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kiya33702

第八章 紅色長袍



三女為了確認特克爾眼睛的顏色,於是便把他的眼皮撐開,乍看之下還是黑色,但仔細一看便可以發現特克爾的左眼眼珠上有著一層淡淡的紅色,很是漂亮。

『跟那晚不一樣,現在的顏色淡太多了。』艾莉看完後說。

『現在的問題是…阿爾醒來後要怎麼跟他說…。』晨雪想了一下後說。


隔天一早,三女和昨天一樣一起到了醫院中…。

但三女在進入病房中後便被嚇到了。

『特克爾不見了!』艾莉發出了驚呼聲。

接著,就在她們問完護士後,得知了特克爾早在一個小時前就自行離開了醫院的消息。

『糟糕…他會跑去哪裡?』晨雪擔心的說。

『希望別出事才好……。』艾莉接著說道。

『嗯…。』蕾兒答應道。


在一個小時前………。

特克爾緩緩的睜開了雙眼,他兩眼呆滯的看著單調且毫無一絲裝飾的白色天花板。

這裡是……?

對了…我好像因為發燒被送到了醫院…。

感覺…好像躺了好多天的樣子……。

特克爾慢慢的坐起身並看了看牆上的日曆。

我…我昏迷了這麼久!!

算了……。

特克爾坐了一下便下了床,他走到醫院大廳並且草率的辦了出院手續後便離開了醫院。

特克爾在街上漫無目標的四處亂晃,晃著晃著走到了一個不知名的小公園外,天色不知何時已經變得漆黑一遍,他躊躇了一會兒
便走了進去。

「死靈封魔陣準備的如何了?」一個身著紅色長袍的男子問著。

「稟組長,再幾隻怨魂就可以完成了!」另外一名男子恭敬的說。

兩名男子身上都穿著紅袍,唯一不同的是袖口上的蛇形圖案,被稱為組長的人有兩條,另一個人身上只有一條,應該是隊員。

「就用他吧!」組長指著走進公園的特克爾。

「屬下知道了!」隊員發出了一陣陰笑。

「血紅障壁!」隊員小聲的說了一聲,公園四周立刻被淡紅色的薄膜包圍,但是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牛鬼…招來!」隊員在胸口須畫了一個倒六芒星,隨後他身後便出現了一隻長著牛頭的怪物。

「牛鬼,看到那個少年了嗎?殺了他!」隊員指著特克爾說。

「哞!」牛鬼大叫一聲便以驚人的速度衝向特克爾。

特克爾原本是背向兩人的,在聽見那聲鬼叫之後便馬上轉過身去看看是什麼東西,只見一頭長著牛頭的怪物正向他衝來,而且還
在留口水,他頓時覺得以後大概不敢再吃牛肉了。

眼看牛鬼就要衝到特克爾面前了,他立刻往旁邊一跳,那頭牛就撞到了樹上,真笨。

「呼,應該暈了吧?」特克爾看著樹旁揚起的灰塵說道。

但是他錯了,那頭牛在下一刻便再度衝出來,特克爾一驚之下來不及閃避,轉眼間他已經被那充滿血腥味的牛蹄給踩住胸口。

「嗚…可…可惡…。」特克爾死命的掙扎。

「哞!」牛怪又加強了力道,特克爾覺得好像有幾跟肋骨斷了。

「哈哈!你就乖乖等死吧!」隊員走到特克爾身邊陰笑道。

「你…咳…是誰?」特克爾痛苦的說。

「本來不能告訴你的…反正你也快死了,我就跟你說吧!聽好了,我們是一個叫做『血蛇』的組織。」隊員笑著說。

「最多說這樣了!你可以死了!牛鬼…殺了他!」隊員冷冷的說。

就在牛鬼舉起另一隻蹄子要往他臉上砸下去時,特克爾突然抽出了口袋中原本應該放在宿舍中的「闇月」,並往牛鬼踩住自己的
腿上一斬,牠的腿便瞬間斷掉,特克爾也不顧疼痛立刻往一旁滾去,避開了致命的一擊。

