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血蓮花

[複製連結] 檢視: 1958|回覆: 2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暗天楓靈異偵探事務所
    ----------------------------------------
    第一集
    血蓮花
    ----------------------------------------
    序章
    《委託》
    ----------------------------------------

    「血紅色的蓮花,代表著憎恨、死亡、背叛與詛咒......」

    雪白的蓮花 在愛中盛開
    難熬的夜長 在黎明死亡
    這短暫的永恆 是愛情的證據
    無法抹滅

    血紅的蓮花 在恨中盛開
    無盡的葉嫦 使黎明死亡
    這永恆的瞬間 是死亡的天下
    沒有存活
                    月楓影夢姬 筆


    「1832年發生的御柳門血案中唯一找到的證據就是用血寫下的字─血蓮花,據傳說,命案的兇手就是『血蓮花』......」


    報紙上出現了這樣一篇報導。

    在暗天楓偵探事務所中,緋村空夜,一個新進的跑腿小弟,正翹著二郎腿在讀報紙,這一篇報導對他來說根本就是一篇笑話。

    「什麼跟什麼嘛!血蓮花?鬼才相信!」空夜不屑的說。

    這時,事務所中的靈魂人物─海棠月夢楓,偵破多起懸案的傳奇人物說話了。

    「很不幸的,看來所謂的血蓮花是真的存在。」夢楓毫無表情的說。

    「什麼!?」空夜顯得十分驚訝。

    「我們已經受邀請去安澤奈科技公司董事長─安澤奈美理小姐的別束去調查有關血蓮花的事了。」社長─龍雲湘水突然現身。

    「可是為什麼是去她的別墅啊?」空夜不解的問。

    「因為...」夢楓頓了一下,並轉過身面對空夜,嘴角掛著一抹難已察覺的上揚。

    「她就住在御柳門的案發地點。」她用一種極為冷漠但又藏著興奮的語氣說。
                                                              《待續》

    ---------------------------------------------------------------------
    話說小月兔又開始寫長篇小說的說
    基本上想寫的是恐怖小說
    只是寫到目前為止
    好像都不恐怖的說(汗
    歡迎大家多多批評
    小兔將不定期更新的 (鞠躬
    有興趣者可至小月兔的討論版上討論

    [ 本文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7-3-8 08:59 PM 編輯 ]
     
    愛是一種夢想,或許過於沉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第一章
    踏入禁忌之地
    車子搖搖晃晃的開上山。空夜看了看車上的其他人,湘水除了夢楓之外還帶了三個人,這是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空夜看了看其他兩人。雨奈流櫻,一個羞澀的漂亮女生,專門負責給警方的相關案件報告,空夜皺了皺眉頭。

    〝帶她來幹嘛?〞空夜心想。

    另一個是海加爾‧藍特,偏向於徵信事件類的調查員,一頭金髮總是故做瀟灑。

    空夜在心中搖搖頭〝這傢伙也不行。〞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空夜跟他總是互相看不順眼。身為拔刀齋─緋村劍心的後代,空夜覺得擁有一技之長又是夢楓指定跟班的他才是唯一適合的人選。

