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eve0618

【長篇小說】 血色孤山

[複製連結] 檢視: 4807|回覆: 57

『剛剛為了這個問題,本次大會的幹部開了一個緊急會議,在宰相葛達爾、湯克夫主張下。』佛朗多頓了一下說:『那個忠義無私的人,』在場的人(除了王子以外)幾乎全都點點頭,表示深有同感。『我們決議,明天的比賽將是以一對一淘汰的方式進行,全部的參賽者都會有再一次公平競爭的機會,而今天任務合格的無條件晉級後天的比賽,詳細辦法將會在稍後公佈。』

佛朗多看著眾人的反應後,接著又說『今天所有的傷亡的人,本會除了表示歉疚哀悼之外,所有醫療與儐葬費用一概由大會負責,並會有合理的補償金給予各位或家屬。若各位對於這樣的方式,感到無法接受或是想退出比賽,本報名處將受理退回各位的報名費用。以上就是本次大會的決議報告。』

佛朗多話一說完,隨即轉身快步下台,指揮其他的人如何做後續處理。而王子跟吉姆也只好聳聳肩,無奈的露出一臉苦笑,與其他的參賽者一樣,對於這樣的處理方式,雖然不能認同但是還可以接受。

王子接受吉姆的提議,正想先回到小屋,晚點再來看明天比賽詳細辦法時。一個士兵叫喊著吉姆的姓名,跑了過來。

『吉姆、泰雷力,佛朗多軍團長請你們去指揮所等他,他說有重要的事要找你們兩位。』

聽到這樣的消息,憂心的吉姆跟在王子背後,來到這個臨時指揮所,等待著他們的老師、佛朗多軍團長。吉姆心想,每一次只要扯上王子準沒好事,今天所發生的這些事,以他雞婆的個性一定會插手管到底。而充當他助手的我,也只能無奈的作一些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唉!真煩。想著想著,佛朗多團長已經處理好大會的事務,回到指揮所裡。而與他同行的似乎還有一位王子認識的人物,罪惡森林的灰髮神官,他的手裡還拿著一個用布包著的物品,一件長長的包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們來了阿,抱歉,今天真的很忙。先為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絲蜜路神廟的神官、舒可。他受格達領主的請託,有事要找阿稍哇。』

舒可神官走上前去,將包袱遞交給王子,並對王子說,『這是格達領主要給你的,他跟我說這是原本屬於你的東西,他只不過把它拿回來還給你,請你不用太在意。還跟我說,請你一定要記得你們的約定,在比賽結束後請你務必抽空前往,讓他一盡地主之誼。』

一頭霧水的王子打開了包袱,裡面出現了一道燦爛耀眼的光芒,使得原本因為接近黃昏,而顯得昏暗的指揮所,剎時光亮了起來。原來格達領主送還給他的是,在罪惡森林王子所攜帶的武器,長短各一的劍。跟一顆鵪鶉蛋大小充盈魔力的猩紅寶石、女王蜘蛛的寶石。

我們把時間挪前幾個小時,回到罪惡森林的大路上。格達領主在參賽者們離開後,他率領士兵浩浩蕩蕩的前往王子所說的地方,雖然路程有點遙遠卻是相當的好找,只要沿女王蜘蛛破壞所形成的通道,一路走過去。果然眼前的景象正如王子所敘述的,上百隻大蜘蛛與女王蜘蛛展開一場慘烈的廝殺,到處是血跡斑斑堆疊成山的斷肢殘體,令人意外的是女王蜘蛛正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僅存的十幾隻大蜘蛛正吸吮它的血液,顯然身為丘陵之王統治黃泉洞穴的它,仍然不敵上百隻黑色大蜘蛛的麻醉毒液,全身麻痺倒臥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任人宰割。

格達領主看到這般的情況,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心中的大石頓時消失不見,心情也跟著輕鬆了起來。一開始他還以為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才有辦法消滅這種巨大的怪獸,他心想這正是所謂鶴蚌相爭漁翁得利吧。領主下令士兵們屠殺剩餘的大蜘蛛們,自己下馬走到女王蜘蛛的面前。他看著無力掙扎的女王蜘蛛,手持利刃結束它的生命,碩大的屍體倒臥在這片寂靜的森林中,一代的王者終於煙消雲散了。