「什麼!!」隊員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特克爾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馬上就舉刀朝他的咽喉砍去,想不到他的頭竟然就這樣整個被砍掉,特克爾也愣住了,大量的鮮
血噴到了他的臉上及身上,而失去召喚者的牛鬼也消失了。

我…我殺人了……。

我殺了人了……。

是怎麼了……。

全身好像…充滿了力量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特克爾站著狂笑。

「可惡的傢伙!」組長憤怒的叫著。

「虎鬼…招來!」組長同樣的在胸前虛畫了一個倒六芒星。

「吼!」一隻長著虎頭的怪物出現在組長身後。

「殺了那傢伙!」組長指著特克爾吼道。

「吼!」虎鬼在接到命令之後馬上朝特克爾衝了過去。

因為特克爾正在狂笑,在他注意到虎鬼時,牠已經舉起爪子朝自己爪落。

「唔……。」特克爾雖然奮力的往旁邊躲,但是還是傷了左手臂,整隻左手無力的垂了下來。

而虎鬼並沒有停止攻勢,繼續的朝著特克爾攻去,特克爾則是拼命的閃躲,一陣陣的爪風掃過他的臉上,令他感到畏懼。

「可惡…定影術!」組長忽然大叫道。

而特克爾在那一瞬間…竟然動不了,眼看著爪子就要往自己身上抓落,但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就在這時,他的身體四周忽然發出了紅光,而且還衝破了「血紅障壁」,於是整個公園瞬間被紅光包圍……。


隔天,艾莉三女坐在躺在病床上的特克爾旁,並且都在想著昨晚的事情。

昨晚,當公園發出紅光的瞬間,艾莉三女正在距離不遠的三條街外,於是三女快速的往發出紅光處移動。

然而就在她們到達之後,紅光已經消失,但是眼前所看到的是……滿地的鮮血,還有兩件沾著血的紅色長袍以及……站立在中間
渾身浴血並且正在狂笑的特克爾。

特克爾因狂笑而扭曲的臉,讓三女感到一陣惡寒,那笑聲像是刀一般,一刀一刀的切割著三女的神經。

過沒多久特克爾就停住笑聲並倒了下去,於是三女便把現場清理過之後帶著受傷的特克爾回到了之前的醫院中。
三女一樣打算著不讓特克爾知道這件事,而醫院那方面晨雪也已經講好了,那就是,特克爾並沒有離開醫院過。

「這裡是…?」特克爾睜開了雙眼。

『你終於醒了!』艾莉高興的說。

特克爾對於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醫院這件事感到非常奇怪,於是看了看自己的左臂,他整個人愣住了,原本應該有抓傷的地方竟然
一點傷痕都沒有。

