻沁比了比身上的斗篷,意思是指地圖在披風裡面。

「能給我看看嗎?也許我知道那人也說不定。」亞櫻熱心的問。

「抱歉,師父說過,除了我們以外,其他誰都不能給他看」幻沁苦笑了一下。

「不會,沒關係。」亞櫻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對了,那亞櫻來自哪裡?」我問道,想藉機化解這道尷尬。

「北方大陸-吉貝雪。」亞櫻慢慢的回答。

「哦,滿遠的耶,那你是從北方大陸跑商到中央大陸的嗎?」幻沁似乎想到什麼的問。

「對。」亞櫻對幻沁笑了一下。

「那你應該也有跟你從北方大陸來的夥伴吧?」幻沁問。

「嗯,但是我們在進城沒多久之後很快就解散了。」亞櫻的表情似乎…有點失落的樣子?

「難怪之前我問你有沒有同伴時,你的回答很遲疑的樣子。」幻沁一副理所當然的說著。
我靜靜看著亞櫻,她金黃色的長髮,隨著駱駝的晃動擺動著,彷彿向是海浪一般,白皙的皮膚就像白雲一樣,瞳孔是水藍色,但是眼神卻有種淡淡的憂鬱,這是我第二次這麼仔細觀察她。

「哎呀!」看的出神之餘,發現我踩到一個軟軟的東西(?),在踩下去之後馬上的移了腳,但我還是不禁的叫了出來,此時亞櫻和幻沁都轉過頭來看我……腳下的東西。
我看了我腳邊,發現有一隻約枕頭這麼大的小熊,看見他的眼睛各有一條小瀑布,此時我只有個無奈的表情。囧!

「哦喔,焰太,你…你做了什麼?讓這隻這麼可愛的小熊哭呢!」幻沁表情誇張的看著我。

「阿!我不是小心踩到他。」我急忙解釋。

「不是故意就不用對不起了嗎!?」幻沁生氣的指責我。

「嗯…我也覺得焰太該道個歉。」亞櫻看到小熊的小瀑布,也忍不住同情起來。

「好啦好啦,小熊,對不起啦…」我像小熊道歉,沒想到他竟然給我一個白眼。

小熊不理回我的道歉,頭也不回的就往旁邊的樹林跑走,看他一直擦著小瀑布,真怕他跌倒。

「唔!」小熊叫了一聲,小熊用小手擦眼淚的時候,不小心踩到石頭跌倒了。

「哇靠,有沒有那麼準阿。」我心裡想著。
由於小熊的姿勢是呈大字型的趴著,看他的頭轉了九十度,似乎想看看我們的表情,但轉到一半又馬上
轉回去,跑的速度又變快了,此時我們三個人的頭上都出現一個藍色的大汗滴。

「…怎麼辦?」我打破了奇怪的沉默。

「嗯…連我也不知道了」幻沁思考了一下。

「先走好了。」亞櫻說的也對,在這裡發呆也不是辦法,但我的愧疚還是壓抑不下來。

[ 本文最後由 乂伊安乂 於 08-1-6 05:1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節 - 不能碰!

「不知道那隻小熊現在怎麼了。」我低著頭,不知道的人以為我是在心情不好或是在找錢,其實我是怕在踩到任何生物,但這時我發現踩到小熊的地方上似乎有一些液體?還有一些玻璃碎片。

「那是……?」我說著,但幻沁似乎沒聽到。

「總之不可能會沒事的,因為你的腳……」幻沁說到一半,偷偷看了亞櫻一眼後就停止繼續說下去了。

「焰太的腳怎麼了嗎?」亞櫻察覺幻沁的猶豫,然後問著我。

「恩…沒什麼。」我笑了笑。

焰太一行人走在四周都是樹林的地帶,周圍的樹叢上有幾隻蝴蝶在互相追逐著,鳥語間伴隨著花香飄來,彷彿是天堂般,但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前兆。

「吼喔喔喔喔~~~!!!」這陣嘶吼聲如怒火落雷般,震動了地面,塵土被揚了起來,鳥兒紛紛因驚嚇逃離,低沉而宏亮的嘶吼,聲音的來源就在焰太的正後方。

「嗯?」我轉過去,看見了一隻約有半顆樹長的野獸,在樹的陰影之下,那雙閃亮的利爪以及尖銳的牙齒而外的閃耀。

「焰太,別攻擊它,不過它會攻擊你喔。」幻沁指了指野獸腳邊的地方,一隻小熊正躲在野獸的腳後,但卻一直在偷看著焰太。

「剛剛的小熊?是它父親嗎?」亞櫻說著。

「焰太,人家找你報仇囉!絕對不能傷害它唷!」幻沁認真的說。

「連碰一下都不能嗎?」我提出問題,難道要我跟它玩捉迷藏嗎?

