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壓抑、封閉與禁錮

[複製連結] 檢視: 1031|回覆: 0

第一次在這版發文,大家好啊XD

我是某冬,喵~

反正這個第一章也還是正在寫的東西Orz

希望大家這有意見盡量說,因為這樣才能進步嗎(?)

(以下是正文↓)

--------------------


第一章-壓抑的日常


我是一個普通的學生,一個在也普通不過的學生。而且連名子都很普通,佐佐木輝一。

平常不是上課,就是在讀書還有玩電腦。

我不會欺壓別人,但是別人欺壓我的時候也不會反抗,這就是我獨有的個性。

國中一年級的時候,我常常被同學當成嬉戲的對象。一開始被他們逗著玩,自己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也覺得很好玩。

但是他們卻越玩越火,是因為我對於我所討厭的事情不反抗嗎?居然開始把我當成圍剿攻擊的對象,他們嘲笑我、攻擊我、孤立我。

不過我都忍了下來,或因我自己很自以為是的認為如果反抗的話朋友會更少吧?而且我可以博取很多別人的同情。

某一天--

「喂,輝一~~轉過來一下。」我同學大喊著,那個人是鈴木勝勇。

基本上任何人聽到這句話都會把頭轉過去,當然我也不例外。

然而轉過去的時候,我聽到了一個聲音。

「啪!」

我用不著確認,我就知道那個聲音哪裡來的。而且這東西還揚起了一陣煙霧。

「咳...咳咳」我痛苦的咳嗽著,根據我的經驗,這應該是含有一堆粉筆灰的乾抹布。

「......」我拿開抹布後無言以對的看著他們,反正說了他們會辯解,講再多也只是浪費自己的口水。

因為這不是他們第一次這樣搞了,應該說這是第N次了吧,因為實在太多次了。

於是我乖乖的走向洗手台,先把頭上的粉筆灰清掉,再把抹布洗乾淨掛回欄杆。

不然老師一定會罵這抹布的事情,而他們勢必又把罪過推到我身上。

而我如何辯解都沒辦法,因為我的勢力太弱了。而只要他們一說,全班就會跟著起鬨,我也無法脫罪。

這就是眾口鑠金的力量嗎?還是這是殘酷的事實呢?

挺我的人會受到攻擊我的人的銳利視線,再他們的心中可能寧願失去我這一個朋友,而非那群。

我不怪罪他們,因為如果我我也會那麼做。這就是我所知道的事實,已經不殘酷了。

於是,我默默的回到了位子上。

繼續這個日常生活,我想維持的日常生活。就算受到壓抑我還是想要繼續,直到我到達臨界點為止。

放學後,我孤獨的走了回家。

隔天,又上演著一樣的舞台劇。

只不過換成把垃圾筒蓋到我頭上罷了。

就這樣子,日子很快的就過去了。



一下的那天,有一個女孩子轉到我們班上,這是以後這些事件的開端--

她很漂亮,她成績很好,但是她對於其他人挺冷淡的不過嚴格上來說那是刻薄的態度。

所以理所當然的,她被排擠了。而且連我都會想排擠她。

沒人知道原因,當然當時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後來知道了。


某日早上--

我用帶著早晨低血壓的步伐,慢慢的走到學校。

路上,看到一個人抱著看似流浪貓的動物,然後拿著好像是他的早餐餵給貓吃。

想說我身上有多的餅乾,也拿去餵貓好了,所以就走了過去。

然而,看到那個人的時候下了一大跳。

因為,居然是她,櫻野緣同學!

她不是很冷淡嗎?人家不是說會去照顧流浪貓狗的人都是很熱情的人居多嗎?

還是她在學校的冷淡是有原因的?總而言之,我就當作沒看到她,繼續前往學校。

到學校後,我看了一下櫻野同學的位子,果然是還沒來,那應該不會錯。

過了約十分鐘,她走了進來。

我再趁他放書包的時候偷偷的接近她,然後當她放好的時候,我已經在他面前了。

但是,我還沒要問他之前,她就說了。

「剛剛的事情你都看到了?」

「沒錯。」她的視線真是有夠冰冷的。不過為什麼在她那寒冷的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懦弱感?

「好,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不會把這件事情跟別人說,這樣OK?」綜合以上,我猜她大概是要這樣說。

因為她似乎不想要讓自己的溫柔被人知道吧?否則她那虛偽的堅強會被馬上拆穿的。

「......」她點點頭,認同我的言語。

我知道他理解我的意思後,我走回我的位子繼續讀書。


某種程度上,或許這種只受不攻的態度,令我能瞭解人心。而這說不定是我這個人的專長吧。

再受到別人欺壓時你可以更易於了解他人的心態。

因為當你將自己置身事內,而把自己的靈魂置身事外,可以更容易看透心思--

好玩、貪婪、慾望以及各種人類的感情等等......

道理要說也不是幾個字就能說明的,說簡單一點,就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吧!


*     *     *     *     *     *


我開始就讀國中一年級,我叫做櫻野緣。

我很用功了,我很努力了,但是怎麼樣都考不了第一名。

大家都往往都只記住第一名,而對於第二名是漠視的。

如同有人突然問你世界第一高峰,你會馬上回答聖母峰。而問你世界第二高峰是哪座山,你卻不知道一樣。

所以,我更努力了。

我放學後就立即回家看書,不跟朋友一起出去鬼混。

然後也讀到三更半夜才去睡覺,我認為,這樣做一定可以拿到第一。

結果,我拿到了沒錯。

但是在這過程中我跟大家疏遠了。

對,因為我都在讀書,我不跟別人說話、不跟朋友鬼混。

沒錯,這是代價。我發現這樣我更被別人所遺忘,更不被人所提起。

他們如此對待我,那我就這樣對待他們吧!

你殺我老爸,我就殺你全家。

沒錯,就是這樣......

所以後來我沒有朋友了。我後悔、怨嘆,但已經來不及了。

被遺棄得感覺好痛苦......我不想要再失去了。

所以我決定,只要不要緊握著,就不會在離別時感到痛苦。


一下,我決定轉學,轉到另一個學校,試圖擺脫這一切。

但是我沒辦法改變這一切。

這裡的人對我不差,不過他們會對班上的某位同學出手攻擊,但奇蹟似的那個人都不反擊。

那個人怎了?為什麼不反擊呢?這樣他們只會更加的欺負你啊!

我後來看不過去,決定幫他說話。

但是結果是--

「喂,你們不要對他太過份喔。」想說他這麼可憐幫他說個一兩句話吧。

「書呆子管我們那麼多。」那群人中不知道是誰說這句話,聽到時我瞬間怒火中燒。

(靠,誰是書呆子。)我心中吶喊。

「不要叫我書呆子。」我維持我的理性說著。

「書呆子~書呆子~書呆子~書呆子~哈哈哈哈哈~」幹,你這本末倒置的行為......!

是在挑戰我的理性?理性......?

我該為了這個人如此嗎?他有這種價值嗎?

沒有,他絕對沒有這個價值。

那我幹麻還因為他而得罪其他人,然後可能把自己搞的跟他一樣?

所以,我無法伸張正義。因為在這個世界中絕對多數就是正義嗎?


「......」沉默是金,我閉嘴轉身掉頭閃人。

他們也不追討我,我只是持續緘默,如崇這個世界對那個人持續緘默一樣。

[ 本文最後由 千尋之冬 於 07-3-19 12:5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11:48 , Processed in 1.762869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