格達領主拔出了之前王子遺留在女王蜘蛛身上的短劍,想著今天能這樣順利解決女王蜘蛛,跟騷擾他領地已久的大蜘蛛們,應該歸功於大王子,要不是他奮勇的與女王蜘蛛作戰,使它的受了傷。也不會引來饑餓的大蜘蛛們,自相殘殺造成現在的局面。所以打定主意的格達領主才會命令灰髮神官,將這些東西送還給大王子,感謝他所做出的貢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王子看著手掌中不斷發出亮光的寶石,耀眼的紅光令他不自主興奮起來。雖然自小在王宮中不曉得看過多少的奇珍異寶,這樣的的寶石對他而言,只不過是另一顆亮眼的石頭,但是對現在的他來說意義卻是十分重大。因為這完全是靠他自已出生入死努力得來的,也是他曾經與女王蜘蛛搏鬥的證明,在他的心目中,自然是比王宮中其他的寶石還來的珍貴。雖然王子十分歡喜得到這樣的寶物,不過他還是沒有忘卻他現在所處的地方,和所假扮的身份,他回一回神裝出高亢的聲音說:

『非常感謝格達領主的啦,請幫偶轉答,比賽結束後,偶會親自前往感謝的啦。』

灰髮神官點點頭,就跟眾人告別離去了。佛朗多目送神官離開,請吉姆跟王子坐下後,兩隻眼睛凝視前方,用種柔和眼神望著大王子。

『了不得,竟然有辦法獨自對抗女王蜘蛛,真不愧是來自神秘東方島國的勇士,實在令人佩服。』

受到佛朗多真心稱讚,大王子心中有些飄飄然的感覺,連忙做出愧不敢當的表情,這時佛朗多微微笑了一下,話鋒一轉,繼續說道:

『你們兩位來這時,看到報名會場裡亂哄哄的,有沒有感覺到很奇怪?』

『有阿,聽其他的人說,好像這次比賽有人蓄意破壞似的,四處都出現巨大的怪物。』吉姆說

『嗯,除了罪惡森林出現女王蜘蛛外,其他像是烏領山丘出現巨齒獸,七日湖畔的狼頭水龍等,這些都是超大超稀有的巨型怪獸。這種巨獸平時是不可能會出現的,因為它們的棲息地都是一些人煙罕至的地方(有他們存在的地方都沒人敢住,還是住的人都不存在了),更何況幾乎沒有人有能力能捕捉到它們。可是今天的比賽卻透過傳送魔法陣,一一出現在各地,除了吉姆所參加的哈達賴加沙漠的狩獵外,其他的根本無一倖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佛朗多頓了一下,臉上突然出現十分嚴肅的表情『我們慎重懷疑這根本是薩依瑪邪教所使用的手段,因為這些巨獸事件發生後,一般參賽者全都受到影響,幾乎無法完成比賽任務,但是我們所掌控報名參賽的薩依瑪邪教成員,絲毫不受任何干擾似的,全部通過。以罪惡森林為例,通過的有四個人分別為,阿稍哇、休里西、葛丁,亞當斯。』

吉姆連忙幫大王子發問『可是我表哥的狩獵成績只有七隻,這樣資格上不會有問題嗎?』

佛朗多笑了笑,回答著『根據格達男爵回報給我的名單,是這樣完全沒有錯,而且你們別忘了大會第一項比賽設置的目的,主要是要限定參賽者的能力,是否可以合乎基本要求。真正狩獵的數量卻不是那麼重要。所以就一個能單槍匹馬的對抗女王蜘蛛的人來說,通過第一項的比賽,也是理所當然的。』

王子用力握緊蜘蛛寶石,喜悅的表情全寫在他的臉上,只不過他那張浮腫的臉,讓人看起來卻不像是那麼回事。在解答王子心中的疑惑後,佛朗多又繼續說了下去。

『在這四個人當中,阿稍哇是你表哥他當然沒問題,休里西目前居住在旅人酒館裡,根據調查好像是來這外地的冒險者,但聽格達男爵的說法,似乎他有跟阿稍哇共同對抗過女王蜘蛛。』