我明明就殺了人……。

甚至到現在都還聞得到那股血腥味……。

我記得…失去意識之前…有以陣強烈的紅光……。

是夢嗎……。

「我昨天……。」特克爾說到一半就被艾莉打斷他說:『你昨天都一直躺在床上。』

特克爾聽了之後馬上明白了一件事情。

她們一定隱瞞了些什麼……。

我一定會查出來的…。

這一定和之前聖龍谷中我失去意識後發生的事有相當的關聯性…。

「我時麼時候可以出院?」特克爾問道。

『阿爾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晨雪回答他。

「明天…。」特克爾緩緩的說道。


同一時間,那個不知名的小公園中站著三個穿著紅袍的人。

「真想不到…他們竟然會被殺啊…。」組長等級的男子說。

「是啊…真是有夠蠢的,我就說他沒有升組長的資格嘛,哈哈哈。」袖口上有著三條蛇形圖案的女子輕蔑的笑道。

「那不是重點…重點是…誰殺的?」最後一個袖口上同樣有著三條蛇形圖案的男子冷冷的說。

「隊長!請讓屬下去找出這個人。」組長和有著三條蛇形圖案的男子說。

『那可不行喲!我想要去會會這個人!』隊長等級的女子說。

「這…可是…屬下知道了。」

『呵呵…那就這麼說定囉!別來干擾我喲!』隊長等級的女子嬌笑道。


隔天中午,特克爾隨著三女出院了。

『特克爾…等友誼賽比完後…可不可以陪我回老家一趟?』艾莉看著特克爾問道。

「嗯,可以啊,反正我也沒事做。」特克爾說。

『謝謝。』艾莉小聲的說著。

『不公平!艾莉妳怎麼可以偷跑!』晨雪不甘願的叫著。

『勒!』艾莉對晨雪做了一個鬼臉。

『還跟我做鬼臉!可惡!』晨雪說著說著也做了一個鬼臉。

「噗…哈哈。」特克爾看著兩人耍寶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阿爾…笑一笑心情好多了吧!』晨雪在特克爾笑完之後說。

「嗯…謝謝。」特克爾露出了微笑。

『對了!我都還不知道阿爾你的生日耶!』晨雪走著走著突然說道。

『我也是!』艾莉接著說。

『蕾兒也不知道哥哥的生日!』蕾兒舉著手說。

「我的生日…應該是後天吧!」特克爾想了想後說。

『那…就請你期待生日禮物囉!』晨雪笑著說。

『我也會送的!』艾莉和蕾兒一起說道。

「嗯,我會期待的。」特克爾笑著說。


隔天一早,特克爾才剛進到教室就被秋霜叫了出去。

『特克爾,學院長叫你立刻去他的辦公室找他!』秋霜說。

「喔,好的。」特克爾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特克爾便到了學院長室門口,在敲了門之後便走了進去,裡面坐著一位看起來很慈祥的老人。

「學院長,您找我有什麼事?」特克爾恭敬的問著老人。

「很抱歉,之前因為在忙公務所以一直沒有時間找你,我找你來是因為亞特的事。」學院長緩緩說道。

「……。」

「這封信…應該是他唯一的遺物吧!他要我在他死後把這封信交給你。」學院長遞給特克爾一封泛黃的信。

特克爾用顫抖的手緩緩的把信給拆開,並看著裡面那令他再熟悉不過的字體,他流下了眼淚。

親愛的特克爾: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可能已經死了吧!但是請你不要難過,接下來我所說的都是事實,請你一定要看下去。

我和艾琳不是你的親生父母,你是我在十幾年前在一個雨天所撿到的一個棄嬰,你的名字也是刻在當初放你的籃子上,真不知道
你的親生父母到底是誰,竟然那麼狠心的把那麼小的你丟在馬路中央。

而剛好經過那裡的我就把你帶回了家中,並且決定要把你當成自己的孩子來養,很抱歉這麼晚才告訴你真相,你一定很恨我吧!
因為我自私的想把你留在身邊。

很抱歉沒有留下財產給你,因為我們本來就不富有,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讓你進好的學校並且接受良好的教育,不過我們還是欠
你很多,希望你能快樂的生活下去。

養父 亞特筆

「我怎麼會恨你們呢!謝謝…父親…。」特克爾喃喃自語。

「命運就是如此…看開一點吧!」學院長緩緩說道。

「我知道……。」特克爾小心翼翼的把信折好並放進了信封中。

「那…我先回去上課了。」特克爾恭敬的行個禮後離開了學院長室。

「唉…可憐的孩子。」學院長嘆道。

『爺爺,就是他嗎?』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從隔間走了出來。

「是啊,就是他。」學院長說。

『我不要!』女孩大叫。

「不准妳胡鬧!爺爺不能對一個已經過世的朋友失信!」學院長怒道。

『可是……。』女孩才剛要說話就被學院長打斷道:「不要再說了!我已經決定好了!」


特克爾在上完早上的課後到了他好久沒去的咖啡廳。

「老闆,對不起,我很久沒來了。」特克爾歉然。

「沒關係,既然來了就來幫忙吧!」店長笑著說。

「好的!」

很快的,打烊的時間到了,特克爾在幫店長把東西都收拾好後便準備回宿舍去。

就在他快走到學校時,忽然一陣寒意從暗處傳出,恐懼感瞬間霸佔了他的身體,使得他完全無法動彈。

「嗚…汪汪…。」

「咦!原來是隻小黑狗啊!」特克爾看了看在自己腳邊磨蹭的東西。

「汪!」特克爾將牠抱了起來,而小黑狗舔了舔他的臉。

「以前沒看過你,你是流浪狗吧…那就跟我一樣啊!」特克爾喃喃自語。

「決定了!就把你帶回家養吧!就叫你…黑帝…吧!」特克爾笑著說,而黑帝也好像很高興的汪汪叫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九章 襲來



