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雨過天青

[複製連結] 檢視: 1100|回覆: 3

第一章-天仙初臨

  和風徐徐的吹著,整個教室的氣氛也如同一陣陣飄來的和風般,寂靜而溫和。

  閱讀社的每個成員都安靜的看書,有的只是沙沙的翻書聲。

  甫進高中兩個禮拜,學校便要新生選擇這一年要參加什麼社團,雖然在新生集合時已經聽學長姊們介紹各社團,也看過某些社團的表演,但誰知道那些學長姐是不是說的天花亂墜要騙新生們進去他們的社團?所以我對那些號稱熱門的社團就不在考慮,當時在新生手冊中看見閱讀社的介紹,想想閱讀社應該是個清幽的地方,自己本身也喜歡閱讀,所以就加入了。

  加入閱讀社的原因,也包括我的個性不擅長拋頭露面的表演,而且對於音樂和運動方面也一竅不通,所有社團當中似乎就只有閱讀社是符合條件的。

  今天第一次上社團,果然符合我所要的。我相信喜歡看書的人不會變壞,與社員相處應該也不會遇騙受傷,在這裡應該可以安穩的過完一年的社團生活吧!

  今天我碰巧沒有帶書,自己也不太敢向陌生人借本書來看,胡思亂想間,就隨便從書包拿出一張紙,開始構思一首新詩。

  也不知道塗塗改改了多久,終於寫出一篇比較滿意的詩篇:


  獨木橋總有終點

  終點到了總要分道

  
  看 我選擇的道路

  道路上荊棘遍布

  冷不防 險惡的毒蛇

  驀地撲上親吻妳的玉足

  
  看 他選擇的道路

  道路上黃金處處

  妍麗的花蕊 芬芳的香氣

  豔麗滿溢歡欣的祝福

  
  終究 終究

  妳任他牽著妳

  走向光明的大道

  我不指責向光性的妳

  只怪我是那無知的維特

  該屬於幽深的陡道

  
  「非得要屬於幽深的陡道嗎……」我看著詩的最後一句,低聲喃喃,想起那個人,那段回憶,我的腦子又開始被空白侵蝕。

  正當我陷入呆滯狀態時,突然有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這是你寫的嗎?」

  以前在小說中常常聽見所謂「銀鈴般的笑聲」,但我自己卻從來沒聽過有女生的笑聲,是足以用這句話來描述的,但現在這道聲音卻完全契合了,真的就像銀鈴般叮噹動聽,我馬上轉頭看說話的人是誰。

  就這麼一看,我便被坐在我右手邊的人給震懾到了,她不禁讓我想到艷歌羅敷行中描述羅敷的美貌:「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敷……行者見羅敷,下擔捋髭鬚。少年見羅敷,脫帽著帩頭。耕者忘其犁,鋤者忘其鋤;來歸相怨怒,但坐觀羅敷……」

  這段歌詞是在描述羅敷的美貌,讓看到她的人都不禁為之癡迷,甚至連農夫都忘了耕田了。

  現在,我就像那些農夫一樣,腦筋只是塞滿她的倩影,原本就空白的腦袋更沒辦法思考。

  莫非這是一場夢?

  想到此,我不禁眨了眨眼睛,再定睛一看,她還是笑盈盈的站在我身旁啊!

  那,代表這是真的囉?

  「喂!你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呀!」她的話敲醒了還有點茫然的我,我趕緊向她點點頭。

  「這個可以借我看一下嗎?」她指指我桌上的稿子。我沒有思考,又向她點了點頭。

  她拿過我的草稿,眼神便專注在我的詩上了,看起來似乎是一個會欣賞新詩的人,看著她專注的樣子,讓我既是驚訝,又不由得感到高興。

  姑且無論我的文章是好是壞,我都是一個很喜歡寫文章的人,一個喜歡寫文章的人,幾乎都希望能夠有人看自己的文章,欣賞自己的文章,並說出看了後的感想。

  但這些年來,我從沒遇過對我的文章表示贊同的人,別人都說:「你會寫東寫西又怎樣呢?難道你的文章可以拿去賣錢嗎?難道你拿一隻筆,就想保護自己,讓你不受傷害嗎……」

  所以,在這個來也沒多久的地方,居然會遇到一個沒看過都久,而且還很好看的女生,會肯浪費她的時間與體力,來看我寫的詩,這怎麼能不叫我興奮呢?