    「到了。」湘水說。

    就在語音結束前,一棟富麗堂皇的和式古典建築映入眼簾。

    「哇!」流櫻驚嘆。

    湘水將車子開進停車場中,其中已經停了幾部車。

    「除了我們還有別人?」空夜不解的問。

    「安澤奈小姐邀請了幾位名偵探以及一位驅靈師。」夢楓說。

    「好了!下車吧!」湘水說。

    下了車,他們步向大門,看見站再門口的那一群人,湘水馬上搬出他的招牌笑容,而夢楓仍舊毫無表情。

    「大家好啊!」湘水調皮的打招呼。

    「哼!又有白癡偵探來啦!」一位身穿黑色中山裝,一頭用白色髮帶綁起來的黑色長髮,神色傲慢的男子說。他就是驅靈師─巴賈晴風。

    他身後的兩名女子也輕佻的笑著。

    聽到晴風這麼說,空夜心中老大不滿,只是湘水跟夢楓沒說話,他也不能做出什麼反應。

    空夜看了看夢楓,發現她一點也沒在注意那群人,她只是面色凝重的看著那幢華麗的房子。

    「空夜。」夢楓突然叫他。

    空夜慢慢走到她身邊。

    「什麼事?」空夜稍微低下頭,將頭靠近夢楓的臉旁。

    夢楓纖細的手慢慢滑入空夜鮮紅的頭髮中,她的唇靠到空夜的耳邊,她吐出的氣讓空夜感覺有些微醺。

    「武器帶著。」夢楓輕聲的說。

    就在這時,空夜感覺到兩道灼熱的眼神怒視著他,是晴風,空夜明白了夢楓為何要這樣跟他說話,空夜突然感覺有些失望。

    「進去之後可能會有危險,所以武器別離手。」夢楓說。

    空夜想到夢楓在出發前就叫他帶著武士刀,而他現在把它忘在後車箱了。

    「我把它放在後車箱耶。」空夜咬著下唇說。

    夢楓把鑰匙塞到空夜手中。空夜突然聽見一陣陣心跳聲,是夢楓的心跳,接著夢楓微熱的雙唇就輕輕印在他的臉頰上,雖然很輕,但那是一個吻,空夜驚訝的看著她,夢楓垂下眼睫,臉上仍舊是毫無表情,但雙頰已出現淡淡的紅暈。空夜燦爛的一笑,便轉身走像車子。


    空夜開啟後車箱,那一把祖傳的武士刀就躺在裡面,他拿起刀,這時,一個白影從他身邊掠過,空夜機警的轉身,只見車旁的樹叢中伸出了一隻纖細的白手,蒼白毫無血色,那隻手輕輕的搖晃,彷彿在招喚什麼,空夜突然感覺到身邊的空氣開始沉重,好像慢慢凝結了,空夜開始吸不到氣。

    〝可惡!〞空夜心想。

    突然,一到白光射向那隻手,空夜恢復呼吸,他喘著氣,回頭一看,是夢楓,她走到空夜旁邊,手伸到後車箱內,將旁邊的車壁向上一掀,只見裡頭放了兩把槍和幾枚子彈。

    「我就知道你出事了,出來那麼久。」夢楓一邊拿槍一邊說。

    空夜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兩把槍。

    「以防萬一。」夢楓簡潔的說。

    就在他們轉身走離車子時,空夜聽到車底下傳來奇怪的聲音,他小心的轉頭,只見一束又長又黑的頭髮從車底下延伸出來,接著那隻白手又再次出現,它從車下伸出,然後抓住保險桿,又有另一隻手伸出,接著一張豔美但充滿怨恨的臉出現,那一雙眼眸隱約有點暗紅色從黑色的瞳孔中溢出,然後慢慢變成血紅,那紅直直的抓住空夜的視線,他感覺自己的魂彷彿要從身體中脫殼而出,突然,夢楓迅速的畫了個五芒星在空中,一道光從五芒星中射出,空夜一眨眼,那女人已經消失了。

    「消失了?」空夜呢喃。

    「她逃走了。」夢楓皺著眉頭。

    「那到底是什麼?」空夜問。

    夢楓轉身看著那棟金碧輝煌的房子。

    「當初召喚出血蓮花的人,她又甦醒了。」夢楓回答。

    「邪氣越來越強了,看來免不了一場腥風血雨了。」夢楓擔憂的補充。
    ---------------------------------------------------------------------
    歡迎想催稿的人來跟我催稿,我會更有動力的。(倒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版主

    愛我別走

    Rank: 3Rank: 3Rank: 3

    第二章
    不可忽視的警告  

    進入的別墅後,大伙在客廳中等待安澤奈美理小姐。

    「我們先來自我介紹吧!」湘水提議。

    「無聊!」晴風直接否決。

    「我先說好了。」一位有著飄逸海藍色長髮的男子說。

    空夜仔細打量他。一身法是古典西裝,大大的荷葉邊讓這位俊美的男子增添了幾許嫵媚之氣。

    「我是佐藤冬山。」他輕輕甩了甩那一頭長髮。

    這話讓大家都有些震驚。佐藤冬山曾在某場國際會議中以高超的手腕,破解了謎題,並抓到了兇手,他真的是來頭不小,只是誰也沒想到,他竟是這樣的美男子。當然,不包括夢楓及湘水,雖然湘水滿口「久仰」。