王子點點頭,佛朗多了解後,又開始說下去『那麼他的身份是還有些神秘,但應該不至於是薩依瑪邪教的教眾,而那個葛丁卻是我們掌控多時薩依瑪邪教的成員,他目前應該是屬於薩依瑪邪教審判者的位階。』


[ 本文最後由 eve0618 於 07-4-6 05:5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王子跟吉姆互看了一下,滿臉疑惑看著佛朗多。

『對喔,忘了跟你們解釋了薩伊邪教除了一般教眾外,還分為五大的管理位階,分別為勾魂、埋葬、引路、審判、不死。而除了教主擁有不死的稱號外,職位最高的就是審判者了。在報名的當天,我沒記錯的話你們應該見過面,他就是盧曼身旁的男子之一。』

在佛朗多說話的同時,王子想起在比賽前那個有小黑眼睛的男人。佛朗多繼續說『在格達男爵的報告中,他是在比賽將近結束時,突然出現在森林中,手裡提著十個毒囊,什麼話都沒說,只要求將他傳送回城。照理說任何人看到魔法陣發生的情況,多少會想了解一下,但是他連問都沒問就很奇怪了。』

『最後那個亞當斯,他的父親我也認識,所以我認為毫無問題,因為他們世代居住在城的東邊,靠著幫人耕作為生,生活有點困苦。日前聽說還生了一個女兒,可能是貪圖這次的獎金才來參加的吧。他也是比賽時間快結束時,才從森林中趕回來的,身上掛滿了幾十個毒囊,格達男爵也有稍稍跟他詢問了一下。聽他的說法,好像是在追捕大蜘蛛的過程中,被一棵忽然間倒塌的樹木擊昏了,在他醒來後就發現附近死了,四、五十隻的大蜘蛛,他是為了收集毒囊才會差點來不及回來的。』

佛朗多笑了一下,搖搖頭,繼續說道『根據我們的調查,不只是有出現巨獸的罪惡森林這樣,其他比賽的地方,通過的都是薩依瑪邪教的人,好幾位還是跟葛丁擁有相同高級位階的。』

吉姆問道『要是真的這樣,直接把他們都退出比賽就好了,何以這麼麻煩呢?』

『不,不可以的因為沒有直接的證據,你們知道的誣告貴族是很重的罪,其中還牽涉宰相的兒子在裡面,所以根本沒辦法這麼做。而且最恐怖的是這個組織背後的力量,他們竟然有辦法捕捉到這些巨大的怪物。還能通過魔法陣,傳送到各地,為了這件事,魔法大臣還在會議中,被葛達爾宰相叫起來臭罵了一頓,害的他漲紅了臉,不斷的拔著他的山羊鬚。一個會議下來,他整個鬍鬚也跟著掉光了。對了,吉姆你比賽的時候有遇上任何古怪的事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吉姆沉思了一會,聳聳肩說『沒有耶,我在那裡除了有看到盧曼外,其他都很正常阿,雖然狩獵的是我最討厭的蜥蝪,但是我也很快的就完成任務了。』

『說也奇怪,你所參加的任務,雖然沒出現巨型怪物,但是除了你跟盧曼通過以外,其他的人都是超出比賽時間才回來,全部的人一直在說他們迷路了。也有可能也是被人施加了什麼魔法也說不定。』佛朗多沉思著

『不過雖然哈得斯邪教用了這樣的手段,確保他們的人都能入選,還能除掉可能的妨礙者,證明他們對這次的比賽是勢在必得,不過在會議中葛達爾宰相有提出反制的方法。唉!那個忠義無私的人。(吉姆連忙點點頭表示認同)那就是明天會再進行一場複賽,將會再選出十六個人,連同你們一同角逐後天的比賽,這樣至少可以平衡一下薩依瑪邪教的優勢。』

『所以明天你們好好休息一下,後天再繼續努力加油,尤其是吉姆,你千萬不可以給我丟臉,知道嗎?』

『是是是』吉姆心想還真囉嗦,說了那麼多,拐了那麼大的彎,到頭來還是在說這個。

『嗯,王城的安危就靠你們了,為了防止薩依瑪邪教會加害你們,必要時我會派人保護你們的。』佛朗多說道『那沒事了,你們可以走了,記得隨時跟我保持連絡,有問題要馬上告訴我,還有就是千萬不要讓王子知道這裡所發生的事情,明白嗎?』

