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憂鬱海

[複製連結] 檢視: 1340|回覆: 5
  • 名望的騎士

    ☆☆☆☆☆☆☆

      這篇《憂鬱海》是我原本在深藍學生聯合論壇的個人版發表的,而《憂鬱海》這個名稱也同時是我的版的版名,該論壇的設計是以洲、國家、城市的方式來作為個人版進駐的標的,而憂鬱海則是附屬於Europe歐羅巴洲下的法國巴黎。

      劇情中會提到關於《旁邊森林》,那是同樣位於法國巴黎的個人版,也就是這篇小說主角其中之一的小白鹿所創的版;而某風的個人版則是在英國,這算是故意設計的劇情,換言之,劇情的四個主角都是在現實生活中存在的,除了我以外的三個人都是我的朋友,也算是幫他們寫篇故事,因為這裡是鐵之狂傲,所以作以上補充說明。

    ————————————

    《灰塵文學序曲》
                                    
      嗯,任何文章寫開頭都是很困難的事情,特別是將要寫一系列的創作或長篇信件更是如此,除非只是應付應付,否則真是會令人苦思一番,畢竟我不是專業的作家,所以開頭就讓我這樣帶過了(笑)。

      一切源頭只是一時興起,而且以前就想嘗試這種類型的東西,只是一直沒有適當的題材可以讓我一系列地創作,自從接觸深藍以後才有一個很模糊的主題情節讓我發揮,算是奇遇吧,再加上有這個空間可以運用,所以就因此有了這個念頭:創作虛幻文學(有人也稱作奇幻文學的樣子)。

      我不敢在深藍的個人創作版發表文章,畢竟如果沒有人回覆,這對創作者而言是一種無形的傷害,這令我不敢領教。然而這裡流量比較少,而且主題沒有分類,大多數人都是隨意亂逛,令人不免有種安心的自我催眠:「沒有回覆是因為沒有人看到,沒關係,可以繼續。」

      一向喜歡挑戰獨特風格的我,也不免流於俗世落入一些無法避免的限制,要突破限制並不容易,需要靠經驗的累積與創意才有可能達成,特別是剛成型的玩意兒,更是顯得弱不禁風,這點我會努力去克服,但並不能保證什麼,只是一種自我的宣示而已。

      首先來談談我的帳號由來,是有一段典故。最近我在無名小站發現一件有趣的事,也就是有人跟我用相同的帳號名稱:「DUST1986」(我的是DUST1987),是一個大我一歲的男生,會進到他的網誌也是我一時興起亂入,除了DUST1987以外只有找到DUST這個帳號,但是已經閒置很久了,而我跟他在留言板上聊天了幾回,他很好奇問我:「why dust?」,他說別人都認為用「灰塵」自稱很詭異,有時候我也確實這麼覺得,而且週遭就有人跟我提過這件事。他先跟我說他的名稱是來自一首西洋老歌「Dust in the wind」而取的,有趣的是他妹跟我生日同一天(不過不知道有沒有同年就是了)。

      我這DUST的由來,是小時候交網友(?)取的暱稱演變的。因為愛搞怪,所以會用一些像是「海上漂的豬肉」、「冰箱裡過期的榴槤」之類的稱呼,有一陣子改成「無塵室裡的灰塵」,也就是有「很強」的意思(在逆境中沒被殺掉,灰塵中的精英 ,嗯...小時後比較幼稚 )。後來因為有人簡稱做「無塵」,讓我感到很無言(好像法號|||),所以就改成英文的DUST沿用至今。不過這裡我不用DUST,而是用「灰塵轟炸機」。

      「轟炸機」一詞是代表著洗版,不過這是我自己定義的。先前在深藍就有很多人會在某些版作轟炸性的發言:每個主題都發表意見,但看起來卻又不怎麼認真,而且是學術性的討論版。轟炸的效果,除了你可以看到主題清一色最後回覆者都是同一個人以外,並沒有留下其他價值(噢,或許你可以看到瘋子灰塵說:「阿--炸過來了~快逃!!」)。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要用這種帳號名稱呢?其實單純只是想顛覆傳統的價值的觀感而已。許多人喜歡用一些很華麗的暱稱,讓人會有種錯覺以為這個人應該很有文學氣質或是很特別,而想不出好的暱稱的人又往往會使用英文名子讓自己顯得高貴一點,可能是自創的,也可能是選用一些漂亮的、動聽的辭彙(不要打我,我承認自己也是這樣)。許多文字創作者也會用這招,因此也強化了大家對暱稱的敏銳度。對於特別暱稱的人往往都會有遐想,用了日系的名稱就會令人感覺這個人很日風,然而真正的他其實並沒有什麼特殊的,也並不會特別浪漫。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一個愛情小說的主角叫「老怪咖」,那鐵定很有趣,然而現實網路中看到如此暱稱的人,你也不會對他抱持著任何幻想,這是一種很有趣的現象。

      回歸主題,我想再來談的是「憂鬱海」這個詞。說來有點可惜,本來是要選「亞特蘭提斯」來進駐的.....

