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eve0618

【長篇小說】 血色孤山

[複製連結] 檢視: 4805|回覆: 57

隨著蜘蛛群包圍似的逼近,女王蜘蛛咬死一隻它認為超越界限的大蜘蛛,殘破的身體散落在地上,那是女王蜘蛛對它們的警告。但是瘋狂的蜘蛛群看到同伴的死,加上無窮饑餓的驅使下,不管一切的全部一擁而上。儘管女王蜘蛛不斷展露出它身為王者的風範,面對蜘蛛群第一波的攻擊就讓它們死傷大半,但畢竟這裡不是屬於它的國度,仍有幾隻蜘蛛跳到它身上向它注射毒液,使得這場戰鬥依舊勝負未定。

在樹上的王子清楚看到這一場恐怖的大戰,就像一隻兇猛的大象面對一群饑餓的豺狼,他徹底明白不管誰是贏家,這場戰爭的勝利品就是他們幾個人類,只有儘快逃離這座森林,才能有活命下去的機會。縱使情勢十分危急,他仍然不願放棄他的同伴,沉穩的利用矯健的身手,在樹林間飛縱下,迅速來到乾涸的古代河道上。

踩在細碎的鵝卵石上,發出『沙沙』的聲音,王子來到剛剛的大樹下,可是其他的人早已躲藏的不見蹤跡,只在地上留下兩條黃褐色,像是大型蛞蝓爬行過的痕跡。憑著地上的氣味,王子清楚明白這是什麼,他循著這兩條痕跡一路走下去,越過幾棵松樹來到一堆矮樹叢前,王子撥開了樹叢說道:

『原來你們在這阿,怎樣好些了嗎?能走嗎?我們需要儘快逃離這裡。』王子看見裡面坐滿剛剛被他救出的幾個人,正對王子前方有兩個人低著頭坐在一起,黃褐色的痕跡則是一路延伸到他們的屁股底下,其他的人包括休里西好像儘量遠離他們似的,坐在其他的角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不怎麼好,但是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靠著互相攙扶,應該勉強可以行走。』休里西用手握住右腳,臉色蒼白的十分痛苦的回答著,其他人面無表情配合的點點頭。

王子先蹲下身子,幫休里西查看右腳的傷勢,『骨頭沒斷,但是好像有點裂開了,沒關係我可以先幫你止痛,如果能逃出這裡的話,我們馬上找治療師幫你醫治。』話一說完王子拿起休里西放置在地上的匕首,在他受傷的部位割了一個小傷口,接著取出身上的小皮囊,把蜘蛛的毒囊按壓在傷口上,過沒一會休里西發現整個右腳不在疼痛難耐,但是也漸漸失去它的知覺。

『哇!想不到毒囊有這樣的功用。』休里西高興的說

王子收起毒囊,對著充滿感激的休里西和其他人說:『就先這樣,但是你可能也沒辦法走路,所以等一下只好由我背你回草原哪。其他人要想辦法跟在我後面,沒時間了,我們要儘快走出這座罪惡森林。要不然蜘蛛追了過來,大家可是會沒命的。』

眾人對著王子點點頭,互相扶持的站立起來。而混身充滿臭味的哪兩個人,則彼此腥腥相惜的靠著對方有力的臂膀,也站了起來,相互砥礪著要一起走過人生中最難堪的這一段路。一開始休里西拒絕王子的幫助,掙扎的想要自已起來行走,但經過幾次圖勞無功的嘗試,王子索性一把拉起休里西將他背到自已背上。就這樣,王子背起滿臉通紅的休里西,意外發現這個滿臉鬍鬚的男人,體重還相當的輕,對於逃命的路程不會造成多大的負擔。失去雙劍的他,只好拿起休里西的匕首,防止蜘蛛的來襲,帶領步履闌珊的一行人,隨著女王蜘蛛先前經過造成的通道,往草原的方向走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不知道是雙方進行的殊死戰勢均力敵,還是勝利者正在品嚐甜美的勝利果實,這段路程顯得相當平靜。王子一行人平安的來到森林外的大草原上。午後的陽光斜照在這片大草原上,微風吹拂,翠綠的草原好像在記錄風的痕跡,微微向王子一行人輕輕招手,空氣中傳來淡淡的草香,輕新的氣息像是在掃除森林中的陰霾,令人振奮起精神來。逃出蜘蛛毒牙的一行人,臉上不自主掛上開心的笑容,王子身後的武士們,可能是因為麻醉毒液的關係,莫不捲曲著手,歪嘴斜眼腳上一拐一拐往魔法陣跑去。