    冬山用嬌媚的眼神,掃視所有人,然後將目光停在空夜身上,他對空夜嫣然一笑,讓空夜不禁打了個顫抖。

    「好啦,我說完了,換誰呢?」

    「換我。」一位感覺老成、威嚴的男人說。

    其實,大家心裡都有數,這位留著小八字鬍、理著小平頭的偵探,就是已退休的知名警長,雖然看起來才四十多歲,但實際上已經六十多歲了。

    「我是阿散井烏丸。」

    「久仰大名了。」湘水帶著他一貫的笑容說,但這讓人對他的話,有所保留。

    「我是誰你們應該都知道吧!」一位慵懶的坐在沙發上的女郎傲慢的說。

    所有人都疑惑的看著她。空夜看看她,一頭法式浪漫捲的金色長髮,一雙深遂藍眼,從翹起的腿看的出她身材高脁,加上豐滿的上圍,整體來說是美的,只是,很沒氣質。

    「米雅拉‧薩姆,義大利籍偵探,曾偵破海瓦斯謎案。」夢楓沒有音調的說。

    空夜總覺得夢楓還有所保留,並未說出事實。

    「能在此見到您實在是太好了。」湘水語帶諷刺的說。

    空夜感覺到湘水神情中的鄙視,空夜不禁疑惑,湘水竟然會對一位女士感到鄙視,這女人一定有什麼特殊的內幕。

    「我就是巴賈晴風,這兩個是我的助手,風花跟雪月。」晴風高傲的說。

    他身後的兩名女子長的一模一樣,根本分不出誰是誰。

    「我是風花。」綁著馬尾,身穿藍色旗袍的女子說。

    「我是雪月。」綁著兩個包包,身穿紅色旗袍的女子說。

    湘水微笑的向她們點點頭,只見她們倆雙頰緋紅。

    「那就換我們了。」湘水甩了甩他那頭墨綠色的長捲髮。

    空夜仔細觀察著湘水,墨綠色的長捲髮,墨綠色的雙眼,長得非常的帥,而且是種頹廢的帥,跟冬山高貴優雅的帥氣迥然不同,卻又更勝一籌。

    「首先,我們是暗天楓偵探事務所。」湘水介紹。

    只可惜其他人都一臉沒聽過的樣子。

    「我是負責人,龍雲湘水。」

    空夜馬上就看到風花跟雪月開始交頭接耳,還一面癡癡的笑。

    〝花痴!〞他想。

    突然,空夜感覺到身旁的夢楓,身體越來越僵硬,他伸手輕輕的摟住夢楓的腰,讓她往自己身上靠,夢楓輕輕靠著他,身體慢慢放鬆。她轉頭看空夜,眼中盡是無奈與抱歉。空夜對她微微笑。兩道凶惡的目光射過來,空夜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只見晴風恨的牙癢癢。