「當然!」幻沁大聲的喊著。

「唉,算了。」我的抗議被駁回了,只好對他投降,無理的事情我總是爭不贏幻沁的。

話剛抱怨完,野獸離開陰影的位置,在陽光照射下,照亮了身上褐色的毛皮,脖子上的毛是白色的,與身上的毛有著極大的不同,而它身上有些傷疤,他的頭動了動,像是在聞東西,當他停下來的時候馬上直奔焰太。

「是隻大熊呢。」我興奮的笑著,也衝向大熊,我可不想與它硬碰硬,畢竟後方還有亞櫻她們,先把距離拉開。

我巧妙的躲開了大熊攻擊的軌道,而到它後方的位置,而我發現那隻小熊已經不在附近了。

我停下來了,大熊也因攻擊落空也停下動作,我們雙方戰在原地,也許大熊跟我也一樣在思索著戰術,
但是不能傷害對方且又要全身而退……對我來說還真難。

「吼喔喔嗚喔喔!!!」大熊仰天長嘯,聲音比剛剛的吼叫聲又響,停下後又發了瘋似的朝我衝過來。

「怯!」我嘴裡唸了一個無意義氣音,因為這場戰鬥的限制可不只一個唉。

此時瘋狂的野獸也已經到了我面前,它伸出它的利爪,以衝過來的加速度加上手的擺動,增加了許多威力,我頭一偏,閃過了這一擊,揮空的利爪降落到了土地,地面硬生生的開了個大洞,泥塊和石塊被打上來,大熊另一手也沒閒著,用另外一隻手掃過來,我往後跳,它卻以剛剛掃過來的速度順勢把種在地面的手給拖起來。

「看來它不笨嘛。」這種瘋狂的舉動真的只是替小孩報仇嗎?我心理想。

我以為這種瘋狂也無意義的攻擊模式會一直持續下去,但是此時的它正站在原地,低著頭,它正在嗅一個味道,一個東西的味道。

「吼!」大熊,看了亞櫻它們一眼,馬上衝過去,這個舉動讓幻沁和亞櫻都很疑惑和驚訝。

「可惡!」我雖然是面對亞櫻她們,可是大熊的位置離她們比較近,一定得阻止,我不擔心幻沁那小子,但畢竟還有一個亞櫻在。

我一邊衝過去一邊說著無意義的話,但此時,我停下了腳步,亞櫻和幻沁已經在備戰狀態了。

亞櫻召喚出她的武器,木質的魔法杖上鑲著許多綠色與紫色的小魔法碎石,微微的散發出魔法石的光芒,許多符文被刻在法杖上,亞櫻雙手握在法杖上,就像準備隨時發動攻擊。

幻沁還沒做任何動作,只是待在亞櫻身旁。

「亞櫻,你保存魔力吧,如果有事的話就交給我,我們現在的身分可是保鑣喔。」幻沁對亞櫻笑了笑。

幻沁手上沒任何武器,在沒有手中沒有媒介的情況下,手中出現了符文圍繞的魔法陣,裡面包覆著藍色的六芒星陣。

「冰障璧!!」幻沁喊著,手中的魔法陣往下壓,地上豎起一塊長扁的透明的冰塊,可以看見大熊直奔而來,而大熊也被這魔法嚇到了,而減緩自己的速度。

『幻沁在手中沒有魔法杖的媒介之下就用了中等的防禦魔法……實力不可預測……。』亞櫻盤算著。

[ 本文最後由 乂伊安乂 於 07-12-13 02:2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嗯,焰太呢…?」幻沁的目光在大熊後掃描,發現焰太是背對著他,並且在地上找什麼東西似的。