『是是是』吉姆偷看了王子一眼,發覺他浮腫的臉上,出現似笑非笑的表情『那麼我們先行告退了。』告別了佛朗多,兩個人一同離開了指揮所,繞過人群回到了小屋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復裝扮的王子正在把玩著蜘蛛寶石,盥洗室傳來吉姆潑水洗澡的聲音。大王子相當喜歡吉姆那種輕鬆過生活的態度,對凡事不用太認真也不必太計較,只要日子過的下去,能活著就覺得心滿意足。而自己自出生以來總是得忍受宮廷中的繁文縟節,稍有一點越矩的行為,周遭的內侍宮女們全都驚慌失措的,讓自己不得不忍受順應別人眼光的生活。

王子常想或許能出生在平民家也是種快樂吧!無拘無束不用拘謹的過生活,每天只要三餐溫飽就行了,三不五時還可以跟好友暢談自已的理想,也可以當一個自由的冒險家,去實現他自己想做的事。但是現在的他已經絕對不可能了,因為他的命運從一出生就安排好了,無論他的武術多麼精湛、劍藝多麼高超,也只能乖乖的待在王宮裡,當一個無所事事的好國王。

『吉姆,我父王已經宣佈要將王位傳給我了,恐怕以後我們不能像這樣見面了,你可要好好保重自己,照顧好自己。』

吉姆剛好把水倒在頭上,好沖去頭髮上的泡沫,只隱約聽到好像有王子說話的聲音,連忙探出頭來說『你說什麼阿,我沒聽清楚,再說一遍。』

王子接住拋在半空中的蜘蛛寶石,放進自已的口袋中,說道『沒事,我是說時候不早了,我要先走了。回去還得想辦法解釋公主的事呢!你慢慢洗吧,回去的時候,順便幫我把長劍拿去磨一磨。還有邪教的事情有什麼最新的進展,要記得告訴我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喔!那你慢走,再見!』目送王子離開後,吉姆心裡又開始犯嘀咕『一把好好的劍用不到一天就鈍成這樣,真不懂好好愛惜東西,也不曉得別人做這把劍的辛苦,真是的。不過他的運氣還真好,女王蜘蛛的寶石耶,拿去賣至少也值個一萬加索吧。這筆錢足夠讓我家的人過上好些年的好日子,唉!為什麼不是讓我遇到呢,嗚嗚嗚......。』

話說離開小屋的王子,走到了連接王宮的白色拱橋上,他望著湖面,平靜的湖水像是一面鏡子一樣,映出他的身影,原本在覓食的水鳥們,也因為即將到來的夜晚,而悄悄爬上岸邊。連聲嘆氣的大王子,不時用惡毒的話語,低聲的在心中咒罵著朵拉公主,『真是煩人的小妖精,這下我回去該如何交代呢?』這時大王子正在苦索著該如何解釋他拋下公主,自已去參加比賽的事。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突然間,一隻細小潔白的手拍在他的肩頭。

『呵!傻木頭王子哥哥,你還沒回王宮去喔!真的在這裡找了我一天喔,還真的沒見過像你這麼傻的人耶!不過這樣的你傻的好可愛,我越來越喜歡你了。可是你沒找到我,所以那個吻我不能給你唷,我們走吧!天快黑了我們要趕快回宮去,放心吧,以後我會再給你機會的。』

大王子簡直不敢相信他眼前所看到的,這個花癡公主竟然會相信自已在這裡找了她一天,而且她還會認為是她躲的太好了,才會讓人找不到的。喔!天阿!王子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不過這也剛好解決了他的一個大問題。王子正愁不知道回去該如何向眾人解釋呢!隨著夕陽的餘暉,公主挽住他的臂膀,兩個人走向往王宮的路。王子用眼角的餘光看著走路一拐一拐的公主,臉上出現痛苦的表情,他心裡竊笑著。』