      站長:「孩子,亞特蘭提斯是隱藏版,你要隱藏嗎?」

      亞特蘭提斯是一個古代文明,也就是海底遺跡,遍佈在許多海域。於是乎在這地區放入了憂鬱海,就等於全世界的海洋都被我佔領了(嗯哼哼哼...),可惜我的野心沒有實現,只好選了巴黎這塊人文寶地。「憂鬱海」是來自SADJUNU在《The First Rain 初之雨》(2005/7/8,傑克魔豆出版)繪本中的詞彙,相對於「愛情海」而產生的。故事中描述兩位好朋友其中一位陷入了愛情,問他朋友要不要一起進入愛情海,朋友說不,於是自己進入了;另外一幕是因為沒有愛情而走入憂鬱海,而且被陷入愛情的朋友遺棄(呃..他畫得很有趣,我只是簡單帶過)。某些意義上,「憂鬱海」是很貼近我思想的詞,不過我不是指愛情。

      接下來的一系列文章,我會盡量跨領域地來寫這些內容,並且透過對話來呈現故事(但是有時候靈感沒了會寫不出來),應該會採單篇故事來發展,不會連貫。我可能會作一些基本設定,不過在人物上的彈性會比較大,但大致上會依照相同的方向來進行(人物角色在不同故事中會改變,但個性與背景變化不大)。

      以下先作一些主要登場人物的介紹:

      1. 小白鹿(15歲),本名旁森.固力果.白鹿桑塔斯(Ponson.Guligo W-Suntars),乳名為大德寺廣三。日法混血,出生在法國邊境的男孩,童年不怎麼快樂,常常被欺負。目前在巴黎讀中學,住在親戚家。個性活潑,從某些方面看來是個聰明的孩子,喜歡在憂鬱海釣烏龜,也常常在憂鬱海旁邊森林裡玩耍,有點像森林裡的吉祥物。(p.s:母親是日本人)

      2. 某風(14歲),本名冬風.噗.奕順軒.約翰歐蕾(W.W-Pu Isoonsuan John-olay),小白鹿小時候的玩伴,是個從英國東南部Canterbury搬來的移民家庭,法文不流利,10歲時從法國邊境搬到「憂鬱海」附近的破舊公寓裡,跟小白鹿就讀同一間學校,但小一屆。思想成熟,但是欠缺磨練,以致於有時感覺像是「大人的代言人」,喜愛吃糯米腸。爸爸是位心理醫生。

      3. 小卡(17歲),本名卡若琳.邦普.阿利瑪(Carolin.Bonpul Alima),法國巴黎出身,從小接受良好的教育,擁有著令人喜愛的外貌與聰明的頭腦,是小白鹿暗戀的對象,在法國巴黎就讀高中。個性善良,但不經意會說出令人咋舌的諷刺比喻,與很抽象的話語。跟母親住在巴黎市中心的豪宅,父親在國外工作。

      4. 灰塵大魔王(?),充滿神秘色彩的人物,有點像動畫中的口白角色,但卻經常融入劇情中,令人感到莫名其妙卻又不曾被察覺。住在憂鬱海底200公尺處,常常化身成人類(其實本來是人類,有一段賺人淚水的故事?)。絕招是「沙塵暴攻擊」,討厭夏天。

      附註:憂鬱海在巴黎郊區,一個深達2000公尺的大湖泊,外接地中海與大西洋,屬於半鹹水湖,擁有許多奇怪的生物,以及許多可怕的傳說。

    (以上與個人、團體無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設定是暫時的,可能隨時會有新的人物加入或是小修正。

    [ 本文最後由 DUST1987 於 07-3-27 07:4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名望的騎士

    ☆☆☆☆☆☆☆

    【前傳首部曲】四季醬油之*春之風

      四月的法國,是夢想的季節,藏紅與水仙花渲染了巴黎盎然的春色;陽光為灰暗的天空化解了長年鬱卒陰影,使得艾菲爾鐵架在天色漸亮下顯得額外清晰,與天際交接凝結成霧....是虛幻的、有點牽強的;數萬滴雨露流下了平原上綠色的葉緣,滴落,扶持了數十萬生命,並非奇蹟;刺眼的早晨已來臨,略感疼痛的雙眼,呼喚我來到現實邊境,與蘇格拉底扯破衣裳,我被拉起。然而真正的靈魂,滯留在夜裡,夾落在時間斷層,只能冷漠。

      「四年了,我看那個柱子四年了!!」約翰大叫著,彷彿要宣示給全世界知道,一點的滯留空間恐懼症候群,是理所當然的。他凝視著窗外,沒有對焦地盯著,暫時空虛的心情令他顯得些微老氣,似乎遺忘了什麼,但卻不重要。