「呼…好累啊!」特克爾在浴室中抓著黑帝正準備幫牠洗澡。

「汪!」黑帝一邊叫一邊從特克爾手中掙脫。

「想跑!門都沒有!」特克爾見狀馬上就抓住了牠的腳。


過了十幾分鐘後,特克爾從浴室走了出來並且躺在床上思考著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在稍微整理了一下後,他發現自己最近好像
常常忽然失去意識,而且事後都會出現在別處。

「難道…她們瞞著我什麼事嗎?」特克爾喃喃道。

「對了!奇怪的還有這把小刀!」他忽然從桌上拿起那把名為『闇月』的小刀仔細的觀察。

在他看了一下子後便嘆氣道:「唉…這樣子本看不出什麼端倪…還是去睡覺比較實在……。」

這晚…特克爾又做了一個夢,他夢見了一顆巨大的樹,然後…當他看見樹旁的那個東西時…一股哀傷感忽然湧上心頭……。

「嗯…又做了個怪夢啊…差不多該起床了。」特克爾睜開眼睛看了看錶。


特克爾一早便到了教室,但他連門都還沒踏進去就突然被五個人給架到了頂樓並且丟在地上。

「你們想幹麼…。」特克爾不悅的揉著發疼的屁股。

「嘿嘿…當然是把你先姦後殺…不對!說錯了…不好意思…職業病,是先殺後殺!就是把你幹掉當肥料啦!」其中一人說。

語畢,眾人從身後抽出了鐵棍朝特克爾打去,特克爾在情急之下反射性的拿著「闇月」朝著前方的五根鐵棍一劃,「唰」的一
聲,鐵棍全都被削斷了,五人大吃一驚,趕緊將手上的半節鐵棍往他身上砸去,但全都在他身前被斬斷。

「今…今天本大爺就…就先放你一馬…給我記住!」五人的首領說完這句話後便和小弟飛也似的落跑了。

「這把小刀…果然很厲害!」特克爾吞了一口口水。


很快的,早上在屋頂所發生的事情在第二節課就傳遍了全校,至於是誰傳的?大概是…謠指部〈謠言指揮部的簡稱〉吧!一開始
傳的是事實,但是謠言總是會越來越誇張〈靠!不誇張還叫謠言嗎!〉,像是特克爾其實是深藏不露的體術高手啦、超級賽X人
啦…等等之類的,而他的專屬後援會,也是此時誕生的,人數竟然有一百多人…重點是…全都是女生。

後援會的事很快的就傳到了特克爾耳裡,他已經開始緊張明天要不要來上課了。


下午時,特克爾因為沒有課所以提前去打工,他本來想說應該不會有人知道他打工的地方,但他錯了,當天下午,整間咖啡店被一百多個人擠爆,店長笑得合不攏嘴,因為他出賣了特克爾,店長以買五十杯咖啡為條件讓她們進咖啡廳,當然…她們都是出自有錢的家庭…區區五十杯破咖啡的錢算什麼,就算一百杯她們都不會心痛!