  我不自覺的直看著她,她似乎是在咀嚼詩中的意涵,時不時點點頭,好像是有所會心的樣子。我發現在她專注的時候,會散發出一種魅力,讓你無法移開你的眼睛,而只是痴痴的看著她,不做他想。

  好像只是一下子而已,她笑吟吟的抬起頭,將紙交還給我,說:「這首詩寫的不錯啊!你經常在寫詩嗎?」

  「還……還好,偶爾而已。」

  「是喔!很厲害呀!」她的眼光突然轉到我的制服,看了看後說:「林子軒,嗯嗯……這名字聽起來不錯。」
她笑著。

  我的眼睛也開始搜尋她的名字,但卻只看到學號而已,隨即啞然一笑:學校又沒規定女生要繡名字,誰會多費工夫呢?想到此,不禁對剛剛眼光在她身上亂飄感到不好意思。

  「幹麼?想要知道我的名字呀?」她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一樣,又是一笑:「我叫許心慧,要記得我的名字唷!」

  我又是一驚,居然她會主動告訴我她的姓名,這簡直要用「神奇」兩個字來形容。

  接著,她仍然繼續和我聊天,當然是小小聲的。在談話中,幾乎都是她問我答,而她也主動的介紹她自己,一點都沒有很生疏的感覺,彷彿我們早已經是認識很久的好朋友一樣。

  儘管我已經很久不曾和人互動過了,但我仍不自覺的也漸漸開起口來。她的談吐高雅,卻又容易讓人親近,也讓人想繼續和她聊下去,我陷再更肯定她有一種無形的魔力,是會讓人既捨不得不看她,也捨不得不聽她的談話
的。

  從談話中,我知道她在四年四班,我在三班,只有一牆之隔。她曾經參加過全縣學生作文比賽,拿到了第三名,可見她的國文造詣還在我之上。

  突然,她又問:「你那首詩啊……似乎顯得有些悲傷呢!不知道你是不是因為誰,才引發出來這種消極的情緒。」

  聽完她的話後我突然心頭一震,淡淡的向她說:「呃……沒有啦!」

  如果是一般人的話,看到我掩飾不了的壞表情,應該都會因為好奇心而追問下去的,但她沒有,她只是微微一笑,便將話題扯開了。

  看來她是一個很善解人意的人啊……我心裡暗自想著,心中對她的好感又更上一層樓了。

  也不知道聊了多久,聊了多少話題,突然一聲鐘響,讓我著實嚇了一跳,沒想到時間是過的這麼快啊!

  在此刻,我突然心裡感到一陣空虛,好像是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看來這場美麗的萍水相逢,就會在此刻畫下終點了。

  「哎呀!沒想到這麼快就下課啦!」她說。

  「嗯!是呀!妳要走啦!」我瞬間從休閒愉快變成意興闌珊。

  「時間怎麼突然過得這麼快啊!那……再見囉!」她送給我一個微笑,開始背起她的書包。

  「再見?」我詫異的說,隨即又啞然失笑:人家是客氣的跟你說「再見」,哪裡是真的會再見呢!

  「是啊!你不是在三班嗎?很容易就可以找到你了啊!」她笑著說,但這笑容十分真誠,不像是在開玩笑。

  「真的嗎?」我不經思考就脫口問道。

  「當然呀!你有空也可以來找我喔!拜拜--」她搖了搖手,轉身離去。

  微微的秋風輕輕拂動她及肩的烏黑秀髮,我好像還可以從背影中推想她的正面,她可能還在笑呢……想著想著,我不禁怔在那裡,又無法思考了……


  那天是星期五,兩天假日中,只要腦海中一浮現她的身影,心中也就會浮現一種異樣的,說不出來的感覺。

  儘管如此,我從沒想過還能再見到她,或再有進一步的發展,也許也不是不想,只是我有自知之明罷了。

  兩天後的早上,我如常的步入教室,將書包放在我的位子上。

  雖然同學們相處才兩個禮拜多,但有些人已經可以與同學們高聲談笑,渾然忘卻兩個禮拜前還是陌生人似的,看來他們個性應該都很活潑吧!看著他們意興高揚的樣子,我嘆了一口氣-為什麼他們都能毫無顧忌呢?

  小時候,我也是個很活潑的小孩,也像正在我面前笑著的同學一樣,很快的就可以和新同學打成一片,但過了國中階段以後,一切都變了,是他們讓我變的……

  「嗨--」想著想著,一聲和上星期五同樣清脆的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

  莫非這是一場夢?

  我發現我最近幾天所發生的事,是一件比一件離奇了。

  「許……許心慧?你怎麼會來?」我驚訝的問。

  「我那天說過會再來找你的呀!你忘啦?」她一笑:「還有你不要連名帶姓的叫我啦!這樣感覺很奇怪耶!」

  「要不然要怎麼稱呼妳?」我問。

  「就叫名字-心慧呀!」她若無其事的說。

  「呃……可……可是我們好像才剛認識沒多久吧!」
遇到有一個還算不上是朋友的人,會要求別人以名字來稱呼,而且還是個女生,我想無論是誰都會被嚇到吧!

  更何況遇到這種情況的人居然是我?這算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嗎?

  「可是什麼呀?朋友之間這樣相稱不好嗎?」她若無其事的說。

  她當我是朋友?當我這樣一個初見面的人為朋友?