      「冷靜一點,孩子。」房外漸近的腳步聲,進入了約翰空蕩蕩的心扉,上午七點,在法國的春天。「今天是你最愛的糯米腸喔!」

      「噢,真棒阿,凱薩琳..」約翰不好氣地說著,「我們已經吃三個月的糯米腸了!!」他望著週遭凌亂的衣物,充塞在這不到三坪大的空間,房間裡沒有衣櫃,只好隨意放置。床鋪旁有個深咖啡色的矮櫃,裡頭放著許多破舊的小玩具,他正把玩著一個褪色許多的魔術方塊,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最多還是只能完成兩面,而且往往都是黃色跟綠色這兩面。「這鬼東西根本不是人玩的..」約翰這麼想著,隨手將魔術方塊丟入抽屜裡。他將玻璃窗輕輕推開,巴黎的夜晚是寒冷的,都市邊緣還不至於令人感到充滿沉悶的空氣,三樓的高度,足以眺望大片的憂鬱海以及遠處清晰可見的巴黎鐵塔。「我的老天阿,清晰到令人覺得噁心。」約翰咕嚕幾聲後穿上鞋子,走出房間,一陣糯米香撲鼻而來。

      冬風.噗.奕順軒.約翰歐蕾(W.W-Pu Isoonsuan John-olay),是個擁有純正血統的英國男孩,父親在戰亂中不知去向,四歲時與母親凱薩琳因政治迫害逃離英國,後來在法國受到了艾菲爾.奕順軒的援助,艾菲爾與凱薩琳在約翰六歲時結婚,成為約翰的繼父,同時是位心理醫師,然而在經濟低迷的法國,這類醫師是不被看好的,往往一個月收入還不足以供給全家三口有個基本的三餐。因為經濟壓力的關係,他們搬到巴黎境內邊境的便宜公寓,以便全家能在城市內找個零工賺錢。

      春天,多麼令人感到無力,溫暖、微風,這不該是我的世界;我要寒風刺骨,我要可以考驗人類與重新審視自我的逆境,我要冷酷無情,我需要冰天雪地阿!!黃金週的早晨,散步在憂鬱海湖畔,憤世嫉俗的約翰望著閃爍湖面,內心與外在不斷交戰著,是寧靜且深沉的戰爭。對岸的森林散出些許光芒,看似湖光折射卻又不缺真實,「是他,又出現了,那個孩子王。」約翰冷笑著,走近約定的廣場---「沒想到是我最先到...」倚靠在一旁的欄杆,等待著。

      「他鄉是一面負向的鏡子。旅人認出那微小的部分是屬於他的,卻發現那龐大的部分是他未曾擁有的、也永遠不會擁有的。」--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

    ————————————————————————

    《現在來到說文解字時間》

    某風:「疑?!跟想像的風格不同耶~?」

    灰塵大魔王:「對阿,這是前傳咩~~顆顆顆...」

    小白鹿:「我看不懂『與蘇格拉底扯破衣裳,我被拉起。』是什麼意思耶?」

    灰塵大魔王:「嗯哼,有沒有聽過周公的故事?周公在中國文化裡有一個象徵即是夢中老人,有一個很有趣的句子:『我聽到鬧鐘在呼喚我,我揮揮衣袖,就算周公拉著我的衣角不忍我離去,我還是必須將他一腳踹開!』扯破衣裳就是在拉扯過程所造成的,嗯,而且還有一點隱射同志的意思。而蘇格拉底就是象徵西方世界裡的周公。周公在夢裡通常都是在下棋,所以有人也常常會用:『跟周公下象棋。』來代表作白日夢。」

    小白鹿:「吽吽,那『真正的靈魂,滯留在夜裡,夾落在時間斷層,只能冷漠。』這句話呢?我看不出前後文的意涵耶?」

    小灰塵:「約翰真正的心是滯留在英國的,所以剛從夢境出來就像是從英國被硬扯到法國一樣,此時的心境剛好呼應後面所說的『空虛』,就是一種內心與外在的拉据,『人在心不在』就是最簡單的說法。而剛入早晨的法國,同時間英國還是夜晚(法國在東),滯留在夜裡就是這個意涵。順代一提,約翰還是不喜歡法國這個地方,所以對這裡沒有感情,只有冷漠。」

    某風:「孩子王是誰啊?」

    灰塵大魔王:「森林裡→旁森小白鹿。」

    小灰塵:「順代一提,約翰討厭春天,因為他喜歡冬天這個季節,從名子就可以看出來的。所以他才會說:『這不該是我的世界』。但這句話也同時代表著討厭法國。」

    灰塵大魔王:「『我的老天阿,清晰到令人覺得噁心。』這句話,我本來是想用:『我的老天阿,清晰到令人頭皮發麻。』但是後者沒有強調厭惡的感覺,反而有可能被誤會成強烈的快感。這裡提出來是因為我覺得後面這句組成比較漂亮。」

    灰塵大魔王:「另外,文章中的『柱子』、『鐵架』都是指艾菲爾鐵塔,也就是巴黎鐵塔。」

    [ 本文最後由 DUST1987 於 07-3-27 07:50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

    【前傳二部曲】四季醬油之*秋之鹿

      「嘖,森林裡怎麼都是落葉...」沙--沙--沙--,夜晚,充滿神秘的禁忌森林,隨時可以看到古希臘時代的靈魂在樹蔭間遊蕩,是憂傷的,但也悠閒。渾圓的月亮,高掛在天空的正中央,是夜裡的太陽,大得令人避不開視線;水面與巴黎城,顯得額外清晰朦朧。今天是滿月,伴隨著一點狼嚎,在遠處地平線,既陰森但卻不失其風味。