晚上,特克爾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宿舍,一進房之後就倒在床上動也不動,連衣服都不換。

「唉…雖然薪水被調高…但是超累的…。」特克爾唸著唸著便進入了夢鄉。


隔天一早,特克爾才剛開門就看到了艾莉、晨雪和蕾兒三女笑咪咪的站在門前。

「呃…早安…妳們站在我門前幹麼?」特克爾疑惑的問。

『生日快樂!』三女同時叫著並親了特克爾一下。

「生日?啊…對吼!今天是我生日,那謝謝啦!」特克爾馬上就想起了今天是他的生日。

『怎麼樣…有沒有讓你嚇一跳?』晨雪歪著頭笑嘻嘻的問。

「有…確實是嚇到我了…尤其是剛剛…三人一起親我的那招。」特克爾臉微紅的說。

『那…就請你期待晚上的禮物囉!』晨雪親暱的在他耳邊說。


特克爾和三女一到教室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到了,因為教室裡面有著一大票別的年級的女生,而且頭上都綁著一條寫著「特克爾命」的布條並且四處張望,好像是要找出某人的樣子。

「呃…我覺得…我還是快跑的好!」特克爾一邊說一邊逃離教室。

於是,特克爾便和一百多個女生在學校裡大玩捉迷藏,而他也因為今天的事而被列為「校園十大風雲人物」的第十名,就這樣,特克爾在學校躲躲藏藏的一整天,而他的後援會也將在明天解散,原因是有個不明人士出來踢爆那天的謠言,使得其他的女生對待特爾的態度又恢復成之前的厭惡,這點讓特克爾心裡雖然有些不爽但還是非常的感謝那位不明人士。


當晚,特克爾坐在床上拆著三女送她的生日禮物,艾莉送他的是一個護身符,蕾兒送的是一本書,晨雪的是一張寫著『晚上才給你真的禮物』的小卡,就在這時,門口傳來敲門聲。

「誰啊?咦!妳怎麼這樣子過來!」特克爾打開門看到了只包著一條浴巾的晨雪。

『我要送你的生日禮物…就‧是‧我!』晨雪撲向特克爾並用腳把門關上。

「妳妳…別鬧了!」特克爾用手拉住了那條快掉下來的浴巾。

『我才沒有鬧!你就…吃了我吧!』晨雪在他耳邊吹著氣。

「不…不行。」

『……那…今晚…讓我抱著你睡吧……。』晨雪緊緊的抱著特克爾。

「咦!這…這裡是地板耶……。」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阿爾你心甘情願的吃了我的…而現在…就暫時這樣吧…。』晨雪淡淡的說。

這一夜,晨雪睡的很安穩,而特克爾則是渡過了痛苦的一晚,相信大家都知道為什麼。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安穩的過去,原本暫時離開的二女也都回來了,而距離友誼賽的日子只剩下三天了。


這天,眾女聚在艾莉房中互相說著最近所發生的一些事情,也就是特克爾身上的變化和「白教團」為何要追殺他的原因。

『我肯定阿爾不是吸血鬼,那為何白教團還要追殺他?』晨雪說道。

『可能…他們認為被咬到就一定會變成吸血鬼吧!』娜蕾依做出了假設。

『對了…那個…比賽完我想帶特克爾回一趟老家!』艾莉小聲的說。

『什麼!你要帶他回老家!不是認真的吧!』娜蕾依大叫道。

『我是…認真的。』艾莉回答。

『不…不會是「那個」老家吧!』優娜蓮竟也一反常態的叫了出來。

『是的,就是那個在「本櫻大和國」的老家。』艾力微笑著說。

『咦!艾莉妳不是北卡萊嘉人嗎?怎麼老家會在東大陸?』晨雪疑惑的問。

『對了!妳和蕾兒還不知道艾莉的真實身分!』優娜蓮說。

『幻視障,解!』艾莉在胸前虛畫一個六芒星。

接著艾莉的身影開始模糊起來,原本橘色的短髮漸漸變成了及腰的黑色長髮,臉蛋也變得比之前更加漂亮,感覺就像個典雅高貴
的公主一般,散發出優雅的氣質。

『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是安倍千櫻,是本櫻大和國人,是為了躲避仇家才被家人送來卡萊嘉的。』變身後的艾莉跪坐著。