「你在搞什麼阿!怎麼在那?」幻沁看著遠方的焰太,聲音宏亮的喊著。

「我等一下在解釋,你最好先把冰障璧解除掉,我有個想法。」
我喊著,我希望我的想法沒錯的話。

「什麼?算了…最好是這樣,搞砸你就完蛋!」雖然是這種不合理的要求,但是幻沁也是答應,因為他信任著焰太。

正當大熊要撞擊到冰障璧時,冰障璧化成了藍水,水則慢慢的化成了水藍色煙霧,漂到了幻沁手上,然後就像被吸進去似的。

「幻沁,你為什麼這麼信任焰太呢?」『魔力吸收…幻沁為什麼會這種魔法,他跟焰太是什麼關係呢?』亞櫻心想。

「因為目前為止,我還沒死阿。」幻沁笑了笑,帶點驕傲、自信的笑。

此時大熊因為剛剛向冰障璧攻擊而揮空的力道收不回來,重心不穩,但他與幻沁他們的距離只差了幾十步的距離而已。

「好!」我拉起長褲,正準備拆下在腳上的護具時,熟悉的嘶吼聲又再度在這大地響起。

「吼~!!」此刻出現一陣怒吼,但這次聲音的來源並不是我們眼前的大熊。我們的行動,包含大熊,像被暫停住,接著動作一致的往聲音的來源看,出現了另一隻的大熊,剛剛焰太踩到的小熊躲在那知道熊的腳邊,但還是露出一隻眼睛來觀看前方的景象。

「這個樣子,不像是想要攻擊,比較像叫大熊停手,你們看她的腳邊…」亞櫻提示著,我們發現那隻後來出現的大熊走過的足跡有著血跡,而且剛剛那隻小熊還躲在那隻熊的腳邊。

「大熊一家族?那他就是媽媽才對!」幻沁理所當然的推斷著。
大熊看到那隻受了傷的熊,怒氣就像被澆息,走向那隻受傷的熊,我也沒防備的與他擦肩而過。

「笨蛋,你剛剛想要做什麼?」我一過去幻沁就質問著。

「衝過來,擋住他的攻擊,和確認他的目標。」我簡單的回答。

「來得及嗎?」亞櫻的臉上浮現出了疑惑的表情。

「可以的,話說我在剛剛踩到小熊的地方找到這些。」不對亞櫻的質問多做解釋,我往口袋伸,拿出了幾片碎玻璃,上面還殘留著幾滴液體。

「嗯?」幻沁聞了聞,之後亞櫻的頭也靠了過來,離我的手還有段距離,但是好像已經知道是什麼。

「是聖水。」幻沁和亞櫻異口同聲的說。

「恩…應該是小熊剛剛要把聖水帶給那隻熊療傷的吧?」我回答,換來幻沁的拳頭打在我的後腦杓。

「那你就是讓大熊發飆的罪魁禍首,但是為什麼他攻擊的是我們呢?」幻沁收起在紅髮上的拳頭後拍了拍,好像想拍掉灰塵似的。

「我想…他的目標應該是我駱駝上的貨物,我記得我裡面也有運送來自西方國家的聖水。」亞櫻指了指他的駱駝背上的盒子。

「熊的嗅覺有這麼敏銳嗎?」我問。

「這種熊的嗅覺很靈敏,可以把一個味道記得很牢,也可以追蹤自己想聞到的味道,就算是幾公里外。」亞櫻解說著。

「敏銳的嗅覺、脖子上的白毛,這些特徵…白領黑熊?」幻沁慢慢的說道。

「沒錯,幻沁真聰明,等我一下。」亞櫻到了駱駝背上,拿出了一盒黑色箱子,將手放在箱子上面,蓋子就自動打開了,接著亞櫻拿出了一瓶透明的瓶子出來。

「你不是要拿去給那隻熊吧?」我問了一個我已經知道答案的問題。

「恩,沒關係,只有一瓶,毀約所需賠的錢,在這趟跑商中還綽綽有餘,且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亞櫻笑著,我心裡還是過意不去。

「恩,笨蛋,別想那麼多,我們過去吧,白領黑熊的脾氣可是很溫和的,剛剛的舉動,是有人觸犯了它們的禁忌才會那麼生氣的。」幻沁解說著,他這時不想說什麼客套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七節-狄雷