      「吱吱---嗚哇~~~」小白鹿突然大叫,因為一隻手掌紮實地從後方拍了小白鹿的肩膀,差點沒嚇死本來就很白的小白鹿,「我的媽呀~死白熊你嚇死人阿!!」一隻全身濕漉漉的北極熊大剌剌地站在小白鹿身後,後方的月亮讓白熊看起來略顯大了一些,濺濕的熊掌拍得小白鹿肩膀都溼透了,在秋夜中不禁令人感到強烈寒意。「不--,唔,不對..嗯哼哼哼。」北極熊笑著,眼神試探地望著驚恐未退的小白鹿...「你笑屁阿?!我正在忙呢---」小白鹿無奈地說著,一邊伏地摸索著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唔..找到啦,這森林可真是無奇不有。」他抓著一把看似雜草的玩意兒,一邊興奮地說著,「瞧,這是稀有品種唷,吃了之後可以全身麻痺,我都叫它『白鹿魔藥』。」北極熊無趣地望著,一股正經地說:「....你要小心,最近有很多獵人,而且秋天最好別在森林裡,妖精的詛咒是很可怕的。」

      「噢,那不過是迷信--」「獵人..就不必管他們了,反正我白天不會來。」小白鹿沒好氣地說著,「而且你怎麼會在這兒?南邊森林的溫度不適合你吧?」

      「的確不適合,孩子。」北極熊凝視著地平線上的湖光,「但我還是必須告訴你,這裡秋天是很危險的,...旁森.桑塔斯。」牠眼神略帶恍惚地解釋,並且慢慢靠近憂鬱海岸邊,轉而凝視對岸的巴黎城「嗯,我想你知道的..。」牠若有似無地說著,「還有,小心落葉,那會帶來不幸。不過有時候人們也認為會帶來好運,噢..就跟你的命運一樣..」

      小白鹿只是沉默,他知道自己是特異地存在。「旁森」,是古代擁有傳承詭異命運的家族,代表著恐懼與幸福的交錯,傳說中每隔四個世代就會為人類帶來顛覆性的命運,不是極大的災難,就是創造出一個美好的世紀,但卻是沒有規律的,且命運與該代族人的身體、精神狀況會略顯程度不同,雖然世人不知道,這看似迷信的詛咒,卻也留下令人咋舌的史實紀錄,旁森家族有負起了紀錄世代影響與傳承的責任。小白鹿剛好是繼一百年前曾祖父出生時之後的第四代,前一次命運帶來的是工革後人權的復興,為社會奠下民主基礎「旁森.不二家.徳克斯特(Ponson.Nosecond-house Dekerster),年76,影響...」固力果腦中浮現出家族流傳的文獻,這是他祖父旁森.森永所記載的。然而小白鹿代表著什麼,目前還未顯現出徵兆,有一天,他的名子也會被記錄下來,他的下一代,將會親眼看到這場災難,他心裡這麼想著。----對小白鹿而言,不管是哪一種命運,都算是災難。

      太陽緩緩升起,法國在秋天陽光是少見的,小白鹿一個人走在憂鬱海湖畔,提著鹿皮製的淺色手提袋,裡頭裝著的是星期一要考的數學教科書跟幾份分數不怎麼高的考卷。他從遠方就認出廣場上的身影,就是他的好朋友約翰.史都華...

      小卡:「史..史都華?!」

      灰塵大魔王:「阿..口誤口誤,順口就講出來了,是約翰歐蕾啦--再來一次。」

      太陽緩緩升起,法國在秋天陽光是少見的,小白鹿一個人走在憂鬱海湖畔,提著鹿皮製的淺色手提袋,裡頭裝著的是星期一要考的數學教科書跟幾份分數不怎麼高的考卷。他從遠方就認出廣場上的身影,就是他的好朋友約翰歐蕾...

      「嗯..怎麼感覺時間好像重複了,疑?!我在想什麼---」小白鹿感到一陣疑惑,但隨之拋到九霄雲外去了「亞戶~!!約翰兄!!我來囉~~」雀躍地隔空大喊,在距離兩百公尺遠的步道上,小白鹿開始.起跑----

      灰塵大魔王:「青春吶.....(茶)」

    ————————————————————————

    《現在是說文解字時間》

    某風:「這...怎麼變成這麼虛幻?」

    灰塵大魔王:「嗯哼哼哼哼----因為這是『前傳』啊!!」

    小白鹿:「不要啦~人家不要那個鳥血統啦(淚奔)~~」

    小灰塵:「你就認命吧..嗯哼哼哼,灰塵的世界是很獨裁的。(孩子,你也到了會淚奔的年紀了啊...)」

    小卡:「為什麼北極熊會出現在巴黎?」

    灰塵大魔王:「憂鬱海的北方有一座小島,大概是在湖中央,那一區的氣候很特殊,適合北極熊居住,而且...其實那並不是北極熊(笑)。傳說中森林有個地方可以直達那座小島,不過說起來沒人會相信的,嗯哼哼哼哼---」