『等等!妳說安倍……安倍蒼泰跟妳是什麼關係?』晨雪問。

『家父便是安倍蒼泰。』安倍千櫻說。

『天哪!妳竟然是安倍家的千金!』晨雪用手拍著自己額頭。

『我真實身分這件事,還麻煩大家暫時先向特克爾保密好嗎?』安倍千櫻做了個拜託的手勢。


隔天一早,安倍千櫻又恢復成原來艾莉的樣子,而今、明兩天正是班上要班遊的日子,班上要去的地方是位於卡來嘉北方最有名的觀光度假勝地「碧青山」。

上飛艇時,秋霜玩了一個小遊戲,他把班上男生的名字寫在紙籤上讓女生去抽籤,並要和籤上的那個人坐在一起直到抵達目的
地。

正因所有的女生都想要抽到好籤,所以籤一下子就被抽完了,女生們心中祈禱著不要抽到籤王,當然,除了特克爾以外的男生們
也是祈禱著抽到他們的人一定要是漂亮的那個,封永也不例外。

抽中特克爾的是一個樣貌普普的女生,特克爾在印象中好像沒有見過她,但她的眼神好像和某人很像,不過他忽然想不起來是誰了。


兩個小時過後,這一票人抵達了位於「碧青山」山腰處的「碧青大飯店」,秋霜訂了八間房間,並且故意讓每間都離很遠,不知
道到底要幹麼,而一間房間要睡四個人。

『呵呵,房間的分配也是要抽籤喔!想要睡同一間的曠男慾女們!來搶籤吧!』秋霜說完話便把手中的籤往空中撒出。

接著所有人就像瘋子一樣的搶著籤,特克爾在一旁看著,他並不打算去人擠人,於是他隨便的撿起了一張被遺落在一旁的籤。

在秋霜確認過所有人手上都有一張籤之後便開始分配寢室,非常巧的,和特克爾同房的人是剛剛坐在他旁邊的女生、艾莉和晨雪。

『太棒了!竟然和阿爾睡同一間!』晨雪雙眼閃著金光,接著她斜眼瞄著艾莉和另外那個女生說:『切!多了兩個電燈泡!』

『妳才是電燈泡吧!』艾莉不服輸的反駁。


在大家都放好行李之後,秋霜把所有人都集中到了大廳。

『等等我們玩個遊戲,看哪一組最先到山頂,一組五個人,我來分組,剩下那一個同學和我一組,我會先到山頂去等你們!最先
到的那組會有獎賞喔!』秋霜神秘的笑著。

才沒幾分鐘,所有人便分好組了,特克爾這一組有艾莉、晨雪、封永和那位不知道名字的女同學。

「哟!三位女同學,真巧!難道是上天安排我們同一組嗎!」封永無視於特克爾的存在。

『唔…封永同學,請你閉嘴好嗎!我頭痛!』晨雪聽完他的話後用手搓揉著額頭。

「哪裡痛?我幫妳揉揉!」封永迅速朝著晨雪伸出他的「鹹豬手」。

然而晨雪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她非常巧妙的閃過了「鹹豬手」,並且順勢倒進特克爾懷裡,還用曖昧的眼神看著他,好像是在說
「我只想你一個人幫我揉」的樣子。

「呃…妳還好吧?」特克爾尷尬的把她推開,一旁的艾莉咬牙切齒的看著,而另外那個女同學則是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嗯,我沒事!謝謝你,阿爾。』晨雪甜甜的笑著,隨後轉身朝著艾莉比了個勝利手勢。

『好了!沒事就快出發吧!』艾莉股著香腮氣呼呼的把特克爾往外拖。

「報告!目標已經離開了!」一個身著紅衣的服務生在轉角處拿著對講機說,嘴角也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三個小時後,特克爾一行人坐在林子裡休息,而天色也逐漸暗了下來。