「你們不用怕,這是聖水。」幻沁把聖水的瓶蓋打開,讓裡面的空氣飄出來,目的是為了讓白領黑熊們聞到氣息。

我們慢慢靠近大熊們,小熊知道沒有危險,就靠在母熊的身邊,一開始靠近他們的時候還有警覺心,但是當他們聞到聖水的味道時,警覺心就慢慢解除了。

「這是箭傷。」

「也許是獵人所傷害的,白領黑熊不會主動攻擊人類。」幻沁看到亞櫻的手正靠近,便把聖水交給了她。

「看來應該錯不了,還好不是傷到要害,而且傷口不深,箭頭已經被拔掉了。」亞櫻分析著。

亞櫻拿出聖水,她灑少許的聖水灑在傷口的周圍,接著用手指按住瓶口,讓聖水用滴的方式滲入傷口。

「這些你們就留著吧,還有,下次別偷拿或是偷撿商人公會的東西,那是很危險的。」亞櫻將約還有一半的聖水交給小熊。

亞櫻伸出了右手,把他移到傷口上面,亞櫻的手上開始產生綠色的光芒,周圍還有幾顆白色的光球飄著,母熊的傷口漸漸的開始癒合、變小。

「小心別在讓傷口感染了,這樣過沒幾天就好了。」亞櫻像是醫生與病人說話一樣,雖然不知道他們聽不聽的懂,亞櫻說完卻笑了笑。

「剛剛看到母熊走過的足跡有血來看,代表血還未凝固,看來傷口還滿新的,如果真的是獵人所攻擊的話,可能還會在回頭找獵物。」我這樣想說,幻沁點了點頭。

霎時,有一條細長的東西筆直的往母熊而來,焰太迅速的伸出手抓住,是一把箭,大熊因而開始暴躁起來,焰太將箭用手射向剛剛箭發出的方向,在那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音。

「再不滾出來就我自己過去了。」我淡淡的說著,並開始崇拜自己的預言,我真的想當算命師了。

「可惡,那可是我的獵物,你不要打他的主意,我找他找了很久了!」一個拿個弓箭的男子走了出來,身高比焰太高一點,驕傲的用下巴看著焰太。

「你要他做什麼?」幻沁冷冷的盯著他看。

「他是我的獵物!」

「如果說他現在是我的那你要怎樣?」我挑釁著他,我最不屑自以為是的人。

「可惡,看我的!」

那名男子迅速的從箭桶拿出一隻箭,但就在弓箭離開他的手的那一瞬間,一隻發光的箭矢連同弓貫穿了男子所發射的弓箭,正當要射進他的身體的時候,那隻發光的箭矢又消失了。。

「哇!」男子發出了慘叫的聲音,我們以為那隻箭會貫穿他的胸口,結果竟然憑空消失了。

這時有一位少年走出來,有著特殊暗綠色的髮色,他拿了一把形狀特殊的弓,穿著一件墨綠色的背心,身旁跟著兩個人,身上有配刀,打扮還算正常,但是看來格外嚴肅。

「狄…狄雷!!」這名少年吃驚的看著對方。

「你…你為什麼攻擊我!?」

「你為什麼攻擊他?」另一名少年反問。

「是他先搶走我的獵物,而且還強佔我的獵物!」

「你哪一隻眼睛看到他搶你的獵物,他們正在為熊療傷!」狄雷指著我們,激動著說著。

「可是那是我正在狩獵的…」

「自不量力!雖然白領黑熊平常不會主動攻擊人類,但他生氣後的下場連獅子都會畏懼,你真是無知道到無可就藥,如果你受傷,甚至死亡,是不是又要因為一個人引發獵補行動!?」

「……」少年低下頭來,好像開始思考他的所作所為。

「落克,找到竹禾了,你可以回去交差了吧?」他轉頭,接著在他身後的一個人緩緩走出來。

「好!竹禾,回去啦,你知道公會的人找你找多久嗎?嘻嘻,回去你就完了。」這個人嘻皮笑臉的,將手勾在竹禾的脖子帶著他往城裡的方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八節-重新上路