『笨蛋!不知道躲在那裡蹲了一天吧,現在才會兩腿發麻,走路一拐一拐的,像這樣白癡的女人,我得想辦法儘快的甩開她,要不然真的被她黏上了,我會痛苦一輩子的。』就這樣兩個人各有心事的走回王宮裡去了。夕陽西下,漫舞笙歌奢華生活的王宮裡,開始響起糜爛的音樂。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這個時候,吉姆也正走到家,他看著打鐵舖裡,喝醉酒坐在椅子上,把兩腳翹個老高睡覺的父親,地上散滿了許多空空的酒瓶子,吉姆心想:『又在喝酒了,自從為他生下七個子女的母親過世後,父親就這樣意志消沉,每天喝著酒已經兩年了。真不知道他那天才要清醒過來?』

雖然吉姆已經到了能幫家裡分擔家計的年紀,但是身為長子的他,就是不甘心接下打鐵舖的生意。胸無大志的他,也是有心中的理想要實現,而這一次比武大會,也是他給自己最後的機會。吉姆狡黠望著正值壯年的父親,耳裡傳來陣陣奇妙旋律的鼾聲,忽然間吉姆一腳踹向椅子的腳。

嘰哩嘎啦一聲,『哎唷』吉姆的父親正從翻倒的椅子上,使勁費力的爬起來,口中不斷呼痛的聲音。『怎麼才打個盹,椅子就倒了呢?哎唷唷,好痛喔!咦...吉姆你回來啦,你這渾小子到底跑到那去了?這幾天國家慶典還不來幫我多賣些東西,整天的往外跑,不知道店裡需要人手幫忙嗎?』吉姆的父親掙扎的從地上爬起來,看到了吉姆嘴上一直碎碎念著:

『你幹嘛把店裡的盔甲穿出去,這一件很值錢的你不知道嗎?趕快把它給脫下來,剛剛才有一個女人來問這種盔甲,整理整理,或許明天會有客戶要買,知道嗎?』

吉姆看著一臉坑疤,通紅的酒糟鼻子,站起來矮他半個頭的父親,回答說:『店裡忙?你不會叫烏姆幫你喔,這一陣子我會很忙根本沒空。還有這件盔甲是我武鬥大會要穿的,你不能賣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一聽到這話,滿臉通紅的父親,迅速站在椅子上,雙手叉在腰間,對著吉姆大吼大叫的『什麼!你真的跑去參加那個武鬥大會喔。是不是為了侍衛隊長的職務?那個有什麼好的,還不閒著沒事四處去串門子,抓抓小偷,整整混混什麼的。告訴你繼承我們家的打鐵舖有什麼不好阿,我還不是靠著它把你們幾個拉拔長大的,你還不懂得珍惜?更何況,在王宮那把聖劍安托拉斯,可是你曾曾曾祖父,揮舞鐵鎚在這裡打造出來。你仔細想想,要不是有了這把劍,我們王國那有今天?這麼光榮的事業你竟然會不想要。』

『你少騙人了啦,這個謊言我不知道聽過多少次了,我都查證過了,我們這家店是王國建立三年後才開的,那有可能去打造聖劍安托拉斯,真是笑話。每次你喝完酒都到處去講這個的故事,害我們不時被附近鄰居笑話,什麼安托拉斯的打造者,真是丟死人了。』說完了,吉姆不理會在後面繼續大聲咆哮的父親,擅自往打鐵舖後方內廳走去。

『哥,你回來了阿,請等一下喔,飯快作好了,再等等就可以吃飯了,』客廳裡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孩對他說,『怎麼一回來,就跟爸爸在那裡吵架呢?那麼大的聲音把么妹都吵醒了,害其他的人跟著又哭又鬧的,真討厭。』

原來說話的是吉姆的妹妹吉琳,小了他一歲,算是家中的次女,母親去世後,吉姆家中大大小小瑣事幾乎都是靠她在張羅的,吉姆看著她笑了一笑『好啦!對不起啦,我以後會儘量不要跟爸爸吵架。對了,』吉姆將手伸到懷中,掏出一個鼓鼓的錢袋,丟給吉琳,小聲的說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52 , Processed in 1.895544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