    小白鹿:「....真不科學。小心落葉是怎麼回事?」

    灰塵大魔王:「噗,有沒有聽過:『落葉堆內狗屎多』?還有『狗屎運』這玩意兒..」

    小卡:「呃..那『古希臘時代的靈魂在樹蔭間遊蕩』是什麼意思?」

    小灰塵:「旁邊森林→哲學家的居所。在憂鬱海隔壁。是真的唷!!(傻笑)」

    小灰塵:「對了,『旁森』這個姓氏的傳說跟這座森林有關,所以北極熊才會特別強調他的名子。這個部分以後會詳細說明,秋天跟這座森林也很有大的關係。」

    小卡:「固力果..不二家..森永..」

    小灰塵:「呀呀?!什麼?!妳在說什麼?~我聽不懂(裝傻)。」

    某風:「我不是在春天等他嗎?那季節上不就有差異?」

    灰塵大魔王:「噢,等前傳完你就知道為什麼了,目前暫時不公開。」

    小灰塵:「另外,獵人只敢在白天打獵,晚上的森林有許多詭異的事情,這在之前應該就提過了,因為在憂鬱海旁邊:『有可怕的傳說唷!!!』嚇到了吧?!~你嚇到了吧?!!快說你嚇到了阿~你這可惡的小不點!!噗~」

    小卡:「所以說..小白鹿是鹿囉?」

    灰塵大魔王:「嗯哼哼哼哼-----」

    某風:「為什麼不照季節順序?」

    灰塵大魔王:「嗯哼哼哼哼-----」

    某風:「什麼意思阿= =?」

    [ 本文最後由 DUST1987 於 07-3-27 07:53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

    【前傳三部曲】四季醬油之*夏之塵

      「阿哩喲鳥屋干達..(火是這麼升的..)」酷滋酷滋,吧里嚕撒庫(我一邊拿著木頭轉,一邊碎碎唸),「吽,屋齁勒~屋齁勒~~齁勒塞喀啦!(嗚阿,好棒啊~好棒阿~~是亮光耶!!)」哈哩魯斯吧嚕嚕賽(坐在一旁的友人雀躍地吶喊著)....努蒐卡拉避魯塞薩酷(這是早在舊石器時代前五百年的一個夜裡)。

      灰塵大魔王:「.....」「那麼古老的語言連我(?)都看不懂了啦---」「給我直接翻成繁體中文版BIG5!!(指)」

      小嘍囉:「小的遵命---小的遵命---」

      廿一世紀的今天,大家對於人類的起始是由猿人進化而來深信不已,然而實際上科學的進步已經讓這套理論逐漸遭到許多抨擊,歷史學者、考古學家、科學家,甚至是哲學家,漸漸透過新的證據質疑其正確性,美國許多州的教材也已經改用外來科技來解釋這段起源,而不再堅持進化論如此牽強、充滿巧合的說法,但我們無法證明哪個學說正確,宗教理論者更因此強化神造世人的堅定信仰,然而這仍舊是個謎。

      在冰原文明中有個古老的傳說,人類是由數位(不是相機)先賢帶領古代猿人進化,教猿人們用火、獵食、農作、建立社會。隨著物種進化的改變,這些先賢也會跟著改變相貌與體質伴隨古代人們成長,他們是永生的、是循環的,隨著世代的前進,默默地推著人類文明,世人也不知道他們的存在,更不會發現他們的存在。他們現在也許分別還在世界上的某處,看著人類的沉沉浮浮,他們不需要插手,他們只需要在緊要的關鍵時期出現,諸如「起源」與「世界滅亡」。他們的原形沒有人知道,可以隨意變化,搞不好就只是個史萊姆狀的變形蟲。沒有人能確切解釋為何只有兩種猿人可以進化成現代人、為何現代的類人猿過了幾百萬年依舊還是沒有進化?或許應該說:「進化緩慢到感覺不出來。」

      然而在今天,其中一位先賢首先披露了自己的身分,就在深藍個人論壇裡,因為沒有人會相信,所以他做了這種禁忌的事情,對,絕對不會有人相信的,相信的話我這個賢者就白當了(特別我還加了一句:「達到效果了(笑)。」)

      「眾人們~~歡呼吧!!起舞吧~~!!跟我一起旋轉~~!!左.旋.C!!」小灰塵興奮地旋轉著,「噢,我的天阿,間冰期真是熱到令人頭皮發麻,兩萬年前的氣候還是比較適合我,內陸高原上的大冰河...嗚啊~~真是令我癡迷阿~!」小灰塵一邊閉眼幻想著,一邊做出大冰河流向的比劃,彷彿就在眼前似地遐想。