  「怎麼?難道你不認為我是嗎?」

  「呃……我們好像才見過一次面而已耶!」

  「以後就會熟了啊!」她逕自過來拍拍我的肩膀:「你覺得很奇怪嗎?反正等你了解我的個性以後,就不會覺得意外了啦!」她說完又是一笑。

  「呃……」

  「反正就是這樣啦!現在來練習一遍。」她淘氣的笑著。

  「嗄?練習什麼?」有些旁邊的人已經注意到她,紛紛將目光轉向她。

  「就是練習叫我的名字啊!」

  「啊……我……」我實在被她弄得說不出話來。

  「快點,快點,跟我打聲招呼,快!」她彷彿是在玩一個很好玩的遊戲一般。

  我真是哭笑不得,卻偏偏沒辦法拒絕她,居然小小聲的向她說聲:「心慧,妳好。」說完我連聲苦笑,也不知自己怎麼會那麼配合一個理論上還算是陌生人的人。

  「哈!果然有天份啊!一學就會。」她邊笑邊拍著手,但笑的不只她一個人。

  旁邊的同學見到了,都笑了。

  
  這是個很奇怪的開始,但卻也是個很好的開始。

  就這樣,我結交了心慧,不,應該是心慧結交了我這個朋友,也因為心慧的催化,我也和班上同學開始有了互動,我想如果沒有心慧,也許我只能坐在座位上不知道要做什麼。

  一個月的觀察,我發覺這個班的確是個不錯的班,這裡的同學的確是很好的同學,讓原本還害怕舊事重演的我,也就放鬆了下來。每天上學都能夠很愜意的和心慧及同學們玩鬧談天,有人會覺得上學是件苦差事,以前我也是這麼認為的,但現在班上如同樂園般,如此的歡樂開心,我甚至想不要放假,天天都是上課天呢!

  也許這是因為,我想要追回我以前所失去的吧!


  接下來說說心慧吧!

  一個月的相處,讓我慶幸的是,我對她的個性所做的猜測,大致上應該都是無誤的。

  她的確是個很善良的人。曾經有一天,我和她放學搭同一班公車,見到斑馬線上有一個老太太,她居然主動問那婆婆:「婆婆,我可不可以扶您過馬路呀?」惹的那婆婆直說:「啊呀!沒想到還有那麼好心的一個女孩啊!」

  她的學識也的確廣博,而且是「樣樣懂,樣樣通」,上說天文,她可以仔細的向我介紹四季的星座;下知地理,她可以像個專業導遊般詳細描述世界各地包括台灣在內的名勝、特產、小吃。

  更別提她的閱讀之廣了,從紅樓夢、福爾摩斯、金庸武俠、網路小說直到各類有名的漫畫,實在不得不叫人懷疑她到底哪來那麼多時間去涉獵那麼多種書籍。

  但她也不只讀課外書,她的課內書也讀的呱呱叫--她拿到了全年級的段考第一名。

  因此,她成為全高一最令人矚目的風雲人物,很多人都慕名而來一睹風采,她也沒有一點點兒高姿態,完全是以禮待人,尤其那親切的微笑更是不離身。

  這種內外兼備的好女生,居然會和我結交,還自認為是我的好友,這是我之前想都沒想過,夢都沒做過的事,只怕就算是很誇張的小說,也無法譜出這種夢幻的情節。

  但,它偏偏就發生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二章-籃球之戰    

  一直嬉鬧的日子過的很快,一眨眼間,一個月就過去了。

  對我而言,學校的生活已經很久沒有過的那麼快了。

  以前的幾年,上課,就乖乖的聽課,時不時還得迎接射來的橡皮筋,下課,也不過是孤零零的去上廁所,呆坐在位子上,要不就是被「請」去買東西罷了……

  如今,上課的老師大部分都很幽默風趣,讓人感到輕鬆愉快,下課時談天說地一無所忌,尤其是和心慧說話,簡直是一大饗宴。

  落差如此的大,當然時間的過去是無法計算的快了。


  一天,班上同學們相約去公園打球,而我也就跟去了。

  我跟去當然不是為了打球,因為我根本沒有能力,我只是想看著他們打球,感受到他們那種活力與躍動,對於活力與躍動我是一直很羨慕的。

  更何況和同學們談談說說,也是一大樂事。雖然說才剛開學,時間還長的很,我還是連一絲絲的機會都不放過,好像怕少了這次機會就沒了似的。

  來的同學有九個人,其中五人是班上公認的籃球好手,也是我才剛結交的好朋友    

  王明傳,精通的是控球,理所當然的,他的個性冷靜謹慎,而且聽說是藍球場上很高明的軍師,他以前在國中比賽的時候,曾經上半場節節敗退,但後半場卻反敗為勝,就是靠他的戰術。

  劉鐵漢,籃下單打非常厲害,因為他有一副壯碩的身材,再配合他如其名般鐵漢式的打法,很少人是他的對手。聽明傳等之前就認識他的人說,他還有一副很好的歌喉,只是我從來沒聽過他唱歌。

  儘管樣子粗豪,但我卻覺得他的心思十分細膩,也很好心。一開始在班上我本來是不太想,也不太敢與班上同學聊天的,是他,開啟了我緊閉的心扉,讓原本終年被黑暗籠罩的房間透進一絲曙光,他是除了心慧以外的另一個媒介,讓我能夠接觸到其他同學,結交到其他朋友。