「怪了?」特克爾皺著眉頭。

『怎麼走那麼久都還沒到山頂?累死了!』晨雪一邊抱怨一邊搓揉著她已經些許僵硬的小腿。

『累死人了!我再也走不動了啦!』艾莉也跟著抱怨。

「艾莉同學,我可以揹妳走喔!」封永拍拍胸埔說。

『…………。』

『有人來了……來者不善……。』那個女同學說。

「哎呀!竟然被發現了!」一個身穿紅袍且袖口上有著兩條小蛇圖案的男子突然出現在眾人前方不遠處。

眾人都警戒的站了起來,特克爾更是拿出了闇月,將它緊緊的握在手中,準備隨時給他來一個突襲。

「別緊張!別緊張!我叫本田,我只是來帶人而已,只要她肯乖乖跟我走,我可以保證讓你們安全離開!」本田指著艾莉說。

『你們快走!他交給我就行了!』女同學對著特克爾說。

「可是妳……啊!我知道了。」特克爾才剛說三個字就突然停住,並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生或死……選一個吧!』女同學在眾人走遠後冷冷的說。

「莉可……小心點啊!」特克爾邊跑邊在心理想著。


特克爾一行人在跑了一段路後,他們的眼前出現了另一個紅袍男子。

「哈哈哈!想逃!整座山都是結界!逃不出去的啦!」紅袍男子大笑,隨後他在胸口畫了一個倒六芒星:「雙頭牛鬼…招來!」

就和之前一樣,一隻有著牛頭的怪物出現在他身旁,唯一不同的是…這隻有兩個頭〈廢話!〉。

「呵呵…殺了那兩個男的!」

雙頭牛鬼接到命令後「哞」的怪叫一聲,牠首先朝著封永發難,眼看封永的頭就要被「摘」下來的時候,他竟然往右一倒,奇蹟
般的躲過了這致命的攻擊,眾人一看之下竟…竟然發現他嚇昏了,而特克爾也趕緊趁著這空檔一刀砍下了牠的腳。

雙頭牛鬼「哞」的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而二女也趕緊將封永拖走,而雙頭牛鬼則是掙扎著要站起來,但是特克爾怎麼會給牠這
個機會,他迅速的貼上牠的背,「唰唰」兩刀,俐落的砍下了牠的兩顆大腦袋。

「什麼!!雙頭牛鬼竟然輸了!」

「接下來…換你了!」特克爾拿刀指著紅袍男子。

「可惡…怎麼能讓你們跑掉…我豁出去了!」

「吾以血蛇之名為憑…吾召喚汝出來…牛‧鬼‧王…招來!」紅袍男子咬破自己的手指並且在胸前畫了一個奇怪的圖形。

忽然間,整座山都在震動,瞬間,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紅袍男子身旁,竟然是一隻比之前的牛鬼整整大上三倍的牛頭怪,牠的手上拿著一把巨槌,而且牠竟然說話了。