      這裡是憂鬱海北方的小島,是個年均溫不到攝氏五度的詭異地區,小灰塵站在一個堆砌而成的小雪台,對著一群奇特的小動物表演人類文明演進的種種形象,從猿人做出鑽火的動作,碰的一聲變成了一個中世紀騎著駿馬的騎士,然後迅速地蛻變成醜陋老女巫婆,原本手上的長槍變成水晶球捧在手上奸笑著,隨後又突然爆炸產生一堆煙霧,小灰塵變成一個手拿柺杖、吊著點滴的癌症末期病患,差點沒嚇死站在雪台前最近一位的小松鼠。「咳..物質的進步害我這老頑童變成這副德行...」小灰塵裝模作樣地表演著癌症末期病患插胃管進食的模樣,小動物們目不轉睛地看著。「哈,午餐時間到了,可別吃不下飯吶~」一圈光芒灑落,小灰塵變成一個14歲的金髮男孩「來吧,今天吃的是英國男孩最喜歡的糯米腸唷!!」

      一個圓滾滾的小貍貓露出厭惡的眼神:「唔..聽起來好噁心的樣子。」小灰塵停頓了一下解釋道:「嗯..不過我一個英國來的朋友很喜歡吃呢!!我想應該不錯吧~」有點笨的小灰塵分不出一個英國男孩不能打翻全英國男孩的基本道理,但是小動物們還是津津樂道地相信小灰塵,跟隨著他進入了小木屋中。從許多方面看來,小灰塵是這些小動物們的頭頭,他們生活在這座奇特的島嶼,類似平行世界的奇特區域。

      小灰塵的另一個身分,即是灰塵大魔王,擁有著許多令人灑淚的故事。基本上,小灰塵是個多重人格者,隨著變形而產生不同的思想及行為,但有個共通點---「我的媽呀~真是熱到令人感到噁心!!」灰塵大魔王厭惡地抱怨著,因為他討厭夏天!!


    灰塵大魔王:「夏天到了真的很危險。」

    某風:「什麼危險?」

    灰塵大魔王:「空氣對流會導致灰塵居無定所...」

    小白鹿:「= =...你之前說過了。」


      令人恍惚的夏天,小灰塵無腦地晃阿晃,走到了森林對岸的人造湖畔步道,眼前兩個身材壯碩(?)的人影,是他再也熟悉不過的小白鹿....與約翰.史都華。


    灰塵大魔王:「....又唸錯了,真是順到令人咋舌阿(茶)!」「算了~不管他(噗)」


    ————————————————————————

    《啦啦啦~又來到說文解字時間》

    某風:「孩子,你寫的故事越來越喇叭了..」

    灰塵大魔王:「其實是有原因的..(嚴肅狀)」

    小白鹿:「什麼原因?(肅然起敬狀)」

    灰塵大魔王:「因為...這個是『前傳』阿,哇哈哈哈哈哈---(趴在地上笑)」

    小卡:「.....」

    小白鹿:「那個『連我(?)都看不懂』是什麼意思?」

    小灰塵:「因為我是賢者---」

    小卡:「既然說:『世人也不知道他們的存在,更不會發現他們的存在』那為什麼還會被寫出來?」

    小灰塵:「因為我是賢者---」

    某風:「.....」

    (眾毆中....兒童不宜)

    小灰塵:「嗚啊---好啦好啦~」「因為賢者是從以前就存活到現在阿~灰塵大魔王就是賢者~但是時間太久了所以他才會遺忘古代語言---」「而作者就是賢者~所以被寫出來是正常滴!!喀喀喀..(傻笑)」

    小白鹿:「那個美國教材該不會是你亂喇叭的吧?」

    灰塵大魔王:「沒這回事~~它絕對是真的!!(緊張狀)」

    小灰塵:「根據報導,美國某些州的教材是採取開放的態度,也就是兩種都教,讓學生自己去判斷。」

    某風:「上一次冰河時期應該是一萬八千年前吧?!你怎麼說是兩萬年?」

    灰塵大魔王:「那也只不過差個兩千年而已,對我們而言只是小數字,那點誤差是容許的(得意)。」

    小卡:「那些奇特的動物是哪裡來的?牠們會說話?」

    小灰塵:「從哪裡來的暫時先不能公佈,不過牠們會說話這點是沒錯滴唷!!」

    灰塵大魔王:「順代一提,我跟小灰塵的人格差異,從『噢,我的天阿,間冰期真是熱到令人頭皮發麻。』跟『我的媽呀~真是熱到令人感到噁心!!』這兩句話就可以看得出來了。」

    小白鹿:「....這仔細看的人都看得出來吧=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

    【前傳最終曲】四季醬油之*冬之卡

      一杯咖啡、一本書、一個小冊子,我坐在電腦前,思索著早上教授開的論文題目:「我在做什麼?」這是很怪的題目,實在想不出這跟社會學有什麼關係?因為這堂課是人類思想課程嗎?亦或是因為教授以前是哲學系畢業,轉來教社會學腦子還沒換過來?我正在努力建構社會與哲學這層關係,但是絲毫理不出個頭緒,外頭的風似乎正在嘲笑著我,發出咻--咻--的聲響,並撞擊著窗戶似乎敲門想進來一探究竟,但我不會讓它得逞,畢竟我沒有笨到去接觸外頭不到攝氏8度的空氣。我翻著手邊的《社會學導論》,完全沒有提到關於哲學領域在真實社會中的交集,而我正幻想著往這類方向去思考,卻踢到如此令人咋舌的鋼板,差點讓腳同化成金屬,我可不想金屬中毒。