  他似乎是想用行動告訴我:「故步自封,怎麼能夠知道大家是多麼的美好?」

  蘇子奇,雖然人比較矮小,但是跳躍力十分驚人,速度之快時常在敵方沒注意下抄球,神出鬼沒的他是一大悍
將。

  但有一個很大的缺點是,他的個性實在是太衝動了。據他說他在國中時就被記了兩支小過,還差點被記了一支大過,都是因為打架的關係,但他不是為了欺負別人,而是為了看不過一些不合理的行為才出手的。

  儘管失之於莽撞,但其實我是很欣賞如子奇這樣的人的,也很希望以前的班上能有這樣的一個人,也許,班風會因此而轉變,至少,也能使那些欺負人的人收斂一點……

  楊祥智,比外線射籃,在學校中沒有幾個人比的過他。最值得一提的是,他平常都很少講話,我就常聽到他講的,就是「借過」、「抱歉」和「不知道」。

  「不知道」,是他在被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時,唯一的答覆。

  陳凌翔,其實他打球也應該算很厲害,只是大家常常看不出他哪裡厲害--因為他常常要很帥的上籃,但結果常常是失敗的,而且他平常打球的時候都是在玩,一點都不正經。

  他也許可以算是個型男,如果頭髮不撥開的話……他對自己的頭髮也很下功夫,經常看到他上課時猛幫自己設計帥帥的髮型,只要一靠近他,就可以聞到他濃濃的髮膠味。

  他們這五個人都是我的好友,雖然其中的祥智不愛講話,反正我自己也還未習慣說話的感覺,也剛好湊成一對。幾個月後有一場班際籃球比賽,他們就是早預定好的先發球員,他們也對那將來的比賽充滿信心。

  打量著我新開的朋友名單間,不自覺的,我又想到了心慧。

  其實對於心慧會常常來我班上找我這件是,我一直感到很疑惑,畢竟我的個性和她沒半點像,難道真只是為了我和她都是國文的愛好者嗎?

  想到此,在我心中突然浮現一個綺麗的身影,就彷彿是在我心湖中投入一顆大石頭,掀起了巨濤。

  哎……你在想什麼啊?我的心頭先是悚然一驚,又啞然失笑--怎麼自己還是不能忘懷這件事呢?

  他們正忘情的打球,我也正忘情的思考,想著想著,突然一聲聲盈盈笑聲敲醒了我。

  「喂!你又再想些什麼了?」聽到這種清脆的聲音,我就知道是心慧來了。

  抬頭一看,發現她正牽著王曉琳的手盈盈笑著。

  王曉琳是閱讀社的一員,也是心慧的朋友,他們兩個可合稱為閱讀社的雙璧,一個文靜優雅,一個活潑大方,但兩人的面貌都十分不殊。

  據說,鐵漢正對她十分有意思,正在追求她哩!

  「咦?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我問。

  「是你們班的鐵漢約她的,而我呢,是被曉琳拉來的。」心慧回答。

  也不知道為什麼,心慧很快的就和我們班上很多同學混的很熟,而且她在她四班上也是和同學處的很好,實在令人很難以想像世界上會有這麼一個那麼容易就可以和別人打成一片的人。

  他們和大家打了招呼後,就在我旁邊坐下,我們三個也就聊了起來,我和王曉琳都不算多話的人,整場談話就幾乎繞著心慧轉。

  聊著聊著,我們聊到了各自班上的同學:「現在離入學也一個月多了,你有沒有什麼感想?」她問。

  「嗯……雖然和大家相處不是很久,可是我覺得大家人都很好。」我老老實實的回答。

  「嗯……還不錯。」王曉琳似乎有些靦腆的回答。

  「呵!我也差不多是這樣啦!國中的時候大家都不怎麼活潑,實在差好多喔!」她微笑了一下,說:「那你覺得是國中生活比較好還是高中?」她不經意的一問。  

  國中?那種生活怎麼可以和現在比呢?「現在當然比較好!」我斬釘截鐵的說。

  心慧奇怪的看著我,好像是在問:「你怎麼那麼斬釘截鐵的說?」

  該告訴她我國中的環境是怎樣的嗎?應該還不需要吧?

  「你……」她似乎還想多問什麼,突然一顆籃球朝她飛了過來,她連忙向旁邊閃,好在只是擦過她的鬢髮,並沒有打到她。

  「沒事吧!」我和王曉琳異口同聲的說。

  抓著頭髮道歉的是凌翔:「抱歉嘿!我傳太大力了。」

  「呼!呼!真是好險啊!」心慧拍拍自己的胸膛說著。

  「現在幾分了?」我趁勢岔開話題。

  「差一分。」凌翔撿完球後回到場上,繼續未完的廝殺。

  我沒再和心慧講話,將注意力放在球場上--轉移注意力有時是很有用的,要不然我可能會在這時沉湎於過去而無法自拔。

  唉!忘懷過去可真是件難事啊!