「哞!人類…是你召喚我的嗎?」牛鬼王看著紅袍男子。

「沒錯!快幫我殺光他們!」

「為什麼我要聽你的話?哞!去死吧!」牛鬼王舉起手上的巨槌向下一揮,紅袍男子當場就變成了一灘肉泥。

「接下來……換誰好呢?哞!」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人物小傳:安倍櫻子



十年前,在遙遠的本櫻大和國裡,兩個非常可愛的小女孩在一起玩耍,玩著玩著便玩累了,於是兩人便躺在走道上。

留著長髮的的就是櫻子,而另外一個短髮的小女孩……我只知道她的小名叫做小榴。

『小櫻!妳知道妳命中注定的夫婿是誰嗎?』小榴問。

『傻瓜,怎麼可能知道嘛!呵呵。』小櫻子笑著說。

『可是我知道喔!』

『騙人!』

『不然我預言看看小櫻妳的,如果以後妳發現不是,妳可以來打我屁屁!』小榴自信滿滿的說。

『好吧!那妳算算看!』

接著那小女孩將眼睛閉上,等她再度張開時眼睛竟然便成全白的,她左看看、右看看,然後便說:『我看到了…聖龍谷…看見了…冷漠的少年…還有…巨狼…唔…看不到了…。』

『妳說的是哪裡啊?從來沒有聽過的地方…而且什麼狂笑的人嘛!還有什麼巨狼…這樣人家怎麼會知道是誰…。』小櫻子不滿的鼓起了腮幫子。

『我可是預言師耶!不會錯的!小櫻妳以後就去那個地方找找看嘛!』

『好啊!到時候妳就乖乖的讓人家打屁屁吧!』小櫻子笑著說。

而小榴,她在隔天就無聲無息的消失了,沒有人知道她去哪裡了,安倍家的人差點沒把整個安倍家翻過來找,小櫻子也因為這件事哭了好幾天。

不過,小孩子總是健忘的,一開始還會常常想起小榴,但時間久了,就會漸漸淡忘。


四年後,本櫻大和國裡有一個邪惡的組織再一夜之間成立,那是由一大票咒術師所組成的組織。

他們當時橫掃了全國,然而國內的狀況也是一片混亂,四處戰火不斷,死亡和失蹤的人數也不斷的增加,那是個黑暗的年頭。

很多女子都被他們抓走,於是安倍的當主也因此做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將他的千金送往國外避難。


就這樣子,櫻子化名成了艾莉,原本的樣冒也用幻術掩蓋,接著被送往了外國,而且完全沒有認識的人,只有從家裡帶出來的錢。

在剛開始的時後還因為沒見過市面而被騙走了一大筆錢,差點就被全部騙光。

但也是因為這樣子她才會認識優娜蓮和娜蕾依,生活也是在那時才穩定下來的。

那年…本櫻大和國裡一片混亂…。

那年…血蛇開始崛起壯大…。

那年…她第一次離開家鄉…。

那年…她一個人到了陌生的國度…。

那年…她不再是安倍櫻子…。

那年…她認識了異國的兩個朋友…。

那年…她什麼都不懂…。

那年…她剛滿十歲…。


一年之後,化成艾莉的櫻子應著兩個朋友的要求,開始和她們學習射擊,她學的很快,接著就開始和她們一起出去比賽。


很快的,五個年頭過去了,老家那邊一點消息都沒有,讓她萌生了一股想要回去的念頭。

但是眼看著馬上就又有一場比賽要比,於是她便決定等比賽一結束就一定要回家一趟。

然而,她卻沒想到,這場比賽後的一場宴會…完全的應驗了當年那個小女孩「小榴」的所預言。


聖龍谷中……。

艾莉應著優娜蓮所說的,找到了那個名為特克爾的少年所在之處,她靜靜的走到了他身旁,但還是被他發現了。

「咦!妳不是東區的那個……原來…輪到妳了啊!妳也是來嘲笑我的吧!」名為特克爾的少年看著在她身旁的艾莉。

『不…不是的。』艾莉小聲的說著。

「是嗎?」特克爾說完便繼續看著漆黑一片的前方。

『你…你喜歡自己一個人獨處?』艾莉問。

「不喜歡。」特克爾應了她一聲。

『那…那你為…為什麼不去和朋友在一起呢?』艾莉見他有反應便繼續問著。

「這句話應該是我對你說才對吧!」特克爾笑道。

『對…對不起,我…我這就走。』艾莉滿臉失望的轉身離去。

「等等…,妳回來吧!」特克爾因為看到了她的表情而突然出聲叫住她,於是她便走了回來。

「妳真想知道?」特克爾問她。

『是的。』艾莉堅定的說。

「因為…我沒有朋友。」特克爾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蒼涼。

『怎麼會,難道那兩個人不是嗎?』艾莉疑惑的說。

「不是,我只不過是個窮小子罷了!」特克爾苦笑道。

『……。』艾莉呆呆的看著他。

「好了,差不多該回會場了。」特克爾看了看手上的錶,然後轉身往會場的方向走去。

「啊!妳也快點回去吧!我們改天有空再聊吧!」特克爾走了幾歩後轉頭說道。

『好…好的。』艾莉回答他。

也就是在這時……名為「幻曲」的交響曲開始演奏…。


PS:第一即大致上到這就結束了~~~~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我喔!
PS2:當然~~~也請支持小弟的另ㄧ拙作+魔王事務所+

[ 本文最後由 kiya33702 於 07-5-13 07:16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58 , Processed in 1.277865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