王子發覺魔法陣附近站滿幾十個全副武裝衛兵,圍著地上兩具士兵的屍體,應該是抵禦女王蜘蛛而犧牲的。而灰髮的神官正費勁的向一位身穿銀色閃亮全身盔甲,滿臉皺紋的男子,解釋剛剛所發生的一切。衛兵們發現王子一行人的到來,趕快上前扶助受傷的人,並給予醫療的救護。王子放下背上的休里西,找來了一位負責治療的神官,隨後轉身向其他士兵要了一些飲水跟食物,自顧自的坐到一旁草地休息了。

『嗯!右腳小腿骨有點裂開,我等等幫你用恢復術治療一下,在幫你塗些魔法藥物,明天早上應該就可以完全復原了,但是你的硬皮甲背部好像有被重物撞擊過,裡面可能會有些淤血,要不要把皮甲脫下來,讓我順便幫你治療一下。』治療休里西的神官說完了,一手握住權仗,一手輕輕撫摸休里西的腳,虔誠念著祝禱文,手中緩緩發出細小的光芒。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休里西看著自已的腳,被一團溫和的光整個包附住,原本失去知覺的右腿漸漸恢復它的功能,雙手卻連忙搖手對神官說:『不不不,我背上好像沒受傷,我想應該不需要治療,你能幫我醫好我的腳,我就十分的感激了,不敢在勞煩你。』

聽到休里西這麼說的神官,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不過還是相當熟練幫他上藥包紮好,在休里西連聲道謝下,轉身去治療其他的人。其他人大部份只是中毒,神官幫他們施展解毒術後,就好像沒什麼大礙。但是選擇遠離眾人,坐在一起的兩個人,幫他們治療的神官臉上露出了十分無辜的表情。顯然他無法一邊施展解毒術,一邊用手摀住口鼻,只能默默忍受那股濃濃的味道。

在聽完灰髮神官和其他人的敘述後,滿臉皺紋的男子來到休里西跟王子的身旁。『你們好,我先自我介紹,我是這裡的領主格達、奇斯可,剛剛神官有跟我大致上解說了發生的事。』

『這裡也有發生事情嗎。跟女王蜘蛛有關嗎?』休里西問道

『咳,是的,因為女王蜘蛛是被人用傳送術,送來這個魔法陣的,實際的用意我是不知道,不過大概是要破壞這次的比賽。』領主回答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可是這種魔法陣不是有限制性的?捲軸上的手印應該只有人類才能通行阿?』

『基本上應該是這樣沒錯,但是這種限制性說穿了,只要將物體變化成人類手的樣子,都是可以傳送的。況且對方還是一個能捕捉住女王蜘蛛的超級高手,像這種小事應該也難不倒他吧。』

『只是我很好奇,為什麼女王蜘蛛會跑到罪惡森林去襲擊你們,是不是你們誰有引誘它過去?』

『是狼人,』休里西凝重的說,『我知道的事情經過大概是這樣,我在森林中獵捕完最後一隻大蜘蛛後,忽然從草叢傳來一陣悉沙的聲音,原本我還以為那裡還有一隻大蜘蛛的。結果竄出一個渾身毛髮,全身披掛人類盔甲的狼人。』