隨著竹禾與落克的離開,我們的目光都放在眼前那兩名陌生人上。

「抱歉,我們自己人沒管好,添給了你們這麼多麻煩。」狄雷將身子向前傾。

「沒關係,聽你們剛剛的對話……你們是弓箭手公會的人嗎?」幻沁看著眼前兩位陌生人。

「是的。」那名在狄雷身邊的人點頭。

「可是你不像耶。」幻沁恢復成以往稚氣的臉,並指著眼前陌生人的武器。

「呵,的確不像,我雖然不是弓箭手,不過我確實是弓箭手公會的人,弓箭手公會護衛小隊的隊員-鐵山。」鐵山看著腰際的配刀,臉上露出一點驕傲的微笑。

「我是萊.狄雷,弓箭手公會的小隊隊長。」狄雷正式的介紹自己。

「你們都知道我們的名字了,我們總不能不曉得你們是誰吧?」狄雷說道。

「澤村.焰太。」我答。

「依莉絲.亞櫻,是個魔法師,職業是商人。」亞櫻對他們點點頭。

「伊智.幻沁,也是魔法師。」幻沁眼睛睜的大大的看著鐵山與狄雷。

「嗯?」亞櫻發出疑惑的聲音。

「嗯?」我跟幻沁很有默契的模仿亞櫻。

「呵,不要亂學我!我只是很訝異一件事。」亞櫻笑著說。

「說說看。」我和幻沁又同時出聲。

「看吧!你們默契這麼好,我一直以為你們是兄弟呢!」

「以某方面是吧。」我想了想。

「其實呢,是因為叫澤村.幻沁太難聽……呃!」前者是很認真的說,後者則是被拳頭攻擊所發出的慘叫。

「我跟你到底哪裡像你這個……唉!算了,也許跟你真的有點像吧!」我吹著拳頭上的煙,發覺我現在突然對他的白痴行為得到免疫。

「哈哈,你們還真有趣呢!對了,有哪裡需要我們幫忙的嗎?」鐵山指著在旁邊的大熊一家族。

「沒事了,接下來就要靠它們自己了,要出發了嗎?」亞櫻問我,好像我是帶頭的一樣。

「等一下,你們先出發吧,我等等再跟上以節省時間。」幻沁沒懷疑過我做的事情,便帶著亞櫻走了,亞櫻雖然給我一個疑惑的眼神,不過她還是聽我的指示先跟幻沁出發,我好奇的是狄雷他們也跟了上去。

我走回熊的身邊,母熊還躺在地上休息,大熊則是已經了解狄雷他們沒有惡意,站在母熊旁邊待命,而小熊還是躲在公熊的腳後,露出一顆毛茸茸的頭來看我們聊天,我做手勢叫小熊過來,小熊看看母熊後就乖巧慢慢走過來。

我將頭布拿下來,撕了一段後再從新綁在頭上,我重新調整頭布的長度後在綁在頭上,並將撕下來的布綁在小熊的頭上,我還滿驚訝小熊沒有反抗的。

「希望下次見到你的時候,你已經可以保護你的家人了,你們快回家吧,如果有其他人類發現你們的話會很麻煩的,再會了。」我小跑步的追上眾人,似乎感覺到背後有三雙眼睛一直凝視著我的背影,直到離開他們的視線。

「妳們怎麼走這條道路呢?從西門的路被野生動物襲擊的機率比東門多喔。」鐵山發現我跟上來後才開始交談。

「你們不也是嗎?」我反問。

「呵,也對。」鐵山笑道,我現在才想到,他剛剛那句話的意思似乎是……懷疑我們的實力?

「這樣吧,我們一起走,這樣也較安全。」狄雷提議。

「你知道我們要去哪裡嗎?」我問道。

「看你們的駱駝和你們走的路線,不是去南方大陸我還覺得奇怪呢!」狄雷說道。

「既然這樣,就一起走吧,我們要去沙城-特思奇。」亞櫻牽著駱駝,似乎試圖將腳步加快。

「萊,這樣會不會耽誤到我們的行程?」鐵山小聲的問,不過我們還是聽到了。

「沒關係,反正路程上無聊的很。」狄雷微笑著。




[ 本文最後由 乂伊安乂 於 08-2-5 11:1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九節  船

「你們方便說一下,你們要去沙城的目的嗎?」幻沁聽到他們的對話,抬頭望著狄雷。

「一個禮拜後的的射擊大賽,五年舉辦一次,就在沙城,你們也可以過去看看,有許多高手呢!」狄雷的口氣很興奮的說著,好像巴不得明天就可以開始比賽一樣。

「哦?好啊!那我們就待到你比賽結束吧!人多比較熱鬧,我們會為你加油喔!」幻沁愉快的說著,臉上掛起的笑容讓身旁的我們也跟著微笑起來,但我覺得笑著最開心的應該是默默的跟在狄雷身後的鐵山。