  「如果心慧他們問起我的過去,我該不答嗎?」我思索著。

  這時兩方正在洗球,洗球完,專精控球的明傳立刻運球要切入,守他的凌翔張開雙手攔他,雖然明傳速度挺快,但一時間也不能突破凌翔的封鎖。

  這時明傳的隊友鐵漢悄悄移位到了籃下,明傳覷得空隙,精準地將球傳到鐵漢手上,鐵漢用他壯碩的身材擋開其他人就要跳投,卻有一人迅速的跑到他身邊,奮力一跳要封他的球,我仔細一看,原來是凌翔的隊友,以速度見長的子奇,難怪我會看不太清楚他的行動了。但畢竟是晚了一些,鐵漢依然英勇的得下最後一分。

  「嘿嘿!你們輸了喔!三瓶水拿來。」鐵漢嘻嘻笑著。他們剛剛打賭說輸了要買水請他們。

  「可惡啊!居然會輸給你們。」子奇不甘的拿出二十元。

  「願賭服輸。」祥智乾脆的從口袋掏出二十元。

  「鐵漢你實在太強了,連子奇都擋不到你。」凌翔也拿出二十元。

  明傳接了六十元後就要去買水,我起身向他說:「你們都打了那麼久了,還是讓我去買好了。」

  「這樣沒關係嗎?」鐵漢走下場說。

  「有什麼關係?難道還怕我抬不動嗎?」我笑著回答。

  「那就麻煩你囉!」明傳把錢交給我。

  「公園門口車很多,可要小心嘿!」鐵漢說。

  「嗯!」我微笑著點頭。雖然鐵漢身材壯碩,有些人會將他和莽漢歸成一類,但實際上真的和他相處一陣子後,就會發現他有一副很好的心腸,和很細的心思。

  「嘻!我陪你去吧!」心慧也起身走了過來。

  「妳去幹麼呀?」我問。

  「哈!我怕你抬不動啊!」她笑著回答。

  「唷!你可也真關心他呀!」凌翔笑著說:「林子軒你也真幸福啊!」

  心慧和我聽了只是微微一笑。這種開玩笑的話我們在學校已經聽多了。

  飲料連鎖店就在公園前,我和心慧走沒多久就到了,我將錢交給老闆,心慧直接將水接了過來。

  「許心慧……」我正想幫她時她打斷我的話頭:「你忘了怎麼叫我了啊!」說完又叫著:「哎唷!怎麼那麼重
啊!」

  雖然第一次見到心慧時會有些口吃,但是相處久了之後,也就習以為常了,問問其他人,發現大家第一次見到她時,也和我當時一樣驚訝,不過過沒多久也就不以為意了。

  除了心慧自己討厭的人之外,認識她有一段日子的人都直接叫心慧的名字。

  就只有我,雖然已經可以很流暢的和她講話了,但偏偏就是沒辦法只叫她的名字,經常連名帶姓的叫她,每次她都邊笑邊敲著我的頭,叫我要「加強練習」。

  無論男女生都叫的慣,為什麼我偏偏叫不慣呢?

  也許……是我認為自己沒有資格這樣叫吧!

  看著她吃力的樣子,我笑了幾聲,對她搖了搖頭:「喂!不要逞強了啦!」說著接過她手上的三瓶大瓶的水。

  「大家都叫的那麼習慣,怎麼就只有你老是叫不慣啊?」心慧笑著說。

  「大家都沒像妳這樣,怎麼就妳這麼喜歡別人叫妳的名字啊?」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反問她。

  「你以為每個人都可以叫我的名字嗎?這可是你的榮幸耶!怎麼可以不好好把握呢?」她故意高抬著頭,笑著說。

  要回到公園時,有個女生從我們面前經過,心慧說:「哎呀!是我的朋友耶!我先和她打個招呼一下,你先回去吧!」

  「嗯!」我答應了她後便獨自回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甫進公園,見到除了我們這裡的人之外,還有另一群人也在場上。   

  這裡只有一個全場可以打球,不包括我們這些沒打球的人總共有十個,佔了整個全場,明傳他們應該不會讓他們報隊才對。

  我走近了些,發現對方有五人,相貌雖然各不相同,但有個共同點是身高都挺高的,我估計大概都超過一百七吧,有一個站在其他四人前面的,似乎更高一籌,看起來
居然有一百八以上!

  我們班以凌翔最高,一百八十一公分,平常他也津津樂道他的身高,但他與那人比較,卻又矮了一些。

  回到籃框下放下水後,我才真正看清那最高者的長相,我想那長相必定會令看過的人印象深刻:他的頭髮不像凌翔一樣故做造型,就柔順的服在他的頭上,儘管是男生的頭髮,卻散發著女生頭髮未必有的亮光;他的臉龐只能用完美來形容,五官端正各得其所,面上沒有任何痘痘、瘢痕,就算是最吹毛求疵的人,也無法對他批評什麼。

  再看看他的身軀,可也算是「穠纖合度」的了,手臂上的肌肉不會顯得怕人,也是恰當好處,總而言之,他實在是一個完美的人,若他身旁有白馬的話,真可叫人誤認為是從童話中走出來的白馬王子了。

  心慧在我的眼哩,也是如同白雪公主般,若他們倆聚在一起,不知會是多麼絢麗的景象……

  想到這,不知為何的,我的心居然悸痛了一下。

  是怎麼了呢?