說到這大家都嚇了一大跳,原本咬著乳酪的王子吐了出來,忍不住插嘴說『大白天的那來的狼人,而且一般都是月圓的晚上才會出現。怎麼可能會跑來這,會不會是你看錯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可是這種魔法陣不是有限制性的?捲軸上的手印應該只有人類才能通行阿?』

『基本上應該是這樣沒錯,但是這種限制性說穿了,只要將物體變化成人類手的樣子,都是可以傳送的。況且對方還是一個能捕捉住女王蜘蛛的超級高手,像這種小事應該也難不倒他吧。』

『只是我很好奇,為什麼女王蜘蛛會跑到罪惡森林去襲擊你們,是不是你們誰有引誘它過去?』

『是狼人,』休里西凝重的說,『我知道的事情經過大概是這樣,我在森林中獵捕完最後一隻大蜘蛛後,忽然從草叢傳來一陣悉沙的聲音,原本我還以為那裡還有一隻大蜘蛛的。結果竄出一個渾身毛髮,全身披掛人類盔甲的狼人。』

說到這大家都嚇了一大跳,原本咬著乳酪的王子吐了出來,忍不住插嘴說『大白天的那來的狼人,而且一般都是月圓的晚上才會出現。怎麼可能會跑來這,會不會是你看錯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格達領主仰天大笑說『哈哈,真聰明』

接著他陷入思考中,臉上的皺紋好像又加深了一些,過了半晌。格達領主轉過身去對士兵隊長說『你去幫我把其他的人集合起來,我們有事要做了,動作快一點。不能老是依靠國王的幫助,偶爾也要靠靠自己,不然會被別人笑話的。』

說完後,格達領主走到看著魔法陣的灰髮神官,對著他說:『在這裡的參賽者都交給你了,我趕著要去消滅女王蜘蛛,沒辦法了!你們要儘快送他們回去亞美斯城,確保他們的安全。知道嗎。』

王子見到格達領主如此決意要去討伐女王蜘蛛,馬上走向前去,自告奮勇想要加入他們的行列。但是格達領主卻拒絕他的好意,並對他說:

『年輕人相信你的人生裡,必定充滿許多不平凡的冒險,跟一些有趣的故事吧,因為能獨自對抗女王蜘蛛的人,畢竟不多見。如果這次我還能平安的回來,而你在亞美斯城比賽結束的話,歡迎你來到我格達的領地,為我訴說你精彩的人生故事。但是現在是你為自己爭取榮耀的好機會,我實在不能在為自己的事,再度麻煩你們了,這樣會有失我身為達拉加國男爵的顏面。』

在格達領主的拒絕下,王子也不便在多說什麼,只好默默回到休里西的旁邊。格達領主縱身跳上一匹體形高大的棕馬,數十位士兵全副武裝,整齊的軍容。在格達領主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往罪惡森林深處出發了。

目送格達領主離開後,王子眾人在灰髮神官安排下,準備由魔法陣回到亞美斯城。眾人離開之際,一一向王子握手道別並感激救命之恩,但是渾身惡臭的那兩個人,竟然因為分手時刻的到來,痛哭流涕相互擁抱起來,久久不能自己,好像深怕無法再相見似的,不斷約定會面的時刻地點。王子見到這一幕只能歎息的搖搖頭,心裡想著:『這正是所謂的臭味相投吧。』

告別眾人之後,王子站到魔法陣中央,隨著神官低沈的嗓音,地上的符號開始變大變黑,四周的景象也像剛來一樣,慢慢旋轉、模糊起來,等到再次變為清晰時,他已經回到先前小屋中了。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還不錯啦!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告別眾人之後,王子站到魔法陣中央,隨著神官低沈的嗓音,地上的符號開始變大變黑,四周的景象也像剛來一樣,慢慢旋轉、模糊起來,等到再次變為清晰時,他已經回到先前小屋中了。