      電腦突然一陣累格,我一度以為會成為小說中的女主角,與從電腦中出現的神秘人物邂逅,他因為聽到我心中的吶喊而幫我解決問題,並同時成為我心中所迷戀的阿娜答。「叮咚~~」一個視窗跳出,澆爛了我所意像化的幻想,「嗯哼哼哼...大考驗~請先思考一分鐘,然後說出一句二十個字的話,隨便內容都可以。」橘色對話框中出現了這行芥茉色的文字。「靠,這個死白目..」我腦裡擠出了這句話,差點沒抽筋,正在想著如何寫文章的我竟然在這種時後被一個笨蛋亂。

      「要我思考一分鐘,然後說出20個字的話。幹,好難阿。」我一邊數著文字,一邊抖動著手指敲著略顯冰冷的黑色鍵盤,送出這段總共二十個全形文字的內容,「這..雖然我不想這麼做~不過我還是要堅守我的原則@@~這些對話將會被放入妳的故事中(雀躍)。」螢幕再度出現這行噁心的芥茉字,我心裡想著就隨便他去吧,反正又不是個擅長文字的創作家,雖然我沒看過他的文學作品,但至少從對話中感受得出來這個人一定是個笨蛋,我這麼想著。這個笨蛋是某個學術論壇裡認識的,也就是所謂的「網友」,這種可有可無的存在。毫無邏輯的發言內容,令我嘆為觀止,但也因為有了這種人,我才對自己更充滿信心:「沒關係,還有人比我更笨。」

      這是一個巴黎冬天的夜晚,小卡獨自一人關在房裡想著她的論文題材,她是一位高中生,然而去年秋天因為一篇文章震撼了全法國學術界,是一篇推翻傳統社會形成論者的銳利觀點論文,她因此得到了特許,可以在進行高中課程的同時,至巴黎第二大學(Universite de Paris 2)學習社會學,這所大學從前就特別為這些表現優異的學生們開設夜課以及週六課程,這些課程也讓許多想雙修的大學生得以實現他們的野心。

      小卡從各種角度看來都是個聰明的孩子,然而似乎看輕了週遭一切,有時認為自己的思想是獨一無二的、甚至代表著永恆的真理。她看不貫一些悠哉過日子的米蟲,也看不貫那些整天都在看娛樂版、體育版的知識貧民。雖然她只有17歲,但心智年齡可能已經超過她的父母,她的世界是孤獨的,因為沒有人能與她分享心情與思考,以致於有時她認為這個世界是故意刁難她,她不曾快樂,至少到去年春天為止。

      「完蛋了,完全想不出來。」小卡翻讀過去所抄的筆記,略顯失望地咕嚨著,「夜深了,該上床睡覺了。」她收拾好凌亂的紙張,是剛印出來的網路資料,以及一些整理後的參考文獻。夜晚如此寧靜,小卡躺在床上透過床邊的窗戶,看著遠方因月光與水氣而略顯朦朧的憂鬱海,不禁一股心酸,但疲累的身軀,使得她落入回憶的夢鄉-----巴黎,黃金週的早晨,遠方湖畔廣場中央的三個人,愉快的心情躍動著,這是一年前的冬天裡,我站在憂鬱海邊的步道上....



    ————————————————————————

    《說文解字時間》

    灰塵大魔王:「呃...跟預想得劇情完全不同。而且真的很『卡』,我卡了三天才寫出來。」

    小卡:「你本來是想什麼?」

    灰塵大魔王:「高中學校內同學間的對話開始,不過我顯然沒這麼做。」

    小白鹿:「這篇感覺有點短吶~」

    小灰塵:「是阿,就跟第一篇一樣(笑)。」

    灰塵大魔王:「話說那些對話是真的唷~嗯哼哼哼...」

    小白鹿:「呀呀~?!我的阿娜答怎麼可以說髒話~~(淚奔)」

    小灰塵:「別再奔了~我沒力氣追(我在說什麼= =)。」

    灰塵大魔王:「因為已經四點了,所以就將就將就吧。」

    某風:「好像很白話呢..」

    小灰塵:「是阿,所以這回說文解字有跟沒有一樣,如果有任何問題,請隨意提問吧!!」

    灰塵大魔王:「另外,這陣子可能會隔個幾天才會連載一次,因為作息變了..喀喀喀。」

    [ 本文最後由 DUST1987 於 07-6-18 12:5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

    【第一章】結局

    忙碌一生,輕撫數百個人生,充實
    悠閒一輩子,只看見自己,沒有為什麼,或許有一點空虛
    走入自己的小空間,關上唯一的門,光線再度消逝,進入永恆,這是結局---

    ------DUST(2006.宜蘭)