  那人開口講話了:「我想你們也打了那麼久了,讓給我們打應該也不算什麼吧?」

  他的聲音富有極強的磁性,只要是異性都會被他吸走吧!我暗自忖道。

  「你們只有五個人,難道可以打全場嗎?」凌翔說著,似乎有些怒氣。

  我連忙從幻想中醒來,問在身旁的子奇發生什麼事。

  「這些人不知道為什麼,非得要搶公園這個場不可,這裡附近也不是沒有場,更何況他們才五個人,根本打不了全場,他們偏偏要我們走,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意思。」子奇說。

  「哼!他根本是來搗亂的!」氣呼呼的是鐵漢的聲音。

  我轉向身後,看到鐵漢鐵青著臉,雙眼直瞪著那人,怒火似乎快噴出來般,旁邊的王曉琳臉色很複雜,但雙眼也是直視著那男生。

  「劉鐵漢,你又何必那麼生氣呢?我可沒有和你搶王曉琳呀!是她自己喜歡上我的,不信你問她。」

  「哼!本人喜不喜歡她那是我的事,用不著你管!」
鐵漢吼道:「而你!跟曉琳交往幾個月就甩了她,你是什麼意思啊!」說完好像就要暴衝出去,在他身邊的我和明傳不及細想,連忙按壓住他。

  「呵!我不管你喜不喜歡她,你又能管我腳踏幾條船了嗎?」他說話時仍是一派輕鬆的樣子。

  聽到此,我似乎能勾勒出事情的一些輪廓了,原本看他的樣子還對他有些好感,如今全都一掃而空。

  「那你來這的意思,就是要向鐵漢示威囉!」明傳冷冷的說。

  「哼!哼!是又如何?」他輕笑一聲:「不如憑實力見真章吧!你們班不是都認為說自己很強嗎?那就來比比看,誰輸了誰就走吧!」講到後頭,他的語氣變得強硬起來。

  「來就來!怕了你來著?」子奇大聲的說。

  「嗯!那你也要來嗎?劉鐵漢?」他說。

  「哼!這是當然。」他往王曉琳那看了一眼,漸漸恢復了冷靜。

  「十五分決勝負!」那人說。

  「同意!」

  說完,他們一行人朝向對面的籃框走去,也許是要討論戰術如何的。我們這一群人也聚了過來。


  「他到底是誰啊?」我忍不住向大家問。

  「你不知道啊!」凌翔有些疑惑的答:「他就是籃球很厲害、有很多女生崇拜的-吳耀銘呀!」

  我完全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人物,看來是我自己太孤陋寡聞了。

  「哼!哼!帥是比不上他,我可不相信我打球會輸
他。」鐵漢忿忿的說。

  「你可別小看他了。」較為持重的明傳說:「我和祥智有和他打過一次,那次實在很吃力,而且看他那時候一副吊兒啷噹的樣子,我想他那些時候根本只是隨便打打罷了,他認真打起來不知道還有多厲害,他這次來一定會全力以赴,想完完全全的擊倒你!」

  祥智聞言也點點頭。

  「總不能因為這樣就不打了吧!」子奇說。

  「怎麼可以像那種人認輸呢?自以為帥就了不起呀!」凌翔說。

  一般而言,凌翔都不會稱讚別人帥的,因為他常說他自己最帥……但這次他居然口出稱讚之言,可見吳耀銘在相貌上真的無可挑剔。

  「曉琳,你要不要先走。」鐵漢柔聲問著她。

  王曉琳的眼神仍是飄忽不定,似乎沒聽到他在說什麼。

  「你還是忘不了他嗎……」鐵漢的語氣聽起來似乎有
些沮喪。

  「讓我陪她回去吧!」原來是心慧回來了。

  「不!」王曉琳開了口:「讓我看你們打。」

  「但……這樣對妳好嗎?」鐵漢問。

  「雖然……我暫時忘不了他,但……我也不希望你輸。」王曉琳支支吾吾的說。

  聽到這番話,鐵漢露出了一絲微笑。

  「好吧!讓我們去討論一下怎麼跟他們打吧!」明傳說完,領著班上最會打的幾個人聚到一旁去開始討論。

  過一會兒,明傳、鐵漢、子奇、凌翔、翔智大喊著他們自創的隊呼:

  「We are the best!」

  隨即英姿煥發的上場。

  對鐵漢等人而言,這的確是一場比賽,一場事關榮譽的比賽。

  如果輸了,看那個叫吳耀銘的人的樣子,只怕鐵漢的面子會大大的掛不住。

  我和心慧、曉琳和其他同學們坐到場邊,我和心慧一組,其他同學一組,王曉琳則似乎是特別與大家保持距離,也許是想靜靜吧!