回到小屋的王子,疲憊的坐在木板床上,順著他的眼光看去,屋裡似乎還有另一個人。吉姆、泰雷力,他正臉色蒼白萎縮的坐在角落,眼光渙散雙手微微顫抖,身上仔細打磨過的鐵甲,充滿綠色黏液跟血液乾涸的痕跡,慣用的大劍斜放在地上,讓人擔心不知道他身上發生了甚麼事了。

『吉姆,你怎麼了?發生甚麼事了。告訴我好嗎?』王子著急的問

在王子連問三次以後,吉姆才用很薄弱沙啞的聲音回答『是蜥蝪,是比人還大的沙漠多鱗角蜥。剛剛我竟然騎在它的身上,手扳著頭,用劍割斷它的咽喉。那種滿是疙瘩的皮膚,一摸到我就渾身不自在。想到我就快要吐了....。』

吉姆話還沒說完,王子就走過去,一腳把他踹翻在地,『可惡,我還以為你發生了什麼事,害我擔心起來,原來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氣死我了,再多踹你一下。』

『喔,痛耶,好了啦別打了。人家明明這輩子最怕蜥蝪了,那有辦法阿。』吉姆用手擋住王子的攻擊說道。『對了,你的劍呢?怎麼不見了?』

接著王子把罪惡森林發生的事情,加油添醋的對吉姆說了一遍。在敘述的過程中,吉姆因為驚心動魄的過程,不時發出讚嘆的聲音。

『原來如此,嗯!如同佛朗多老師說的,或許真的有人要破壞這場比賽。對了,那你的任務有算完成嗎?』

『糟糕,我都忘記了。』王子急忙拿出放在胸甲裡的貼身皮囊『你看,只有七個,怎麼辦?這樣我不就算是喪失比賽資格了。』

『依我看,急是沒用的,我們先稍微整理一下,再到會場去問看看有其它的辦法嗎,因為沒完成比賽根本不算是你的錯。』

『嗯!只好先這樣了,慌張也做不了好事情。而且看看你自已,全身髒兮兮的,要是被麗塔瞧見了,她一定會難過的哭出來。』

『好了啦,不要老是動不動就提到她啦。......』吉姆跟王子就在這種愉快的氣氛中,整理起身上滿是血污的盔甲。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話說比賽的報名會場中,到處充滿參賽者的喧鬧聲,好像快要把這裡翻了起來。因為所有的比賽項目幾乎都發生重大的問題,每個地點都出現巨大兇猛的怪物侵擾,造成相當多人受傷,甚至還有幾個人死亡。所有的任務根本都無法執行,
只有少數幾個算是通過,但是這樣的結果卻是嚴重影響隔天的賽程,佛朗多軍團長因此被召回王宮進行緊急會議,全部相關的人士都列席參加。由於這樣的原故,高階的大會負責人都不在現場,所剩下的人員只能不斷安撫參賽者的高漲的情緒,對於他們所提出的抗議內容根本無法進行回答。現場不時還爆出參賽者跟會場人員零星的衝突,夾雜在這裡面的王子跟吉姆兩人,面面相覷不知道也如何是好。

正當現場籠罩一股不安的氣氛時,會場的入口進來了一隊士兵,他們正護衛一個高大的人影、佛朗多軍團長跟幾位神官,他們的出現馬上使得會場裡的人,全都安靜下來。在士兵的護衛下,佛朗多們排開眾人來到位於報名處後方,一個用木板搭建高於地面三尺的平台上。

『咳,大家好我是第一軍團的團長、佛朗多、伊曼,也是這次大會的協辦人之一。對於今天各位所發生事情,在各地的負責人也已經向大會作了十分清楚的報告,本會確實在安全的防護上有出現極大的漏洞,造成損害各位的部分,本身謹代表大會為各位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話一說完,佛朗多與神官們對著底下的參賽者,做出一個深深的鞠躬。

這樣的動作,雖然稍稍平息眾人的怒火,但是卻有幾個人開始大聲聒噪起來,一直要求佛朗多給一個解決的方法。在佛朗多揮舞雙手的示意下,眾人才又安靜下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26 , Processed in 1.606285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