「哈哈,你是第一個用這種口氣替我加油的人喔!」狄雷開懷的笑著。

「亞櫻,還要多久才到南方大陸阿?」我問。

「我們再走半個小時就應該會到港口了,我在那邊有個認識的人,他有一艘船,所以在那邊我們不用等船次,我們會在船上過夜喔,到南方大陸應該要搭兩天的船,南方港口附近有個小鎮,我們可以先在那邊休息。」亞櫻說道。

「那要多久才到港口呢?」我接著問。

「在一個小時左右吧,我想。」


一小時過了,路上沒有我想像的有其他的野獸攻擊,反而莫名的平靜,我們走到港口時已經下午了,最先發現的是狄雷,我看到亞櫻露出了微笑,我們發現了一艘船,一艘……

「海盜船!?」眾人異口同聲的說,只有亞櫻例外。


一艘海賊船停靠在岸邊,船頭前端有女神像的頭上有顆綠色的寶石,船上掛著一面黑底骷髏旗,船上有許多帶著頭巾的粗獷男子來回搬運著木箱子或是酒桶,其中一個人走了下來,他有個濃密的捲鬍子,右手裝一個尖銳的鐵製的勾子,很明顯是個義肢,而取代他的右腳的則是一根木頭,綜合以上特徵,難道這個人是…


「虎克?」我疑惑的問。

「別裝熟,紅髮小弟,老子叫牛克,是這艘海盜船的船長,牛克船長!」牛克對我喊著。

『反正都是動物……我說牛和虎。』我心想。

「阿牛大叔!」亞櫻走向前,喊著眼前這隻……不,這位牛克船長。

「嘻嘻!是小櫻嗎?上次看到你已經是去年的時候了,要不是你有之前有告訴我跑商時會跑到南方大陸,我還以為你忘記了我呢!」牛克興奮的大笑著。

「呵呵,你的鬍子也變的更長了!」亞櫻遮著手笑。

「哈!這才是男性魅力。」牛克驕傲的抬起頭。

「嗯?那些人是你的夥伴嗎?」牛克注意到亞櫻身後的我們,一個一個打量起來。

「嗯!他們都是要到沙城的朋友,雖然都認識沒多久……」亞櫻看著我們說,但最後那一句話講的非常的小聲,我想牛克也沒聽到,就像只有嘴唇在動而已。

「哦?看起來年紀都非常的輕嘛……不過看起來都滿可靠的。」牛克一邊撫摸他的捲鬍子,一邊說道,不過為什麼他會覺得我們可靠呢?

「船長,這些就是你所說的客人嗎?怎麼一直在船外不上船?」一位船員對著牛克問道,似乎覺得我們聊夠久了。

「你說的也對,你就先把這些駱駝牽去放好,還有你們,可以上船了,我會安置你們的房間,到南方大陸只要兩天就好了!」牛克接過亞櫻手上牽引駱駝的繩子,把他交給對他說話的船員,並用下巴點了一下甲板,意示我們上船。


我們在上了船後就沒多久就出發了,似乎整艘船都在等我們,我看了看,四周除了帶著頭巾、腰繫彎刀的船員之外,好像就只有我們不是船員,而船員在開船後就開始在船上各自做自己的事,有的喝酒、打牌,也有的在船板上睡覺,對我們沒有半點興趣,虎克則安排一個船員引導我們到船艙內休息。

「這就是你們這幾天要住的房間,如果有事情的話可以找我,我叫做葛田。」葛田介紹自己,我們對他點點頭後他便回甲板去了。

「哦!這房間不小耶!不知道亞櫻跟虎克到底是什麼關係。」幻沁東張西望的自言自語。

「等一下在一起問她囉,狄雷、鐵山,你們要待在房間還是要在上去?」我們的房間是在甲板下面,所以要回到船員聚集的地方要在爬樓梯上去,亞櫻則是在甲

板上方與牛克在一起,現在想想,亞櫻自從到海盜船後就明顯變得活潑許多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9 05:27 , Processed in 2.370176 second(s), 2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