  「鐵漢和那個吳耀銘似乎真的不單純呢!」我向心慧說。

  「本來就不單純了。」心慧說:「那傢伙好像和鐵漢有仇似的,才會去故意追曉琳,雖然他沒有親口承認,但其實大家心裡都知道,他這樣只是為了傷害喜歡她的鐵漢而已。」

  原來一向有傳聞說,鐵漢在暗戀王曉琳,我原本以為只不過是玩笑話,就如同我與心慧般,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他說追就追啊?也要她願意不是嗎?」我疑問。

  「你不知道。」心慧侃侃而談:「吳耀銘是個很有追求女生手段的人,再加上他的條件本來就很好,就算是一向嫻靜的曉琳也被她迷走了,連我都勸她不住。」說完她嘆了一口氣。

  我無法理解他的能力,畢竟那是我從未有過,也不可能會有的一種魅力。

  「好在他們兩個沒有交往的太久,要不然曉琳只怕吃虧的會更大喔!」

  「王曉琳條件這麼好,他居然也捨得拋棄啊!」我實在無法理解這種不愁女生的人的想法,若是我,有人肯垂青於我已是大幸,哪還有隨便混玩、可有可無的想法呢?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只是還是有一堆人會被他迷住罷了。」心慧嘆了一口氣:「真不知道鐵漢是不是能夠打動曉琳的心啊!」

  「我相信可以的。」我堅定的向心慧點頭。

  王曉琳總不是愛撲火的蛾吧!

  不過自己又何嘗不曾經是一支撲向烈火,而且還被燒得不亦樂乎的笨蛾呢?

  胡思亂想間,兩方的人各據其地,看來他們是要跳球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如果只是玩玩的話,根本不會用到跳球,最多就是秀球看哪方人投進比較多球,或者乾脆直接猜拳決定便是了,看來他們是真的把它看成是一場比賽了。

  跳球的兩方正是鐵漢和吳耀銘,互相爭鋒的意味相當濃厚。

  但他們爭的是什麼呢?恐怕也不是為了爭搶在場邊,似乎還在迷惘中的王曉琳的芳心,因為照心慧所說,吳耀銘根本不在乎,他要的,只是要挫敗鐵漢,揚顯威風罷了。

  那鐵漢所要求的是什麼呢?想到此際,一聲「開始」劃開此戰的序幕,所有旁觀者都集中到場心上。

  他們兩個竟然幾乎是同時跳起,鐵漢的身高雖然稍遜吳耀銘一籌,但「啪」的一聲,兩人竟然同時拍到了球,幾毫秒間,兩人都使盡力量想將球擊向對方場上;幾毫秒間,我們的心卻好似急跳了數下。

  跳球決定何方攻、何方守,一攻一守,有時差距是很大的,更何況是面臨這種實力相當的隊伍,失之毫釐可能就會差之千里。

  「碰」的一聲,解開了綁在我們心中的緊結。鐵漢雖然身高比不過他,但力量還勝他一籌,好的開始於焉樹立。明傳跨前撥球快攻,他隊一人立刻上前左右開弓,想要阻擋。明傳腳步挪移,一個假動作略過此人,衝自籃下,上籃得分。

  我們這處自然響起如雷的掌聲;比起來我們這方有個優勢,就是他們沒有啦啦隊,而我們有。

  換他們進攻,不意外的,控球便是那個帶著自信笑容運著球的吳耀銘,他悠哉悠哉的走到場心,守他的鐵漢不敢輕心,雙腳微微擺動,一手緊「盯」著那上上下下的球不放。

  一個燦爛的笑容一過,他倏然衝向鐵漢,球竟好似迎著鐵漢的左手打去似的,但他一個迅捷的轉身,就穿避過去,衝進籃下就要上籃,正迎在他面前的凌翔覷準時機同時一跳,雙手舉高要攔他的球,卻見吳耀銘依然出手,球從凌翔雙臂間溜過,空心進籃。

  由此俐落的動作和精確的準度,明傳的疑慮真的不是虛言。

  「沒有關係,再進一球!」明傳向隊友們叫著,穩紮穩打的進入對手的領域,找到空檔,傳給移位到籃下的鐵漢,正當鐵漢要跳投時,突然有個身影打下他的球,不是別人,正是嘿嘿一笑的吳耀銘。

  球順勢落到了剛好在三分線上的祥智,祥智見機拔身跳起就要投進一顆三分球,但吳耀銘左躍又踏,竟在祥智跳至半空時也一同躍起,也許是因為視線被妨礙到,這一球擦板沒進,凌翔架開旁人,搶下了籃板就要再度跳投,結果被對方一人撥了下來,球落到對方的手上。

  對方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傳給似乎能料敵機先,已跑到我們陣地的一人上籃得分。

  雖然我對籃球不甚了解,但我也可以看出,除了吳耀銘外,其餘幾人的實力並沒有十分突出,大約相當而已,但多了這麼樣一個高手,我們班這隊的攻擊就會受到阻礙,要守住吳耀銘也不是十分容易,從剛剛鐵漢也輕易被他過了就可以知道了。

  「我們班的人應該用的是區域防守,而八班他們是要用極快速的打法壓我們,這樣子實在麻煩啊!」班上一個同學說。

  所謂區域防守,大概是指每一個人各佔著一個位置,並防守進入自己區域的人,雖然沒看過班上的人有用過,但也知道,如果只是純粹玩玩的話,哪裡還會用到什麼戰術?