    「這是我表妹,海棠月夢楓。」湘水說。

    突然一陣驚嘆聲,夢楓站起來欠欠身,然後坐下。

    「難怪氣勢不同啊!原來是海棠月小姐。」晴風諂媚的對夢楓說。

    「真是久仰大名了。」冬山走過來牽起夢楓的手。

    他在夢楓手上輕輕一吻,眼神卻飄向旁邊的空夜,而他背後的晴風正不斷發出怨念的眼神,只是冬山絲毫沒有感覺。

    「久仰。」烏丸向夢楓鞠躬。

    「您才是。」夢楓起身回了個禮。

    「這位是緋村空夜,著名的拔刀齋的後代,目前是夢楓的助手。」湘水繼續介紹。

    「這是我的文書住哩,雨奈流櫻。這是我的行事助理,海加爾‧藍特。」

    〝行事助理?〞空夜驚訝的想。

    〝那是幹嗎的啊?〞他疑惑。

    「說給別人聽的頭銜。」夢楓耳語。

    空夜嚇了一跳,他剛沒有開口說話,夢楓卻回答了他的疑問,而且他很確定是在對他說。

    「讀心術。」夢楓稍微側過頭看著空夜。


    就在這時,一位笑容甜美,留著及肩的長髮,身穿米白色連身洋裝的女孩走出來。

    「安澤奈小姐?」米雅拉問。

    「是的,不過請你們來的是我姊姊,我是安澤奈芯荷。」芯荷小姐說。

    她微笑的向所有人問好,接著高興的拉起夢楓的手。

    「我好想妳喔,夢楓。」

    「好一段時間沒見了。」夢楓淡淡一笑。

    「是啊!從大學畢業到現在也快一年了。你還是一樣沉默寡言。」

    「變不了的。」

    「姊姊說他有請你來時,我好高興喔!」

    「嗯。」

    「對了,夢楓,我記得你會驅靈術之類的法術,對不對?」

    「嗯。」夢楓皺眉。

    「我覺得這次事情不是單純有人侵入,根本就是有鬼之類的東西。」芯荷堅定的說。

    「你別再幻想了,芯荷!」一個聲音說。

    只見一位身穿紫色女西裝,帶著一副銀框眼鏡的女子站在門口,她就是安澤奈美理。

    「歡迎各位來到我的別墅。各位想必都累了,我先領各位到你們的房間吧!今夜先好好休息,明天再開始調查吧!」美理說。


    美理小姐帶領大家到各自的房間休息,走再最後的空夜一路東看看西瞧瞧。突然,他感覺到一雙手輕輕在他背上游移,空夜慢慢的轉過頭,原來是冬山。

    〝呼!好險!〞空夜暗中慶幸著。

    冬山突然把頭靠在他的背上,雙手輕輕的環繞空夜的腰。

    「你在幹嘛啊?」空夜不安的問。

    「不知道為什麼,一見到你,我就有種難以自拔的感覺。」冬山如痴如醉的說」冬山如痴如醉的說。

    〝糟糕了!〞空夜想。

    〝怎麼這麼衰啊!〞

    就在空夜不知所措時,耳邊響起了一個聲音:〝臭空夜!你再不過來,夢楓可是會生氣的喔!〞是湘水的聲音。

    空夜嚇了一跳,湘水並沒有在旁邊啊!

    〝吼!你快點啦!隨便找個理由擺脫他啦!〞湘水催促他。

    〝你也不會過來幫我一下喔!〞空夜想。

    〝我來了你會很尷尬喔。〞

    空夜霎時明白了,湘水是在跟他心電感應。

    〝快點啦!〞

    「那個...我覺得...我們應該去跟大家會合了。」空夜說。

    「好!」冬山回應。

    他輕巧的跑掉,並對空夜回眸一笑,不知所措的空夜只能尷尬的笑一笑。


    進入自己的房間,空夜環視了一下這間寬敞的下榻處,從門進入,會先有一段較窄的通道,從通道可望見一個衣櫃側向門,面對門的那一面有一扇落地窗,窗前有兩張單人沙發、一張小桌子以及一盞立燈,在這些的前方有一張雙人大床,湘對於落地窗有一間廁所,床的旁邊還有個床頭櫃。

    「好大啊。」空夜自語。

    就在這時,空夜靈敏的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氣息,他將刀微微推出刀鞘,準備隨時拔刀,突然,衣櫃開始震動,接著門慢慢滑開,那雙白手再次出現,她的上身探出衣櫃,她攀在門上,滿臉的哀怨和充滿恨意的雙眼正對著空夜,她細細打量空夜,她看到那把刀,接著臉上出現了憤怒。

    「就算你是最後一個,你也一樣要死。」她咬牙切齒的說。

    那句話從她口中說出總有些不搭調,那聲音十分甜膩,足以讓人融化,配上那句話彷彿在調笑,但空夜一點也不覺得好笑,他只覺得那是個警告他只覺得那是個警告,一個不可忽視的警告,他從那甜膩的聲音中,聽到了一種無盡的威脅,他緊壓著刀柄,伺機而動。

    〝鈴!〞

    一聲清脆的鈴鐺聲劃破了這壓抑的時空,一個眨眼,女人不見了,但衣櫃仍是敞開的,只見那門輕輕的晃啊晃啊晃,一切又恢復平靜。空夜走到窗前,看著窗外下沉的黑雲,看來暴風將至了,現在的只是風雨前的寧靜,但這無風的寧靜卻顯得危機更加的不可掌握,更加的危險,他回頭看那扇門仍輕輕的晃著,現在,平靜的令人心慌,不安的分子蠢蠢欲動,恐懼將一觸即發。


    [ 本文最後由 小月兔 於 07-5-30 07:1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3:06 , Processed in 1.455288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