      拉上房間唯一的窗戶,打開僅有的木製門,我走到書桌前,輕輕移開身邊的椅子,深怕吵到樓下正睡得香甜的父母;這是夜,又是一個寧靜的夜。一捲羊皮紙、一罐墨水與一支羽毛筆,我翻開了原本壓在參考書下的故事,細細品嘗,一點流露出來的稚氣,讓我墜入了未來與過去的時間激流裡;這是我的故事,也是四個人的故事,充滿一點曖昧的真實,我寫我的歷史,我寫我的預言,也紀錄了我的當下。像是詛咒般地刻劃著人的傷口;旁觀者,同時也是主宰者,有點悲傷的,亦有點令人害怕,像是東方傳說裡的生死簿、早被註定的決定論,其實只是個晝行燈罷了。

      未來,是的,我正要寫下四個人的命運,這將發生在隔年的冬天,一個黃金週的早晨、在永恆規律裡短暫四季交錯的2007年----。我起身離開了書桌,望著牆上的掛鐘..「3點11分」--真是美好的時刻,一陣已經麻痺的痛楚隱隱作祟,彷彿訴說著些許人性的不忍。我正寫下命運,然而命運正限制著我,上天為何創造如此令人氣憤的安排,幾百萬年來都是這麼規律地走著,我無力改變。

      沉重的心情,一點思緒的斷裂;我關上墨水,收起羊皮紙,命運應該更謹慎面對,深怕一字的錯誤,帶來無限的遺憾,很棒的藉口,我想。我點亮螢幕,開始敲著這黑色的死亡鍵盤,「死亡」?是嗎,原來如此,人性只會帶來猶豫的阻擾,我嘗試啜飲幾口咖啡,讓自己清醒一點。「嗯,故事一開始就讓三個主角死掉...」有點冰冷的語氣,我稍微顫抖地說著----

      巴黎的冬天,一個陽光傾斜修飾著橘黃色布簾的早晨,三個等待,佇立在憂鬱海湖畔的廣場欄杆旁,小卡雀躍地加快步伐,半跳半走地有點日本式的狼狽,亦無法淹沒興奮的心情。

      我停下手指,像瓶結凍的養樂多,奢望享受這幕美好的畫面、如此漂亮的景緻,「不,不行---」我心中掙扎著,輕撫著鍵盤、不忍按下。停頓了片刻,腦中徘徊著百萬年的思緒,時間與理智沖淡了我的感情,我按下了...

      「不---------」一陣巨響,小卡叫破了喉嚨;巴黎的天空變了色,深色的積雨雲遮蔽了冬天溫暖的陽光,黃色布簾在短短的片刻轉變成灰暗的色彩,一台雙層巴士扎扎實實地撞上了廣場,陰冷的白剎時充塞了小卡的世界,救護車、醫院、護士...還有白布。

      「死者是白鹿桑塔斯、約翰歐蕾,還有奥涅金史提(化名),於昨日早上...」小卡關掉了播著晨間新聞的40吋電視,空虛地在床上翻滾了一圈,她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該如何悲傷,這一切都來得太突然,她就像是被抽走靈魂般的軀體,靜靜躺在白色大床鋪上,似乎是想感受死亡的靜止,然而她其實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她從來沒哭泣過---


      我稍微深呼吸,視線在文字間流串,我,也在這場車禍中身亡,然而這是無法避免的,這是我的結局,也是小卡永生的空虛;命運如此,人,該如何活下去?我不知道,這是上天的安排,如晝行燈般的我,只能充當老天的劊子手,連我自己的命運,我都無法掌握....

    ————————————————————————

    《說文解字時間》

    (眾歐中...兒童不宜)

    小灰塵:「等..」

    (眾歐中...兒童不宜)

    小灰塵:「不是...」

    (眾歐中...兒童不宜)

    小灰塵:「喂--」

    (眾歐中...兒童不宜)

    灰塵大魔王:「嘎喔---阿(怪獸的叫聲)!!巴嘎壓漏(日語)!!煩死了!!」

    (眾人驚嚇狀)

    灰塵大魔王:「....孩子們,有什麼問題嗎?」

    小白鹿:「嘖,搞屁阿!哪有人一開始就讓主角死掉了啊!!」

    小灰塵:「沒辦法阿,這是故事的發展,我也很無奈。」

    某風:「那真心話呢?」

    小灰塵:「嗯哼哼哼--這樣寫起來比較快啊!!一次要寫這麼多人很累的耶!」

    (眾歐中...兒童不宜)

    小灰塵:「好..好啦~我亂講的,其實這是劇情需要,等著看吧!!」

    小卡:「你該不會就這樣THE END了吧?還『結局』勒!」

    小灰塵:「(心虛)唔..安..安啦~安啦~哈哈哈哈。」

    某風:「好吧,這可是你說的。嗯..晝行燈是啥意思?」

    灰塵大魔王:「就是白天開的燈,象徵毫無用處、沒有影響力的意思。」

    小卡:「為什麼是結凍的養樂多?!」

    小灰塵:「『養樂多』阿~把快樂結凍起來,有停止與享受美好的意思。」

    小白鹿:「奥涅金史提?誰啊?」

    小灰塵:「嗯哼哼哼,很漂亮的名子吧!!那就是俺阿!!」

    (眾歐中...兒童不宜)


    <由於解說員身受重傷,此回說文解字就到此為止,下回再見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15 , Processed in 2.814282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