  「吳耀銘那邊的氣勢似乎強過我們這邊了。」聰敏的心慧發表自己的看法。

  此時正在進攻的凌翔被吳耀銘抄走了球,鐵漢等人雖然極力去追,但仍然追之不及,又被他輕鬆且帥氣的上籃得分。

  看來吳耀銘不只是靠外貌,也靠球技吸引人的,這兩者配合起來只能說「相當好看」,沒有人不會讚嘆的。

  此後我們這邊得到的分數遠遠不及對方拿到的分數,過了十分鐘,比數十三比五。

  戰況幾乎是一面倒。

  記分數的人向場內叫著「剩兩分了」--那當然不會是對著我們叫的。

  看著場上的鐵漢他們,臉上都難掩頹喪之情,尤其是鐵漢,對方分數愈是增加,緊皺的眉頭就更緊鎖一分,看著旁邊的我們也是焦慮不安,我看不清楚坐在一旁低著頭的王曉琳,但似乎隱隱從她的烏髮中透出幾點晶光。


  此時,明傳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湊過去跟正要進攻的鐵漢說了些話。 

  這時輪到我們進攻,鐵漢衝上陣去,遇到的自然又是處處與他作對的吳耀銘,幾番衝鋒不成,鐵漢想要將球傳出,卻好像早已被吳耀明料到似的,迅雷不及掩耳地,「啪」的一聲將球拍掉。

  他的速度實在太快了。我不由得驚嘆。

  對方一人接到了球,展開快攻,就當他要上籃成功時,總算被子奇勉力拍下,但球又落到了對方的手中,一番爭奪,球又再度回到在三分線外吳耀銘的手上。

  正當吳耀銘耀好整以暇的進攻時,明傳和鐵漢同時到了他身旁,擺出守禦的姿勢。

  「他們……難道要兩個守他一個?」有同學驚訝說。

  雖然說我對籃球不熟,但是觀看同學們打球這麼久,從來都是一對一防守,沒有像現在這樣的。

  或許是他們覺得吳耀銘實在太難守禦,無可奈何下才想出這種戰術對付的。

  雖然說這樣大概可以困得了他,但這不也表示說其他三人要守好對方四人嗎?我向我們這方其他人看去,子奇、凌翔、祥智都是嚴陣以待。

  剩下一球他們就能取得勝利了,那將會是怎樣的光景呢?我實在不敢再替鐵漢想下去了。

  在明傳、鐵漢兩人幾乎密不透風、竭盡全力的防守下,吳耀銘果然是既不能傳出,也衝不出去,他那方其他人或想過去接應,也被我們這邊的三人極力脫住,暫時拖不了身。

  只要能夠抄下他的球,再來個快攻便能掙回一些分數了。

  突然,他又是那充滿自信的一笑,竟拔身跳起,鐵漢兩人哪容的了他投球,一同躍起,幾乎是與他一樣的高度,但他似乎夷然不懼,仍然射籃,球恰到好處的從兩人四手的空隙中穿過,在若他們兩人的手移開少許就能夠阻止的情況下,球以完美的弧線穿過籃框。

  是三分球,在這種應該很難投進的情況下投進的三分球!

  「十六比五。」計分的人叫著,也宣佈了這場競爭的結果。

  球彈到鐵漢的雙手上,我清楚的看到鐵漢的雙手緊抓著那顆籃球,手上筋骨怒張,好像就要將球憤擲出去,但他沒有這麼做,漸漸放鬆後,他無力似的任球掉落在地上。

  「不用生氣,兩個月後的班際籃球比賽,還有的是機會,只不過……」得意洋洋的吳耀銘笑著:「只不過你們這班得要打進決賽才行啊!」說完他們一行人走向我們這邊,大概是要喝水休息之類的。

  看著班上其他旁觀的人們,都難掩失望的神色,更不用說是在場上的那幾個人了,王曉琳將頭埋在雙膝中,讓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不過我想她並不會好受。

  「唉!有同學說吳耀銘他是高一籃球隊中的第一高手,我起先還不怎麼相信,以為那是吳耀銘自己胡亂瞎吹的,現在看來他的確有可能有這種本事了。」子奇說。

  「雖然很不服氣,但也沒辦法,輸了就是輸了。」一樣回到我們這邊的明傳說。

  「願賭就該服輸,我們依照約定走吧!」鐵漢乾脆的說。

  「嗯!」祥智點頭。

  我們一行人靜靜的離開球場,後方似乎還傳來吳耀銘大呼「再見」的聲音。

  雖然他的聲音極富磁性,但在這裡恐怕沒有人會認為他的聲音好聽了。


  出了公園,眾人討論要去哪裡吃頓飯好消消悶氣,當決定好時,王曉琳向大家說要先行離開。

  「嗯……要我送你嗎?」鐵漢雖然剛吞敗績,仍是柔聲問她。

  「不了。」王曉琳搖搖頭:「讓我獨自仔細想想,好嗎?」

  「嗯!那……路上小心。」鐵漢對她說。

  待她走後,眾人前往決定的涮涮鍋店前進。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05 , Processed in 1.489366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